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七百三十三章:入股汽車電器讀書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态度决定一切,孔老板的行为最起码证明了他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黄瀚虽然没想着拿人家的好处,但是心里觉得舒服。
有个电影里的台词:“我可以不收礼,但是他们不能不送。”应该就是说这种心态。
孔老板知情识趣,人品不错,以后可以多打交道。
只要他不刚愎自用,有黄瀚的指引,肯定没弯路走。
黄瀚解释道:“你花心思打制了这个金牛已经够意思了,你也知道我家不差钱,不可能收这么大的礼坏了名声。”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会守口如瓶,不会让你坏名声的。”
“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哪能授人以柄?这就拿计算器来算账。”
孔老板坚决不肯,想溜之大吉,谁知练武多年的黄瀚眼明手快,一把就抓住了他。
“黄瀚,这事儿天知地知,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任何人,你放心收下吧。”孔老板挣扎不脱,只得继续商量。
“没得商量,金牛我很喜欢,决定买下,你吃点亏就按今天的国际金价跟我算账。”
黄瀚知道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黄金价格的区间,不可能知道具体价钱,所以需要问清楚了。
孔老板见不答应不行,只得说出了前几天的黄金价格。
今天是什么价?
他不知道,他哪有可能在出门时刚巧看过了国际行情?
但是他知道这段时间黄金价格走势平稳,波动有限。
黄瀚也用不着知道精确的价格,大体差不多就行了。
徽派宅院里当然有保险柜,正常情况下会存放一二十万现金以防不时之需。
但是不够买这头金牛。
张芳芬见黄瀚算出来多少钱后,立刻出去了。
三水市工商银行总部离黄瀚家没几步路,那里的职员没人不认识“华美风”的董事长,三水市的市长助理。
张芳芬开出现金支票,只要不超过三十万,肯定能够立刻拿得到钱,星期天也不要紧,储蓄部正常上班。
安全问题无须担心,三水市早就执行了治安巡逻制度。
邮电局进行程控电话改造后,三水市的电话保有量已经超过一万部,大机关、大企业基本用上了传真电话。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 愛下-第七百三十三章:入股汽車電器熱推
邮电局的效益立竿见影,宋丹华这个局长不仅仅位置坐稳了,还被评上了省三八红旗手。
邮电局、供电局、物资局、商业局等等都在与时俱进,公安局也不落人后。
今年年初三水市110报警服务台应运而生,公安信号塔投入使用,巡逻的干警用上了对讲机,工作效率倍增。
银行附近属于防范重点,隔不到十分钟就会有一个民警两个联防队员的巡逻小队经过。
由于三水市治安联防抓得好,因此这几年没有发生过存钱、取钱的群众被流窜犯抢劫的恶性案例。
想来应该是因为三水市正气抬头,到处都能涌现在见义勇为的干群。
又因为全民参与治安联防,流窜犯踩点时发现在这里作案的难度高、风险大,知难而退。
这些年三水市本地人的犯罪率在持续下降,特别是刑事犯罪,拦路抢劫的基本上杜绝了。
原因很简单,青壮年都有工作,收入足够养家糊口,三水市风气好弘扬正气,别说犯罪了,连流里流气都会被鄙视。
各企业都在培训职工,升级职工的技能,工资、奖金跟技术等级挂钩。
工人,特别是青年工人,绝大多数忙于工作和学习,忙着挣更多工资、奖金,争取买商品房拥有宽敞明亮的家。
有追求、有目标、有梦想、有希望、有收入比较高的工作,这样的人走上犯罪道路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孔老板见张芳芬拿着包出了门,意识到应该是取钱去了,有些尴尬,道:“哪有送礼变成卖货的道理呀!”
黄瀚跟他明说道:“我按照国际金价算这头金牛值多少美元,再按照官方的汇率算人民币给你钱,相当于是收下了接近三成这头金牛的价值。
我这样做了,不仅仅领了你的情,还不会留隐患,相信你能够理解的。”
孔老板客气道:“黑市兑换美金的价格不合法,都是小数额,不能这个样子算账。”
这话是事实,国家制定的汇率哪是儿戏?
私下里大额交易美元存在风险,被抓住会以扰乱金融秩序罪判刑,没收用来交易的美金、人民币,还得罚款。
大额外汇都按照黑市汇率算账确实不现实。黑市交易的都是零散现金,主要是美金。
做这种事违法,故而风险巨大,这才有了“切汇”这个利用来交易的人不敢报警的心理,玩黑吃黑的行当。
黄瀚道:“你用不着解释,反正我领情了。”
话都挑明了,孔老板也就不再啰嗦,他道:“我听你安排。”
“这对了,来日方长么!我一直想问问,你投资汽车配件厂的事儿谈得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钱市长负责这件事,他帮着联系相关部门跑手续,厂房的基础都做好了再有两个月就能使用,我订购的设备没几天就能到货。”
然后孔老板把他投资汽车电器、灯光作为主打产品的计划一五一十说了。
黄瀚听得眼睛发亮,鼓掌夸赞孔老板的选择把握实际。
能够充分发挥出他们在电子元件领域的优势,还能够最大化利用“阳光集团”的技术班底和技术工人。
这是真心话,孔老板投资的汽配厂如果能生产汽车灯光系统,跟合资汽车公司配套。
以后黄瀚投资电动车厂,电路、灯光这一块的配套厂家就有了现成的,妥妥的互利互惠。
俩人聊前景谈得很投机,孔老板灵机一动,问道:“你确实看好投资汽车电路、灯光吗?”
“那是当然,你们还可以生产摩托车电路、灯光,以后大陆的摩托车需求量也是个天文数字。”
“哈哈……,这些我当然想到了。我想问问,你想参与吗?”
“你的意思是?”
“你出五百万人民币,我给你留百分之十的股份怎么样?”
