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w4f精品都市小說 影視世界當神探 txt-番外:路克的畢業作品(系統之祕,薪火相傳、終)閲讀-mqhzg

影視世界當神探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當神探
德克萨斯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热辣,地下基地里却凉爽无比。
路克小心翼翼地完成最后的组装,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终于完成了。”
叮咚一声,基地大门打开,赛琳娜双手揣在裤兜里,摆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来。
在智能程序的指引下,她穿过几条通道,来到路克身后,用强悍的胸大肌压制住他,再从肩膀探头打量着桌上的“成品”:“这就是你搞出来的那个什么破系统?”
路克无奈地叹气,反手在她豚上打了一巴掌:“系统就系统,能不能别加个“破”字?”
赛琳娜才不关心这系统破不破,这玩意儿某人早就给她描述过功能了。
什么装比打脸系统、格斗之王系统、神豪系统、文娱系统,只不过是在核心上“蒙”一层不同的外皮。
除了耗费的资源差别很大,系统这玩意儿对她来说,本质上跟路克送她的那些小玩具一样。
现在她自己也可以弄出来——只要不考虑其实用性和效率,顺便让某人提供“核心”的支持就可以。
但这太无聊了。
真祖的二次元 我是第四真祖
有这时间,让路克花在她身上不好么!
抓住路克不老实的手,将它们从布料内放进布料外,她才说起正事来:“你的小女朋友们最近有点闲,已经跑到我家玩了三天了,能请你过去把她们(火包)决掉么?”
路克随手一挥,工作台上的那个系统实体就被收进储物空间。
妃常霸道:野蠻拽王妃VS冷魅暴躁王 淺曉萱
然后他双手用力,把赛局长背起走到不远处的休息室内,纵身一跃,跳进了室内游泳池中。
赛琳娜随手在自己脖子侧面按了下,将背心长裤的纳米内家收回,麦色的身躯飘荡在浅蓝色的水中,自然地舒展开。
路克翻了个身,让她舒服地趴在自己身上,慢悠悠地在水里游荡:“你确定是(炮)决她们?”
赛局长懒洋洋地动了动身体,自然地下滑了一截,脑袋刚好靠在他胸前:“好吧,就这样陪我游两小时的泳也行。”
路克恭敬不如从命。
反正他不用任何辅助发力,都能游上两小时。
换到武侠小说里,他绝对可以混个“翻江倒海浪里小白龙”的诨号。
異界之妖魔大陸 尹道長
实际上,体力超群的赛局长不可能那么老实。
短短两小时内,她多次占据上风,居高临下地加快游泳的姿势和速度,最后才让路克带着懒洋洋地她回到池边。
紧贴在他胸前,她才重新开始说正事:“你的小女朋友们还是太单纯了,应该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当然,你肯定会在她们身上浪费一些时间,所以你那个董事长想好怎么打发了么?我听安吉尔说,她准备度年假了。一个月哦,有得你忙的。”
路克的手指慢条斯理地在她背后滑过,水波滋润下的它无比丝滑,又蕴含着无尽的活力:“要不,你去其它地方玩玩?”
赛琳娜享受体育锻炼后的按摩服务,舒服得有点想睡觉:“什么地方?”
路克:“找个合适的时空点,把我这个正式版系统扔进去?”
“慢一点,轻一点。”赛琳娜指导了一下他的按摩节奏,打了个哈欠:“这个可以有,顺便还能带辛迪去星际旅游。”
声音越来越小,她似乎就要睡过去时,突然喃喃一句:“你这系统叫什么?”
