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tif精华都市小说 《我的師門有點強》-373. 資格熱推-cg5pp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微风吹拂而过。
明明应是让人觉得凉爽的清风,可凡是被这股轻风扫过的人,却皆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个别人的脸色更是变得越发苍白了,其中有人更是发出几声轻咳,却是吐出了几口鲜血,身上的气息居然还在以惊人的速度衰减。
队伍里的修士,并不少。
约莫有近四十人。
但要知道,这支队伍最开始的,却是足有三百人。
当然,一路前行下去,随着开始有人跟不上节奏不断掉队,最终也就只剩这么些人了。
那几名咳出鲜血的修士,眼里有几分惨淡。
他们望了一眼似乎还依旧没有尽头的山路,终于明白为什么山脚下那块石碑上会刻着这么一个山名了。
不归。
这山名并不是在劝他们不要回头,不要放弃,而是在告诉他们,踏上这座山的那一刻起,就是一条不归路了。
剑修之路,就是一条不归路。
这是一条不能放弃的道路。
而放弃者……
“啊——”
一声惨叫声猛然响起。
走到最后方的一名修士,大概是因为支撑不住,终于倒在了山路上。
而原本的清风,转瞬间便化作了呼啸的狂风——待到此时,方能看清这所谓的清风根本就不是什么空气流动时所形成的微气流,而是由无数肉眼所看不见的凌厉剑气所形成的特殊“气流”。
其他剑修在这条山路上行进,每次面对这些“清风”时,都必须要自身的真气激发剑气或者罡气罩来进行对抗,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他们可以继续前进而不会因此负伤,乃至死亡。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清风吹拂而过后,修士们的脸色都会苍白几分的原因。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毫无影响的抵御住这些剑气的横扫。
这名已经倒在地上的剑修,明显已经是体内真气消耗一空,几乎处于浑身脱力的状况,所以又哪还有力气可以抗衡这些剑气的横扫呢?
几乎是顷刻间,他就已经被这些剑气打成了筛子,死得不能再死了。
鲜血,顺着山路缓缓流开。
其他剑修的脸上又难看了几分。
但没有任何人停下脚步。
因为之前已经有无数倒下的剑修用事实证明ꓹ 如果他们敢在原地停留超过五秒,接下来所要承受的剑气便会加剧。
一种兔死狐悲的情绪ꓹ 在这群剑修之中蔓延开来。
队伍依旧在前行。
没有人停下。
因为停下,则意味着死亡。
除非……
走在最前排的几名剑修,突然脚步加快。
然后很快ꓹ 队伍里有了几分骚动,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剑修动作加快了ꓹ 一种奇特的新生力量,支撑着这些修士们开始加快步伐的前进ꓹ 他们都看到了名为“生存”的希望。
没有人会喜欢死亡。
更不用说愿意就这么死去。
几乎看不到尽头的山路左侧ꓹ 突然多了一间茶馆。
茶馆旁的幡旗上,依旧写着“不归”两个字。
只是这一次,落在这些剑修的眼里,却是变得亲切起来了。
“老板!我要一壶茶。”
几乎每一名冲到茶馆旁的剑修,都迫不及待的开口叫嚷起来了。
茶馆自然是不会有什么老板。
但凡是嚷过这句话的人落座后,在他们面前本是空无一物的桌子上,便出现了一壶茶和一个瓷碗。
没有任何修士浪费这来之不易的瞬间。
个别心急甚至连碗都不用ꓹ 直接便对着壶嘴开始痛饮。
随着茶水入喉,这些剑修脸上的气色才渐渐变得好看起来ꓹ 不复先前的苍白。
一股温热的感觉ꓹ 自他们的腹间升起ꓹ 很快便蔓延到了全身ꓹ 有一种暖呼呼的感觉。但他们真正在意的却并非这些,而是他们能够切实的感受到ꓹ 自己体内的真气变得更加浑厚了ꓹ 甚至就连凝聚而出的剑气、罡气也都要厚实了不少ꓹ 这是一种肉眼清晰可见的实力增长。
所有人,往着继续向上的山路ꓹ 眼神都又一次变得热切起来。
玄界的修士都是贪婪的,任何体验过这种瞬间变强的感觉之后,便几乎所有人都会陷入。
之前走在最前面的十来名修士,又一次起身了,然后毫不犹豫的继续上山。
位于队伍中间层次的十来名修士,迟疑了一下后,便又有小一半的人也同样起身上山。
“唉。”有人轻叹了口气。
“我实力有限,就不继续了,望诸君珍重。”
这名剑修开口说完后,将茶壶往桌面一放,但却并没有起身,而是继续坐在原位。
