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第582章 不如去炸了學校化糞……熱推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维度魔神的代行者
自从召唤出这个不受控制的Archer之后,远坂大小姐就感觉到了心力交瘁,明明没有过去多久,头上都出现白头发了。
全都是被Archer给气的!
这个Archer太过分了!
不听话就算了,关键是经常嘲笑她,好像她一无是处。
要知道,她可是玛斯塔呀!
“大小姐,我是认真的。”
苏白脸上露出了“我这是为了你好”的表情,苦口婆心地说道:“你要是不赶快找出结界,等到了明天,对方马上发动了结界,你们这一个学校的学生就全都完蛋了。”
“不会有事的,我会阻止她的!”
远坂大小姐信心十足的说道。
“呵呵,大小姐,别开玩笑了,你要是能阻止得了,就不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了。”
苏白笑呵呵的,不加掩饰的在嘲笑大小姐。
“Archer!”
远坂大小姐愤怒的喊了一声,小拳头又握了起来,仿佛要忍不住的对苏白动手了。
“远坂同学,不要生气,我觉得你的从者说的很有道理。”
卫宫士郎被Rider打的老惨了,不仅被吊了起来,还划伤了胳膊,现在都在流血。
要不是远坂大小姐好心的给他来个包扎,估计就要流血而亡了。
说起来,大小姐刚刚还想着干掉卫宫士郎,但转头就帮他包扎止血了。
这变化太快了。
苏白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只能说——傲娇大小姐的想法,正常人是难以理解的,只有不正常的家伙可以理解。
谁也不知道大小姐是怎么想的。
“卫宫同学,你忘了是谁救了你吗?”
远坂大小姐遭受到了来自卫宫士郎的背刺,顿时愤怒了起来,扭头看向卫宫士郎,红宝石般的眸子里,此刻流露出了无比愤怒的神情,
“我知道是远坂同学救了我,但我也觉得你的从者说的对,我们要是不把结界给破坏掉了,明天大家来上学,那个家伙要是发动了结界,就彻底糟糕了。”
卫宫士郎脸上露出了无比担忧的表情说道。
对于一个老好人来说,见不得任何人在他的面前挂掉,现在知道学校里的同学们陷入了危险之中,他当然会着急了!
原本不打算参加圣杯战争的,但现在……卫宫士郎觉得自己要食言了!
这圣杯战争是一定要参加的!
妙趣橫生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笔趣-第582章 不如去炸了學校化糞……看書
不管怎么说,先把那个在学校里乱搞的玛斯塔给找出来,然后再想办法解决掉结界。
“喂,卫宫同学,我可跟你说过了,一切都有我在,结界不是问题的!”
远坂大小姐没好气地说道。
“大小姐,你刚才也这么说过,但却没有把结界给破坏了,现在结界好好的。”
苏白笑着说道。
不是故意要打大小姐的脸。
主要是实话实说。
大小姐明明有能力破坏掉结界的,但却因为太过磨蹭而错失了良机。
说起来,远坂家就是被关键时刻掉链子给坑了的。
时辰是这么的倒霉。
明摆着要赢了,结果却被麻婆神父给背刺了,大小姐同样如此。召唤从者的时间都能给弄错了。
现在也掉链子了。
“我明天会把结界给破坏掉的!”
远坂大小姐没好气的说道。
“明天就晚了。”
苏白说道。
“不晚的,有我在,什么时候都不晚。”
远坂大小姐信心十足的说道。
“远坂同学,有没有什么办法在今天破坏掉结界呢?”
卫宫士郎感受到了来自受伤处的疼痛,但却咬着牙,忍耐住痛苦,转而看向远坂大小姐问道。
“这个……”
“当然是有办法的了。”
没等远坂大小姐想好怎么说,苏白就在她的前面说道。
“是什么办法?”
卫宫士郎马上问道。
“Archer,你真的有办法吗?”
远坂大小姐怀疑的看着苏白问道。
“我有办法,大小姐你不要瞧不起人呀。”
苏白没好气地说道。
“有办法就快点说,不要在这里卖关子了!”
远坂大小姐生气地说道。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起點-第582章 不如去炸了學校化糞……分享
“大小姐,你这么说我,让我受伤了,我又不想说了。”
苏白说道。
“不说就算了。”
远坂大小姐没好气地白了苏白一眼说道。
她不觉得苏白会有什么好办法。
就连她都没有好办法,何况是一个从者呢。
“远坂同学,我觉得该听一下的。”
卫宫士郎说道。
“卫宫同学,你就觉得他会有办法吗?”
远坂大小姐问道。
“呃,我觉得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不如尝试一下。”
卫宫士郎说道。
“哦,我知道了,你这纯粹就是心存侥幸,这是不对的。”
远坂大小姐批判道。
“好了,大小姐,我不拿出点真本事来,你是不会相信我了。”
苏白笑着说道:“我现在就跟你们说说我的办法,不用破坏结界,也能避免你们的同学出事。”
“我倒要听听你能想出什么样的办法。”
远坂大小姐傲娇的说道。
“我的办法很简单呀,就是不让学生们来学校就行了。”
苏白坦然的说道。
“你这就想多了,还没有到放假的日子,怎么能让学生们不来学校里呢?”
远坂大小姐双手抱胸,没好气地说道:“好了,你这个就是馊主意,一点用都没有,以后不要浪费脑细胞胡思乱想了。”
“大小姐,你不懂就别乱说,我这怎么就是浪费脑细胞了?”
苏白嫌弃的问道。
“你跟我说说,要怎么做,才能让学生们不来学校呢?”
远坂大小姐盯着苏白问道。
“这个也简单。”
苏白笑着说道。
“简单呀,你说出来让我听听。”
远坂大小姐没好气地说道。
“好呀,办法就是把学校的化粪池给炸了,我就不信了,整个学校里都有味道,你们难道还能来上学不成?”
苏白笑着说出了让远坂大小姐都要吐了的话。
“你……”
远坂大小姐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僵硬了起来,沉默了许久,最后破口大骂道:“Archer!你个混蛋!居然能说出这么扯淡的办法来!”
“大小姐,这个办法管用呀。”
苏白强调道。
“远坂同学,确实很管用呀,只要学生们不来学校了,自然就没有危险了。”
卫宫士郎有些激动地说道。
“喂,卫宫同学,你该不会要去破坏化粪池吧?”
远坂大小姐惊恐的看着卫宫士郎问道。
“呃,我确实有这个想法。”
卫宫士郎伸手摸了摸头,然后牵动了伤口,顿时痛的他龇牙咧嘴了起来。
“你现在有伤,别做多余的事。”
远坂大小姐说道。
“那个……远坂同学,我觉得这个办法挺好的呀。”
卫宫士郎马上说道。
“不好!”
远坂大小姐生气地说道:“这算什么好办法?一点都不好的,你要知道呀,就算真的炸了化粪池,学生们不来上课,但其他人不也会到学校里来吗?”
“我们不能因为救了学生们,而害了另外的人,卫宫同学,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如果你也认同了我说的话,那么就别做这种多余的事了,等到了明天,我去破坏掉了这个结界,学生们自然也就安全了下来,不会连累到任何人的。”
说到了此处,远坂大小姐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卫宫士郎,目的只有一个,得到他的认同。
被这么炽热的目光所注视着,卫宫士郎突然就觉得压力山大,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很好,我就知道卫宫同学你还是支持我的。”
远坂大小姐有些兴奋的说道。
“……”
卫宫士郎一脸懵逼,两眼无语,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怎么就变成了支持她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呀,只是点了点头……
等等!
点了点头?
好吧,原来大小姐是把这个当成了对她的支持了,难怪,难怪会这样。
真是的。
他也没想着支持大小姐呀。
不过,现在都已经支持了,再说不支持的话,感觉会被大小姐给打死的。
算了,算了,就这个样子吧。
卫宫士郎相当的无奈。
“我说大小姐呀,你这个想法是错误的,不想着现在去解决问题,非要等到问题爆发的时候再去解决,就怕到时候你解决不了问题了。”
苏白说道。
“Archer,不要在这个跟我唱反调!”
远坂大小姐生气地说道。
“我没有跟你唱反调呀。”
苏白委屈的说道。
“别装了,你的演技一点都不过关,太浮夸了,一眼就能看出你在演戏。”
远坂大小姐说道。
“我的演技真的有那么差吗?”
苏白问道。
“比你想象的还要差劲。”
远坂大小姐吐槽道。
“好吧,我本来也不是演技派。”
苏白也没有放在心上,抬头看了远坂大小姐一眼,然后问道:“你已经确定要这么做了吗?”
“当然。”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蘇夜十三-第582章 不如去炸了學校化糞……分享
远坂大小姐点了点头:“我现在非常的确定,不会反悔的,你也别想说服我了。”
“嗯,我知道的,大小姐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说服的,所以我也没想着要说服你。”
苏白说道。
“好了,你没事就去外面溜达吧,找找其他从者,要是能干掉,就干掉,不能干掉,就试探出对方的弱点,然后找机会干掉。”
远坂大小姐不太想看到苏白了,准备将他给打发走了,来个眼不见心不乱。
然而,大小姐想的倒是简单,但却忘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
苏白笑着说道:“大小姐呀,你让我走了,就只有你一个人了,万一遇到了其他从者的攻击,你该如何是好?”
