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pr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線上看-第489章 永夜讀書-ufdd8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
科拉湾的海水长期保持在3℃,这里丰富的鲑鱼、鳕鱼资源吸引了大量海豹在此生活。
豹海豹是北极的精灵,是捕鱼的高手,也是北极熊重要的食物源。
刚刚捕食完的它们在海滩休息,沐浴最后的夕阳。
北极熊就守在海边享受一场猎杀盛宴,它们主要捕捉豹海豹,对于偶尔出现的象海豹也只能敬而远之。
可是,人类来了。
来者不是装备石头矛的养鹿人,而是拥有各种碳钢武器的罗斯人。
那些熊叼着大块的海豹肉游荡,或是聚在一起“就餐”。
留里克亲眼看到,夕阳下一群海豹在拼命向海里窜,其后的北极熊也纵身一跃,在海里游泳追击。
这就是野性的力量!
留里克没有下达明确的命令,罗斯人、巴尔默克人的猎手们开始行动。
豹海豹、象海豹以及北极熊,全部都是人类的猎物。
持十字弓的罗斯战士发射威力极大特制的宽刃猎箭,仅需一箭就迫使体型小的豹海豹失去逃跑能力。
北极熊成为重点射杀对象,它们的皮革在十字弓打击下几乎没有防御意义。
比勇尼震撼的看到,那些最凶猛的野兽在罗斯人特别弓矢的攻击下完全没有抵抗力。熊仰天哀嚎,每一次吼叫都喷出血。它们利爪无望地拍打,不过是中了两三箭,挣扎一阵子就脱力趴倒。
耶夫洛兴奋地大吼,“尽量杀死更多猎物,杀死巨大的熊!我们得活下去!”
是的,活下去。
既然留里克大人决定在冰冷的世界尽头之海度过一场极度漫长的黑夜,探险至此的人们就必须得到大量食物保障。极端的环境下没有人抱怨吃的太多或是口味不佳,冬季的严寒也让人不必担心食物腐坏,这一刻对于猎获毛皮反而成了次要。
罗斯人忙着疯狂射杀北极熊,端着十字弓狂命追击。一些熊爆发了!它们开始奔向罗斯猎人,奈何它们试图袭击的可是百战老兵。
尖锥头的破甲箭精准打穿熊颅骨,熊瞬死。还有的熊不可思议地呆望奔袭而来的罗斯人,它们还不知这意味着什么,就被射杀。
鳳謀遮天 青九
神偷嬌妻:BOSS繳槍不殺 冰兮
其他北极熊见状,只得赶紧逃跑,直到现在它们终于意识到,这片世界迎来真正的主宰。
六神
巴尔默克人手里根本没有十字弓,这不妨碍他们去猎杀庞然大物。
比勇尼一众端着充当行军杖的矛,他们十多人无力追杀跳海游泳逃跑的熊,追击雪地里狂奔的家伙也有些吃力。
“兄弟们,罗斯人在大肆杀熊,我们必须猎杀些什么。不要管那些小家伙,我们去杀大牙的家伙。”
比勇尼所谓的“大牙”就是象海豹,那是昂起头高度达两米体重过半吨的巨兽!
