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討論-第2618章 2294.離開西夏閲讀

回到宋朝當暴君
小說推薦回到宋朝當暴君回到宋朝当暴君
一家之主尚且难做,就更莫说是一国之主了。
钟健虽然不是一国之主,但现在却是在替赵洞庭执行着一国之主的责任。
想到赵洞庭,他就忍不住苦笑。
皇上雄才伟略自是不假,但这性子……终究是散漫了些。
他很希望这个时候赵洞庭能够在宫里。
因为从栾宏茂自尽的事情中他也意识到不对劲,这意味着可能还有比栾宏茂官阶更高的人也与利州西路的事情离不开关系。
但赵洞庭不在,他哪里敢查?
若是查到各省顶尖官员头上,甚至是查到中枢内阁那些官员们身上呢?
这些人个个都是国之重器,他实在不敢轻动。因为动谁,都可能造成动荡。
在书房内又沉思良久,钟健才给毛崛回信。
让他一查到底。
中枢内阁会尽力给他最多的支持。
直到凌晨三点多,这书房里的烛火还在摇曳。
钟健心力俱疲,就这么趴在书案上睡着了。
其后不多时,余敏和温庆书两女联袂而来,见钟健这么趴着,眼中都是闪过疼惜之色。
温庆书应该是最能感同身受的。
作为明镜台的秘书长,她的事情也很多。她能够体会到那种事事都需要去烦心,去左右衡量的感觉。
而钟健作为国务令,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绝对比她还要多许多。
她轻轻摸了摸钟健的脸。
就任职国务令的这短短时间,她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钟健越来越“老”了。
这种老,不仅仅是在表面上,也是在精力上。他的精力几乎被压榨到极致的地步,也就越来越显得沉稳,沉默寡言。
“老爷。”
“老爷。”
余敏则在旁边轻声地喊。
钟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里面满是血丝,“天亮了么?”
余敏摇头低声道:“还没有,回房间睡去吧!”
钟健轻轻点头,随着两女出门。
书房里这才归于黑暗。
……
时间转眼又过去几天。
赵洞庭在西夏皇宫内陪了李秀淑和李走肖数日,终究是打算要走了。
他能够感觉到李秀淑和李走肖的不舍,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时下已是十月初,再有不到三个月就要过年了。他还要去大宋其他地方考察,时间实际上是比较赶的。
他也不好在这里过多的贪恋儿女情长。毕竟国事为重。
清晨。
赵洞庭抱着李走肖,站在西夏皇宫的门口。
李秀淑站在旁边,眼眶有些红润。
赵洞庭放下李走肖,将她揽入怀中,道:“再过两年,走肖就大了。到时候你就放心交给他吧,有众臣辅佐,再有咱们看着,西夏出不了什么事的。到时候你就陪在朕的身边,朕在哪,你就在哪。”
李秀淑轻轻点头,嘴里却说:“再过两年,他也才多大?”
赵洞庭轻笑,“不算小了。朕在他这个年纪,还不是已经统管全国军政大事了?”
李秀淑道:“你以为人人都是你啊……”
心里却是欢喜的。
赵洞庭道:“朕的孩子,只会比朕更优秀。”
如果李秀淑愿意,他甚至都希望李秀淑现在就让位给李走肖才好。
西夏国土面积不大,虽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但有大宋鼎力相助,他真不担心西夏能出什么问题。
只是李秀淑肯定不愿意的。在她的眼中,李走肖年纪再大,估计也还是个孩子。
赵洞庭心里打定主意,再过两年,怎么找也得让李秀淑将皇位让给李走肖。
再为不舍,也终是避不过分离。
在宫门口,赵洞庭又和李秀淑说了会儿话,终是依依惜别。
他带着乐舞等女,再有沈放一家子坐上马车。
离去。
李秀淑牵着李走肖,目视着马车离去,良久,没有回头。
李走肖问:“母亲,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和父亲在一起生活呢?”
李秀淑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却是说不出话来。
李走肖是西夏太子,赵洞庭是大宋国君。他们注定没法在一块生活的。
只是没曾想,李走肖竟然又说:“母亲,若是咱们西夏国归属于父亲的大宋国,那您是不是就不用再操心这些国事了?”
李秀淑微愣。
她的确没有想过李走肖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难道是谁和他说过这些么?
