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4sh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589 劉春來的招牌引發的混亂讀書-4tajx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刚好,今晚上大家都在这里,有些事情,就不等到去大队部再说了。”
刘春来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家里的众人。
基本上都是平时管事的。
他没有他爹的那些习惯,要先说一堆客套话。
“大家来,基本上都是为了那些还没有得到工作安置,也没有发放各种福利的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我不管那些找你们的人跟你们是什么关系,也不管他们给了你们多少好处,新一轮的征地工作,得等到年后开春!”
首先,就把这事情定了结果。
谁找自己说都没用。
“我知道大家觉得这个不合理,大队有很多事情需要人手,甚至从其他大队甚至其他公社招人,不如用自己大队的人,知根知底的。”
这话让所有人都不敢看刘春来。
大家确实是这样的想法。
在屋檐下的贺黎霜有些诧异,以前了解到的刘春来可没有这样几句话就说得一群人低头不敢反驳的能力。
以前也没有见过刘春来开会的情况。
自己以为够了解,看来还是一点都不了解。
“你哥以前也是这样?”贺姑娘问刘雪。
刘雪摇头,“我也没见过他这样,我爹都没这能力几句话让所有人不敢反驳。或许,我哥生来就是当官的料呢!”
以前刘雪也没发现他哥这点。
除了小时候当了一阵孩子王,一帮子人都听他的。
刘雪一直认为,那是因为她爹是大队长兼村支书的缘故。
没看到自己爹在这事情上都没法说话?
这阵每次回来,老爹都是坐在那里喝闷酒。
问他也不说什么。
估计是被刘春来把权给夺走了,心里不痛快。
“他这样,很强势啊……”
贺姑娘有些担心,以后自己来当幸福公社的书记或是乡长,刘春来能听话?
别到时候自己压不住。
她觉得,眼前刘春来如果不给理由,这些人最多表面服从。
“作为管理者,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之前收地的时候,想想大家挨家做工作的场景!现在看到有点利益了,他们就闹腾了!如果开了这个口子,以后大队发展不顺的时候,是不是就要嚷着分家ꓹ 所有的损失由大队承担?”
前塵故夢 明雲翼龍起
刘春来的语气不严厉。
可所有人都明白了。
为什么之前刘春来说了,必须等到过年后才会进行新一轮的收地。
趋利避祸ꓹ 是人的本性。
现在的这些事情,应该是刘春来早就有计划的,就是这样不断去刺激其他人。
免得到时候有点什么问题ꓹ 就会有人闹腾着要退股。
“他一开始就在谋划这些事情了?”
贺姑娘有些惊讶。
根据刘春来干的这些事情去分析,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只有这样ꓹ 才会让他们整个大队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跟着刘春来指的方向走。
刘春来真的适合当官。
不过,这样也挺不错啊ꓹ 至少在谁当家的问题上ꓹ 还是比较有挑战性的。
贺姑娘就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
“行了,这事情,我只说一次,也只解释这一次,不会再有下次。另外,收了别人东西的,都给我还回去!如果再有下次ꓹ 自己就把位置让出来!每个月发工资,不是为了让你们去拿社员的一些东西的……”
说完ꓹ 也不管大家心理的想法ꓹ 刘春来直接撵人了。
他开会ꓹ 向来简短。
对于这些手下ꓹ 解释太多没用。
解释的多,反而让他们觉得领导好说话。
执行力会大打折扣。
第二天上午ꓹ 严劲松跟马文浩两人就来了葫芦村。
在燕山寺上面找到了谋划着要找一批人开始慢慢修复燕山寺的刘春来。
