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e7熱門都市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txt-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短暫休息-oioys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对于海洋生物来说,水是最不可缺的东西。哪怕是身为使徒的罗特斯,道理同样也适用。但使徒的力量和自身的特殊性,能让罗特斯在缺水的情况下生存很长一段时间。
避免太阳直晒,说到底也是为了防止水分的流失。
那么,是不是只要有足够的水分就可以了呢?
这就是为什么谢铭问罗特斯,是不是只要连接了海洋,就能保证他的生命活动。
海洋可以给予它足够水分,海洋当中也有足够的食物来让它食用。解决了这两件事,罗特斯是不是就没有理由再控制GBL教信徒了?
答案是肯定的。
因此谢铭使用了20枚无色小晶块,直接在罗特斯的身下构筑了一个直径百米的原型空间门,连同了天帷巨兽身下的海洋。这么一来,所有事情就全部解决了。
通过触须来吸取海洋中的水分,慢慢恢复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实力。而之前创造出的章鱼怪则是负责进入到海洋中,和触须一起捕获食物。
简单的说,这一个空间门,直接让罗特斯的状态从求生模式变成了种田模式。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让罗特斯好好种田就可以了。至于会不会打击西海岸的捕鱼业,开玩笑,章鱼怪难道不算捕鱼业的捕捞范围之内吗?
对于在中央神殿中等待的GBL高层们,谢铭自然将一切都说的清清楚楚。虽然带着面具,但谢铭也能感受到,他们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
天皇巨星養成系統
毕竟在他们看来,将罗特斯杀死才是最好的选择。放任这么一个怪物和他们呆在天帷巨兽背上,谁知道哪天又会出事?
谢铭相信罗特斯不会干这种事,可GBL教并不相信啊。
倒不是不能理解GBL教是什么样的想法,毕竟罗特斯对于GBL教来说,就和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一样。被转移过来的使徒是天灾,这点谢铭非常清楚。
若他是GBL教的人的话,同样也不会放心。所以,谢铭同样也留了后手。
这个后手,他是和罗特斯说清楚后,才留下的。对此,罗特斯表示了理解。
空间门是谢铭留下的,那么空间门连通的位置谢铭同样可以进行操控。倘若罗特斯违反了约定,那么空间门就会变成空间封印。
活人禁地
在通过从魔法师协会获得的那本有关次元行者技能的书籍后,谢铭的空间能力成长可以说是极为迅速。又或者说,他对中级空间掌握这个能力更加精通了。
空间封印便是其中之一。
天才通靈師:娘子大人好V5
使用了一千枚无色小晶块构建出的密闭空间,里面注满了赤龙皇的焱火。只要大章鱼做出什么异常的事情,那么空间门会瞬间扩大,将大章鱼给送进这个密闭空间当中。
焱火,会把他直接烧至濒死,随后再由腾出手后的谢铭进行处置。
在得知有如此后手下,GBL教就算再不满,也不可能提出什么异议了。
GBL教将会把那个地方列为禁地,禁止任何人出入。
而罗特斯的精神操控,也只会在那一片区域。倘若有人进入,那么那个人会在罗特斯的精神控制下,直接前往GBL教总部进行认罪。
该如何处置,则交给GBL教来判断。
这样的结果,谢铭、GBL教和罗特斯三方都能接受。因此,也就这么定下了。这一次因为赫尔德的转移而导致的灾难,就此也算是暂时落下了帷幕。
至于会不会有第二幕,第三幕,谢铭也不清楚。
在解决完罗特斯的事情之后,众人也没有继续呆在天帷巨兽背上的理由。诗乃和西岚,也通过这次事件还完了GBL教的人情。
诗乃因为加入了谢铭的队伍,自然是要跟着谢铭一起行动。而西岚,也打算和谢铭几人一起离开。准备回到阿拉德大陆,寻找阿甘左、布万加等人的踪迹。
所以,在摩伽陀上,西岚当着众人的面,向着诺羽这么询问了。
“羽,你是打算继续和这小子一起旅行冒险,还是和我一起去找阿甘左他们?”
“……..”
