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jp1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天道天驕 ptt-第三千五百零三章 何苦高興那麼早?熱推-ugo3m

天道天驕
小說推薦天道天驕
又是一名圣贤陨落,众人似乎已经有些麻木了,可是这一次没有天地异象,只是那神像之上滚滚雷芒愈发恐怖!
被一道道神芒包裹的道王站在神像之上,那脱离身体落入神像之中的道骨似乎在经历了足够多雷劫的洗礼,纷纷自那神像返回道王体内,随着那道骨重归体内,道王的气息也随之攀升再攀升!
咚!轰隆隆!可怖意志骤然降临,域外一颗颗星辰摇曳,随后纷纷散去,下方神像之中余下的八道身影消失,连通那神像也在道王突破入域境的刹那间无影无踪!
“既然来了!那么天淮界不曾复原之前便都留下吧!”道王伸出手在虚空一挥,数百万里天地之上无数修士只觉得体内力量被一点点禁锢下来,脚下虚空变得泥淖难以承受踩踏,就连虚空都传来排斥之意!
噌噌噌!一道道身影挣扎扭动,却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拖拽而起直接扔进了天淮界之上,唐家那神殿之中一抹道王盘旋,将到来的一道道身影吞入其中消失无踪!
这天地之上有多少修士生灵?可是那出手的道王却是毫不在意,渐渐地那天淮界之前越来越多的身影出现,然后无疑例外全部被镇压扔进了天淮界之中!
嘶吼、咆哮、怒骂、诅咒,纷杂的声音响起,那道王四周无数身影被拉扯入了天淮界之中!
“不是你作风!”敖銮上前望着道王笑道,这道王没有下杀手,甚至没有可以去阻拦逃走的部分修士!
“总得需要个传话的!重眸一脉那边怕是已经等得着急了!”道王笑着说道:“况且那家伙还等着呢!”
“那家伙?你是说林铮知道此处之事?”敖銮眉头一挑,这分别不短的念头,他还真是想见见如今的林铮究竟是什么样子,是否如同后纪元传说的那般传奇!
“他只是知道我要突破了!”道王笑着说道:“至于你们到来之事,我们只是推演到了一个端倪!”
“若是我们没有及时赶到呢?”战王伸手在道王肩头狠狠拍了一把!
“那就轮回一次,永寂那边我留了一道神魂命石!”道王耸肩道:“毕竟我也不想陨落不是?”
众人都是大笑,仿若是回到了当年在天府之时的岁月,那个时候虽然不似如今这个时代如此恐怖,却也是有着他们最为珍贵的记忆!
而此刻青渊之上数万修士生灵却是如同丧家之犬疯狂逃窜,一道消息也随着这群人之口快速无比传入了更多人的耳中!
超級通靈神針 楓華雪樂
这个…是真的么?无数修士生灵皆是震动无比!
“天淮界破碎七成…联军付出了九成九的代价!”
“最终居然是那天淮界顶住了?”
喧嚣声自青渊各个角落传来,尤其是有关道王和那敖銮一群人的事情更是浮现出了数百个版本!
“通知长卿速战速决,这局又有变数了!”苍老的声音传来,正在修剪一株古木的重眸老家主低声说道!
与此同时这老家主的决定却是纷纷传入各家势力之中,这可就让各家势力有些不愿意了,第一次就算是给了那姜长卿练手的机会,可是这一次居然还不成?这是不是有些让重眸一脉跌下神坛了?
不过姜长卿却是没有听到诸般声音,甚至连青渊之上发生的事情都不甚知晓,如今他与各家势力年轻一代,还有数以千万的修士正停留在一片死寂的星域之上!
“按照潮汐时间来算!咱们这一次是否能够成功可就要看能不能抓住这次机会了?”
“只要找到了,咱们这数百倍于敌,管他是什么林月两家!”
無限修仙
“小心一些,这林家…真的极度恐怖!”姜长卿脸上带着几分凝重此处凶险超过他的预料,若是对方在这里留下什么后手,怕是还不等众人进入那虚空位面,就要被耗死在此地!
女帝之醫手遮天
似乎是为了印证这姜长卿的担忧,一道虹光横扫而过,数百来不及躲避的修士身影跌落直接被天地之间的风暴给撕扯成了碎片!
咔嚓!一颗古星炸裂化作齑粉,那古星之上刚刚到来的世家修士还不等参与一下这即将到来的围杀便直接化作了飞灰一片!
“敌袭!”凄厉的长啸声传来,到来的无数修士祭起一道道神芒,这姜长卿连阻止都来不及,原本暗潮涌动的星域风暴猛地沸腾了起来!
轰隆隆!漆黑的湮灭之光吞噬一颗颗残破的星辰然后直奔光彩闪烁的众修士而去,一时间这星域之间处处惨叫响彻,每时每分不知道多少修士陨落!
