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7q1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魔獸之咒王物語 張冰毅-關於瑪維的悲劇讀書-ee6gb

魔獸之咒王物語
小說推薦魔獸之咒王物語
冰毅一直读魔兽正史,当然也有不少yy出来的历史,还有野史。前两天三三军团的某人(不好意思,忘记是谁了)说xx军团又把伊利丹荡掉了,其中有说起玛维,说玛维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伊利丹都已经不在艾泽拉斯混了逃到外域竟然她还要赶尽杀绝。
作为伊利丹的忠实FANS,冰毅也对伊利丹被玛维带人杀死这个结局感到震惊和悲哀——暴雪怎么能说让谁死谁就死呢?这是对伊利丹最大的不公平!一个如此伤感的英雄,当他放弃一切,失去一切之后,为什么还不能放过他呢……
人们迁怒玛维,说玛维够三八,守了伊利丹一辈子,最后还是要亲手杀了他。就连老大都说玛维太过歹毒了。
为此,我开出一章,解释玛维的悲剧,虽然她杀了伊利丹,却是逼不得已,或许大多数人知道的事实过于简单,大抵是这样的:她是典狱长,职责是看守伊利丹,后来不甚被伊利丹跑了,由于责任心,所以追杀伊利丹到天涯海角。
但其实,事实的真相远比想象中复杂,就连魔兽正史和官方都只是暗示出来事实真相。冰毅再次将玛维的悲剧资料整理出来。望三三军团看过的人能为玛维平反。
在上古战争爆发以前,玛维·影歌仅仅是艾露恩姐妹会的一员,而她的弟弟迦洛德已经成为苏拉玛卫队的一名上尉。影歌家族并非名门,所以,兄妹俩都是凭着自身的才干和努力取得了各自的成就。
由于率领其他女祭师战斗,高阶女祭司狄珈娜身受重伤,她任命泰兰德·语风接任自己的位置。这让玛维万分失望,因为她是组织的老成员。泰兰德那时还是个新手,虽然在医疗能力上表现出非同寻常的天赋。可是,泰兰德也不像玛维那样有经验。在玛维眼里,泰兰德花太多时间去沉思月之女神的慈爱与和平。
在战争时期,玛维觉得泰兰德更适合做一个牧师,而不是领袖。不过,玛维还是勉强地认可了这位新的高阶女祭司,听从她的号令。
七日女傭de契約情人 近妖不語
上古战争中令玛维惊讶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在暗夜精灵完成对抗燃烧军团之后,她的兄弟迦洛德出乎意料地得到了晋升。当暗夜精灵反抗军指挥官鸦冠大人遇刺后,迦洛德很快就填补了这个空缺并对战术部署了然于心。让玛维暗暗吃惊的是,松了口气的贵族们即刻任命迦洛德为新的指挥官。
战争结束的时候,迦洛德已是荣誉满身。连过去一贯对他持批评态度的玛维也不能否认他的英勇无畏。当她得知伊利丹·怒风曾袭击并打伤他弟弟的时候,非常气愤。当时,迦洛德带领一队侦查兵在海加尔山巡逻,发现伊利丹正在创造第二个永恒之井。不一会儿,玛法里奥赶来,抓住了他的同胞兄弟,战斗才得以结束。
愤怒的玛维拿起自己的武器,想将被抓住的伊利丹置于死地,但是泰兰德阻止了她,提醒她迦洛德还活着。迦洛德让玛法里奥来决定如何处置伊利丹,于是,玛法里奥将伊利丹监禁。
虽然玛维对玛法里奥一直敬佩有加,但对他的仁慈判决极不满意。她自告奋勇看守伊利丹,因为伊利丹对她兄弟的攻击让她忍无可忍。绝大多数暗夜精灵现在认为伊利丹既莽撞又强大。他们没有忘记他曾是萨格拉斯的仆人,不相信他发誓那样做只是为了获得足够的力量来对付燃烧军团。
玛法里奥同意从长远角度来说,暗夜精灵不该轻易抛弃伊利丹的看法,于是他让玛维聚集其他艾露恩姐妹会的志愿者。从此,玛维和其他一些女祭司们开始了看守伊利丹的工作,为此玛维被授权建立了一个新组织——看守者。作为组织的领袖,玛维被称为守望者,随后她又向一些精选的暗夜精灵授予了这个头衔——那些有着极强的战斗能力、追踪技巧和坚韧品质的战士。