远坂大小姐傲娇的说道:“我可是超级强的,其他从者的攻击,我能解决掉!”
苏白惊讶道:“大小姐,你的底气这么充足呀,就没想过打不过从者该怎么办吗?”
远坂大小姐鄙视的看了苏白一眼,然后说道:“我当然有想过了,打不过我就召唤你过来。”
“呃,大小姐,你要是没时间召唤呢?”
苏白继续问道。
“不可能没有时间的。”
远坂大小姐说道。
“我说的是万一。”
苏白说道。
“没有万一。”
远坂大小姐语气坚定地说道。
“好吧,你都这么自信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是希望你别把我给召唤回来。”
苏白说道。
“快点走吧。”
远坂大小姐嫌弃的看着苏白说道。
“哎呀,大小姐,你这么对我,简直太过分了,我生气了啊。”
苏白幽怨的说道。
“闭嘴!”
远坂大小姐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没好气地说道:“快点从我眼前消失!”
“如你所愿。”
苏白也不想调侃远坂大小姐了,直接离开了远坂大小姐的身边,前去寻找其他入侵者了。
按照他的想法。入侵者一般都会出现在主要剧情人物的身边,比如说远坂大小姐。
当时来了个要债的。
如果没有他这个从者在的话,大小姐就要上演家计事件了。
另外在伊莉雅那个小萝莉那边,也有入侵者过去找她的麻烦,不知道是单蠢的喜欢小萝莉,还是打算将小萝莉变成……
还有间桐樱那里,也有入侵者的身影。
这些个剧情人物的身边,多少都有入侵者出现,也算是一个比较明显的规律了。
当然,他可以排除现在这几个人的身边了,因为有他在的缘故,入侵者们也不敢过来找麻烦。
所以剩下的没有现身的几个从者,八成会吸引到入侵者的目光。
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就是C妈了。
因为C妈好忽悠呀。
只要在C妈落难的时候,对她好上那么一点点,就能让C妈对你死心塌地了。
呃,C妈的脑子绝对是有问题的。
说起来,这些个参加圣杯战争的从者,又有哪个的脑子是没有问题的呢?
一群问题儿童在战斗,最后抢夺一个据说能实现一切愿望的杯子……
难道就没人觉得奇怪吗?
“接下来就去找C妈了,说不定能遇到不少的入侵者呢。”
苏白打定主要要去找C妈。
就算没有找到入侵者,看看C妈也挺不错的。
人氣都市小说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討論-第582章 不如去炸了學校化糞……看書
不过,最好还是能够遇到入侵者的。
火熱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笔趣-第582章 不如去炸了學校化糞……閲讀
早点解决了这个入侵者,也能从盖亚小萝莉那里领取到奖品,然后就可以回家了。
在外面浪了这么久,苏白都有些想家了。
好想念躺在寒玉床上的日子。

m0fyf人氣連載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討論-第560章 作爲謝禮,將阿賴耶送給你鑒賞-pub1y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喂,你为什么要问耶酱?”
盖亚小萝莉脸上露出了“我不高兴”的表情,嘟着小嘴,没好气地看着苏白说道:“你也可以问我呀。”
“我觉得问了也是白问。”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苏白直言道。
阿赖耶听到这话,伸手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在她看来,这番话说的再对不过了,盖亚酱的脑子确实不怎么灵光……
“耶酱,你在笑话我,真是太过分了!”
盖亚小萝莉也发现了偷笑的阿赖耶,顿时生气的指责起了阿赖耶,气鼓鼓的小脸,看起来可爱极了,好想过去你捏上一把。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快点告诉我,要找我帮什么忙了,我要是心情好,就帮你们了。”
苏白说道。
“我来说!我来说!”
盖亚小萝莉抢着说道。
“就让盖亚酱来说吧,要是她说的不清楚,我来补充。”
阿赖耶没有跟盖亚小萝莉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大姐姐。
“说吧。”
苏白淡淡地说道。
“是这么回事的,有不少坏人闯进了人家的家里,打砸抢烧之后,就逃之夭夭了,人家很生气,所以想请陌生的魔神大哥哥来帮忙。”
盖亚小萝莉说道。
“按照你的说法,我也是打砸抢烧的坏人呀。”
苏白笑着说道。
“大哥哥不一样哒。”
盖亚小萝莉说道:“大哥哥只是拿走了一个破杯子,但他们可是要抢人家的家,实在是太过分了!”
血濺孤魂路 配合妳的演出
“你也可以派遣手下的英灵去反击呀。”
苏白提了个建议。
“已经做了,但打不过呀,还有不少英灵被抢走了,呜呜呜,盖亚酱好可怜呀。”
盖亚小萝莉突然就哭了起来,真是让看到的人都觉得想要过去安慰一下她。
神洲争霸之隋廷风云 艺明惊人
苏白不为所动,抬头看向阿赖耶问道:“你们让我帮忙,准备给我什么好处?”
盖亚小萝莉听到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的问道:“大哥哥,你居然还要问我们要好处?”
苏白说道:“当然要好处了,我们又不是生死之交,你求我帮忙,我愿意帮你们一把,你们不给我好处怎么能行?这次给了我好处,日后你们要是又遇到了麻烦,还可以再来找我帮忙的,我愿意帮你们一把。”
盖亚小萝莉想了想,然后看着阿赖耶说道:“耶酱,我觉得这个大哥哥说的很有道理呀。”
有道理你个大头鬼啊。
盖亚酱,你的智商真是低的吓人。
阿赖耶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两句,然后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说道:“您说的很有道理,如果帮我们驱逐走了那些坏人,我们定然会有厚报的。”
苏白笑着说道:“不要给我绕圈子,直接说厚报是什么,否则我就要走了。”
阿赖耶脸上露出的甜美笑容不变,继续说道:“好吧,我看您来我们的世界为的是圣杯,那么就再送给您一个好了,只要您帮忙驱逐走了那些坏人,那个世界的圣杯就是您的了。”
苏白翻了个白眼,嫌弃的看了阿赖耶一眼说道:“我要那么多圣杯做什么?”
阿赖耶脸色为之一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哎呀,耶酱,我早就跟你说了,你这样是不行的。”
盖亚小萝莉貌似在嘲讽阿赖耶:“大哥哥要好处,不是不可以,但要帮我们驱逐走了坏人,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真的我想要什么就给我什么吗?”
苏白怀疑道。
“真哒,大哥哥这么强,我们又不是大哥哥的对手,也不敢骗大哥哥呀。”
盖亚小萝莉连忙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确实不敢骗我的,但我也没有帮忙的想法,毕竟你们这里也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苏白说道。
“大哥哥,要不我把耶酱送给你?”
盖亚小萝莉着急的说道。
苏白:“……”
阿赖耶:“……”
“大哥哥,耶酱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呀,你看看,我都把她送给你了,这个好处难道不够大的吗?”
盖亚小萝莉侃侃而谈,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到了她的头顶。
“盖亚酱,你刚才说了什么?”
阿赖耶黑着脸,背后也冒出了一个恐怖的怪物,仿佛来自地狱的黑影,恶狠狠地看着盖亚小萝莉质问道。
“哎呀,耶酱,为了拯救我们的世界,你做出一点微不足道的牺牲,也是应该的。”
盖亚小萝莉义正言辞的说道。
“为什么不是你去牺牲?”
阿赖耶反问道。
“当然是因为我太小了呀,我要是也有耶酱这么大,也会去牺牲的。”
盖亚小萝莉说道。
“你……”
阿赖耶无话可说,只能愤怒的看向盖亚小萝莉,总觉得这只小萝莉是故意的。
“好了,你们俩的好处,我都不要,这个忙,我也帮了。”
苏白突然说道。
“哎,大哥哥,你是认真的吗?”
盖亚小萝莉怀疑的看着苏白,总觉得是在骗人,不可能是真的。
羊妻逆袭:调教狼王当奶爸 隔壁老王呀
刚刚都说了要给好处,都没能说动,现在不给好处,反而说动了……
有阴谋,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盖亚小萝莉的脑子是不怎么灵光,但也不至于连这个都分不清楚。
“是认真的。”
苏白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阿赖耶说道:“将我送到你们说的那个世界去吧,我帮你们解决了麻烦,那个圣杯也给我。”
“大哥哥,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呀。”
盖亚小萝莉说道。
“是呀,我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但现在也不是刚才呀,我改变了主意,看你们这么可怜,决定帮你们一把了,难道你们还不高兴吗?”