路克一时间沉默了——他还真没想过,毕竟东西才完工,之前也就是系统测试版1.0、2.0这种简单代号。
想了片刻,他决定了:“就叫救世主系统吧。毕竟拿到它的人不拯救一个世界,估计都出不了新手村。”
赛琳娜含糊地嗯了一声,把自己与路克贴得更紧一点,渐渐入睡。
路克一手揽住她的身体,让她能平稳地入睡,一手从储物空间里取出救世主系统的实体——一个圆滚滚的小球。
小球直径不过五厘米,球面是一层朦胧半透明的白光,里面隐约有细微的建筑和物品。
把小球放大无数倍,会发现它就是一个高科技基地。
这已经是路克目前所能做到的极致,无论如何也没法与那个将系统压缩成微尘的神探系统制造者相比。
不是路克能力不够强,而是术业有专攻。
神探系统的制造者在空间能力上有极高的造诣,才能对系统载体进行这种丧心病狂的压缩。
路克现在的精神力倒是够格了,可他没有合适的法术来实现这一点。
漫威世界的法术,从本质上都是从某些神秘存在那里借或者偷取。
路克确实可以找几个弱鸡存在,友好协商一番怎么借取力量的问题,但那等同于让对方最本质的力量进入系统。
等把系统扔出去,那到时候对方会不会做手脚,来个鸠占鹊巢,是个未知数。
谁让路克自己也不确定,自己的系统扔出去后是否还能遥控。
但从神探系统的种种表现来判断,这应该很难。
因为它必须要“借壳上市”——通过路克这个漫威偷渡者掩饰,避免被强大存在发现。
果然兄弟才是王道 齡之專用
txt之夢 字字千金
用商业来举例,那系统制造者是隐蔽把持原始股,别人只看见路克这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在经营。
除非引起国税局注意,盯着路克调查,才有可能发现他与系统制造者在分享利润。
更丧心病狂的是,神探系统就等于是制造者在开曼群岛开设的离岸公司,根本无法追查制造者的信息。
復仇公主:鳳霸天下
路克50级毕业后,并没有立刻“遣返”系统,而是花了几百年时间,基本搞清楚它的工作运行原理。
不这样干,他不放心。
事实上他只是剥离了系统,但系统在剥离后一天就自毁了,连渣都没剩下的那种。
好在路克早已将系统附带的模块功能掌握,完成了“伟力归于自身”的关键一步。
系统储物空间里的物品和囚犯,也被他转移到自己亲手建造的空间囚牢中。
自建空间性能上没有系统空间夸张,但装东西、关人这两个功能还是够用的。
如此麻烦,得到的收获远比他想像中大——他发现了系统制造者的动机。
还是公司那个例子,制造者的“原始股”会从路克收取的信仰力中分享固定比例的“利润”。
将这些信仰力收集、纯化到一个惊人的程度,就能得到一些网文小说里说的“神力结晶”之类的东西。
纯化会清除大部分无用的杂质,打包发送也需要消耗大量“神力”,因此制造者最后到手的“纯利润”只是很少一部分。
路克行动获得的信仰力,他能自由支配的就是积分,大概占总量一成。
抽走的九成中大概有1-2成,用于维持系统内属性加点、储物、学习模块的运行,剩下的7-8成才是制造者的“毛利润”。
它们被系统纯化、打包后,发送到一个未知维度的“密匣”。
名門惡媳
只有知道“密钥”的制造者可以打开它,并从中取出“神力结晶”。
制造者与路克在“毛利润”上是七三或八二开,除去纯化、打包发送的消耗,“纯利润”可能只是五五开了。
要知道,普通世界洗钱都是七三开起,九一都不稀奇。
路克这系统算是“时空洗钱”,能保持同样比例真的难得。
但是洗钱只是发财,路克这“洗神力”却是能成“神”的。
况且……系统它便宜啊。
起步阶段,系统的设计定型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它找到宿主前也需要一点神力来维持自身运行。
但只要打包发送回去一次神力,制造者还是能大赚一笔。
反正系统本身需要消耗的材料物资,对制造者这个级别的存在不值一提。
再想想神探系统,这货连特么的商城系统都没有。
路克百分百确定,它就是个量产的架子货。
谁让那位制造者牛比呢!人家不提供任何物质产品,人家只是“神力”的搬运工。
神力的特性不在杀伤力上,但能做到很多神奇的事。
比如之前,只能用昆仑炼气术和生命一号提升的家人,现在只需要路克神力灌注,定向增强。
只要控制每次增强的强度,就没什么危险。
系统强化也是这样的,而与家人在同一时空的路克自然不用经过系统中转,直接灌输就可。
而且来源于人类精神与信念的“神力”,应该是诸多宇宙的“硬通货”,不然神探系统制造者也不会特意跨时空收集它。
混沌魔尊
因此,路克对开辟神力的“新来源”很重视。
把玩着手里的“救世主系统”,再看看准备去投放这第一个正式系统的赛局长,路克亲了她一下:“赛局长保佑,一定是傻人有傻福啊!”