她知道,其实西夏有不少人对于归属大宋并不抵触。
她内心是有些复杂的。
沉默半晌,问李走肖道:“走肖,这西夏国君之位是祖辈们传下来的。你可知道,若是归于大宋,娘亲便会成为亡国之君?”
李走肖道:“可是咱们和父亲是一家人啊……为什么要分彼此呢?”
李秀淑听着这话,又沉默下去。

精彩都市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第2613章 2289.再相逢熱推

回到宋朝當暴君
小說推薦回到宋朝當暴君回到宋朝当暴君
她心里也在期待着,来的人到底是不是赵洞庭。
虽然两人分开的时间还不是特别长,但现在正是思念最为浓郁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个晚上,李秀淑脑海里满是赵洞庭的身影,以至于彻夜难眠。
一路离着宫门口越来越近。
随着李走肖的脚步越来越快,李秀淑也不顾女帝身份的开始小跑起来。
看似是在怕李走肖跌倒,但实则是想快些看到宫门口的是不是赵洞庭。
“叩见皇上!太子殿下!”
宫门口,守门的侍卫瞧见李秀淑和李走肖都出来了,惊讶之余,连忙跪倒在地上。
“父亲!”
李走肖蹦跳着直接蹦到赵洞庭的面前。
赵洞庭将他抱在怀中。
李秀淑则是痴了,嘴角含着微笑,眼中的泪水却终究是淌下来。
虽然现在西夏处于太平盛世,但做皇帝的她难免有很多烦心事。有很多个瞬间,她都多想赵洞庭在自己身边,替自己分担烦忧。
她怔怔看着赵洞庭。
赵洞庭也看着她。
然后,赵洞庭用左臂抱着李走肖,右手对着李秀淑招了招手。
在侍卫和剑婢们极为震惊的眼神中,这位西夏的女帝陛下如同如燕归巢般跑到赵洞庭的怀里。
乐舞、岳玥和图兰朵、美清子看着都是微笑,甜甜地喊:“秀淑姐姐。”
赵洞庭轻轻拍着李秀淑的肩膀,道:“想朕了吧?”
李秀淑是他的女人里年龄最大的,也是他现在最为怜爱的。正如李走肖是他最为怜爱的孩子那样。
他们母子两到底没法像是其他女人、孩子那样能够做到随心所欲地陪伴在他身边。
李秀淑在赵洞庭的怀里用力点头,然后抬起俏脸问道:“你怎么来了?”
赵洞庭道:“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
乐舞等女都是捂嘴轻笑。
其实皇上哪里只是想秀淑姐姐这么简单,只是若说他是特意为李秀淑而来西夏的,倒也说得过去。
即便就算不是,她们自然也不会拆穿赵洞庭。
那些侍卫和剑婢仍然处于傻眼状态。
看着自家的女帝如同小女孩般,这种冲击着实是太大了。
这哪里还是在她们面前威严无上的女帝陛下?
这时候,李秀淑回头,带着些羞涩对他们说道:“这是大宋的天帝陛下,也是朕的夫君,朕的男人。”
她这番话,让赵洞庭都为之诧异。
李秀淑何时这么大胆呢?
难道自己终究将要拥有在西夏的“名分”了么?
那些侍卫和剑婢不敢怠慢,连忙对赵洞庭道:“叩见天帝陛下!”
以前的西夏总管在西夏相当于是宰相的位置,且是全权处理国事的那种。赵洞庭在西夏民众们心中的地位自然也是至高无上的。
可以这么说,赵洞庭在西夏的臣民们心中的地位甚至能够和李秀淑相比。
赵洞庭松开李秀淑,轻轻拂手,道:“多礼了。”
这些侍卫和剑婢便不由自主地起了身,看赵洞庭的眼神更是极为复杂起来。有感激,有尊敬,有震惊,各种情绪纷杂。
赵洞庭这手,无疑显示出赵洞庭的武道修为也是极高。
这位大宋天帝陛下当真堪称完美了,难怪能让女帝陛下都为之倾心。
随即,赵洞庭从怀中掏出送给李秀淑的礼物,道:“这是朕给你的礼物。”
他买的不过是些小玩意,两套耳饰,再有一根发簪而已。在集市上已经是最顶尖奢华的东西,但落到皇宫里就显得寒碜了。
不过李秀淑满心都是赵洞庭,哪里会在乎这么多?
