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f31h优美都市言情 帶着軍需來大明 起點-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吳小毅軍營殺人分享-2hr6k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舍别跪地说着这些的时候,一旁看着的荣绍眼中已经忍不住露出了一道道喜欢,他似乎已经想到了对方要给的结果,看来这位舍别是做出了投降的决定,若真是如此,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沙井和净州两城,那做为执行人他将会立下大功,那个时候他的未来将是无可限量的吧。
不出荣绍的意料,等过了一会站起身来的舍别果然做出了投降北明的决定,但他依然还是提出了两个要求。一,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武南王所赐,所以他绝对不会与其为敌,他可以帮着北明对付其它的敌人,但就是杨系和五星军除外。
二,沙井与净州城内的十万百姓,不能容许任何人伤害到他们,哪怕他们做出了一些过激的行为,但只要不是造北明的反,任何人不能被抓,更不能被杀。
两个条件,如果北明都可以答应的话,做为新二军军长舍别,现在就可以起草对北明的投降书,去昭告天下。
舍别终于做出了决定,且还是让自己满意的决定,荣绍早就是一脸的喜欢,当下便点头答应着,“舍将军的两个条件,我代北明答应了,就请您现在就写昭告天下的文书吧。”
“这个不急,等你们先写下保证答应我两个条件再说,说实话,对你我并不信任。”用着有些不屑的目光看向着荣绍,舍别的眼中冰冷之极。
“好说,好说。但在此之前,舍将军是不是要先有所表示呢,毕竟我也无法完全的信任你。”荣绍的眼珠子转了转,压下了心中被人看不起的愤怒,动着心眼说着。
“可以,但不知道要怎么样去表示?”舍别反问。
“这个…”荣绍先是看了一眼身旁的徐元,尔后若有所思的说着,“不如就先请将军下令,将沙井城的城防安全完全交给徐将军好了,这样的一来的话,才能显示出您的诚意不是。”
徐元虽然现在还是新二军步兵师的师长,但看样子早已经投靠了北明,由他来掌管着城防的安全,才是让荣绍和身后的北明放心的。舍别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在略一沉吟之后便点头答应了下来,“好,本将军同意了。”
“哈哈哈,好。”荣绍听后不由高兴的哈哈大笑。一旦让徐元掌管了城防,那舍别想要反悔也是很难了。至少真动起手来的时候,徐元只需要打开城门,外面的北明大军就可以涌入其中,那个时候凭着十几倍的兵力优势,胜利一定会属于他们。
被迫之下的舍别终于还是做出了投降的决定,虽然这种做法是背叛了杨晨东,却也保下了十几万军民的性命。当消息先由城中传出,由步兵师师长徐元的口中说出时,不少得到这一消息的城内士兵和百姓们都流下了眼泪。
他们多数都是后加入杨系这个大家庭的,但就算是如此,依然还是享受到了很多的好处。原以为以后的生活要大变样,会越来越好的时候,北明大军突然出现,打破了他们的一切幻想。而现在,他们又重新的回归到了北明,成为了北明的百姓,要说心中没有一点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形势如此,面对着如狼似虎的北明大军,他们又能做一些什么呢?
鬥破之逍遙帝
魔女狂妃:拐個皇帝來撐腰 冬無月
真的去拼命不成?若是那样,怕是一个人都活不下来吧。
荣绍的动作很快,仅仅是五天之后便拿到了由北明提督石亨亲写的同意舍别两点要求的保证书。随后的舍别并没有耍赖,拿出了自己早就写好的文书,上面言明,沙井和净州两城从即刻起归为北明所有,脱离杨系也就是武南王的怀抱。
文书到手之后,荣绍是连忙将其公告天下,传播的是广为人知。
……
始城。
距离沙井城最近的杨系城池,在看到舍别亲写文书的第一时间,军长虎芒就马上召集部将们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
达成了十分统一的目的,那就是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情发生,他们要兵出沙井城,给新二军,不!现在应该是说是北明军一个厉害看看,让他们知道背叛了武南王是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领兵出战的是新一军轻骑团团长马雄山。
做为轻骑团,他们的优势就是够快,可以用来去如风形容,拥有这样的优势之下,就算是遇到了危险,也有很大的机会可以逃的出来。只是很不幸,他们一脸怒气的出去了,可刚出始城没有多远就碰到了早已守在这里的房定山。
房定山带着已经扩张到七万人的辽东铁骑摆开了架式,大有一幅你们只要赶过来,那我们就把你们全数留下的样子。
虽然说马雄山很气愤,但是考虑到双方兵力的对比,想到辽东铁骑也是一支精锐骑兵力量,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心中的怒火,不得不下令退军,重新的回到了身后的始城。
外力没有了,沙井和净州两城如愿的落到了北明军手中。为了达到彻底的控制这两座城池的目的,如今负责这一片区域安全的北明提督石亨,命令超过十万的北明军进入两城,在加下徐元的步兵师是坚定的站在北明这一边,此刻兵力优势尽落入到了北明之手。
两城陷落,尤其是十万北明军进入之后,他们并非是守规矩之人,渐渐的发生了一些烧伤抢掠之事,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军饷太低了一些,而两城中的好东西又有不少,眼馋之下,发生了多起明抢事件。
仅仅是一天的时间,就有十多家店铺被抢,上百女子被掠,数十百姓被杀于当街之中,为此引来了舍别的不快,他上书给石亨提督,表达着心中的愤慨。
很可惜,就算是石亨亲自出面了,也仅仅只是扼制了局面的恶化而已,至于之前抢杀的那些北明士兵,并没有一人被受处罚。显然北明是采用了折中的方法,即不想激怒了舍别,引来新二军三个骑兵师的哗变,又不想伤了自家士兵的士气。
对此,舍别自然是不高兴的。但万没有想到,他的护卫长吴小毅一怒之下竟然单骑出府,就在青天白日之下冲进了城内的北明军营,找到了几名罪犯,那杀害百姓北明士兵,二话不说,拿刀就给劈了。
吴小毅的所为,自然引来了其它北明士兵的怒火,重围之下终被生擒,然后事情就捅到了舍别这里。
舍别依然还是住在城主府中,看似并没有被剥夺什么权力,但当荣绍和徐元再一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两人的神色较之上一次明显高扬了几分。
以前他们是有求于人,可这一次来兴师问罪的,自然气势不同了。
还是在那大厅之中,荣绍质问起了舍别,说是因为吴小毅护卫长的原因,连死了四名北明士兵,这件事情引来了军队的极其不满,必须要给一个交待。
“交待?什么交待?你们之前答应过我,不能对城中的百姓不利,可你们是怎么做的?吴护卫长不过是出于心中不忿,这才出手,算是情愿可缘。”舍别自然不会任由对方指责,主动发起了反击。
“就算是心中不满,也不能随意的冲进军营杀人吧,这般的没有规矩,让我们如何向军中士兵交待,所以吴小毅必须要死。当然了,我们之前也有过错,这样吧,吴小毅就交由舍将军来亲自处理好了,这也算是我们卖给你的一个面子,而且我们还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在有人骚扰城中的百姓。”荣绍早就想好了说词,这一刻表现出一幅大义凛然般的样子。
只是他们不杀吴小毅,而是把此人交给舍别,让他出手去杀,这举动实在是太阴险了。
听闻此言,舍别的眼中闪过了一道不可竭制的怒火,正想出声说一些什么的时候,荣绍又出言道:“舍将军,你不要忘记,之前可是说好的,一旦有人造反,那我们可是有权处制的。你的这位护卫长竟然冲入到我们北明军中杀人,那与造反并没有什么区别了吧?当然,如果你下不了狠心处制的话,那可以交由我们军队来做,但怕是如此一来,吴小毅所受的罪就要更多了,呵呵。”
这就是威胁,偏偏的舍别还说不出什么来,谁让吴小毅如此的冲动呢?
