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l3l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神仙沒有圈 愛下-蓉花落錦衣陌閲讀-2l55p

神仙沒有圈
小說推薦神仙沒有圈
问月峰上的空气有些清冷,嶙峋的山石直愣愣地突出去,像一根根淬毒的刺。隔着迷雾望下去,隐约还能看见碎石砌成的盘山蜀道,如一条游龙般蜿蜒盘旋,直直的没入夜色之中。
山脚下便是一片海,尽管隔了千仞,但海水撞击岩石的呼啸声依然可以清晰的传到耳边,“嘶嘶”地撕扯声中透着一种对生的绝望。
一阵山风刮过,卷起素白色的衣角。杨锦轻轻拂了拂吹乱的头发,仰头看天。一轮圆月悬于天河,射出清冷而惨白的光华。
夜凉如水。
突然,一声厉啸破空传来,紧接着便听到“嗖嗖嗖”的脆响,三支断魂镖不偏不倚,径直奔着杨锦脑门打来。杨锦心中大吃一惊,脚下早忙不迭的来回发力,闪转腾挪间躲掉断魂镖的偷袭,右掌拍向虚空,轻身飘后,单腿立于一块巨石之上。
失去了目标的断魂镖深深地打进旁边的一棵古枫,血红色的枫叶“簌簌”地落了一地。
“萧蓉,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对我的恨意就一点也没有减少吗?”杨锦双目炯炯地盯着崖边,眼神中含着莫名的伤痛。
“啊哈哈哈,减少?这么多年本座所受的屈辱、痛苦,岂是你一句减少所能抵消的。姓杨的,本座连做梦都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躲了本座这么多年,今日既然露面就别想活着回去。本座定然将你碎尸万段,以泄我心头之恨!”
萧蓉不及说完就疯狂地扑了过去,黑色的袍服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痕迹,阴森骇然。借着明亮的月光,杨锦只看见一个黑影在眼中迅速放大,那个原本清丽温婉的脸庞此时却显得狰狞可怖,刻满怨毒的眼中透出无匹的杀气。
这还是五年前认识的萧蓉吗?杨锦心里一阵揪痛,不觉便又想起那个明媚的清晨。
豪門巨星之悍妻養成
五年前,初遇庄,杏花烟雨江南
烟花三月,初遇庄的杏花开满了繁华的街道,一骑快马打身而过,飞扬的尘土打在正在聚精会神观赏着杏花的萧家小姐身上,呛的她一阵咳嗽。
“吁!”的一声轻喝,骑马之人勒住缰绳,转身向着萧蓉一抱拳,开口说道:“在下有要事在身,一时鲁莽,冲撞了姑娘,还望见谅,来日有机会定当亲自登门谢罪。”
“你这个人有没有规矩,光天化日之下在我们初遇庄横冲直撞,还有没有王法了!这样也就罢了,现在你又惊了我们家小姐,本姑娘非扭着你去见官不可。该死的,你快给本姑娘下来!”
萧蓉还没来得及开口,跟在她身边的丫头早张开小嘴叨叨的骂上了,看她那架势,今日这事怕是很难终了了。骑马之人这时也涨红了脸,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泼辣的丫头。
“玉儿!”萧蓉轻轻斥退丫鬟,抬头看了看那个骑马的公子,只见那人穿着一身青色劲装,背后跨一把青色长剑,一看就是江湖人的惯有打扮。只是他脸上少了江湖之人的萧杀之气,反倒有一种温婉的书生气质,剑眉星目,颇有一番俊俏气质。
萧蓉不禁红了脸,低下头轻轻地说道:“我没事,公子既然有要紧事就赶紧去吧,莫要因为一点小事而耽搁了时间。”
“多谢姑娘!”骑马之人道声谢,双手一拍缰绳,整个人早蹿出三丈之外,那个叫做“玉儿”的丫鬟还想再说些什么,但那人早没了踪影。
“玉儿,回去吧。”
“小姐,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我们才刚出来啊。”
“衣服都脏成这样了还怎么在外面待着,让外人看见了又落人口舌。”
萧蓉回到自己家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正厅与父亲交谈,看父亲凝重的神色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爹,我回来了!”萧蓉喊了一声,轻轻地迈进正厅。
“杨贤侄,老夫给你引见一下,这便是老夫的小女,萧蓉。”萧庄主着自己的女儿,连上不免溢出欣慰的笑容。
農民股神 路人假
“是你?”萧蓉看到来人不免大吃一惊,同时也有些欣喜,那人正是刚才冲撞了自己的骑马公子。“公子姓杨?”