这个主意真不错,黄瀚想接受,但是嘴上客气道:“投五百万人民币占股百分之十,你太吃亏了,我哪里好意思。”
“哈哈……,我不可能吃亏的,你这个三水市的第一智囊成为了‘向华汽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肯定能够起到决策性作用。”
完成了“中港实业”的投资后,黄瀚出六成、秦淑洁和沈晓蓉各出两成资金,买不每家低于五百平方米的营业用房,开了足一百家“梦多娇”专卖店。
为了把抢购潮这件坏事变成机遇。
从今年春天开始一直到八月份,黄瀚家所有能够动用的钱都用来买原材料、生产库存。
不仅于此,还采取积少成多的办法,分别抵押专卖店营业房,在专卖店所在地区的银行贷款,用于扩大库存。
一个多月前,所有的库存都变成了回笼资金,当下黄瀚家的现金流充沛,暂时没啥好去处。
大部分用在买下“自强建筑公司”抵工程款的住宅楼、办公楼。
一部分依旧是在各城市的繁华地段买店面房,开“事竟成饭店、宾馆”,开“风牌”专卖店。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一九八一年 愛下-第七百三十三章:入股汽車電器推薦
“梦多娇”专卖店暂时不扩张,做好已经开张大吉的一百家后,看看再说。
钱太多,不能扎堆买店面房,这年头没有计算机联网,分别在各发达城市买几处,不太招摇。
所以明明是在沪城拿抵算工程款的房子性价比最高,黄瀚还故意扩大到了精选出的苏州、杭城、省城、无锡等等十个城市发展,就是为了尽可能避免太扎眼。
拿五百万入股孔老板投资的汽车电器公司完全可以有,黄瀚需要这种自己参股的企业。
他不再矫情,乐滋滋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们之间用不着客气,跟你说实话,你一口答应掏钱入股,我对投资更加有信心。”
“放心吧,只要你引进的设备和技术不落伍,这一次的投资收益肯定不会比投资‘阳光集团’差。”
“我做电子元件几十年了,熟悉这方面的技术,不会走眼,况且我手下的技术骨干也都是名校毕业,他们岂是吃干饭的?”
“那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这一次的投资又是包赚不陪,三年收回投资都值得期待。”
“三年收回投资?我干嘛要收回投资?我们不可以三年翻一番,再三年,再翻一番吗?”
黄瀚竖起大拇指道:“英雄所见略同!”
“哈哈哈……”孔老板仰天大笑,笑得真开心。
半个钟头左右,张芳芬回来了。
孔老板走时拎了一包人民币,三十几万块。
虽然送礼变成了卖金牛,但是孔老板蛮高兴。
因为黄瀚答应入股五百万,成为他的合伙人之一,以后的关系肯定更加紧密,这跟送大礼的目的殊途同归。
孔老板走后,黄瀚没有回学校,母子俩就在堂屋里瞧那头金牛,十斤的金驼子捧在手上沉甸甸,感觉真不错。
“黄瀚,我这几年也买了不少黄金。”
“我知道!”
“你知道?我没说过呀!”
“我猜得到!”
黄瀚当然了解妈妈,这也是他知道九十年代黄金价格的原因。
那时,黄瀚家不穷了,张芳芬喜欢买黄金收藏,三水市私下的黄金交易不是按照盎司算,也不是按照克数算,按照老计量单位“钱”算。
九几年的时候,一“钱”黄金大概是在二百多不到三百块钱波动,折算成克,应该是八九十块钱一克。
那时也仅仅是买个二“钱”、三“钱”的金戒指,或者金项链罢了。
今天一下子见到一千六百钱的金牛,张芳芬还是第一次,她摸金牛时,笑得容光焕发。
她道:“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家里有钱了,我就想着买些黄金,留着传子传孙。”
“我知道你很喜欢这个金牛,所以干脆出钱买下,孔老板想要买黄金容易得很,外国包括台湾,黄金就是正常商品,成吨买都是做得到的。”
“嗯!我真心喜欢。这件事不能告诉你爸爸。”
“我明白,这是我俩的秘密。”
“我这几年买的黄金也不少,应该有二十几斤。”
“这东西买点就行了,不宜太多,根本不划算。”
黄瀚知道黄金走势远低于房价涨幅,收益都不一定跑赢九十年代的银行利息,劝妈妈适可而止。
张芳芬点头答应道:“你主意正,我听你的!唉!也不知道孔老板这头金牛是在哪儿做的。”
“怎么了?我猜应该是在台湾做好了想办法带进来的。”
“那就太麻烦了。”
“麻烦什么?你说说呗?”
“我想把我零零碎碎买的金子打制成跟这头牛一样好看的金猪。”
“做个金猪?这个想法有意思啊!”
“你就是我家的金猪,我特想打制一个足二百两黄金的金猪给你过二十岁生日!”
“别!千万别,家里留这些东西真的容易招贼呢。”
“放心吧,也就是想想罢了,没地儿找人做这东西,财不外露,也不能找人来家里做这种事。”
“妈妈英明!”
“别拍马屁呀,说说呗,咱们这头金牛藏那儿才好呢?”
“用不着藏,你房间里的三滴水雕花大床如同三进的小房子,隐蔽得很,完全可以把金牛放在床里的隔板上。”
“那不行,你爸爸会瞧见的。”
“大大方方让他瞧见,告诉他这是个纯铜工艺品不就得了。”
“对呀!孔老板不会说,我俩更加不会说,你爸爸从来不关心这种事,还就真的瞒得住。”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三十三章:入股汽車電器鑒賞
“肯定啊!孔老板刚刚拿出来时,我就以为是铜的。”
“你一直都那么精明,当时怎么就糊涂了?”
“所以我才说妈妈最精明!”
“拍马屁!但是我爱听。”
黄瀚暂时没谈入股孔老板投资的汽车电器公司的事儿,因为孔老板还要跟市里谈增加股东的条件,还得重新谈股份比例。
等孔老板谈妥了,需要打款时再说不迟,反正家里调五百万现款不费吹灰之力。
电机、蓄电池、电路和灯光,都是自己参股的企业配套,生产电动自行车的条件越来越成熟了。

r0eq5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一十二章:明天會更好展示-cozdt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排练间隙,听见大家都在谈论明年国庆节将要身在何处,成文阁问黄瀚道:
“黄瀚,你决定考复旦大学对不对?”
