精彩都市异能 獵戶出山討論-第1390章 本來就不是我老子鑒賞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面对陆山民的质问,陆晨龙的脸色黯淡无光。
半晌之后才说道:“很多人都说我是‘英雄’,所谓英雄,说好听点是重情重义,说难听点就是缺乏理智。一个理智的人是很难做出英雄的壮举的。在这一点上,我不像你爷爷,反倒遗传了你曾祖父的性格。他老人家当年也是一位响当当的英雄。我们这样的人,很容易相信别人说的话,很容易落入别人设计的圈套”。
陆晨龙的目光再次落在田岳身上,“特别是在这些善于攻心的有心人面前,我就像个白痴一样任人摆布”。
陆山民不自觉的紧咬嘴唇,“所以,你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没能保护好”。
陆晨龙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这是他一生的痛,近三十年来,每一天都在自责中度过,每一晚都在折磨着他,折磨得他痛不欲生。
“你说得对,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更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他迎向陆山民咄咄逼人的目光,心,不停的颤抖。
“当年、”
“够了”!陆山民打断了陆晨龙的话,他的内心此时丝毫不比陆晨龙好受。
他知道陆晨龙来的目的,也知道他说这么多是为了拖延时间,这让他的内心痛苦到了极致。
他宁愿没有见到他,那样,至少在他心目中,父亲还是伟岸英雄的形象。
但是,他的出现,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失望。
家业被夺无所谓,世代的恩怨也可以放下,但是母亲的枉死不该、也不能放下。
“仇人就在眼前,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陆晨龙看向田岳和吕震池,“还不快走”。
田岳和吕震池愣了一下,一时都没反应过来,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还不快滚”!
话音未落,陆山民身形已动。
田岳和吕震池还没来得及移动脚步,院子里陡然狂风大作,一道人影裹挟着漫天雪花刹那即至。
眼看两个拳头就要打在脑袋上,一个高大伟岸的男人后发先至,硬生生用胸膛挡下了拳头。
“为什么”?陆山民的声音冰冷刺骨。
“我当年离开马嘴村的时候,你爷爷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当时,我并不认同,现在,我也不期望你能认同”。
“爷爷也曾经告诉过我,所有道理都是别人的道理,当不得真,包括他的道理,唯有自己道理才是真理”。
吕震池和田岳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赶紧往院子另一头的汽车跑去。
“海东青”!陆山民大喝一声。
海东青握了握拳头,下意识看了陆晨龙一眼,下一秒,黑影一闪,冲向了吕震池和田岳。
陆晨龙大喝一声,声音如龙吟虎啸,震退陆山民半步。与此同时一步踏出,挡住了那道黑影。
海东青一掌拍出,没有任何留手。
陆晨龙一拳打出,拳掌相接,他感觉到一股连绵不断的掌力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对方的手掌就像有磁力一般缠住了他的拳头。
陆晨龙不禁有些好奇,也有些惊讶,也有些钦佩。这丫头是想拼着内伤的风险缠住他,给陆山民争取时间。
身后风声大作,陆山民已经来到近前。
陆晨龙没有用蛮力震开海东青,而是拳头打开为掌,宽大的手掌一把抓住了海东青的手腕。
内家高手,最忌与外家高手短兵相接,更何况是与金刚境的外家极境近距离过招。海东青只感觉到一股蛮荒之力包裹了她,身体立刻失去了控制权,耳边呼呼风啸,整个人被陆晨龙甩向了后方,正好撞上急速跑过来的陆山民。
陆山民不敢蛮力相撞,只得收敛气机拖住海东青卸掉巨大的力量,两人同时向后滑出去四五米才稳住了身形。
龙尾阁上,吴峥仅剩的一只眼睛睁得很大,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把三人交手的每一个细节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在这耽搁的短短一两分钟时间之内,田岳和吕震池已经发动汽车驶向了大门方向。
没有停留,陆山民和海东青在稳住身形的一瞬间就再次发起猛冲。两人没有沟通,很有默契一左一右从陆晨龙两侧冲锋。