“收了气息!灭了道法!”姜长卿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到口的脏话生生憋了回去!同行而来的诸多年轻一代也是又惊又怒,当下纷纷出手各自安定下自家弟子!
噗嗤!耻笑声悄然间传来,却是听得极其缥缈!姜长卿伸手在眼前抹过,远处一颗古星之上,林不二正笑的很是开心,还有什么比看着地方受损更开心的事情?
“一刻钟!就是你们的死期!”一名老者恨恨的咬牙道,随他同行的一名后辈居然差点陨落,若不是他出手及时,这白发人也就送了黑发人了!
“水神那家伙天真!重眸一脉的新世代也如此天真么?”林绾绾自另外一颗古星之上走了出来,远远望着那密密麻麻的大军,手中一枚古玉来回上下抛动!
在场不少修士都是头皮发麻,虽然不知道那古玉具体何用,但是也可以猜测到一二!就连姜长卿脸色都是无比难看,若是因为他的原因,导致这各家弟子陨落此处…
“退!”姜长卿几乎是咬牙说道,然后各家势力年轻一代也是纷纷开口,一时间这死寂一片的星域之上人影匆匆,显得无比混乱!
等到大军撤去了大半,姜长卿一众才暗自舒了一口气,即便是这林绾绾还有什么阴谋,他们也足够应对了!
可是还不等谁人开口,一道昏暗的光斑自一颗颗古星之上凝现,与此同时毁灭潮汐稍有停顿,尔后便是裹挟强大的力量再次开始碰撞,机会稍纵即逝,那之前憋了一肚子杀意的老者迫不及待出手想要追赶这一丝缝隙的尾巴,却是差点陨落在毁灭潮汐之间!
美食醫妃:殿下,咱不嫁
留下来的诸强皆是捶胸顿足,接下来又要等上大半日,鬼知道已经打草惊蛇的局面之下那林月两家会不会有其他的道路可以离开?
姜长卿脸色无比阴郁,这林绾绾之前说的话在他耳边不断的回响,水神?那家伙该不会故意要引他们入局吧?
事情经不起推敲,当然更经不起反复怀疑!姜长卿长吸一口气,将心中烦闷给压了下去,与到来的年轻一代低声商讨,既然短时间内打不进去,那么就封死此地!
“让老祖出山!这林月两家绝对值得老祖出手了!”一名世家弟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错!我已经通知族内强者,尽快赶来!”另外一人更是脸色铁青,在这之前他损失最大,如果没有任何收获,这一次回去怕是要被剥夺顺位继承人的身份,这让他如何能不着急?
“这一局你们可还没有赢!”姜长卿望着远处不曾离去的林绾绾低声开口道:“就算你们藏的起来,那荒狱放逐之界的林家藏的起来么?”
“吓唬姑奶奶?姑奶奶揍你重眸一脉老祖宗的时候,你爷爷的爷爷都不一定出生了!”林绾绾毫不客气的喊道:“况且我们家小铮子怎么看都要比你靠谱多了?真以为重眸一脉出了你这么一个妖瞳就能扭转一切了?”
妖瞳?不少修士目光都是落到了姜长卿身上,这里面还有什么辛秘不成?这姜长卿听说出关不止是因为悟到了什么,而是因为真真实实的突破!
另外…对方口中的林铮让在场不少修士都是头皮有些发麻,出身豪门世家他们接触到的真实信息要比外人多得多,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知晓那林铮是一个怎样的怪物!和眼前的姜长卿相比的话…为什么自己的内心会冒出千家更加优秀的想法?
姜长卿脸色愈发冰冷,即便觉醒出关,可是听到林铮的名字,一股克制不住的杀意还是一闪而过!
“何苦高兴那么早?”林不二笑眯眯的说道:“我们能够知晓你提前到来,难道就不能知道其他位面纪元的事情?你让人前往鬼妖界,荒狱放逐直接…真的不是啥秘密!”
“口舌之利!稍后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死亡!”姜长卿一甩衣袖却是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径直盘腿坐在了半空,身后法则世界凝现化作一方星图,星图之上繁奥无比的阵纹似乎皆是刻画着恐怖的空间之力!
天價前妻 初夏有風
而就在双方进入不可思议的僵持之时,青渊不周山之上林铮的身影却是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人化作一道极光穿梭虚空之中!
“道王入圣贤之境!你们折返去永寂!”林铮来不及多说,整个人便已经出现在数万里之外!
不周山之上留下一群发愣的众人,不知道这林铮究竟是哪里抽了风,这离开的也太过突然,还有…那道王入了圣贤境,岂不是说道王是他们之中最先突破之人?

91jzk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天道天驕 txt-第三千五百零一章 聖殿對聖賢!下鑒賞-h3sez

天道天驕
小說推薦天道天驕
如此危局,战王、龙女还有女皇三人都是又惊又怒,尤其是女皇更是无比后悔,为何不直接将那牢笼之中的老者斩杀炼化,给了对方出手绝杀的机会!