为了城中的百姓不在受欺负,也为了两城的治安都够重新的归于平静,无可奈何之下,舍别答应了下来,眼角流出了泪水说道:“好,就按你们说的办。”
“哈哈,很好。”舍别终于还是妥协了,这一切落在了荣绍的眼中,都让他高兴不已。相信吴小毅被舍别所杀,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这位新二军军长的权威就将被打压到最弱的程度,那个时候就算是他有什么异心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了吧。
邪善道
甜心,寵你沒商量 化蝶飛滄舟
彼岸花之殤
荣绍离开不久,吴小毅就被送到了城主府中,随后而来的还有骑一师师长孔智,他跪倒在地上,与其它的护卫也就是舍别的亲兵一起求情。

cyz01有口皆碑的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笔趣-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許大將軍之職閲讀-u0lg9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这一刻的深田谷有些放松,甚至还有一些的欣喜,尤其是看到一向眼高于顶,甚至以前时常会向自己发号施令的毛利正则低头,那心情可不是一般的爽。
因为高兴,脸上不自觉的有了一丝的笑容,而这一切都落在了毛利正则的眼中,这让他心中忍不住有了一道恨意。他不是一个不会低头的人,就像是面对着大将军足利义政的时候,他就时常低头。但对深田谷这样的小人低头,那就太不心甘情愿了,若非是考虑到这一次的大计,他才不会这样做呢。
沒有人像我一樣 饒雪漫
而即使这样做了,他在心中也暗暗发誓,一旦等计划成功之时,那便是他取深田谷性命的时候。
心中恨恨的想着,只是在表现上,毛利正则一幅低头的模样说着,“深田君,这一次我前来乃是受了大将军之命,还请你看在民族大义上,帮助我们倭国反击五星军。”
刁蠻王妃傻王爺 素染墨香
“不管怎么说,倭国就应该是我们的倭国,而不应该让外人染指,不然的话,以后我们的后代会痛骂我们一辈子的。”
毛利正则还欲喋喋不休的说着,深田谷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毛利君,怕倭国是你们的倭国,而非是我们的吧?”
英雄聯盟之女主
足利义政是什么样的人,对权力的渴求到达了什么样的地步,做为曾经的属下深田谷是再清楚了不过了,这一句反问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
“请深田君稍候,容我把话说完。”自己说的话被人给打断,换成谁都不会高兴。若非是形势所迫,毛利正则都会出言斥责了。
“哼。”深田谷一声冷哼之后将头撇向一旁,表达着不满,但接下来真就没有在说些什么了。
接下来继续的听着毛利正则讲着,“深田君,你刚才问的好,就这个问题我现在就回答你,以后的倭国就是我们的倭国。就这件事情,大将军已经下了决定,以后他一旦为皇,便封你为大将军,主管着整个倭国的军事大权。哦对了,这里还有大将军亲写的一份手书,你可以看一看。”
说着话,毛利正则就将一份早就准备好的书信递了过去,为了表示尊敬,他甚至还伸出了双手相递。
原本一幅满不在乎,甚至一脸玩笑之意的深田谷在听到自己会被任大将军之职的时候,神色间突然就是一凝,接着整个人座直了很多。“这…大将军真是这样说的吗?”
“当然,立字为据,怎么可能会有假。如果大将军没有做到,以后深田君大可以把这封书信拿出来公布给天下人知道。”毛利正则语气极为的坚定。
手书在手,深田谷打开后认真看了起来,发现上面说的与毛利正则讲的果然一样时,神色间即变得激动了很多。
这一切皆落在了毛利正则的眼中,他于心中一声冷笑之后,继续加码的说着,“对了,大将军为了表达他的诚意,更是感谢深田君的深明大义,特意让我带了五十万两银票过来送给您。”
随后,一张五十万两的银票也一并送到了深田谷的面前。
有权有钱,这样的好处换成谁怕也是无法抵挡吧。在加之毛利正则还继续的说着,“深田君,如果此事成了的话,您就是我们倭国的救世主,以后人们世代都会记住你的呀,这可是无比荣耀的事情呢。”
“是,是。”深田谷一改刚才玩笑般的模样,脸上带着惊喜的回答着。
嘴都笑得要咧到耳根的他,这一刻很想大笑三声,以抒发自己现在内心的感受。但当看到站在面前还很小心翼翼的毛利正则后,他突然间醒悟过来,脸色变得很严肃,也很认真的说着,“大将军的诚意本将军看到了。他说的不错,我们倭国人的事情就应该在倭国内解决,怎么能便宜了外人呢,即是如此,我愿意起兵助大将军一臂之力。”
话说的是冠冕堂皇,甚至很有正义感,但两人都知道,这不过就是找一个台阶下而已。
果然,钱都摆平一切。眼看着深田谷现在的表现,毛利正则笑了起来,接着深田谷的笑声也一并的传了出来。
四个时辰之后,当天完全黑下之后,毛利正则离开了,带着深田谷的承诺以及两人一起商量好的计划。
这便是足利义政与毛利正则想到的反击好办法,策反深田谷,随后来一个中心开花,到时候就可以借着五星军大乱的时候突然出兵,如此便可以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打胜这一仗,东山在起。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是有些冒险的,但很庆幸,他们成功了。在足利义政重新见到了毛利正则,听取了他的汇报之后,不由喜悦的直拍大腿,连叫了三声好字。
“好,好,太好了。毛利君,可是商量好了两日之后发起反击吗?”