此话一出,原本还算热闹的摩伽陀甲板上,陷入了一片平静。靠在一旁冥想的谢铭,也睁开了眼睛。
若是可以的话,谢铭自然是想要让诺羽留下。她,已经是自己认可的队友。少了她的话,不仅仅是赛丽亚她们,他自己也会感到些许不适。
可是,离开还是留下,是需要诺羽自己去决定的事情。有相遇,就有着离别。只是现在就离别,有些太早了而已。
“谢铭…..”
“让诺羽自己来决定吧,赛丽亚。”
看着一旁露出些许寂寞神色的少女,谢铭温和一笑,随后看向了诺羽。
“诺羽,你已经是我们大家都认可的队友,是我们队伍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但是我,并不想要靠打什么感情牌来挽留你。”
逆妃,算你狠 千尋小米
“不管是我,还是赛丽亚她们,都是希望你能留下。但是,我不想让我们的想法,成为你的为难。”
“所以该怎么选择,就由你自己来决定吧。”
女明星的貼身保鏢
“……真是的,这种时候就不能说一些好听的吗?”听到谢铭的话,诺羽忍不住叹息着翻了个白眼:“赛丽亚可是我们都说了,你对她说了‘我需要你’这四个字。”
“…….”
谢铭老脸一抽,轻轻撇了眼旁边盯着角尖装聋作哑的赛丽亚,随后平静的说道:“嗯,我是这么说了。”
“但不仅仅是赛丽亚,欧贝斯、蕾莎琳、米内特、诗乃,还有你,诺羽。都是我需要的队友,希望你们能在接下来的冒险中和我并肩前行的伙伴,队友。”
“我尊重你们的个人选择,可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因为你们的离开而感到遗憾。这样说,诺羽你能听明白吗?”
“是是是,真是,一点都开不起玩笑的男人。”
诺羽摆了摆手,朝着谢铭做了一个鬼脸。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自己的师傅身上。
“师傅,之前我一直跟随着你在大陆旅行着,虽然很多事情都是由我来安排,但只要师傅你在我身边,我就能十分的安心。”
“在悲鸣洞穴没有找到师傅你的踪迹时,我的心中除了担心和焦急之外,却还有着一种我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的情绪。”
“不安。”
“我在不安,因此我焦急的寻找着师傅你的踪迹,拼命追上了谢铭和赛丽亚,为了得知师傅你到底去了哪里。连我自己都无法否认,选择加入谢铭的队伍的理由中,是不是有着把谢铭和赛丽亚当成师傅你的替代品。”
“但事实证明,伙伴和师傅是不一样的。”
“伙伴是并肩战斗的存在,师傅则是教导我,引导我的存在。用剑者,不能有着因为离开了某个人而感到不安的这种情绪。”
“应该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手中的武器。唯有拥有这种信念,才能称得上是剑魂。”
“在挑战天空之城的层主时,我明白了这一点。在前往暗黑城的道路,我战胜了刹影师兄,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我从剑魂成为了剑圣。”
“在真正成为剑圣之后,我彻底的了解到,我以前的视野,以前我眼中的世界有多么的狭隘。我不想再继续那么狭隘,我想看到更广阔的世界,见识到更高的境界。”
“属于我的冒险,我想,是时候该开始了。”
“……..是吗?”
静静的听着弟子述说着这段时间的感想,西岚露出了些许寂寞,但更多是欣慰和感慨的表情。
近身高手 三牧人
“长大了呢,羽。”
正如雏鸟终有着羽翼丰满,展翅翱翔的一刻。孩子也终会有着踏上自己的道路,选择的人生的一刻。刹影是如此,诺羽也同样是如此。
刹影的选择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西岚不想去评论。可诺羽是自己亲手带大,自己承认的正式弟子。
现在这名弟子,实力已经超越了自己这个师傅,想要踏上自己的道路,想要出师了。
那么,自己要成为弟子的阻碍吗?
“我明白了。”
将腰间的酒葫芦取下,灌了一口酒,西岚咧开嘴,开心的说道。
“那么,就开始吧。”
“让师傅看看,师傅引以为豪的弟子,能够见到什么样的风景,达到什么样的境界。可别因为现在实力比师傅强了,就骄傲自大了。”
“师傅我很快就会超过你的。”
“我当然知道了。因为…..”
诺羽同样也露出了笑容,但眼角却有些湿润:“因为我的师傅,可是天才啊。”
“哈哈哈哈哈,我的徒弟,同样也是天才啊!”