她什么都不缺,要的只是赵洞庭的心意。
正如乐舞等女所料那般,看到礼物的瞬间,她眼中果然洋溢起满满的满足和幸福,轻咬着唇说:“谢谢夫君。”
这千娇百媚的模样,只差点让赵洞庭瞬间火起。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 愛下-第2613章 2289.再相逢熱推
而李走肖则是问赵洞庭道:“父亲,你没有给我带礼物么?”
赵洞庭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朕当然不会忘记我的走肖。你的礼物,在马车里呢!”
然后他就抱着李走肖钻进车里去了。
李秀淑脸上的幸福模样更是浓郁。
再出来时,李走肖怀里抱着几本书,如获至宝。
李秀淑瞥到书的名字,却是有些愣,随即些微埋怨道:“你怎么给走肖买这些书?”
赵洞庭笑道:“劳逸结合嘛,走肖还是个孩子。我知道你心急,但是,还是不要给他施加太大的压力啊。”
这话,让李秀淑微微愣住。好半晌,才轻轻点头。
她也意识到,自己对李走肖的关怀随时无微不至,但是,对他的要求也太苛刻了。甚至在剥夺他的童真。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回到宋朝當暴君笔趣-第2610章 2286.集市男孩相伴

回到宋朝當暴君
小說推薦回到宋朝當暴君回到宋朝当暴君
赵洞庭闻言微微一愣,“去集市做什么?”
乐舞有些没好气的翻起白眼,道:“你这么千里迢迢的赶来见秀淑姐姐,不会就打算空手去看她吧?”
赵洞庭道:“宫里还能缺什么?”
乐舞道:“这是你的心意懂不懂?夫君你还是这么不懂女人的心思。”
岳玥、图兰朵和美清子闻言都是捂嘴轻笑。
赵洞庭在这方面的确是个榆木疙瘩。
这么些年过来,他虽然对众女的关怀可以说是无微不至。但是浪漫这种事……大概可能和他是绝缘的。
而哪个女人又不喜欢浪漫呢?
即便是这个年代的女人,也同样会喜欢生活中有来自自己心爱男人的小惊喜。
赵洞庭有些讪讪地摸摸鼻子,“那咱们等会儿就去集市吧!顺便给走肖也买点小玩意。”
别的孩子他都不太担心,虽然有的调皮些,有的性格内敛些,但整体性格都没有什么缺陷。
只有李走肖,他年少坎坷。背负的家室不同,再有以前确实缺少母爱,赵洞庭自己……孩子太多,也很难面面俱到。
他觉得自己应该对李走肖多些关系才是。
特别是李走肖以后还会要成为西夏的国君。
他不想李走肖成为那种无情无义的帝王。
吃过饭后,几人便往集市上去。
赵洞庭想着给李秀淑买点儿首饰或是什么,再给李走肖买几本书。
这年头,市集上也是有小说和孩童读物的。
赵洞庭没想着给李走肖买那些四书五经之内的书籍,因为他觉得那种休闲读物更能让李走肖性格开朗些。
中兴府内有几个集市,都颇为的热闹。
赵洞庭和图兰朵几人所到的集市里面不说是摩肩擦踵,但也能说是人来人往。
不少小贩都在叫卖着。
岳玥、图兰朵还有乐舞、美清子都是颇有兴致的样子。
这些时日以来接连赶路,可是让她们无聊死了。再者女人总有购物的天性。
岳玥更是盯着那些布匹看。
她这个爱好还没有改变,在赵洞庭的女人里边,她的织绣技术绝对是最顶尖的。甚至能够和宫里的织绣师相比。
赵洞庭走着走着,却是忽地停下步子来。心里微微一怔。
在他面前是个卖小玩具的摊子。
这应该都是摊主自己制作的,颇为精巧。有鱼、鸟之类的。
只这些显然并不适合李走肖了,李走肖都快十三岁了。
让赵洞庭微愣的是摊主旁边的那个年约十五六岁左右的男孩。
看得出来他们的家庭并不富裕,不管是摊主还是这男孩,身上的衣服都有补丁。
男孩在摊主旁边,盘膝坐着。闭着眼睛。
这有板有眼的模样,非是习武之人不会如此。
难道这摊主还是个武修不成?