“是啊!你早就知道了,这会儿怎么想起问这个?”
迷失異界 彥辰
“嘿嘿!复旦大学附近我认识,那地儿有不少大学和专科学院,我明年准备选那儿的学校填志愿!”
“干嘛这样?你应该选你喜欢的学校和专业,再结合你的估分填志愿。”
“我无所谓学什么,不能和你一起考进复旦大学也得考上一所离复旦大学不远的学校,以后我们还能够天天见面。”
“你不管什么学校不管学什么,只要离复旦大学近就行?”
“嗯!”
“决定了?”
“决定了!”
“行!到时候我帮你选,我们上大学时没办法同学,但是有办法天天在一起!”
“真的吗?”
“我们俩可以办走读,你别忘了……”
“我知道了!”没等黄瀚说完,成文阁一跳三尺高,“我家在沪城五角广场那儿有房子,我们还可以住你家虹口公园附近的那栋小洋楼,哈哈哈……”
“大哥、二哥,我怎么办?”钱爱国哭丧着脸道。
成文阁道:“你也考沪城的大学呗!”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我也想啊!可是我能考得上吗?”
黄瀚道:“还有一年呢,加把劲,考个大专应该没问题!”
“嗯!我尽可能争取。实在不行考个中专我也认了。”
这个暑假对于同学们来说尤其重要,不能舍本求末。
除了每天下午排练三个小时,晚上排练两个小时,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学习。
七月九号下午,一个多月没见面的刘小明跑来了实验中学大礼堂。
“解放了,解放了!哈哈哈,从此不再受那奴役的苦!”刘小明居然还唱起了黄梅戏。
团队的同学们都认识活泼容易接近的刘小明,都乐了。
黄瀚笑问:“考完了?考得咋样?”
“感觉还行,不会的题目没几条,最起码能够考个中专。”
“有没有吹牛啊?”萧蔷白了他一眼道。
“我最后这两个月真拼了老命,真的每天早早地起来读书,我这辈子都没这么主动学习过。如果考不上老天爷肯定瞎了眼!”
萧蔷顿时笑得嘎嘎的,道:“你仅仅主动学习了两个月还希望老天爷开眼?”
“嘿嘿!走着瞧,我的第一志愿填了苏南省警察学校,毕业后就是人民警察。”
钱爱国道:“我本来也想上苏南省警察学校的。”
“干嘛说本来?你明年才高考呢,你和成文阁都可以考苏南省警察学校。
我们肯定能够成为大学同学,说不定以后分配到一个刑警队,我们联手抓罪犯破大案要案多带劲!”
“是啊!确实带劲。”对考沪城的大学不太有信心的钱爱国思想动摇了。
成文阁毫不犹豫道:“我不去南京上学,我要考上海的学校!”
“为什么呀?”
“因为黄瀚考复旦大学!”
玄天神骗
“哦!怪不得。唉!可惜呀!小斌不在,我这个高手寂寞啊!”
刘小明玩心不改,他今天刚刚结束高考就迫不及待赶来,目的就是找人玩。
他喜欢打台球,只不过因为技术太好,目前的三水市唯有小斌能够打得他落花流水。
小斌结束中考的第二天就去了沪城参加集训,八月中旬要参加全国大赛。
刘小明擒拿格斗比不过钱爱国、成文阁、黄瀚,但是打台球能够把他们打得没脾气。
他此时得瑟“高手寂寞”是想刺激钱爱国来挑战。
萧蔷道:“我们要排练节目呢,你来帮帮忙可以,如果想把谁拐去陪你打台球,哼哼……”
刘小明见到萧蔷眼睛里就放光芒,他连忙道:
“我从今往后都有时间,我肯定来帮忙啊!百人合唱团有谁跑肚拉稀我立马顶上,我唱歌的水平可比王宇强太多了。”
这话不假,刘小明嗓子不错,唱歌有天赋,一首歌听几遍就能唱,只可惜他是个得过且过的性子,从来不肯认真学什么,更加不可能每天练嗓子。
他的人生目标就是一个字“玩”,如果是三个字,肯定是“好好玩”。
这回王宇没反唇相讥,因为他知道自己真不是唱歌的料,是百人合唱团里滥竽充数的。
萧蔷道:“这还差不多!”
“黄瀚,你们干嘛还在这里排练?你们实验中学的新大礼堂不是建好了吗?”
实验中学的翻建工程确实结束了,绝大多数建筑都拆了,留下了三栋民国时期的老建筑,其中就有旧礼堂。
新的大礼堂在初中部高中部之间,比旧礼堂大一倍,新的音响设备效果不错,如果组织歌舞晚会、茶话会可以摆六十张大圆桌,有能够容纳一二百人的舞池。
组织简单的舞会用不着圆桌,直接摆椅子、长凳,能够弄出个容纳四五百人跳舞的舞池。
今年暑假排练时,郭校长和几个校领导就建议黄瀚团队去新礼堂,黄瀚和同学们习惯了在旧礼堂,都最后一次了,没兴趣换地方。
见刘小明问起这件事,黄瀚道:
“怀旧懂不懂?我们在这里排练了五六个寒暑,对这里有了感情!”
张春梅道:“这里记录了我们的花样年华,我们理所当然有始有终?”
刘小明撇撇嘴道:“哟!一个破礼堂而已,犯得着说得这样深情?”
萧蔷怒了道:“去去去,你是二中的,当然不可能体会这种感情!这儿多好,冬暖夏凉。”
成文阁这个人恋旧,也觉得刘小明的话不中听,道:“我喜欢这儿,不喜欢那个新礼堂。”
团队的同学们顿时有超过一半人出言怼刘小明。
见犯了众怒,刘小明变脸神速,道:“我错了,你们都对,这种行了吧!”
黄瀚道:“行了,行了!我们抓紧时间排练,钱爱国准备,乐队把《一场游戏一场梦》演奏起来。”
“这首歌好听,我也会唱。”刘小明道。
萧蔷调侃道:“你有不会唱的歌吗?”
“嘿嘿!只要是流行歌曲,不管是哪一种,我都会!”
“知道你唱歌牛,你了不起!”