“是这样的ꓹ 我说了。”
对于两位公社领导来找自己ꓹ 刘春来一点都不意外。
只不过没想到两人来得这么快。
“有不少人说你工作作风粗暴……”马文浩提醒刘春来,“我们知道你这也是没办法的……”
刘春来看着马文浩ꓹ 眉头一挑,“马乡长,哪个工作作风不粗暴,让他们来。”
他本来就不想当这个大队长。
奈何,老爹非得丢给他。
而且丢给自己了,心里又不痛快。
“春来,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严劲松不知道刘春来哪来这么大的火气。
有人写举报信举报刘春来父子侵占集体资产,任人唯亲等事情,他也就不提了。
重生之正妻逆襲 征文作者
“对,我没有这个意思。现在咱们大棚蔬菜不是第一期都已经上市了,肯定要扩大的,在开年后,蔬菜大量上市之前,如果多搞几个大棚……”
马文浩也急忙解释。
以前都觉得刘春来挺好说话。
“卖给谁?这几天你们不是都知道情况?”刘春来没好气地说。
一看到有点利润了,就嚷着要扩大规模。
供大于求的后果,刘春来可比他们明白。
态度不好,主要就是因为这事情。
“你不同意扩大种植规模?”严劲松眉头拧在了一起。
要是这样,事情就不好搞了。
“春来,咱们公社的穷,是整个县里排得上前几的,大棚的投资也不是很高……”
马文浩不好说,严劲松倒是没有问题。
“严书记,今天卖菜的去县里,等到回来就知道结果了。即使山城那么大,四队那边的二十多个大棚的菜能不能全部卖出去都难说……”
“怎么可能!山城那可是西南第一大城市,上百万人口,而且大多数都是有工资的……”马文浩可不相信这,“而且,山城还有到蓉城的火车,也可以从那边通过火车往蓉城运输。这边的蔬菜,头天采摘,第二天就能到那边上市呢!”
“转运呢?目前到望山公社的公路还没修通,春节前都不一定能完工。”
刘春来摇头。
往山城运,那是肯定的。
那里才是主要的市场。
问题在于从四大队运输队到县城的码头,还得从码头转运。
转运问题不大,可水运就没有那么方便。
尤其是到了山城,还要运输到市场,没有找到代理商之前,就只能他们自己安排人去卖。
“后天一大早就会往山城运一船,到时候看看情况吧,目前山城那边已经在寻找菜市场的代理商了……”刘春来也知道两人出于好意。
短时间内急着扩大生产规模,不是好事。
何况,周围也会有样学样。
估计不会有多少人在看到高额的利润后会考虑市场容量等问题。
“你跟春来没说这事情?”严劲松跟马文浩碰了一鼻子灰,到了大队部,找到刘福旺,问他。
刘福旺叹了口气,“说了,他不同意。要是依我的,整个大队所有能整成大棚的地方,都整成大棚!”
他确实是有这样想法的。
絕色逍遙
“县里想要全县推广呢……”马文浩幽幽地说道。
刘福旺没吭声。
严劲松也知道县里的想法。
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谋划搞这个贸易公司。
“等他们自己跟春来说,我也做不了他的主。”一说到这个,刘福旺就闹心。
好歹自己是支书。
而且还是老子。
技能兌換系統
奈何,在大队上的事情,他能做主的事情,越来越少。
县城。
虽然每天都有不少卖菜的,毕竟城里的各机关以及企事业单位,领工资的人不少,他们每天吃饭都是需要蔬菜的。
冬天的市场里,蔬菜就是那些。
萝卜白菜瓢儿白啥的。
不过在今天,买菜的人们突然发现,在菜市场门口,停着一辆拖拉机。
拖拉机后面的货箱里,装着各种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季节的蔬菜。
茄子、苦瓜、黄瓜、辣椒等。
整个菜市场口子上,很快就围满了人。
人是一种喜欢看热闹的生物。
一看到围满了人,虽然都不知道是什么,自然要围上来。
使得整个菜市场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
“啥子哟!热天的时候,黄瓜卖两三分钱一斤,你们直接翻了十倍!抢钱也没你们这样的!”
“就是,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这些菜,真的是种出来的?”