苏白不解的问道。
“高兴是高兴,但总觉得很奇怪,大哥哥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
盖亚小萝莉好奇地问道。
“因为有人让我帮你们一把了。”
苏白无奈的说道。
就在刚才,他的顶头上司联系了他,让他答应了盖亚小萝莉的求助,帮她解决掉麻烦。
倒不是萝莉惜萝莉,而是看上了另外一个圣杯。
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好事成双,圣杯有了一个还不够,要第二个,凑成一对……
苏白都无语了。
现在也不能反驳,只好答应盖亚小萝莉的求助了。
反正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他过去走上一圈,也就能轻松干掉了。
解决掉了那些麻烦,拿走了圣杯,然后就赶紧的走人。
“好了,你们两个快点送我过去吧,解决了你们说的坏人,我就走了。”
苏白看了盖亚小萝莉跟阿赖耶一眼,然后催促道。
“大哥哥,不要着急呀,那个世界有好多的坏人啦,你要是过去,要有一个好点的身份。”
盖亚小萝莉说道。
“是呀,确实要弄一个好点的身份,我已经准备好了。”
阿赖耶说道。
“哎,耶酱,你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盖亚小萝莉扭头看向阿赖耶,好奇地开口问道。
“我早就准备好了。”
阿赖耶说道:“只要这位大人肯帮忙,就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我这是未雨绸缪罢了。”
“耶酱,你可真聪明呀。”
盖亚小萝莉称赞道。
“是你智商太低了,所以觉得我很聪明。”
阿赖耶说道。
“啊,耶酱,你好过分,居然说我智商低,真讨厌,我决定要一个月不理你了。”
盖亚小萝莉生气地说道。
“……”
苏白无语地看着盖亚小萝莉,心里已经忍不住腹诽了起来——是不是每个小萝莉都喜欢无理取闹?
还是说,在保质期里的大龄萝莉喜欢无理取闹?
呃,不想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你说的身份是什么样的?”
苏白抬头看向阿赖耶,好奇地开口问了一句,然后便对她说道:“不要给我搞一个带坑的身份。”
“放心好了,这个身份绝对清白。”
阿赖耶笑着说道。
“你这么说,我有些不放心了,还是说出来给我听听吧。”
苏白说道。
“呃,好吧,我这就说出来。”
阿赖耶原本笑着的脸,转而变得面无表情,淡淡地开口说道:“大人要去的世界是第五次圣杯战争所在的世界,那些坏人都在入侵这个世界,想要将这个世界从我们的手中掠夺走。”
“不过,他们到了现在都没有得逞,就是因为我们会将世界重启,现在已经重启了一百多次了,但他们还是没有放弃。”
“为了将这个世界的主导权抢回来,所以我们找来了您帮忙,这一次世界重启又开始了,我会将您的身份设定为远坂凛召唤出来的英灵。”
“借助这个身份,您能隐藏住身份,更好的去针对那些坏人。”
“当解决掉了那些坏人,圣杯就归您所有了。”
阿赖耶说到了这里,然后恭敬地说道:“一切就都拜托您了,希望您能解决掉那些坏人。”
让我去装红A?
好吧,这个身份倒是挺好的,不过……有了这个身份,再去对付那些坏人,真的管用吗?
算了,算了,反正只是一个身份罢了。
苏白也没有放在心上,直接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阿赖耶说道:“好了,我答应了,就这样吧,什么时候让我过去?”
阿赖耶笑着说道:“越快越好,最好现在就过去。”
苏白怀疑道:“你们这么着急,看来情况对你们来说是非常的不利呀。”
阿赖耶苦笑着说道:“确实如此,情况对我们很不利,我们已经重启世界一百多次了,不可能一直都重启下去,而且对方对我们的攻击也相当的快,现在已经逐渐适应我们的重启了。”
苏白说道:“接下来交给我就可以了,找到那些坏人,然后解决掉他们,让他们不再威胁你们的世界。”
阿赖耶说道:“只要解决掉那些坏人就可以了,我跟盖亚酱也不是毫无能力的,当你解决掉了那些坏人,我们就能重启这个世界,然后重新开始了。”
“你们确实有能力,都能找到我了,要是没点能力,那就奇怪了。”
苏白嘟囔了两句,然后又开口问道:“哦对了,你们说的坏人到底有多少?”
“不多不多,也就七八个。”
盖亚小萝莉说道。
“确定是七八个吗?”
苏白问道。
“确定,肯定就七八个,最多不会超过十个。”
盖亚小萝莉说道。
“我看你满嘴都是谎言,不可能只有七八个,说不定会有十来个。”
苏白说道。
“呃,具体数量有多少,人家也不清楚啦,毕竟那个世界已经变成了筛子,所有人都能进去。”
盖亚小萝莉有些委屈的说道。
“好了,不用说了,我这就过去帮你们解决问题。”
苏白说道。
“谢谢你了,陌生的大哥哥,你要是真的帮我解决了问题,我就把耶酱送给你了。”
盖亚小萝莉说道。
“盖亚酱,你过分了!”
阿赖耶生气的瞪着盖亚小萝莉,一脸愤怒的表情,好像要狠狠地教训盖亚小萝莉似的。
黑暗末世代
“哎呀,耶酱呀,我也是为了你好啊。”
盖亚小萝莉嘟着嘴说道。
“什么叫为了我好,我看你是想趁机将我给赶跑是吧?”
阿赖耶黑着脸说道。
“才没有呢。”
盖亚小萝莉反驳道。
“好了,你们俩慢慢的吵,我现在来帮你们了,送我去要去的那个世界吧。”
苏白看不下去了,一个小萝莉跟一个少女吵架,太无聊了,还不如早点去解决了问题,然后回老家宅着。
“好吧,我这就送您过去。”
异界之三宫六院
老公如狼虎:野貓小嬌妻 風滿渡
穿越之双生劫
阿赖耶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苏白走了。
一番折腾之后,苏白成功的穿越了无数世界,最后来到了目标世界。
放眼望去,果然都变成了筛子,进进出出的,问题不大。
“我这就去了。”
妖怪記 隔壁的老神棍
苏白看向阿赖耶,然后点了点头,便扎进了那个正在重启中的世界。
一眨眼的功夫,苏白就感觉自己到了要去的地方,是在一个中世纪风情的客厅里。
天花板出现了一个大洞,好像是他刚才掉下来砸穿的,房间里的布局也都乱了,不是有小偷过来光顾了,而是被他掉下来时候给砸乱了的。
这样的一幕,正是红A被远坂大小姐召唤出来的那一幕,看来他取代红A的身份是完成了。
不过,就算是替代了红A的身份,也不用将他那滑稽的登场方式给复制一遍吧?

mzgq8精彩玄幻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蘇夜十三-第539章 大豐收的日子來了-lby40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郝萌妹子,你怎么突然就不说话了呢?”
苏白突然问道。
“我说不说话,跟你有什么关系?”
郝萌没好气地说道:“你给我闭嘴,老老实实的赶车,不要搞这么多的幺蛾子!”
“真是的,你这个妹妹一点都不可爱!”
苏白嘟囔着抱怨了一句。
“闭嘴!闭嘴!闭嘴!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再跟我提可爱,我就跟你翻脸了!”
郝萌怒气冲天,也不知道可爱怎么犯了她的忌讳,可能是叛逆期来了。
每个人的叛逆期都不一样,有的早,有的晚,有的长,也有的短……
郝萌妹子的叛逆期,明显是又晚又长。
“好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苏白说完这话,果然没再打扰郝萌的,一直都在用心的赶路。
马车一路缓缓地前行,居然再也没有遇到找麻烦的敌人。
这让坐在马车顶上的郝萌都有些着急了。
“喂,你是不是走错路了?”
郝萌忍不住问道。
“什么走错路了?”
苏白皱着眉头反问道。
“我们走了这么久,居然一个找麻烦的都没再遇到,如果不是你走错路了,怎么可能没有遇到呢?”
郝萌说道。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走错路。”
苏白淡淡的说道。
“你这家伙一直都在瞎走了?”
郝萌震惊的看着苏白问道。
“呃,也不能说是瞎走,毕竟我走的都是路,只能说没有方向的乱走。”
苏白说道。
“切,你这不是瞎走,什么是瞎走。”
郝萌没好气地说道。
“反正都这样了,我也走不回去了,要说这个瞎走,还是你害的呢。”
苏白说道。
“怎么就扯到了我的身上去了?”
郝萌瞪大了眼睛,没好气地看着苏白问道。
“因为你一开始就走错路了,我在你走错路了之后,当然走不对路了。”
苏白说道。
“我哪里有走错路?”
郝萌嘟着嘴说道。
“你就是走错路了。”
苏白说道。
“呵呵,我要是走错路了,为什么最后遇到了两批来找麻烦的人?”
郝萌笑呵呵的问道。
“因为他们发现你走歪路了,所以改变了阻拦的地点。”
苏白说道。
“你骗人!”
郝萌黑着脸说道:“明明是你自己走过路了,非要诬陷我ꓹ 你这家伙好过分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呀。”
苏白无奈地说道。
“哼,你这个才不是实话呢!”
郝萌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ꓹ 不管怎么说,现在都是遇不到什么来找麻烦的了,你就别闹了。”
神來之筆 夏氏笑笑生
苏白说道。
“没有找麻烦的ꓹ 就没有积分,你让我怎么不闹?”
郝萌生气地说道。
“放心好了ꓹ 我有一个办法,保证能赚一笔大的。”
苏白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
郝萌开口问道。
“不告诉你。”
苏白笑着说道。
“哦ꓹ 是你没有信心吧?”