但赵洞庭却又并未在他身上感觉到有武修气息。
总不能境界比自己还高吧?或是修过什么隐藏气息的秘法?
赵洞庭再去细细感应那小男孩的气息,整个人瞬间便愣了。
枯!
火熱連載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 起點-第2610章 2286.集市男孩鑒賞
有股淡淡的枯意。
而且修为相当不错,竟然已到下元境。
赵洞庭这辈子看过的秘籍已经不知凡几,武鼎堂内可谓囊括了大半个江湖的秘籍。
但是,带有这般意境的,唯有刀冢的枯刀法心法。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难道这男孩竟是在修炼枯刀法不成?
赵洞庭出声问道:“你们是刀冢之人?”
摊主微怔,茫然的样子,看着赵洞庭。
他应该是没有听说过刀冢。
男孩也在这刻睁开眼睛,问道:“这位叔叔你知道刀冢?”
赵洞庭点头,“你修的可是刀冢心法?”
“我不知道。”
男孩瞧瞧自己的父亲,却说:“这是一位前辈教我的。”
摊主似乎这会儿才想起来,道:“多年以前,有个人在这经过。说我儿子是个练武奇才来着,还说要收我儿子做徒弟,并且教他武道。”
“那人呢?”
赵洞庭忙道。
摊主摇摇头说:“他后来再也没有来过。”
赵洞庭又问:“你可能想起是多少年前的事?”
他知道那人是谁了。
摊主答道:“大概十年左右吧,我也记不清了。”
男孩说道:“是十年前。我还记得。”
肯定是晨一刀或者刀冢的四长老、五长老了。
十年之前他们正是在中兴府,来此处帮助李秀淑。
赵洞庭忙又问道:“你可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模样?”
男孩只说:“记不太清了,只是很高大。”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回到宋朝當暴君 貳蛋-第2610章 2286.集市男孩讀書
赵洞庭确定是晨一刀无疑了。
四长老和五长老两人身形消瘦,并不魁梧。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笔趣-第2610章 2286.集市男孩閲讀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回到宋朝當暴君討論-第2610章 2286.集市男孩讀書
没想到,竟然能够在这遇到晨一刀当年留下的因果?
难道这就是天意?
男孩能够在这样的年纪,且在无人教导的情况下,就修炼到下元境的境界,天赋可想而知。
难怪能够被晨一刀看上眼。
晨一刀大概是想在西夏事了之后带他回刀冢吧?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因为西夏之事而在中兴府陨落。
想到晨一刀,赵洞庭内心不禁充满愧疚。

i2blj好看的玄幻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討論-第2538章 2214.兄妹團圓熱推-262zk

回到宋朝當暴君
小說推薦回到宋朝當暴君
时间转眼又过去将近一个月。
教廷忽有使者到铁穆尔军营内,是之前曾来突袭过军营的几位高手。
他们在赵洞庭的帐篷内见到空千古时,眼中仍然不由自主地泛出惧色来。
那夜的遭遇,实在让他们至今仍然心惊胆颤。
自诩在西方难逢敌手的他们,竟是被眼前这位年迈老者捉小猫仔似的一个个擒了回去,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双方见过礼后,一教廷高手对赵洞庭道:“宋帝陛下,教皇陛下已经下令沿途各地给你们放行,我等特来传达。”
赵洞庭笑眯眯很好说话的样子,“有劳诸位了。”
然后对铁穆尔说:“好好招待诸位使者。”
铁穆尔便将这些西方高手带了下去。
但这些西方高手心里却是明白,这宋帝绝对不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和善。
石破天驚 神之初
他们不了解赵洞庭,但是了解教皇。
以教皇那强势的性格和手腕,这宋帝若是个简单之辈,能够让教皇陛下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
就仅凭那位不知道实力已经到达什么地步的高手吗?