约莫十秒后,他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众人的面前了。
“不归山上不归路,无怨无悔亦无畏。”有人轻笑一声,“这是剑宗当年的潜力压榨手法,要么走下去,直到潜力被彻底压榨出来,要么就死……与其死在妖族的手上,还不如就这么死在这种磨练下。……我也走不动了,经过两个茶馆,已是我的极限了,各位珍重。”
说罢,他也放下了茶壶。
片刻后便也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剑宗不归山。
这便是一条用于压榨当年剑宗剑修潜力的考核方式。
从踏上不归路的那一刻起,便只能前进不能回头,只有走到这茶馆面前,喝上一碗暖茶后,才能选择是继续前进,还是放弃:若是放弃,那么自然便会被传送离开;若是要继续前进,那么便又是新一轮的潜力压榨——如清风般的剑气吹拂,便是在不断的消耗这些剑修们的真气,彻底压榨他们的极限潜能。
不归路。
走的就是不后悔的路。
所以人要有自知。
得先明白自己的极限,你才有资格面对这个世界的恶意,知道如何去挑战,如何去成长。
三百名多名修士一同上山,全员存活的经过了第一个茶馆。
也知晓了不归山的挑战。
然后,几乎所有人都相当自信的开始了第二次潜力压榨的挑战。
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潜力压榨的挑战方式,难度可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逐步增长。
而是直接在翻了一倍的基础上,再逐步增长变难。
到了最后那一段路时,压力已经是第一次挑战的五倍了。
所以从三百多人的队伍,最终也就只剩这不到四十人的数量了。
但现在,却也不过只剩二十来人了。
因为有一半很有自知之明的剑修,都选择了放弃。
这个剑宗秘境可没有想像中那么小,除了这个剑宗不归山外,还有另外两处地方也是很值得他们这些小人物去探索的。若非是听闻只有通过这剑宗的不归山,才能进入这个剑宗秘境的核心地带,他们甚至还不会来这里找罪受呢。
只有那些真正的天之骄子,才会那么争强好胜。
他们这些小人物,哪会在意这些。
毕竟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
不过,真正的天才,自然也不会和他们这些只是闯过第二轮便已如此费劲的小人物一样了。
进入剑宗秘境内的修士,先后有别。
如唐诗韵、叶瑾萱等,便早在第一天就已经进入了。
稍次一筹的,也在第二、第三天时就闯入了剑宗秘境,开始他们的探索了。
剑宗不归山。
山路有九层。
那些所谓的顶尖天才,早就已经上了第六层甚至第七层了。
此时此刻,在第七层的茶馆,便有五名气息几近于无的剑修各占了一张方桌。
五人中,名气最盛的,便要属藏剑阁的许玥了。
玄月仙子的名号,曾几何时也是足以和唐诗韵相提并论的。
要知道,在唐诗韵、叶瑾萱这一代人里,真正获得万事楼赠与别称的修士,便只有五位而已。
其中太一谷占了三位。
分别是上官馨、唐诗韵和宋娜娜。
另外两位里,则是来自藏剑阁的许玥和一名出身诸子学宫的儒家弟子。
就连叶瑾萱都没有获得这个别称。
只是后来,唐诗韵一举突破到地仙境,在天元秘境对阵数名老牌的地仙境大能,之后更是接连剑斩三名道基境大能后,她的名气便彻底压倒了许玥。
而此时,除了许玥之外,剩下的几位则分别是来自灵剑山庄的穆灵儿、万剑楼的程聪、北海剑岛的韩不言。
可以说除了太一谷的两位剑道妖孽外,玄界剑修四大圣地里首屈一指的当代行走,已然齐聚于此了。
農女遊醫
由此可见,能够在此时走到这第七层的人份量有多重了。
那妥妥的都是金子,几乎不能用“含金量”来形容了。
以至于,眼下各自能够代表剑修四大圣地的这四人瞬间便明白,一直以来他们都太过小觑东方世家了。
因为这第五人,便是东方樨。
但也就仅是略微调整了一下对东方樨的态度和警惕程度罢了。
并没有因为东方樨能够坐在这里,就会真的觉得东方世家出身的剑修已经足以和他们相提并论。
毕竟这一次,前来剑宗秘境的东方世家弟子里,可没有几个,而且还多数都在第三、第四层。
但他们四大剑修圣地的弟子,此刻却是普遍都在第五、第六层。
这就是底蕴的差距。
毕竟东方世家并不是一个专门修炼剑诀的世家,不似灵剑山庄那般乃是以剑诀起家,这是因为后来才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最终才由“穆家”的世家转变成了带有宗门性质的“灵剑山庄”。
而且……
“适可而止吧。”许玥淡淡的说道,“唐诗韵不是你现在能够挑战的对手。”
东方樨脸色并未恢复红润。
