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lgu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ptt-589.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看書-2o37c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汜水关内,人才济济,武有闻仲、鲁雄、张桂芳、高继能、方相、方弼、晁雷、李烈、殷破败,文有..申公豹。
议事还没开始,前几次议事时人不多还不觉得,现在人多了,子受看着帐内全是穿盔戴甲的肌肉大汉,感觉极其不和谐。
“咱们大商没有谋士吗?”
说来也奇怪,大商有名有姓的文臣不少,费仲尤浑就不提了,无论是商容、杜元铣这种老臣,还是万年、杨任这种中青年,都偏重种田。
要是换成经典的统武智政四维,这些人内政点满,放游戏里都是扔到大后方搞生产发展的人物。
可以说,文臣中几乎没有一个擅长出谋划策的军师型人物。
女總裁的貼身特工 皮蛋瘦肉粥ai
谋士一词,说的帐中诸人一愣,半晌后闻仲才问起:“陛下可是在说,以谋略取士,也就是长于奇谋妙计、能够出谋划策之人?”
“对对,朕说的就是这个。”子受连连点头,和平时期没有谋士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战时没有谋士,感觉奇奇怪怪的。
方相深以为然:“陛下的意思是,要设立专司谋划之人?”
他知道自己智商不够用,如果有个能出谋划策的人跟着,想来能好不少。
黑色契約,總裁寵你上癮
春風無邊:帝君狠妖嬈
最強玄學教練
誤惹新妻99天
“末将觉得可行,若有人随身出主意,遇到事了,也有个商量对象。”高继能也表示赞成,遇到事了多一个人背锅,下次跑路就有人分担了。
“不可能,朕没有。”子受连连摇头,你越这么说,我越不可能有。
“陛下说的不错,老臣也这么认为。”闻仲开口道:“若谋士只负责出谋划策,而不亲自参与其中,根本不可能想出什么有用之策,武者,可以只晓武艺或是只懂兵阵ꓹ 文者却不能只有智略。”
“设谋献计,尤其是战时ꓹ 必要掌握敌我情报,对地势、地形也要熟悉,还要懂得行军打仗、掌控军心ꓹ 若是对这些一窍不通,再有智计ꓹ 再怎么长于谋划,也不过是指手划脚ꓹ 品头论足罢了。”
有了闻仲对谋士的一番贬低ꓹ 张桂芳、高继能等有些脑子的将领,已经听出这番话的深意了。
看似纣王是在说谋士,实际上是暗指的“谋略”。
西征几番大胜,都是依赖计谋,不少将士,包括他们这些高级将领,都在不知不觉间对奇谋妙计有了一种依赖感ꓹ 一旦遇上麻烦,就会想着能不能用计策解决。
这是很大的问题ꓹ 就像闻仲刚才指出来的一样ꓹ 设谋献计并不是单纯的拍拍脑袋说用火攻、水攻、夜袭就行ꓹ 还要懂得多方面的事情ꓹ 而最关键的地方,则是硬实力。
依靠计谋以千人胜万人终归是小概率事件ꓹ 不能舍末逐本。
调兵遣将才是胜负的关键手ꓹ 计谋只能用作锦上添花之用。
“陛下圣明。”张桂芳明白过来后ꓹ 便应和道:“陛下提出的文举也是以务实优先,就连那文状元也得下至地方ꓹ 所谓的谋士,还是不用的好。”
他已经醒悟过来,至于没有醒悟过来的方相、方弼这些纯粹的肌肉猛男,听了闻仲一番高论,也是连连点头,可不能让外行人瞎指挥。
子受也没想到随口问一句就引来了一句陛下圣明,我这什么都没做,这怕是说习惯了吧?
“谋士一事,暂且不提,朕欲答应姜子牙,两军各自领兵斗阵,诸卿怎么看?”
刚刚还大呼陛下圣明的张桂芳立时变了副脸色,劝道:“陛下怎的在这种事上犯了糊涂?我军士气正盛,占据上风,兵精将广,粮草丰足,且依关而战,进可攻退可守,为何要主动放弃优势,与周军斗阵?!”
张桂芳正意气风发着呢,商军这么大优势有一半是他吼出来的,眼看着再猛攻一阵就有可能反攻西岐,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答应斗阵。
晁雷也道:“末将所率的水军还未出动,周营依山傍水,水军劫营定然有效,哪怕老太师说周军营寨暗合奇门遁甲,易守难攻,也得试尽手段看看能不能行,若是不能,到时候再斗阵也不迟啊!”
申公豹也表示反对,捻着短须:“姜子牙素来喜好研究兵法战阵,提出斗阵必然胸有成竹,说不准还另有什么算计!”
子受喜在心里,都反对斗阵,他才能强行斗阵啊!
他望向闻仲,闻仲此前是支持斗阵的,这时候将老大爷拉下水,也就能强行压下众将的反对声了:“老太师,你怎么看?”
至尊小神農
“老臣觉得…”闻仲沉吟一番:“老臣自认为在阵法一道上不比姜子牙要差,若是单纯的调兵遣将,鲁老将军也不会输给姜子牙,加之我军之中,又有张将军这样的猛将,若是赢了,自然能让周军回退,如输了的话,也无伤大雅,至多损些士气,可….”
闻仲话音一转,子受背后一凉:“可此前是老臣思虑不周了,就如国师所说,姜子牙提出斗阵,极有可能暗地中另有谋划,老臣不认为自己会输,却不敢肯定姜子牙不会在其他地方动手脚,而且晁雷将军说的也没错,周军营盘虽然稳固,暗和奇门遁甲天地人三才,实在难以攻破,但我军未尽全功,还未尝试过,就放弃强攻,转而斗阵,实在有些….”
好家伙,这下帐内诸将全都持有反对意见,要是没有闻大爷,子受还能来个乾纲独断,可闻大爷坐在这里,就有些难办了。
子受咬咬牙,还是得试试,元始天尊讲经的场景也看到了,没昏庸值就是个菜,多挣扎一番,哪怕最后还是没成,顽固一点挨闻大爷一顿打一顿骂,多多少少也能挣些。
囚婚於牢 豬奇駿
“不行,朕就是要斗阵!“
極品小廚工
闻仲躬身,问道:“敢问陛下,有何道理?”
子受道:“已经答应了斗阵,岂有朝令夕改之理?”
都市小農民
闻仲皱眉道:“与姜子牙约好三日后再做定夺,几时答应过斗阵?”
子受强词夺理一番,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陛下如此不纳谏言,岂是明君之所为?”
子受道:“那按你所说,朕岂不是大大的昏君?”
闻仲又是一礼,道:“老臣不敢!”
咦?你怎么不敢了?
子受奇怪,老大爷竟然不吹胡子不瞪眼,连鞭子都不拿出来了,这很反常啊!
不过闻大爷态度软化也好,这代表对自己的纵容程度更大了,子受又想了想,终于又想了个办法。
穿越遮天的賽麗亞 天雨沐
“明知周军营盘稳固,依旧强攻,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