太太請自重 劉家長子.CS
“一般一般!”
“得瑟!”
钱爱国练《一场游戏一场梦》时下了苦工,又有邱老师和黄瀚指点,唱得很有特色,老师同学们都为他喝彩。
接下来排练成文阁的《我的未来不是梦》又赢得掌声雷动。
萧蔷一边鼓掌一边逗刘小明道:“你唱歌牛,比得过成文阁吗?恐怕连钱爱国都比不上。”
“我是因为怕苦没学音乐,那时我唱歌可比他们好多了!”
“那时是什么时候,是不是四年级呀?”
“你们四年级,我五年级!”
“你这人真是的,明明有天赋,那时为什么不和黄瀚、成文阁一起练歌、练吉他呢?”
恨是愛的禮物 逆鱗2423
“我练过弹吉他,练了三天,手指疼死了,后来我想通了,干嘛要这么苦自己?然后我就溜去钓鱼了。”
“唉!我服了。”
黄道舟虽然已经是大干部,比三水市的干部级别都高,但是他依旧准备在“激情三水晚会”献唱。
黄瀚知道爸爸今非昔比,是国人耳熟能详的大明星,他上台了,而且是为家乡父老演唱,肯定被起哄要求加演。
必须多准备几首歌,除了原创的新歌《英雄泪》老歌《千里之外》、《红酥手》、《关山酒》、《从头再来》还排练了一首翻唱的歌《再回首》。
黄道舟是个有故事有经历的中年人,他唱《再回首》更加能够引起共鸣。
黄瀚在实验中学的地位又拔高了一大截,整个实验中学、实验小学的老师都真心愿意听从黄瀚指挥。
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知道黄瀚确实是为他们着想!
去年“家园集团”通过工商银行面向社会发售股票之时,黄瀚竭尽所能劝实验中学、实验小学的老师、干部买股票。
不仅仅苦口婆心劝导,最后居然发出豪言,实验中学、实验小学的教师、校领导但凡购买了“家园集团”的股票随时都可以反悔。
把股票拿去工商银行退货当然不行,可以拿给黄瀚,黄瀚不仅仅退回股本,还以一年息的标准包赔利息。
这就等于是承诺了购买“家园集团”的股票包赢不输,所有的老师都知道黄瀚这不是空话,承诺包赔是建立在赔得起的基础上。
时过境迁,今年伊始,再也没有一个人担心入股“家园集团”会划不来。
这段时间有小道消息传出,“家园集团”为了发展,为了来年赚更多,因此需要现金流,绝无可能把盈利全部分了。
今年年底只分红五分之一的盈利,大概是股本的百分之二十左右。
这样的小道消息如同长了翅膀飞入三水市的大街小巷,太多购买了“家园集团”股票的群众乐得见牙不见眼,更多当时舍不得花钱入股的群众把肠子悔青了。
实验中学、实验小学的老师、领导几乎都入股了,参加黄瀚团队排练的老师入股最多,他们当然心存感激,当然愿意听黄瀚的调度。
“激情三水晚会”早就相当于是一台演唱会。
杂技、相声、小品、魔术等等受限于现场演出的条件,群众听不清、看不清根本不爱看。
唱歌是“激情三水晚会”的主流,群众喜闻乐见,当然要多多准备好歌。
丞相,乖乖給朕愛 雲中晚歌
黄瀚让张春梅选几首歌时,她不但选了《请跟我来》、《在雨中》还要求再唱《绒花》。
张春梅要求再唱《绒花》时泪光盈盈,她道:
“好歌应该有千千万,但是一九八一年,电影院门口那个一身破衣的小男生用心在唱‘那是青春吐芳华’,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黄瀚没有言语,因为他知道此时的张春梅需要一个人认真的聆听。
“那个瘦小的男孩那时比我矮大半头,可是他把《绒花》唱得让人心碎,让人深深感受到他无比珍惜青春的芳华。”
“那一天我心情糟透了,然后我总在想为那个孩子做点什么。哪怕能够帮到他一点点也好呀!”
“可是我太可笑了,他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聪明、最睿智、最厉害的人,我们反变成了被他帮助。”
“同学十年了,感谢有你!”张春梅拭去满脸泪痕看着黄瀚,笑了。
这一刻伶牙俐齿的黄瀚竟然无言以对,十年寒窗历历在目,张春梅无疑是良师益友,跟她相处的日子唯有用“暖心”两个字来形容。
“明年同学们将要天各一方,说实话我真的舍不得,我真心不想长大。”
黄瀚想了好久才轻声道:“我俩是最最要好的朋友,以后会互相支持、互相勉励一辈子的。”
“我知道,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相信你。”
孩子们成长为少年,又进入了青年时代,那份纯真还能保持多久?
这纷纷扰扰的世界何其大也,无情的岁月终会带走所有人的青春,带有上帝视角的黄瀚肯定不会让所有熟悉的人随波逐流。
出类拔萃的张春梅注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想到此处,黄瀚释然,他笑了,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道:
“用不着怀念过去,国家日新月异,将要迎来最好的时代、最伟大的时代。
我们的明天都会更加美好,我们在最后的演出时和学习小组的同学们同唱《明天会更好》。”
“我从来没有担心过未来,我亲眼看到了我们三水市的发展,对未来充满信心,我要努力再努力,努力做你这样的人!”
难得!难得!黄瀚觉得羞愧了。
他道:“你千万记住,你是出类拔萃的,也是独一无二的,比我强多了。”
人的性格差异太大了,王慧玲跟张春梅截然不同,她就是一个小女子,根本没有远大的理想。
此时的她更加茫然!
黄瀚让她选一首歌时她毫不犹豫选了《好好爱我》。
她即便心中有万语千言也不知从何说起,在她的心里“好好爱我”足够了,可是那许多女同学呢!有可能吗?
黄瀚不仅仅尴尬,还被触动了心底里柔弱的部分。
前世跟她有缘无分,今生又注定了不可能,她放得下吗?