郝萌恍然大悟道。
“你才没有信心呢。”
苏白反驳了一句ꓹ 然后语气坚定地说道:“我有着很大的信心。”
“有信心就说给我听呀。”
郝萌说道。
“说了这么多,郝萌妹子不就是想听我想出来的好办法吗?”
苏白笑着说道:“只要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告诉你,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至尊高手
“是不过分,但我才不叫!”
郝萌嘟着嘴说道。
“你傲娇了。”
苏白吐槽道。
“我才没有傲娇呢!”
郝萌反驳道。
“不管你有没有傲娇,我都不会告诉你的。”
苏白说道。
“哼,你这家伙就继续隐瞒下去吧ꓹ 我倒要看看你能隐瞒多久?”
郝萌冷哼道。
“放心,用不了多久。”
苏白笑了笑ꓹ 然后继续赶车ꓹ 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小镇ꓹ 不是很大ꓹ 看起来也不繁华。
“有个小镇呀,我们今天过去休息吧。”
苏白提议道。
“你确定要在小镇休息?”
郝萌问道。
“当然。”
苏白说道:“也是时候跟这对夫妇交流一下了ꓹ 不能总是让他们昏睡。”
“我还以为你要让他们昏睡七天呢。”
郝萌嘟囔道。
“切ꓹ 我有你想的那么坏吗?”
苏白问道。
“你比我想的还要坏。”
郝萌说道。
“郝萌妹子ꓹ 你这么摸黑我,到底有什么居心?”
苏白不解的问道。
“我没有抹黑你。”
郝萌说道。
“我不信。”
苏白说道。
“不信就算了ꓹ 反正我没有抹黑你。”
郝萌说道。
“既然不是抹黑,难道是事实?”
苏白问道。
“你认为是事实,就是事实好了,我不反对的。”
郝萌淡淡的说道。
“郝萌妹子,你果然欠收拾了,一会儿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
快穿專職男神
苏白说道。
“哼,你当我会怕你不成?”
郝萌冷哼一声:“不等你找到我,我就先跑了。”
宇破星空 藍梅蘋果
“你确定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苏白笑着问道。
“我就算打不过你,难道还逃不掉吗?”
郝萌郁闷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啊。”
苏白说道。
“试试就试试。”
郝萌没好气地说道。
“你的胆子倒是挺大的,我都有些不想教训你了。”
苏白说道。
“别呀,我还想看看你是怎么教训我的。”
郝萌着急的说道。
“你这丫头脑子有洞吧?”
苏白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问道。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郝萌生气地说道。
“好吧,你果然是脑子有病,而且还病的不轻,别想着彻底治好了,维持着不复发都很费劲。”
苏白摇头晃脑的说道。
“可恶!”
郝萌生气地抓起了一块石头,朝着苏白的脑袋打了过去。
这石头是她之前捡到的,有好多块,就是为了对付要逃跑的人准备的。
现在都没用到那些来找麻烦的人身上,反倒先对苏白用了,也算是做个测试了。
不过,攻击是没用的。
苏白只是稍微偏头,就挡住了郝萌的攻击。
“没打中呀。”
郝萌有些失望的嘀咕了一句。
“你很失望吗?”
苏白操控马车停了下来,然后看着郝萌问道。
“当然失望了,要是能打中的话,也算是给我出了一口恶气。”
郝萌说道。
“你先下来吧。”
苏白看着坐在马车顶上的郝萌说道。
“下来做什么?”
郝萌疑惑的问道。
“你说做什么?”
苏白反问道。
“我正是因为不知道做什么,所以才会问你的。”
郝萌跳了下来,然后看着苏白问道。
可惜个子太矮了。
否则居高临下的问就有气势了。
现在底气不足。
郝萌倒是觉得有些尴尬了。
“呵呵,你这样子真好笑。”
苏白一时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你个可恶的家伙!我要跟你拼了!”
郝萌握紧了小拳头,朝着苏白扑了过去。
不过,她显然是打不到苏白的,刚刚扑了过去,苏白就出现在她的身后。
“不要闹了,正事要紧。”
苏白提醒道。
“哼,看在要做正事的份上,我就饶了你。”
郝萌冷哼道。
“你去马车里,把那对夫妇给叫醒吧。”
苏白指使道。
“为什么是我?”
郝萌没好气地说道:“你自己去不行吗?”
“你真觉得我过去好吗?”
苏白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
郝萌问道。
“我们俩一个白脸,一个红脸,你唱的是白脸,现在就该你去安抚他们了。”
苏白说道。
“要我说,你将他们都给打晕了过去,无疑是做错了。”
郝萌说道。
“不把他们给打晕过去,他们绝对会闹事的。”
苏白直言道。
“闹事的话,镇压了就可以了。”
郝萌说道。
“这样的话,就太麻烦了,还不如直接打晕了过去呢。”
苏白说道。
“你就是嫌麻烦。”
郝萌说道。
“是呀,我嫌弃麻烦,所以现在交给你了,快点去表演吧。”
苏白笑着说道。
“你算是欠了我一个人情哦。”
郝萌说道。
“这事都扯到了人情上了,你这家伙……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苏白摇了摇头。
“哼,不管怎么说,有我在,帮了你大忙,否则光靠你一个人,就不好办了。”
郝萌冷哼道。
“好吧,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了,有什么要求的话,你现在可以提了,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苏白淡淡的说道。
“不要尽量,要一定。”
郝萌要求道。
“你想多了,万一你提了某个特别过分的要求,你让我怎么满足你?”
苏白反驳道。
“你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的,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郝萌开口说道。
“妹子,你的话,我不敢信呀。”
苏白说道。
“什么叫我的话,你不敢信,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郝萌生气地瞪大了眼睛,没好气地说道:“难道我就是言而无信的人吗?”
“你当然不是言而无信的家伙了,但你的可信度也很低的。”
苏白直言道。
“可恶!什么叫我的可信度也很低?难道我有说话不算数吗?”
郝萌没好气地看着苏白问道。
青春無罪 燈火
“你当然有了。”
苏白说道。
“什么时候?”
郝萌问道。
“就是你答应叫我哥哥了,结果每次都不肯叫我哥哥。”
苏白说道。
狂霸秦末的無敵猛將
“你别说这个,都不是一回事!”
郝萌强调道。
“怎么能不算一回事呢?”
苏白笑着说道:“你要是不想承认的话,那就算了,反正也都过去了,我没有放在心上。”
“你是没有放在心上,但我放在了心上。”
郝萌黑着脸说道。
“你干嘛要放在心上?”
苏白不解的问道。
“你说呢?”
郝萌反问道。
“我不知道呀。”
苏白摇了摇头,一脸困惑的表情:“我要是知道原因,就不会再开口问你了。”
“哼,我就是不告诉你这个坏蛋。”
郝萌冷哼了一声,然后走向了马车。
她终究打算按照苏白说的去做。
或许是觉得再跟苏白说话,就显得太浪费时间了,还不如去搞定那对夫妇。
只要搞定了那对夫妇,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早点完成这个任务,攒够了积分,提升了实力,再返回现实世界,就不用跟这个可恶的家伙待在一起了。
“记得好好跟他们说话哦。”
苏白提醒道。
“不用你说,我知道的。”
郝萌没好气地说道。
“算了,我也不管你了,你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就是了,我只看最后的结果。”
苏白说道。
郝萌没有搭理苏白,而是在唤醒马车里的那对夫妇,几乎是在同时醒了过来,也算是心有灵犀了。
在看到郝萌之后,男人第一反应就是护在女人的面前。
“你们两个别紧张,我们不是什么坏人,真要是坏人,你们现在就已经挂了,我们……”
郝萌说了老半天,最后还是胡萝卜加大棒,才搞定了这对夫妇,让他们勉强相信了。
这下子就有了合作的基础。
说实在的,这对夫妇也是无路可走了,毕竟得罪了那么一个大人物,受到了残酷的追杀。
紅警帝國時代
小命都要保不住了。
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郝萌他们是坏人,是来杀了他们的,但现在都没有杀了他们,只能说别有所图。
无路可走的这对夫妇,也只能跟郝萌他们合作了。
接下去就非常的顺利了。
有了这对夫妇的配合,做什么都很顺心,毕竟他们才是本地人,郝萌跟苏白是外来者。
在小镇的客栈里住了一个晚上,居然没有人过来找麻烦,可能是没人预料到他们会走到这里来吧。
安安稳稳的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继续上路,之前没有反应过来的人,现在也反应了过来。
又开始来找麻烦了。
这就便宜了郝萌,支线任务做了一个接一个,很快就过了七天。
任务到此宣告完成。
主神空间没有给苏白他们留下来的选项,等到他们完成了任务,马上就把他们给传送了回去。
一直到了主神空间,郝萌都是懵逼的,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还有那么多积分在等着她呢?
结果就没了。
主神这个坑货!
“好了,你也别一副气的要死的样子了,明明赚了那么多积分,高兴点呀。”
苏白笑着说道。
“我一点都不高兴。”
郝萌郁闷的说道。
一个赚积分的机会放在眼前,可惜她没有抓住,就这么从她的眼前飘走了,她懊悔呀!
