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ifnn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笔趣-第八百一十九章 瘋狂的人分享-qi5q1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繁华城市,车水马龙,汽车鸣笛声随处可闻,人行道上行人络绎不绝,有上班的、买菜的,也有闲逛的。形形色色。
这些普普通通的物事,屡见不鲜,但今天,这些普通物事中却隐藏着一些不普通之人。
佳人 歌
扑克牌大会已经正式开始,狼牙这次大会直接跳过了个人赛,或者说是将个人赛与小组赛结合了起来。
特种兵执行任务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困难环境,简简单单的擂台比武根本检验不出一个合格特种兵的真正实力。狼牙这次制定的比赛方案,算是另一个方向的探索。
“老陈,确定是这里么,这可是商场,人流量大,要是搞错了到时候你我可吃不了兜着走?”
繁华商场外,吴哲和陈国韬穿着便服,跟个普通人一般坐在椅子上。吴哲看着人进人出,川流不息的商场,不禁有些头大。眉头微蹙。
这么多人,枪一响还不得全乱套,要是搞出大乱子到时候他俩可不好交代。吴哲拍拍脑袋,心中对弄出这个计划的人不知咒骂了多少遍。
简直不当人子!
真就是不参加不嫌事大是吧!要他们在这么多人的商场中营救人质,这不是开玩笑么!简直就是地狱难度!
“没错,就是这里。”陈国韬再次点头确认,神色肯定道,他神色跟吴哲一般,同样不是很好。商场人太多,一不小心就会误伤。
“狼牙的人心太黑了,这都弄得什么鬼方案!”
“抱怨的话后面再说吧,得先把人质救出来,不能让其他小队把我们给比下去!”
这里的人质当然是假的,只是大会比赛的一部分而已。
这次比赛,比得就是各个小队应对各种困难情况以及突发情况的反应能力。每个小队都有一个任务目标,他们需要将任务目标救出来,并且成功带回狼牙基地。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那难度还有些不够。因此狼牙在规则中给他们加了点料。每个小队之间可以互相进攻,只要将对方的任务目标干掉,那就直接淘汰!
这样难度瞬间增加不少。
……
“目标在四楼天台,通知六一他们,从不同方向上去。让成才找个狙击点,既要能随时支援我们,也要防备其他可能存在的突袭。”陈国韬淡定部署着行动计划,在商场这里救人确实让人不禁头大。但他已经是个成熟的特种指挥官。
环境再复杂,困难再大,他都必须冷静应对,布置行动方案。
这次行动,他们不仅要考虑商场的行人,同时还要防备其他小队随时可能出手的袭击。
虽然比赛才刚刚开始,但陈国韬不敢因此而大意。他不就派出柳小山和邓久光去尾随孤狼了么!他能如此,别人亦能如此!
陈国韬从一开始就将柳邓两员大将派了出去,一直跟踪站在孤狼B组身后。他们要想赢,不仅得救出人质,同时还要防备其他小队救出人质。
明媚庶女
邓久光枪法出众,关键时刻可当做狙击手用。两人都是行事稳重之人,让他俩去,陈国韬最是放心。
冷情总裁的独宠 轩辕默
直到现在两人还没有消息传来,虽然不知道情况具体怎样,但至少说明孤B还没有走到他们前面去。
从长椅上起身,两人直接走进观光电梯上到三楼,要上天台只能走楼梯。
……
这边在行动,另一边柳小山两人也一直紧紧跟在孤B后面。庄焱几人行事十分警惕,两人只敢远远掉在后面,根本不敢紧跟上前。
一个宾馆房间内,鸵鸟站在窗户边,目光紧紧盯着窗外大街。他们的目标就在这个宾馆内,但在行动之前,他们得先确定有没有人跟着他们。
“没发现什么异常。”观察一会儿,鸵鸟摇头道。
“还是得小心一些,陈排从不打无把握之仗。而且扑克牌那些人都跟陈队学得焉坏焉坏的,难保不会在关键时刻跳出来阴我们一下。”庄焱慎重开口,在他看来,对待扑克牌,就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耿继辉坐在椅子上沉默思考着,他和庄焱想法差不多。面对扑克牌这种坏得流脓的特战突击队,必须慎重。
“我们等晚上再行动,晚上人少,不容易引人注意,只要我们动作够利索,完全可以悄无声息地带着目标离开。”耿继辉拍板定了主意。
“鸵鸟,卫生员,你们两个出去在周围观察一圈,熟悉附近路线,同时也看看有没有人盯我们梢。”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为什么派这两人去?当然是因为他们够机灵。
……
耽美天下之腐女的为难
就在同一座城市,海天集团总裁办公室,黑猫再次光临这里。
“我要的东西怎么样了?”黑猫一身黑皮衣,怀中抱着一只黑猫。皮衣让他看起来有些冷酷肃杀,黑色猫咪却又给其增添了一丝怪异。坐在总裁办公椅上,看着对面的张海燕,黑猫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报告队长:司令喜欢你
“这两个月已经在全力研究了,但还……”
“砰!!!”张海燕话没说完,突然一身惊响,黑猫脸上笑容隐匿,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张海燕被黑猫突然的变化吓得身体一抖。
“喵~~”黑猫怀中的猫似乎也让这巨响给吓到了。
“两个月时间,你就给我这样的答复?!”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响起!黑猫阴沉的目光看着张海燕。
玄门医圣 笑论语
“你是以为将女儿送进部队,你就没有软肋,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说着,黑猫看了一眼姚云。后者会意,立马拿出一个平板电脑。
“你知道这个和你女儿差不多大的女孩是谁吗?”黑猫指着电脑,上面是一个年轻女孩的照片。
阿福 弱湖藻
张海燕看着照片,不知黑猫是什么意思。不等她说完,黑猫便道。
“她叫欧阳倩,是你那个生物研究所两个研究员的女儿。”黑猫脸上露出一丝变态的笑容。
“现在你应该知道她是谁了吧?她父母可是你的员工呢!”
“现在你做一个选择题,是把东西给我,还是我把她的脑袋给你。”黑猫轻声说道,语气更是轻描淡写。杀人对他来说就如吃饭喝水一般,再平常不过。
看着张海燕微微变化的脸色,黑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你不用慌,你那个研究基地里所有工作人员的资料我这里都有。这个欧阳倩没了,我还可以用其他人陪你一起玩。研究基地的人没了,还可以用海天集团的员工陪你玩。”
“你慢慢考虑,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黑猫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一下捅进张海燕跳动的心脏。张海燕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看着黑猫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疯子、一个变态,一个恶魔!
她知道黑猫很疯狂,但却是没想到黑猫会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

i7g1l妙趣橫生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八百一十八章 裝傻充愣,臭不要臉分享-ygdgw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陈煜和范天雷两人一边吃一边瞎扯淡,旁边雷战时不时看向陈煜,目光有些怪异。
风云之剑动武林 道无弦
“雷队,你这瞧我半天了,到底有什么事么?”陈煜实在忍不住雷战那怪异的眼神,转头低声询问。
别人误会雷战是小,但要是连他一起误会那可就不太不妙了!