陆晨龙没有站在原地阻挡,而是几乎同时转身冲向大门口方向。
等陆山民和海东青冲到门口时,他已经站在了那里,堵住了去路。
汽车的轰鸣声渐渐远去,陆山民双拳紧握,因为面容紧绷的原因,脖子上的青筋高高隆起。
他有太多的理由要杀掉田岳和吕震池,他母亲的死,叶梓萱的死,祁汉的死,还有太多太多因牵扯进这件事而死的兄弟、朋友。
他的双眼瞪得血红,一步一步的走向大门,与陆晨龙擦肩而过,没有再与他说过一句话。
陆晨龙转过身,看着陆山民逐渐远去的背影,张了张嘴。半晌,又合上了嘴唇。
海东青也朝着大门走去,在经过陆晨龙身边时,停顿了一下。
“天下所有父母都有一个共同的毛病,你自以为是的爱,实际上并不是他所需要的爱”。
“也许吧,我并不懂得怎么去做一个父亲”。
“你为了他,放弃家族的仇恨、放弃给妻子报仇。他并不会因此而觉得你有多伟大、多憋屈”。
陆晨龙微微摇了摇头,“我并不需要他的理解”。
海东青嗯了一声,抬脚走了出去。
吴峥下了龙尾阁,来到院子里,朝陆晨龙抱了抱拳。
“陆前辈,今天能见识到您的风采,真是三生有幸”。
陆晨龙淡淡的看着吴峥,“是你杀了吴德”?
吴峥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我和黄九斤是同一个战壕的兄弟,与陆山民也是朋友”。
“朋友”?“借刀杀人,有你这么待朋友的吗”!
吴峥没有回答,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是晚辈考虑欠周到,还请前辈不要怪罪”。
陆晨龙平淡的看着吴峥,“吴老二是吴家唯一一个有点人情味儿的人,你一点也不像他”。
吴峥呵呵一笑,“他本来就不是我老子”。

好看的玄幻小說 獵戶出山笔趣-第1380章 天塌下來,我扛着鑒賞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
这么大的雪,别说几行人的脚印,就算是猛兽出没,踪迹也会很快被大雪掩盖。
但是陆山民仍然一丝不苟的处理着来时的痕迹,一如在马嘴村的深山里狩猎的时候一样,一定要把陷阱周围的痕迹处理得干干净净。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抬头去看一眼祁汉。
海东青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陆山民,一袭黑衣在白色的世界里格外显眼。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任何出手帮忙的意思。
若是在以往,她一定会认为陆山民的行为不可理喻。
但是现在,这个平常人看起来多此一举,有些傻的举动,却无意间拨动了她的心弦。
她的脑海中,莫名闪现过“感动”二字。
对,就是感动。
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太过陌生,陌生得都忘记了上一次感动是在什么时候。
她不禁在心里叩问,‘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因为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感动。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在她看来这是脆弱的表现,这种脆弱会让她失去战斗力,会让她失去精神上支撑。
没来由,她有些生气,气陆山民动摇了她的心境。
“婆婆妈妈,还有完没完”!
“你在生自己的气”?陆山民弯着腰,一边清理着几乎快看不见的脚印,一边平淡的问道。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獵戶出山討論-第1380章 天塌下來,我扛着
海东青眉头微拧,“我为什么要生自己的气”?!
“之前你说祁汉不是为我而战,是为自己而战。你早就知道祁汉有求死之心”。
“你想说什么”?
“你利用了他的求死之心,他的结局早就在你的意料之中”。
“是,又如何”!海东青异常的冰冷,心,也一样的冰冷。
陆山民起身,站直身子,看着海东青,“我想,以你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你也未必相信祁汉会因为一个虚无的信念而死。你想看看,想印证。现在,你印证到什么了呢”?
“陆山民!你以为你是谁,全天下人都欠你的吗”?
“你不欠我,在这个世界上,别人欠我的,远远比不上我欠别人的”。
也许是受到‘别人’两个字的刺激,海东青气得呼吸有些急促。
“一个无恶不作的杀手而已,你还真是博爱”!
