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二百七十章 瑞雯所見的暴君讀書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欧斯!你真的好厉害啊!”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二百七十章 瑞雯所見的暴君
伤感过后,还处在少女的年纪的瑞雯就忍不住的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剑,并且高兴地对着这把剑大喊了起来。
于是这个剑十分高傲的开口说话了。
“那是当然的!拥有本大爷的话,你可是什么都做得到的!所以还不对本大爷尊敬一些,并且感谢本大爷!不然你个渣渣可就已经完了呢!”
这个口气和这个脸,如果不是他只是一把剑,并且没有表情的话,那么他肯定会露出一副嚣张的神态,并且高傲的抬起自己的头,叉住自己的腰。
“太厉害了!”
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有些老实的瑞雯却相信了这把剑的话,因为她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这把剑传来的强大的力量,还有在刚刚剑的力量充盈全身的时候,那种能够掌握一切的感觉。
但是紧跟着,李珂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是吗?”
于是剑的声音就消失了,瑞雯所感受到的那种骄傲和嚣张的感觉也瞬间消失了。就连剑完全不停的狂笑声也完全的消失了,整把剑像是死了一样的安静。
“我还以为你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呢。”
敲了敲栏杆,李珂看着因为自己的造物能力更近一步,所以拥有了更多个性的剑,还有转过身来看自己的瑞雯,笑着说出了这番话。
“……这是你的剑?”
瑞雯看着李珂空空如也的后背,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猜到了自己刚刚拿到的这把剑的主人是谁了。所以她有些不舍得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剑,就准备把这把剑扔还给李珂。
“还给我就不必了,毕竟这把剑和你的相性看上很不错,而且你也是一个擅长惹麻烦的角色,所以这把剑对你来说应该很适合才对。”
听到这番话,瑞雯的动作停了下来,但是她的脸也重新变得严肃了起来。
“上个皇帝也给了我一把剑,但他可是死了。”
她已经再次确认了李珂的身份了,并且说出了可以说是挑衅的话语。
“是的,被我杀了。干干净净,在他准备奴役我,又或者说中计的时候就被我杀了。所以你想要说什么呢?想说你是有诅咒的吗?送你剑的人会被杀什么的。”
李珂饶有兴趣的看着底下举着自己造物的瑞雯,将自己的胳膊撑在了栏杆之上。
“哈,差不多吧,毕竟你也是个实打实的暴君呢,而且还把我的家给毁了!”
一想到自己因为是上代皇帝的亲信就被赶出军队,并且落到现在的境地,她就有一种想要杀掉所有让她离开军队的家伙。
但是一想到那些回到他们真正的家而露出笑容的士兵们,瑞雯却又提不起反叛的想法。
所以被李珂那边排斥,又不想加入反叛者的瑞雯就失去了自己的剑,也在同时失去了自己在诺克萨斯获得的一切东西的瑞雯,就身无分文的离开了诺克萨斯,一路来到了这里。
而她在这一路上经历了无数自己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想要在城镇吃饭,以为没钱而不得不打工。但是只会挥剑,并且不懂得忍耐的她屡屡的碰壁,经常工钱都没有拿到就被人炒了鱿鱼。
所以她不得不逐渐的放低自己的要求和标准,并且让自己凌厉且果断的性格就此改变,变得迟钝一些,好让自己能够在普通人的世界进行生活。
但是越是压抑自己的性格,越是隐藏自己的本性,她就越发的觉得生活的艰难。那种只要砍人就能够获得一切东西的‘好日子’,也在不断的召唤着她。只是越是感受到这种好日子的召唤,她就越觉得自己无法回到过去的那种好日子了。
那些平凡当中的美好并不比她在战场当中获得的少,并且每当她消磨掉一分自己在往日的那种凌厉和锋芒,她越是让自己忘掉那些本能,让自己成为自己以前看到的那种迟钝而又笨拙的人吗,就越让他感觉自己真正的成为了自己。
所以,如果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真的要摧毁掉这一切的话,像是摧毁自己的家那样摧毁这些人的家一样,那么……
“喂,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是想要对这里做一些的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话,就算这把剑是你的东西,我也要把你给干掉!”