象海豹的两颗大牙可是挪威特产,可以雕塑成神祇ꓹ 更能雕琢成被子,就是猎杀它风险巨大。
甚至是弗洛基也端着矛加入队伍冲锋ꓹ 受惊的多头象海豹只是看着,直到其中的一头遇袭。
氓道
矛头戳如那肥硕强壮的身体,象海豹疯狂地挣扎ꓹ 多人持矛的手挣脱了。
巴尔默克猎人们张着大嘴嗷嗷叫,象海豹也背负着多根矛就向海里窜。
说时迟那时快ꓹ 比勇尼拔出自己的手斧冲上去。他纵身一跃硬是窜到象海豹的背,抄起斧头对着猎物的后脖子就是一记暴击ꓹ 接着整个人被甩掉。
其他的象海豹全在逃窜ꓹ 夕阳下的它们就像是蠕动的脂肪球。
现在猎人们最需要猎物油腻的脂肪,巴尔默克自知必须将这个猎物杀死在海滩。
更多的巴尔默克人拔出铁剑和斧头,追上猎物就是一阵乱刺,总算结局了它。
“真是费劲!太费劲了!我们打猎远远逊色于罗斯人。”比勇尼喘着粗气叫骂。
“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些大牙都跑了。”
手下人如此说,比勇尼抬起头,之前还很热闹的海滩ꓹ 现在变得安宁。
海浪拍打着发黑的砂石海滩,海滩附近就是大量的冰坨与积雪ꓹ 成团的松林则如一道抵挡风浪的屏障。
太阳最后的余辉丧失殆尽ꓹ 月亮星辰还有极光带来了照明。所有人都瞳孔自然地放大ꓹ 现在都留里克也不觉得世界过于黑暗。
猎人打扫战场ꓹ 这场战斗般的打猎大家收获颇丰。留里克的手下猎杀了多达六头北极熊、二十头豹海豹。比勇尼和手下仅有一头巨型象海豹的斩获。
猎物的尸体就堆在海岸,极寒的状态下它们根本不会腐坏。熊头、皮革、熊爪第一时间就被剥了下来ꓹ 猎人就是担心未来不好处理冻成冰坨的熊尸。
这里就是科拉湾ꓹ 摩尔曼斯克必须建立。考虑到海潮倒灌、防风、防暴风雪的需要ꓹ 留里克决意建设的营地必须有松林做倚仗。
猎人们在林子里点燃篝火,大家聚在已经吃着刚刚割下的熊肉。
熊肉口味奇特ꓹ 丧失大量体能的留里克只能硬着头皮啃下去。
大家啃着熊肉谈笑风生,就是比勇尼有些闷闷不乐。
“兄弟,你在发呆?”留里克见到比勇尼捧着肉块若有所思。
“我们居然……居然无力猎熊!你们猎熊竟是如此简单,仅仅依靠你们的弓矢。”
“当然。我们就是这样打猎的。不过你们一样强悍,你们猎杀了那种巨兽。”
“仅仅一头大牙。”比勇尼抬起头看着留里克,“兄弟我有一个请求,我想得到你的弓矢,我会支付很多钱。”
“这……”
“这是我的请求,希望你答应。”比勇尼态度非常真诚,留里克一度只能尬笑。
得不到十字弓比勇尼心里痒痒,考虑到同盟的因素,他也不敢用强。恰恰双方也是同盟状态,比勇尼就以此做文章。
“留里克,卖我个人情。我的妹妹会是你的妻妾,我们还有更好的未来,十字弓的事……”
如果继续不表态一定会伤害同盟,他担忧的最大原因就是他人的仿造。当下罗斯人战斗兵力并不多,权势全靠军队战术与优秀武器维持。
自己不该对盟友太吝啬!
留里克打了个响指,叫耶夫洛拿来一支钢臂十字弓与十支箭,交给比勇尼。
“就送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爱惜。”
“当然。”比勇尼笑得像个五岁小孩,可他猛然发现,给这武器扣弓弦竟需要全身的力气。
他发誓要好好爱护这一只新武器,成为他比勇尼个人的神兵力气。
他就按照维京人的习惯,给自己拥有的十字弓“白熊杀手”的名字,发誓要传百代千代。
比勇尼的豪言壮语实在让留里克全程尬笑,如果此人仅仅要把十字弓作为私人的奇妙武器是最好,他们最好不要有仿造的念头。
盟友间最重要的就是真诚,此事留里克也不想继续提及。大家毕竟要在这北冰洋的海边度过漫长的极夜,大家必须报团取暖,猎物也要分享,才能保证团体的活命。
奧德賽 荷馬
留里克心里实在是高看了比勇尼,这位巴尔默克部族的“王子”,他拥有了钢臂十字弓,就是希望这只武器让他成为最厉害的猎人,带来更大的荣誉。仿造并大量装备族人?拉倒吧!