“是啊,这他娘的是什么世道啊,衣冠楚楚的仁义君子,背地里干着男盗女娼的事,一个无恶不作的杀手却有着为之求死的家国情怀”。陆山民转头看着仍然站立的祁汉,带着嘲讽的笑意说道。也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讥讽海东青,或者是这个世界,又或者是祁汉。
看着陆山民异常平静的反常表情,海东青虽然感到愤怒,但也感到一丝丝不安,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但都是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最近一段时间,她已经不止一次在意眼前这个男人的看法和想法。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停息了不久的枪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比之前更加猛烈。
海东青转头望向吴公馆方向,“你要是现在敢去,我就敢把祁汉的尸体撕成碎片”!
陆山民也看向吴公馆的方向,淡淡道:“以你的眼光看我很幼稚,我承认确实如此,但是我不傻。现在又多背负了一个人的承诺,我才不会轻易去送死”。
··········
··········
大罗山下,戒备森严。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牢牢钉在上山入口处。
公路旁边树立这一块醒目的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军事演习,禁止上山’。
上山赏雪的游客被拦了一拨又一拨,对大罗山熟悉的人都很好奇,这里什么时候成为军事演习的地方了。
山上好不容易停止的密集枪声再次响起,比之前更加密集。虽然距离很远声音很小,但对于坐在警车里的季铁军来说,每一次响声都犹如旱雷般在他的耳朵边响起。
季铁军嘴里叼着的眼微微颤抖,手因为颤抖,打了三四次才把打火机打燃。
大冬天里,车里的暖气温度并不高,但他的额头却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驾驶台上的手机,手机很安静,一直没有响。
不仅是他的手机没有响,西城区公安局几个副局长的手机也没响,所有科长级别的手机都没响。
因为一大早,他就让这些人全都关闭了手机。
“你很紧张”?坐在一旁的马鞍山打破了车内令人窒息的气氛。
季铁军吐出一口烟雾,浓烟充斥着车里狭小的空间。
马鞍山眉头紧锁,稍稍摇下一旁的车窗。
“我之前以为你很胆小,后来以为你很胆大,现在看来也没想象中那么大”。
“呼,舍身忘死的奋斗了一辈子,眼看就要退休享福了,哪知道临了临了,连退休工资都拿不到”。
“不是有蒙家首长在上面撑着吗,应该不至于吧”。
“不至于?”季铁军自嘲的笑了笑,“到时候,蒙家那位首长能不能自保都还是个问题,你在这方面的道行还浅得很,哪怕这件事的结果很好,也得有人出来为这种打破规矩的做法背锅负责”。
季铁军深吸一口烟,“更何况结果如何现在还不得而知,要是结果差了点,就不是退休工资这点事儿了”。
说着指了指脑袋,“是掉脑袋的事”。
马鞍山丝毫没有因季铁军的话而感到紧张,“你有没有怀疑过,这事一开始就是蒙家所布的局,或者说是上面布的一个局”。
季铁军笑了笑,“一将功成万骨枯,你我都是万骨中的其中两具”。
马鞍山眉头微微皱起,“但是,我还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你不明白蒙家是怎么发现影子的蛛丝马迹的?还是不明白蒙家为什么能选中陆家这件事作为突破口”?
“都不明白,除非蒙家一早就知道陆晨龙没有死,也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知道了影子的存在,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只有猜想,才借助陆晨龙的事情剑走偏锋。同时我还不明白,这样一个警察世家,应该是最讲规矩和原则的,为什么会才用这样不符合纪律的方法”。
季铁军砸吧砸吧了烟嘴,“事情发展到现在,很多事情已经渐渐浮出水面了。你说的很正确,但也不正确。其实你换一个角度去思考,所有的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换一个角度”?