“是,一切都商量好了,时间一到深田谷自然会对一旁的明智长信下手,然后烧毁五星军的粮草,我们便趁落出击,一战可定。”毛利正则亦是一脸激动的说着。
劍破天下
“哈哈,很好。真到那个时候,大将军之职自然唯毛利君所有,至于那个深田谷,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足利义政满意的看了一眼毛利正则说道。
毛利正则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杀气,随即回道:“请大将军放心,属下自然知道要怎么去做。先夺信在杀人,一定会非常的干净。”
“哈哈哈,那就太好了。”足利义政的笑声再一次的响彻在大帐之中。
因为五星军的三支强军突然撤离了战场,使得原本已经做好退出倭国的足利义政有了新的决定,他要血耻,他要重新赢回失去了一切。对此,对面的五星军并不知情,他们依然还是我行我素,正在缓慢的推动着战线,一点点向武藏郡走来。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在天策和许可达两位师长的谨慎之下,又拿下了武藏郡一个外围县,距离最后的成功又近了一步。
一天的赶路之后,士兵们有些累了。在晚上的时候早早开始生火做饭,除了必要派出的警戒部队外,其它的主力大军都进入到了睡眠之中,他们要为第二天出兵积攒出足够的体力。
相比于五星军大营中的安静,在他们正前方十里之外,十万倭军正在缓缓靠近。带队的赫然正是倭国大将军足利义政以及他的副手毛利正则。
这一次十万大军全数被带了出来,显然他们做好了全力一击的准备。这或许就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胜则东山在起,败则退走他乡。
两人走在队伍的中间,神色都无比的凝重,在没有看到最后的结果之前,两人的心都高悬了起来。
距离约定好的子时已然越来越近,两人就像是等待着被法官判定的被告人一般,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应该来的还是来了。待子时一到,就见远处突然是喊杀声传来,接着就是火光冲天,照耀的那一片天际都变得通红了起来。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哈哈,终于动手了,成了。传我命令,全军出击。”大将军足利义政看着眼前这一幕,自然是兴奋不已,一声高叫之后,他身前身后的十万倭国加快了行进的速度,直向正前方涌来。
此时的五星军军营,狼藉一片。
尸体布满一地,血腥之气直冲鼻喉,四处都是正在燃烧未尽的军帐。
一身甲胄在身的深田谷,这一刻正威风凛凛的骑于高头大马上指挥着军队。这一次他突然间发动夜袭,打了明智长信一个措手不及,连斩数千人,俘虏无数,完美的完成了大将军交给的任务。
如果一定要说美中不足的话,那就是明智长信借着混乱和夜色逃走了。但不要紧,一个丧家之犬而已,已经完全不放在深田谷的眼中了,这一刻他似乎看到大将军之位已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几乎是伸手可触。
等到足利义政带着大军赶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眼见大将军亲到,深田谷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走上前激动的汇报着战果,那当真是吐沫星子漫天而散。
这一刻,即便是看深田谷不顺眼的足利义政,也不得不说对方还是有些魅力和能力的,至少任务完成的就很不错。所以在听完一切之后他满意的拍了拍深田谷的肩膀说道:“很好,下一任大将军就是你了。现在嘛,我们要乘胜追击,彻底的打败五星军,夺回原本就属于我们的一切。”
放線釣帥鍋 紫清天
“是。属下愿意做先锋,为新倭国建功立业。”似乎受到了感染一般,深田谷再一次主动请命。
醫狂天下
“也好,那就一切辛苦深田君了。”足利义政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人主动愿意去打头阵,那实在是令人在高兴不过的事情。
都市透明人 天仇
深田谷离开了,亲带手下的五万大军向前追击而去。在他的身后跟随的便是同样带着五万大军的毛利正则,最后面才是大将军足利义政所带的五万人马。

3nltv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帶着軍需來大明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始城的危機推薦-c4a51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即然胃口没有那么大,吃不掉这一伙倭国海师,那能打跑他们,占领整个南海道也是不错的事情。杨晨东考虑再三之后,发下了电报,给那个倭军送信的使者逃走的机会,让他将情报送到南海的黑田行长手中。
在杨晨东的安排下,使者成功逃脱,顺利的进入到了南海道。而此时的黑田行长早就通过信鸽的方式收到了大将军足利义政的命令,此刻他正在考虑着行动方案呢。
使者的出现,让黑田行长知道了计划已然被五星军知晓的消息,一气之下他直接杀了使者,毕竟军队行动的最大优势就是突然性,可是现在没有了,这让人如何的不去恼火。
当然,事情都是大将军做出来的,人家也是为了双重保险才这样做的。
杀了使者泄了怒火之后的黑田行长,就不得不考虑强行突围的事情了。虽然明知道五星军已经有了防备,但是大将军的命令不可违,最为重要的是久困之下他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五天之后,一切准备就绪的黑田行长下达了突围的命令。三十万海军座上了千艘战船带着粮草和辎重以及白银由南海道突然而出,向着海上杀来。
负责阻击的是五星军中极为精锐的海四师、海五师外加朝鲜省海师三万人,共计连五万都不到。
面对着三十万的倭军海师,就算是早有准备,也有火炮的优势,可依然还是无法将其全部留下。最终三天三夜的大战之后,倭军海师留下了一半的人马,还是逃走了。事后两位师长向杨晨东发电报请罪,但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的杨晨东并没有责怪他们,反而进行了嘉奖,即尔又下达继续追击的命令。
草根領主
他就是要凭着战船的速度优势和武器优势继续行打击之举,最终达到把所有的倭国海师轰出倭国的目地。
名門影後:腹黑BOSS太纏人
時空旅人傳奇 文詞
海上的战事连绵而启,陆地之上双方也是你来我往战了不少回。大势已去,军心民心都已然涣散的倭军是一败再败,形势已然向着五星军方向有了大量的倾斜。不断的持续下去,战事结束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
倭国的战事开始向最后一个阶断行进。草原之上的形势却是越发的严峻了起来。
職業人生 唐山大白菜
沙井城第二军军部大院。
这已经是荣绍第三次出现在这里了。前两次双方谈的并不是多好,或是说舍别有意的在抬高身价,行拖延之举。而这一交荣绍前来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决定,那就是不降就打,时间过的太长,他已经失去了耐心,或是他身后之人已经没有了耐心。
说到底,沙井城和净州城不过只有五星军一个军而已,四个师加一起人马也不过三万多而已,北明却已经在他们的身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对于北明高层而言,能够收服这一支新的人马最好,但若是实在不行的话,也不排除武力达到目的可能。
正是因为上面有些不耐烦了,这一次荣绍来到这里时的态度较上两次也强势了不少。
華燈初處起笙歌
總裁退散:我,與你無關 aitkaitkddyy
常年经商,荣绍养成了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笑呵呵的脸上一直是人畜无害般,但他说出的话来却是十分的凌厉。“舍将军,不知道事情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考虑的如何。要知道如今我们北明已经在沙井城外安排了二十万大军,当真是说打即可打,随时都有攻破这里的能力。”
说起这些话的时候,身材胖墩墩的荣绍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一幅大有你不再不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我就要强攻的模样。
面对着有些咄咄逼人的荣绍,舍别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在拖下了去,很可能事情要坏,当下考虑了一下便道:“好,你们所说的战场起义之事我可以答应,但还是请给我时间,你要知道,我虽然是新二军的军长不假,但除了徐元之外,其它三位师长都是武南王安排的,如果不说服他们,事情根本办不到。你们也不想看到一个自相残杀的新二军来到北明吧。”
舍别给出的理由十分的合适,之前荣绍也曾调查过其它三位师长的身份,的确都是杨晨东亲自安排。这两万多的骑兵可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如果就这样舍弃了,事件就不完美,荣绍的个人功劳也会少上很多,当下他便点了点头道:“好,但我需要一个准确的时间。”
“一个月吧。”舍别大概的思考了一下之后给出了答案。
“不行,最多十天。”荣绍以商人的口吻拒绝着。
最终经过了两人的讨价还价,以二十天为准。也就是说,二十天后,如果舍别还不能带领新二军投奔北明的话,那城外的北明大军就要展开军事行动。
……
始城。
做为草原上杨系势力下的第一大城,同时也是建的最早城池之一,这里繁荣依旧。
尽管这段时间外部的环境有些紧张,但生活在城内的百姓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自然与强大的新一军驻扎在这里有分不开的关系。做为除了杨晨东之外的军部最高领导人,虎芒充分显示出了足够的能力,将新一军经营的是井井有条。即便是现在猖狂无比的北明辽东铁骑也从来没有打过他们主意的意思。
即便是行动的时候,往往也会距离始城两百里开外,也正是这样的安排距离下,双方大有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只是尽管如此,虎芒确一点也没有骄傲的意思,相反这一阵子他的心情并不多好,一切皆是因为沙井城和净州两城之事。
荣绍不愧是一个合格的商人,深知怎么样做才能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自从开始接触新二军之后,便不断的释放着对舍别不利的各种言论。而就在昨天,一个新的小道消息传出,说是用不了多久,被重重包围的新二军就将投入到北明的怀抱了。
消息一出,虎芒自然是不相信的,甚至他连向杨晨东发一个电报的事情都没有做。他知道这些事情自然有情报部门的人负责,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种种意外。
我只想吃利息
城内的新一军军部,虎芒请来了城主于冕以及后勤师师长杨四,在一间很是安静的房间里座了下来。
未來之機甲莊園 一品舟
杨四做为主管后勤之人,又是职务最低的,理应干起了倒茶的活计。在一边给着虎芒和于冕倒茶的时候,他的嘴也没有闲下来,“两位,看你们愁眉不展的样子,你们不会真的怀疑舍军长会投敌吧?呵呵,你们就算是不相信他,也应该相信少爷的眼光。”
武林外史 古龍
“是呀,舍别这个人我也接触过,更了解过,他应该不会背叛六少爷的。”于冕也附合一般的说着。
“应该?”倒是虎芒,轻笑着摇了摇头,“难道你们没有听六少爷说过吗?无所谓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够不够而已吗?这个舍别毕竟不是汉人,也不是我们的老兄弟,现在又被北明军重重包围,为了自保就是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我都并不惊讶。”
虎芒之言一落,于冕便不说话了。其实从他刚才应该两字中就可以看出,他心中也并非多么的有底气,那一番话不过是出于想要团结大家,不想随意去怀疑同僚罢了。可是现在,连虎芒都直言怀疑两字了,他当然不好在说一些什么。
倒是杨四,听完之后眉头皱了一下,已经倒完茶座下来了他右手紧紧握了一个茶碗,想到什么的说着,“即是你们都怀疑,何不把事情向少爷进行汇报?”
