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3ks人氣玄幻小說 星辰之主 txt-第六百零七章 繼續吧(下)推薦-syk8f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
“瑞雯说的‘一直保持下去’是什么意思?”
絕品寵妻
超級聖樹
“对成为公众人物有兴趣?小姑娘都爱这个。”
妃逃不可:王爺跟我走 清荷接雨
“瑞雯哪,那是瑞雯!”
“呵呵,你能比瑞雯更懂瑞雯?”
“呃,这个也说不定哈。”
就在“齿轮”的地下实验室,召开了一场视频会议。这次聚起来的,除了上午议事的竹竿、殷乐以外,还有章莹莹、章鱼、剪纸、谢俊平等,都是平常与瑞雯相对比较熟悉的朋友,专门过来当参谋。
本来罗南还想拉与瑞雯关系最好的猫眼进来,只是她正受军方雇佣,出行在外,通讯不太方便,只能作罢。
罗南起初也想让瑞雯出席会议,陈述一下自己的想法,却又不忍心让小姑娘在人前来一次“自我心理解剖”,干脆又把她支到雾气迷宫里去,想着借助会议整理思路之后,再私下里交流。
虽是这么计划的,视频会议开始之后,罗南的思绪,还是停驻在瑞雯奇特的思维,以及她对内对外的观照中,多多少少有点儿走神。
至于其他人,在热烈讨论一番之后,也很难再继续下去。竹竿的总结很有代表性:“任何人的心思都不是那么好猜的,何况是瑞雯,她就不是一般人……咱们还是先说点儿实际的,把这个虚无缥缈的心理问题,先转换成可以触碰解决的现实问题。”
说着,竹竿就当先做出示范:“网上舆论源头那边,小谢,你做得怎么样了?”
血劍吟 楓零無心
谢俊平还是头一回负责里世界圈子里的事务……起码能够得上边儿吧。所以他推了下午的工作,专门处理这件事,颇有些兴奋:
“已经和那个‘俅爷’搭上了线。竹竿哥你的情报没错,就是晁家老五。他老爹虽然只是个上校,却是军官世家,夏城建城以来就有三代十多人在近防军任职,算得上根深叶茂。
“说实话,大家不算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但托托关系还是能说上话的,咱们做得到位,人家也挺给面儿,说撤就撤了。名义上是要再剪辑,可后面发不发,都由咱们这儿说了算。”
竹竿就笑:“这就差不多妥了。”
“嗯,他看上去对瑞雯真是粉了,还要求一个签名照……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死神之草鹿區的劍客
大家都看罗南,罗南点头:“应该不是大问题。”
谢俊平摇头:“其实还有问题,晁五说了,他获取资源的途径其实是一个暗网论坛。据说这个论坛早年就是黑杰克的那个地下格斗场做广告、吸引会员的地方,相当一部分现场观众都是从这里吸纳进去的,他们也有传播相关资源的传统。
“不只是夏城,全球各地,类似的血腥格斗视频他们那里都有收录和传播,论坛的名字就叫血斗……当然和大部分暗网一样,这里面是有一整条产业链的,单纯的竞赛也好、组织切磋也好、赌博也罢,自成体系,不只是局限于夏城,也就是说,想完全控制有关资源的传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罗南点头,这也符合此前的预估。
恐怖枷鎖 沙梨加冰
谢俊平也不只是陈述问题,他还做了一些工作:“咱们现在能控制一点儿是一点儿,我想着,晁五,还有血斗论坛在夏城的一批人自成一派,今晚上,我和胡三儿请他们坐一坐,算是感谢上午他给的面子……顺便也让这些人把夏城这边的口袋扎好了,不要流出更多的黑料。
“晁五和军方那边关系比较近,所以我还请了何东楼撑场面。不过呢,姓何这小子太跳了,纨绔性子起来,我还真降不住他。所以就想要南子你给他提一声,压一压他。”
罗南还没说话,最近和何东楼玩的比较近的剪纸就笑:
“没事的,何东楼那小子比表面看上去聪明得多,也拎得清事儿。你请他去,他肯定乐意配合。当然了,要是南子给他说一声,他肯定更有面儿,也更乐意就是了。”
罗南嗯了一声,从沉吟中回神,也不耽搁,直接就给何东楼打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且抢先招呼:“罗南,南子,找我有事?是晚上那个场儿吧……”
墨墨溫情不得語
看他刻意欢快且熟稔的口气,以及略有些紊乱的措辞调整,罗南心念微转,也没有刻意去做,遍布夏城的感应网络微微震荡,就有一幅幅相关画面,在眼前流过。
而在这些即时画面之后,还有一层更模糊的信息流,间接作用过来,暂时还无法形成具象的东西,却让罗南心头微动。
強秦 路人家
现实层面,罗南没有任何磕绊,很流利地接了下去:“嗯,要麻烦你了。还有,你离我家近,有空的话,过来接我一趟?”
对面,何东楼一瞬间有点懵:“你晚上也……成啊,没问题,顺路的事儿,我六点前准到。”
后面的言语已经相当兴奋了。
“谢了,回聊。”罗南挂断电话,迎面就接到了来自各方的惊愕视线。
“这种场子,你去?”
“瑞雯的事情,总要更上心才行。”
谢俊平就挠头:“你去,何东楼那边肯定更卖力。不过这种场面,不是说多使几成力气就能多有几成收获的。那些家伙个个都是刺头,用劲儿用大了,说不定还会有逆反心理……”
罗南就笑:“说到底就是对我的交际能力没信心呗。”
谢俊平扪着良心讲话:“那是真没信心。还有,你给何东楼这么个待遇,别让他过度兴奋了……”
“他正需要呢。”
罗南没有多说,将话题转回来:“有逆反心理没什么,咱们把姿态做到位,把话说到位,愿意帮忙的,就是朋友;故意使坏的,就是对头。网上舆论终究还是虚的,可这些人,在咱们眼前,可都是实实在在。”
谢俊平愣了愣,才回答:“……也对。”
章莹莹就皱眉头:“可这样一来,瑞雯那边的事情,还是会有反复。”
“反复不是正常的吗?”罗南看上去并不担心,而且理由充沛,“按照瑞雯的意见,她也没想着让事情消停,我们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最強棄少
一言既出,人人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