“没什么,我看看咱俩谁更帅。”
“……”
什么鬼?陈煜一脸问号。雷战这家伙是吃错药了吧?什么时候这个钢铁直男竟然会在乎这种问题了?陈煜心中大嚎。
而且这么明显的事你用得着看那么久?他俩谁帅难道不是明摆着的事?
陈煜摇摇头,不知道雷战是哪根筋搭错了。是任督二脉通了还是怎的?
要说雷站也很纠结,这段时间他问老狐狸几个家伙他帅不帅,结果都说他很有男人魅力、很阳刚!刚才他瞧了陈煜一会儿,这家伙好像也没他好啊!有他阳刚吗?
晚饭结束,冷锋悄悄跑到陈煜旁边。这家伙疯了,刚吃完就想运动,这个时候居然还想找陈煜打一架。简直就是皮痒了!
忠犬变成猫
不过他这危险的想法没能得逞,因为他刚刚找上陈煜,立马就又有一个人跟了上来。
盜墓筆記之終極解密 葉淡夕
当爱遇上错过
“安然。”看着走过来的人,陈煜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安然竟然会找上他。
安然一上来就默默看着站在陈煜旁边的冷锋。安然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符合人们对女军人的所有美好想象。
冷锋冷不丁让安然这目光看得出了一生冷汗。姑奶奶哎,我是挺帅的,但你也不能这么看着我啊!要是龙小云瞧见,他还不得掉一成皮!
冷锋心中千思百转,突然感觉挺热的,或许不太适合运动打架。
事有不妙,溜之大吉!冷锋放弃找陈煜打一架的想法,一溜烟跑了。
“雷战呢?怎么没跟你一起?”陈煜看了看安然身后,没人跟出来,不由好奇道。这两人不是一对么?!
这话一出,气氛顿时变得无形凝固,安然目光看了陈煜一眼,迈步走在前面,双手背在身后,手指互相捏着。
“他来干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安然幽幽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这气氛,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陈煜不由四下看看,一个人都没有,确实没有雷战身影,也没人在哪个角落悄悄盯着他。陈煜不由松了口气。
等等,雷战不在我为什么要松口气!?
不由一个激灵,猛地摇摇头,把这不太对劲的想法甩出脑外。
“一起走走吧,饭后散散步。”见陈煜杵在原地,安然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看算了吧,这天气热乎乎的,有什么好走的。”
“……..”
安然不搭理他,独自走在前面。陈煜无奈只能跟上,两人保持着两步的距离。安然察觉到了,小手捏了捏。
“听说你有个女朋友,还很漂亮。”
“嗯,很漂亮,在我眼中是最漂亮的。”陈煜没有多想便是脱口而出。
安然脚步不由一顿,眨了眨眼,手指捏的更加用力,再次继续向前。
“你们感情很好么?”
“嗯,非常好,她已经等我很多年了,都准备结婚了。”
安然脚步再顿,不由抿了抿薄薄的嘴唇。
“结婚?”
少主II涅槃
“嗯,家里催了好多次了,我打算这次大会结束就回去结婚。”陈煜看着这么安然背影,正常说道、
安然脚步停下,不再往前走了。陈煜差点就一下撞了上去,好在对平衡掌握不错,及时停住。
安然背对陈煜,双手背在身后,手指绞的发白。
陈煜瞅了一眼,立马移开目标,装作没有看见。
“听说雷战挺喜欢你的,你们怎么样呢?”安然站在那不说话,见气氛有些凝固,陈煜主动挑起话题。
“……”
安然一言不发,默默站在原地,心中不知在想什么。陈煜也不知该说什么,周围一时安静下来。
“我喜欢你!”毫无征兆,安然突然说道。
陈煜眉头重重一挑,心思一转:“啊?你说什么?刚刚没注意。”
手指捏得发白没有血色,安然咬了咬嘴唇,眼眶微红,鼻息变得厚重。
“没什么,回去吧,太热了。”安然说了这么一卷,随即便赌气般转身朝雷电的方向而去。
“是有点热啊。走这几步路都出汗了。”陈煜在后边低声喃喃道,就看着安然离去。
安然脚步最初有些快,走出几米后渐渐变慢,陈煜见此不由眼珠微动。
走出十几米,后面什么动静也无,安然直接停了下来,转身朝后面看去。什么也没有,陈煜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消失了。
手指紧紧捏着,嘴唇被咬的发白!又气又急,双腿都不由绷直了!
……
回到宿舍,冷锋鬼鬼祟祟找了过来。
“嘿,刚才安上尉找你什么事?”安然现在是上尉军衔,称之为安上尉。冷锋说话时,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
刚才他溜之大吉可是有理由的!他可不傻!
“还能什么事?我们之前就认识,老朋友叙叙旧。”陈煜眼也不眨的说道。
“你骗鬼呢!安上尉刚才看你那眼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冷锋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别瞎说,这种事能开玩笑么!”陈煜瞪了冷锋一眼。
“嘁,还装,继续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冷锋可不信陈煜的鬼话。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事,没事就赶紧回去,别到时候让龙大队误会你‘通敌’,我们现在是竞争对手!”
陈煜不想听冷锋瞎咧咧,将其赶了出去。关上门,正要坐下,冷锋又推开门伸进一个脑袋。
“我说,安上尉挺不错的,人长得那么漂亮。”
少年榮光 季川
“你有完没完,赶紧滚蛋!!”陈煜拿起桌上的杯子就要砸过去。
“篷,”冷锋赶紧用力拉上门,一瞬间溜了。
吞天 妖白菜
想着刚才和安然的相处以及冷锋的话,陈煜坐在椅子上愣了半晌才是回神。不由摇头苦笑。
“雷战这家伙怎么搞得,还雷神,臭不要脸!”
另一边,雷战沉默站在窗边,看着安然从外面走进基地嘴角不由露出苦笑。更是突然打了喷嚏,而后摇摇头不由抬手揉揉鼻子。
“青墨,你可真是占了大便宜了。未婚夫我走到哪里都是闪闪发光的金子啊!还好我道心坚定,对你专一不二。”
看着窗外,陈煜臭不要脸地低声自言自语。

g58cp火熱都市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陳氏刀客-第八百一十七章 想裝逼鑒賞-24v5w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天空骄阳似火,一如今天的狼牙,里里外外都格外热闹,所有人都动了起来,跟过春节似的。
“小高,走,跟我去一趟停机坪。”何志军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找到了高大壮。
高大壮赶忙小跑上前,笑道:“旅长,哪边的人来了?您还要亲自去接,要不我自己去吧。”
高大壮自从成了上校大队长后,说话底气足了,腰板也直了。这不,做事都更有干劲了!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过来开车!”何志军不搭话茬,他找高大壮过来只是因为自己缺个司机而已!
TFboys之星光璀璨時 再見茉莉
A大队铁路也才只是上校,但他何志军的司机就是个上校!从气势上,他就压铁路一筹!这跟个老小孩似的。
田园皇婿 初简
对上次输给A大队,何志军暗自憋了这么久。这次怎么也得赢回来才行!老特认真起来,还真有点记仇!