獸血沸騰2
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
只他们怎么想,显然不重要。
赵洞庭也不在乎。
过去两天,赵洞庭便带着铁穆尔以及他麾下的人开拔,往紫罗兰帝国境内而去。
那些之前被迫臣服于铁穆尔的本土势力意料之中的没有选择继续跟着铁穆尔,他们宁愿在这里过混乱的生活,也不愿意长途跋涉到东方去。
紅塵芳菲夢
指尖的璀璨
这块三不管的地方一刹那再度恢复成以前的模样,又变成混乱的天堂。
不过这些都不关铁穆尔,更不关赵洞庭的事。
妻逢敵手:邪王有毒 心葉半夏
回去的路上,铁穆尔麾下那些人的心情似乎轻松不少。
大概这些天来,他们也在始终等待着这刻。
这一路上便显得格外的轻松。
奸臣
铁穆尔瞧着这些,心情也陡然轻松了许多。
从紫罗兰帝国边境,到大宋城,足足四个多月的跋涉。
教皇是投桃报李了的。
铁穆尔两万余众,一路上的吃吃喝喝教廷全包了。
个个城池都有教廷安排的人马。
不得不说,教皇这点还是做得挺地道的。
一直到大宋城,途中都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林冲等人在大宋城内,瞧见赵洞庭这大部队人马回来,总算是重重松了口气。
听得大军快到大宋城外,众女和青衫、林冲等人便都连忙跑到了城门口。
图兰朵望眼欲穿。
錯入豪門,雙面總裁請放手
饶是已经从林冲的嘴里知道铁穆尔已经臣服,她也还是担心的。
不亲眼见到铁穆尔,这份担心便没法消除。
她是知道铁穆尔性子的。
自己这位哥哥自幼便雄图大志,性格坚毅。
她甚至有点儿不敢相信铁穆尔是真心实意的臣服。
终于,大军到了城门下。
图兰朵见着赵洞庭和铁穆尔都骑马在前,眼泪刷的便淌下来了。
她忙不迭向着城门外跑去。
到赵洞庭和铁穆尔的面前,只怔怔看着两人,眼泪刷刷地流,什么也不说。
赵洞庭翻身下马,将图兰朵搂在怀中,“傻瓜,不都好好地回来了嘛,哭什么?”
图兰朵缩在他地怀里,只是不断地说:“谢谢你,谢谢你……”
她其实一直都在担心铁穆尔和赵洞庭在路上会发生什么矛盾,导致两人之间关系激化。
而现在,她最希望看到的结果来了。
她整颗心,都充斥着对赵洞庭的感激。
因为她知道,若不是因为自己,铁穆尔没法活着再到这里。
铁穆尔也下马,到近前,轻轻叫了声,“小妹……”
图兰朵从赵洞庭怀中出来,带着祈求之色对他说道:“哥,以后不争了,不争了……好吗?”
铁穆尔轻轻点头,道:“不争了……以后我只好好侍奉父亲母亲。”
这大概也是在同时向赵洞庭表明自己的心迹。
他已经不求什么名利,不求什么高官厚禄,往后余生,只想平平静静的生活。
赵洞庭当然能听出来他的意思,轻轻一笑,握住图兰朵的手,看向前方众女,道:“走,咱们进城。”
隱婚甜妻:總裁,借個火
重生之謀妃雲華 慕魅景
两万余众一下涌进大宋城里,自是让大宋城热闹许多。
問鼎森羅
好在是林冲已经早有准备,要不然大宋城都未必能容纳得下这么多人。
而就在赵洞庭等人进城后不久,正在和林冲等人在大殿内用宴,忽有侍卫上来禀报:“禀皇上、城主,教廷圣女在外求见。”
这让赵洞庭愣了愣。
圣女来做什么?
其余人也都愣了。
随即,众女看赵洞庭的神色便有些古怪起来。
按理说,大军都已经回到大宋城,大宋和教廷之间的合作事宜也商量妥当了,这圣女实在没理由再来找赵洞庭才是。

tjqp1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2213.再回軍營看書-p59k0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小說推薦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说着,向教皇伸出了手。
超強電腦管家 仙武大聖
教皇愣了愣,伸手和赵洞庭握上。
“那就此拜别了,教皇陛下,后会有期。”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赵洞庭笑笑,松开手,向着屋外走去。
十六歲的青春 黃陸晰晴
到教堂外,冲天而起,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教皇抬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轻轻叹息了声。
他知道赵洞庭这是在故意彰显自己的实力,而他也没有想过,这年轻的宋帝修为实力竟然已经到达如此的境界。
哪怕他对东方的修炼体系不是那么了解,但也明白,能够做到这点的人绝不简单。起码,听说宋帝手下的那些人便做不到。
这说明,宋帝十有八九比他的那些属下要厉害。
而他的那些属下,已经是让教廷高手大大吃了一惊的。
他心里最后那点儿念头也在这刻淡去了。
很快,教皇便召来人,叹息着吩咐道:“去把抢火器锻造方法的人都召回来吧!”
