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mvq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鋼鐵蘇聯 愛下-第1176章 最後的防線熱推-3hbrl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波波沙冲锋枪是一款极为有效的近战神器,但凡用过的人没有说这玩意儿不好的。
甚至于不光是苏军自己在用,德军捡到了此等神器也会扔了手里的MP40来一波真香,即便是到了后世21世纪的中东战场上,你依旧能看到这位百战老兵活跃在最前线的经典身影,与STG44在黄沙漫天的中东之地继续着21世纪的爱恨情仇。
不过这世上没有啥东西是完美无缺的,即便是香到爆的波波沙也是一样。
激战持续没一会儿的瓦洛沙少校,再一次把身上刚刚补充过的波波沙备弹打了个精光,屁股上挂着的两个备用满填弹鼓加枪上本身待发的一个弹鼓,现如今已经是空空如也、一发都没有了。
有了前几次那惊魂一刻的险象环生,负责瓦洛沙少校个人安保的警卫排排长,是再也不敢让营长同志在战场上随意乱跑了。就算你枪里没子弹了、打着去捡把枪来使的借口也不行,除非你把我枪毙了否则别想到处乱跑,这是旅长同志给我的命令。
实在拗不过劲儿的瓦洛沙少校无奈,在手里的家伙已经成了烧火棍的情况下,干脆直接找来了一挺德国佬的MG42通用机枪抄在了手里当成冲锋枪使。
有一说一,从一名基层红军战士一点点干到今天这位置上,在战火中一路成长至今的瓦洛沙少校算得上是对轻武器精通之人。
武震九天
战场上见过的各式武器形形色色、花样百出,性能不错、很有特点的轻武器相当不少,但瓦洛沙少校却唯独很喜欢德国佬的这种新式机枪。
这东西看上去其貌不扬就像是根棍子,但一搂住扳机的凶猛火力简直令人咋舌!
导气阀调至最大的每分钟1200发射速只能用丧心病狂来形容,以至于瓦洛沙少校刚刚用上这种机枪的时候还没习惯要节约弹药,基本扣一次扳机就等于换一条弹链。直到后来熟悉了性能才稍稍懂得了节约,明白了原来德国佬这机枪是要轻轻扣扳机、点着打的。
不过这一次,在阵地上随处掉落的武器中“淘宝”的瓦洛沙少校,显然是走了大运。
现在,瓦洛沙少校手里这把捡来的MG42有点特殊,这是一挺专门进行过特化改造,有别于前线普通MG42的防空型MG42通用机枪。
特点不算多,总共有两个。
其一是把最大射速通过导气阀调节增加到了每分钟最高1500发,再有就是安装了供持续火力输出的并联双弹鼓供弹具,改造自德国空军的航空机枪,造型上有点类似于男性的某种身体器官,一些搞怪的德军士兵给这种造型别致的供弹具起了个高雅外号:“双蛋”。
手里搂着这玩意儿的瓦洛沙少校打开了两脚架,得以架在战壕边缘上尽情宣泄火力。比常见的撕布机还要更加疯狂的枪声连成一片,仿佛整个耳朵都不再属于这个世界,再也听不见其他的任何声响。
弹壳疯狂飞舞喷吐中压根没听到自己的身后有人叫自己,直到瓦洛沙少校的屁股上突然挨了一下、被人踹了一脚,有些茫然、些许恼火混在一起的表情这才忽然间回过头来。
“旅…旅长同志!?您怎么跑过来了?”
正眼一看面前的熟悉身影居然是马拉申科,属实是意想不到的瓦洛沙少校直接把方才的些许恼火抛到了九霄云外,更关心起旅长同志为什么不在坦克里待着而是跑到了自己这儿来。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不好好指挥战斗,反而当起了机枪手,这是你该干的吗?”
禦醫不為妃
“…….”
