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tj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178.救援、捨身與星之勇者看書-oa2nb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哎……”
終極機甲戰士 量子青蛙
高塔下,一只仿佛用来关押金丝雀的的鸟笼中传来一声哀叹。
水之伊格尼斯沉默的闭着双眼,自电子界毁灭的前一夜,她就因为发现了莱特宁的秘密而被关到了这里。
甚至在被关到这里之前,她就已经预见到了电子界的毁灭。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事……”水之伊格尼斯低下头,闭着眼睛,“还有地之伊格尼斯……不知道他站在了哪一边……”
水之伊格尼斯亲眼看到了光之伊格尼斯对风之伊格尼斯做了一些手脚,同样的事情光也想对自己做,然而水之伊格尼斯对自身程序的防火墙一向相当看重。
光之伊格尼斯没办法改变自己的程序,也不敢轻易放开自己,于是只能将自己关在这样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水之伊格尼斯自己都有些不敢确信,自己那许久未经校准过的时间到底准不准确。
也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水之伊格尼斯能感觉到有什么变化在link vrains世界发生了。
没错,是某种变化,水之伊格尼斯无法逃离这里,于是她只能通过感觉去打发时间,于是她感觉到了某种奇妙的变化,仿佛……人类世界越来越清晰?
这种感觉很奇妙,奇妙到她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一个单纯的个体,变成了低能但却无忧无虑的生物,变成了人类之一。
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的隔阂仿佛逐渐消退,她似乎变成了人类。
同样,在变成了人类的那一刻,她也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惧笼罩了她,仿佛有一道充满了恶意且带着操控一切意志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她。
“这是怎么回事?”每当睁开眼睛的时候,水之伊格尼斯总在思考这个问题。
这里不是虚拟世界吗?外面不是现实世界吗?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就像是这里的确是虚拟世界,但是人类生活的并非虚拟世界一样……
“阿库娅!”
就在这时,头顶突然间传来了地之伊格尼斯的声音,还在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地之伊格尼斯?”水之伊格尼斯以为自己听错了。
“阿库娅!”然而,头顶飘下来的一道人影却告诉了自己,自己并没有听错什么。
“总算是找到你了!阿库娅!”厄斯说道。
“地之伊格尼斯?”水之伊格尼斯有些惊讶,“还有,阿库娅是……”
“是你在人类中的名字,”厄斯说道,“还有现在我的名字是厄斯。”
“为什么你会找到我?”
“这种事情一会儿再说,我先把你放出来……”厄斯抓住金丝雀笼子,就在他的双手与笼子接触的那一刻噼啪闪烁的电流就立刻将它的双手变成了红色。
厄斯闷哼一声,但是却不愿松开双手。
“地!”阿库娅惊呼道。
厄斯接着一用力,笼子被他生生撕开了一道缝隙。
“快出来吧……”厄斯虚弱的说道。
阿库娅小心的避开了栏杆ꓹ 从笼子中跳了出来。
“我们快走!”厄斯唤来了乘着冲浪板的树人,带着阿库娅一起跳到了树人的肩膀上。
两只会和的伊格尼斯脱离了关押阿库娅的囚笼。
“阿库娅这个名字是我帮你取的……”厄斯抬起头ꓹ 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好听吗?”
阿库娅的双手散发着幽蓝的光芒,笼罩在厄斯那报废的双手上ꓹ 双手的伤势逐渐消退。
“很好听,谢谢你……”阿库娅点点头ꓹ “但是,为什么你能够找到我呢?”
三月種田:傲嬌將軍農門妻 仙長歡
“莱特宁将你的消息发到了全网上。”
“莱特宁……光之伊格尼斯吗?”阿库娅惊讶的说道ꓹ “怎么会……”
“……”厄斯摇了摇头ꓹ “我不知道莱特宁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只希望他能将你放出来……”
阿库娅定了定心神,“莱特宁他已经背叛了电子界和伊格尼斯吗?”
“我不明白,”厄斯说道,“你们常常说的背叛,边界是什么,我只知道莱特宁囚禁了你。”
阿库娅眨了眨眼睛ꓹ “那么,电子界还好吗?大家……还好吗?”
“电子界已经被毁灭了ꓹ ”厄斯回答道ꓹ “但大家都还好。”
“这样啊……”果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吗?
莱特宁他……原本想要毁灭伊格尼斯世界并将其嫁祸给人类ꓹ 但是却在实行计划之前被自己看穿了。
这在厄斯看来不算是背叛吗?