见何志军这样说,高大壮只能乖乖过去开车。虽然是大队长了,但在何志军面前,他依旧只是小狼崽子。
何志军几人朝停机坪而去,另一边A大队众人也在观察下方狼牙的基地。一眼看去全是各种建筑,以及道路上走动的人。
他们中许多人还是第一次来狼牙,对名声在外的狼牙特战基地都怀着偌大的好奇心。不过单从天上看下去,好像和A大队也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更大一些,更忙碌一些。他们看到许多还在建造中的建筑,只是不知道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狼牙扩建成旅,原地的基地有些小了,自然得扩建。
陈煜老神在在地闭眼坐着,他是狼牙老朋友了,自然提不起多大兴趣。狼牙虽大,但还真不如他扑克牌那一亩三分地!
兴奋中,飞机落地,所有人走了出去。
A大队这次除了扑克一组和二组,另外三个中队也有人来,每个中队十个名额,都是比武选出的。一行将近五十人,整齐站在外面,陈煜和三个中队长站在铁路后面。至于教导员程诚,当然是留守A大队。
“何旅长!”何志军跟铁路聊完,陈煜才是上前。
“蝎子的事我代表狼牙感谢你!”何志军拍了下陈煜肩膀。何卫东是他狼牙的兵,狼牙向来讲究以牙还牙、以血还血。陈煜帮忙抓住蝎子,算是帮了狼牙一把。狼牙欠了个人情。
“旅长,您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我们都是军人。”陈煜笑着说道。
“哈哈哈,好小子,我没看错你!只可惜当初让你们大队长抢了先!”何志军大笑,他对陈煜的欣赏,还真是从未变过。
狼牙为了这次大会,专门腾出两栋宿舍楼用于接待四大特种部队来人。高大壮带着A大队的人到其中一栋宿舍楼前。
战狼的人比A大队提前到这里,已经入住,A队长是第二批入住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战狼中队因上一次大会在最后的演习中取得胜利,如今已经变成战狼大队。龙小云这个中队长也成了大队长。
超強升級系統
所有特种兵中唯一一位女性大队长!堪称传奇!即使远在首都军区,A大队也有不少人听说了龙大队巾帼不让须眉的传说!
“冷锋,A大队的人来了!”某个宿舍内,冷锋百无聊赖,走廊上突然传来史三八的声音。
“A大队到了?”宿舍内几人听到这都来了兴趣,一窝蜂从宿舍内跑出,果真看见楼下整齐站着的A大队众人。
一眼看见楼下站着的陈煜,冷锋来了兴趣,上次大会一别,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陈煜。
这三年时间他在战狼可是苦练本领,进步不小。为得就是再次和陈煜一分胜负。
“宿舍有限,只能先委屈一下你们了。六人一间宿舍。”高大壮对陈煜笑着说道。
好萊塢之籃球魔鬼
这宿舍是狼牙的新兵宿舍,现在没有新兵入住,正好用来安排陈煜他们这些人。
“没事,这条件已经不错了!”一下要弄出来这么多宿舍,还真不是什么简单事,陈煜对此还真挺满意的。
“陈国韬,分配一下,六人一个宿舍!”
“是!”
铁路被何志军带走了,A大队最大的就是三个中队长和陈煜,陈煜在其中明显居于中心地位。
“你们四个就不用了,有专门安排宿舍,我带你们过去。”
高大壮正带人准备离开,龙小云冷锋几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狼牙这边在忙,另一边,海天集团。
叶寸心被送入军队,张海燕后顾之忧再无,一直在找机会销毁VX3。不过姚云盯得太紧,张海燕根本没有机会。
桃花劫
而且她也不信黑猫会只安排姚云盯着她,暗处,还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观察她。黑猫能安排一个姚云,就能安排第二个。
“龙大队,战狼扩建成大队,还没来得及恭喜呢!”看着走来的龙小云,陈煜脸上露出笑容。
“恭喜就不必了,陈队长要是有时间,不仿去战狼坐坐,我们战狼的人,可都对你这位龙牙好奇的很。”
与战狼的人打了招呼,高大壮带几人去了宿舍,宿舍早已清扫,几人都是拎包入住。
“哈哈,你们狼牙服务不错啊!”看了下自己宿舍,陈煜不由笑道。上一次他们A大队在服务上还真比狼牙差了不是一点半点。谁让狼牙家大业大呢!
狼牙,特种部队中公认的土豪!
晚餐时间,陈煜四个中队长被高大壮拉到一桌吃饭,一起的还有战狼三个中队长,冷锋就在其中,以及雪鹰和黑虎的三个中队长。
他们这些差不多都是一个级别的,当然,现在的高大壮从军衔上来说比他们高一级。
陈煜左边是雷战,右边是范天雷。红细胞是这次扑克二组最强劲的对手,陈煜理所当然找上了老范。
“范参谋长,你们红细胞的何晨光不错啊!你这次是不是想着把他当成王牌呢!”
老范对何晨光的偏爱,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但何晨光的实力确实到位,就算是二组,陈煜也不确定有没有人是何晨光对手。
“呵呵,还行吧,一般般。”范天雷嘴上这么说着,但脸上却是明晃晃写着“得意”二字!
“那小子上次跟你一起遇到蝎子,让你给刺激不小,回来后就一直泡在训练上,劝都全部下来!”范天雷笑呵呵说着,显然对何晨光的变化很是满意。
最近何晨光的进步连他都感到惊讶,这次大会,他就指着何晨光好好给红细胞露露脸呢!
異界骷髏兵
陈煜看出范天雷心中得意,为了让这老小子郁闷郁闷,瞬间转移话题,绝口不提何晨光,把范天雷郁闷的够呛!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范天雷想在陈煜面前吹吹牛,但陈煜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在他面前装逼!
想装逼?你找错了人!

gbr7q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ptt-第七百五十八章 一物降一物鑒賞-6ofiq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下一个,谁来!”
向羽额头细汗还未消去,口中又是说道。虽然刚才一战让他吃累不小,但话语间依旧气势十足,不显丝毫疲态。
武岳毫无形象坐在地上揉着手臂,对向羽这话充耳不闻,管他谁上呢!反正和他关系不大。另外几人对视一眼,眼中战意升腾,却是无一人站出。
不是怕输给向羽,而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骄傲。向羽刚和武岳一战,没人愿意这个时候上去占便宜。
“现在跟你打赢了也是胜之不武,你先休息,我们二对二淘汰,赢的进入下一轮。”关键时刻,周青站出来说道。
他们之前谁不是原部队的骄子?这样的占便宜胜之不武的事。还真没人愿意干。
他们现在面对的不是敌人,若是敌人,自当无所不用其极。但现在选队长和副队长,那自然得以公平的方法,只有如此,最后选出的队长才能让所有人服气。
向羽听到这话,立马皱眉,这可不是他想的,他要的是一路打过去。不过他这话还没说出来,巴郎已是先开了口。
“我同意!正好我对队长的位置没什么想法,我退出,你们正好两两比试。”巴郎高举双手以示赞成,口中快速说着。
巴郎对队长是真没什么想法,但他这么快同意周青这个提议也是有私心的。
要说谁当队长,他自然最支持向羽。向羽以前是他班长,后来是他排长。向羽现在当队长,在他看来是最合适不过。
按周青的方法来比试,向羽现在就可以休息,反之,就得一直打下去。他虽然对向羽足够自信,但站在这里的几人,也着实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向羽紧皱这眉头,眼带不满地朝巴郎看去。两人搭档这么久ꓹ 巴郎那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他。但他向羽何时需要别人牺牲自己的机会来帮助他?