“好了,只要在主神空间,赚积分的机会多了去,你不要这么郁闷了。”
苏白说道。
亂紅顏:妃本傾城
“我这不是郁闷。”
郝萌嘴硬道。
“好吧,不是郁闷。”
苏白说道。
“不说这些了,现在赚了这么多的积分,我要去提高实力了。”
郝萌迫不及待得说道。
“哦,以前的你可没有这样的想法,只会把积分给攒起来,怎么现在改变主意了?”
苏白好奇地问道。
“因为我要打败你。”
郝萌狠狠地瞪了苏白一眼,然后转身跑去了大光球那里兑换去了。

l8641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起點-第510章 你追我逃分享-krrnu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房间里,纳兰嫣然在尽力的劝说小医仙,想要让她答应自己的要求,而苏白飘在不远处看戏。
对于苏白来说,平时的活动太无聊了,不趁着这个机会,给自己找点乐子,就说不过去了。
“嫣然,你也说了,老爷爷不可信,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小医仙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不要说不得不信,要是你照着老爷爷说的去做了,最后老爷爷反倒没有答应你的要求,又该如何是好?”
“老爷爷的信誉确实是个问题。”
纳兰嫣然伸手摸了摸后脑勺,有些头痛的说道。
“是吧,你不找到一个让老爷爷保证的办法,老爷爷到时候就敢骗你了,明明你都按照老爷爷说的去做了,结果他来了一句,不符合标准,没有这么说过……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小医仙神情严肃的说道。
说了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打消纳兰嫣然心里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小丫头就是太年轻了,没什么经验,所以被老爷爷给骗了。
什么亲一下就答应她的要求?
聪明人都知道不可能了。
何况老爷爷说的还不是亲他一口,而是亲她一口,想想就知道是看戏了。
可恶的老爷爷!
“姐姐,你说的对,但我这里确实没有什么约束老爷爷的办法了,何况我觉得吧,只是亲一口,我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纳兰嫣然纠结了半晌,最后还是没有放弃这个想法。
你是没什么损失。
我有啊。
小医仙撇了撇嘴,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两句,然后看向纳兰嫣然说道:“这样好了,你把我说的话,转达给老爷爷。”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纳兰嫣然有点懵逼。
“你不会谈判,我来跟老爷爷谈判,让我来跟他谈条件,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坑你的。”
小医仙说道。
“也是啊,姐姐跟我是站在一边的,那么,我就帮你转达老爷爷说的话好了。”
纳兰嫣然也想到了这点,顿时开心的看向苏白说道:“老爷爷,你也听到了,姐姐都这么说了,你来跟她谈谈吧。”
“没什么好谈的,我的要求就是这个,你要是不愿意,就别打扰我了。”
苏白语气平淡的说道。
“啊~老爷爷,你怎么能这样?”
纳兰嫣然生气地叫了一声,然后说道:“姐姐只是想跟你谈谈而已。”
“小丫头,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
貞觀唐錢 小致命
苏白笑着说道:“你还有最后的十分钟,要是还不能按照我说的去做,这件事就别再提了。”
“老爷爷,你……”
纳兰嫣然说到了这里,顿时无话可说了。
劝说的话,她说过好多次了,结果一点用处都没有。
现在老爷爷是铁了心要她那么做了。
但她那么做了之后,老爷爷又不答应她怎么办?
“怎么了?”
看到纳兰嫣然发呆的样子,小医仙关心地问道:“是老爷爷提了什么让你为难的要求吗?”
“姐姐,我决定了。”
纳兰嫣然深吸了口气,然后认真的看着小医仙说道。
“你决定了什么?”
小医仙突然有点心慌。
“对不起了,姐姐。”
纳兰嫣然道了一声歉,然后就亲了过去。
“……”
小医仙当场就无语了。
大脑一片空白。
想要反抗,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反抗的。
过了一会儿,纳兰嫣然主动撤了,脸色红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看起来格外的诱人。
虽然更加亲密的行为,都曾经有过,但当着老爷爷的面,这还是第一次。
纳兰嫣然有点害羞,这是可以理解的。
“小丫头,你疯了,我不是跟你说让我跟老爷爷谈谈了吗?”
小医仙气的要死:“你怎么不听我的话?难道你相信老爷爷说的话?还是你觉得老爷爷不会骗你了?”
“对不起,姐姐,这是我唯一能抓到的机会,所以……真是抱歉了。”
纳兰嫣然低着头,羞愧的道歉。
“哼,你做都做了,道歉有什么用?”
小医仙冷哼道。
“还是有用的。”
纳兰嫣然说道:“最起码我心里好受多了。”
“……”
小医仙无语的看向纳兰嫣然,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小丫头。
果然是跟老爷爷相处的时间久了,就连她自己都变得不摇碧莲了。
纳兰嫣然偷偷地看了小医仙一眼,发现这个姐姐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马上看向苏白说道:“老爷爷,你看我都按照你说的去做了,你也该满足我的要求了吧?”
苏白笑着说道:“小丫头,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骗你的。”
纳兰嫣然高兴地说道:“老爷爷,快点显形吧!”
苏白说道:“小丫头,你弄错了一点,我只是说在见你师父的时候显形,没说现在呀。”
“……”
纳兰嫣然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向苏白,最后恶狠狠地说道:“老爷爷,你骗我!”
“喂,什么叫我骗你,当初说的好好地,你也没有提出质疑,现在却说我在骗你。”
苏白没好气地白了纳兰嫣然一眼说道:“小丫头,你这就过分了!”
生存在白堊紀
“可是,我以为你说的是只要我答应你那么做了,就会在姐姐面前显形的。”
纳兰嫣然说道。
“让我现在显形也是可以的,但你就别想让我去见你师父了,所以你要怎么选?”
苏白笑着问道。
“能不能两个都要。”
纳兰嫣然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行,你还是个孩子,不能两个都要。”
最強戰神 叢林狼
人品科技系統
苏白说道。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纳兰嫣然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
“别闹。”
苏白说道。
“我没闹。”
纳兰嫣然说道。
“我说你闹,你就是在闹。”
苏白说道。
“老爷爷,你太霸道了。”
纳兰嫣然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该答应你的,我会答应你的,现在我有事,就先走了。”
苏白说完这话,马上从纳兰嫣然眼前消失了。
“哎,老爷爷,你等……”
纳兰嫣然没喊完,就看到了消失的老爷爷,整个人都懵逼了——老爷爷这算是不敢面对我,所以就逃跑了吗?
“可恶的老爷爷,说话不算数……”
纳兰嫣然低着头,搓着手指头,一个人抱怨着,然后突然觉得有点不对,马上抬起头来,就看到阴着一张脸的小医仙,顿时笑嘻嘻地饿说道:“嘻嘻,姐姐,你这是干什么?”
小医仙黑着脸,伸出了拳头,给了纳兰嫣然脑袋一拳头:“我不做什么,就是教训你一顿。”
纳兰嫣然一边躲拳头,一边疑惑的问道:“姐姐,你干嘛要打我?”
雄霸末世
小医仙追着纳兰嫣然说道:“你说我干嘛打你?”
纳兰嫣然委屈的说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呢?”
小医仙冷笑道:“不知道就算了,反正这顿打,你是逃不掉了的,乖乖的接受姐姐对你的惩罚吧。”
“我不要。”
纳兰嫣然喊了一声,就跑出了小医仙的房间,傻子才留下来挨打呢。
“你给我站住!”
小医仙也追了出去。
“姐姐,别追了,你是追不上我的。”
纳兰嫣然说了一句。
“哼,今天不教训你一顿,我是不会罢休的,你有本事别跑!”
小医仙冷哼道。
“傻子才不跑!”
纳兰嫣然嘟囔了一句,然后继续跑了起来,反正宫殿如此之大,她又比小医仙熟悉,带着她绕几个圈子,早晚把她给绕晕了。
不过,小医仙跟的很紧,就算是刻意带着她兜圈子,最后都没有把她给甩掉。
时间长了,纳兰嫣然有些烦躁了,怎么就甩不掉了呢?
“姐姐,别追了。”
纳兰嫣然觉得该尝试妥协了。
“不追你也可以,但你要停下来。”
小医仙在后面喊道。
“我要是停了下来,你教训我怎么办?”
纳兰嫣然问道。
“本来就是要教训你的。”
小医仙恶狠狠地说道。
明明都追杀这么久了,怎么怒火还没有消失?
……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護花人 雲中嶽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孤獨的單向旅行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再看他最后一眼吧,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
女子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她来到男子的身边,用通红的双目满是深情的凝视着那个婴儿,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要被送走,她的心便痛起来,多么想把孩子留下,可是……她知道现在的局势,只有送走孩子才是为他好。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运转阵法,送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男子拉开女子,借助众生祈愿之力,强行催动这祭坛上的阵法。
这祭坛来自上古岁月,神秘莫测,在这天地大劫即将到来之时,凡是蕴有灵性之物尽皆破碎,只有这祭坛始终未曾损毁。
紫血聖皇 唯易永恒
祭坛上刻有神秘阵文,在男子的研究下,探索出阵文的一丝用途,也就是在今天,让阵文运转,传送他的孩子到另一个世界。
“孩子,或许没有我们的陪伴,你的未来不会是一帆风顺,但是只要你能平安的长大,以后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孩子,希望你不要走上我们的老路,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平凡的人吧,你的名字,就叫做……宁凡好了!”