马拉申科这么一说,瓦洛沙少校这才觉得好像是有些道理,自己确实把德国佬的机枪玩的有些忘我了。
重活1993
不死劍魔鬥蒼穹
抬头看了一眼战壕外情况的马拉申科又瞅了瞅两边,发现从正面和两翼正在以新月形状包围突进过来的党卫军步兵,正在一点点蚕食着已经所剩不多的最后阵地,肉眼可见的范围内尽是战士们和敌人殊死战斗的场面,冲锋枪和刺刀几乎是在同时杀戮。
瓦洛沙少校刚才就是在用手里的那挺德国佬破枪,压制正面上试图冲过来的党卫军步兵,把脑袋重新缩回了战壕里的马拉申科立刻面朝瓦洛沙少校正色开口。
“召集同志们赶紧撤,往村子核心位置再靠近一些!副旅长他们已经被德国佬逼到那儿了,靠过去至少防守的范围能再缩减一点,现在这么打下去很快就会被德国佬吃个干净!”
抱定了战死的意志并不代表要主动求死,但凡手头还有除了死以外的选择,马拉申科都会选择加以尝试、尽量撑到援军抵达,退往村子的核心地带做最后一搏便是当下仅剩的唯一最后选择。
“明白了,旅长同志……但你的坦克…”
瓦洛沙少校有些欲言又止,似乎已经隐隐猜到了结果但貌似觉得有些不大方便说出口,或者说不知该以怎样才算合适的方式开口,与此对应的则是马拉申科那不假思索的直截了当回答。
“履带断了,被德国佬打报废了!立刻召集同志们后撤,记住要有序进行,千万不能乱!快点!”
“是!”
霸道神仙在都市
變身記
在总攻正式打响42分钟之后,带领着部队同敌人殊死战斗的马拉申科终于还是坚持不住,别无选择地带领着所剩无几的部队开始向着最后的防线阵地:村子的核心地带缓缓退去。
已经彻底撕破脸皮的党卫军没有半点暂缓攻势的意思,算上之前谈判劝降浪费掉的时间,党卫军这边的时间沙漏也已经是所剩无几,彻底剿灭眼前这股负隅顽抗的最后敌人必须要加快速度。
党卫军在后面一路猛追,马拉申科这边则指挥着部队边打边撤,仅有的几辆坦克在倒车状态下不断开火,一次又一次击退着敌人装甲部队愈发靠近的锋芒。
在紧咬着屁股打过来的炮弹和子弹穷追猛打之下,一路撤到了村子核心地带的最边缘位置,马拉申科这才在已经在此布防并展开战斗的友军接应下进入了阵地。
“副旅长…拉夫里年科现在在哪儿?政委同志呢?还有旅部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马拉申科揪住了一名看着眼熟的大尉在连声发问,这名负责旅部警卫工作的大尉已经在残酷的战斗中被熏得满面乌黑、血痕累累,就连用来紧握武器的双手之上都缠满了绷带、渗着鲜血,但即便是这样也依旧在带领着身边寥寥无几的战士们在坚持战斗。
“副旅长同志在指挥东面的战斗,政委同志也在那边!参谋长同志重伤,通讯主任和多位参谋阵亡,旅部的小屋子被德国佬的迫击炮弹直接命中!情况就是这样,旅长同志,请给我下命令吧!”

3hemt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鋼鐵蘇聯笔趣-第1173章 終章序幕看書-sjixj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马拉申科知道前来解救支援自己的援军已经抵达,就在距离仅仅十几公里外的地方,正在想方设法地突破德军阻击部队的拦截、与敌激战。
豪門邪少:老婆你就從了吧 天使變巫婆
黑色玫瑰
在一个坦克集团军加一个步兵集团军的强大攻势面前,马拉申科有理由相信德军阻击部队的被突破仅仅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德国佬现在已经拿不出更多的兵力来投入战斗了,如若不然的话也不会把自己这个负隅顽抗的钉子继续拖到现在。
一个很重要的细节是,从昨天晚些时候的战斗一直到现在,马拉申科再也没有遭到过德国空军的任何空袭,甚至于是连德国空军的影子都没见到一个。
这样的情况放在库尔斯克会战的前几日里简直是无法想象的,马拉申科在最初的那几天时间里饱受德军空袭之苦,有那么几次甚至都快被炸的当场指天骂娘了。相较于现在的一架飞机都看不到情况,这无疑极为反常、值得深思。
德国佬没有派出飞机前来空袭,马拉申科按照自己的穿越者记忆结合现实情况进行综合评估推断,觉得这种情况只能是德国佬的空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最后关头了,无非是兵力损失过大亦或者是被己方的歼击航空兵部队缠的脱不开身,没办法确保战区制空权。