在向羽看来,巴郎之所以放弃这个机会ꓹ 就是为了促成周青这个提醒。只是这次他的确是误会巴郎了。
向羽没来得及说话,赵子武几人同样都是点头同意,赞成这个方法ꓹ 没人愿意去赞谁的便宜,这样的方式ꓹ 最是合适。
“行了行了,快开始下一场把吧ꓹ 我对队长没想法ꓹ 你们打完了我也好竞争一下副队长!这样还能占些便宜。”
巴郎见向羽皱着眉头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为防止向羽阻止,立马开口催促到。
時刻之咒
巴郎这个草原汉子,你说他老实,他有时脑子又转得挺快的,你说他聪明,却又经常让蒋小鱼忽悠。这或许也是一物降一物吧。
本想继续说话的向羽听到巴郎这话后ꓹ 转头瞪了他一眼,却是没再继续说话。巴郎面对向羽的瞪眼ꓹ 只是嘿嘿干笑。
“既然是我提议的ꓹ 那就我先来吧。”周青当先一步走出ꓹ 面向众人。“你们谁来当我的对手?”
见周青都走了出来ꓹ 向羽只得默默退到一边,其实真要让他打下去ꓹ 他还真没信心能坚持到最后ꓹ 毕竟这里无论哪个人ꓹ 在格斗上都不比他差多少。
刚刚见识了向羽武岳两人的比试,周青早就是手痒难耐ꓹ 此刻他可是不想在继续等下去。
话说站着这里的几个人,他好像都还没有真正交手过,唯一和巴郎的交手,都还是在那次训练上,打得也没能尽兴。
仙途孤獨 徐以磊
对面几人看周青走出,心中都是蠢蠢欲动,不过另外两人还来得及说话,早已有所准备的苏卫以是先一步站了出来。
之前在训练中就一直听说毒蛇周青,他对其早就是好奇已久,现在机会来了,自然得把握住哦。赵子武和廖勇,他都有交手过,周青就不一样了。
傻瓜王爺的聖醫鬼妃
赵子武和廖勇见苏卫动作这么快,都是不由咬牙暗恨。这家伙,平时不怎么说话,原来是想着闷声发大财!悄摸息的,就把这么好的机会给抢走了。
苏卫没和周青交过手,他俩何尝不是这样呢!
苏卫走出,两人都没像向羽两人那般脱下衣服,只是活动了下脚腕手腕,就是互相摆出格斗姿势。战斗,一触即发。
女扮男裝:囂張閑王 戀月兒
“呵呵,蝰蛇苏卫,毒蛇周青,都是剧毒无比啊,这两条蛇打起来,有好戏看了。”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噠
袁朗拿着望远镜目不转睛的盯着草坪上两人,口中啧啧说道。陈煜站在旁边听到他这话只是淡淡一笑。袁朗这话,他是怎么听怎么感觉有一大股酸味。
嫡女有毒之一品逃嫁妃
袁朗对陈煜扑克牌那点家底,可是日思夜想,做梦都想搬回自己三中队去。现在又看到这几个好苗子要让他弄进扑克牌。他可不就是心酸吗!
苏卫擅长巴西柔术,以降伏擒技见长,融合军队格斗术,出手迅疾,暗藏杀机,往往不经意间突然来一记狠的,防不胜防。且是杀机连绵不绝,一旦中招,后面连绵不绝的杀招让人难以招架。
说他是蝰蛇,还真没叫做,他向来都是不出手则以,出手则毙命。
逆徒
只是这次对手换成了同样是条毒蛇的周青,两人却是胜负不明,同样都是蛇,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两人的交手没有向羽和武岳那样硬碰硬来得炸裂,一接触,两人就是互相试探不断,都没有一上来就是开大招。
两人的交手一触即分,就好似两个杀手,一击不成立马远遁,绝不贪念。
这次苏卫是真遇上对手了,巴西柔术,自然重在一个柔字,最擅以柔克刚。苏卫尤其擅长其中的关节技和绞杀技。苏卫的绞杀,即使向羽都是吃过亏,一旦被绞上,再想挣脱几无可能。
但他这次偏偏遇上了滑溜溜不和他接触的周青。
周青是一个狙击手,思维上便不喜欢跟敌人硬碰硬,你有见过狙击手抱着枪和机枪手面对面对射的么?
名門小妻 花卷兒
苏卫擅长以柔克刚,但周青,偏偏就不是那个刚,他的格斗路数和苏卫有些相像,更多的是柔,或者说刚隐于揉。
两人就这么试探来试探去,旁边几人本是站着,此刻却是再次坐下。
虽然两人的出手都是暗藏杀机,一旦不慎就会引来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但这毕竟是暗藏着的,不显露出来,就不可能像向羽两人刚才的比试一般吸人眼球。

7pdc7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討論-第七百四十一章 雷雨天看書-qt90k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每个人都有没个人的境遇,赵子如此,巴郎如此,苏卫自然也不会例外。
苏卫背着背包、抱着九五走在林间,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这是他有时以来最憋屈的一次。没有之一。
戀上酷男孩
他脸上和手上,隐隐能看出血迹,衣服更是显得狼狈,一些木刺粘连在衣服上,仿佛刚从深山老林中钻出一般。
不对,不是仿佛,他就是刚从深山老林中钻出。或者说是从一片深山老林钻到了另一片深山老林。
为了拿到身上这些东西,苏卫在荆棘从钻来钻去,身上不知被扎了多少次才将其找到。
暴力武神
那片荆棘从,别说是人,就是野猪可能都不愿意跑进去。他赤手空拳从里面取出这些东西,可以想象到底吃了多少苦头。
最好是别让他知道哪个混蛋将东西放到那里去的,不然早晚得被他敲闷棍。那就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拿出从背包中找到的指南针,寻了寻方向,苏卫带着阴沉的脸色继续朝前走去。
或许是放这个背包的人也知道那事干得有些不妥当,因此放了个指南针在里面作为弥补。
苏卫能这么快从林中跑出来还真是多亏了这玩意,不然指不定还在里面兜着圈子。
相比苏卫几人的凄惨以及戏剧,武岳的情形倒是要好上许多,他没遇到什么刁难人的考验,只是地图标明的那处位置,有些远了。
獨步天
远到哪里去?足足远了二十公里!
是二十公里,不是两公里!
二十公里远么?说远倒也不算远。只是接下来等着他的还有路况未知的两百公里,这么一看,这二十公里就不近了,这是给了加了十分之一的总路程!
照着地图上的路线,武岳一直往前走着,走了不知多远,依旧没有看到目的地。他现在都是有些绝望了。
地图上画的距离很小,他之前将误差算进去,估摸着可能也就只有三四公里,但现在足足走了十公里,依旧是没有到达。
要不是在路上看见了这地图上标的一些地方ꓹ 他都会觉得自己走错了路。
秋风瑟瑟,叶落满山ꓹ 若是平时,看着这景象或许还会生出些许美感,但现在ꓹ 他是真没那个心情。
想想接下来的两百公里,他就直感觉自己腿肚子疼。再美也是浮云。
……
“这字到底谁写的?太丑了!”