靠近拖拉机的人,看到这些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节的蔬菜,本来就好奇。
有些吃腻了萝卜白菜的人,想要买点回去尝尝,一问价格,顿时咋舌起来。
寻常时候几分钱一斤的,最便宜都得三角一斤。
即使双职工家庭,上有老下有小的,也舍不得买这么贵的菜啊。
萝卜才五六分钱一斤。
莲白贵一些,也不过才七八分。
就是可以当佐料也能当菜的芹菜,那也不过一角左右。
等到市场上没人了,还能便宜好几分。
除了少数人买了少量的,大多数人都是围着看热闹,也不买。
“不买的都让让,不要围着啊!我们这些菜种起来不容易,天天当祖宗一样伺候着呢……”王建权站在拖拉机上,手里拿着一个硬纸壳卷成的喇叭,“光是投资温室大棚,一个都花了好几千呢!卖几万斤菜都是白卖……如果不是我们大队长为了丰富大家的菜篮子,哪里会干这事情……”
“你们是哪个大队的?”有人问了。
以前可没听说谁有本事能在冬天种出其他季节的蔬菜。
“幸福公社四大队,我们大队是刘春来,在县一中读了七年高中呢!”
王建权说到大队长,腰杆子挺得特别直。
周围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读了七年高中!
没考上大学成为国家干部!
回去当了大队长。
可很多人没有笑。
萌寶來襲
刘春来,目前在整个蓬县,那绝对是比书记许志强跟县长吕红涛还有名气的人。
原因无他,县里效益最好的厂,都是被刘春来承包了。
在刘春来承包之前,这些厂,效益都不好,濒临破产。
现在县里安排工作,年轻人首先想选择的就是刘春来承包的这些厂。
虽然被刘春来承包了,依然是有工人编制呢!
待遇高,福利好。
“这真是刘春来搞出来的?”有人不相信。
MMP,刘春来做生意行,种菜也行,那还让不让人活了?
冬天都能种出这些热天的菜!
这是读七年高中能解决的?
全县读七年高中的虽然不多,但是绝对不少。
甚至,今年有人已经是第八年了,也没有刘春来那样的能力啊!
“那还有假?除了我们大队长,谁能在这时候种出来?”王建权的腰杆挺得更直。
可惜,他家儿子都大了,要不然,非得打到高中里面去多读几年。
“给我称两斤辣子,两斤苦瓜,天天不是芹菜炒肉就是萝卜炒肉,都吃伤了,正好换换口味……”
有人开口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拍刘春来的马屁。
同时,还不着痕迹地炫耀了一把。
天天吃肉!
上有老下有小的双职工家庭,都做不到天天吃肉呢!
“给我称点茄子,正好,上个月多发了十块钱的奖金……”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说道。
众人顿时一脸羡慕。
多发十块钱的奖金!
而不是发了十块钱的奖金!
不是江南制衣厂,就是临江纺织厂,要不就是天府机械厂,或是江南皮革厂……
都是目前县里发奖金最猛的厂。
别的厂,甚至工资都发不出来呢。
当然,钢厂现在的日子也开始红火了起来。
“都让开,这车,我们钢厂全部买了!”一名胖胖的中年人嚷了起来。
“凭啥子?就你们钢厂有钱是不?这一车,都不够我制衣厂的人吃两天……”
临江纺织厂买菜的人不说话,直接就从拖拉机上往下搬装菜的箩筐……
一看到他动手了,其他人也开始动手抢,生怕到时候没了。
“唉,唉,别抢……”王建权要哭了。
他哪里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
于是,场面混乱了……
“县长,书记,情况就是这样……”岳光明有些头痛。
对于这样的事情,惊动他一个刑警队长,总觉得别扭。
可县里出现了这样的大事情,一群人在那里哄抢,严打还没过呢。
县里也高度重视。
了解情况后,岳光明哭笑不得。
许志强跟吕红涛两人听完,也都是面面相觑。
“他们的菜卖这么贵?”吕红涛重视的点不同。
许志强关注的同样也不一样,“是刘春来故意安排人买菜得?”
“这个倒是没有。几个厂都是有工作餐,天天都是那些菜,工人早就不满了……刚好今天这些菜运来,几个厂的食堂负责人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