看不见的残酷空战,可能就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某一个普罗霍罗夫卡空域中上演。
没有了恼人的德国佬苍蝇在头顶上飞来飞去,马拉申科至少可以确保自己的部队还能再多坚持一会儿,竭尽全力去尝试撑到友军增援部队的抵达,至于会不会成功可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的两码事儿了。
“让同志们都做好准备,告诉拉夫里年科和库尔巴洛夫那边一定要守住!我们的身后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后退就意味着彻底的失败。你也得小心一点,可千万别死在那帮德国佬的手里。”
马拉申科本不想在大战在即前的最后关头说这些不中听的话,但怎奈实在是放心不下政委同志这残疾的身体。如果不是被四面包围、必须有人带队指挥德国佬的每一个主攻方向的话,马拉申科甚至直接想让政委同志留在自己这儿干脆别走了完事儿。
长久以来的朝夕相处令彼得罗夫政委自然明白马拉申科想要表达的意思,收下这份关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与之对应的则是彼得罗夫政委自己向马拉申科的叮嘱。
“与其关心我这个老头,不如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我敢打赌那些法希斯的狂徒现在肯定把你恨之入骨。”
“坚定信念并活着继续战斗下去,你的未来比我一生中所见到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前途光明。我这个快死的人见不到那一天了,就算是没有我,你一个人也要继续沿着这条道路坚定地走下去,总有些东西是值得我们为之奋斗终生的!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自知已经时日无多的彼得罗夫政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情深义重,就好似一位弥留之际的父亲一般叮嘱着自己的孩子,在遥远未来人生道路上所可能会遭遇到的一切该如何应对、不忘自我。
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撑得过这一关的马拉申科,更不清楚自己是否还能再一次活着见到政委同志。
狼性總裁不可以 棠溪
春色如許
这一路并肩走来的点点滴滴瞬间如同决堤洪水一般涌现于记忆思潮,自知自己的眼角有些湿润的马拉申科强忍着不让某些液体滴落下来,每每想到距离自己最亲近的人之一已经时日无多便会感觉心如刀绞,但眼下真的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为此牵肠挂肚。
缓缓上前一步以一个标准的熊抱将政委同志、彼得大叔搂入了自己的怀中,拍了拍政委同志后背的马拉申科已经没有任何话能拿出来说了,纵使此时此刻的心中有着千言万语也依旧是如此,最终也只有一记释怀之后的原地立正、庄严军礼留在了彼此间的记忆思潮当中。
穿越柯南之最好的友誼 薯大帝
“去为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为英勇的苏联红军带来胜利,马拉申科同志。”
“定不负重任,政委同志。”
将政委同志的回礼烙印在自己的心中,再一次踏上了征程的马拉申科依旧意志坚定,对那些即将如洪水猛兽一般汹涌扑来的邪恶法希斯份子没有丝毫的胆怯,更无谈畏惧。
一切如马拉申科所预想的那般匆匆到来,连炮火准备都已经懒得去做、更没时间去浪费的党卫军开始了最后的总攻。
攻势的猛烈程度和投入的兵力之多,简直就是超乎想象级别的。
参与围攻的三个党卫军师将所有能派上用场的主力部队一股脑全都压上,马拉申科手中所剩下的最后不到两平方公里的阵地迎来了最凶猛的进攻。
如果不是以村子为依托的最后阵地实在是太小,弹坑和残骸废墟遍布地星罗棋布、到处都是,大队的坦克和步兵如果一口气全部压上的话实在是施展不开。
马拉申科甚至觉得这帮丧心病狂的党卫军,甚至会把所有的坦克和兵力倾巢出动、一口气全都用上,能让自己死多快绝不会多耽误一秒,这种残暴至极的发疯般围剿攻势即便是在斯大林格勒都前所未见。
“瞄准最前面那辆黑豹,干掉它!”