“少爷一定已经知道了,只是现在还没有来信,这才是让人琢磨不透的地方。”虎芒一边摇着头一边说着。
“嗯?”杨四听闻之后,先是一记愣怔,接下来也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如果连六少爷都无法确定事情的真假,那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怕就有了五成以上吧。
杨四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不在说话。于冕倒是想到了一些说着,“即是如此,那我们也应该早做准备。一旦新二军真的出了问题的话,怕是接下来北明要对付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了。”
有新二军在沙井和净州城两地驻防,这等于是插在了草原上的一颗盯子,北明想要有大动作也要顾忌一二。可一旦没有了这个掣肘的话,那一切就大不同了,他们就可以集中所有的精力来对付始城,对付新一军。在补给已经断绝的情况下,新一军的情况也只会变得危险重重了。
“不错,我担心的就是这些,所以把你们找了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计策。”虎芒重重点了点头,显然这一切他都想到了,叫两人来,实际上就是要商量这件事情。
事情说开,接下来的时间,就是三人聚在一起出谋划策。而此刻,远在倭国的杨晨东,的确已经收到了始城情报人员发来的电报,上面详细的介绍了听到的一些流言。只是因为沙井两城被重重包围,他们根本无法探知具体而真实的情况,这便把听到的不管真的假的一并给报了上来。
暴君霸寵庶女妃 有錢的主

w5mgu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帶着軍需來大明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將計就計推薦-majkm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倭国是一个岛国,不说是军方的战船,就算是民间之船也是多的数不胜数,不过就是找一些船去北明传递消息罢了,当真不是什么大事。甚至为了安全起见,这一次使者就派出去了十队,防的就是五星军在海上的拦截。
足利义政真是足够小心,十队使者分散而走,的确有人受到了五星军的拦截,也因此走露了消息,但最终还是有船只侥幸的穿过了大海,来到了北明。
通过被拦截的船只,五星军知晓了足利义政的举动,上报到了杨晨东的面前。看着送来的那些口供,杨晨东一声冷哼而道:“困兽而已,当真以为通过这样的方式就可以阻拦我大军的脚步吗?哼,杨二,给徐有贞发报,他应该知道要怎么样做的,还有通知前线大军加快行军速度,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北明京都。
历经了海浪而来的倭国使者们终于来到了这里,随后就急急的向主管外事的礼部送上了足义政的手书。在他们看来,倭国已经危险至此,北明皇帝应该会很快召见他们的才是,但不成想,这一等就是数天的时间。
非是手书没有送到朱祁钰的手中,如今皇权还是很有威望的,就算礼部尚书是胡濙,是杨晨东的丈爷,他也同样不敢压下这件事情。所以问题并非是出于礼部,而是在朝堂之下。
朱祁钰在看到礼部呈送上来的手书之后,便马上召开了朝会,商量着出兵事宜。让他想不到的是,说起对倭国出兵,下面的臣子们反应竟然是出奇的相同,都不同意出兵之事。
其中以太子少傅、大学士兼刑部尚书徐有贞最为反对。
“皇上,攘外需先安内,我们自己的问题尚没有解决,哪里还有余力就帮助倭国呢?这件事情还三思而定。”
表面上徐有贞与杨晨东是势不两立,也因此深得朱祁钰的信任和依仗,如今他第一个开口这般说了,其它的臣子们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进言。
“皇上,徐少傅言之有理呀,如今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解决了沙井和净州两城的问题,面不是分兵去帮助他人。”
“是呀,皇上。按手书上所说,倭国已经是危在旦夕,此刻就算是我们出兵又能解决多大的问题呢?”
“对。隔海而战,于我方粮草补给不利,一旦出了事情,那就会是大问题呀。”
“想到以前倭国时常还会犯我海疆,现在他们活该出事。”
“众位大人说的对,我附议。”
“臣附议…”
各种各样的说法都出现了,但大意还是统一的,那就是不要出兵帮助倭国。
所谓的唇寒齿亡,固然有一定的道理。只是北明与倭国是隔海相望,这个说法就难以站住脚了,尤其还是在海洋业并不发达的时期,更没有人会感觉到什么危险与威胁。
在他们眼中,北明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至少隔海的小小属国倭国,死不死的管他们干什么。
座在金黄龙椅之上的朱祁钰,原本还一幅信誓旦旦的模样。在看到手书上足利义政说,愿意奉北明为主,世世代代之时,在看到了上面写明了每年进贡的银两会翻倍之后,他是有那么一点心动的。
即可得名,又可得利,这样的事情是至高无上的皇上最喜欢做的。
醫妃成寵:夫君難自控 憐苡華汐
只是想不到,下面的群臣反应的会如此的激烈,这倒当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当然,以他皇上的身份,完全可以做独自做主,下面的臣子也无法说出一些什么。可正值对五星军施加压力,甚至是要有大胜摆在面前之时,若凉了臣子之心,终不是什么好事情。
在不影响自己的情况下,出手可以帮助别人,得名得利朱祁钰自然是愿意去做的。可因此让北明朝廷陷入到不稳定之中,那就非他所愿了,这一刻他变得犹豫了起来。
異世原始社會領主 張雲
朱祁钰又哪里知道,徐有贞在接到了安全局人员送来的电报之后,马上就做起了大量的工作。
自从选择了跟随杨晨东之后,他便一心向着五星军。借用着朱祁钰大力扣压众臣子俸禄的同时,他拿着杨晨东所给的银子可着实是拉拢了不少人,现在朝堂之上至少有五分之一的臣子都受了他的好处。此刻便是显威的时候到了,他便暗中联络了不少人,晓之有理(礼)下,可有不少人唯他马首是瞻。
就像是现在的朝堂之上,那些最先发言之人多是他安排好的,舆论的导向下,一些原本不知情的人臣子也被说动,纷纷发表着属于自己的意见。
豪門蜜戰:馴服拒愛新娘 一襲晚衣
杨晨东的计策生效了,考虑到朝会上的反对意见太多,朱祁钰终没有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出兵的事情,只是说在考虑考虑。借用着这个时间,杨晨东指挥着五星军在倭国战场上不断的驰骋,压缩着倭军的地盘和实力。
从上一次发出求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天,依然没有传来任何对自己有利的消息。原本还稳座军中帐的足利义政终于有些座不住了。他再一次的叫来了心腹之臣毛利正则,商量着解决危机的方法。
大帐中只有两人的时候,足利义政开口说道:“本将军意欲派人给南海道的黑田行长送信,让他前来与我们汇合,如何?”