瑞雯举着手中的剑,将其对准了李珂。而她手中的剑也在这一刻开口了,因为瑞雯这毫无疑问的是在挑衅李珂,正是被李珂创造出来的造物,所以他十分清楚的明白李珂的力量。
“你疯了!快点跪地道歉!不然我的创造者只需要吹一口气就能够把你杀了的!”
然而瑞雯只是轻轻一笑。
“你可别把我想的那么柔弱啊!”
剑沉默了下来,他并不想死,所以有些无法理解瑞雯这种不怕死的想法。但是既然自己是握在对方手中的,那么要怎么挥砍,自然也是手握着的他的人的事情。
“看起来你让我家的孩子很看好呢。”
李珂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诞生的第一天就和自己这个创造者悄悄地对着干的家伙,他可是很清楚的,这把剑是可以自我移动,并且强行掌握使用者的身躯的。
毕竟这把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
在扔出这把剑的时候,李珂就在这把剑上附加了些他最近才掌握的概念的用法,让这把剑有了相当苛刻的使用条件。
不是为了保护别人而挥剑的人,无法挥动这把剑。
内心当中没有公义和善良的人,无法挥动这把剑。
没有仁慈之心,不愿意对抗邪恶的人,无法挥动这把剑。
不是为了正义而挥剑的人,无法挥动这把剑。
为私心挥舞着拔剑的人,会被这把剑撕成碎片。
这是他刚刚才会的能力,在创造出能够封印概念性的恶魔的这把剑之后,他就掌握了这些能力,让自己能够给一些东西附加上概念的力量。只是这种能力现在还十分的片面,所以他还不能够做到自己想要的那样子使用。
“所以不用心怀任何疑虑的使用他吧,毕竟你可是他看好的人呢。”
李珂说完就转过了身体,只是在瑞雯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转了下头,然后对着瑞文笑了一下。
“对了,因为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把那孩子让出去,所以没有给他起名,所以在临别的时候,还是让我这个当父亲的给他一个名字吧。”
他摆了摆手,作为对瑞文的告别。
“为了区分那个给了你剑之后就死掉的倒霉皇帝,所以给他一个与众不同的名字好了,毕竟他也只能够杀死有型的恶魔啊。”
瑞雯紧张的抓着手中的剑,并最终听到了一个让她睁大了眼睛的名字。
“说服者。”
李珂走入他面前的房间当中,但是就在瑞雯准备走上去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就听到了一声尖叫,然后就看到李珂被三个不怎么穿衣服的女人愤怒的枕头追打出房间的画面。
他走错房间了。
这样的画面让她长大了嘴巴,因为李珂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不说,还被其中一个用十字固定按在了地上,被另外一个掰着小腿惨叫,完全没了强者的风范。
她记得那两个个兔女郎,她们和一个女商人是恋人,并且经常这样聚在一起。她们也根本就没什么力量,就算是自己,也一个能够杀死一百个这样的女人。但刚刚还在自己面前展现出自己强大和神秘的李珂转眼就被两个柔弱的女人追着打,甚至还被惊恐的抓住自己的裤子,防止被那三个愤怒的女人拉掉的裤腰带。
这实在是让她无法相信。
但是……
谁又会想到我会在这种地方打工,并且还很安分呢?
她放下了心,只是对于自己手中的剑的名字,她却是觉得完全没有一丁点帅气的意思,所以她直接问了出来。
“他,恩,一直都是这样吗?我是说名字,还有那些看上去很帅气的话和举动。”
说服者给了一个瑞雯完全理解,并且解除了一切疑惑的答案。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我的性格模仿自父亲。”
瑞雯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哦。”
——————
“所以你就被三个没什么力量的女人追着打了半天?”