造孽啊!本是一番好意,如今弄得一团糟,两世为人也没法把握男女之间的尺度,恐怕要欠下许多感情债。

xkm64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一九八一年 實在閒得疼-第六百六十三章:幫人只能點到爲止展示-ad71y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家园集团”的临时办公地点很简陋,甚至于连桌椅板凳、办公桌都是以前豆制品厂遗留的旧物。
但是那些职工看上去精神面貌都不错,他们都认识黄瀚无一例外。
都用不着黄瀚开口,就有一位姓赵的男同志领着黄瀚上楼去找总经理。
这位男同志还自我介绍了,他叫赵志华以前是豆制品厂办公室副主任,是复员军人,在部队里干过文书。
萧妈妈见到黄瀚时正在和十几个人谈心,瞧上去应该是附近的住户。
陆惠不在,她带队挨家挨户谈条件去了。
“王总,你们的工作展开得不错啊!”萧妈妈陪着黄瀚和同学们来到她的办公室后,黄瀚笑嘻嘻道。
“呵呵…,还算顺利,至多三天“自强建筑公司”就可以进场,十栋住宅楼下基础,一个月内还有二十栋。”容光焕发的王慧乐滋滋道。
“募股还没有截止吧?”
“截止日期定在八月三十号。”
“我今天带同学们来就是为了入股,你别小看她们,她们都能入股几千块呢!”
“我知道,只要是跟着你的同学,都能挣不少钱!
我们“家园集团”只要有一百块就可以入股,但是我们不收钱,都是工商银行代办!”
“你知不知道至今为止已经有多少钱到账了?”
这下挠到痒痒肉了,王慧掩饰不住兴奋,小声道:“已经过了千万,没想到愿意入股的人这么多。”
“钱不能留着,得以最快的速度周转。”
“我知道,螺纹钢、水泥、红砖等等建筑材料都在涨价,晚买不如早买!现在已经有不少材料进场了。”
在你心上狂野生長 唐穎小
当下的物价有些混乱,其中大有文章可做。
迷惑君心:皇上,只寵我一個 雪熙若
建筑材料牵涉到计划内、计划外和“议价”,这里的差价可不是一丁点。
黄瀚爱惜羽毛,不愿意蹚浑水,故而“自强建筑公司”没搞包工包料,只是包清工。
政府是“家园集团”的大股东,当然要竭尽所能给材料计划,“自强建筑公司”也没有必要越俎代庖。
因为这样做了有可能说不清道不明惹一身骚。
“自强建筑公司”包工包料当然要完全采取市场价结算,“家园集团”能够弄不少计划内物资,没有必要放弃天然的优势。
能这么做,敢这么做,最关键的就是“家园集团”是政府控股的股份制公司,不是个体户也不是私营单位。
得把自身优势发挥到极致啊!黄瀚出主意道:
“建筑材料最好都采取船运,联运公司在几条主河道边都有大仓库,可以存些材料在他们那里。
仓储费的事儿你直接去找成局长。只要跟他说是我让你去的,他肯定不遗余力,况且他们交通局不是也参股‘家园集团’了么!”
“对啊!还是你聪明,我刚才还在琢磨这事儿呢。你是不是有个表哥在搞运输?”
神時 藏海花墓
“可以给他一些照顾,但是必须建立在同样价格的基础上。”
“我心里有数!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们不会授人以柄!”
“对头,帮人只能点到为止,原则性问题不能丢!‘家园集团’要做到无可挑剔才能够有底气,才会硬气,做群众工作时才会有正气!”
“嗯!嗯!拆迁工作千头万绪,要面对形形色色的群众,大多数群众都支持我们的工作,也有有些胡搅蛮缠的呢!要是我们腰杆子不硬,还就真的没底气。”
“一视同仁最重要,只要没有厚此薄彼,就用不着顾忌谁胡搅蛮缠!”
萧蔷见黄瀚和妈妈聊得欢,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插嘴道:“妈妈,我要把你帮我存的钱都入股,黄瀚说了,入股比存银行划算!”
“是啊!只顾着劝别人家入股了,我都没想起来自己家。”
“妈妈,我究竟有多少钱啊?”
“我没算过你的、家里的呀!”
“妈妈,你没意思啊!怎么不把我挣的钱单算呢?”
“呵呵……”萧妈妈尴尬了,只好干笑两声。
这时陆惠小跑着赶来了,她就在附近做群众的思想工作,刚才有人跑去喊她。
陆瑶是个急脾气,一见到陆惠就问道:“妈妈,我要入股,把我这些年交给你的钱全部入股!”
“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陆惠听说黄瀚来了,还以为又有大事要商量呢!这才匆匆忙忙过来了。
“对啊!妈妈,我究竟有多少钱啊?”
“你有多少钱?待会儿,我看看啊!”
陆惠立刻掏出永远随身带的笔记本翻了起来。
她真是个事无巨细的人,一笔笔都记账了。
陆瑶居然有接近九千块存款,不全部是她挣的,有两三千是这些年的压岁钱和过生日陆玉琪给的大红包,还应该有几百块银行利息。
见妈妈说她有这么多钱,陆瑶乐不可支,道:“妈妈,帮我把这些钱全部入股。”
“行啊!我再贴你些,凑个整,入一万块咋样?”
“好呀!好呀!”
黄瀚不仅仅蛊惑老师、同学们参股,还特意给黄家、张家的亲戚带话,让他们也拿钱买股票。
一样的给出承诺,入股“家园集团”包赚不赔!