摩伽陀缓缓的降落在秘密的港口,西岚纵身一跃,从甲板上跳下,朝着诺羽和其他人挥了挥手,随后保持着潇洒不羁的姿态,消失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
目送着西岚的离开,诺羽郑重的行了一个礼。那是虚祖的徒弟,对最尊重的人才会行的大礼。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天涯海角有尽处,唯有师恩无穷期。授业之恩,终不能忘。
——————————
在向斯卡迪女王报告完在天帷巨兽的事情之后,众人终于得到了一段可以安安静静休息的时间。虽然在暗精灵王国,众人已经休息了很长时间。
但那毕竟是不熟悉的地方,哪怕是住在豪华的皇宫中,也肯定不如自家住的舒服。
况且,在那艾丽丝出现之后,众人心中都是憋着一口气。而在解决完邪龙斯皮兹后,又马不停蹄的前往天帷巨兽。
也是时候,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了。
米内特前往了暗精灵情报战,欧贝斯回到了圣职者教会进行这段时间经历的总结性报告,蕾莎琳也在和众人打了声招呼后,去革命军根据地看一看情况。
诗乃则是听说了凯莉在赫顿玛尔之后,瞬间就和赛丽亚、诺羽没了踪影。留在月光酒馆当中的,一下子就只有谢铭一人。
“这还真是….”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谢铭也打算到G.S.D那边坐坐。
毕竟呆在月光酒馆的小亭子中的话,那群服务员总是用怪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在酒馆里面坐着喝点酒,酒馆中一些男客人又会过来找事。
腹黑天尊:女人別撒嬌
重生軍嫂猛於虎 簫九六
所以留给谢铭的选择,就只有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出去到外面。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去找G.S.D。
虽然自己的波动和其他阿修罗的不同,非常的特殊。甚至觉醒后获得的觉醒技,都不是大暗黑天的暗天波动眼。可就算再特殊,也是属于波动的一种。
那么作为当今世上最强的大暗黑天,G.S.D肯定能给自己一些提示和灵感才对。
定下的一周休息,就这么一下子过去了四天。
顺便提上一嘴,诗乃在找完凯莉之后,就和赛丽亚、诺羽一起成为了月光酒馆的服务员。毕竟这只小猫,性格还是相当一板一眼的。
而米内特也在赛丽亚和诺羽的劝诱之下,同样成为了服务员。在月光酒馆的客人当中,还收获了相当的人气。
同时,谢铭从几名队友口中,听到了不少感兴趣的消息。
比如赫顿玛尔旧城区的地下组织,在那边又发生了不小的冲突。一名月光酒馆的常客,疯狂囧克已经有好一段时间都没有出现。
听他的朋友霍利克所说,那家伙貌似是为了自己妹妹,北上去找什么东西了。
欧贝斯也从圣职者教会回来,给谢铭带来了一个喜讯。
圣职者教会那边,似乎同意向他们提供当初暗黑圣战发生的地点位置。不过还有着些许长老保留着自己的意见,所以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沟通才行。
本来,谢铭计划中接下来的目的地,就是冰龙斯卡萨和奥兹玛的二选一。若是圣职者教会提供坐标的话,那么自然会选择奥兹玛那一边。
毕竟那里可是有着两名使徒存在,重要性不言而喻。
可要不是不提供坐标的话,那么自然只能先去一趟永久冻土,把冰龙斯卡萨的问题给解决了,让巴卡尔恢复力量。
而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和谢铭怎么说话的索西雅,却让赛丽亚传话,说有些事情想要和谢铭聊聊。
这件事情,似乎和月光酒馆中的某个客人,以及酒馆中某位服务员有关。
一直以来索西雅也算是非常照顾他们了,免费的提供吃住和聚会的场所,在之前前往暗精灵王国的事情上,也在背后替谢铭他们做了不少工作。
人情,总是要还的。更何况,索西雅还有着和赛丽亚这么一层关系。
而且若是谢铭的猜测没有错,索西雅之所以成为阿拉德大陆最后一名精灵,在这段时间吃了这么多的苦,似乎和他也脱不了关系。
所以索西雅若是需要帮忙的话,不管是对谢铭,还是对这支队伍的其他人,都是义不容辞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