阿狸不敢置信的看着正在擦自己脸上的污渍的李珂,脸上满是鄙视的神色。
“毕竟是我理亏啊。”
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脸的李珂也很无话可说,因为他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变强的原因,每天都要熟悉一下自己的新能力。所以他刚刚推门的时候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阻碍,直接就把门锁给拆了。
然后就看到了很不错的画面了。
“但你好歹也是个皇帝啊。”
阿狸人保租户的咕哝了一声,但还是放弃了继续说下去的打算,而是拿起了一边的毛巾,给李珂擦去身上的脚印。
“如果我是以统治者的身份来的话,那么我做了刚刚的事情之后,就要去牢房里蹲上一段时间了。”
李珂有些感叹的擦掉了自己脸上最后的污渍,看着正在细心的给自己清洁的阿狸,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不过现在既然是猎人的身份,那么就自然而然的只需要让被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女孩子消消气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边的莉莉娅耳朵动了一下,并且忍不住的向窗户之外看了过去。
“你还自称是猎人啊,既然是猎人的话,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獠牙送出去呢?”
阿狸也略有所感,只是她并没有什么动作只,只是将手中的毛巾放回了水盆当中。
“是啊,狩猎恶人的人。”
李珂却是站了起来,他推开了窗户,看着那些浩浩荡荡的向着这里冲来的士兵们,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残忍的笑容。
这里的领主当然不会放过在他的地盘上闹事的家伙,而能主动的让自己领地上的领民做这样的工作来给自己增加钱财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人,是被他认定为恶魔的存在。
瑞雯手中的说服者虽然能够解决那个领主,但是对于那些听命与他的士兵来说……
那些士兵并非全部都是恶魔。
“我给那孩子的剑可没办法老老实实的对付还没有被我认定为恶魔的家伙,所以与其担心有人会拿着那孩子来杀我,倒不如担心我会变成我所认定的恶魔……而且说到底,担心我还不如担心她呢。”
看着大义凛然的站在这家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酒馆面前,手持说服者的瑞雯,李珂伸出手臂,手中再次出现了一把足有两米长,十五厘米宽的大剑。
“所以现在该猎人出场的时候了,那么我漂亮而又狡诈的阿狸小姐,有兴趣和我一起在这次狩猎当中起舞吗?”
伸出了手,对阿狸进行了邀约,而作为被李珂邀请的人,阿狸小姐直接轻哼了一声,并且用手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没让自己柔顺的头发在空中甩动了一下,让它们在空气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度。
“那是当然了,我可是专业的猎手。”
牵住了李珂的手,阿狸将身体的一切都交给了李珂,而李珂也顺应着这种感觉拉来了阿狸,将她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向正汹涌赶来的士兵之潮跃了过去。
“我只用和你相当的力量,如何?”
在落地的一瞬间,李珂和阿狸就来到了那些士兵的中间,让那些士兵直接包围了他们。而在那些长枪刺过来的时候,李珂还直接挥动了自己手中的大剑,将那些刺向他和阿狸的长枪尽数斩断。
“这可是你说的,从现在开始计数好了!”
阿狸的身边亮起了无数粉红色的狐火,冲向了那些呐喊着的士兵。
“那就到解决那个领主为止好了!”
无锋的大剑是阿狸的力量无法自由挥动的,所以李珂在闪开一把长枪的时候,借用了旋转的力量将大剑抡了出去,并且让自己的身体也随着大剑飞了出去,躲开了另外的一次攻击。
于是,原本打算拼死一战来保护这个酒馆里的人的瑞雯,就看到了漫天飞舞的士兵,李珂肆意的笑容,和相对应的那个领主脸上无比惊恐的神情。
和那个死掉了的皇帝脸上一样的惊恐神情。
“还真是……暴君,一点都不考虑别人的想法。”
她做出了总结,然后挥动了手中的说服者,同样加入了战斗。

qqizj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白眼鏡貓-第一百五十六章 註定的死敵熱推-k0urk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这还真是……”
飞在半空的李珂看着那冒着烟气的垂直深坑,以及那正在对着深坑怒吼的树人,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他刚刚被那股光束笼罩起来的时候,如果不是他的身体本能的再次开启了飞升者模式,他的力量对那虚空释放的毁灭性力量也有着相当程度的抵抗和免疫的话,恐怕在那一瞬间他就没了。
只是他越发的感到疑惑了。
“虚空有这样的手段的话,为什么一直都没把符文大陆打下来?当初的飞升者们到底掌握着怎么样的力量和法术,能够和这样的存在交战啊?难道说还有一些东西是我不知道的?比方说飞升者们可以借助恒星的力量之类的?”