轰——
炮声惊起之中再一次炮口火光极具扩散,打头的黑豹坦克在伊乌什金的精确射击之下,如同此前绝大多数情况如出一辙,又一次被扬了脑袋、在剧烈的弹药殉爆中被炸得尸首分家,还原成了零件状态。
但紧随在其后方的党卫军步兵和坦克依旧如一片汪洋大海,手中握有绝对优势兵力的党卫军装甲兵几乎没怎么交火便开始全速冲锋,区区五六百米的最后进攻距离简直就是一脚油门的事儿、不带丝毫悬念。
一代天驕 明月當年
高速冲锋状态下的党卫军装甲部队只用了一根烟的功夫便杀到了贴脸的距离之上,预料到会有如此情况发生的马拉申科没有丝毫慌乱,鹿死谁手的最终时刻即将揭晓。

x4o4j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鋼鐵蘇聯 柯基丶-第1171章 “不識好歹”閲讀-qa5u0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眼见局势就要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刚刚被马拉申科一通羞辱的党卫军一级突击大队长先生顿时慌了神。
开什么玩笑!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场面失控,被打成马蜂窝的一定会是自己这边,随身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可能,更何况眼前这房子里的俄国佬士兵手里还都是清一色的自动武器,火力简直凶猛的不要不要的。
马拉申科这一通羞辱加狠话在一级突击大队长先生眼里其实算不得什么,甚至可以被归纳到正常谈判的范畴之内。
毕竟谈判这东西吧有时候就像商人之间的谈买卖合作,谁都想为了各自的利益多分一杯羹。开场撂几句狠话、给对方来个下马威完全就是正常操作,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带来的这个蠢货毛头小子太过年轻了些,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反倒插上了嘴,这他妈算是什么事儿?
想到这里,意识到绝对不能任由局面再继续这么发展下去,急于救场的一级突击大队长先生赶忙扮演着和事佬的角色,起身向着马拉申科开口说道。
“马拉申科上校,请别激动!我们是带着诚恳、尊重的态度来处理问题的。请原谅我部下的一时口快,他向来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觉得我们之间仍然是有可以好好谈谈的空间的,你不这么认为吗?”
龍血少年 重明
后世常有人说一个人情商水平的高低只需要从简单两三句话就能判断而出,党卫军一级突击大队长这边话音刚落,被吸引了注意力的马拉申科瞬间便把目光投了过来。
“拿得起放得下,关键时刻脸和面子全都不要了,看来这小子是个高手啊。”
面子这东西既看不见也摸不着,但却令无数人趋之若鹜、始终追求,更有甚者为了个面子甚至连命都给丢了,属实是得不偿失。
如果面前这个为首的党卫军一级突击大队长真的死要面子、扛到底的话,马拉申科自问自己真敢下令开枪、把这几个王八蛋瞬间打成筛子。
但对方在这最后的紧要关头却把自己的身份放的如此之低,要是让不知道的人看见保不齐以为这是在两军友好交流洽谈,只不过临时突发了一些小小的插曲而已,也正是这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令马拉申科再一次提起了兴趣。
“要是你的这位大嘴巴部下能像你这么会说话,也许我们可以省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用再浪费时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想我们可以坐下来接着谈谈。”
最強辣妻:首席乖乖讓我愛
能不能说服眼前这个家伙投降是一回事儿,但更重要的却是优先把自己这四人的命给保住。可千万别劝降不成反而还把小命丢到这儿了,真要这样的话自己自告奋勇前来劝降的本想表现一下可就彻底玩砸了,把小命都给赔了进去还不知道要惹多少人笑话。
基督山伯爵 大仲馬
撒旦總裁:我的迷糊小嬌妻 木格子
眼见接受了自己意见的马拉申科已经重新坐回了椅子上,长舒一口气的一级突击大队长这才得以暂时放下心来,在房间内红军战士们暂时收起枪来的作响声中,再一次面朝着马拉申科缓缓开口。
血獄魔帝
“马拉申科上校,首先我要代表我们党卫军第二装甲军的豪塞尔司令,想你转达他对贵军的钦佩和赞赏。”
“你和你的部队,也就是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在整个库尔斯克战役期间的表现堪称极佳,这样的战斗力就算是放在我们德国、放在整个党卫军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你们是当之无愧的精锐部队,你的个人指挥艺术和带领部队战斗到底的精神令豪塞尔司令大加赞赏。”