廖勇背着背包走在林中ꓹ 手中拿着一个小本子,口中念念有词。
他拿到背包的过程很顺利ꓹ 一点波折都没有ꓹ 只是在背包里面却是有些他不太喜欢的东西。
和张冲一样,廖勇也是个莽撞人,打架他在行,但要是让他读书,他却是真不行。
从背包中,他找到手中拿着的这个本子,本子没什么ꓹ 重点是本子里面的东西。
里面密密麻麻写着几篇作文,都是些什么“我最厉害的爸爸”、“比爸爸还厉害的妈妈”、“我的妈妈是护士”之类的作文。
打小就没多喜欢读书的廖勇看到本子写着的那些字就感觉脑瓜子疼ꓹ 尤其是那字写得还歪歪扭扭极不好看。那就更头疼了。
暗許盛夏香 沫非
若是可以ꓹ 他现在真想把这玩意给撕烂丢掉。但他不能ꓹ 这本子开篇就写着一句话。
“到达基地背诵作文ꓹ 不能背诵者淘汰。”
当时看到那几个字他就傻眼了,当了这么多年兵ꓹ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还得背作文的ꓹ 尤其还是小学生作文。
于是便有了现在这一幕ꓹ 五篇作为,虽说是小学生作文ꓹ 但加起来也有一千多字。曾经他背一首二三十个字的古诗都背不来。
这一千多个字,比让他跑完这两百公里更让人绝望。
喪屍這坑貨
当初陈煜让小袁朗写这几篇作文时袁朗就在旁边,对此还好奇问了一句,不过陈煜给出的解释是“快速记忆,也是特种兵需要掌握的技能之一”。
按理说陈煜这个说法绝对是没错的,但不知为何,袁朗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当时自个儿子被陈煜弄着写作文他还有些心疼,但在看到《比爸爸还厉害的妈妈》那篇作文后他就果断打消了拯救儿子的想法。熊孩子,还是要多学习。
每个人遇到的考验都是有够奇葩,总结一句话就是,想简简单单通过考核,你咋不死去呢!
向羽的考核跟史今的差不多,都是比较正经的考核,只是史今的有危险性,而他的,要安全许多,当然,这难度自然也就上去了。
找到东西后,向羽一提背包,差点就没能提起来。他本以为会很轻,但结果却是里面装了将近三十斤的砖头。
惡徒要逆襲:誘卿入懷
重回鄉間 懶熏衣
三十斤重量自然不算什么。但他得背着这三十斤走完两百公里。这样的三十斤,已经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三十斤。即使是向羽,在知道要求后,都是怔了怔。
虽没有变现出来,但让他内心也是有点绝望的。
两百公里,普通人走都要走得哭爹喊娘,更何况这还有负重三十斤。
对此向羽只能以好在不是三十公斤这种话来安慰自己。如果这种安慰有用的话。
天禦七龍
走了不知多久,向羽终于是走出深山老林,此刻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条乡村土路。看见这条土路,饶是硬汉如向羽,也是不禁有些眼角湿润。
走深山老林和走正儿八经的路,真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按照地图上所说,接下来他只需要一直沿着这条路走,走到一条公路上,然后再走个五十公里的公路,最后就只剩下五十公里的山路,就能回到基地。
看着这不名土路,向羽咬咬牙,抬了抬背包,继续往前走去。
一个白天就在所有人的赶路与忙碌中过去,夜,来得深沉,天空没有月光,有的是乌云遮顶,电闪雷鸣。
雷雨天多在春夏,不然也不会有冬雷震震这个词,但他们运气不好,偏偏在这个时节遇上了雷雨天。
屍身尖叫 邱傑
撒旦危情:總裁,我要離婚 景年
运气不好或许不对,遇上雷雨天,总是比单纯的雨天要好,至少对向羽来说是这样的。
因为走在大路上,闪电还能给他照一照亮。
雷雨夜漫步,这不也挺浪漫的么!

x92o3優秀都市异能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愛下-第七百三十一章 他一直不想來的熱推-1a3v3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我不能继续训练了?”惊喜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
手术结束,蒋小鱼躺在床上打着点滴,之前的疼痛已经从他身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腹部伤口的疼痛。
此刻听到陈煜这话,他脸上表情变幻莫定,不知是不是错觉,听到这话后,他心底非但没有失落,反而是升起一抹窃喜,身心更是一阵放松。
这样痛苦的训练,他早就想退出了,只是一直都缺乏一个合适的理由,现在,他总算是有个合适的理由。
陈煜瞧着蒋小鱼那个样子就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忍不住一阵脸黑,训练之前他对这家伙还有点期待,毕竟这是个活宝,他扑克牌现在缺的就是这样一个活宝。
可现实却是,他给了机会,但这家伙不中用。
看着蒋小鱼脸上的小庆幸,他就想给这家伙几拳,让他知道知道厉害。怎么来A大队,还委屈你这小子了么!
不过看着蒋小鱼这样子,他倒也不用多费口舌了,要是每个人都像甘小宁那样,那他还真得废一翻心思。
“行了,看你这没心没肺的样子我就放心了。接下来你就在这里住着吧,伤好后就可以回兽营去了,这几天我会派个人来照顾你的。”
陈煜起身带上帽子对蒋小鱼说道,准备回去了,他事还多的很。
狼性總裁 五枂
“嘿嘿,好勒,你贵人事多,快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蒋小鱼嘿嘿一笑,嬉皮笑脸的样子再次回归。
“呵,担心你?我担心的是这里的小护士!!”陈煜瞪了蒋小鱼一眼,转身看着袁朗的老婆。
校園至尊高手 徐奇峰
“嫂子,这里就麻烦你多照顾一下了,还有啊,这里就不要派那些年轻的护士来了,这家伙口花花的很,别让他祸害人家小姑娘。”
陈煜自己年纪都还算不上大,但口中却是一口一个小姑娘,这让站在袁朗老婆身后的那个小护士不停翻着白眼,当然,头是低着的。
“好勒,我明白,你还不放心嫂子么!”袁朗老婆笑着应了下来。陈煜见她这样子,瞬间就是心安。
袁朗这老婆漂亮归漂亮,但虎也是真虎。不虎,袁朗能被她治理的服服帖帖的么!
蒋小鱼听到陈煜这话,眼睛瞬间就是瞪得滚圆,要不要这么狠!住院的时候没有护士小姐姐,那还能叫住院吗!
一瞬间,蒋小鱼再次变得无精打采起来,就像书生遇上女鬼,精气神全被吸走了。
……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陈队,我们可以去医院看看蒋小鱼么?”
回到老A,晚饭时,鲁炎几个兽营的人就是找了上来,见到陈煜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要去看蒋小鱼。
这样的友谊,的确让人羡慕,但陈煜却是没同意他们的请求。
“他没事,急性阑尾炎,现在已经动了手术,等到伤口养好就可以出院了。”
“你们该考虑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与其在这里担心蒋小鱼,不如回去想想怎么才能通过选拔。”
死亡追蹤 水之闌珊
陈煜抬眼看了看几人,口中语气平淡,不带丝毫情绪。和送蒋小鱼去医院时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逆愛
冰山一角的陽光
“那他还能继续参加训练么?”
