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5md都市异能 明天子 名劍山莊-第一百二十八章 李東陽的手段-5tokz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李东阳的手段
几乎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李东阳就知道一定是黄家做的。
原因有三。
第一,宁化并非没有土匪。只是几乎全天下土匪都是一个默契,就是不招惹官家。甚至这一条,是很多土匪存在的下去的宝藏,也是行规。
大明境内的土匪真要说起来,那可是多如牛毛。也就是几条官府看重的主干道上没有土匪。
这土匪别人不去抢,却来抢官府,袭击县令。
可以肯定,是绝对不会是为了钱。
第二,这些土匪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李东阳的行踪,虽然不能称得上机密,但是也很难被找到的。因为李东阳的行踪一直在转悠。根据他们的工作进程而行进。
有时候李东阳都不知道,他们要在什么地方休息。
这些土匪能找到李东阳,就已经说明,他在这里有一个很高级的眼线,而且能避开附近这些村子的眼线,就很能说明了问题。
第三,也就是最重要的。
李东阳这些天虽然没有有意调查黄家,但是这里面很多事情,又怎么能不牵扯到黄家?
从一些蛛丝马迹之中,李东阳已经发现了黄家很多问题。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李东阳已经猜测,黄家与一些土匪的关系密切。
不过,李东阳当时仅仅是怀疑黄家帮助这些土匪销赃。
而今看来,远远不只是如此。
第二日,李东阳的雷霆手段,就来了。
他首先去见了黄家另外几家的家主。
前文已经说过,黄家虽然是宁化第一大姓,但是他们内部分裂。分成了好几家,很多之前都有仇怨。
甚至还有械斗。
李东阳召集这几家黄家的领头人,直接说了这些事情,厉声问道:“黄家是想做什么?”
美女家賊 醉蕭瑟
獨家星劫 熒之光
这几家黄家人都暗暗叫苦,心中将黄通骂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他们纷纷说道:“大人,这是黄通贼子一人所为,如黄家无关,我们早就与他们不是一脉了,请大人明鉴。”
“请大人明鉴。”
李东阳冷哼一声,说道:“不用了,你们黄家内部的事情,我可不愿意管,我已经上奏府上,不日就有汀州卫人马来此,你们好自为之。”
方瑾当初在福建整顿卫所,撤销了福建行都司,而宁化县所在之地,就是福建行都司的范围之内。
再加上福建行都司所在地方,都是在内陆。故而方瑾当初遵守了总海轻陆的战略,福建都司的重兵都是沿着海岸线布置,并兼顾水师。
女總裁的貼身兵皇 邊關牧馬
至于宁化县这个山沟里面的县,也不过是在临近江西的地方,有一个百户所。除此之外,就是汀州府汀州卫的人马了。
经过方瑾的整顿,福建卫所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在对付这些毛贼的时候,更是得心应手。
只是这些人却面色大变。
无他。大明军队的名声不是一天坏的,也不会一天变好。
更不要说,黄通与他们都姓黄。在外人看来,是一体的。等汀州大兵一到,这几家也很难保全。
毕竟,杀官的罪名,近乎谋逆了。
更不要说,想要出来发财的军队,不介意扩大打击范围,更不要说客兵种种不守军纪之处。
岂不让他们惊惧非常。
“大人,区区小事,何须报告府衙,如此一来对大人的名声也不大好吧。”一个小老头悄声说道。
浮生沐煙雨
李东阳沉吟片刻,似乎有些犹豫。
这样一来,其他黄家的各家主纷纷说道:“胡须惊动府衙,此事我等为大人办了,拿下这逆贼,清理门户。”
这些家主如此说,李东阳才好像是不情不愿的说道:“好吧。”
这些家主听了李东阳如此说,一个个如蒙大赦,回去之后,立即召集家中子弟,一个个拿着家伙,向中沙村而去了。
李东阳心中微微一叹,暗道:“县令太憋屈了。”
獸人國度之強強對抗 江湖太妖生
李东阳手中居然连一支能拿下黄家的人手都没有,他也不可能让这些小吏们披甲上阵。只能用此手段了。
让这些黄家的人处置了黄通。
毕竟,南方这种械斗的事情,从来不少。李东阳上任之后,也见识过好几次,都是他过去调解的。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而今他要挑起一场械斗。
其实李东阳不想请汀州卫的人马。倒不是对汀州卫的人马不信任。韩青当初也在福建任过职的,韩铁城其实知道,从正统十四年以来,朝廷对军队进行了一轮有一轮的改革。
大量卫所被裁撤,还有大量卫所兵被放出安置。又加大对士卒的待遇。
由于大明之大,很多地方,军事改革还没有波及到,但是整体军纪已经好多了。
只是,朱祁镇抬举勋贵,恢复了很多勋贵的权力,造成了兵部与枢密院的对立,甚至文官与武将之间的对立。
对任何一支军队的调动,事后都要汇报到枢密院。
这里面掺杂着部门矛盾,也就造成了而今,大多数文官,都不愿意惊动军队。两者之间,即便是衙门近在咫尺,声音相闻,但好像隔离百尺玄冰,片纸难入。
这也是李东阳的忌惮所在。
南方家族的械斗的战斗力,不能高估,但也不能低估。
反正很快黄通就被拿下了。
当然了,送过来的只有黄通的人头了。
显然很多人不想让黄通多说话。
超級女鬼軍團
穿越之童養媳 千江化葉
李东阳想从黄通口中,找到很多细节,却是难了。只是如此一来,他更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宁化县这些家族,谁也不比谁干净,一个个屁股下面,估计都是屎。
大唐順宗(同名)
千億繼承者的女人
不过,黄家的家产与田产倒是没有打多少折扣。
这些在这些家族看来,估计是县太爷要纳入自己的口袋里面的东西,自然不敢轻动。
李东阳点了点,连田产带不动产还有浮财,大概有几百两银子。
这让李东阳松了一口气,这几百两银子,也算是解了李东阳的燃眉之急。
李东阳沉吟片刻,将韩铁城叫过来,说道:“你当日与那贼人交手,你觉得如何?”