一天晚上,迦洛德突然失踪,玛维惊讶之余更是倍感悲痛,因为他没有向她道别。在他不在的日子里,看守者成为玛维的唯一依靠。千百年时光流逝,她也渐渐将看守者当成了自己的家。
自从伊利丹刚被关押起来,看守者的首要任务一直就是监视他。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她们的职责范围扩大到了逮捕,关押危险的罪犯,或者,必要的话,逮捕多次。这些新任务偶尔需要看守者远涉重洋,一路追踪,逮捕罪犯。
就在第三次战争爆发前不久,玛维为了完成一项类似的任务而离开石牢。当她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伊利丹消失了,而许多看守者惨遭杀害。接下来的调查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泰兰德和她的哨兵袭击了看守者,然后放走伊利丹。更糟糕的是,伊利丹变身为一个恶魔,这让玛维非常担心。
玛维满怀怒火,集合剩下的所有能集合的看守者,开始追踪伊利丹。她们一路追踪,经过了灰谷森林,跨过了海洋,来到了破碎群岛,最后终于在萨格拉斯之墓遇到了他。这个时候,伊利丹已经得到了一个强大的神器:萨格拉斯之眼。
伊利丹没有忘记他的漫长监禁,只不过,他根本不吸取任何教训,而是开始怨恨玛维看守他。他利用萨格拉斯之眼的力量令墓穴坍塌,让海水漫延进来,把看守者团团围住。仅有玛维一人得以逃生,她发誓要为死去的姐妹们复仇。通过这一次突然袭击,伊利丹就把玛维的姐妹们杀光了。玛维带着满身伤痛回到营地中,派一名信使去找玛法里奥,通知他伊利丹带着危险的魔法逃跑了。
玛法里奥和泰兰德迅速赶到破碎群岛,帮助玛维击败伊利丹的纳迦部队,但是伊利丹却逃到了洛丹伦。虽然玛维对救援心怀感激,但还是责怪泰兰德放走伊利丹,害死了所有看守者。
当玛法里奥与大地沟通的时候,他发现了弟弟的去向,玛维和泰兰德继续搜寻伊利丹,遇到了王子凯尔萨斯·逐日者。王子正率领他的臣民前往安全地带。玛维和泰兰德同意结伴同行,保护他们不受天灾军团的进攻。作为回报,王子和血精灵将协助寻找伊利丹的下落。
天灾军团在阿里瓦斯河伏击他们。泰兰德自信地认为月神会保护她,于是站在桥上向亡灵释放魔法,保护血精灵撤离。接着,桥突然倒塌,泰兰德掉进河中,不见踪影。
玛维不想浪费宝贵的时间去寻找泰兰德,因为伊利丹还逍遥法外。于是,在血精灵的帮助下,玛维继续搜寻伊利丹。最后,他们遇到了玛法里奥。
玛法里奥对泰兰德千百年来的爱人人尽知。尽管他智慧过人——这一点玛维从未怀疑过,但是她知道如果告诉他真相,只会更加浪费时间。他还是会先去拯救他那说不定已经死了的叛变的爱人,而不是去追捕伊利丹——他才是整个世界的一大危害。
于是,玛维告诉玛法里奥,泰兰德被天灾军团杀掉了。她责怪伊利丹害死了泰兰德。令玛维欣慰的是,对复仇的渴望让悲伤的玛法里奥重新振作起来,就像玛维自己一样。伊利丹要偿还他背负的血债。
不久,玛维,玛法里奥,血精灵围困住伊利丹。他正和纳迦用萨格拉斯之眼施放魔法,一种能将整个星球撕裂成两半的魔法。当他的魔法被打断时,伊利丹又开始了他的抗议和对自身清白的辩护,但是玛维根本听不进去。她当场判他死刑,并准备立即行刑。
不巧的是,泰兰德的命运在那一刻突然有了一线生机。伊利丹狡黠地提出自己可以协助救出泰兰德。玛法里奥不能拒绝纳迦和他们邪恶主子的帮助,他把所有担心和愤怒发泄到玛维而不是伊利丹头上。他从地下召唤出根须,把她绑得紧紧的,然后和伊利丹一起去寻找泰兰德。
玛维从紧密纠缠的植物中逃脱出来,集合仅存的战士,这花了很长时间,足够让伊利丹救出泰兰德了。当她赶来的时候,目睹了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向伊利丹深情告别的场面。
他们想放他走!