比勇尼根本没有这样眼光,他的格局并不大。
他的野心甚至还不如弟弟弗洛基。
度过了第一个漫长夜晚,在夜里疲惫的身体得到充分休息。新的短暂的白天里,猎人们除了倚靠松树林搭建木屋,建设围墙,也组成小组去更远的海岸打猎。
比勇尼几乎是一瞬间学会了十字弓的操作,它毕竟也不是麻烦的器械。
他的梦想突然实现,巴尔默克人看到他们的“王子”真的成为疯狂的猎人。
仅有两个小时的白昼,比勇尼射杀了一头北极熊,和三头海豹,甚至还有一只机警的北极狐。
那只小狐狸本以为自己处在安全距离,箭矢飞来,狐狸瞬死。
比勇尼抱着狰狞的熊头回到营地,他的手下也有一些斩获。
然而他看到了,营地的三间扔在建设细节木屋外,赫然出现了由海豹堆成的“小丘”。
以及挂在木棍上的二十多只白色狐狸。
到头来还是罗斯人最善于冬季狩猎,看看手里的十字弓,比勇尼觉得那么没有它,罗斯人仍旧是极强的猎人。
因为那些狐狸,根本就是中了绊子陷阱,被坠落斧石块压住而死。
在这纯洁的未被开发的世界,猎人可以疯狂猎获这里富饶的动物资源,捕猎的效率、猎物的密度,已然刷新了罗斯人与巴尔默克人的认知,他们确定此乃奥丁的赏赐。
留里克当然知道实情,猎物丰富仅仅因为人类没有来。现在人类来了,来了就要定居,来了就是野兽和鱼的灾殃。
这里,将是罗斯人自己建设的北方港口。留里克还没有想到自己这么早就能占有摩尔曼斯克,既然已经占有就不会让给他人。
可是这里终究是苦寒之地,罗斯人与巴尔默克人很快碍于大环境的改变,暂时失去了狩猎的想法和快乐。
那里大概就是东方吧!地平线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一开始那里仅是玄色乍现,太阳似乎要突破地平线,然而阳光终究没有出现。
从那之后似乎时间都变得怪异,或者说太阳消失了就仿佛它从未存在过。
世界并不极端,月亮和翠绿色飘带般的极光照射大地,站在户外的留里克需要忍耐严寒,也有幸于能够昂起头看到天穹的瑰丽。他的耳畔满是海波声,还有北极的风吹动松林华丽丽地响。
极端环境下的松林几乎被冻成了石头,它们仍在风中小幅度摇摆,针叶上的部分积雪被垂落,就是树干附着的冰层让它们依旧保持着洁白。
回到明朝當王爺
巴尔默克人都知道会有一段漫长的黑夜,可这对于罗斯人实在太刺激了!
罗斯堡仅有一天的纯粹黑夜,再向南的地域就不会有这种问题。
户外是极寒的状态,留里克觉得气温始终维持在-10℃甚至更低。他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唯有队伍里的少数人通过看星辰的移动,尤其是北斗七星的方位,能勉强判断时间。
东方的北斗七星,在北欧也有重要意义。罗斯人将之其中的几颗亮星称之为仙女,巴尔默克人也有相同的说法。
户外的空气极寒难以呼吸,木屋内的情况可是好极了。
一众人窝在两间木屋中,拉雪橇的驯鹿则在另一间。
人们建设了木墙,又以随处可见的积雪拼命覆盖,如此木屋内的温度大家都能习惯。
生活变得无聊,大家昏昏欲睡,只有饿肚子的时候才会有人爬出“洞窟”,跑到户外堆柴生火,亦或是肚子一顿难受,跑到一处雪墙庇护的区域如厕。
似乎已经过去很多天了,漫长的黑夜何时结束呢?