正事儿还没开始说,拍马屁的逼话先说了一箩筐。
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马拉申科不置可否地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笑了笑,未曾开口的嘴巴里连半个字都没有吐出来。提前预料到了会有这种可能情况发生的一级突击大队长倒是临危不乱,稍稍组织了语言之后随即继续开口。
“但是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我们都知道继续战斗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你们尽到了自己应尽的职责和义务,履行了作为一名军人的誓言,这已经足够了,马拉申科上校。”
辣寵椒妻
“村子外面现在有我们武装党卫军部队战力最强、最精锐的三个装甲师,它们分别是骷髅、帝国、还有元首的警卫旗队。我不否认贵军的战斗力之强悍、作战士气之高昂,这一点我们自己已经亲身领教过了。”
“但我想说的是,这股强大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是当下的情况无法抵挡的,你知道我在指代什么,马拉申科上校。我不是以党卫军的角度来下达最后通牒,仅仅只是以我个人的军事常识和主观判断来描述这一切,这是无法回避的客观现实、必须面对。”
“在这最后的时刻到来前,我专程赶来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血牺牲和更多的死伤者出现,这是对于我们双方而言。豪塞尔司令亲自承诺,只要贵军能放下武器、立刻举手投降,我们将保证所有红军战士的生命安全,并尊重你们所应该拥有的所有战俘权力、享受待遇。”
“另外,豪塞尔司令希望能在和平解决问题之后亲自见见你,马拉申科上校,正式的邀请已经下达。也许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喝一杯,我们的酒庄里有上好的法国白兰地,那些法国佬的战争艺术有多烂、他们的酒反而就酿的有多么好。”
“我个人觉得这提议棒极了,马拉申科上校,难道不是吗?”
“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一级突击大队长先生自以为自己的劝降已经堪比满分作文,这种情况下要是还不知道好歹那就真的是傻子才会感触的事儿了。
望着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的马拉申科笑的前仰后合、一时间甚至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满怀自信的一级突击大队长先生冥冥之中感觉到自己这事儿已经是办成了,马拉申科接下来就会告诉自己“这提议太棒了,待遇好的我做梦都要笑醒”,而后就会紧接着宣布投降。
理所应当的,自我脑补出接下来画面的一级突击大队长先生紧接着也笑了起来,为双方终于达成了共识而开始提前庆祝。
只是还没等笑上几秒钟,忽然间戛然而止的马拉申科却再一次抛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问题。
重生打造完美家園
“让我猜猜看,你身上肯定还有另一份命令,是在我不知好歹、依旧打算死硬到底的情况下才会拿出来的最后通牒。”
“告诉我,我想知道你们会在多少分钟后开始总攻?”
马拉申科的状态转变地实在是超乎预料、太过迅速,短暂惊愕中一时间竟有些拿不准对方当下立场的一级突击大队长先生眉头一皱,最终还是决定先回答了马拉申科的问题再说。
“还剩下八分钟,马拉申科上校,如果八分钟后我还没有带回去消息的话,村外停着的那些坦克和步兵就会立刻动手,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
故作神秘的马拉申科到这儿就不再说话了,直接再一次起身、迈步来到了那一级突击大队长的面前,如方才一般双手撑桌、不紧不慢地一字一句开口说道。
“你运气还算不错!看在你们举白旗过来没携带武器的份上,我就让你多活一会儿,在待会儿的战场上再宰了你而不是在这儿,只要你别吓跑了就行。”
“哦,还有,滚回去以后帮我给豪塞尔捎个话,有朝一日我会坐下来和他好好喝上两杯法国佬的白兰地的。但不是今天,是在我们苏联红军的战俘营里。希望他那条狗命别死在美国佬手上,很快你们这帮蠢猪就会知道,美国佬在你们后院点的那把火到底有怎样的威力。”

4b3h6熱門連載小說 鋼鐵蘇聯 起點-第1170章 “儒雅隨和”相伴-8cccl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马拉申科原本还有些好奇为啥挺长时间过去了,对面那些法希斯的杂碎到现在还没打过来。
现在看来,答案很明显已经摆在眼前了。
“呵,把老子当什么了?以为老子是弗拉索夫第二?我可去你妈的吧!”