他是一个滥杀无辜的恶魔,在森林的野兽中散布堕落和疯狂,还险些让艾泽拉斯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迦洛德将处置伊利丹的责任交给了玛法里奥,但他却放走了这恶魔——只因他救了泰兰德的命。
我主蒼茫 網絡騎士
很明显,玛法里奥觉得伊利丹已经偿还了他背负的血债,但是玛维并不同意。看守者已经逝去,被她们自己的领袖背叛了。如果那些领袖连为她们血债血偿都不愿意,那么,以月神的名义,玛维决心要亲自将其完成。
于是,当伊利丹猛然打开一道传送门,然后迈步而入的时候,玛维和她的战士们毫不犹豫地也跟着进去了。
从传送门出来,玛维和她的战士们发现身处外域破碎的星球上。她们很快便发现仅有伊利丹一人来到外域,他把纳迦仆人们留在了艾泽拉斯。寡不敌众的伊利丹发现他自己的邪恶力量对冷兵器毫无抵抗能力,于是,他轻而易举就被逮捕了。
一切都太顺利了,正当玛维带着被关在笼子里的恶魔回到她的基地时遭到了袭击。纳迦来到了外域,还带来了新的盟友:就是那些玛维曾经帮助过对抗天灾军团的血精灵。玛维和战士们对抗纳迦和背叛的血精灵伙伴,但是新的联军数量太多,她们最终战败。纳迦和血精灵夺回伊利丹,将他释放。
伊利丹和他的盟友跟艾泽拉斯几乎没有任何联络。他在艾泽拉斯的短暂重现和被阿尔萨斯打败,却是众人皆知,但是玛维的最终命运还是个未知数。自从追踪伊利丹前往外域,她和她的同伴从未在艾泽拉斯出现过。
只是后面的剧情很明显了,伊利丹藏身于黑暗神庙,玛维带领玩家突破神庙,最终杀死了伊利丹……
最后伊利丹被砍死,玛维陷入失落~~表情很复杂。
伊利丹:“玛维……不……没想到……你赢了…… 哈,不过你……一个……失去了猎物的猎手……还能做什么呢?没有了我,你一无是处……呃,啊,哈哈哈哈,你什么都不是……”
玛维:“他说得对,我什么都不是。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虚。 再见了!英雄们……”
伊利丹的损落,仿佛宿命一样。玛维最终杀死了伊利丹,终结了一万年的纠结……
最后的话语带着落寞,难道,伊利丹就真的该死么,难道,玛维就是为了杀死伊利丹才存在么?他们的悲剧是谁造成的呢……
暴雪官方给出的史诗般恢宏的大历史,塑造了无数个英雄,这些英雄有多少是光环缠身,又有多少是遭人怒骂。其实并不在红药了。
但有些真实不能载入史册,他们被青铜龙们锁在永恒的时光之中,无法为世人所窥视。人们只能看到一些表象,而藏在面具后面的,又是怎样的一张嘴脸呢?