鹹魚在幻想鄉 蕾姆的眼鏡
九龙吞珠 齐家七哥
能够和这样的手段对抗的,李珂也只能够想到借用恒星的力量这一点了。他的记忆当中,飞升者们飞升的力量是来自于这个星球的太阳的,借用飞升圆盘将天上的太阳的力量汇聚,并且灌注进凡人的体内。而他获得的暗裔的记忆,以及亚托克斯的部分记忆也是如此的,飞升者使用的是太阳的力量。所以想要杀死飞升者最快,也几乎是唯一的方法就用飞升武后的那把十字刃扭转仪式,将月光灌注进飞升者的核心才行。这也是李珂到了这个世界才知道的东西,是暗裔们的记忆告诉他的。
“看起来我的戴森球还不能够随便放在弗雷尔卓德当热水机,或者扔在皮城当成是能源核心啊,真是……”
随手抽取了一部分太阳的力量汇聚成一个光球,李珂随手扔进了深坑的底部,想要看一看这个深坑到底有多深。而他身边一脸惊愕的丽桑卓则是在这个时候拉了拉李珂的衣服,一副有话想说的样子。
重生之鬼眼商
“怎么了?丽桑卓?”
“那个,刚刚那个光束毁灭了这附近的一切,所以……”
“所以?”
瓜是強扭的甜:壓寨夫君
李珂有些不明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尽快查清下方还有没有虚空怪物,那些怪物还能不能够再次做出这样的攻击才是,丽桑卓还打算在这种时候提条件吗?
——————
“我的身体也被摧毁了,只剩下了一部分的血液还在您的妻子艾希那里保留着,所以我想要一部分您的力量,用来将我的身体重塑。”
不朽爱恋-来生之约
丽桑卓现在很想骂人,她莫名其妙的就被一道强大无比的攻击给波及了,她还在沉睡的身体和她封印的那个虚空怪物一起被干掉了,一点让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而她所说的血液也不过是她和艾希签订的契约上的血迹而已,如果没有李珂的力量的话,就凭那微薄的血液也是不可能将她的身体重塑的。
尽管说不知道为什么千珏那对盯了她数千年的死神没出现在她的身边,但是她也不打算就这样耽搁下去。灵魂没了身体之后便会不断的遗忘生前的记忆,她可不想自己就此死去,又或者复活之后忘了点什么重要的东西。
“可以,这也算是我的疏忽了。”
李珂没多想什么,丽桑卓之前的表现已经足够说明她的恭顺和配合了,这次的死亡也是因为保卫这个世界,而且对付虚空的时候,就算自己的实力再强,有这么一个专业对付虚空数千年的女巫在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于是李珂也就直接将自己的力量给了她一部分,让她能够重塑自己的身体。
然后丽桑卓就向李珂进行了告别,一点都不敢耽搁的将自己的灵魂顺着血液的联系来到了艾希的身边。而艾希这时候正在和瑟庄妮谈论她和李珂的事情,在丽桑卓的灵魂来到她身边,进入了她真正意义上的贴身保存的卷轴当中的时候,她才感觉到了一阵的不对劲。
掀开裹胸的绷带,艾希将带着自己体温的羊皮纸拿了出来,扔到了桌子上。然后在一阵炫目的光华当中,这张卷轴猛地打开,一片片丝毫不冰冷的雪花也从这个卷轴当中涌了出来。随着这些雪花散去,一个皮肤雪白,头发是漂亮的银色,身穿一身雪白的礼服的女人,也慢慢的从这张卷轴当中生长了出来,并且在她落地的一瞬间,一个雪白的头饰也出现在了她的脸上,将她漂亮的眼睛遮挡了起来。
“这……真是不可思议的力量,我的身体真正的回到了年轻的时代,我的眼睛,我那存在于灵魂上,被众神们赐予的伤口也完全的复原……”
丽桑卓感受着自己新生的身体,以及自己体内新生的,和自己之前使用的黑冰完全不同的力量,脸上的欣喜根本就压抑不住。尽管视力的恢复对现在的她来说已经无关痛痒了,但是自己被虚空所赐予的力量变成了一种新的,完全不同于那死寂的黑冰的力量,却是让她最为惊喜的事情。