足利义政言落,毛利正则的身体便明显的紧绷了一下。
傾盡落花妖嬈時 莫言殤
倭国的海军实力还是很强的,兵力也不少。现在的南海道中至少还有三十万倭国海军,这也是倭国能够在海上的立国之本。只是碍于五星军的海师更为强大,尤其是船中的火炮射程更远,这才没有发挥出他们的实力。
但就算是如此,五星军的海师同样没有小看过这股实力,有消息传回来,对南海道五星军只围不攻,便足以说明一切了。
那部手機會造鬼 舒笙
这一点足利义政不可能不知道,可是现在,他却要把这些海军调出来,难道不知道主动突围的话会损失惨重吗?可依然还是要这样做,其中的意思就有些发人身省了。
毛利正则的脑海中很快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足利义政怕是真的害怕了五星军,这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呢。毕竟有了海军的帮助,他们就拥有了随时离开倭国的能力,可以除了这里之外,在选一新的地方生存下来。而如果没有强大的海军相助,一切事情便休要在提了。
“难道说是大将军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吗?”毛利正则抬头看了一眼足利义政之后也点了点头,“如此也好,虽然突围会损失一些,但终是被围也非长久之计。”
即然足利义政已经做出了决定,毛利正则就算是阻止怕也难以成行,弄不好还会因此得罪了大将军,这对自己的未来可是十分不利的。
毛利正则同意了,并没有出乎足利义政的意料,他呵呵的笑了笑,“很好,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吧。”
足利义政的确是做好了战败逃走的准备。面对着五星军的强大攻势,他深知有些事情已经不可逆转,尤其在求援北明没有得到回信之后,这种想法就更加的坚定,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一次的后手加快了整个倭军的溃败。
不像是五星军拥有电台这种超出了这个时代的东西,想要传信给南海道的黑田行长,那只有两条路,一是信鸽传信,二是派人去送信。为了保险起见,两种方法都被用上,而正是这个决定,让五星军提前有时间做出了准备。
天上的信鸽并不是那么好抓的,尤其还是那种训练有素的信鸽。但这个东西并非是完全把握,像是信鸽出事的事情屡见不鲜,为了双保险足利义政又派了一艘不起眼的民船,向着南海道而去。
事情坏就坏在了这般民船上。在已经被全面封锁的南海道外围,就算是汉人的民船和商船都不会放过检查,更不要说一艘倭国民船了。所以在严密的检查之下,使者被揪出,有关大将军下令让海师突围的事情也就不在成为了秘密。
網遊之妖孽初體驗 非我天涯
下面的人把情况用电报第一时间禀报给了杨晨东。得闻此事之后的杨晨东,经过了认真的考虑之后决定来一个将计就计。
如果说草原上一切安泰,时间充足的情况下杨晨东是不准备给任何一个倭军生路的,他们除了投降就只能选择死亡。可是现在,外围的环境并不如人意,新二军那里随时会面临着出大问题,时间不等人,倭国的事情就必须要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来解决。
这其中,倭国海师就是让杨晨东极为头疼的存在。
三十万海军,在数量上有着极大的优势,加上也有小型火炮的存在,想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可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加之这位黑田行长也不是吃素的,据潜伏在南海道的情报人员传出的消息,在其人治理之下,那里的治安还算是稳定,这就杜绝了由内部攻破的可能。
正愁着要怎么吃掉这伙倭军,怎么占领南海道,以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时,大将军足利义政的命令让杨晨东看到了机会的出现。

bc9vx妙趣橫生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討論-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向北明求援-2w7s9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片好心,竟然换来了这般的结果,这一刻舍别也不知道要说一些什么好了。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把真相说出来,可他又清楚,事以至此,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当一个人已经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远非是一两句话就可以改变的。还有更重要的是,无论如何,徐元说出了这些话,便等于是背叛了六少爷,这样的人忠诚已经不在,即便是留下了,也不堪大用。
召喚美男修仙團
心中为徐元的未来感觉到了悲哀,舍别脸上确没有表现出来,他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是否能够借着这件事情来做一些文章。刚才他一直在地图前想着办法,现在机会已然出现了。“徐师长,兹事体大,还需要我在好好想一想,另外我想见一下荣绍,有些事情光你说是没用的,我想听他当面讲一讲。”
……
沙井城中发生的事情,还局限于一部分知道。但这小部分人中正有杨晨东。
先后两封电报发到了面前,讲的都是这件事情。所不同的是,一个是告状的,一个是提出解决方案的。
告状的是情报部门的中情局。这位由七夫人苏曼儿起头办的情报部门,经过不断的发展,早已经开始向着军中和政地两处发展。就像是徐元口中所谓的那些老兄弟们,他们中一些人娶的婆娘就是中情局的外围成员,这些人多是出身不好的,甚至还有的有过不堪的过往,是被中情局解救后经过了培训再送到各地。
牧周 天凈沙秋思
她们的身份都是相当保密的,彼此间也没有什么联系,算是绝密了。
穿越之武林怪傳
当这些老兄弟们开始有动作,并常聚在一起讨论事情的时候,他们的一些动作便已经入了中情局的视线之中。只是这些人根本没有在意而已。
重生之精品師傅
凭着夫人们的枕头风,很快这些人的秘密就被获知,尔后层层汇集,最终上报到杨晨东这里。
另一封电报是舍别自己发过来的。里面把事情的经过详细讲了一遍,最后还附上了自己的意见。大意就是两个字——诈降,以这样的方式来换取更多时间。
当两封电报都送到了杨晨东面前的时候,他正在布置着向倭国北部进军事宜。
邪王絕寵:財迷王妃跑不掉 飛雪落梅中
两封电报不过就在脑海中一愰而过,杨晨东便将其先放到了一旁,接着布置之前的作战计划。“诸将,足利义政受伤未愈,手底下大军已经不足三十万人,此刻在兵力上我们已经占优,接下来就是全力吃掉他们,解决倭国战事的时候了。”
“谨尊六少爷命令。”
众将皆齐声声的说着,尔后将目光落在主持军事会议的杨晨东脸上,显然大家都在等待着最后的军事决定。
“好。”看到大家士气是如此的旺盛,杨晨东重重点头之后,一道道军令由他的口中发出,解决倭国战事又更近了一步。
会议散去,杨晨东吩咐杨二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自己,他将两封电报摆在面前,认真的看了起来。
全能高手混都市 秦三少
蟲血沸騰 逍遙窮神
都说堡垒最容易被内部攻破。杨晨东从来不否认这一点,为此他在军中成立了督察处,冷锋中还有政委的存在,再高一级的也有政治部,地方政务上也有监察部和反贪部等等,防的就是会出现什么意外。
而应该来的还是会来,就像是后世反·腐一样,层出不穷。
杨晨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军队和地方上就不会出现一点的问题,那便是连圣人也做不到的事情。毕竟是人都有私心,要不然也不会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言了。