一万年前,泰兰德.风语者,暗夜精灵的平民,月神殿的实习女祭司。
她曾以身犯为相貌可怖的外族俘虏疗伤。也曾无视月神的艾萨拉女王,让女王都悠然崇敬。
她的美丽让女人嫉妒,让当时两个最优秀的男人争抢,反目成仇。
简直是活菩萨一般的对象,对不?
而且超级能活,活了一万年呢,当然在她的带领下,暗夜活的也算不错。
从各个方面讲,她是个美丽睿智气质高贵的女领袖。高贵智慧美貌而又低调的女人。
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要记得,金老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往往就越是歹毒。
至強逗比NPC
那个勇敢的为丑陋肮脏的外族俘虏疗伤的初级祭司,和那个屠杀起同族毫不手软的大祭司,那个更接近我们心目中英雄的样子?
前文就有提到,泰兰德,绝不像菩萨一样好心肠。她其实是个崇尚权利的女王。
自前任大祭司临终前莫名的将宝座交给这个毫无经验与名望的新手祭司时,泰兰德的改变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上古之战中,暗夜精灵的权力动荡中有两位“灰姑娘”,一位是泰兰德.风语者,她在战争开始时莫名其妙的接到了大祭司的遗命成为新任大祭司;另一位是加洛德.影歌,玛维.影歌的弟弟,他在残酷的战争中证明了自己的军事才华,最终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平民卫队长,成长为暗夜精灵军队的总指挥,所有贵族对他唯马首是瞻,战后最有实权者。
玛维为自己有这样的弟弟而骄傲。
泰兰德则入主月神殿,成为暗夜精灵的领袖。
魔兽历史上曾经很暧昧的提到过这一点:在某个清晨,人们只在他的房间发现,他收拾了简单的行装只身离开了。没有人见到他何时离开去往何方。是不是似乎那里不对头?
聪明的人应当已经发觉,加洛德的离开,直接导致暗夜精灵社会政治结构的根本性变化。
暗夜精灵王国自有史书记载以来,一直是王权制的政治体制,作为宗教领袖的大祭司,在王权之下,只是维系国民信仰和举行重大仪式的必不可少但又无足轻重的存在。
战争结束艾萨拉女王失踪后,在人民渐渐接受艾萨拉女王的堕落带来了灾难后,可以想见,推举出新的暗夜之王的声音必然会传播开来,而贵族们也热衷于此,那么,加洛德毫无疑问成为新王朝最合适的开国君王。功勋显著,品德高尚,所有的贵族尊敬他,所有的士兵崇拜他,世俗阶层所认知的第一位的战争英雄(人民和士兵当然看不到玛法里奥的壮举,他们只能看到战线行将崩溃时是加洛德挽救了暗夜精灵),甚至连土灵、熊怪和牛头人也把他当成第一个值得他们尊敬的暗夜精灵,他不为王何人敢称王?
于是加洛德在这个时候恰当的“失踪”了。那些有名望的贵族在战争中大多战死,再无人有资格开创新王朝,于是,泰兰德非常自然的以月亮之名代行政务了,从此暗夜精灵进入政教合一的时代。
仿佛代表月亮惩罚你,就成了泰兰德标榜自己的座右铭=.-冰毅对这种以美色换取权利的女人十分bs。
—————————————————————————————-
玛维.影歌成为典狱长,也并非巧合
许多玩家都单纯的认为玛维是为了看守伊利丹才存在,其实这只不过是个幌子。
玛维在泰兰德刚成为祭司之时,已经是资深祭司,并是大家公认的大祭司接班人之一。而玛维虽然对于大祭司选接班人有所疑惑,却还是听从了这个安排
玛维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在言语中无意间对泰兰德的能力表示了不满。毕竟,泰兰德太过柔弱了。
整个战争中玛维一直身先士卒,战斗在一线。
兰德大祭司呢?除了对艾萨拉和法斯琪冷嘲热讽外,她连一滴香汗都没流过。
想象下,一个战争开始不久就失踪到战争快结束才回来的初级祭司,和一个一直在身边并肩作战的资深祭司,在那些在战场上拼命流血过来的士兵和祭司的眼里心中,谁会是他们更认同的大祭司?