如他这般的天才,哪会不知道,这剑宗不归山所独有的灵茶可不是用来牛饮的。
一口闷,固然可以瞬间恢复真气。
但同样的也会浪费很多的药效。
只有这样一口一口的小饮,一点一点的滋养体内的经脉、丹田,然后逐步壮大真气、剑气,这才是最正确的饮用方式。
“不试试又如何能够断言呢。”
“就你现在的情况,还想试什么?”许玥摇了摇头,“你们东方家的剑法,乃是合击剑技。可以说,只有修炼了《天地大道剑诀》的两人,才算是真正的完整。现在只有你来了,你妹妹又没来,你用什么去挑战?……而且,你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吧,再上一层楼,你会死的。”
东方樨闭口不语。
但他喝茶的速度,却是明显的放缓了。
“茶馆休息时间只有一刻钟,之后便要决定继续上路还是放弃,如果不做选择的话,便会默认为继续上路。”许玥继续说道,“唐诗韵说了,你想挑战她的话便只有登到山顶,她才会和你一战。……可你现在连第八层都不一定走得完,你就应该明白你和她的差距了吧。”
东方樨的眼里,流露出几分不甘。
諸天最強大佬
可他也知道,许玥说的是事实。
他的确是在山脚下遇到了唐诗韵,也提出了挑战的要求,而唐诗韵也没有拒绝,只是说想要挑战她的话,便只有登上不归山的山顶才有资格。
之后,他们这批人皆是同时登山。
可他们这几人却是在第五层开始,就已经需要休息五分钟以上,无法再像之前那般只花几分钟饮完一壶茶后便继续上路。
到了如今的第七层,他却是发现哪怕就算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他也不一定还有能力继续向上冲刺了。
而唐诗韵?
每次入茶馆,却只需要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壶茶饮完后便可以继续登山,完全不需要任何休息的时间。
东方樨那会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挑战唐诗韵了。
魔改漫威電影宇宙
可是,他真的不甘。
许玥放下了茶壶,然后起身:“听我一句劝吧。……唐诗韵和叶瑾萱那两人,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挑战的。我曾以为,我已经拥有了和唐诗韵并肩而立的资格,哪怕她早我几年突破地仙境,但我始终觉得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可现在,我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在我拼命追赶她的时候,她却只是坐在原地看风景而已。”
“而一旦她迈步启程了,那我便连眺望她背影的资格都没有了。”
说罢,许玥便迈步离开了茶馆,开始向第八层攀登了。
“我们进入这里,获得了实力的提升,充其量也不过只是说自己距离道基境的感悟又深了一步而已。”
“可唐诗韵……”
“呵,一旦她从这里离开,那么她便正式踏入道基境,甚至……”
“有资格成为最年轻的第八位绝世剑仙了。”
千金的秘密
大唐女駙馬
穆灵儿叹了口气。
说着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的话,然后也离开了茶馆。
紧接着,是程聪。
最后才是韩不言。
只不过韩不言在离开前,却还是拍了拍东方樨的肩膀:“明白了?”
“明白了。”语气有着说不出的苦涩,但东方樨还是点了点头。
他能不明白吗?
最先离开的是许玥,然后是穆灵儿、接着才是程聪,最后是韩不言。
他们离开的顺序,与当世剑仙榜上的排名顺序,几乎如出一辙——程聪的排名较穆灵儿稍高一名,但穆灵儿在南州之乱的那场大乱战里,显然有了明显的实力增长,因此如今的实力已经在程聪之上了,只是万事楼并没有就他们如今的状况进行新的排名更替。
毕竟,新时代即将开始了,这旧时代的排名,还有意义吗?
而东方樨?
他却是连当世剑仙榜的排名都没有进入过。
哪来的资格去挑战唐诗韵?
这份差距,已经足够明显了。
“你如果和你的妹妹一起联手,那么或许还有资格,但只有单独一个你……你怕是连我都要不如。合击剑技,若是不合击,又哪来的威力呢?”
韩不言最后留下这句话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良久。
几乎是在十五分钟即将结束得最后一刻。
东方樨终于饮下最后一口茶。
然后他在茶馆里的身影,终于渐渐淡化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