婴儿不知道他的父母在说些什么,仍自顾自的拨弄着自己的小指头玩,完全没有意识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离开他们。

wxdpi人氣都市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第509章 我不會反悔的-8ciml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你说的老爷爷在这个方向吗?”
小医仙顺着纳兰嫣然看过去的方向望去,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到。
惡魔總裁寵上癮 楠夏
想到了当初也是这个样子,顿时气得她咬牙切齿,这个老爷爷实在是太过分了!
“对呀,姐姐,老爷爷就在这个地方,可惜你看不到。”
纳兰嫣然说着伤人的话,自己却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情商很有问题。
不过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情商有问题就有问题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恶!”
小医仙嘟囔了一句,然后看向纳兰嫣然说道:“你让老爷爷出来见我。”
“姐姐别生气,我这就转告。”
纳兰嫣然连忙说道。
重生之夫君太難追
“我没生气。”
鬼 土三番
小医仙怒气冲冲地说道。
“好吧,好吧,你没生气,我知道了。”
纳兰嫣然敷衍着,然后看向飘在不远处看戏的苏白,没好气地说道:“老爷爷,这都是你的错。”
“我哪里错了?”
苏白笑着问道。
“你出来就出来,怎么不让姐姐她看到呢?”
纳兰嫣然抱怨道。
步步殺機之浴火凰後 草齋
“哦,你说这个啊,实在是没办法,我现在剩下的能量,只够让你看到的了。”
苏白毫无诚意地说道。
“老爷爷,不要把我当成傻瓜呀,我没那么容易上当的。”
纳兰嫣然没好气地白了苏白一眼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傻瓜了,也没指望你会上当,我这么说,是让你忽悠小医仙的。”
苏白直言道。
“老爷爷,你让我骗人?”
纳兰嫣然震惊的看向苏白,仿佛今天重新认识了老爷爷似的。
“怎么?”
苏白笑着问道:“你不愿意欺骗小医仙吗?”
“老爷爷,骗人是不对的。”
纳兰嫣然沉声道。
“谁告诉你的?”
苏白好奇地问道:“以你的智商,居然知道骗人是不对的,真是太令人惊讶了。”
“什么叫我的智商知道骗人是不对的就令人惊讶了?”
纳兰嫣然握紧了小拳头,有些生气地质问道。
“我说的事实呀。”
苏白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的脑子本来就不怎么聪明的,难道你自己没有这个认识吗?”
“老爷爷,你在抹黑我,好过分的啊。”
纳兰嫣然气的胸脯起伏不定,犹如惊涛骇浪,可见其愤怒之严重,令人叹为观止。
“谁抹黑你了,我都是在实话实说,你自己想多了,也不能怪我呀。”
苏白无奈的摊了摊手。
“哼,老爷爷,反正我已经传达了姐姐说的话,你愿意现身就现身,不愿意就算了。”
纳兰嫣然傲娇的冷哼道。
“喂,小丫头,我就算是愿意,你这么说了,我也该不愿意了,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吗?”
苏白没好气地说道。
“我这个人呀,从来都是这么说话,直来直去,要是让老爷爷生气了,也别怪我。”
纳兰嫣然开心的说道。
“呵呵,真是让你失望了,我一点都不生气。”
苏白笑呵呵的说道。
“老爷爷,你这么欺骗我有意思吗?”
纳兰嫣然黑着脸质问道。
“挺有意思的。”
苏白说道:“每次看到你那生气地样子,我就特别的开心。”
“你个变态。”
纳兰嫣然咒骂道。
“你骂错了,我一点都不变态的,真要是变态,你就惨了,感激我对你什么都没做吧。”
苏白沉声道。
“可恶的老爷爷,我讨厌死你了。”
纳兰嫣然没好气地骂道。
“讨厌就讨厌吧,哦对了,今天的魔鬼训练,你少了一些,明天补上吧。”
苏白笑着说道。
“啊~老爷爷,你太坏了,明明是你忘了来,现在还要让我补上,过分呀过分!”
纳兰嫣然惊叫了一声,然后就声讨起了苏白。
然而,所谓的声讨,一点用处都没有,就像是下雨一样,声音大,雨点小。
最后声讨了半晌,纳兰嫣然也累了,只好放弃声讨,转而用杀死人的眼神看着苏白:“老爷爷,你不想见姐姐就算了,我师父你一定要见上一面。”
苏白说道:“小丫头,你最近有些得寸进尺啊。”
纳兰嫣然说道:“老爷爷,这是我对你最后的一个要求,如果你满足了我的要求,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做的。”
苏白瞅着纳兰嫣然,笑着问道:“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吗?”
“嗯,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纳兰嫣然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没有其他办法了,为了让她师父看到老爷爷,只能拼了。
就算事后老爷爷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大可反悔就是了。
“等我满足了你的要求,跟你的师父见上一面,再向你提什么要求,你反悔了怎么办?”
苏白好奇地问道。
“老爷爷,你放心,我是不会反悔的。”
纳兰嫣然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向苏白保证道。
“可是我不放心呀。”
苏白说道。
“嘻嘻,老爷爷,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是不会反悔的。”
纳兰嫣然笑嘻嘻的说道。
“你这样的态度,我就更加的不放心了。”
苏白说道。
“哎呀,老爷爷,你要我怎么保证,才肯相信我不会反悔呢?”
纳兰嫣然无奈的问道。
“算了,你的保证,我是不会相信的。”
苏白说道。
“为什么不相信?”
纳兰嫣然有点崩溃的问道。
“因为你肯定会反悔的。”
苏白说道:“我已经看到你未来反悔的样子了,你打定主意要反悔。”
……
乌云密布,遮掩天空,雷鸣轰轰,震荡天际!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满地落叶,回旋于半空之上,久久不能落下,一股萧然之意油然而生。
不知从何时起,风已停下,叶落于地,一丝细雨轻轻柔柔地飘落下来,淅淅沥沥的细雨恍如纵横交错的线条,在天地间织成一层层薄纱,笼罩着黑暗苍穹。
此刻,一道犹如利剑般锋芒毕露的身影出现在天地间,一步一步,朝着远方而去。
他在凄凉萧瑟的细雨中行走,品味着孤独与寂寞,心底渐渐浮现一丝伤痛,想要忘记自己的记忆……
他越走越远,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永远都不会停下,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一座巨大的祭坛。
祭坛之上,一百零八根古老的石柱屹立不倒,其上镌刻有神秘文饰,繁杂且玄奥,似乎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文字。
他走上祭坛,笔直的身子挺拔如松,目光如炬,直视前方,仿佛前方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雨仍在下,可在这祭坛周围,却看不到一丝细雨,干燥得很。
他沉默不语,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许久。
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祭坛之上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站在祭坛的边缘,衣袂随着寒风舞动,气质飘渺若仙。
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别有一番美丽。
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神情哀伤,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愛上你的痛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懶女穿越:坐擁天下美男 雪生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再看他最后一眼吧,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
女子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她来到男子的身边,用通红的双目满是深情的凝视着那个婴儿,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要被送走,她的心便痛起来,多么想把孩子留下,可是……她知道现在的局势,只有送走孩子才是为他好。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运转阵法,送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男子拉开女子,借助众生祈愿之力,强行催动这祭坛上的阵法。
这祭坛来自上古岁月,神秘莫测,在这天地大劫即将到来之时,凡是蕴有灵性之物尽皆破碎,只有这祭坛始终未曾损毁。
祭坛上刻有神秘阵文,在男子的研究下,探索出阵文的一丝用途,也就是在今天,让阵文运转,传送他的孩子到另一个世界。
“孩子,或许没有我们的陪伴,你的未来不会是一帆风顺,但是只要你能平安的长大,以后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孩子,希望你不要走上我们的老路,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平凡的人吧,你的名字,就叫做……宁凡好了!”
婴儿不知道他的父母在说些什么,仍自顾自的拨弄着自己的小指头玩,完全没有意识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离开他们。
这个时候,阵法发动起来,在男子全力驭使之下,生命力不断的流逝,阵法迅速运转,最后……一道白光凭空出现,照亮暗夜苍穹,等到白光消散之后,祭坛上的婴儿已经消失不见。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入室内,这时,一个躺在床上的年轻人猛地坐起来,脸上挂着惊悸的神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做了噩梦的样子。
“又是这个梦,都过了一年,每天都做同一个怪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年轻人名叫宁凡,今年二十一岁,在孤儿院里长大,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十八岁的时候,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宁凡通过自己的能力,不断的将最初赚到的钱翻倍,直到他感觉自己赚的钱差不多才收手不干。

25p7c優秀玄幻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線上看-第508章 不要怕,我們會幫你的熱推-tmask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有多粗暴?”