四人前方法则沸腾,三名圣贤联手而来,道法被几人练成一柄锋利无比的长矛向着那巨龙的头颅刺穿落下!
龙女脸色惨白,全力出手却还是与那战王结局无二!女皇脸色愈发寒烈,一只手按在虚空,眉心一抹极致神芒开始悄然间凝现!
砰!那长矛落下间,敖銮伸手打断了女皇的举动,拦下了拼命出手的龙女与战王,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
“记得我说的,我会杀你们全家!”敖銮的声音重重叠叠自那百丈巨龙的每一片鳞甲之下传来!
原本一脸兴奋,一脸杀意狂喜的各世家弟子犹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彻骨遍体寒意涌上心头!无双眸子落下,不可阻挡的毁天灭地一击随着那长矛落下!
噗嗤!那转动咆哮的巨龙被刺穿了头颅,敖銮如遭重击,鲜血自额头滴落,琉璃巨龙猛烈的扭动咆哮,似乎随时都要涣散开来!
努力控制法则领域,敖銮脸上仍旧带着笑容,可是一双眸子却早已然是猩红一片,双臂之上鳞甲密集而生,可是每一片鳞甲之下都是有着紫金神血渗出!
“还真是疼啊!”敖銮的声音从牙缝里传来,那百丈巨龙身影稍稍平复,无数鳞甲之下璀璨的裂痕浮现,翕合之间那庞大可怖的法则直接正在不断的被化解而去!
“动手!现在不是吃惊的时候!”最先出手的那圣贤强者放声怒吼,他自己内心也是掀起滔天巨浪,眼前这四人每一个天赋都是可怖万分,但是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如果那老者所说,斩草除根,不然将会是弥天之祸!
蹭!嗡!一片片法则领域降临,在场各家势力强者齐齐上前,他们不准备再各自为战,联手镇杀才是最好的选择!最重要的是,他们完全没有把握能够独战任何一人!
仙武幹坤
璀璨可怕的神芒连成了一片,疯狂而动的秩序法则呼啸直奔那前方五道身影!而就在此时,一声声长啸自天淮界上传来,一团炽热如阳般的巨大火球撞塌了虚空拦在了风暴之前,可怖爆鸣声炸裂,无数气息在刹那间消散一空,可是成片的道法秩序却再无落到那巨龙之上!
咔嚓咔嚓!崩碎声连串响起,天淮界之上无数城池不断崩碎,一名名天淮界弟子坐在一座座古阵之上化作飞灰一片!
以唐家老家主为首的诸多强者联手祭炼了天淮界,是的,整片位面燃烧,举霞而起,神火滔滔而落延绵不绝!
“呵!天真!”冷笑声传来,一道身影穿过虚空,一柄长刀劈斩落下便是生生分开一片天地,连逃跑都来不及,这一界无数修士被齐齐禁锢原地,世界崩碎归于一片死寂!
“撑住!”唐仁声音沙哑,虽然对唐家归属感并不多,可是眼前无数熟悉的身影就这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让他心中无比难过!
“将所有仙藏送过来!”女皇扫过不远处一名世家弟子,后者一怔扫过四周一名名世家强者,却是看到众人皆是点头!
天淮界都祭炼了,那一点仙藏算得了什么?这一次便让青渊看到天淮界的血性!谁还不是一条好汉了?
嗡!轰轰轰!黎琰之间一道道巨大的窟窿被各家强者轰碎开来,药香坠落,神光灿然,仙脉咆哮被撕扯的粉碎!
吼!战王大手抓在虚空无数神藏炼化开来,不远处敖銮更是将虚空尽数笼罩,消耗的寿元顷刻间补回,不得不说这天淮界虽然势力不算数那么强,可是这积蓄绝对不少!
“全力出手!”烈焰之外怒吼声传来,一名名圣贤彼此都市一眼,无尽神芒打落,法则世界凝现,一时间这天淮界之外星辰坠落,天地崩碎,混沌重聚涣散竟然是化作崩坏湮灭之地!
震撼之余,四周各家势力弟子开始凝聚一道道大阵,无法靠近同样可以出手,破开那天淮界出手不难,如今天淮界才有多少人?再加一把力气,他们还有多少人可以填进去?
锵锵锵!金石争鸣之音,一股悲恸之感坠落!女皇面前那锁链牢笼瞬间崩碎,却是再无分毫身影,一股惊惧的气息随着天地悲恸直奔天淮界那城池而落!
神火停歇半空,无数天淮界修士保持着诸般表情,神兵利刃法则秩序游弋虚空,一道道缺口印入众人视线之中!
杀!怒吼声从无数人口中传来,大阵扬起,四面八方无数身影用尽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去,毁掉天淮界,击杀这道王五人!
“滚开!”战王壮硕身躯之上道道狰狞伤口瞬间迸裂,鲜血汩汩流淌染红万丈身躯,两把斧头镀上鲜血爆发出耀眼璀璨的神芒!