那大主教愣了愣,“陛下打算放弃了吗?”
教皇又是重重叹息,“那些人已经被宋帝收服了。”
大主教也是轻轻叹息了声。
看样子教廷是和火器无缘了。
教皇又说:“另外传令下去,给那些宋人让道。任由他们前往大宋城。”
大主教露出不可置信之色,“陛下您打算就这么让他们回去?”
“不然还能如何呢?”
教皇道:“咱们现在有和宋国开战的实力吗?”
强势如他,这回却是不得不服软。
其实从赵洞庭带着高手到这樊纲城,他没敢出手的那刻起,他就已经露怯了。
出现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不过转念想想,他也是赚了的。赵洞庭来趟西方,除去要了诺兰行省以外,白白应承了西方一批火器。
这绝对是能够帮助教廷暂解燃眉之急的。
大主教不出声了。
教皇似乎心情也好了些,摆摆手道:“行了,下去安排吧!以后,和宋国和睦相处,全力促进和宋国的经商,这对我们也有好处。”
说完,便扭身回了大殿里。
赵洞庭没往大宋城方向去,而是直接又往紫罗兰帝国方向而去。
他虽然不通这边的语言,但过目不忘,已经将前往铁穆尔军营的路线全部记在心里。再有路上城池的大概情况也都有些了解。
身上有钱,是绝对不至于饿死的。
如此又过了一段时间。赵洞庭再度回到铁穆尔的军营。
那些教廷的高手还被关押在军营内,但紫罗兰帝国始终没有什么动静。大概是不敢轻举妄动,又或者,是不愿意招惹这样的强敌。
如紫罗兰这样的大帝国,国军掌握着世俗权力,基本上不可能和教廷同心同德的。
听奉教廷之命,无非是迫于教廷的实力以及影响力。
獨妻策,傾城花嫁 浣水月
終極外掛王
他们没理由用自己的人马去硬磕铁穆尔这样的“大敌”。
超級學生 梧桐
见了铁穆尔等人,铁穆尔直接问道:“皇上,教廷可是答应借道了?”
赵洞庭点点头道:“答应了。过些时候应该就会有命令传达过来,你且先做好迁徙的准备吧!”
铁穆尔露出颇为兴奋之色。
如今他已经没有雄图大志,所想的,只是见到自己的家人,再就是把跟着自己长途跋涉到这西方来的将士们安然无恙的给带回去。
随即他又问道:“那咱们是不是这便把那些教廷的高手给放了?”
赵洞庭这才知道空千古出手擒住了教廷数十位高手。
稍微沉吟后,他摆摆手道:“跟他们说教皇已经答应借道于我们,然后便将他们给放了吧!”
他并不担心教皇会出尔反尔。因为即便教皇出尔反尔,这些高手也难以改变大局。
有自己和空千古在,是完全可以碾压教廷的全部高手的。哪怕教皇亲自出手,也是于事无补。
他甚至有点儿希望教廷再出手,若是如此,便有理由光明正大的把教廷的高手来个一锅端。如此,教廷怕是数十年都没法缓过劲来。
而等他们缓过劲,估计大宋的实力已经领先他们不知道多少了。
“是。”
铁穆尔点点头,便下去吩咐了。
空千古笑着对赵洞庭说道:“皇上,此行回去大宋,便可以长久的安定下来了吧?”
这些年,征伐不休,纵然是连他,也觉得有些疲乏了。
如果不是赵洞庭邀请他来西方,他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过上云游四海或是沈山隐居的生活。
赵洞庭点点头,道:“可以了。朕可以保证,数十年内不会再有纷争。”
化身二次元萌妹 鏡湖月下
至今,连铁穆尔都已经臣服。大宋周边,再无敌对。
混亂洪荒 貧道潛水
内无祸乱,外无强敌。这样的大宋,没理由不安定。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svnbq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線上看-2212.贈送火器相伴-60ois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小說推薦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即便是以教皇的城府,在听到这句话时眼睛也微微眯了眯。
这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铁穆尔那帮人臣服于赵洞庭,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属于大宋的人。教廷若再派人去强抢,那等于是和大宋为敌。
出資人
事情要变得复杂许多,连他都觉得为难万分。
火器的锻造方法是他心心念念许久的,而他却又没有和大宋为敌的自信。
“呵呵。”
为掩饰自己,教皇干笑了两声,心里头却是有个堪称疯狂的念头冒出来。
他想着能不能将赵洞庭和大宋的人全部都留在西方,只要将他们全部圈紧在西方,不仅仅能得到火器锻造方法,同时还能让大宋投鼠忌器。
毕竟赵洞庭可是大宋的皇帝。
一品醫妃
論雷文成神的可行性
对于大宋那样的国家而言,还有什么是比皇上更重要的呢?
