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br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碧海幽燕刀 線上看-約定展示-74thy

碧海幽燕刀
小說推薦碧海幽燕刀
“说来话长,如果不是铁神医,也不会知道你们的下落。”柳叶翔捋着胡子道。
“天下真的有铁神医?”霍知命失声问道。
水明月和楚惜材点了点头,对望一眼,含笑不语。柳星虹早已抢先说道:“当然有了,不过铁神医这名号倒不像蝶小楼说的那样,是什么一毛不拔,人家呀是因为刚正不阿才被人叫为铁神医的。”
神道仙尊 貪杯的貓
“那你们怎么碰到他的。”
抗日之超級戰兵 破鋒八刀
“说来也该这蠢才命大,我和明月姐看他胸口腐烂,决计活不了了,就哭着把他拉到棺材铺要给他量身订做一副棺木,没想到路上,铁神医看到这蠢才手动了一下,就叫住了我们,救了这家伙。”
楚惜材咳嗽了一声,笑道:“也算我福厚,合不该死。”他说话很勉强,看来还没有复原。
柳叶翔继续道:“这可真是巧了。我与铁神医私交甚厚,我怕这小兄弟伤得太深,就拉去他那里救治。铁神医虽然没有见过我的女儿,却也知道他的名字叫做柳星虹,那时候遇到你们,看到星虹和你们在一起感觉奇怪,也不好多问,恰巧遇到了我,就向我诉说了情由,问我是不是我的女儿。我听他描述的样貌,果然是我的女儿,所以我就让杨华去找他们。没想到还真找到了。”
“自然是找得到,那蠢材伤得那么重,哪里都去不了。”柳星虹笑道。
柳叶翔无奈地摇了摇头,心底暗叹女大不中留,杨华要他来见柳叶翔,柳星虹挂念楚惜材的安危,只是让杨华传了个话。他早已看出柳星虹喜欢楚惜材,可是看着水明月挽着楚惜材的胳膊,已知两人感情甚笃,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楚惜材也自然知道了柳星虹对自己的感情,不禁有些懊恼。哎,人哪,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总会有新的问题要面对。原本以为可以和水明月双宿双飞,柳星虹却拿出了铁定要做小妾的架势,不禁也十分无奈。
“知命,从柳前辈派去的人那里得知了你的消息,原本早该来看你,只是蠢材的伤这几天才无大碍,所以我们就一起来了,可不责怪我们这些做姐姐、哥哥的。”水明月微笑道。
孤女修仙記 洛緗月
霍知命莞尔:“怎么可能?柳前辈一直没有告诉我你们的消息,如果我知道,一定去看你们了。楚大哥可让我担心死了,现在他没事,我不知道有多高兴。”
“我们见到你无事,又何尝不高兴。”
“哈哈哈哈!”萧玉在大海中手舞足蹈,发出了开心的大笑。众人循声望去,水明月失声道:“果然是他!”
莫雪未融 紫月君
“是的,不过可惜已经疯了!这样倒好,不会再害人!”柳叶翔叹息道。
“他真得疯了么?”水明月不放心的问道,想起巫蛊给自己带来的伤害,依然心有余悸。
“是的。绝对错不了。”柳叶翔回答道。霍知命亦点了点头。
大海无垠,萧玉的衣衫尽湿,凸现身体的块块肌肉,却与一张苍老的面容格格不入。白发被海水打湿,他蹦跳着,像一个老顽童。众人不禁感慨。
柳星虹道:“这老头倒挺好玩,以后我倒要跟他多玩玩,人都会开心些。”
柳叶翔心中恻然,说道:“嗯,这倒不错,他确实是个孤独而可怜的老人家。”
萌寵甜心:惡魔少爺深深吻 瀲紫沫
众人恻然,霍知命知道此话的寒意。不禁暗叹。
水明月惋惜道:“没想到他一世精明,却落得如此下场,他一手创建的雄风山庄终究是没有了!”