“比如,蒙家只是暗中做了些配合,真正的布局者另有其人”。
精华玄幻小說 獵戶出山 愛下-第1380章 天塌下來,我扛着展示
马鞍山眉头一挑,“你的意思是有人找上了蒙家,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说服了蒙家,而蒙家人虽然不便直接出面,但是默许了那人的行动”。
季铁军深吸一口烟,“说服蒙家很难,但说服某一个人的可能性很高。我们这种穿制服的人,最难衡量的不是正义与邪恶的划分,而是正义与规矩的较量。我那位老首长啊,当兵出身,是个正义满满的血性男人,规矩和纪律很难束缚住他心中的凛然正气”。
经过一番闲聊,季铁军紧张的心情有所舒缓,拿烟的手也不再颤抖。
他紧张的心情有所缓和,反倒是马鞍山有些紧张起来。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能扛得住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陆山民那小子不是常说,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总得去做一些没人敢做的事情吗?”
马鞍山神色刚毅,“你我都是这样的人”。
季铁军摇了摇头,“你是,我才不是。你从江州开始,像跟屁虫一样咬着陆山民不放,是铁了心的要死磕到底。我不一样,我开始只是好奇,哪知道好奇害死猫,一步步不知不觉中就被带入这个泥潭里面来了,等回过神来,已经泥足深陷拔不出来了”。
季铁军曲指将烟头弹了出去,“不仅是我,很多被卷入进来的人都是如此,我还算是幸运的,总算是后知后觉了,很多人直到死都不知道是为何而死,真是可怜”。
“为正义而死,有何可怜”。
车里安静了下来。
见季铁军突然不说话,马鞍山转头看着他,见后者陷入了沉思。
半晌过后,季铁军回头说道,“刚才驶过去那辆车里,有个白头发白胡须的老头儿”。
马鞍山不明白季铁军的意思,“车里有老头儿很奇怪吗”?
“这么大年纪的老头儿开车不奇怪吗”?
“你是说、”马鞍山赶紧去拉车门。
“不用了,早跑远了。虽然奇怪,你又能拿他怎么样。反而打草惊蛇”。
马鞍山放开门把手,望向大罗山方向,“如果他留下杀人的把柄,你打算怎么办”?
季铁军重新点燃一根烟。
马鞍山厌恶的扇了扇烟雾,“你这种抽法,早晚得抽死”。
“有命活到抽死那天就好了”。季铁军吧嗒了一口,继续说道:“你是希望他留下把柄呢?还是不希望?”
马鞍山没有回答,如果是以前,他当然是希望,但是现在,他也说不清楚。
季铁军撇了一眼马鞍山,笑了笑,“有些规矩还是不能破的,但愿他能有一个完美的借口躲得过去”。
正说话间,一个年轻的民警急急忙忙的跑到车前,满脸紧张的将手机递向了季铁军。
季铁军盯着手机,眉头紧皱,他很想大骂一通这个年轻警察,千叮咛万嘱咐参与任务的人全部关机,这小子竟然敢违抗命令。
他还没说话,电话里就传来一声雄浑的声音,“你还有一个小时”。
季铁军拿烟的手再次颤抖,这次不是因为紧张,而是激动,一个小时,已经足够的长了。
不待他回话,手机里再次传来那人的声音,“天塌下来,我扛着”。

9ekrn超棒的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 ptt-第1363章虎毒不食子鑒賞-dow4n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
活着的人更重要,还是死去的人更重要?