她尝试性的将这股力量汇聚在自己的指尖,将还勉强能够认出来是寒冰血脉之力的这力量形成了一个小巧的雪人,然后在三个女人的注视下,这小小的雪人就突然动了起来,并且显露出了不低的智能。而在丽桑卓的眼中,这个脆弱的小家伙毫无疑问的是获得了自己的灵魂的,是一个被她创造出来的新物种。
我的修仙QQ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他的力量既是死和虚空的反面……难怪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丽桑卓因为自己的知识和虚空的了解而明白了李珂的力量,也知道为什么李珂的力量会对虚空有着那么大明显的克制和仇恨了,让虚空宁愿放弃数千年的发展和等待,以及巨大的代价都要发动攻击来尝试杀死李珂。
因为李珂的力量就是虚空最大的克星,如果虚空代表着所有宇宙的终结,代表着有序世界消耗掉所有能量,向着永寂世界发展的最终终末,代表着新生宇宙的来源点的话。
那么李珂就是逆转这个过程的人,是开辟宇宙的那个奇点!他既是这个宇宙用来自救的逆熵程序!
虚空是他天生的死敌,而虚空在渴望他的同时,也势必会想要尽最大的可能杀死他,灭绝有序宇宙的延续和可能。李珂和虚空是注定敌对的,而他们这些凡人眼中强大的力量,再这两个以宇宙为尺度来战斗的存在面前,也自然是无比的卑微和弱小的。

qawag人氣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第一百零四章 奎列塔的心看書-obg61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看起来……我们的这位皇帝陛下真的是一位热诚而又仁慈的圣者!”
李珂的行为被奎列塔看在了眼里,已经因为马毛等人的理念和著作而将自己变成李珂脑残粉的她立即忍不住的夸赞了起来,这让她的女儿又一次出现了皱眉的动作,毕竟这种操作在她眼里并不是很高明的操作,对这个出生在诺克萨斯的女孩来说,李珂应该做的是接受这些人的好意,然后收服他们,让他们和诺拉对抗。因为只有底下的人互相有矛盾,李珂的位置才能够更加的稳固,他的权势才会更大。
所以对她而说,李珂的形象也越来越差了。当然了,李珂的那句让所有年龄不到十六岁的士兵退伍的话还是让她很开心的,因为这样的话,她那个叛逆的哥哥德西乌斯也就没办法继续在军队里待着了,他能够从弗雷尔卓德回到母亲奎列塔的身边,让奎列塔能够开心一点。
“芙提娅,你还小,你不懂这上面的事情,很多时候我们想要做什么事就必须要和其他的东西做出妥协……就比方说你哥哥,我虽然十分想要让德莱厄斯将你的哥哥送回来,但是如果我这样说了,那么德莱厄斯必定会拒绝,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人。而且他虽然不会特别针对你的哥哥,但是你的却会因为他的性格而憎恨我,因为在他的心中诺克萨斯之手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真的永远无法团聚了。”
重生之本性
母亲自然能够看出女儿在想什么,但是她的话却让自己的女儿低下了头,因为她并不知道,虽然他的女儿并没有她的儿子显得那么对德莱厄斯狂热,但是她女儿最敬佩的人,也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诺克萨斯之手,那个为了帝国而远镇弗雷尔卓德,并且成功的让弗雷尔卓德人在今年没有踏入诺克萨斯一步。
“我明白的,母亲。”
而芙提娅之所以没有在母亲的面前表现过对德莱厄斯的崇拜,自然是因为她察觉到了母亲对德莱厄斯那复杂的感情,她不像自己的笨蛋哥哥一样什么都没有察觉到,所以一直在母亲的面前隐瞒这份崇拜。而且她一直都有一个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会让他们兄妹狂喜的猜想:他们的母亲一直说他们的父亲死在了诺克萨斯那无休止战争当中,只是个无名之辈。