小医仙好奇地问道。
“姐姐,你不会想知道的。”
纳兰嫣然沉声说道。
“不,我很好奇,所以你就告诉我吧。”
小医仙眨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纳兰嫣然,笑着说道。
“姐姐,你居然会对这个好奇,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你确定要听我说吗?”
纳兰嫣然无语的看着小医仙半晌,最后开口问道。
“嗯。”
小医仙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确实很想知道的,你就告诉我吧,我保证不会出去乱说的。”
“你就算是出去乱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纳兰嫣然撇了撇嘴说道。
婚寵之梟妻霸愛
“之前是不会相信,但现在就不一定了。”
小医仙说道。
“姐姐,你是看到了老爷爷,所以才选择了相信,其他人没有看到老爷爷,是不会相信的。”
纳兰嫣然说道:“正如同我的师父,她就没有相信老爷爷的存在,后来你又跟她说,老爷爷是不存在的,是我幻想出来的,现在她更不会相信老爷爷是存在的了,就算你解释是欺骗了她,我看她也不会相信的。”
“呃,我好好的说说,你师父应该会相信的,毕竟我觉得你师父挺好忽悠的。”
小医仙伸手挠了挠头,笑着说道。
“姐姐,当着我的面,这么说我师父,这样可不行呀。”
纳兰嫣然说道。
“好了,我就随口一说,你别放在心上。”
小医仙说道:“待会儿我就去跟你师父说明情况,或许你让老爷爷跟你师父见上一面,你师父就相信了。”
这是她想出来的最简单的办法了。
不是不相信吗?
那么,就让你见上一面。
都说眼见为实。
亲眼看到的,总该相信了吧?
想当初,她也是不相信老爷爷是存在的,后来看到了老爷爷,也就相信了。
“姐姐说的对,但老爷爷他……”
纳兰嫣然点了点头,然后面露为难之色,无奈地说道:“我当时跟老爷爷说好了,让他见你跟师父,但就怕他会食言。”
“不会吧?”
小医仙惊讶道。
“我也希望不会,但老爷爷坑我的次数多了,我就怕他坑我。”
纳兰嫣然无奈地说道。
“没关系,等你见到老爷爷之后,我帮你一起劝说他去见你师父。”
小医仙说道。
“姐姐,你是不知道,要是老爷爷打定主意,不肯见我师父,那么,他就不会见的。”
纳兰嫣然说道,
“小丫头,你不要丧气呀,连尝试都没有尝试,就放弃了,这是不对的。”
小医仙伸手揉了揉纳兰嫣然的脑袋说道。
“哎呀,姐姐,你干嘛?”
纳兰嫣然一把抓开了小医仙的手,没好气地说道:“不要摸我的脑袋,这样会让我长不高的。”
熱血的心
“你想多了,摸你的脑袋,不影响你长高的。”
小医仙说道。
“姐姐就别安慰我了,我不信你说的那话。”
纳兰嫣然没好气地说道。
“不信就算了,你快点起来吧。”
小医仙催促道。
“姐姐,明明是我叫你起来的,现在怎么变成你来催我了?”
纳兰嫣然不开心地说道。
“都一样,快点起来吧。”
小医仙说道。
“起来就起来,你别催我呀。”
纳兰嫣然嘟囔道。
……
一个多小时后,纳兰嫣然跟小医仙起了床,穿好了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然后叫上青鳞跟美杜莎女王,一同去吃了个早饭。
当她们都吃完了早饭,就去找云韵了,可惜云岚宗要处理的事务太多了,云韵一大早起来就去处理了。
现在大殿里只有她们几个,纳兰嫣然也不好放着她们不管,只能继续陪着她们了。
只不过,伴随着时间的流逝,纳兰嫣然都开始着急起来了。
小医仙最先发现了纳兰嫣然的异常,不由开口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一直都心不在焉的,是在担心什么?”
纳兰嫣然惊讶道:“姐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医仙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脸上那么明显的表情,不要说是我了,就算是青鳞,也看出来了。”
纳兰嫣然马上看向青鳞问道:“青鳞,你也看出我心里有事了吗?”
青鳞抬头看了小医仙一眼,然后看着纳兰嫣然说道:“嗯,纳兰姐姐,吃过早饭之后,你的脸色就一直很难看,我也能看出你心里有事,不如跟我们说说,或许我们能帮得上什么忙。”
小医仙笑着说道:“对呀,你不说出来,只是你一个人烦恼,你要是说出来,就是我们大家跟你一起烦恼了。”
纳兰嫣然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姐姐,你这话说的真够奇怪的。”
小医仙说道:“好了,问你,你就说呀,不要把什么都藏在心里,这样会让你发疯的。”
纳兰嫣然深吸了口气,然后说道:“好吧,既然姐姐都这么说了,我就说出我为难的地方。”
小医仙说道:“你快说,别啰嗦。”
我这不是在想想怎么说吗?
纳兰嫣然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那个……姐姐,是这么回事,我在担心老爷爷。”
小医仙不解的问道:“老爷爷怎么了?”
纳兰嫣然说道:“原本这个时候,老爷爷早就出现在我的身边,让我去接受魔鬼训练了,但现在……老爷爷还没有过来,我有点害怕了。”
……
攝政王寵妻:王妃萌萌噠
乌云密布,遮掩天空,雷鸣轰轰,震荡天际!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满地落叶,回旋于半空之上,久久不能落下,一股萧然之意油然而生。
不知从何时起,风已停下,叶落于地,一丝细雨轻轻柔柔地飘落下来,淅淅沥沥的细雨恍如纵横交错的线条,在天地间织成一层层薄纱,笼罩着黑暗苍穹。
此刻,一道犹如利剑般锋芒毕露的身影出现在天地间,一步一步,朝着远方而去。
他在凄凉萧瑟的细雨中行走,品味着孤独与寂寞,心底渐渐浮现一丝伤痛,想要忘记自己的记忆……
他越走越远,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永远都不会停下,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一座巨大的祭坛。
祭坛之上,一百零八根古老的石柱屹立不倒,其上镌刻有神秘文饰,繁杂且玄奥,似乎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文字。
他走上祭坛,笔直的身子挺拔如松,目光如炬,直视前方,仿佛前方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雨仍在下,可在这祭坛周围,却看不到一丝细雨,干燥得很。
他沉默不语,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许久。
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祭坛之上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站在祭坛的边缘,衣袂随着寒风舞动,气质飘渺若仙。
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别有一番美丽。
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神情哀伤,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重生國民男神:爵爺,求寵愛! 汙乎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至尊魔妃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再看他最后一眼吧,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
女子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她来到男子的身边,用通红的双目满是深情的凝视着那个婴儿,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要被送走,她的心便痛起来,多么想把孩子留下,可是……她知道现在的局势,只有送走孩子才是为他好。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运转阵法,送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男子拉开女子,借助众生祈愿之力,强行催动这祭坛上的阵法。
这祭坛来自上古岁月,神秘莫测,在这天地大劫即将到来之时,凡是蕴有灵性之物尽皆破碎,只有这祭坛始终未曾损毁。
祭坛上刻有神秘阵文,在男子的研究下,探索出阵文的一丝用途,也就是在今天,让阵文运转,传送他的孩子到另一个世界。
“孩子,或许没有我们的陪伴,你的未来不会是一帆风顺,但是只要你能平安的长大,以后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孩子,希望你不要走上我们的老路,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平凡的人吧,你的名字,就叫做……宁凡好了!”
婴儿不知道他的父母在说些什么,仍自顾自的拨弄着自己的小指头玩,完全没有意识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离开他们。
这个时候,阵法发动起来,在男子全力驭使之下,生命力不断的流逝,阵法迅速运转,最后……一道白光凭空出现,照亮暗夜苍穹,等到白光消散之后,祭坛上的婴儿已经消失不见。
……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入室内,这时,一个躺在床上的年轻人猛地坐起来,脸上挂着惊悸的神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做了噩梦的样子。
“又是这个梦,都过了一年,每天都做同一个怪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年轻人名叫宁凡,今年二十一岁,在孤儿院里长大,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十八岁的时候,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宁凡通过自己的能力,不断的将最初赚到的钱翻倍,直到他感觉自己赚的钱差不多才收手不干。

8gmrp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起點-第507章 我早就佔過你的便宜了熱推-grbib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姐姐,好晚了,我困了,咱们明天再问怎么样?”
纳兰嫣然打了个哈欠,一脸疲倦的样子,眼睛都睁不开了,弱弱地问道。
“嫣然,再坚持一下,我就几个问题了,等我问完了,你再睡好不好?”
小医仙看向纳兰嫣然问道。
“不好。”
纳兰嫣然拒绝道。
“嫣然,就几个问题了,我问完了,就没心事了,你就帮帮忙嘛。”
小医仙抓住了纳兰嫣然的手撒娇道。
“姐姐,真的好晚了,我现在困的要死,想要睡觉,你就别逼我了,咱们明天再问吧,反正我就在这里,又跑不掉,明天问也不迟的。”
纳兰嫣然无奈地说道。
“明天我问了,你不回答我怎么办?”