傾世狂妻
显而易见,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
过去更重要,还是未来更重要?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问题也不难回答。
但是,胡明的答案与大多数人并不一样。
没有死去的人,哪有活着的人。
全才狂徒(我的美女姐妹花)
没有过去,何来未来!即便有,那还是自己吗。
國足救世主 那年那兔
刺耳的冷笑声再次响起,每一声都像一柄利刃,切割着胡惟庸的心脏。
“不要忘了,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死去的人用命换来的。”
胡明眼眶通红,“我们住在他们用命换来的房子里,竟说着我们比他们更重要的话,他们若是泉下有知,该有多么心寒,该有多心痛”。
不見不散
胡惟庸感觉脸上有些发热,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到了他这个年纪,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他能很快让自己冷静下来,恢复理智。
“如果他们泉下有知,也希望我们好好的活下去”。
“那是他们的想法”。胡明声音陡然提高,“我们不能这么想”。
胡惟庸苦笑一声,有些道理看似正确,有些选择看似显而易见,但偏偏无法说服某些人,就如胡明,他的儿子,他早猜到自己的这套道理没有用。
“在四大家族的人撤出东海之后,他们就悄然潜进来了,那个时候我猜到这盘棋快要收关了。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也不是陆山民能决定的,甚至也不是他们所能决定”。
“这是大势所趋,已经是对陆山民最好的大势所趋,比原本想象的要好上许多。这个世界是有规矩的,所有人都在有限的规矩中扑腾博弈,在规矩中达成一种动态的平衡。所有不遵守规矩的人都会招到规矩的反扑”。
胡惟庸抬起手深吸一口夹在手里的雪茄,浓浓的白眼眯了他的双眼。“胡明,这次之所以与以往都不一样,是因为山民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敌人”。
“如果全世界都是敌人,我就陪着他与全世界为敌”。胡明声音低沉,透着股悲壮的豪气。
胡惟庸低着头,淡淡道:“我知道你现在怎么看我,但我想告诉你,你爸十几岁出来闯荡江湖,从来就不是个懦弱的人。我刚才说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你知道还有谁与我看的想法一样吗”?
“呵呵”?胡明的笑声听起来有些像哭声,“还有谁?不就是集团那些读书人吗?我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做负心最是读书人”。
胡惟庸轻轻摇了摇头,“还有他,陆山民的父亲,那个传说中宁死不折的大英雄陆晨龙”。
说完这句话,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胡惟庸不忍去看胡明此刻的表情,良久之后继续说道:“连他那样的英雄人物都选择了妥协,你觉得陆山民还会有胜算吗?你真为他好,就不该跟着胡闹,而是想方设法让他活下去”。
胡明眼睛紧闭,眼皮直跳,能清晰看到他的鼻孔伸缩,看到他胸膛的起伏。
“儿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人如果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年轻的时候有悍不畏死的勇气是好事,如今的你也让爸爸很骄傲。等你老了就明白,只有活着才有资格谈仇恨、谈恩怨”。
说道勇气,胡惟庸鼓起勇气看着儿子的面庞,心里阵阵刺痛。
说完这句话,胡惟庸没有再说话,他的一生,底层打拼的勾心斗角经历过,上层的阴谋诡计也经历过,非常清楚该如何层层递进的击破对手的心里防线。之所以直到现在才说出陆晨龙,就是要一步步瓦解胡明心中的执着。
只是面对眼前这个对手,他前所未有的紧张,哪怕搬出了陆晨龙,他也知道并不见得有用。
“不”!胡明猛的睁开眼睛,目光如炬,面色刚毅。“我不认识什么陆晨龙,我只认识陆山民”。
胡惟庸再次低下了头,他这一生很少有过沮丧,今天面对儿子,是为数不多的一次。
“他们找过我,想不想听听他们开出的条件”?他对胡明的反应并没有太过意外。
胡明似笑非笑的看着胡惟庸,对于影子找上门,他也并不意外。
紅龍大君
極品美女軍團 燈下無言
“好啊,我倒要听听他们给你开出了多大的筹码”。
胡惟庸别过头,内心丝毫不比胡明好受,他为儿子的勇气和坚毅而自豪,也为儿子的愚忠和固执而无奈。
“不是给我开出筹码,是给整个晨龙集团开出了筹码,包括陆山民和陆晨龙”。胡惟庸缓缓道:“第一个条件,陆山民入赘韩家。第二个条件,晨龙集团民生西路系的高管全部退出董事会,对方会以高于市场估值的价格收购他们的股份,这部分钱足以让他们好几代人富贵一方”。
“呵呵,剪掉山民哥的羽翼,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好一招釜底抽薪”。
胡惟庸摇了摇头,“有韩家女婿的身份庇护,可保后顾无忧”。
“你刚才说太平要么是打出来的,要么是花钱买来的,这就是价钱”?
“民生西路的人一天掌权,就与陆山民掌权没什么区别,不去除他复仇的资本,他们岂能安心,他们虽然是大人物,但心眼却是最小的一撮人”。
胡明紧紧的盯着胡惟庸,“你刚才说我们不算民生西路派系的,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不必退出晨龙集团”?