但是她却对德莱厄斯却一直都感情复杂ꓹ 不仅不愿意在家里听到任何关于这位诺克萨斯最出众的士兵的信息,连自己家里的佣人也都被吓了封口令ꓹ 不让他们讲任何关于德莱厄斯的事情。而关于自己父亲的事也都没有一丁点的痕迹,要知道自己的母亲在传说当中可是能够和德莱厄斯他们并肩作战,并且残疾了都能够管理一个王国转变成的城邦的女人ꓹ 她的配偶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无名之徒呢?
她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自己的母亲是一个相当骄傲的女人ꓹ 如果她的配偶不能够让她心服口服的话,那么她是绝对不会和对方生下他们兄妹的。而能够让自己的母亲都心悦诚服的男人……
又怎么可能连一丁点的信息都没有呢?
隨身空間:末世女穿七零
解連環 四木
天使未曾離開
而在一些文书工作方面ꓹ 还有书信往来上ꓹ 她却能够经常看到自己的母亲和德莱厄斯的兄弟,同样大名鼎鼎的德莱文有着秘密的往来,每年过年的时候,也会有一些礼物被自己的母亲秘密的收起来。而且经过她的调查,这些礼物寄来的地方都很巧合的是德莱厄斯所征战过的地方。
这种种的蛛丝马迹都让她忍不住的浮想联翩,并且因此而狂喜。毕竟还有什么比你最崇拜的国民偶像是你的父亲还要让一个渴望父爱的女孩子欣喜的呢?但是她却还是很好的隐藏了起来,毕竟自己的母亲虽然不差ꓹ 但是和德莱厄斯比起来还是差了点什么,她并不敢完全的确定ꓹ 也不敢污蔑自己的偶像。而她对于自己母亲的感情ꓹ 也让她不想就这样伤害了母亲。
要知道她也有想过和自己的哥哥一起去弗雷尔卓德参军ꓹ 去德莱厄斯的手下听命的。但是在看到自己的母亲因为德西乌斯的离开而颤抖ꓹ 往日的那个精明强干的女人也瞬间消失,甚至差点病倒的情景之后。她就不再去想关于德莱厄斯的事情了ꓹ 而是接替了自己哥哥往日的工作ꓹ 成为了自己母亲的辅佐官ꓹ 帮助她处理城中的事物,并且照顾伤心的母亲。
毕竟就算再怎么渴望知道真像ꓹ 想要为偶像效力,她也是母亲的孩子。
“不,你不明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像你的哥哥一样崇拜德莱厄斯吗?不,我知道,但是我也因此而很欣慰,因为你并没有像你哥哥一样抛弃我。”
大隋第三世 碧海思雲
但是母亲的话却让这个意志很淡定的女孩子惊愕了,一种惶恐的感觉出现在了她的心中,让她不敢直视自己母亲的双眼,毕竟哥哥都已经背叛了他们了,她实在是不想让母亲看到自己眼中也出现那被她认为是背叛的光芒。
修仙也瘋狂 研露草堂主人
“不,母亲,我没有。”
“孩子,你骗不了我的,因为你实在是太像那个男人了,你们的性格……”
奎列塔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完全的说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
禦寶 滄瀾止戈
“他已经沦为了那些贵族们的兵器,他背叛了我们的诺克萨斯意志,一直都在为无谓的杀戮而服务,并且成为了其中最优秀的那个,杀戮平民和自己人并不能够让诺克萨斯变强,但是他却将这些事情视作理所应当,为了完成所谓的任务,愿意放弃一些人类应该有的美德……所以他根本配不上诺克萨斯之手这个名字!他只是一个单纯的刽子手而已!他根本不明白战争并不是打赢了就行的!而是需要有一个目标,一个目的!并不是只要赢了就什么都有的!战争的过程也同样的重要,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只要胜利就可以的!”