鲁炎想了想,继续问道。
陈煜眉头皱了皱,他话说的还不清楚么?
几人看到陈煜这样子,心头都是惴惴不安起来,即使是向羽。别看他在兽营对蒋小鱼几人凶的狠,但在这里,他同样是只绵羊。
好在,陈煜没有露出他们想象的一面。
“你觉得在你身上动一刀,你还能继续训练么?”
陈煜看着鲁炎,目光跟看白痴一样,口中语气平淡,这毫无情绪波动的目光,让鲁炎后背一凉。
训练一直以来,陈煜基本上都只是跟着看看,一直没有介入训练。但就是这样,他们都已经被练的欲仙欲死。对陈煜的手段,他们可是体验过的,实在是不想经历第二次。
“是,谢谢陈队,我们回去了。”
鲁炎挺身立正,认真说了一句后立马就是转身,推搡着几人赶紧往外走。
这个样子的陈煜,看上去有丢丢吓人,鲁炎可不想在这触霉头。
宿舍,几人躺在床上,各自盯着天花板走着神。
蒋小鱼就这么退出,几人都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他们都有点不太适应。
他们三个自从在海训场组成铁三角后,就再也没分开过,现在蒋小鱼就这么退出,两人心中总有点空落落的感觉。
“老鱼真就这么退出了?”
张冲声音闷闷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退出了。”鲁炎沉声应道。
“那我们呢?”
张冲虽然没多说,但鲁炎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一时间宿舍沉默下来,只剩下淡淡的呼吸声。
巴郎一直静静听着两人的对话,见这苗头越来越不对,赶紧插言。
“蒋小鱼走了,我们更要坚持,带着他的梦想坚持下去!”巴郎这话义正言辞。
……
萬人迷王妃
宿舍内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张冲的声音才是响起。
“可是,老鱼好像一直不想来的。”
……
气氛有点尴尬,鲁炎躺在床上,不知该作何反应,这是笑还是不笑呢!?
巴郎脸色涨红,咬牙切齿。这个混蛋,他怎么会遇上这个混蛋。真想一枪毙了他!
“行了,睡觉吧,明天还有训练。”
巴郎转身闷着脑袋一拉被子,整个人都埋进被子里,他不想说话了。
鲁炎被两人这么一闹,低沉的心情都是好了许多,摇摇头后同样是闭上眼睛。
只有张冲,躺在床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没说错啊!老鱼是一开始就不想来啊!这不还是他俩拉着蒋小鱼来的么?
“鲁炎,我说错了什么吗?”想了想,张冲还是感觉不对劲,探出脑袋对鲁炎问道。
……
“起床,你们这些南瓜,都给我搞快点,是老太太吗!!”
“一分钟时间,慢一秒一百个俯卧撑!!”
一大早,众人就是让伍六一催命的声音从熟睡中吵醒,宿舍楼内瞬间就是鸡飞狗跳起来。
催更大魔王 大魔王11
在这里,没人可以有起床气,如果谁有,伍六一会用拳头帮他戒掉。

8a8cn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起點-第七百二十八章 甘小寧的異常讀書-mp866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众人躺在地上休息,教官们从车上抬下几个铁皮桶,里面装着众人的早餐。
“没人两个馒头,一碗汤,吃了不够还有。”邓久光拿着勺子站在铁皮桶面前,众人开始排队领早餐。
陈煜几个教官排在最后,他们的早餐并没有什么例外,同样是馒头加汤,不够还有。
袁朗看着陈煜递给他的馒头和汤,脸都是绿的,倒不是说不好吃,只是他来这里是为了蹭美味佳肴,不是为了蹭馒头吃。
况且这早餐还没有他们三中队吃的好,三中队好歹还可以给他加碟咸菜。
“怎么,嫌弃啊?嫌弃你还我。”见着袁朗那表情陈煜就知道他心里在想啥,伸手就是要将馒头拿回来。
“哎哎你干嘛!谁说我嫌弃了!”袁朗一把拍开陈煜伸过去的手,将东西放到身后,甭管吃什么,有总比没有好!
见到袁朗这样子,陈煜送他一个白眼,这家伙,不逼一逼就不知好歹。自己还没嫌弃他蹭吃蹭喝,他反倒是嫌弃东西不好吃了。
馒头就汤,再加上山顶日出这样诗情画意的景象,这不挺香的么。
“小宁,怎么不吃?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哪里不舒服么?”
一块巨石旁,甘小宁背靠在石头上,脸色苍白无血色,额头上满是细密汗珠,手中的馒头让他捏变了形都没吃上一口。
竹馬謀妻:誤惹醋王世子
注意到甘小宁的一异样,史今走到旁边关心问道。之前教官虽然说他们在这里都是同样的身份,但他从来都没忘记他是几人的排长。
排长有的不全是权利,还有义务,而史今更重视的是义务。甘小宁几人是他的兵,他就要将几人照顾好。
夜城
名門蜜婚 八咫道
“班长,我没事。”见着史今,甘小宁嘴角裂开一条缝,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到底怎么回事?你这样子怎么可能没事!”史今脸色严肃,没让甘小宁这话给忽悠住。
“我真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甘小宁强笑,手中馒头朝嘴里塞去,不给史今问下去的机会。
“咳咳咳…..”
嗓子太干,被呛到了。
“你慢点吃,先喝口汤。”
见着甘小宁这样子,史今眉头皱成一团,却是没再多说什么。而是挨着甘小宁坐了下来。
“特种部队的选拔不是只有这一次,这次不行,就等下一次,不要强硬坚持伤到身体。”史今一边吃一边说道,虽然没指名点姓,但甘小宁知道这是在说他。
“嘿嘿,放心吧,班长,我甘小宁什么性格你还不清楚吗!要是坚持不住,我肯定是第一个放弃的。”甘小宁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他这话让史今稍稍放心些许。
只是史今没看到,在甘小宁眼眸深处,还有着一抹不甘和落寞。
以前他不想坚持的时候,所有人当让他咬牙坚持,现在他想坚持了,却是又不能坚持。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史今拍了拍甘小宁肩膀,脸上露出一抹安慰。
戰神崛起 曜天
他既不劝甘小宁坚持,也不劝甘小宁放弃,这种决定,只有甘小宁自己才能决定。他只能说引导甘小宁去做尽可能正确的决定。
陈煜坐在车头,他看见了史今和甘小宁两人的动作,但脸上却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若是可以,他真想直接将史今几人招进扑克牌,虽然白铁军几人实力可能不符合,但这几人却都是他真正的兄弟。曾经在老七连的时光,至今仍让他怀恋。
只是他不能,真这样做,只是把白铁军几人推进火坑。没有绝对的实力,进了特种部队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鳳舞九天:嫡出小姐狠角色
吃完早饭,训练继续。出发后,陈煜将伍六一叫了过来,让他多关注一下甘小宁。
怎么说都是自己人,虽然不能搞特殊化,但多一些关心还是可以的。
而且让伍六一盯着他也更放心,训练中随时都可能出现意外,他不希望那些没发生在伍六一身上的意外发生在别人身上。
众人再次扛着原木往山下跑去,上山时不容易,下山同样也不容易。得到陈煜叮嘱后,伍六一目光时不时就会从甘小宁身上扫过。
他虽然不喜欢别人攀关系走后门,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关心自己兄弟。
跑了没多久,伍六一就发现了甘小宁的不对劲。以甘小宁的体力,即使不能跑在最前面,也绝队能保持在中间梯次,但现在,他却是落到了最后。
史今一直陪在甘小宁旁边,刚才发现甘小宁的不对劲后,他就一直有点担心,现在甘小宁这个状态,更是让他放心不下。
伍六一坐在车上,盯着两人看了好一阵后,让成才停下车,走到两人旁边去。
“怎么回事。”
伍六一看着甘小宁,甘小宁现在这个状态,很不对劲。
“班长,你先跟上去,这里交给我。”
看着甘小宁苍白的脸色,伍六一皱眉对史今说道,甘小宁现在这样子,肯定是不能继续训练下去了。
“你们不用管我,我能行。”
一把推开上去扶住他的伍六一,甘小宁颤声道,脸上大汗淋漓,不知是累的还是疼的。
“放屁,我不管你让你死在这么!”伍六一脾气可没有史今那么好,见甘小宁不配合,扯开嗓子就是大骂道。
若是别人,他或许不会这么吼,但甘小宁是他兄弟,正所谓关心则乱。
獨愛冷心前妻 槿錦
“成才,过来帮忙。”伍六一可不管甘小宁愿不愿意,一下子把他肩上的原木卸了下来,直接将其禁锢住。
“怎么回事?”成才一路小跑过来,看着甘小宁这个样子同样是皱着眉头。
“不知道,先把他扶到车上去再说,然后让队长过来看看。”
“你们干嘛,松开我,我能行。”即使被两人禁锢住,甘小宁依旧不忘挣扎。
以前他对特种部队没什么感觉,因此不在意被淘汰,但现在他想加入特种部队了,那怎么也不能被淘汰。
“你能行个屁!也不看看现在自己是个什么鬼样子!”