黄道乾、黄道涵以前都是一分钱恨不能掰两瓣儿的主。
如今都转变了思想,也把家里的存款入股了。
张禹根和四个儿子都投了不低于一万块。
他们现在都是有钱人,可以拿得出更多,但是要考虑到自己的产业也在蓬勃发展中,对资金的需求永无止境。
之所以各出万把块入股“家园集团”,其实是表明态度支持黄瀚这个领头羊。
秀儿、玉儿等等高管都没投,因为黄瀚说过,有钱最好在大城市买房子,别怕负债,能够借到钱更加划算。
她们当下都在大城市工作,已经习惯了大城市的生活,也看到了房价的上涨。
如今都在大城市买了住房,不少人真的是采取借一些钱凑足的房款。
穿越後宮之橫行王門
她们有底气,因为“风牌”专卖店、“事竟成饭店”的发展势头强劲,她们的净收入每年都在增长中。
张芳芬开大会时也号召“华美风”的干部群众积极入股。
相信她的人很多,家里有千儿八百存款的基本上都舍得拿出一半用于购买股票。
星海之無盡征途 暴走的蘑菇
何爱凤最信任张芳芬,她已经是“华美风”的骨干,是张芳芬的左膀右臂,待遇当然高,年底还能够得到张芳芬给的大红包。
她已经有了两万多的存款,这一次毫不犹豫入股两万。
由于宣传给力,形势一片大好,“家园集团”募集现金高达一千二百多万,政府的地皮、房产作价七百五十万。
募集的股金远大于半数岂不是意味着政府不控股?
非也非也!马县长在常委会上做出了解释。
物资局、交通局是政府机关,他们出资二百万,拥有的股权也同样代表政府的话语权。
供电局、邮电局、商业局、农业局、外贸公司等等单位出资额也有二百万,他们的股权一样的是政府权重。
因此政府实际占股接近百分之六十,控股妥妥的!
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 會飛的魚
马县长乐不可支,他本以为募股比较困难,预期仅仅是募集现金五百万,期望值是八百万,现如今远大于期望值。
由此可见,“家园集团”成功地迈出了第一步。
新官上任的王慧、陆惠工作已经展开,调去的三十几个“以工代干”分为八个安置小组分片区展开工作。
他一个个激情似火,根本不计较作息时间,做群众工作简直是没日没夜。
“以工代干”都不是傻子,“家园集团”传得沸沸扬扬,这种单位当然前途光明。
他们都是四零五零人员,单位垮了分流到其他单位肯定是寄人篱下,保不准能被安排去看大门。
现在多好,工作体面,待遇高,这还是个新单位,将要有很多人被提拔获得正经八百的级别。
谁不争取在退休前拥有副科甚至于正科级?
八个小组,组长、副组长都是临时的,展开工作的片区都差不多。
王慧和陆惠开会时表态了,哪个小组率先完成任务,组长、副组长今年就能够给股级、副股级。
成绩排倒数第一、第二名的小组打散分入其余六个小组,调出成绩第一、第二名的副组长担任组长,从六个小组中抽调几人重新组队。
有比较才能有进步!这些四零五零人员都知道这应该是最后的机会,哪有可能不拼老命?
况且成绩相互之间都看得到,不拼就被同事们拼掉了,以后只能眼看着跟自己一样的同事们当上自己的领导。
领导别人?还是被别人领导?就看这几个月的表现了。
县领导们关心“家园集团”的发展,都去看过,主动工作而且上下一条心的团队,让县领导们赞口不绝。
他们一至看好“家园集团”的未来,都庆幸自己参股了。
但是领导们也提了疑问,“家园集团”的职工怎么都是四十岁向上的呀?
深宮鳳帷春醉:廢妃
陆惠的解释是,当下工作重点是做群众的思想工作,暂时用不着火气盛的年轻人。
毕竟不是人人通情达理,也有个别人胡搅蛮缠,甚至于对工作人员推推搡搡,年轻人哪里做得到唾面自干?万一挥了拳头影响就恶劣了。
“家园集团”已经在招工,而且优先选择今年的高考落榜生、复员军人,计划招二十个女高中生,十个男性退伍兵。
这三十人不是干群众工作,而是为即将开始的售楼做准备。
像少年啦飛馳 韓寒
招工条件的起点蛮高的,县领导们当然支持。
这段时间王慧、陆惠被追捧了。
为啥!太多够得上条件的年轻人希望进入“家园集团”,拼爹必须有啊!
找关系的人太多了,王慧俩人为难了,只得再找黄瀚问计。
对于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而言人脉何其重要?
这一次黄瀚没有强调公平公开公正,而是建议向关系户倾斜。
明确告诉她俩,收进关系硬的员工,有利于“家园集团”的发展。
只要满足高中毕业和退伍兵这两个条件的年轻人,总不会太差的。
事实情况也是如此,八十年代的高中生算高学历,因为中考的升学率都不超过百分之二十。
当兵的选拔也是很严格的,当了几年兵的青年,综合素质肯定比绝大多数社会青年高。
秦昆仑没有藏着掖着,亲自跑省里找老首长回报工作,把“家园集团”成立的过程重点谈了谈。
三水县成立股份制公司,干部、群众、企事业单位、外商共同出资一千多万,这事儿新鲜!
老首长没有质疑,只有鼓励,他表态了:形式不重要,看结果,只要能够更好的发展地方经济,完全可以大胆尝试。
“敢为天下先”哪能停留在口头上?
放心大胆去干,干好了成为表率,干砸了也不要紧,只要不存在贪赃枉法,他会为三水县的领导班子说话的。
壓寨主
老领导明年到点了,他特希望秦昆仑干出成绩更进一步,特意留他吃午饭,和他谈了许多。
秦昆仑从省里回来后更加激进,他和宋解放等等七个常委蹲点效益差的单位,要求一个月内做出是不是“放小”的决定。
“放小”如今在三水县的代名词就是卖掉或者承包经营又或者改为股份制。
不仅于此,寻求外资争取进口设备被提升到了战略高度。
必须未雨绸缪,万万不能让拥有数千工人的“东方红布厂”、“胜利纺纱厂”、“光华针织品厂”等等单位衰落。
几个县领导包括秦昆仑和宋解放为了了解行情,都在接触台商、港商、欧美华商。
原本他们未必太懂纺织业,可是谈得多了,渐渐地就变成了懂行。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因为所有的外商都表态了,想要“东方红布厂”、“胜利纺纱厂”、完成设备升级,哪一家的设备投入都不会低于两千万美金。
如果由他们带设备来合资,中方的资产以美金折算不可能高于二百万。
这是个什么意思?秦昆仑、宋解放等等哪能不明白,中方仅仅占股百分之十左右,这条件绝不能接受。
还好他们心存希望,没有急着跟哪一家进入实质性谈判期,因为秦淑洁给出的条件还有商量余地。

5nby4精华都市小說 一九八一年討論-第六百六十二章:正步分列式展示-l4z9p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现在是八七年十月,八八年才是房地产开发元年。
因为八八年一月份,最上层召开第一次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会议,二月份推出《关于在全国城镇分期分批推行住房制度改革的实施方案》。
故而三年前成立的万蝌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还没有开始进入房地产行业。
当下干的是倒买倒卖的营生,应该是最早的“官倒”,值不了几个钱。
黄道舟拿出八十万现金时明明白白说了,这是替儿子黄瀚入股,人家王老板给算了百分之六点五的股份。
绝对没有坑人,万蝌还吃了一点点亏。
为什么?因为名闻遐迩的黄道舟肯拿稿费入股万科,这个故事就值钱!