嗡!轰!冲来的数万修士直接被掀翻出去,最靠近前方的一群修士更是在碰撞的刹那便化作了一片血雾!可是战王却也没有讨的好处,在那时间法则的干预之下本人承受了更大的反噬跌落出去!
兇宅筆錄 樓十三
“散!”女皇双手拉扯虚空按落,虚空撕裂一角,一座座神殿从半空坠落直接砸入袭来的大军之中!
原本包裹四人敖銮收敛法则世界,整个人消失原地,一条琉璃巨龙咆哮而起盘旋嘶吼,每一声咆哮皆是震动天地寰宇,而在那震动之下天地也开始不断碰撞悲鸣尔后浮现道道漆黑裂痕!
“神龙诀!”龙女双眸湛蓝光彩闪过,手臂扬起落下,那敖銮身上一道湛蓝神铠凝现!
咔咔咔!嗡!轰!东南西北,天上地下巨大的碰撞之音成为了唯一的音调,看不到眼前丝毫光彩却是觉得身上被无数利箭给击中,疼痛到难以忍受!
穿越火線之最強傭兵.a 雷蕭
难道这就是位面毁灭的风波?这天淮界终究无法承受如此多圣贤强者的出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靠后方的诸多世家弟子率先看清了眼前的景色,那天淮界仍在可是却已然只余下数片天地,孤零零挂在天穹之下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盛世壮观!
一条琉璃巨龙化作大大小小数块消融不断,而敖銮脸色更是无比难看,寿元消耗极大的他此刻连站立都是有些勉强!女皇与龙女两人背靠着背站立,虽然不至于有多少新的伤口,却是同样脸色难看!
校友錄上的豬來豬往 豬二
反观联军这边诸位圣贤,这一次碰撞交手直接导致六名圣贤陨落,天地之间悲恸之音不绝于耳,可怖神血渐渐失去神性化作飞灰一片!
“诸位!退回来吧!这天淮界应该还可以阻拦一次!”唐家老家主虚弱无比,寿元似乎快要走到尽头!
“怕是不可以!”一名圣贤强者冷声开口,已经多久不曾受到过如此严重的伤势了?混乱的虚空之上一连九名圣贤纷纷起身将目光落到了前方,虽然过程艰难了一些,不过好在结局还不错!
“这话说的不错啊!”温和的声音传来,一名俊朗的男子从一方琉璃位面中走出,道袍道冠配上修长的身躯,犹如天地之间行走的一条人形秩序法则!
巨星大導演
“倒是许久不曾见到你们这般狼狈了,上一次还是三千世界之争吧?”道王脸上带着笑容,伸手按在敖銮身上,后者闷哼一声,身上那一道道伤口之中残存的力量被逼出体外!
“你敢不敢再慢一点?不是来的这上纪元你该早一步的!”敖銮一屁股坐在半空大口喘息,一脸的不爽与埋怨!
“一点点意外!”道王自敖銮身边向着余下战王三人走去,一条条寒意闪烁的法则秩序被道王抽离出来,随意捏碎在虚空之上!
“装腔作势!”那开口的圣贤冷哼一声,整个人化作一条疾驰而过的雷霆,浩荡雷纹滚滚向前,数十万里天穹归于漆黑一片,片刻之后一颗颗璀璨明亮的星辰悬浮,无疑另外全部锁定那道王直接砸落而去!
“无极起阴阳!诸天之雷化虚无!”道王望着那袭来的可怖雷纹,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脚步向前迈动一步,刹那间天地停歇,那呼啸而来的雷纹不断的挤压再挤压,然后自后向前一颗颗星辰不断炸裂崩碎,犹如将一片汪洋挤压成一条细细的长线!
哀嚎痛苦的咆哮声传来,那圣贤收敛了法则世界,整个人仿若都要被挤压成一团肉糜,可是还不等他抽离逃走,一抹惊惧的波动席卷,天地悲恸,神血如瀑向着下方坠落如同一把血红的闸刀坠落没入地面,溅起一道道狰狞可怖的裂痕!
為己封神 超級大胖
倒吸凉气的声音传来,其余在场九名圣贤皆是看的眸子生疼,仿若那一击落在了自己身上,这是…什么道法秩序?
女校小保安 素手添香
打?走走走!没有丝毫犹豫,望着那归来的道王,在场九名圣贤没有一人有战斗的欲望,这家伙还是人类修士么?还是说这道王本就是鸿蒙凶兽所生,此时不过是披了一层人皮?

c3b3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天道天驕 線上看-第三千四百九十六章 道本囂張!上展示-km6as

天道天驕
小說推薦天道天驕
望着陡然士气大盛的联军众人,天淮界这边弟子却是脸色无比郁闷,这仇恨拉的…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还有…这在场各势力高手真的不少,还有那么几位是他们从小听到大的传说,面对这么一群人,道王还敢如此开口?就连天淮界这边众人都是觉得有些过了!