奎列塔搂住了自己得女儿,被自己的儿子背叛了之后,她真的很害怕自己的女儿也离自己而去,就像是……
就像是他们的父亲德莱厄斯一样离自己而去,而自己始终无能为力。

99fh9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 線上看-第八十九章 刀鋒之舞相伴-g2ne1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刀锋之舞飞快的向着斯维因的方向推进,尽管眼睛被自己衣服的碎片蒙住,但是艾瑞莉娅却能够通过风,气息,还有空气的流动来判断自己身边的一切,而她的剑刃舞动时的每一次颤动和飞舞,也都会告诉她周边的情况。所以就算是她蒙上了自己的眼睛,但是却还是能够感知到自己所杀的人的形态,以及他们被自己杀死时的姿势。
这是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不这样做的话,只会死更多的人,所以她不得不这样做。为了其他反抗的人不再遭受她所看到的苦难,为了不让其他平静生活的艾欧尼亚人也遭受到诺克萨斯人威胁,为了让自己的家乡能够在一切结束后得到平静和平衡。她都不得不将自己破碎的家徽对准了自己这些被蒙骗的同胞,让他们死去,让她,还有她的家名被侮辱。
滅絕師太的美麗春天 柳絲清揚
凡夢仙 逐夢年華
她已经对自己的生命不抱任何的希望了,以自己荣耀的家徽杀死自己同胞的行为足以让她被自己的家族除名,哪怕这个家族只剩下她一个人也是如此。所以她已经想好了,既然自己无法阻止其他人争权夺利,那么杀死斯维因的荣耀就必须被她所夺取,而她也会将自己的生命在这场战斗当中终结掉。
这样一来,诺克萨斯的攻势将会被放缓,那些人也无法因为这份荣耀而继续争权夺利,因为夺得这份荣耀的是一个不荣誉的死人。艾欧尼亚的其他愿意遵循均衡和平静的长老们将会发声,把他们想要成为军阀的想法熄灭,让艾欧尼亚不会进入军阀混战的年代,可以更早的结束一切,回归平静。
当然,她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天真,但是她觉得自己只能够做到这一步了,她只是一个渴望平静生活的小女孩而已,并不是什么英雄,所以她只能够堵上自己的性命来保卫自己的家园,保卫她心中的家园了。
但是越往前进,她前进的步伐就越发的艰难。
一百米,她开始面对那些从小习练武艺的武士们,而根据她斩杀对方时对方的姿势,对方是碎岩道场的武士,因为他很明显擅长防守反击。
極品通靈系統 龍不相
二百米,她面对了三名碎岩道场的武士,而第一个被她杀死的,则是他们的长老。
三百米,她掠过对方阵型的时候,被六名苍流武士同时攻击,而攻击者当中有一名明显是滩脊村的长老,他的魔法依旧是那么的鲜明。
四百米,被十二名落叶武士包围,他们以复仇之名攻向了艾瑞莉娅,但他们的长老却不见踪影。
…………
八百米,三十多名来自不同道场的武士围住了她,其中不乏有名的好手。他们要求她就此返回,并且告诉她,他们在前方他们布置下了天罗地网,斯维因根本无法突破他们的封锁,所以她的入场只会让他们的包围出现破绽,让斯维因逃走。可是这三十个人一个都不敢像现在的艾瑞莉娅动手,就算艾瑞莉娅身中二十多箭,身上还插着三把断裂的利刃也是如此。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艾瑞莉娅刚刚到底是怎么将那些有名的武士和长老在一瞬间杀死的,他们虽然个个自命不凡,但是还是能够看出彼此的差距的。