王老板是个特会讲故事的,哪能不知道用足了名人效应,没有故事还得编故事,这个真实的故事还不被他利用到极致?
因此算股份时本着万万留住黄道舟这位股东的心态,给了最优惠的待遇。
认为得到了黄道舟这位大佬的赏识,王老板更加信心百倍,干劲儿十足。
又由于黄道舟送来了好故事,导致王老板募集资本的速度远高于原本轨迹。
今年过年前中央文件就会正式下达,保不准有了资本的王老板能够提前几个月拿地,更早地把房地产开发搞起来。
到手早了,更加能够发展得好,因为房地产元年的地价拿后世比,也就比白捡强一点点。
黄道舟是根据黄瀚的要求办事,心里根本没觉着王老板的万科以后会怎么着。
回家后还吐槽,那个干倒买倒卖营生的单位给“全力企业”、“华美风”提鞋都不配,那王老板言过其实,也不知道黄瀚怎么就想起给他入股。
黄瀚只赔笑脸不解释,都是万蝌的股东了,占股百分之六点五呢,就凭这个这辈子什么都不干也铁定是富豪,被黄道舟埋怨几句算个啥?
黄道舟当然不可能拎着八十万现金到处跑,这笔钱是“华美风”的货款,广州有五家“风牌”专卖店,每天的营收都不低于五万块。
来了南方,张芳芬当然去看望张淑芬,并且顺便把张淑芬帮忙购买的三处房产过户了。
魅詭
貞觀大名人 白胡子灰帽子
果然不出所料,张淑芬夫妻俩转变了思想,同意借钱买下了一栋带小院的小洋楼。
张芳芬为了给表姐增收,继续委托她打理广州的房产,并且决定买下面积不低于两千平方米的房子开“事竟成饭店”。
寻找合适的房子由张淑芬和广州“风牌专卖店”的经理张秀红负责。
张秀红是张芳芬的晚辈,同样也是张淑芬的侄女辈,她带着几个手下下来广州开展工作时一直都有张淑芬夫妻俩帮衬着。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香港、深圳观光考察了十几天,张芳芬意识到了高管的重要性,回来后就开始考虑股权激励。
她跟黄瀚商量这件事时,却没有得到支持。
这时候这么搞为时过早,总要等到九二年才行。
黄瀚知道妈妈是担心留不住挖来的设计师和今年分配来的二十几个大学生。
建议她采取发职务津贴的办法,提高大学生的待遇,只要能够让这些大学生的收入达到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五年内基本不会被挖了墙角。
这不是盲目自大,而是实力摆在这儿呢!
这两年都是“华美风”挖人家的墙角,被挖墙脚的故事还没有发生过。
有个三五年磨砺,就能看得出哪些大学生不但有学历还有能力,届时考虑给他们干股为时不晚。
况且黄瀚根本不担心“风牌”会赶不上流行趋势,事实上“风牌”一直是引领时尚潮流的。
因为“华美风”的服装设计团队已经具备了实力,往往得到黄瀚的草图后都能举一反三。
……
錯嫁傾城妃
惡魔老師你別拽
八月八号和八月十八号的演出当然相继成功,说好的一个半小时节目,实际演出时都达到两个小时。
妻悍 花羽容
太州、兴花的领导们满意,观看晚会的群众们意犹未尽。
太多年轻人知道国庆节这样的晚会要在三水县体育场连演三天,他们纷纷赶来三水县买票。
八月二十号,三场“激情三水国庆晚会”的十八万张门票终于宣告售罄。
文化街区项目的资金缺口应该不大了,接下来还会收到捐款,如果不够也不要紧,还有明年国庆节呢!
“全力职中”八月二十二号举行入学典礼,原定计划招生三百人分六个班。
事实情况翻倍了,六百学生分十个班。除了六个技工班,增加了服装设计、汽车修理、土建施工、餐饮服务四个班级。
原定计划是入学军训两个星期,三水县有现役军人,此时的消防大队都是现役军人。
许慕光去联系,一个中队长带着十二个消防战士乐滋滋来“全力职中”完成这个光荣且有意义的任务。
既然办学就力争一流,必要的宣传不能少了。
黄瀚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说给黄道舟听了。
他准备在国庆节上演“激情三水晚会”时,让“全力职中”的少年举着国旗进行正步分列式表演。
“全力职中”的校服已经交由“华美风”定做了,用料当然是牛仔布,胸前和背后都有全力这两个大字。
黄道舟如今更加注重广告宣传,他能够想象得出六百少年走正步带来的视觉冲击。
第二天就开大会跟全校师生和消防队的战士们宣布了这件大事。
能够参加“激情三水晚会”的演出啊!同学们都激动不已,战士们也是乐不可支。
黄道舟的要求是一个月内走出仪仗队的标准,这其实有些难度。
但是战士们不怕困难,向黄校长保证,六百少年在“激情三水晚会”亮相是肯定不会掉链子。
这一次的军训更加有意义,还好,六百少年都是通过体能测试的,没有人身体扛不住,一个个都晒得像李逵。
国庆节的演唱会必须唱几首红歌,这是政治正确,但是老歌也要唱出新意不能让群众们听烦了啊!
如果黄瀚率领百人合唱团高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之时。
六百少年高举五星红旗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不亚于现役军人的正步分列式,这效果该有多么震撼!