咔嚓!虚空一道紫雷坠落,一名中年男子踏步站在了天淮界城池之前,一方巨鼎闪烁森然凌烈的光芒将其护在中央,宛若天道一般的神芒道道坠落,轰鸣声不断炸裂,原本破碎不堪的天地在那锋利的冲击之下化作道道条状坠落向下!
“圣贤之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过是道法归于本能的说法!”道王扭头望着唐仁开口道:“在我们那边纪元之力有另外一种称呼叫做禁术,九道纪元之力入域境,域境之上为圣贤!”
“归于本能?”唐仁似懂非懂,不过眼前可怖的煞气却是清晰无比,如果是本能的话,要如何抵挡一个人的本能力量?那应该是最为纯粹的力量罢?
道王微微一笑,一只手伸出向前按落,呼啸而来的神芒化作道道丝线消失不见,笼罩在那中年男子身前的宝光开始道道分解,犹如一团让人看不懂的乱麻被抽离了开来!
不断崩碎的宝光让那强者脸上露出一丝惊容,一双手掌按在那大鼎之上向前催动,漆黑神芒自那大殿之中喷涌而出,虚空瞬间崩碎一片,整片城池似乎都在颤抖嗡鸣!
足球之誰是王者 風再起時
“所谓临九天,却也是一个开始啊!”道王脸上带着笑容,法印落下,那虚空之中巨大的身影消失不见,九口封印着朱家势力年青一代的法则世界同时崩碎,没有尸骸,没有鲜血,有的只是无尽光华闪烁!
嗤嗤嗤!光华包裹黑芒,犹如洪流被窄窄的渠道给阻拦了下来,黑芒愈发暗淡,而一道道青芒却是穿过虚空极大在那大鼎之上,清脆的爆鸣之音不断炸裂,一道道裂痕悄然弥漫!
閃婚試愛.名門寵妻
“你这道…走不得!”道王撇了一眼那一脸狰狞的中年男子,抬起的手掌再次按落,一声爆鸣,天地陡然安静下来,灰色神芒如雨坠落却是没有了丝毫的神性!
“…世间竟是有如此之道?”那中年男子望着不断凋零的肉身,脸上惊容不曾展开便悄然间化作一片飞灰消失不见!
“小子!这是什么妖术?”一名老者低声吼道,整个人却是如同庞大无比的云鹰扑杀向前!
神話世界 倪匡
“疾速法则?怪不得逍遥那家伙跑的如此狼狈!”道王看了一眼冲来的圣贤之境这位老者,双手各捏法印向前按落,一道极致神芒穿过虚空落在那老者面前!
噗嗤!铺展开的法则世界开始不断崩碎,那青色神芒犹如滴入了水汪里的墨色快速渲染了对方的法则世界,然后对方力量开始崩碎瓦解消融!
无数坠落的道法秩序还不曾靠近道王便纷纷落下!这一幕着实惊骇了在场诸强,根本来不及因年轻一代陨落而生气的诸强开始戒备起来!
圣贤之境连靠近出手的资格都没有,这眼前道王究竟是什么来历?
“以道法镇杀?看来你对自己的道很是自信!”浑厚的声音传来,一名少年模样的修士负剑而立,背后法则世界沸腾滚滚,隐约之间有着万般异象闪烁而过!
“不止是如此,这家伙的领域有些奇怪!比拼的不止是道法强弱,更有某种特定的秩序存在!”另外一名圣贤之境的妇人低声开口道:“入得那百丈之内,完全是他的领域!”
“那么能坚持多久?”一名老者冷哼开口,抬手间便是无尽雷光劈斩落下,果然百丈之内神芒不断被分解开来,而那百丈之外却是没有分毫的改变!
“如果是这种程度?可能坚持很久!”道王随意的笑道,伸手点落,一片神芒归于齑粉,而与此同时诸多道法所化的神兵自道王面前向着前方铺展开来!
吼!噌!无数精气掀起化作一道道彩光长龙向着那道王体内没入而去,似乎又是得到了几种道法,那道王背后法则世界变得明亮了几分!
“出手吧!”之前开口的少年眉头一皱,这家伙居然借助他们的力量磨砺自己的道法,这是要入圣贤之境了么?
十余道身影同时起身向着道王踏步而去,人未至,潮汐一般的杀伐手段已然施展落下,那百丈为界限的虚空不断沸腾炸裂,而道王的脸色也是瞬间变得惨白,这般的消耗着实是恐怖了一些!
“成全后辈不好么?”道王缓缓起身,话音不曾落下,整个人便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都市之仙帝歸來
噌!宝光如剑洞穿了一名圣贤的领域,道王身影一闪而过,相邻不远一名圣贤之境强者眼睁睁看着道王同样刺落一剑却是无法阻拦!