鲜血淋漓,每走一步都如同千斤一样沉重,并且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的流逝,但是艾瑞莉娅的意志依然坚定如铁,她面对这些好手们的威胁和包围,以及他们所说的既往不咎,帮忙隐瞒的话语都只当做不存在,因为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些人已经不想要重新回到原本平静的生活了,他们只想要权利,还有名誉。
他们看不到这场战斗即将失败,也看不到让他们继续这样下去会对这片土地造成怎么样的危害。
“让开,让我终结这一切。”
她只是冷冷的说着自己的最后的通牒,并且依然没有摘下蒙在自己眼睛上的布条。
“那么,看起来是没办法了,既然你如此不通大义,那么……”
为首的武士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他是真的不想和现在的艾瑞莉娅战斗,将时间拖到对方流血而失去战斗力不好吗?但是既然艾瑞莉娅如此的想要斩杀斯维因,提前终结这场战斗,那么他也只能够将其杀死在这里了。毕竟他的盟友们的实力还保存的比较完整,很难让他的宗主得到斩杀斯维因的荣耀,所以现在诺克萨斯人还不能够被杀穿。
“让我们共同讨伐这个不忠不义的人!洗刷赞家因为她而被染上的污名!”
尽管曾经有想过赢取这个赞家的女儿,进一步的取得大义,但是既然对方这么不识趣,拼着自己死都要杀死斯维因,破坏他们的计划,那么也就只能够杀死这个漂亮的姑娘了。于是他大吼了一声,让周边的武士们冲向了艾瑞莉娅,并且用暗语通知他的自己人,让他们送其他势力的人去死。
唐門新娘,女財閥的危險婚姻
暖愛入骨:大叔心頭寶 李小糖罐
英雄聯盟之召喚師筆記
皇圖霸 七月初
…………
淑女飄飄拳 天衣有風
而当艾瑞莉娅终于将这些人杀的溃散之后,她的身上有多出了好几只箭,并且还被一根长枪贯穿了肩膀,但是她只是默默的折断长枪,踩着这些人的死尸继续飞速向前,朝着那已经隐约出现在她感知当中的斯维因冲去。只是让她不断咬紧自己嘴唇的是,就在她再次冲锋向前的时候,无数的人就向她迎面冲了过来,但是就在她想要挥砍过去的时候,她却发现这些向自己冲过来的人们都避开了她。
“快跑啊!诺克萨斯人来援军了!”
“怒涛长老战死了!快跑啊!”
这些呼喊让她的神智恍惚了一瞬间,她立即撕掉了已经被鲜血染透的布条,让自己可以看清战场的局势,然后她就看到了四散奔逃的农夫,还有那些想要尽可能保持阵型撤退的各个起义军们。天空也早已经变得漆黑,而那些原本在战场中心苦苦支撑的诺克萨斯士兵们,现在正不断的追赶人数是他们几十倍的艾欧尼亚军。
两万多人,打六百多人。
输了?
艾瑞莉娅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说不出话来,但是就在她即将因为这绝望的一幕而跪倒在地的时候,正骑马指挥战士们追杀艾欧尼亚人的斯维因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尽管在他的身边还有着数百名身穿坚甲的诺克萨斯精锐,但是她却依然站了起来,向着斯维因发起了冲锋。
她的生命已经无关紧要,但是艾欧尼亚,却必须得到喘息的机会。所以哪怕要身负骂名,她也要尽可能的做到自己要做的事情。
杀死斯维因,终结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