韩铁城说道:“土鸡瓦狗而已。”
李东阳说道:“宁化各地土匪不少,如果让你带兵剿匪,需要多少人?”
韩铁城沉吟片刻说道:“百人就够了。”
李东阳微微吃了一惊,说道:“百人?”
韩铁城说道:“兵不贵多而贵精,只要听号令,用军械,百人足够攻破宁化所有的土匪。”
韩铁城之所以如此自信,一来是大明而今到底是比较太平的,而福建地方上一场邓茂七之乱,才没有过了多少年。
也就是福建地方的压力已经宣泄过一次了。
而今各地土匪最多不过几百人而已,百人精兵足够打败。甚至在韩铁城看来,剿匪最大的问题,从来不是怎么打败土匪,而是如何找到他们。
二来,韩铁城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一点点自信的。这些土匪虽然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但是最多的还是那种活不下去的人,他们当土匪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
如此的兵源哪里有什么战斗力。
“好。”李东阳说道:“你今日就是宁化巡检,我给你一百人的兵额,这六百两,是你的经费,今年下半年,我要看见你开始剿匪。能与不能?”
韩铁城心中有些做难。毕竟训练士卒是需要时间的,哪里能拉过来就能打的,但是而今听李东阳如此说,哪里有他说不的余地。而且巡检可是九品官,他心中也实在是舍不得,他只能说道:“请大人放心,今冬下官定然能开始剿匪。”
“好。”李东阳说道:“宁化大事,就交付给你了。”

98lgx火熱連載小說 明天子 ptt-第六十四章 田制閲讀-t6044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六十四章田制
平步青雲
毕竟不要看胥吏都是贱民,但是其中很多都是很有钱的。
吃官府这口饭的,钱是很容易到手的。只是没有社会地位而已。
有相当一批胥吏其实很想摆脱自己的身体地位,只是没有办法而已,而今有了办法,他们自然想要拼一拼,正途入仕。
除此之外,朱祁镇还下令,允许这些胥吏直接报考京师的学校,或者地方官推荐,可以从胥吏转为吏员。
只是一定要调到外地任职才行。
还有,正因为胥吏改革如此之重要,所以朱祁镇才将胥吏改革,与运河经济带处于一个近乎重合的趋势。
这是朱祁镇的战略布局。
大明经济北轻南重。
纵然朱祁镇这么多年努力,也并没有改变这个局面,不过是双方稍稍平衡了一点。
仰望幸福
北京经济最好的地带,就是沿运河经济带,当然了,而今沿海各港口也很有一些发展。但是仍旧不如南方。
朱祁镇就想通过政策导向,让大明南北经济再次拉近一点。
毕竟,北京在北方。经济是政治的基础,经济失衡,很可能影响到了北京的话语权。
朱祁镇在正统三十二年的发布的诏令,也就这三道。
并非说,朱祁镇变法政策就这三道了。
而是这是朱祁镇与内阁商议之后,能够通过的。而更多事情是无法通过,最少而今也没有商议出一个让各方接受的办法。
因为朱祁镇的关注点,就是土地问题。
如果说,大赦令是顺着太祖太宗一直秉承的态度,往前狠狠推了一把而已,驰禁令就是用一个小刀在大明体制上,轻轻的开出一个小口子。废胥吏改吏员令,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手术。
那么关于土地,关于田制的问题,那就是一场关乎大明生死存亡的大手术。
毕竟大明就是一个农业国,最重要的就时候农业问题,农业之中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土地问题。
这是整个大明的根基。
一个清丈,就让很多人人心惶惶了。
更不要说,朱祁镇还想下大动作了。
只是放在朱祁镇的角度来看,他也是没有办法的。
大明的体制,百姓连出自己的县都很成问题,都被绑定在土地之上。无视县界府界的,要么是士大夫,要么就是流民强盗。
工业化是需要大量农业人口进入城市。
其实,江南手工业发达,也有这样的模式了。
要不让苏州比北京还多的人口是怎么来的?