他得到了一个系统,保护了家人,保护了这个世界,打出了一个完美结局。
所以,也该给其它绝望的世界的人们拯救世界的希望。
就是不知道,会是哪儿幸运儿拿到这个救世主系统,保护家人,拯救世界,走上人生巅峰呢?真的很期待啊。
安全第一,还是再加一点补充算法!别扔过去就被强大存在连救世主带系统一起灭了,那才是搞笑!如此想着,他忍不住又对核心算法进行了一点点添加。
新的传奇,即将开始……
感谢护法Sherry*对本书的大力支持感谢护法小小睿仔对本书的大力支持感谢L忆冰的600点打赏支持感谢明镜印象的打赏支持

gz120優秀言情小說 影視世界當神探 冰原三雅-番外:奇幻之旅終閲讀-gkqze

影視世界當神探
小說推薦影視世界當神探
转眼间寒冬过去,春天来临。
我的時空抽獎系統 本非凡人
危險拍檔 常舒欣
春天午后的佛罗里达气温舒适,温暖而又不过于燥热。
一处静谧的私人海滩,碧波白浪金色沙滩,戴安娜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比基尼,半躺在白色沙滩椅上,享受着冰镇葡萄汁。
麦色肌肤、红色唇瓣、紫色葡萄汁、滑落胸前的水滴,真正的美如画。
戴安娜对某人欣赏的眼神很满意。
女人从不拒绝男人的赞美,哪怕是用视线,前提是这个男人不能让她们厌恶。
傲世修神
慵懒地轻咳一声,提醒身旁的某人注意,她才开口到:“你和布鲁斯最近怎么回事?”
“他丢了些小玩伴,似乎有点不高兴,我就不在哥谭刺激他了。”路克的手指在杯子上滑落,将上面凝结的水汽变成更大的水滴,让它们更快落下,再被沙滩吸收消失。
疯帽匠和毒藤女就算了,joker可是韦老爷的“心头好”,被路克抢走,闹点小别扭很正常。
戴安娜放下杯子:“这都一个多月了,再加上之前在欧洲考场,你差不多三个多月不在哥谭,还不回去?”
路克并不是她和亚瑟,他一开始出现就在哥谭,算是“老巢”。
现在游荡在外,让戴安娜怀疑正义联盟里的两个强力大佬出现了裂痕。
路克轻笑摇头:“我跟布鲁斯不一样。哥谭是他的家乡,是他的牵绊。但那里只是我的起点,而不是我的终点。”
戴安娜注视着他:“你的终点在哪儿?”
路克:“所以我先定了个小目标,比如……改变美国?”
戴安娜好看的嘴张成O形,愣了好几秒才再次确认:“你没开玩笑?”
要是说哥谭是这个美国体内最顽固的癌症,那美国其他大城市就是同样出现了“病灶”的部位。
改变美国,就像让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康复一样不可思议,比韦老爷用行侠仗义改变哥谭还困难。
活寶小王妃:大叔你老了 白衣縹飄
戴安娜这百年来看过的污秽龌龊事太多,真不觉得有谁能把美国从泥潭……不,美国本身就是个超级烂的大泥潭。
想为它努力的人不能把它拉起来,反而会被它带着沉进臭烘烘的潭底同化腐朽。
以路克表现出来的实力,说要改变一个几百千把万人口的小国整体环境,戴安娜觉得还真不是吹牛。
但改变几亿人口,实力世界顶级的一个大国?这难度大了几个数量级不止。
路克抿了一口芒果汁,咂吧咂吧嘴:“因为我是布鲁斯,但我也不是布鲁斯。”
戴安娜眼神一动,斜瞥着他,带着一点好奇:“嗯?”