以赵洞庭在大宋的威信,难道那些宋国的军队还敢强攻西方不成?
但他还是不敢轻易这么做。
稍微沉默后,他先是对赵洞庭笑道:“那恭喜宋帝了。”
赵洞庭笑眯眯道:“教皇客气了。”
教皇露出为难之色来,道:“宋帝要借道,我自是同意的,毕竟我很乐意和大宋交好。只是不知……”
他故意欲言又止。
赵洞庭是知道他心思的,带着微笑问道:“教皇有话不妨直言。”
九陽魔神
教皇点点头,道:“想来宋帝已经对我们西方的情况有所了解了,这些年连年征战,我们西方可以说是遍地荒凉。唉……这都是因为我们教廷实力不足的缘故,若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敢和我们教廷作对的人,百姓们也不至于因此而失去他们的家园。我想恳求宋帝,将你们东方的火器锻造方法传授于我们。”
玉鑒問道
他并不给赵洞庭插话的机会,“只要宋帝能够答应我这个条件,宋帝但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或是付出什么,我是绝对同意的。”
“这……”
赵洞庭深深看着教皇,“这火器锻造方法可是我们大宋立足之根本,教皇这是为难我了。”
“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太过分了。”
年迈的教皇说着,竟是站起身来对着赵洞庭施了一礼,“但还请宋帝能够怜悯我们西方的百姓。我保证,此后百年,教廷都与大宋交好。”
赵洞庭心里冷笑。
国与国之间交好与否,从来都不是口头上就能够实现的事情。形势都看实力。
他完全可以认定,只要以后西方的实力超过大宋,那教皇就绝对不会再是现在这样的态度。
火器的锻造方法是绝对不能交的。
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预料到教皇可能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来,心里也早以想出了对策。
他故意装作沉吟模样半晌,随即道:“不若如此,教廷既然已与大宋成为盟友,朕也不愿再看到西方生灵涂炭。教皇你要保持教廷在西方的绝对地位,朕可以给予支持。朕的国库内还有许多的火器富于,锻造方法朕不能送给教皇你,但教皇你若愿意,这些火器,却是可以赠送些给你的,如何?”
教皇愣了愣。
他没想到赵洞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只随即便了然,大概是这个宋帝料定西方没法研制出来火器的锻造方法吧?
紅顏泣血 花無卿
也是,他们教廷其实很早前就已经弄到神龙铳甚至还有掷弹筒,但这么些年下来,始终都没能够自主将其锻造出来。
半歡半愛
頂級豪門:重生腹黑妻 長生門
但他还是心动了。
紫罗兰和拜占庭两大帝国终究是对教廷的统治有些威胁的,而只要教廷大军能够配置火器,那便能够解除这种威胁。
这起码可以保证以后能够有段时间的太平。
至于能不能研制出锻造方法来,那只能看运气。
而且现在全世界能够碾压西方的也只有大宋国,教皇现在内心里,还是没有和大宋为敌的想法的。
他年纪大了,只希望在自己的任期内,能够稳固教廷在西方的统治地位即可。
他说:“那不知宋帝能赠送多少火器于我们?”
赵洞庭道:“现在国库内富于的火器都是可以赠送给你们的。”
教皇又问:“那以后呢?”
赵洞庭笑而不语。
他总不能一直给教廷提供火器。
想要火器,行,得拿东西来换。一码归一码,他刚刚主动提出这个,不过是偿还教皇借道的报酬而已。
教皇也是人精,当然明白赵洞庭的意思,讪讪一笑,道:“是我为难宋帝了。若以后还需要火器,我教廷自然拿同等的东西交换。”
赵洞庭笑着轻轻点头,道:“希望教廷和我们大宋的友谊能够长长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