“在下杨锦,没想到姑娘竟是萧师叔的千金,方才不经意惊扰了姑娘,希望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萧庄主听见两人的对话不免一头雾水,杨锦不得不把刚才之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萧庄主这才“哈哈”大笑,直言两人缘分天定,一席话说的萧蓉脸红心跳,羞的在原地直跺脚。
都市大武神 神經哥
说笑过后,两人脸色又恢复了凝重,接着探讨方才的大事。从他们的谈话当中,萧蓉得知原来江湖中恶贯满盈的采花贼陈平近日被发现在初遇庄中出没,前后已残害了三个妙龄少女。
萧庄主听到最后脸色愈加凝重,紧缩的眉头深深的显出阔大的颧骨,不无担心的说:“陈平屡屡犯案,江湖之人多次围剿都未能将其抓获,反倒有不少好手都折在了他的手下,这次来我初遇庄,想必是来者不善啊!”
“师叔不必担心,杨锦此行便是为这采花贼陈平而来,只要他敢出来犯案,小侄定将其生擒。”杨锦朗声说着,同时握了握手中的清风剑,好一副正气凌然。
萧蓉看到这里,心内不免又是一阵乱跳,早已对杨锦情根深种。
打这之后,杨锦便在初遇庄中住了下来,每天和萧蓉朝夕相伴,时间一久,不免互相爱慕,对月盟誓,只消抓了陈平,便可向章庄主提亲。
如此过了很长时间,两人相依相偎,山盟海誓,几乎已经难舍难分了。 半月后的一天,萧蓉出门去看杏花,不想和不经意经过的陈平打了个照面。陈平一见萧蓉,顿时见色起意,恨不得马上把她抢到手中。
当天晚上,陈平换上夜行衣,手拿一把柳叶刀便潜入萧府,正好撞见正在和萧蓉卿卿我我的梁锦。陈平一见两人的亲热情形顿时火冒三丈,持刀便向杨锦砍来,杨锦也不是善于之人,仗剑而上,两人很快便斗在了一处。
一时间刀光剑影,泠泠寒光,杀的天昏地暗。约莫战了半个时辰,杨锦终究不敌,被陈平一刀砍中手臂,清风剑掉落地上,鲜血顺着伤口处“汩汩”地流出来,浸湿了大半个手臂。
萧蓉看见梁锦受伤,心里绞痛,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挡在杨锦面前。陈平见此情景更加气恼,但又不忍心伤害萧蓉,于是狞笑着说道:“杨锦,你年纪轻轻便已在江湖上闯下了名头,前途不可限量,假以时日,江湖盟主的位置非你莫属。只要你说出抛弃萧蓉的话,我就任你自由离去。你可要想好了,我给你一炷香的功夫考虑。”
“不用浪费时间了!”杨锦正气凛然地说道,“我杨锦堂堂男儿岂能为了儿女私情毁了一生。萧蓉任你带走,在下这就离去。”
紅軍長征的故事 楊江華
杨锦说完,捡起地上的青锋剑,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怔在原地的萧蓉和哈哈怪笑着的陈平。
“姓杨的,你这个伪君子,本座当年被你抛下受尽了陈平那淫贼的折磨,后来幸好得遇恩师,学得一身武功。一年前本座已经手刃了陈平这个淫贼,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如果杀了我能解你这些年对我的恨,那你就动手吧,我不会怪你。”杨锦闭上眼睛,淡淡的说道。
萧蓉凄厉地叫喊着,硕大的黑影一晃便没了踪影,随后在杨锦的背后飘了出来,白骨铮铮的五指带着血腥直直地插进了杨锦的头骨之中。
“小姐,不要!”萧蓉的贴身丫鬟玉儿气喘嘘嘘的爬上崖顶,大声喊道。但是一切都迟了,杨锦早已直直的躺在地上,鲜血顺着头发流下来,湿了一地。
“小姐,当年杨公子抛下你,是因为陈平联合杨公子的大仇家,以萧府上下上百人命相逼,并答应会照顾你一生一世。之后,他们食言,中途截杀杨公子,杨公子虽然侥幸逃出,但却受了致命的内伤。这些年之所以一直不来见小姐,是因为他根本就无法走动,如今也只是刚刚伤愈,这才前来赴死。”
“啊哈哈哈哈!不是这样的,你们都是骗子,本座才不相信你们的鬼话!”
萧蓉凄惨惨的笑着,不一会竟隐约听到“呜呜”的哭声……
極品邪神【完結】
那年杏花微雨,策马驰骋初遇,看流年,便知相思如故。蜀道几多断续,山风住,月如初,可恨经年此去,终究形如陌路。问此生,谁共我,同赴忘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