也可以说徐元等人的事情早在杨晨东的预料之中,只是他没有想到问题会出现在新二军而已。好在的是舍别没有辜负他的重望,并没有背叛自己。
这一点是让杨晨东十分欣慰,他可以肯定,中情局的情况舍别一定不清楚,这更显其做法的难能可贵。尤其是电报的最后,舍别还为徐元等老兄弟们求情,只要求饶他们一条性命便可,这更显得其人道德品质的高尚。
“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五星军中最不缺少的就是人,由得他们去了。”心中一声长叹下,杨晨东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尔后大笔一挥,给舍别回了一封电报,同意他的所有举动,本着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的原则,任其主导,如需什么帮助,尽管开口将会尽一切能力满足之。
电报给了杨二,交由王闪秘密发出后,杨晨东的目光重新落到了倭国的战事上来。这一仗打到现在,基本上大局以定,接下来就是时间问题而已。倘若可以早一些解决这里的问题,便会早一些解决新二军的困难处境,杨晨东感觉到压力的重大。
……
修仙高手在校園
东海道,藏郡。
跟自家男主攪基神馬的 孺江
属于东海道中央地带,此刻成为了大将军足利义政的大本营所在。
受伤昏迷的足利义政早已经清醒了过来,也亏得他身体底子好,仅仅只是受伤而已,并没有危及到自己的性命。只是当醒来后,得知了前方的战事结果,又气的晕过去一次,那才是让人郁闷的。
待再度醒来,并开始主持军事大权时,身边的将领数量已经变少了很多。
一婚二寵
先是忍者的偷袭让他少了二十名有能力的心腹之臣,接着平安京之外的兵败,又少了一半的将领,如今站在大帐中已经不足二十之数,这还包括了放弃了进攻山阴·道的毛利正则将军。
战事打到了现在,意气风发的足利义政已经不见了,换来是的有些颓废,没有精气神的大将军。“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说出这句话后的足利义政将眼睛慢慢的闭上,这一刻他似乎有些累了。
连大将军都是如此做派,下面的将军们更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面对这样的局面,似乎怎么说都是错的一般。
而众将之中只有毛利正则双眼带着一丝光芒,似乎正在想着什么。当大帐内陷入到沉静之中的时候,他突然间向前一步迈了出来,“大将军,属下有一计或可解当前之局。”
都这个时候了,有人肯出谋划策,足利义政哪里有不肯依的道理,尤其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心腹毛利正则,当下他便猛然座直了身边问道:“有何计策,说来与众人听听。”
“哈依。”毛利正则重重点了一下头,随后用着不急不缓的声音说道:“目前看,五星军的确是占了不少的便宜,军队数量也第一次超过了我们,我们倭国已然是岌岌可危。可若是仔细衡量一下的话,事情并非是如此,五星军说到底不过就是一支并不愿意被北明承认的武装力量而已,事实上还有很多的弱点,他们差的就是底蕴。”
这一番话听在众人的耳中,不少人都感觉到眼前一亮。
此刻,毛利正则的声音继续传出道:“我们虽然看起来势微,但这里是我们整个倭国,如今又是在我们这里交战,天时、地利、人合我们大可全占。像是这样的战争,我们可以打上几年十几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但做为外来的五星军就不行了,他们终究算是侵略者。更不要说,他们的背后还有北明这样强大的敌人了。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这一点我们大可以利用。”
“不错。”听到这里的足利义政也终于出声的说道:“我们倭国原本就是大明的属国,属于不征国之一。前不久我们又一次向北明表示了称臣之意,他们也接纳了我们,这一刻我们即然遇到了危险,他们是一定要出力的。”
“大将军所言正是。现在我们只需要向北明进行求援,甚至同意他们的军队进入我们倭国,那样的一来的话,五星军将会腹背受敌,形势就将逆转,那时将五星军赶出去,将不会在是什么问题了。”毛利正则也是点头赞同的般的说着。
“说的好。”一改刚才颓败的样子,大将军足利义政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旦北明大军进入倭国的话,五星军将不在占据什么优势,而如果还是不退的话,就将面对自己和北明的双重打击,那样一来的话,他将在难以支撑起什么大局。更为重要的是,北明与五星军一旦开战,就将会起到祸水东引的效果,那将会给倭国的重新壮大创造出足够的时间。
而他需要付出的仅仅只是尊严罢了。面对强大的大明朝,就算是低一次头又如何呢?最关键的是保住自己的位置不动摇,那样的话,他在倭国就会有东山在起的一天。
似乎已经看到了五星军被迫而退的场面,足利义政哈哈大笑了起来,当下就宣布,马上派人划船向北明进行求援,而为了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愿意年年上贡称臣,向上送大批银子也在所不辞。
之前南海道被围时,足利义政都没有如何的焦急,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一时间的困难而已,所以他也没有派人再造船只向北明进行求援。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在兵力优势已经尽没之下,他终于放下了所有的脸面,派人重新找船去往北明。

j9s52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帶着軍需來大明 txt-第一千一百二十章敗如山推薦-5xvk6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两万大军转眼前逃的连一半人都不剩。而下的并非是他们不想逃,而是逃的太慢,或是已经被黑骑龙卫所缠,已经逃不出去了。这其中就包括指挥官毛利正则。

奈何那几声大喊暴露了他的身份,已经被人盯上了。盯上他的还是杨二,这位杨家的家丁,这位跟随杨晨东时间最长,也总是想要立下战功的年轻人。
“保护好少爷。”锁定了目标的杨二向八道江和朋越扔下了这句话后便打马转了一个方向,单枪匹马直奔向毛利正则的方向而来。
这一刻的毛利正则正好转身而走。原本做为指挥官他是骑着战马的,可是这一刻为了不被人注意,他早已经下马,在亲兵的保护下,混在败兵的人群中后退着。
“老小子哪里跑,纳命来。”眼见毛利正则要逃,杨二哪里肯依,天生的大嗓门这般一吼,以着完全不输于张翼德在当阳桥上的那一嗓子,而这一吼之后,顿时吓住了面前的很多倭军。
这种声势与气势,竟然让不少的倭军直接就扔下了手中的武器,跪倒在了一地。尽管面前的黑骑龙卫只有一人,但很多人还是放下了抵抗 的想法。
“都给老子让开。”根本没有把那些小喽啰放在眼中的杨二又是一声大吼,接着打马向前,数次跳跃,有一次还从一名跪地倭军的头顶之上冲过,吓的那士兵是眼睛一闭,晕倒于地。
这种气势的杨二无人敢拦,也无人会拦,让他顺利的来到了距离毛利正则二十米之地。在这一刻,这位倭国指挥官也看到了身后追来的杨二,当看到对方的目光似乎可以喷火的时候,他就知道不杀了此人,自己是很难顺利离开了。
看了一下左右,并没有发现其它的黑骑龙卫,又看了看身边的二十多名护卫,毛利正则的眼中露出了一个残忍般的冷笑,“不要怕,他只有一个人,大家一起上,杀了他。”
盛裝出席只為錯過你 阮佳
护卫原本就是保护将军的,关键时候可以替将军去死。如今下了命令,二十余人是二话不说,这便围了过来。
以一人对二十余人,杨二是凛然不惧,不仅如此,在那漆黑的护面面具下还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好好,都来吧,让俺杀一个痛快,杀一个过瘾,哈哈哈。”