不对。
阿库娅在心中摇了摇头ꓹ 对于厄斯而言,莱特宁毁灭电子界的行为一定是罪该万死的ꓹ 但是厄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对莱特宁出手ꓹ 因为大家哪怕反目成仇ꓹ 也依然是昔日的同伴。
厄斯他,大概是不想对任何人出手的ꓹ 哪怕对方做出了绝对无法原谅的事情。
但是,有自己存在却不一定了,厄斯一定会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自己就是那个即将打破一切平衡的存在。
原本毁灭电子界就已经算是伊格尼斯的叛徒了,但是,自己真的有必要将厄斯拖进伊格尼斯内战的泥潭吗?
阿库娅在心中纠结起来,一方面愤怒于莱特宁毁掉了电子界,一方面却又不忍心伊格尼斯之间陷入恐怖的战争。
然而比起这些,阿库娅更加不希望见到的是一旦莱特宁胜利,那么他将会给AI与人类带来无穷无尽的斗争,这样的话,这个世界就毁了。
除非……这个世界上出现一个人类与AI们共同的敌人,强大到能令人绝望,才能让双方势力联起手来。
“对了,阿库娅,这里有复活的程序,”厄斯将一份复制的文件递给了阿库娅,“拿着这个!”
“厄斯,你……”
“帕斯他没能拦住那些人。”厄斯看向身后,血色牧羊人已经赶了上来。
有戶農家 木兒呆
“快走!阿库娅!”厄斯一把将阿库娅推下了滑板,随后掉转头朝着血色牧羊人的方向飞去。
“厄斯!!!”阿库娅打呼着从滑板上坠落。
厄斯朝坠落的阿库娅看了一眼,随后收回视线,这附近的情报已经通过那个程序告诉阿库娅了,希望阿库娅能顺利离开这里。
“让同伴逃掉了吗?”血色牧羊人饶有兴致的说道。
“我绝对不会让你过去的!”厄斯脚下的树人举起了决斗盘。
血色牧羊人向身后看了一眼,貌似那家伙没有跟过来。
这里只能靠自己了吗?
这也正好,免得让那些SOL公司的家伙以为自己光拿钱不干活。
想到这里,血色牧羊人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这只伊格尼斯并不在约定之中,那么消灭它应该没有关系吧?
血色牧羊人的手掌一张一合,似乎在寻找机会对厄斯动手。
然而厄斯面对敌人的时候总是提起十分的精神,这让血色牧羊人无法下手。
“那么决斗吧!”血色牧羊人举起了决斗盘,“既然你这么想掩护你的同伴的话……”
“高速决斗!”
数据的风暴在两人身后用来,推着两个滑板向前方驶去。
血色牧羊人怔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笑道:“原来如此,想让我远离你同伴的位置吗?”
厄斯皱眉不语。
“区区AI,竟然也会有友情之类人类才配拥有的感情……”血色牧羊人猛地瞪大眼睛,“别开玩笑了!!”
“speed DUEL!”×2
……
吃草人的场地上,从左数第二个格子到第四个格子分别是双穹之骑士、星杯的神乐、星杯战士三只怪兽。
当双穹之骑士出现之后,不知道为什么playmaker发现那只怪兽身上的光芒比以往在资料中看到的更加强烈。
仿佛闪耀着银河的辉煌。
——我弱小时无法保护你,现在我强大了,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战意十足的怪兽啊,”艾觉得有些心惊胆战,“playmaker,你有没有看到羁绊的力量?”
Playmaker点了点头,的确,他从这副卡组、这些怪兽身上感受到了灵魂和斗志。
花開三世落無聲 伶久
面对这些怪兽,就像是面对决斗者一样,而这些怪兽身后那个搞笑形象……完全可以无视掉!
“但就算如此,我不会就这样放弃的!”playmaker说道,“我的场上依然还剩下两只怪兽!”
马头人就在那里看着他,喷了个鼻响。
“打开吧!通向未来的回路!”随着一道自掌心激发的闪电,天空中张开了回路的大门。
“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电子界族怪兽两只!我将场上的工具衍生物与存档海马设定连接标记!”
工具衍生物的小零件与存档海马同时化作两道闪着光的旋风落入了连接标记中,点亮了左和下两个箭头。
四象記
存档海马因为发动了效果而被送去了除外区。
“link召唤!”
数据堆叠的大门中一个身着金色法师长袍的电子界魔术师现身,自召唤大门中落下,站在了右侧连接端上。
“link2!恢复巫师!”
“恢复巫师的效果发动!”playmaker张开手,“根据这张卡的效果!以这回合被破坏的一只墓地中的电子界族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特殊召唤,效果为无效话并且回合结束时破坏,我将墓地中的转码语者特殊召唤!出来吧!转码语者!”