万一这画面又出现在苏南省电视台晚间新闻甚至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节目里,“全力企业”该沾多大光?
“全力职中”应该算得上刚刚办起来就走红了,以后肯定是前程似锦。
还有一个大好处,军训时间高达一个月,少年们的纪律性、服从性、荣誉感截然不同。
再有那些经验丰富的优秀退休教师执教,队伍更加好带,以后成人、成才的比例不会低。
八月二十三号,实验中学财务科把兴花县给的出场费发了。
老师和同学们又到手了一笔钱,这个暑假,他们都是快乐的。
如王宇这种滥竽充数的都能挣五百多块,陆瑶等等主角挣两千多,哪有可能不快乐?
中午吃完饭,王慧玲貌似下了决心,问道:“黄瀚,我也想买‘家园集团’的股票,你认为行不行呀?”
“行!肯定行。你有多少钱啊?”
“算上这几天拿到的,我一共攒了五千多块!”
“嗬!真不简单,居然有这么多!”
“都是我这四年的补助费、服装费、出场费,我只买了一辆自行车,其余的钱一直是存定期。银行利息也有几百块呢!”
“你平时别太节省了!”
“连衣服都是你给的,我没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
黄瀚笑道:“纠正一下,衣服不是我给的,是“华美风”为了广告效应,提供的赞助。”
古代地主婆養成攻略 裁雲剪水
我的左眼能見鬼
“一回事,我们能够免费得到那么多新衣服,都是因为有你!”
“这话我爱听!不像有些人,从来没听见她说句好话!”
“哈哈……”萧蔷忍不住笑了,朝陆瑶挤眉弄眼。
“别含沙射影好不好,有话明说。”陆瑶不高兴了。
黑道學生4病魔纏身
“你应该跟王慧玲赚得差不多,手里存了多少钱啊?”
“我手里只有五块多钱!”
“啊?你居然花掉了几千块?”
“我哪有?我拿到钱都是给妈妈了。”
额!还是一样的味道啊!这丫头依旧不知道存私房钱。
黄瀚问张春梅、刘晓丽几个道:“你们的钱是给家里了还是自己在存啊?”
张春梅道:“我妈妈让我自己管理赚到的钱,她说这样做锻炼人。”
刘晓丽道:“我妈妈偏心哥哥、弟弟,钱给了她就不是我的了。”
“我一直是自己存钱,小时候都是妈妈陪我去存压岁钱!我现在应该也有五千多存款。”张倩道。
萧蔷惊讶道:“你们怎么都自己存钱啊?”
王丽道:“怎么了,我家从来不要我赚的钱,我爸爸妈妈还鼓励我挣钱,我挣一百块,妈妈加一百,爸爸加一百,让我自己存上。”
陆瑶和萧蔷面面相觑,看来就她俩是马大哈,拿着钱直接丢给妈妈。
“你有多少钱啊?”陆瑶问萧蔷道。
“比你好些,口袋里有十几块钱。”
“十几块钱一样的没用,又没法买股票!”
钱爱国奇怪道:“大哥,你都是问女生,为什么不问问我们?”
“用不着问,你们几个肯定是留些钱零花,其余的给了妈妈!”
“你知道啊!”
“肯定啊!你们都是家里的独子,爸爸妈妈的就是你们的。她们家里都有哥哥或者弟弟,不一样的。”
“太对了,我家没有哥哥弟弟,爸爸妈妈最疼我,我肯定用不着自己存钱。”
萧蔷貌似找到了不存钱的理由,乐了。
这是事实,原本萧妈妈夫妻俩就疼老幺,一开始简直是把她当男孩子养,小名是很男性的“小强”就可见一斑。
小学时,论打架黄瀚根本不是个儿,反倒是萧蔷经常替黄瀚出头,打哭欺负人的熊孩子。
她家是不是想着找个上门女婿?黄瀚不得而知,反正萧蔷一直都是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
通天鬼皇
陆瑶傻眼了,她有弟弟呢,而且妈妈应该是更加疼弟弟。
事实也是如此,慈母多败儿,原本轨迹陆斌不仅仅败光了陆玉琪和陆惠所有的存款,还把那么大的祖宅败了。
后来陆瑶后悔呀!她当时应该尽可能多的跟父母要陪嫁,以后倒贴的时候心里也能舒服些啊!
黄瀚瞧见了陆瑶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她家的发展轨迹已经和前世截然不同,不可能被陆斌败了家。
只不过陆瑶依旧是没心眼儿,有点让黄瀚不放心,俩人未必能够考上同一所大学,有可能脱离视线四年,鞭长莫及呀!
黄瀚道:“陆瑶,王慧玲准备入股“家园集团”,我认为她的选择很正确,建议你也入股!”
“我要回家问问妈妈才行。我爸爸不在家,他又出差去了云南。”
张春梅道:“别看王慧玲平时不吱声,她心里其实最有主见,我就没想起来应该拿钱入股。”
“那你现在想不想呢?”
“你都说了包赚不赔,肯定比存银行划算,我当然想。”
“我也要入股!”刘晓丽道。
“还有我!”张倩举手了。
“既然大家都准备做投资人,那还等什么?我们找去“家园集团”跟王总经理、陆书记聊聊呗!”
同学们都知道萧蔷妈妈就是王总经理,陆瑶妈妈是陆书记,都笑了。
“家园集团”的临时办公室在原豆制品厂办公楼。
無上修真劫 費文
这是一栋二层小楼,一共才八间房不足三百平方米,没有卫生间,连公共卫生间都没有。
以前厂里有旱厕,现在被填平了。
因为离豆制品厂办公室大概二百米不到,就有“华美风”捐资修建的冲水厕所。
“家园集团”虽然刚刚组建,但是手里的资产不少,而且约等于都是房产。
那是因为“放小”后,县里接管了这些国营、集体单位的固定资产。
老旧设备中还能用的早就卖给了个体户,没人买的都卖给了金属回收公司。
这些工作都是在“家园集团”成立前就做了,当时县里有专门负责“抓大放小”的工作组,秦昆仑亲自担任组长。
职工下岗分流期间能够领到基本工资,就是因为有这些买设备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