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zoj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扶明錄笔趣-第1485章 春祥歸來讀書-fphsg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天黑之前离京半月有余的常宇带着太子和坤兴公主东便门进入京城,至皇城时常宇和朱家兄妹一同入宫,余人则回衙门。
崇祯帝刚和几个阁臣议完事得知常宇回来便立刻召其入乾清宫面圣,太子和坤兴公主同往,问好请安后边被崇祯帝打发去坤宁宫去给皇后问安了,他要同常宇好好聊聊。
茶香袅袅,烛火荧荧,常宇将此行所为一一说了,当然了有的详而再详有的则要一笔带过有的则直接跳过。
熱血時空
得知常宇先问罪将高第老底套出来后再借的粮食,崇祯帝忍俊不禁摇头苦笑:“你呀,你呀,嘿,这事也就你干的出来”。
崇祯帝之前一直都在好奇常宇要用什么法子能让高第心甘情愿不费周折的将山海关的粮草借给宁远,哪知却是这么一手相当令人无语。
異界之幹坤大挪移
谈及宁远之行,崇祯帝的神色就有些凝重了,常宇少提祖大寿多言边关局势,得知多尔衮极可能就在变成锦州坐镇时,崇祯帝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是一种紧张的表现。
“以你推测多尔衮是挟兵马在锦州同沈阳的豪格扳手腕,他会不会为了将压力外泄继续对宁远大动兵戈?”
这是崇祯帝非常担心的事,眼下国库亏空要钱没钱要粮没粮加上京畿大饥荒,若鞑子再犯会让他喘不过来气的,何况还准备对西安用兵根本顾不来呀。
常宇摇头:“鞑子已没那个实力对宁远用兵了,但小规模的冲突必不可免且会越来越密集,祖大寿将塔山堡重建起来了,但也有可能在这个冬天保不住”。
多尔衮的心思早已被常宇窥破:你要重建我让你建,你若不建我哪有借口用兵啊,但你建好了我就去打。
“那如此反反复复,咱们岂不是等于帮了多尔衮大忙?”崇祯眉头紧皱,常宇笑了:“他若打的下来则是帮他忙,但若是又碰一鼻子灰呢?”
崇祯帝眼睛一亮:“祖大寿尚能战否?”
饭量挺大的,常宇如是说。
常宇出宫时天色已晚,崇祯帝没留他在宫里头吃饭此时饿的肚子咕咕叫,本欲在内东厂衙门吃了饭再出宫但想着还有客人要招待,便急急出了宫却在东安门外见到了一别许久的春祥。
“嘿,你何时回京的”许久不见春祥了人变得健壮黝黑也成熟了,更重要的是身上已能看出气势来了,这大半年在东厂摸爬滚打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宫里头懦弱的打杂太监了,宫里宫外的谁见了都得喊句春公公,敢叫小春子的怕皮痒了。
舞魅花叢:與女神們搭檔 藍河星雲
“比大哥先一步,今儿一早刚回来听说您出京了以为又要一场好等呢”春祥一脸激动说这话,伸手要扶常宇上车。
“走着回去吧”常宇伸了伸胳膊:“济南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水到渠成,刘家从头到尾都非常的配合没敢说个不字……”春祥一脸邀功的兴奋劲:“入济南后先封城再戒严,刘家上下瞬间就怂了……倒是把德王乐的几天笑不合拢嘴,天天找我吃酒……”
常宇忍俊不禁,往日德王朱由栎在济南被刘泽清骑在头上撒尿那日子可不好过,而今终于熬出头了自是开心的紧。
“他就没说怎么感谢我?”常宇嘴角上翘。
“说了,他说和您的那点事一笔勾销!”春晓有些疑惑:“大哥,您跟他有什么恩怨么?”
“恩怨倒没有,反倒是欠他一屁股债”常宇笑了笑:“这小德王会做人啊”春祥这才反应过来:“您南下平贼时走济南借的粮食他要给您一笔勾销?乖乖,好大的手笔啊!”
且,常宇嘴角一撇:“都是算盘精,你真以为他那么大方?免了一笔粮食他得到多少地,刘泽清在济南占了那么多良田他能不啃两口?”
“咳,我就说么”春祥苦笑摇头,忽然道:“要么趁这当口我再去敲他些?”
mm都在天上飛 先飛看刀
“别别别”常宇赶紧摆手道:“杀鸡取卵得不偿失啊,慢慢养肥了可劲下蛋。”
刘泽清经营济南数年加上掠劫所得,说他富可敌国有些夸张但绝对不比山西那几家富商任何人差,至少人家当年行贿内阁首辅一出手就是二十万两,就凭这点便知其家底有多厚了。
變身火辣女王
半歡半愛
这次抄家抄的非常干净,除了给其孤儿寡母留些生活必须外,土地充公,粮草充公,银钱充公,连府邸家宅全也全部充公。
不过现银的确没抄出多少仅有三十万余,毕竟之前已被常宇“借走”百万,但其他金银珠宝倒是不少,而粮草则满满盈盈,粗略估算至少够两万人吃个一年半载的了。
我與軍營教官的那些日 小曲
“抄来的银子和粮草一分不得乱动,全部用作西征军饷粮草”常宇叮嘱道,但春祥有些担忧:“朝廷那边,万一有人非嚷嚷要上缴国库呢?”