“在他推演我等道法领域!阻止他!”那持剑少年头皮有些发麻,却也看出了这道王究竟要做什么,手臂抬起长剑呼啸而过,眨眼之间便是十万八千剑呼啸而过直奔那道王而落!
“临!”道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整个人化作道纹游弋天地之间,一柄道法所化长剑不断劈斩刺落,一时间出手的十几人虽然没有被道王正面击中,可是这领域却是被道王一一探查!
“可惜了!”猛然间停下身子的道王回头望着那城池之上的领域世界,无奈摇了摇头,一道巨大的身影猛然间坠落,天地剧烈抖动之间,九层法则世界依然铺展开来!
“破!”一名圣贤怒吼,一道流光坠落,举霞燃烧,在场无数修士只觉得全身都燃烧了起来,由内而外,每一寸肌肤,每一道神魂皆是被炽热无比的烧烤着!
轰隆隆!道王临九天开始崩碎瓦解,可是道王的身影却是再次消失子在了原地,众人目光搜寻感知对方气息,可是这道王仿若是从这天地之中消失了一般!
咔嚓!咔嚓!咔嚓!密集的破碎声自众人犹豫之间悄然响彻每一寸天地之中,无尽宝光此起彼伏一闪而过,一声声咆哮传来,无数修士纷纷出手,似乎身上附着了什么污秽一般!而与此同时那天淮界城池后的法则世界也愈发的激烈波动!
洪荒之石道 山中野仙
噌噌噌!很快众人便差距到了不同,一道道青芒被击碎开来,一时间道道血迹密布天地之间无数角落,尤其是那出手的十几名圣贤之境强者面前更是炸裂大片血雾,每一滴鲜血都坠落仿若要压塌虚空!
“还想要重聚肉身?既然都化身这道法,那么就死掉吧!”持剑少年低声冷笑,反手挥动手中长剑,一时间十万八千道剑芒再次分裂开来,浩浩荡荡剑意穿梭天地!
与此同时诸强皆是纷纷出手,无数神血被炼化抹去,一道虚影在城池之前凝现,可是还不等靠近便悄然化作了一片虚无!
恩?城墙之上唐仁一众看傻了,这…道王是陨落在他们面前了么?不止是他们,远处无数修士生灵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那一道虚影消失,应该是那道王最后精血所化了吧?
“呵!狂傲?嚣张?就算是禁忌之道又能如何?”
“还是一个身死道陨的下场,真以为以道法可以压制所有人?”
不少强者都是冷笑,心中却是长舒一口气,若是真的让这道王成长起来,怕是要成为纪元之下最为可怕的存在之一!
“接下来就是这天淮界了?你们这些家伙既然选择了他,那么就一起死去吧!”
“可惜了这神道不曾现世,也可惜了这天淮界,从此之后青渊再无混轮之所!”
诸般声音传来,皆是带着几分喜色,可是很快有人将目光落到了那天淮界城池后的法则世界之中,那片沸腾的神芒世界并不曾随着道王的陨落而消失,反而是更加的璀璨明亮,间或有道芒碰撞更是发出可怖的雷霆呼啸之音!
“那是…那是什么?”忽然间有人惊呼,手指着那远处沸腾的法则世界,脸色有着震撼!
都市之國術無雙
一块晶莹无比的神骨散发着毁天灭地之威悬浮那片法则世界之上,宝光璀璨炸裂带着难以抵抗的恐怖威压!
“至尊道骨?那家伙居然体内生出了这般至宝!”
“幸亏联手将他击杀,不然这家伙将会成为恐怖的存在!”
血狐天下:狂傲殺手妃 青絲飛舞醉傾城
“先到先得!这至尊道骨当是我的!”
一时间数十万修士直奔那天淮界城池而去,如今这青渊道骨皆是之前所留,还不曾听说人说这个岁月还有谁人生出至尊道骨!
職場潛伏心理學1 張超
轰!隆隆!沸腾的法则世界,那一块神骨缓缓悬浮,刻画出可怖符文,很快第二块道骨,第三块,第四块…
噌噌噌!每一块道骨都是喷涌曦光,无数阵纹道法刻画在虚空之上,令人有着片刻的迷醉之色,那道王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居然生出数块至尊道骨?
殺手特種兵 湛藍的藍
“这么着急的么?如果我是你们,怎么也应该确认我是否陨落了,不然这东西你们还真取不走!”熟悉的声音传来,一道虚影自那法则世界之中凝聚,一根根道骨向着那凝聚的虚影落下,一股恐怖且惊惧的波动滚滚传遍天地!
妃毀天下 果凍三千
道王将最后一块道骨收入体内,眉宇间带着几分笑意,这一次大概是可以了!

la4x2優秀言情小說 天道天驕 拈花一葉-第三千四百九十一章 他上過這棺槨!上讀書-wk157

天道天驕
小說推薦天道天驕
这太岳圣人的话不啻于一道惊雷,无色天诸多弟子神魂皆震,随后却又升起一股浓浓的骄傲,就算是云夫人的那点手段,在此刻也被忽略不计了!