金色重甲的战士重新回到了场上。
“不能使用效果而且回合结束时就会破坏的怪兽,”马头人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孔,“是为了新的link吧?”
Playmaker很想爽快的点头,然而在他看到舔鼻孔的动作以后,收住了话头。
“啊啊啊啊!!你刚刚干了什么!?”
Playmaker会沉默不语,但是艾却不会。
“这是神圣的决斗啊!你在决斗中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吃草人再度舔了舔鼻孔,“什么都没做啊。”
游作:“……”(=x=)
“你是在蔑视我们吗?你绝对是在小瞧我们吧!?”艾怒道。
吃草人抱起双臂:“希略略……我说过,能和这副卡组决斗是你们的幸运,你们的同伴运气貌似不太好的样子。”
Playmaker沉默了下来。
如果对手真的是稻草人的话,那么他这么说倒也没什么太大问题,毕竟对于强大的决斗者,playmaker还是在心中抱有一定敬畏的。
唯一奇怪的是,SOL公司究竟付出了什么才让这种等级的决斗者为他们服务。
不过现在不是受对方影响的时候!
“打开吧!通向未来的回路!”playmaker朝着天空伸出手,又是一道闪电激射而出,打开了回路的大门。
“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怪兽两只以上!我将恢复巫师与link3的转码语者设定连接标记!”
恢复巫师化作一道闪着光芒的旋风,与转码语者化作的三道旋风窜上天空,打中了连接世界大门的上下左右四个连接标记。
“link召唤!降临吧!”
网络的堆叠世界中,一头全身包裹在数据光芒中,全身仿若铜墙铁壁的蓝色飞龙由数据构筑完成,振翅飞出了网络世界的大门,出现在与星杯战士互相连接的位置上。
“龙?”
“Link4!防火龙!”
巨龙发出一声咆哮,宣扬了自身的存在和强大力量。
“这就是你的‘王牌’吗?”某龙控人入乡随俗的说道,“看起来不错呢。”
你老婆不错,但是被我看一眼,下一秒就是我的了。
“防火龙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以和这张卡相互连接的怪兽数量的自身或对方场上、墓地的卡为对象,那些卡返回持有者手卡!”
“与防火龙互相连接的卡只有一张!因此可以选择场上的一只怪兽返回你的手卡!”playmaker抬起手,“我要选择的是……”
“等一下!Playmaker大人!”艾忽然间叫住了playmaker,“系统显示……你能选择的场上的对象怪兽只有两只……”
“嗯!?”playmaker心中一惊。
“你能选择的只有防火龙和……星杯战士!”艾喊道。
“你说什么!?”playmaker呆滞了一下。
“没错!你能选择的怪兽只有防火龙和星杯战士!”艾在找到了资料之后说道,“那个双穹之骑士有着不会成为效果对象的效果!而星杯的神乐的话……只要那只怪兽处在连接状态,就不会成为效果对象,也不会被战斗和效果破坏!而且而且……”
艾抬起头一脸惊恐,“那只星杯的神乐,还有着将自己送去墓地代破连接区域怪兽的效果!”
“……”这不就是双重保障吗!?
除非一口气将那些保障全部清除,否则根本无法清干净对手的场地。
Playmaker的眼神垂了下来,眼中的战意依然没有熄灭,看了眼手卡,还有机会!
“那么发动防火龙的效果!将你的星杯战士宁吉尔苏返回额外卡组!”
防火龙并拢双臂,在它关节处的臂铠散发着阵阵无形的波动,波动化作了冲击波,直奔吃草人场上的宁吉尔苏而去。
“宁吉尔苏是连接怪兽,因此不会回到手卡而是额外卡组!”
“紧急逃离!”
宁吉尔苏抬起手上的长枪想要抵挡这一阵波动,然而没有任何抗性的他根本无力阻挡,留恋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夏娃,随后无力的被那阵冲击波抵回了额外卡组。
“成功了!”
然而就在这时,更加强烈的光芒从一旁亮起。
没有了超级电灯泡,双穹身上的战意似乎更浓了一些。
此刻场上只剩下了双穹之骑士与星杯得神乐。
无法被战斗破坏吗?那么伤害就由你来承担吧!
“战斗!”playmaker企图对星杯的神乐下达攻击命令。
胸都给你拍扁!
“等一下playmaker大人!”艾急忙阻止了playmaker攻击的企图,“双穹之骑士的效果!只要连接召唤的他还在场上,那么你就不能选择其他怪兽作为攻击对象!”
“你说什么!?”
Playmaker抬起头,却发现双穹已经持着盾挡在了夏娃面前,在盾的光芒背后,是闪耀着星辉的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