常宇冷笑:“谁嚷嚷就让谁出西征的粮饷,看他还敢放个p不”。
亂世
仙道修真系統
衙门里很是热闹,春祥自然不是孤身回京,陪他在济南办事的东厂三营及姬际可,郝摇旗都回来,这会正同郑成功在衙门里炫耀战场上杀鞑子平贼的雄风,而作为大海盗的传人,郑成功自然也有让他们无法自拔的故事。
众人左等右等常宇不回来猜测他出京一趟回来面圣自是要一一禀告,一时半会回不来极有可能在宫里头吃了,便提前开了席,觥筹交错酒意正酣时常宇回来了,便又重新上了几个菜天南海北边吃边聊,直至深夜。
常宇又喝蒙了,他虽不喜酒但实在不忍扫兴,酒文化在我天朝当真是自古以来源远流长……
有了家就没必要住在衙门里了,何况有郑成功这个客人让他住在衙门里自是不方便至少影响不好,于是常宇摇摇晃晃的便带着众人去东城兵马司旁边的宅子,距离不是太远,众人又喝了酒想借夜风醒酒便也没坐马车。
雙闕 海青拿天鵝
为何要带着那么多人回家,因为常宇宅子太大,三进大院子。
更因为他太孤独了。
所以他当下就决定,亲侍除了轮值衙门外往后都可住常府,每人一间房不用在住衙门的集体宿舍了。
众亲侍自是欣喜不已,勾肩搭背趁着酒意嚷嚷不已,很快就引起兵马司巡城的注意,“何人深夜喧哗扰民”。
呃……众人很是尴尬,赶紧闭嘴快步往胡同里跑,哪知这举动却引起兵马司的人警戒:“站住,汝等何人……”
呃……不多会兵马司的很是尴尬的站在胡同口直挠头,往后有的吹的了,今晚巡城竟差点将东厂提督给当贼抓了……
…………
这两天家里有些事断更两天,后续补上

z3h5a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扶明錄 浪得虛名-第1484章 歸來讀書-bkcbk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五日后,常宇走蓟镇和唐通见了一面自是一番热闹,七日后抵达潮白河,京城在望。
这一路朱慈烺野孩子性质不改,行军时则同况韧练习骑射,修整时则认真跟蒋发和王征南学武,但比之来时话少许多了,比如在蓟镇见唐通时他默默跟在常宇身后一句话没说。
紅顏迷途:女上司的隱私 伊爾
而坤兴公主则完全算的上沉默寡言了,一路上无论在车里头还是看景儿时每每就发了呆,本就是个沉默寡言加上多愁善感的性子,如今愈来愈重。
常宇自然知道因何而起,时而在想这趟带她出门到底是好是坏,想着要安抚她些却又不知如何安抚,他并不想给坤兴公主许空诺,若让她空欢喜一场那会使得她更抑郁。
“女孩子这个年纪就该开开心心的,你要做李清照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时而久之成了怨妇将来都找不到婆家的”常宇时不时的想逗逗坤兴公主都被她狠狠一瞪:“敢同本宫如此说话,可是招打!”
朱慈烺也说:“她心情不好,你就莫惹她了”。
过了潮白河就进入通州地界,常宇想要去农场瞧瞧,便让亲卫护送朱家兄妹先回京城,但遭到兄妹的拒绝,言之同往,常宇想了想:“既同往,那就亮出大明太子和公主的身份吧”。
通州,水系发达土地肥沃,是京畿一带良田多积于此,又因运河尽头水路交通发达,被朝廷规划为抗饥荒农场所在,数千人在此日夜耕种播种番薯和土豆。
大半个月过去了,这里依然热火朝天。
数月前鞑子入关将通州杀掠尽光城了废墟,荒了良田耕地,如今大批难民集聚于此重新开垦播种,浇水,施肥。
常宇立潮白河畔四下环顾,便可见远处忙忙碌碌的身影,朱慈烺长呼口气:“大半个月过去了,应该都种完了吧,为何还有这么多人?”