胡惟庸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茶盏。“总得有一个老人看着,否则一下发生这么大的变故,晨龙集团会不稳定。这样对大家都好”。
“如果我没猜错,对方是不是许诺让你来掌权晨龙集团”。
“呵呵呵呵、、、、”胡明连连发笑,笑声越来越大,胡惟庸的心也随之越来越痛。
“儿子,我都六十多岁的人了,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吗。这样对陆山民好,对整个晨龙集团的人都好,对、、你也好”。
極品女 金鈴動
“我”?
“我在扛几年,你在历练几年,到时候你就可以顺理成章了”。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我谢谢了”。
胡惟庸拿着香烟的手微微颤抖了好几下,“我胡惟庸不是什么君子,虽然装腔作势读了几本书,不过是想给自己脸上贴金。但是,我自问也不是小人。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为大家好。晨龙集团由我们父子来掌管,总好过他们亲自接手。至少,也算是给山民留了点念想”。
“我也不是什么君子,曾经只不过是一个欺男霸女胡作非为小混混。这个世界充斥着金钱和利益的铜臭味儿,曾经我以为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是山民哥让我嗅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这股味道让我为之着迷”。
胡明起身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人山人海和繁华景象,“之前我不知道这股味道到底是什么,后来渐渐才知道,那叫人味儿”。
胡惟庸脑袋嗡的一响,手上的紫砂壶差点掉在地上,内心痛苦纠结到极致。
“啪”!紫砂壶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你说我没人味儿”!!!!胡惟庸抬起头,双目圆瞪,死死的盯着儿子那张带着戏谑和讽刺的脸。
厨房里,刘素华手里的菜刀一滑,刀锋划过食指,冒出鲜艳的血红。她虽然从不过问老公和儿子的事情,但同在一个屋檐下,又岂是毫不知情。这一年,打了无数次电话,儿子都说忙没有回来,今天主动回来,就隐隐担忧会有事情发生。
她向来不过问男人的事情,这一次,有些犹豫不决。
“妈,我先走了”。正当她犹豫要不要出去看看的时候,胡明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小明,吃了饭再走好吗,你看,我给你炖了鸡、还有海参、、、还有、、、”。刘素华语无伦次的说了了一大堆。
“妈,对不起,我有点急事要去处理”。胡明脸上挤出很是勉强的笑容。
刘素华心里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等了快一年,好不容易把儿子等回来。
式微,式微,胡不歸? 趙越
不等她再次开口挽留,胡明已经从门口走过,等她跨出厨房门口的时候,整好看见门砰的一声关上,连儿子的背影都没有看见。
“你这是干什么,一家人就不能好好吃顿饭吗”?一向脾气很好的刘淑华冲着胡惟庸大吼。
胡惟庸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门口方向,眼神透着冷意,身上的气质与之前判若两人。
“他本来就不是回来吃饭的”。
“儿子说得没错,喝水不忘挖井人,山民是个好孩子,你不该这样对他”。
“你不懂,我正是为了他好。不斩断他的退路,他就不知道回头”。
胡惟庸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看到他了吗”?“好,照办吧”。
刘素华脑袋嗡的一响,差点摔倒,摇摇晃晃的扶住门框,指着胡惟庸,“你,你竟然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手”!
胡惟庸没有回答,不紧不慢的从沙发上不住拿起外衣,朝着门口方向走去。
“你是不是早就做了安排,就等儿子回家落网”。刘素华泪流满面。
兒子是怪 人生若
九星毒奶 育
胡惟庸一边走一边穿着外衣,没有回答刘淑华的话,知子莫若父,他又岂会不知道胡明回来的目的,有岂会不知道根本无法说服他。
“虎毒不食子,胡惟庸,我今天才算看清你的真面目”。刘素华对着胡惟庸声嘶力竭的咆哮。
胡惟庸搭在门把手的手停顿了一下,“我这么做,就是想保住儿子一条命,过刚易折,以他的性格,早晚会把命搭进去”。
“还有,最近一段时间就别出门了,我会让人每天定时给你送饭菜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