小医仙担心的说道。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会回答你的,要是我不回答你,就让我被天打雷劈,这样总行了吧?”
纳兰嫣然都发誓了。
“好吧,看在你发誓的份上,我就相信你了,现在就睡觉吧。”
小医仙说道。
“太好了。”
纳兰嫣然欢呼了一声,然后倒头就睡。
“等等。”
小医仙将纳兰嫣然拉了起来,没好气地说道:“你就这么睡呀?”
“姐姐,别玩了,我现在都困的睁不开眼了。”
冷血公主的天使王子 小帆
纳兰嫣然眯着眼睛,没什么精神地说道。
“我都看到了。”
甜妻蜜戀
小医仙说道:“但再怎么困,也不是你这么睡的理由,怎么都要脱了衣服吧?”
“你帮我脱吧,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没力气了,不想动弹,只能麻烦姐姐你了,我先睡了啊。”
纳兰嫣然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这样做是不行的。”
小医仙说道。
“姐姐帮帮忙呀,我都回答了你那么多个问题了,你就帮我一个小忙,难道还不行么?”
纳兰嫣然没好气地说道。
“好吧,你睡吧,我帮你。”
小医仙说道。
“谢谢姐姐了。”
纳兰嫣然高兴的说道。
“不用谢,你也回答了我不少问题,就当是我给你的回报好了,你这么……”
小医仙说着,突然发现纳兰嫣然已经睡着了,就没再说话,而是向纳兰嫣然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一件件的脱了下来,就剩下最后的两件了……
在此期间,不管小医仙如何折腾,纳兰嫣然都没有醒过来,睡得像是死猪一样。
“也就是我在这儿了,要是来了个坏人,你不就惨了吗?”
小医仙摇了摇头,没好气地吐槽了两句,然后就对自己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同样是一件件的脱,同样只剩下了最后的两件。
她躺在了纳兰嫣然的身边,准备拉过被子,突然看到出现在眼前的苏白,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要叫。”
苏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老爷爷,你怎么来了?”
小医仙深吸了口气,也冷静了下来,没有当场叫出声来,但她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恶狠狠地瞪着苏白问道。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苏白说道。
“什么事?”
小医仙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能明天过来说吗?”
“也是可以的,但我觉得今天的事就别拖到明天了,所以就过来了,没想到你们会要睡觉了。”
苏白伸手摸了摸头说道。
“老爷爷,你现在可以走了。”
小医仙催促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你不是挺想见我的么?”
苏白疑惑道:“为什么现在又催我走?”
“老爷爷,你觉得在这个深更半夜的时候,你出现在两个女孩子的房间里,没什么问题吗?”
小医仙没好气地问道。
“有问题吗?”
苏白反问道。
“当然有问题了,你这个样子,让我跟嫣然今后怎么见人呢?”
小医仙气的要死。
“没人会知道的。”
苏白说道。
“我知道,嫣然也知道。”
小医仙说道。
“好吧,你们两个都知道,但只要你们不出去乱说,就没人知道了,如果有人知道了,一定是你们出去乱说了。”
苏白直言道。
“老爷爷,你好过分呀,我们怎么可能乱说这个?”
鄉村朋友圈 平放
小医仙黑着脸,恶狠狠地看着苏白说道。
“好了,这也不算什么了,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我有事跟你说了。”
苏白摆了摆手说道。
“什么事?”
小医仙问道。
“呃,我们出去说吧。”
苏白说道。
“为什么?”
小医仙盯着苏白问道。
“在这里说,要是把她给吵醒了,就不好收场了。”
苏白说道。
“哼,就在这里说了,要是跟你出去说,才没办法收场呢。”
小医仙冷哼道。
“好吧,你高兴就好,我没什么意见的。”
苏白说道:“我是想来跟你说说关于你的事。”
“我?”
小医仙疑惑道:“我怎么了?”
“你想不想修炼更快呢?”
苏白问道。
“我现在修炼的已经够快了。”
小医仙说道。
言外之意,不需要。
“你可以修炼更快的,何况你现在觉得修炼快了,其实是错觉,等你遇到了瓶颈期,能卡的你欲仙欲死。”
苏白说道。
“老爷爷,我挺满意现在的一切。”
小医仙说道。
“所以你不想改变了?”
苏白问道。
“嗯。”
小医仙点了点头,然后对苏白说道:“老爷爷,你也别来诱惑我了,我是不会上你当的。”
“我什么时候诱惑你了?”
苏白疑惑道。
“就是现在。”
小医仙说道。
“没有的事,你弄错了。”
苏白说道。
“不,我不会弄错的,你就是诱惑我,让我加入魔鬼训练。”
小医仙说道。
“我是有这个想法,但你要是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总不能逼你加入魔鬼训练吧?”
苏白摊了摊手,然后说道:“让你加入魔鬼训练,我也是为了你好,因为那个小丫头她,在魔鬼训练里增加了潜力,实力会越来越强的,等到将来,她的实力超出你太多了,你们俩的朋友关系就会变味的。”
“不会的,我知道嫣然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医仙说道。
“人总是会变的。”
苏白说道:“她也是会变的,你先不要急着反对,听我说,如果我说的没有道理,你再反对也不迟。”
“小丫头的潜力提高了,修炼速度会更快的,现在只是斗王的她,用不了几天,就要斗皇了。”
“我跟你说,等到了斗皇之后,她所参加的魔鬼训练会更加的残酷,到时候,实力提高的会更快。”
“一年,我有把握,只用一年的时间,就把她培养成斗宗,你那个时候只是个斗王,你有什么勇气跟一个斗宗交往?”
苏白说到了这里,稍微的顿了顿,然后看了看小医仙,没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这个小丫头的面部表情管理的很好。
我的老婆是天後
“老爷爷,你说完了没有……”
小医仙说着,打了个哈欠,一副困的要死的样子:“你要是说完了,现在就走吧,我要睡觉了。”
“……”
苏白有些无语,只觉得自己说了那么多,结果一点用处都没有,这个小丫头居然没有上当。
可恶!
“老爷爷快走吧,我要睡觉了。”
小医仙说道。
“好吧,我先走了,明天再过来找你。”
苏白说道。
“老爷爷再见。”
小医仙道了一声再见,然后直勾勾的看着苏白。
说好了的睡觉,也不闭眼,难道是睁着眼睡觉的大神?
“你不是说要睡觉吗?”
苏白没忍住的问道。
“老爷爷,你不走,我怎么睡觉?”
小医仙噘着嘴,没好气地说道:“我要是睡着了,你占我便宜怎么办?”
……
乌云密布,遮掩天空,雷鸣轰轰,震荡天际!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满地落叶,回旋于半空之上,久久不能落下,一股萧然之意油然而生。
不知从何时起,风已停下,叶落于地,一丝细雨轻轻柔柔地飘落下来,淅淅沥沥的细雨恍如纵横交错的线条,在天地间织成一层层薄纱,笼罩着黑暗苍穹。
此刻,一道犹如利剑般锋芒毕露的身影出现在天地间,一步一步,朝着远方而去。
他在凄凉萧瑟的细雨中行走,品味着孤独与寂寞,心底渐渐浮现一丝伤痛,想要忘记自己的记忆……
末世重生:軍長大人,不許動
他越走越远,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永远都不会停下,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一座巨大的祭坛。
祭坛之上,一百零八根古老的石柱屹立不倒,其上镌刻有神秘文饰,繁杂且玄奥,似乎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文字。
他走上祭坛,笔直的身子挺拔如松,目光如炬,直视前方,仿佛前方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雨仍在下,可在这祭坛周围,却看不到一丝细雨,干燥得很。
他沉默不语,静静地站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许久。
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祭坛之上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站在祭坛的边缘,衣袂随着寒风舞动,气质飘渺若仙。
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别有一番美丽。
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神情哀伤,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她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
“你来了。”
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
“我来了。”
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轻声说道。
男子没有说话,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不知道过去多久,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细听之下,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
“诸天世界,亿万生灵,众生之劫,避无可避……轮回之路,周而往复,无有穷尽……毁灭即新生,超脱则解脱,然……众生有罪,需渡无量劫……”
在这一刻,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跨越时间长河,带来一丝指引。
“时间不多了……”
男子转过身子,看向女子,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滴到祭坛之上,转瞬之间消失不见。
“一定要这么做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了,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应该知道,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天穹破碎,世界毁灭,凡是生灵,尽皆殆亡……”
“所以,我们只能这么做,为了我们的孩子,只能把他送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这是他的孩子,才刚出生的孩子,就要送走,他又怎能不伤心。
只是……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就算他都无法幸免,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
“送他去那个地方吧,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只有在那里,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他也能活下去。”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长叹一声,勉强的笑了笑,对着女子解释道。
籃壇第一妖孽
“把孩子给我,让我来发动法阵,将他送走……”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想要停下哭泣,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她狠下心来,走到男子的身边,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
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
“孩子,你不要怪我们……劫数之下,无路可逃,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
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婴儿被晃醒,睁着眼睛,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胡乱的摸索,想要抓些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再看他最后一眼吧,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全能秘書:我的花心總裁 討厭冬天
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