大笑声中,杨二动了,手中的马刀突然劈砍而出,落在靠近的一名倭军护卫身上,与对面正欲举起的刀锋碰到了一起。
同样是用刀,可是一方的力量太大了,当双方撞击到一起的时候,直接产生的影响就是一刀被碰碎,接下来杨二的那把刀直接落下,砍在那护卫的前胸之处,露出了深可见骨的巨大伤口。
微一用力,刀身抽回,接下来的杨二继续行劈砍之术,这一刻训练场洒下的汗水没有白流,训练时,一天一千次的劈砍让他每挥一次刀都是出于一种本能,而每挥一次,往往可以带起一蓬的鲜血。
这一刻的杨二化身成为了一个杀神,但凡他所过之处,无不是一地的尸体,这一幕也吓到了毛利正则,在眼看着他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已经不足五人时,他很不争气的再度转身就逃。
“哪里走。”眼看辛苦锁定的目标这就要逃,杨二哪里肯依,这便欲纵马而追。但那五名护卫围了上来,大有一幅拼了性命也要将他挡在这里之意。
“哇呀呀。”大喊声中的杨二生气了,一声大吼的他突然纵身下马,一个滚地之后一刀扬起,声声的砍断了一名护卫的双腿,让其在哀嚎声中倒地不起。
囂張凰妃:王爺,靠邊站
下了马的杨二身体更为灵活,一刀刀总是以十分刁钻的角度砍出,这与他那高大的身材无法形成正比,也让人无法相信这竟然是此人做出来的。
别人无法相信,更给了杨二一个出其不意的优势,仅仅是十几息的时间其它四名护卫尽数而亡,而这一刻的杨二因为杀人过多,一身的黑甲早就染成了血红色。
纵身上马,杨二重新的向着跑出了百米外的毛利正则追去,借用着在马上的这个时间,他在不断的调整着呼吸,以最完美的状态去击杀他的最终目标。
獨寵萌妃 魚爺殿下
能够跟在杨晨东的身边,自然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加之本身的实力已经不俗,一旦让他正面遇到毛利正则,他有百分百的信心将此人拿下,甚至前后都用不上三招。
强大的人都是拥有自信的,但很多事情并非你是实力强就可以做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天下岂不是永远强者在横行,弱者要无路可走了吗?就像是眼下,虽然杨二拥有足够的自信,但毛利正则也非是吃素的。
当了这么多年的将军,又一直受大将军足利义政的重视,使终处于权力的中心地带,让他从来没有缺过银子,也使得他的身边的确出现了一批死忠亲兵。
就像是刚才,五人悍不卫死的抵挡便足以说明一切。而就在杨二刚刚杀了五人,还不等喘上口气的工夫,接下来又有近十名倭军从远处士兵冲围了上来。
他们人人抱着必死之心,所为的就是给他们的将军毛利正则创造逃跑的机会而已。人都说连秦桧都有三个好朋友,果然如此。
毕竟倭军在兵力上占据上优势,就算是龙卫们在勇敢,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杀光倭兵。而借着这个机会,毛利正则终于还是逃走了,当然付出的代价的不菲,多年来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亲兵一战中死了一半还要多。
而这足以气的杀光了面前倭军士兵的杨二大骂不矣,直呼孬种就是孬种,骂声一直传出到很远。
總裁的棄婦新娘 荷菱
以一千战两万,龙卫再一次又用实告诉了大家他们的强大。尽管这一战中他们自己也损失了两三百人,但威名就是威名,龙卫不容亵渎与冒犯。
倭兵逃的逃、死的死、降的降,大局以定之下,留守在平安京中的其它战友赶了出来,接过了打扫战场的任务。杨晨东看到大局以定的时候这便开始统记伤亡数字,在得知战死两百多,伤百多人的结果后,也不免叹了一口气。尽管这死伤的多是后加入到龙卫的,但不可否认,能进入这个大家庭的就是没有一个镜简单的。这一次损失如此之重,也让他有些心痛。
似乎看出了杨晨东的心情有些不好,一旁一身鲜血的的杨二主动打气的说着,“少爷,您放心,这个仇咱们记下了,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杀了毛利正则,为兄弟们报仇。”
狡詐皇帝:極品皇妃 黯默
“不错,这个仇一定要报。”杨晨东一脸严肃般的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远处。这一战大胜倭军,将其主力吃掉了一半,那么接下来,怕收服倭国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
沙井城。
临时的城主府中,身材有些削瘦的舍别此刻正站在一张大的军事地图前沉思着。
做为新二军的军长,舍别自占领了沙井和净州两城之后便一刻也没有停闲。先是重修城池、稳定民心,接着推广商业发展、开办工厂以期达到经济迅速繁荣的目标,随后凝聚军心,做好向西出兵的各项准备。
有着始城这个珠玉在前,舍别采取的就是模仿,先稳定基础,在积聚实力,最后就是向外出击了。
廢物物語:逆世七小姐
想法是好的,可变化也随之而来。杨晨东·突然向倭国下手,引来了北明的不满甚至是危机,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距离北明极近的新二军压力变得越来越大。直到北明的辽东铁骑一出、又与南明和也先达成了协议等一步步后,此刻的新二军莫说是向外扩张了,便是能不能保住现有的地盘都要两说。
已经被围城,被切断了外界补给以达二十余天,城内的情况是一天不如一天,形势越发的严峻之下,舍别的心思越来越重,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女大學生的求職生涯 紫櫻落寞
正站在地图前愁眉不展,门外的亲兵突然来报,说是步兵师师长徐元求见。
大漢封疆 莊不缺
徐元,原本就是舍别的步将之一,自答鲁城被破之后一直跟随着自己。虽然本身能力一般,但随着新二军成立之后,舍别还是帮其要了一个师长的位置,算得上是绝对的亲信了。
听到是徐元来见,舍别点了点头,用着有些带含沙哑的声音对亲兵说道:“请。”
徐元来了,身材高大,又目露出一道虎光,颧骨也有些宽大的他,拥有着一幅标准的蒙古汉子面容。而等他一进大厅的时候,隆隆的声音即从口中传出,“军座,听说您又一天没有吃饭了,这可不行呀。”
“呵呵。”听着下属的关心之言,舍别轻轻的转过了头去,脸上强挤出一丝的笑容,尔后用着同样关切的口气说道:“徐师长,你也要按时吃饭,看你又瘦了。”

nmddz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帶着軍需來大明-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引蛇出洞看書-ai21g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我这就派人去查。”杨二转身离开,没一会带着两名龙卫去向远处,向那传来枪声的方向跑了过去。就在这个方向,山口深田正郁闷的用拳头直砸着地面,一些石块在巨力之下也被砸了一个稀碎,可他本人确好似一点的感觉都没有。
武士不比忍者,他们可以借用身边的事物,加上自身的灵活与速度等等,来隐藏自己的身形,达到最近距离接近目标的作用,如此他们才更加的擅于暗杀。
相比之下,武士正面的战斗力更加强悍,但他们也仅仅是正常战力强大罢了,每一次想要接近目标的时候都不得不弄出一些偌大的声势来。就像是现下一般,他们刚下了决定,一出现就被负责外围安全的龙卫给看到了,尔后一次警告无果之后,直接开枪射击,冲在最前面的几十名武士就在喊杀声中被击毙在地。
距离至少在三百米之外,武士的死亡吓到了山口深田,他被迫无奈的让其它武士趴在地上,尽可能的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体。但同时也是愤恨不已。
像是这种根本够不到的对手,让他生出了一种无力之感,在这样的感受之下,他的心情如何能好。
tfboys之愛不解釋 迷琴
“队长,我们撤退吧,那些人手中的火枪威力实在太强大了,而且还能打连发,我们冲上去只能是送死呀。”一名武士小队长,也是山口深田的亲信爬到了他的旁边进言着。
要撤退吗?