“你给我安静点!在闹腾醒信不信我打晕你!”
伍六一不懂什么叫做温柔,他擅长的,还是暴力服人。
果不其然,他这话一出,甘小宁顿时就是安静下来,脸上满是憋屈神色。
互聯網大佬
若是别人这么说,甘小宁还能挣扎一会儿,但伍六一这么说他是真不敢赌。
綜漫:天然呆的黑化之路 白憶夢
这家伙说得到就做得到。

u5799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txt-第七百二十七章 目標:龍牙展示-3ri6k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狼牙扩建,红细胞特别行动组开始组建历程,另一边,老A的训练同样如火如佘进行着。
荒野上,一条土路绵延,拓永刚开着车在前面领路,手中大喇叭声音就没有停过,一口一口“南瓜”叫得异常顺溜。
宜昌鬼事
“怎么样,还行么?”向羽肩上扛着原木,脸上汗如雨下,巴郎就在他身边,肩上同样是扛着原木。
“嘿,没事,还行。”身体虽然已经累得不行,但巴郎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打算。
一秘
我親愛的易先生 鴻雁高飛
“坚持住,就快到了。”向羽往前跑动,口中粗气不断,在他们前边,那个可以看见日出的山头已经不远。
巴郎脸色有点惨白,他在兽营是兽王,但在这里,他可不是。他体能在众人中已经是出类拔萃。但特种部队的选拔从来没有极限一说,跑,就要跑到你跑不动为止。别说他,就连向羽现在不也快不行了么。
“那两个家伙不会累的么,都到这了,还跟头牛一样一直往前冲。”
赵子武歪头看了看另一边的武岳和周青,他们几个现在和这两人是杠上了。无论什么项目,武岳和周青两人都完全不弱于他们,甚至某些方面,他们还弱对方一些。只有向羽,似乎还和两人势均力敌。
周青是狙击手,他毒蛇的外号一点都没叫错,人就如毒蛇一般神出鬼没,做事也是如此,例如格斗,不出手则以,出手则如毒蛇致人于死地。
“他们也不可能好受,强撑着罢了。”
苏卫就在赵子武旁边,听到他这话后轻语一句,这种强度的训练,除非以前就训练过,不然没人可以轻松应对。
就是教官亲自上阵,也不可能会好受到哪去。毕竟人体,是有极限的。
苏卫此刻也有些到极限了,说话的声音中都带着一丝颤抖,这样的训练,没人顶得住,不愧是特种部队的选拔。
光是这样的体能训练,就得难倒一大批人,更别说那些多以及细致到变态的军事技能了。
不过只有这样的训练,才真正有挑战力!苏卫有些泛白脸上浮现一抹笑容。他们几个在原部队个人实力已经到了天花板,只有特种部队,才能让他们继续往下发展。
“老武,那几个家伙好像没那么容易对付啊!”
周青和武岳挨得很近,两人在猛虎团时是互相竞争的关系,但在这里,自然要先放下猛虎团的竞争,他们来这里虽然是参加A大队的选拔,但现在,他们代表的是猛虎团,在向羽几人跟前,他们更是代表的陆军。
这种意气之争的事情,在这里可是十分盛行,就如那句说母校的话。
自己的母校,自己可以随便贬低,但别人却是不能说上一句。
“海军陆战队的人,你觉得可能好对付么。”
武岳扛着原木慢慢往前跑动,头也不动的说道。
捉鬼專 胸口碎大
向羽几人和他们杠上,他们同样和向羽几人扛上,这方面他们都是一样的。
超級護
在所有受训的人中,向羽几人和他们两人就是最顶尖的一批人,史今几人在训练中虽然一直在坚持,但和几人比起来却是稍稍差了一点。
史今在军事技能上有天赋,但在体能上却是落后几人,甘小宁几人同样不错,但也就和鲁炎差不多,还算不上最顶尖的人。
在这批接受训练的人中,就是张冲这个壮汉,也只能屈居二流,或许再沉淀几年,他会变得如同现在的赵子武几人一般。但现在,他和几人却是还有点差距。
众人跑到山顶,天边已经微微泛红,但太阳还没露出来,见此,几人脸上都是露出笑容,安心的笑容,至少是有早饭吃了。
山顶,一辆越野车早就是停在那里,车身上印着一张神秘的扑克牌,扑克牌下方写着龙牙两个大字。这辆车是陈煜的专用车,就如同何志军那辆狼特001一般,车在哪,人基本就在哪。
陈煜人坐在车顶盖上,右手拿着那把人人都想搞到手的龙牙军刀,左手则是一个大鸭梨。龙牙在梨上滑过,皮尽皆掉落。
在他后面,袁朗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陈煜用龙牙削梨,他真是恨不得给其一拳,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嘛!
“速度还是不太行,再晚上几分钟,你们就只能喝西北风了。”一口咬在鸭梨上,嘎嘣脆,汁甜肉美,爽!