一个没啥资历临危受命却又没立下什么功劳(别说逐日者是她说服的,逐日者早就决心叛离女王了,泰兰德只不过给他的天平加了一小点砝码而已。而且在暗夜精灵贵族和平民眼里,他们才不要这些上层精灵的帮助,这些该死的上层精灵最好和他们招来的恶魔们一起炸死才好呢)的年轻大祭司,整天在月神殿无所事事,环顾四周,她会想什么?
总会有人为了求上进而传过来外面的闲言闲语。也许说者无意,可听者有心。
一个杀敌无数救人无数的功勋祭司,一个有着众多支持者的前辈祭司,是不是一种莫大的威胁?而且这个家伙还表示过对自己的不满。
如果有一天,这个家伙摆老资格压我,再拿我在艾萨拉好吃好喝回来还带回来一群该死的上层精灵来逼宫,顶得住吗?
与过于谦逊社交不广的弟弟加洛德相比,玛维人脉深厚,而且长期在月神殿上层打混,这样的人显然难以用失踪的方式处理掉。
情人路 藍月公主
一定要安排重任,对得起她的声望。
一定要远离暗夜精灵的政治中心,这样她就没有活动的空间。
一定要远离她的支持者,这样她就象鱼离开了水,翻不起浪了。
于是乎,那个黑乎乎山洞里的无期徒刑,最合适不过了。
在这里为影歌姐弟惋惜一下,其实当时的政治形势对他们姐弟更有利,半神塞纳里奥视玛法里奥为弟子,却视加洛德为朋友;所有的暗夜精灵视他为英雄;外族同样尊敬他,只要他一声召唤,牛头人和熊怪就会为他而战。艾萨拉王朝已经成为历史的情况下,如果加洛德想称王,不会有任何人敢对影歌王朝提出异议。成为王姐,玛维就算当不上大祭司,也不用去那黑乎乎的山洞服苦役了。
可惜加洛德太谦逊了,和玛法里奥对权力的诱惑有较强抵抗力不同,加洛德根本上是对权力兴趣不大。
结果呢?每每想起史书对加洛德失踪的描述,“人们在他的房间发现昨天夜里他已经收拾了简单的行装离开了”,这多象是失踪安排者刻意的新闻稿呀。
我想玛维在那阴暗的地下监狱里,没有什么事可做,大约只能常常回忆往事,加洛德神秘失踪生死不明,自己在这里服苦役,好吧,加洛德也许还活着呢,我所承担的也是对这世界很重要的责任。
这种心理上的暗示让她一直坚持到泰兰德再次到来。
对影歌姐弟所做的事,远远不是泰兰德为了巩固其地位所做的全部。
既使加洛德已经失踪,但暗夜精灵社会仍然按照历史的传承继续延续着。世俗主义的力量仍然强大,贵族们管理着城市,月神殿仍然靠边站。
首先是解散旧军队,建立以月神殿势力为骨干的哨兵部队,从此军事大权落入月神殿手中,贵族们没有了军队,也就失去了维持社会治安的能力,而城市的管理权,历来是由掌握了警察部队的人来行使的。
随后是禁止使用奥术,在战争中表现突出的月亮卫队为核心的巫师阶层也就此瓦解。
所有反对者都被划为逐日者一系被驱逐出了卡利姆多(逐日者被驱逐后,再没人知道当年她在艾萨拉女王那过得多舒服了,编个刘胡兰江姐宁死不屈的故事终于有了可行性)。
最后是让老百姓不能过得太奢华了,生活太好就好胡思乱想。这方面月神教义帮不上忙,以前暗夜精灵是边腐败边拜月神的,于是强行推广德鲁伊教义,拆了好好的砖瓦屋不住,全住树上了,肉也得少吃,衣服要朴素,天天没事干就去翡翠梦境旅行。这样成功帮助她老公玛法里奥走上权力的最高峰(当然玛法里奥就是一气管炎,反正他要睡觉,说了算的还得是月神殿。就这样整个德鲁伊阶层受制于月神殿,现在你知道范达尔为什么总说“泰兰德不知道如何领导我们的人民”了吧),最终将世俗阶层彻底击碎。
时至今日,暗夜精灵社会已经完全找不到上古之战时那些名望崇高的贵族姓氏。
所有的这一切,相信泰兰德的心腹珊蒂斯.羽月最清楚。
随着燃烧军团再次降临,暗夜精灵再次需要面对战争,但泰兰德仍不忘利用燃烧军团巩固她的势力。
你真的到现在还认为泰兰德救出伊利丹是不得已而为之吗?试想一下,被泰兰德屠杀后又在萨格拉斯之墓受到毁灭性打击的看守者部队,仍有能力在外域抓捕伊利丹,这个伊利丹一个人对战争真有什么不可或缺的价值吗?