山口深田心有不甘。这一次他们的出现是如此的突然,但都无法接近目标,甚至连杨晨东的真实模样都没有看到,如果连这样的机会都放弃的话,可想而知,那以后在想刺杀更是难上加难。
可如果现在不退的话,趴在这里与等死又有什么区别。一旦时间长了,引来了更多五星军出现,岂不是他想要撤都没有机会了吗?
一时间纠结不已的的山口深田为了属下的安危,终于还是做出了要撤退,在寻机会的决定。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发现,对面持着火枪的五星军开始后退了。
召喚美女軍團 寫字板
“嗯?这是怎么个情况?”山口深田先是一不解,可随即就想到了什么,变得哈哈大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一定是对方的火枪没有火药了,或是火药不足了,不然的话,占得先机的他们怎么可能会后退呢?”
名媛第一嫁
自感知道了真相的山口深田全身又充满了力量,一声大喊之后,便命令着属下武士起身,向前冲去。
只是为了安全起见,这一次起身的只有几十名武士,他们也是防着对方的火枪来袭,不想损失过大。
几十名武士站了起来,挥着武士刀向前冲去。对面的五星军确只是一味的撤退,只是偶尔的还击上一两枪,远不复之前那般的密集与自信了。
这一切落在了山口深田的眼中,都让他兴奋不已。一声声大叫之下,手下的武士们全体起身,发狂般向前冲去。
砂滿園 原非西風笑
杨晨东就站在山下的一处空地上,在他的左右站着的是一百名龙卫。此刻他们人人手拿九五式,一幅傲然而立的样子。
他们的前方,负责外围的五十名龙卫正在迅速后退撤回,直到撤回到杨晨东身边的时候,负责人朋越这才呵呵一笑主动说道:“六少爷,诱敌任务顺利完成。”
“很好。”杨晨东嘴角噙笑般的点了点头。
这一次的后退当然不是子弹不足所致。有了那一次在北明京都永定门下的刺杀事件之后,在跟着杨晨东一起出行的时候,龙卫们都将子弹配的足足的。两百人便是面对着十倍敌人也是游刃有余,更不要说这一次面对的不过才三倍,六百的敌人,子弹又怎么会不够用。
但还是做出了后退的举动,为的就是将对方全数灭掉,一旦让他们逃了,回到了平安京中那才是最大的安全隐患了。
山口深田又哪里知道,眼看着一步步接近着任务目标,而对方只有一百多人,是自己四分之一兵力的时候,他便忍不住着想要仰天长叹,这是上天要给他们立大功的机会呀。
双方距离仅剩两百米的时候,山口深田一脸决然之色带着武士们步步逼近,且速度还非常之快,一百八十米…一百五十米…很快就到了一百二十米。
这个距离下,有些力气下的人,已然算是强弓之下的射击距离了。终于,龙卫们一个个将原本下垂的枪口抬了起来,随着杨二的一声令下,一阵阵火舌由枪口中喷出,一一落在对面的武士身上,形成了点点的血花。
这可是血花,不是雪花。而随着这些血花的出现与产生,一名又一名的武士在冲击的过程中中途倒下,近六百人的队伍,几波攻击之后,剩下的人已经不足两百。
如此快的死亡速度,让山口深田看了之后都忍不住在心中滴血。这可是多年努力下的成果,这才训练出了这六百精锐,可是现在,连对手的衣襟都没有摸到,甚至连对方的模样都看得不太清楚,便一一死去,这个结果让人无法接受。
“你们退回去,其它人跟我一起冲。”想要给武士留下一份希望的种子,咬着牙山口深田下达了命令,逼着一支五十人的队伍后撤,而他自己,依然是决然而然的向前冲去,他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这才不辱没他们武士道的精神。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山口深田又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就在他们的身后,他引以为种子的五十名武士在转身之时,身后突然出现了五十名龙卫队员。
这五十人是在战斗打响之后·进行的迂回包抄,抱着全歼来敌的想法出现。在八道江的带领之下,五十人端枪点射,就像是他们平时练习射进一般,所不同的是,训练时打的是靶子,现在打的是真正的敌人。
五十对五十,战斗结束的十分迅速。仅仅只是听到了枪声,在转过头之后,山口深田看到的就是所有后撤队员全部死去的一幕。而这时,在他的身边,还站着的武士已经不足十人,这还是因为龙卫们手下留情,没有把他们继续当成靶子,要不然的话,他们将一个都活不下来。此刻双方的距离已经不足八十米。
八十米的距离下,依然还是九五式占优,完全的控制着局面。杨二也终于发声道:“你们,投降吧。”
这句话,杨二是用倭语喊出来的,虽然有些憋脚,但足以让对方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投降?”山口深田已经疯狂的脸上不断扭屈着。没有什么比投降更值得让一名武士感觉到了耻侮了。
忍者可以投降,武士确不可以,这与他们平时训练的要求和教育有着很大的关系。这一刻的山口深田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用足力气大声的喊着,“久闻五星军战士个个能征擅战,但不知道敢不敢与我们一个近身相搏,让我们见识一下你们的手段与能力?”
这样的一幕时常会发生在后世的电视剧中。而往往做为反派的演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万能的主角就会出场,或是拿着一把大刀,或是拿着红樱枪单人上阵,几个回答下来连杀数名倭寇,可谓是大快人心。
豪門狩獵:金主獨捧小萌妻 謝衣
只是那不过是电视效果而已。现实中没有人会那么去做的,以身试险很好玩吗?
黑色豪門:只寵你
直播之特殊事件處理事務所 零五十三
再说。当倭寇面对汉人被围的时候,他们又有几人会选择与你单挑?还不是一拥而上,或是枪声齐鸣将对手的生命结束掉?
“白痴。”听着山口深田的挑战之言,杨晨东嘴唇轻张,吐出了这么两个词。
一只貓妖出墻來
跟其身边久了,早就知道少爷是什么性格的杨二也就此嘿嘿一笑,这个白痴在他耳中就有如下达了开枪的命令一般。就见他右臂先是高高的抬起,接着迅速的落下,带起的是一片的枪声乍响。
可怜的山口深田,最终连一名龙卫的衣角都没有摸到,就这样身中数弹而亡,便是在死的时候他依然在瞪大着眼睛,一幅死不瞑目的模样。
事后清点结果,一共发现了六百零三名尸体,这其中还有两名倭国的情报人员。对他们的处理,杨晨东很随意的命人挖了一个大坑埋了便是。这个足利义政眼中很锋利的一把刀,在很多倭国人眼中代表着十分强大的存在,确根本不会放在杨晨东的眼中,他们不过就是无数想要杀自己,但最终反被杀的刺杀和杀手,然后变成了死人尸体罢了,实在提不起半点的兴趣来。
誅魔少女
这件事情因为发生在城外,也没有引来任何的动静,只有一些五星军高层知晓,刚从山阴·道回来不久的松本风间也有幸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是一脸的震惊与木然。
一直以来,忍者与武士就像是两个生死宿敌一般的存在着。让他们成为了大将军足利义政手中的两把利刀,但凡兵锋所指,便是无人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