“通州良田何止千亩,种完土豆番薯除了有主之地外余下甚多,如今通州荒芜,难民移居于此谁开荒则归谁,再者那些农作物播种之后还要人手养护啊”。
渡河之后常宇带着朱慈烺在田间地头行走,除了那些挥汗如雨开荒的百姓外还碰到很多来自户部的官员在丈量造册,移民数千重新分土地有的他们忙的。
其实纵观朝廷六部衙门,眼下除了礼部和刑部外,其他四衙门都忙的火急火燎,户部自不用说了,这是个大衙门,管钱粮仓储管民政,朝廷但凡有点小动作都和他们衙门有关系。
然后是吏部,李自成东征后横扫数省,白旺江南作妖祸害数府,所过之处官员降的降杀的杀逃的逃,这么多衙门都空着,朝廷都要通过他来委派。
工部更不用说了,建学堂,建医院,建兵工所,常宇手指到哪,他们就得打到哪。
兵部则可以说是最忙的了,整顿军纪,清点空缺从新造册,参战伤损统计,上报各部军功,调动兵马备战,下边那么多军阀各自p事多到让人头皮发麻……
常宇一行出现在这片荒野上很快就引起百姓的注意,确切说是引起巡逻官兵的注意,为了防止那些土豆和番薯遭盗挖朝廷特遣京营日夜巡逻。
很快,太子和公主到田间地头体察民情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通州,老百姓对皇家有着莫名的好奇敢,纷纷驻足观望议论纷纷,盼着那群人能来自己这边也要一睹大明太子和公主的风采。
看来朝廷真的重视这些作物,前有皇帝亲巡,现在太子和公主都来了,消息长了翅膀一样在这片大地上飞来飞去。
郑成功也恨不得自己长着翅膀,拍马狂奔前去迎见,前些日子皇帝对他赞誉有加,这次若能同太子再拉拢好关系对他们郑家来说那是极好的。
我打怪能爆神通 一只貓的野望
当然,他很意外的见到了常宇。
“成功叩见督公大人”郑成功虽意外但也很欣喜,常宇一走半个多月不知去向突然在这里碰到自是开心。
最強神眼
“无需多礼快来见过太子和公主殿下”常宇微微一笑侧身给他使劲眼色,郑成功刚才已瞧见他身边有两个少年,赶紧向前跪拜:“臣,郑成功拜见太子公主殿下”心里头却嘀咕着,公主为何做男装打扮,却也俊秀的很。
“你不是名郑森么,怎么叫成功了?”朱慈烺好奇问道,郑成功赶紧道:“成功乃督公大人赐名”朱家兄妹一惊扭头看向常宇。
常宇摸了摸鼻子:“阴森森的名儿听着多别扭换个吉利名儿不好么?”
豪門迷情:魅惑公主踩過界 夏籮酒
“当然是好”朱慈烺微微一笑,便走过去同郑成功说起话来,坤兴公主则凑到常宇耳边轻声道:“以你才学,竟取了个这么直白名儿像是给小孩儿取乳名”。
“那殿下给取个呗”。
“得,本宫可没你东厂提督那么大威风,都开始给别人取名儿了”坤兴公主似有所指,常宇瞥了他一眼轻声道:“殿下意有所指啊”。
“你那么聪明的人,当知本宫的意思”坤兴公主轻声叹口气看向远处:“树大招风,物极必反,如今你风头最盛时却也是最遭人妒,做事儿低调些,末学那魏逆……”
至尊兌換 淡抹艷妝
常宇顿时无语,老辣如他竟被一小丫头语重心长的说教,顿时一头黑线:“臣,谨遵教诲”。
坤兴公主看他神色忍不住叹口气:“你莫当本宫给你说着玩呢,这朝野上下对你没坏心思的也就本宫了”说着对常宇翻了个白眼:“莫要好心当成驴肝肺”。
常宇赶紧道:“臣,自然知道殿下的好,臣对殿下也是丹心一片,往后有事您尽管吩咐,风来雨里在所不辞”。
喪嫁
“你以前都是说刀山火海在所不辞,现在只是风雨咯?”坤兴公主撇撇嘴举步朝通州城方向走去。
常宇忍不住长叹口气,他知道这丫头马上要回京了心气不顺,非要堵他几句才舒服。
随后一行人入了通州城,这个数月前被鞑子毁于一旦的运河重镇,此时依是狼藉一片,但已有了人烟。
从京城招募来此种植番薯的数千难民,已开始重建准备在此落脚定居,毕竟这段时间那些作物的浇灌施肥到收获都还需要人手,而且这里是运河码头,来往客旅不绝在此定居后自有营生可度日,再说了朝廷的移民政策也相当诱人。
当然这一切除了重新发展通州外还有就是为了减轻京城的压力。
傍晚之际,常宇一行离开通州回京城,同行的多了个郑成功,是受邀去常宇府上做客,其一路同太子朱慈烺聊的那叫一个热乎啊,倒非是太子有意示好,而是他对郑家实在太好奇,毕竟这么一个海盗世家有太多太多的传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