美漫世界的魔法師 虛空吟唱者
心里随是如此吐槽,但马拉申科仍然打算亲自过去一趟,至少也要看看这帮法希斯的杂碎给自己开出了多么优厚的条件、得趁机开开眼才是,只当是临死前最后找点乐子了。
马拉申科回到了炮塔内拿起了放在座位旁的战损版索米冲锋枪,却看到基里尔和伊乌什金甚至是连谢廖沙都在不约而同地望向自己,稍事思索后倒也没怎么犹豫地直接大手一挥。
“一起来吧,带你们去看一场好戏。”
一路上的马拉申科跟着奥列格的带路边走边想,不断猜测脑补德国佬会派什么样军衔的人来见自己,会给自己开出什么样的条件,自己如果表现得“不识抬举”的话又会引起德国佬怎样的反应。
等到马拉申科真正来到奥列格手指的那间破败小屋时,马拉申科一眼就看到彼得罗夫政委正开门而出、显然是已经谈过什么东西,当即二话不说就赶了上去来到了政委同志身旁。
“怎么样?这帮法希斯走狗都说了些什么?”
与马拉申科有些好奇的表情不同,刚刚和屋里几位谈过话的彼得罗夫政委则是淡淡一笑。
米蟲皇後:皇上老公別鬧 江黎
“你大概会觉得难以置信,但那几个德国佬知道你的名字,他们指名道姓就是冲着你来的,点名要见你。”
“在没见到你本人之前,我想他们是不会开口谈条件的,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他们已经做好了被我们打死的准备,但以党卫军第二装甲军司令豪塞尔的转达,建议我们最好不要这样做。”
彼得罗夫政委一番话说完,万万没想到情况会是如此的马拉申科直接被整乐了。
“什么意思?我在德国佬那边还成了名人了?”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不否认,不过你最好亲自问问他们。”
“嘿…..”
马拉申科见过很多德国佬整活儿,但这么奇葩的整活儿方式却还是头一次见到。
从彼得罗夫政委手中接过了方才的问询笔录简单看了两眼,从中确实找不到半点有用信息的马拉申科只能是摇了摇头,将文件夹交还给政委同志手中以后随之转身、推门而入。
“我们一直希望能亲眼见到您的本人,看起来您比传闻中的样子更加能征善战,马拉申科上校。”
开门见面的一瞬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接被德国佬一顿夸的马拉申科不自禁笑了起来。
賣心遊戲:傀儡新娘 惡魔的吻
逆天絕命
马拉申科可不认为自己现在这副逃荒者一样的状态,能对得起德国佬的如此吹捧,黄鼠狼给鸡拜年你笑笑就好,能安什么好心才他妈算怪事。
“谁派你们来的?是曼施坦因,还是霍特,亦或者是豪塞尔,再者说可能是你们的师长?”
鬼王老公求帶走 蠟筆仙人
德国人是用略有蹩脚的俄语向马拉申科说话的,但马拉申科这边一开口却是听上去已经相当纯正、不打绊子的德语,再加上话里面这值得琢磨一番的暗示内容,相加之后着实是让桌子后面的四名党卫军军官吃惊不小。
“有传闻称苏联英雄马拉申科上校会一口流利的德语,现在看来倒是那些不相信的人显得像个蠢货了。您的德语非常棒,马拉申科上校,这值得钦佩。”
方才第一个站出来阿谀奉承的是为首居中的那名党卫军军官,眼下继续给自己拍马屁的还是这同一个家伙。
嘴角笑容一直没下过脸的马拉申科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之人,这家伙的军衔居然是个出乎预料的一级突击大队长。而坐在他旁边的那几个随从倒是官阶不高,最大的也就是个一级突击中队长。
平行世界不平行的愛
对面那群党卫军能丢一个等同于国防军中校的家伙来劝降,这让马拉申科着实感到有点意外,这帮狗娘养的杂碎就这么有把握能把事情办成?这到底是带了什么天大的好处过来的?
心里虽然略有惊讶,但马拉申科依旧是保持着基本的面不改色,带着那一脸神秘的微笑拉开了椅子直接坐在了四个党卫军军官的面前。
血染星空下
盲少愛妻上癮 鬥兒
“看来你好像不太受自己人欢迎啊,一级突击大队长先生。你看看,你的上级就这么把你丢过来送死了,他明显是想借此机会除掉你,我的战绩书上又能再添一个党卫军一级突击大队长的人头了。这可死的有点太不值得,你这是被自己人活活坑死的啊,得多不受待见才有这种事儿?”