但是这些从农村到城市之中人口,并不在大明朝廷控制之中。这种城市发展,也处于很无序的状态。
解放前上海的情况,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苏州虽然没有青帮,但是有打行,同样是帮人解决问题的夜壶。
这就是为什么朱祁镇翻来覆去都回到一定要废除胥吏的原因,工业化社会与农业化社会的管理程度是完全不同的。
朱祁镇对田制改革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让百姓脱离人身束缚,可以进入城市打工,提供工业化的人口。二就是想办法减轻百姓负担。
毕竟大明百姓总体来说,实在是太苦了。
但是这两个要求看上去很简单,但其中有种种问题要解决。
首先支撑大明基层运作的是赋税。
税主要是夏粮秋粮,赋主要是各种劳役。
缴纳夏粮秋粮的基本单位是丁,服劳役的基本单位也是丁。
漢末之呂布再世
丁税本身来好说,并不是太重,但是劳役就太多了一点,各种各样的事情。让地方官必须将百姓留土地之上。
否则谁为朝廷服役。
虽然总体上来说,北重于役,南重于粮。但是两边都不想让百姓离开土地。
想要让百姓能离开土地,在历史上其实有办法的。
山窩裏的科技強國
那就是一条鞭法,也就是摊丁入亩。
将丁税摊在田税之中,从今之后,县里再要劳役拿钱雇佣百姓就行了,这一切从赋税之中开支。
无地的百姓就不用承担赋税与劳役。
如此一来,县里对他们没有要求,自然有了自由迁徙的可能。人口也没有瞒报的必要了。
对底层百姓减轻了很大的负担。
有这么多的好处,简直是与工业化配套的田制。
如此一来,就能有很多剩余百姓涌入城市之中。
只是,这里面有颇多的难处。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朝廷的负担总是有人来承担的,最底层的无地百姓轻松多了,请想想那一方加重了负担。
自然是有大量土地的人。
而有大量土地的人是什么人?是在大明有权有势的人,这些人与大明百官很多人是重合的。
所以,朱祁镇而今想让百官通过这个办法,并让他们积极执行,可能吗?
其次,就是一条鞭法,也是有自己的弊端,并不是太适应全国。
一条鞭法最根本一个改革,从实物税变成了货币税。但是老百姓种粮食,他们是有粮食的,但是他们哪里有银子,必须卖了之后,才能有银子。
这其中就要被奸商剥削一层。
而放在朝廷层面,大明朝廷不需要粮食吗?怎么可能,大明朝廷对粮食的渴望一点也不少。
需求量也很大的。
纵然河北而今已经是一座粮仓。但是北方粮食产量还是比不过南方的。所以从南方向北方运输粮食这一件事情,是不能断的。而且大批量的运输。
这样或许会压下河北粮价,打压了河北农民种田的积极性。但是对国家的战略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粮食全部换成钱,需要的时候再用钱去卖。
就会出现这样一个问题。
粮商并不会做赔本买卖,他们绝对不会从很远的地方将粮食给运过来,并且平价卖给官府,他们只会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坐地起价。
所以无形之中,赋税从粮食变成银子,然后再从银子变成粮食,打了两个折扣,朝廷拿到手的东西,越来越少。
再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太穷的地方,不适应一条鞭法。
这个太穷的地方,其实就是指北方,特别是西北地区。
西北农业凋零,即便于谦致力于恢复,但是几百年的留下烂摊子,岂是于谦十几年能够挽回的。
于谦毕竟是人,不是神。
一条鞭法的核心,其实以银代役,有王安石免役法之遗意。
但是对于这些穷人来说,让他们去给官府干几天活,其实没有问题的,反正穷人的时间并不值钱。甚至如果县令心软,或许还能在官府那边混几口饭吃,给家里节省一点口粮。
但是这个时候,你告诉他。让他们交出一点钱来,就不用来服役了。
这对这些人来说,根本雪上加霜。
他们哪里有钱啊?
北方粮食产量本来就比南方少,而西北这些地方有些地方一亩旱地才收入几斗粮食,比起江南一亩地平均数石,甚至有精耕细作的水田,能达到七石到十石之间。
是西北土地产量数倍。
所以西北苦,很多人糊口都用尽了他们所有力气。已经承受不了一点点负担了。
这也是为什么,明代后期,陕西先造反的原因。
諸神之下
固然是因为大旱连连。但也有一条鞭法的原因。
一条鞭法在南方是善政,是良法,但是西北,是恶政,平日还勉强生活,一旦天灾人祸,就只能造反了。
这些种种问题,是真实存在的。
朱祁镇其实还没有提具体的一条鞭法,仅仅是以丘濬的以丁配田的思想之上,做出一点点发挥,就好像捅了马蜂窝一般,整个朝廷吵成一团。
朱祁镇不得不多次召开会议提出各种解决方案,将这些问题一个个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