路克见这百岁公主难得地露出一点孩子气的神态,不由得欣赏起来。
直到她的斜瞥变成了白眼,嗯变成了哼,他才选择吐露出一点小秘密:“记得我们最早的那次见面么?”
戴安娜:“记得。”
路克:“所以,你肯定也记得我当时报上的名字,对吧?”
戴安娜:“当然。”
她的回答很简短,但神态语气都表达出一个意思:重点,快给老娘说重点!
路克:“你或许已经猜到了一点,我确实就是布鲁斯-韦恩。”
戴安娜等了几秒钟没下文,才满脸诧异:“没了?就这?”
路克愕然:“就这,还不够?”
大美時代 中秋月明
戴安娜皱眉:“所以你不是那个布鲁斯-韦恩同父异母的兄弟,或者远方亲戚之类的人?”
路克:……好吧,公主殿下看来还是很古典的。
什么时空穿越、平行宇宙同位体这些玩意儿,显然过于赛博朋克,这位博物馆顾问显然没兴趣去了解。
再想想天堂岛上,那些古典的农业、渔业,连葡萄酒的制造都很古典。
路克的藏酒就有一批是公主殿下亲脚踩出来的,专门囤着当纪念品。
脑子里飘过这些无稽的念头,他终于给出了真正的答案:“我就是另一个时空的布鲁斯-韦恩,另一个蝙蝠侠。”
而且是在漫威的蝙蝠侠,只是那边没有韦恩集团而已。他在心中补充上半句。
戴安娜漂亮的嘴又张得老大。
与路克所想不同的是,公主殿下还真思考过这种可能,但那纯粹是幻想。
就跟男人想自己很有钱有很多个老婆类似,压根没当真。
谁知道,这个玩笑似的幻想居然是真的。
是的,戴安娜完全没怀疑过路克撒谎,因为用不着。
以他拥有的实力、势力,对她冒充异世界的韦老爷有什么好处?没有。
她不会因为他是或不是,就改变对他的态度,这只是一个出乎意料的谜底而已。
发呆了好一阵,她才从各种纷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
看着继续悠闲喝果汁的路克,她忍不住好奇:“那,你从哪儿来?”
路克歪头想想:“与这里有点类似,有超级英雄和各种强大存在的时空。”
魔王大人,狐貍要成仙 妖妖之心
戴安娜:“那你为什么而来?”
惹火萌妻
路克叹了口气:“为了正义。”
戴安娜:???
这种扯淡的话,她才不信。
一来路克表现出来的性格,目的性很明确,不会脑袋一动就乱搞。
二来这种个人英雄主义有一个时空发挥,难道还不够?
路克果断表示:那是真不够!
“我那边的犯罪行为依然很多,宇宙里动辄灭人一个城或者一个星球的势力和神秘存在也很多。”他摊手无奈:“但我想在地球上遇到足够强的敌人,大概也要十几年或几十年一次,差一点的正义联盟自己就解决了。我最近有点闲,所以就来了这里。”
戴安娜皱眉想了想,摇头:“毁灭日、荒原狼都被你快速解决,我们这里比它们强的也不可能经常出现。”
路克嘿嘿直笑,抬起一根手指头摇晃:“不不不,我那边已经没有多少实力突出的超级恶棍。他们的出现还比不上被消灭的速度,所以我是真的很无聊。”
戴安娜脑子一转:“怎么消灭?”
路克很淡然地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从身体上物理消灭。死了的敌人,就没机会跳出来折腾两次。嗯,至少绝大多数超级恶棍是如此。”
杀人的蝙蝠侠还是韦老爷么?戴安娜狐疑:“……你确定,自己真的是布鲁斯-韦恩?”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我是一个戴面具的人。”路克耸耸肩:“布鲁斯也警告我,说会一直盯着我,我愿意给他监督的权利。”
戴安娜默然不语,眼神闪烁。
路克突然伸出手,牵起她的一只手:“但是,我不喜欢一个老男人死盯着我。所以公主殿下,请问你愿意为这个世界牺牲一点个人时间,随时在侧“监督指导”我么?”
戴安娜讶然地注视着他,却没有抽回手。
春日的海边,一阵徐徐海风吹过,预示着一个全新的时代正在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