如果你不傻,现在明白泰兰德真正的用心了吧?
是的,看守者部队太过强大,而自己的哨兵部队损失惨重,如果玛维发觉燃烧军团的入侵,必定会杀死伊利丹后带领看守者部队加入战争,那时毫无疑问玛维又会立下比她这个大祭司更卓越的战功。
那么战争结束后,玛维又将成为她最大的威胁。
于是,一场名为释放伊利丹实为偷袭看守者部队的闹剧上演了。
至此,玛维才终于看透了泰兰德的真实用心,我相信当她看到同甘共苦了一万年的战友尸体时,她已经明白她的弟弟绝无再生还的可能了。。。
是的,那些说话不太爱用敬语,有时囗气还比较粗的人可能才是你真正的朋友,而那些外表永远优雅或说话永远仗义的家伙,可能让你一辈子翻不了身。
如果你还不明白,想想范达尔是坏人吗?玛维是坏人吗?他们除了嘴臭点做过什么坏事?
相较以拯救之名屠杀同族的泰兰德,以兄弟之名软禁森金的萨尔,我更想选择范达尔和玛维做朋友。
玛维绝对是一个好人,即使她看穿了泰兰德的内心,但她所着想的仍是整个暗夜精灵的未来,记得她第一次遇见泰兰德时说的话吗?“你忘了我的部下的血的颜色了吗?这笔债战争结束后我会和你算的。”她没有带领愤怒的幸存者向泰兰德开战,而是选择了道义上的谴责(很多人看不惯玛维一直骂泰兰德,但如果你的战友被来此背后的刀捅死,我相信你表现不出比玛维更宽广的胸怀),在行动上仍只以伊利丹为目标,即使最后玛维欺骗了玛法里奥,那又如何?我相信看守者部队的任何一人都会高兴泰兰德就这样死去。
这里我必须提到玛法里奥,他因为玛维的谎言而指责玛维因为复仇的怒火而堕落,却完全无视了他老婆莫须有的屠杀行为,完全无视了他老婆放出的伊利丹带给暗夜精灵的巨大伤害,完全无视了玛维在这期间要与仇人并肩作战的巨大痛苦。一个因为感情在理智时却轻易失去公允的领袖,那一刻我瞧不起他。(这与范达尔不同,范达尔是因为失去了儿子而对龙族那所谓的骄傲表示愤怒,而玛法里奥完全是在泰兰德安全时仍看不清事实的真相。)
玛法里奥怎么就不明白?玛维有什么办法?不能向仇人复仇,更不见容于暗夜精灵的当权者,除了去外域追逐伊利丹这个唯一的目标,她还有什么路可走?