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毛子,但容器里装着的灵魂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若论这嘴上功夫,憨批老外有一个算一个都得被气的活活噎死,王司徒被诸葛村夫活活骂死的经典岂是浪得虚名?
果不其然,马拉申科这边话音刚落,坐在桌子后面的那名党卫军一级突击大队长瞬间脸都黑了。
“上校先生,我们在用非常尊敬、诚恳的态度和你谈论正事!请不要把你的个人情绪当成人格侮辱发泄出来,这对你们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神道傳奇系統 涇河書生
对我们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我可去你妈的吧!傻逼法希斯!
将看垃圾一样的眼光投向了那名半道上插嘴打断的一级突击中队长,马拉申科自始至终就没把这样的陪衬小角色放在过眼里,不假思索的话语径直脱口而出。
“哪个站街的万人骑婊子没钱堕胎,把你这号杂种生出来了?走后门进党卫军的垃圾不知道上级谈话不能随意打断吗?还是说你这样的垃圾根本就连规定都不配去学?”
“……你!”
“你什么你?来这儿专门和我比吵架的?你的母亲是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吗?敢和我比骂人?”
虽然是用德语进行表述,但这刀刀戳心窝子的威力却是丝毫不减。
听不懂具体在说什么的瓦洛沙少校却是能看懂情况不对劲,抬手就把腰间的波波沙亮了出来上前一步,上膛举枪声大作的房间里顷刻间就有十几名红军战士挺身而出。
压根就没打算过投降的马拉申科起身来到了桌前,稍稍弯腰、靠近上前,在那几乎连唾沫星子都能飞到对方脸上的距离上,朝着那名打断了自己发言的一级突击中队长双手撑桌、一字一句地缓缓开口说道。
“搞清楚你现在是在谁的地盘上讲话!这儿可不是你这号垃圾撒野的地方!”

914mh精彩都市小說 《鋼鐵蘇聯》-第1168章 終極死鬥(二)看書-vegiy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残酷战斗中的每一分钟都是无比煎熬的,但却也是匆匆而过的。
身边的坦克接二连三地被冲上前来的党卫军坦克直接直瞄击毁,艰难抵挡着敌军攻势的马拉申科数次想要尝试反击,将这群蹬鼻子上脸的党卫军给原路挡回去。
盛世情俠:天長地久
但眼看着损失过大的手头坦克只剩下了几辆的个位数,实在是感觉有心无力的马拉申科终归还是打消了发起反击的念头,只能是继续依托着身后本就已经所剩无几的村内纵深且战且退。
马拉申科这边的坦克战情况不容乐观,亲自带队负责步兵战斗的瓦洛沙少校也遇到了棘手的麻烦。
那些在最关键节骨眼上支援过来的党卫军部队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仅仅只是粗略看了几眼的瓦洛沙少校,估计对面这帮新增援上来、乘半履带装甲车和坦克赶到的轻装步兵,人数至少也得有一个营左右的规模、
特戰之王 小舞
有了这帮生力军的加入,原本已经快被推下悬崖的党卫军不但守住了已经占据的那一小块阵地,甚至还反守为攻继续向前发起突击。
凶猛的机枪扫射弹幕和坦克主炮炮弹像不要钱一样地劈头盖脸打来,眼看着把敌人赶出阵地已经是不可为之事的瓦洛沙少校只能下令后撤。
重生悍妻嬌養成
面容冷酷的党卫军步兵们不但跨过了刚刚倒下的敌人尸体,同时还跨过了那些鲜血尚未流尽的战友尸体。
步枪、机枪、冲锋枪的子弹一齐打来、愈发凶猛,被党卫军追兵紧咬不放的瓦洛沙少校沿着提前预设好的交通壕与掩体,带着战士们一路上且战且退、与敌人苦苦周旋。
在兵力如流水一般不断损失的情况下,终于带着已经所剩不多的战士们,与同是刚刚抵达的马拉申科在提前商量好的村中防线上再度回合。
“法希斯派出了增援部队,旅长同志,我尝试组织反攻但是失败了。敌人正在朝我们扑来,下一步该怎么办?”