看着一个个躺地上软成一团的人,陈煜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轻笑,这体能,还得继续练。
“休息十分钟后开饭。”
陈煜也不过多理会这些人,说了这么一句后安静的吃着鸭梨赏着日出。
这里的日出虽然已经看了很多遍,但他仍旧很喜欢看,只是可惜,陪在旁边的不是青墨,而是一个个汗如雨下的大汉。
“…….”武岳伸手碰了旁边的周青。
“干嘛。”周青不想动弹,太累了,他现在呼吸都是疼的,心脏跳得厉害。
“看那把刀。”
武岳勉强抬手指了指陈煜的方向,龙牙军刀就让陈煜随意拎在手中,丝毫没有这是宝贝要好好供着的觉悟。
刀,不就是用来杀人或者切东西的么,供着,那就太浪费了,至少对陈煜来说是这样的。
“那就是龙牙吧。”周青语气疲软,勉强看了一眼又是躺了下去。
此刻别说是一把刀,就是一个安然站在他面前他都懒得动。
“我的目标就是拿下第二把龙牙军刀。”武岳语气坚定,即使已经疲累至极,但依旧挡不住他的信心。
就连陈煜自己都不知道,武岳可是他的忠实粉丝。
他自认不可能超越陈煜,但追赶一下,还是可以的。
龙牙军刀,现在不少人将其视为单兵最高荣誉,这把军刀因为陈煜出现,那他自然得拿下一把才行。
“你想拿到龙牙军刀?”周青语气中带着一抹惊讶,他没想到,自己这个竞争对手,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志向。
龙牙军刀只有在特种兵大会上才有可能拿到,而且要拿到就必须获得大会上的兵王奖,也就是个人奖。
只是获得龙牙军刀必须是拿到兵王奖的人,但拿到兵王奖的人却是不一定能获得龙牙军刀。

2v8ge精华都市异能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愛下-第七百二十一章 曾經的憋屈-8cv9s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他们这是干啥,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讲理了,以前对我们也没这么温柔啊!”
廖勇站在苏卫旁边,看着陈国韬那和颜悦色的样子感到有些不对劲,当初陈国韬几人对他们可是暴力的很,从来都不讲什么道理的,怎么今天这是突然转性了?
“这才刚刚开始呢!都别说话,小心被杀鸡儆猴!”
向羽在兽营,也是当过教官的人,虽然和特种部队教官肯定不一样,但总有共通之处。看着陈国韬那样子,他隐隐觉得那人要倒霉了。
寒櫻如諾
事实上不止向羽一人这么想,蒋小鱼看着那几人,眼中同样满是同情,他没当过教官训练别人,但耐不住他小脑瓜子转得快。
陈国韬虽然不像陈煜那么变态,但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准确来说是特种部队就没有什么好人。
……
劍骨
“既然你不服,那我给你们一个机会,”陈国韬微笑看着几人,悄无声息之间伸出自己的魔爪。
“你们四个,和他一个人打,只要你们能把他放倒在地,我就算你们通过。”
“怎么样,敢么?”陈国韬笑眯眯看着几人,任谁也看不出这是在给对方挖坑。
“呵,你确定?我们四个打他一个?”那人心中有点愤怒,也有点好笑。这个中尉对自己人太过自信,也太过小瞧他们。
“当然,我很确定。”陈国韬微笑点头,看着面前这人略显兴奋的样子,陈国韬觉得自己这样或许有些不太好。朝伍六一使了个眼色,让他一会儿下手轻点。
这么老实的人,他都不好意思拿来立威。
阵势摆开,四人气势宏发,之前有不少人见陈国韬给几人机会后都有点骚动。不过他们中也有不少明白人,在那些人的提醒下,才是决定先看看情况的后续发展。
直到几分钟后,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几人全躺在了地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口中更是不停哀嚎呻吟着,再无之前的神气。
见此,所有人都是瞬间保持沉默,心中的那点不舒服,瞬间烟消云散。
这样的机会,爱给谁给谁,他们绝对没有丝毫意见。
“怎么样,现在可以了么?”陈国韬再次走到几人面前,脸上仍是那笑眯眯的表情。
只是几人再次看到他这笑容,之前的心情却是不复存在,这家伙,是个笑面虎。
“万康,我知道你的经历,在所有人当中,你经历的难度的确很大,但不是最大的,他们中,有境遇比你更难的。”陈国韬指了指安静的众人。
“今天这个选拔,目的不在于淘汰你们,而是希望让你们知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有些东西,输了就是输了,难道走上战场遇见敌人,你能抱怨自己遇见的敌人比其他人的对手强吗!”
套路依旧是老套路,但照样好用,这番话,陈国韬说的振聋发聩。
当初都是别人对他说这种话,那时听着是憋屈不已,今天,他总算是能对别人说出这话了。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爽。
……
洛少,離婚吧 惜汐
大车晃晃荡荡在大路上开着,陈煜开着一辆车,陈国韬八人开着两辆车在前面带路。
两百号人挤在几辆大车上,车厢被挤的满当当,这种环境下,向羽这些人就是再有逼格,此刻也被挤落神坛。
“这路怎么这么烂,特种部队就是条件艰苦,也不至于这样吧,连条好点的路都没有!”
蒋小鱼被几人挤在中间,单薄的身体跟一张长条饼似的。
白馬掠三國
“恐怕我们现在走的不是正路,他们对我们的淘汰,可能才刚刚开始。”史今在旁边说道,他不知道下面还会发生什么,但心中直觉告诉他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当初他们招兵时尚要重重选拔,更何况是特种部队招兵。
事实上陈国韬说的没错,两百号人,一天的饭钱都不少,更何况还要训练,A大队经费是不少,但也不是这么浪费的不是。
一个急刹,车子随着惯性往前耸动,车内所有人都碰撞在一起,头碰头的还好,怕就怕嘴对嘴。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车了!”车内嘈杂声不止,张冲和鲁炎差点就一口亲上了,此刻两人都是羞怒不已。
“吵什么吵!赶紧下车!”一个有点炸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声音主人是伍六一,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瞬间安静下来。
邪君霸寵:逆天小毒妃 西茜的貓
之前伍六一胖揍那四人的过程他们都是亲眼目睹的,四个人被几下就放到,换他们上去,同样只能送菜。
所有人下车,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大公路上,而是一条土路,路上坑坑洼洼,石头裸露,越往前走,石头越多,在他们视线能看到的地方,就已经从土路变成了石头路。
“特种兵的选拔与训练从你们开始报名时就已经开始,现在就是第二阶段的淘汰选拔。”
“这里距离目的地还有二十公里,现在,你们沿着这条大路一直跑,天黑之前到达基地,天黑之前没到的,全部淘汰。”
“这一次,我不想再听那些什么借口,没有合格的人,自己给我滚蛋。”
“现在,你们可以开始了。”伍六一站在众人面前,拿着一个喇叭高声说道,确保每一个人都能听到。
说完,伍六一便不再理睬众人,直接坐上车,很快就是消失众人视线当中,短短不到五分钟,这里便只剩下通过选拔得以留下的两百人。
“这个路,有二十公里!”蒋小鱼看着铺满路面的石块,脸都是绿的,这样的路别说是二十公里,就是走个几百米他都嫌脚疼。
“抓紧时间,天黑之前要想跑完这二十公里,没那么简单。”
向羽皱眉看着路面,这样的选拔即使是他,都感到棘手,把这二十公里跑完,他们脚至少得废一大半。
几人还不知道,就这都还是陈国韬几人删减过的,本来是打算让他们负重的,至少现在没有负重了。
而且他们现在穿的是军靴,不是之前穿的那些鞋子,若是鞋子也没换,那他们跑完这二十公里,几天脚都别想沾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