惡魔的女仆
这棺椁到来,岂不是说他们无色天将会凌驾所有势力之上?棺椁如舟,承载因果,自岁月之初行驶到这个纪元,这是要有多强多横才敢如此做?才能行的成此事?
就连云夫人本身都是骄傲不已,无色天为败类异端?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就算是牺牲了少部分生灵的信仰,那么行的也是通天大道!为世世纪元寻一出路!
“后纪元…是谁人所为?”林铮望着那太岳圣人开口问道!
非我良人,怎知情深
“谁人所为?若是你化的去这棺椁一身铭文,便终了那蛊毒之术,不然那丫头的一身造化早晚会散去!”太岳圣人回道!
網遊之最強輔助
“那么便拆了吧!我不在意谁人在其中沉睡!”林铮踏步上前,话音落下,手中长戟已然如同离弦之箭向前洞穿而去!
轰隆!天地震动,整片位面似乎都随着那长戟的颤鸣而震动,数之不尽的阵纹崩碎瓦解,三千琉璃神芒加持周身,数万霞光披在身后,出手便是全盛一击,足以证明此刻林铮心情并不愉快!
“如果说这年头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这家伙瞬间暴走,曦儿那丫头算是其中一个!”胖子摊手说道,不过却还是戒备的盯着那悬浮天穹之上的棺椁,至于林铮?恩,不在担心范围之内!
“姑奶奶!你就别出手了!”一旁秦皇一群人围住李若水,林曦是林铮的禁忌,自然也是李若水的禁忌,只不过这林铮如何强横众人大概还是有一个标准,可是李若水即便是突破至圣贤之境,也不要去冒险的好!
“没关系,我和大家在一起就好!”李若水笑着点头,似乎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美眸落在那师古言的命石之上,正在求证一些什么东西!
嗡!啾!天穹暗淡三分,那太岳圣人站在棺椁一角,反手按落,背后万千世界燃烧沸腾,那冲击向前的长戟瞬间被挤压向下,可怖的神火炸裂发出刺耳的爆鸣之音,而后方的林铮周身更是宝光璀璨,呼吸间不知道与多少符文碰撞发出可怖的震荡风暴!
被林铮送回胖子一群人身边肖金此刻也是有些目瞪口呆,一是有些后悔留下去对抗那神秘棺椁,以他的底牌怕是并非对手;二是震撼于那林铮的力量,这是域境可以拥有的实力么?
不止是肖金,对面云夫人一众也是有些发懵,这林铮在做什么?那颗不仅仅是对一名圣贤之境强者出手那么简单,但是硬抗这棺椁威压便是难如登天,在此之下还要与那太岳圣人交手!
咔嚓!林铮所在的虚空犹如爆裂的镜面向着四周疯狂蔓延,棺椁之上那太岳圣人再次出手,一柄浮尘挥落,数万星辰自域外坠落化作可怖的古符!
補天傳 一路向東
“八极!千山雪!”林铮低声轻喝,落入手中的长戟撩天而起,狂暴魔焰裹挟恐怖杀伐之意炸裂,一颗颗星辰崩碎化作尘埃,大片涟漪向着四周卷动直将密布的裂痕撕碎,数万里天地归于一片混沌!
漆黑的天地之间,林铮昂然而立,长戟喷吐神芒,每一步踏落都犹如真龙咆哮,数十步间可怖神芒汇集盘绕周身,在他前方混沌散去,无形之中一条延绵向前的大道直链那棺椁之上!
太岳圣人脸色无比凝重,本以为恢复了记忆找回力量,镇杀这林铮不过是举手之间,可是这林铮的成长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蓦然间一条魔焰扬起,天地间混沌退去,干涩无比的灼热感沸腾包裹漆黑长戟,林铮望着前方,一双眸子之中混沌闪烁,可怖古符凝现!
“八极!寂灭!”林铮声音变得悠长,那苍梧城所化一闪而落凝聚古符没入长戟之中,天地颤栗,道法齐鸣!
至此那太岳圣人脸色终于大变,这是足以杀死他的力量,手中浮尘连连摆动,寿元气血同时燃烧,背后数万法则世界爆发出可怖光辉,那浮尘垂落四万九千丝线带着无尽利气劈斩落下!
轰!可怖的爆鸣声炸裂,天穹似乎被打碎开来,炽盛无比的神火引来雷霆,长戟挑破虚空斩断浮尘余威不减直奔那太岳圣人而去!
惊呼声自云夫人口中传来,这怎么可能?可是这太岳圣人落败在即,她要如何出手?
可是这一次不等她出手,一声幽幽叹息自无色天位面传来,虚空崩碎五处,五条巨大的虚影投影而落,两条横亘无色天的江河沸腾蒸干,一座延绵的山脉化作齑粉,一连八条颜色各不相同的擎天巨蟒遥遥而起,同时喷出一道神芒!