越来越多的人收购了这样强制冬眠的日子,他们抄起斧头在林子里伐木,或是借助月光坐在海边,望着“世界尽头之海”若有所思。
整个世界纯洁至极,留里克也没想到这个冬天自己会像是北极科考家一样,待在摩尔曼斯克这个奇妙的地方苟活到极夜结束。
他浑身裹着极为厚实的皮毛,躺在松软的雪堆上,平静地望着苍穹,凝望瑰丽的极光。
重生之極品盜神 皇梁美夢
赛波拉娃就躺在他的身边,下意识地搂住留里克的胳膊。这是她的男人,考虑到整个营地只有她一个女人,赛波拉娃不会放手。
这不可思议的与自己男人的共处,真是幸福……
“留里克,女武神真的在巡游吗?”女孩弱弱地嘟囔。
本是保持身心平静的留里克弱弱回应:“看到绿色的光幕,那就是女武神的痕迹。看看漫天的星星,某一颗就是阿斯加德。”
“哦。我是你的女人,等我过完了一生,是否也会跟着你去阿斯加德?”
“这……”留里克愣住了,这女孩不像是童言无忌,她根本就是认真的。“当然。你是我的女人,我会带着你,还有大家去天上,那个时候你的新身份就是阿斯加德神人。”
有味 鬼羅
“太好了。”赛波拉娃更加紧密地拽着留里克,开始女人独有的撒娇。
这一刻的她完全相信留里克是奥丁之子、是来自阿斯加德的神人,作为她的妻妾,灵魂也将得到光荣,虽然她曾质疑奥丁的存在。
赛波拉娃过去的两年多一直与留里克住在一起,一个庞大的家庭里留里克有着多个女人,而她也一直没有得到至极的宠爱。她知道,露米娅姐姐是留里克的第一个女人,露米娅理应享受更多的爱。
现在,自己正在享受独宠。
赛波拉娃仍然难以理解世界是一个大球的事实,似乎天上的星星也都是一个又一个球。
留里克大人有一套神奇的世界理论,不但解释了黑夜白昼的由来,也解释了为何这里会陷入永夜。透过他的理论,世间很多东西都说得清楚。
她又嘟囔道:“我们灰松鼠部族,把天上的彩带,叫做冬女神的裙子。真是漂亮啊。”
“漂亮!非常的漂亮。我感觉到安宁,在这里我没有任何的烦心事,不用想着去打仗,不用想着改善人们的生活,我什么都不用想,只需要看着天……”留里克的内心非常平静,他已经适应了北欧的狂野生活,考虑到他的内心都是个五十年的老家伙,可扪心自问,自己是否活明白了?根本没有。
这是生活,不是游戏。罗斯公国正在崛起,然而仍旧强敌环伺,一个国家的兴衰几乎就在于留里克本人的态度。
想着想着,留里克猛然觉得自己突然消失在族人的视野里,跑到摩尔曼斯克这个鬼地方看海,其他族人会怎样生活?是否会意志消沉?
留里克有意借助这个机会,看看自己在公国里享有的尊贵的、万人敬仰的地位是否是真实的。
將軍聽令
如若民众表现得对他极度担忧,见到突然回来的自己喜极而涕,如此留里克可以说,罗斯公国就是他的国。
极寒与极光终究不可能让留里克宁静,他逐渐从雪堆里爬起来,一把抓着赛波拉娃得胳膊将其拽起:“很高兴你陪我看星星,到此为止吧,我得吃点东西,再把驯鹿饲喂一下。”
赛波拉娃点点头:“喂鹿的事让我来,我是你的女人,这是我该做的。”
这个女孩已经进入了妻子的角色,留里克有些恍惚,这个时代的女人都是如此早熟吗?亦或是被大环境逼得。未来的日子里她若是一直这样的温顺听话善为自己分忧,不给予她更多的爱,自己就真不是好爷们儿了。“嗯,至少给我生三个儿子,一个镇守艾隆堡,一个镇守菲斯科勒堡,一个镇守这里,摩尔曼斯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