现在,TBC终于给出了玛维带领玩家杀死伊利丹的剧情,算是否定了玛法里奥对玛维自以为是的评论吧。不知道玛维以后会做什么,但我想她不会再回到暗夜精灵的世界了。也许,她会去寻找她的弟弟。
泰兰德一万年的苦心终于得逞,再没有人置疑她大祭司的资格,再没有人向她问起加洛德的去向。
只要玛法里奥不死,她就永远是暗夜精灵一族事实的最高领袖。
这个解释原本是别人的,冰毅修改后,用在此处借鉴。
——————————————————————————————-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这个是冰毅自己分析的。
就是,玛维是暗恋着伊利丹的。
只不过,这份心,她从来未曾透露过给任何人。伊利丹背叛暗夜精灵,杀了玛维不少手下,这让玛维痛心,而伊利丹打伤了玛维的弟弟,更是让玛维不知所措。最要命的,伊利丹喜欢泰兰德=.-
所以,玛维只好忍,她嘴上说的是要追杀伊利丹,却为啥一次又一次的把伊利丹捉住也不杀掉?
相反,而是把这个男人关在一个地方,自己天天看守着,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长相思守?
还有,在正史中,伊利丹的实力其实是强过玛维的,为何一直都不杀玛维?伊利丹至少有三次以上的机会可以干掉玛维的,对于这个一直追杀着他的人,有什么使得心肠如铁的伊利丹下不了手?
答案很明显,一万年的厮守,他俩产生了感情。玛维知道泰兰德的为人,也了解玛法里奥的为人,他们害怕伊利丹和她,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她看守着伊利丹,这样,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就不用担心自己的权利被动摇,就不用担心有人来夺取他们的地位。
玛法里奥好似一个贤者,却终日里沉迷在翡翠梦境,为的是什么?是为了变强。泰兰德呢?也十分乐意他老公沉睡,这样她就可以用女王的身份居高临下精灵族。
想想泰兰德和玛法里奥的手段吧,没出事时,就把伊利丹关在牢里,出了事呢,就一改慈祥面孔,杀了守备伊利丹的自己人,放跑了伊利丹。
想想玛法里奥是怎么对待泰兰德的,当他听说伊利丹和泰兰德走后,恐怕更多的是担心自己带绿帽子吧?得知伊利丹要帮助自己,就马上两面三刀的作秀,把玛维给捆住。
最后,还做秀,假装放伊利丹去外域,然后顺便把玛维一起赶走。他道真是阴险啊,最后怎么不用魔法缠住玛维了?而只是用激将法说玛维自以为是,玛维咬着牙追了出去,那个逃跑的男人过了一万年,竟然还对泰兰德痴心不死,而那一幕又正好被她看到——于是,她绝望了,知道自己永远得不到伊利丹的真心,于是她追了出去。
抓住伊利丹时,她没有杀死伊利丹,只是抱有一丝愿望,渴望伊利丹能会心转意,无奈伊利丹并不答话。
于是,知道最后,她彻底的绝望,去了黑暗神庙,在众人的围攻下,杀死了伊利丹。
请在琢磨一下,他们最后的对话,看看冰毅分析的对不对。
伊利丹:“玛维……不……没想到……你赢了…… 哈,不过你……一个……失去了猎物的猎手……还能做什么呢?没有了我,你一无是处……呃,啊,哈哈哈哈,你什么都不是……”
玛维:“他说得对,我什么都不是。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虚。 再见了!英雄们……”
伊利丹没想过玛维真的会杀掉自己,他赢过玛维么,一次次被玛维抓到,有什么没想到的?伊利丹只不过是说,玛维,你终于下了狠心了……哈,不过你,一个失去了猎物的猎手……还能做什么呢?意思很明显,虽然伊利丹一直不喜欢她,但好歹是个目标,如今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没有了我,你什么都不是……伊利丹何尝不知道,玛维厮守着她这一万年的目的,只是,他在死前都没有接受玛维的感情,只是表明了自己心中的态度——玛维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極品馴獸師:撲倒妖孽國師 陌簡語
玛维呢,看着伊利丹的身体。他说的对……我什么都不是……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空虚……
玛维也终于明白自己一直深爱的人根本不爱她,在他心里,自己什么都不是……现在,连爱人都死了,一万年的厮守都不能换会一个人的心……这次,是彻底空虚了。
整个故事,无非是说两句话,他爱的人不爱他,爱他的人他不爱。
想比起来,玛维的命运,更可怜……
冰毅分析到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