呼!轰!嗤嗤嗤!刺耳的碰撞之音传来,林铮的可怕一击被化解而去,虚空连接至那棺椁之前百万里似乎被直接抹掉了!八颗巨大的头颅盯紧了那林铮,尔后自虚空之中一颗巨大的头颅探出远远的望着林铮!
“此人…杀不得!终究是无色天旧人,何况还在此地!”那最后出现的头颅嗡声说道,斑驳的花纹笼罩巨大蛇头,一双眸子带着寒冷与无尽森然,不过语气却是温和的很!
“相柳老祖!”远处段长人一众弟子连忙拜倒在地,他们可以不尊云夫人,但是这相柳却着实是无色天的正统传承!
“沉睡之年算的百万年后当有此劫难,如今却也算是应验了!”九头相柳,神威无匹,即便是在那棺椁之下,似乎也没有落下分毫!
“云夫人!既然这位已经到来,你与无色天的因果便也落下,缘分尽然,带着你的人走吧!”九头相柳嗡声开口,话音落下那云夫人在内无数无色天弟子被托举升空向着那棺椁而去!
这是何等可怖的力量?连圣贤之境都无法摆脱束缚?在对方手中简直是没有任何抵抗之力!云夫人深深看了一眼那九头相柳,才明白对方这些年里任由自己施展手段,不过是自己入不得对方之眼,哪怕闹了一个天翻地覆,对方也有着顷刻抹平的实力!
望着那出手的九头相柳,林铮眉头微微一皱,对方也是圣贤之境,可是却要比他见过的圣贤之境更强横,出手近乎极限圆满之力,道法秩序在对方的手中已然有了返璞归真的味道!
“这是与我等隔断因果么?”太岳圣人望着那九头相柳低声开口,眸子深处已然有了不悦之色,他到来可不是为了接走云夫人!
“我出手并非因你,只是也曾踏上棺椁罢了!”一个巨大的蛇头抬起扫了那太岳圣人一眼,后者浑身一震冰凉,仿若心底那点念头全部被看穿了一般!
“另外即便你发迹于无色天,也非无色天道统,不要妄图染指什么!”九头相柳淡淡开口!
無限驚悚遊戲
“会有你后悔的那一天的!”太岳圣人冷声道,与此同时棺椁之上一道道神芒卷动,大片铭文向着两侧翻卷开来,露出一道道漆黑的洞口!
云夫人最先收敛表情,踏步向上走去,可是在她身后的诸多无色天弟子却是犹疑起来,若是这棺椁不属无色天,这一别可就与无色天彻底划分开来了,前途如何还是两说!
扶襄 鏡中影
異界之劍定天下
不过还是有大批无色天修士生灵紧随其后,远远望过去十之六七倒是选择了云夫人,也足以证明这云夫人的手段!
“咳!”林铮望着不太友好的两边众人,手掌微微向下一按,那骤然而起的无尽神芒有着片刻的停歇,刚刚走到一半的云夫人一众瞬间凝阵抱团,偌大天地之间数万方阵呈戒备之势!
醜女也無敵
“看来有人并不打算与无色天友好相处!”太岳圣人冷笑,毫不掩饰挑拨之意!
嗡!九颗硕大的蛇头齐齐望着那林铮,没有敌意杀气却是带着恐怖无匹的威压!虽是初见,可是即便沉睡也可以感知外界种种,这林铮…很是耀眼!
“小友…可是有其他想法?”中央那赤金蛇头口吐人言,眸子落到林铮身上带着几分深邃!
“这棺椁之上有点东西我要取走!另外那云夫人身上有我道侣故人音讯!”林铮坦然开口!
“因果相衔,我出手一次此刻不好再阻止于你!”让众人意外的是,那九头相柳竟是没有要再次出手的意思,庞大无比的身躯撑开天地将身后大半无色天齐齐护了起来!
“看来我们相处的还算不错!”林铮冲着那九头相柳微微抱拳,扭头望着那太岳圣人露出一丝笑容道:“若是那位还不苏醒,或许你一人并不能做些什么!”
太岳圣人脸上露出一丝凝重,这棺椁穿梭位面而行,消耗极大,而且诸多如他苏醒而来的同伴有着不可出手的缘由…
“哎!”就在林铮要踏前一步之时,一声叹息仿若是响彻在了所有人心头,即便是林铮也觉得神魂皆动,杀气与战意顷刻被化解而去!
“倒是也惊动了你!”九头相柳颇为惊奇的开口,九颗巨大的蛇头落到一片虚空,那虚空悄然间崩碎化作一片混沌,混沌之中一颗璀璨沙粒悬浮,随后一道身影自那沙粒中踏步而去!
“我以一道消息作为送礼!小友便错过这次出手吧!”那自沙粒走出的身影化作中年男子的模样,目光落到林铮身上带着淡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