瓦洛沙少校的情况很是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糟透了。
左肩膀上被敌人的匕首划伤,虽无大碍但也绝对算不上太少的出血量,已经染红了整个肩头衣襟、血迹斑斑。
右手因为之前直接一把握住敌人刺刀而留下的伤口依旧被纱布包裹,缠的太多而影响到持枪杀敌的绷带已经被拆掉了一些,那是瓦洛沙少校自己动手拆掉的。现在那所剩无几的绷带,已经被再次崩裂的伤口染成了与鲜血无异的颜色。
浑身上下不是血迹就是污渍亦或是火药熏黑的痕迹,顾不上管这些的瓦洛沙少校依旧在等待着命令,望向面前刚刚下车不久的马拉申科的表情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胆怯。
“……”
不置可否中的马拉申科没有直接给出回答,而是转过头来先看了一眼瓦洛沙少校身后带领着的那些劫后余生战士们。
原本齐装满员情况下等同于一个常设步兵团的兵力,一路上各种九死一生的艰苦战斗激战到现在,就只剩下了瓦洛沙少校身后这最后的两百多号人。
末日崛起 太極陰陽魚
对战局有着清楚认知的马拉申科心里非常清楚,村子里这所谓的第二道防线所能起到的作用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没有像样的掩体也没有任何的工事,只有那些零零散散、纵横分布的几条战壕和交通壕,外加绝大多数已经被炸踏成一座座废墟的破败房子。
如果说眼前的这一切能让马拉申科回忆起一些什么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只有那如人间炼狱一般的斯大林格勒战场,也只有那里的残垣断壁与随处可见的废墟,还有根本无阵地可言的血腥绞肉机战场,能够与当下的情景相提并论。
但在斯大林格勒,马拉申科在多数情况下还至少有“防御纵深”这个概念可言,即便是暂时性的失利也不至于被敌人包围堵死、彻底歼灭,至少还有地方可撤、足以周旋。
但眼下,就现在,在这个已经被彻底打烂的鸟不拉屎小村子里。
接二连三的噩耗陆续带来了外围防御阵地已经尽数沦陷失守的消息,彼得罗夫政委在昨夜就警告提醒过马拉申科的情况终于变成了现实。
这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上的总面积加起来,甚至于不足两平方公里的村内阵地,就是马拉申科手中最后的实控地盘。
侯門新妻
出了这块巴掌大点的地盘、再往前迈进一步,那些凶神恶煞、刚刚占领了外围阵地的党卫军就在眼前。
自己上一次遇到如此巨大的危机是在什么时候?斯大林格勒?亦或是在更久以前的1941年?
萬能金手指
風雲再起
马拉申科望着眼前一脸疲惫、浑身污渍,但双眼却依旧炯炯有神地齐齐望着自己的战士们,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就好像自己在斯大林格勒也从未遇到过如此万劫不复的情况。
鬼手天醫 火龍汐
在那电光石火的短短一刹那间,马拉申科的脑海中瞬间闪现过了许多东西,没有丝毫的征兆。那其中有过去往昔的痛苦回忆,也有和挚爱之人短暂相距的相拥欢笑,更有那些已经逝去之人留给自己最后的那些音容笑貌与记忆。
“这就算完了?我可去你妈的吧!老子就算死也要再拉上几个法希斯的杂碎垫背!死过一次的人了还他妈怕你这个!?”
短暂休整后重整旗鼓的党卫军很快就会再次席卷而来,对此心知肚明的马拉申科很清楚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可供浪费,讲给在场所有战士与同志们的只有短短的最后一席话。
“我们是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我们是头顶着苏维埃最高领袖之名的英雄部队!我们的字典里没有投降,同志们!就让这村子成为我们最后的战场,让法希斯的鲜血来疏松埋葬我们的坟墓!”
“向列宁同志起誓!你们只会见到战死的马拉申科,不会见到马拉申科苟且偷生在敌人的战俘营里!英勇的红军战士们,紧握你们手中的武器,我将会与你们一起战斗到底!”
以无比坚定的意志屹立于坦克的炮塔之上,向着战士们许诺了最后誓言的马拉申科此刻还并不知道。一场甚至让他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些许动摇的意外事件,正在未知的迷雾中向着他快速逼近、行将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