“不是蝶小楼作庄主么?”霍知命惊讶道。
“哈!可惜没有做长。呆子,我来考考你,你说,是谁灭掉了雄风山庄,保证你想不到。”
霍知命苦笑道:“这个我可猜不出,对于江湖的事情我本来就知道得很少。”
“仁义山庄!庄主是文金书!他把仁义山庄解散了,又组建了起来。”
霍知命眼睛一亮,询问似地看着水明月和楚惜材,两个人点了点头,水明月感慨道:“没想到文庄主真是有雄才,竟然在短短一个月时间不但组建起了仁义山庄,还灭掉了雄风山庄。”
霍知命兴奋起来,脸上放出了神采,他不禁对文金书感到了钦佩:又有几个人能够在他那样的年纪卷土重来?霍知命仿佛听到了文金书的声音:
“我原本不该为后人担忧的,人总会选择适应的方式活下去。然而当自私、冷酷、杀戮充斥这个世界,我不希望看到人们对此越来越麻木,并习以为常,总有人要坚持正义和真理,哪怕这是最微弱的呼唤,它也应该存在于这世上,我要让人们知道还有这样一种东西存在。正义和真理绝不应该作为优胜劣汰的牺牲品,只要它不消失,总有一天人们还会需要它。”
殘幻 月明燈昏
匆匆時光
霍知命的眼中不觉有了泪花。人们知道霍知命对于仁义山庄的感情,不禁怜惜地看着他。
“那么蝶小楼呢?雄风山庄被灭掉了,蝶小楼哪里去了?难道……”霍知命问道。
“这个你就更想不到了。据说江湖上出现了一对仗义江湖的男女,一个叫杨牧,一个叫楼小蝶。”
“我猜到了!牧羊主人和蝶小楼。”
“看来呆子并不呆。”柳星虹恨恨地跺了跺脚,众人大笑。
“看来这一回,蝶小楼要打一辈子豆豆了。”水明月一句调侃,又让大家发笑。
霍知命不禁感觉孤单起来,看着每个人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禁感到热闹是他们的,而自己什么都没有。突然感觉衣角一动,囡囡拉住了他的衣衫。他蹲了下来,看着囡囡百感交集。心中叹息着还好还有她。
“囡囡!”霍知命笑声这叫着小女孩的名字。
囡囡却觉着最生气了:“人家已经有大名了,明月姐姐和星虹姐姐都叫我丹凤,楚丹凤。知命哥哥以后也要叫我的大名!”
没想到许多时日不见,小女孩也开始在意一些事情了。
血脈戰神
这就是生命的力量,对于世界的感知在不断增长。
“知命哥哥,什么时候带我找爷爷。”
霍知命心痛了一下,沉吟着。他实在不想去找楚云雷,他不知道楚云雷是死是活,然而他惧怕这个人。他不知道楚云雷有多少事情没有告诉他,当他得知真相的时候会不会刹那崩溃?
“知命哥哥,你怎么了?”楚丹凤感觉到了霍知命的变化。
水明月怜惜道:“知命,你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了些。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你是男人,你要振作。”
楚惜才虚弱道:“明月说得对。我和你都是死过一回的人,应该好好的活下去。谁没有痛苦的经历,人世间有个样的不幸,其实我的遭遇也并不比你好多少,可是人一定要乐观!”
霍知命霍然站了起来,挤出一丝笑容道:“谢谢大家的好意。其实这么多天,看着大海和幽燕。我已经想通了。我终于明白家父霍元雄为什么喜欢看幽燕。”
众人默默地听着,知道霍知命果然想通了许多事情,否则他是不会那么坦然地说“家父霍元雄”。
“燕子的寿命很短,所以他们哪怕经历风浪,也会把握每一个时刻欢快的飞来飞去。而人也许因为活的时间太长了,反而丢失了快乐,为了找寻快乐而痛苦。所以,我想,我真的该快乐一些,遇到事情不再退缩,一切事情都可以看成是快乐的事情。”
众人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不禁点了点头。
“知命,你却是成熟了许多!你这番话我们听了都有启发。”水明月拍了拍他的肩膀。
霍知命叹了口气,缓缓道:“所以我说,无论我姓霍,还是姓楚,或者其他什么,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重建霍家庄,重塑幽燕刀在江湖的侠义威名。”
可是有些事情霍知命想明白太晚了,他曾经与诺兰在六月初八的约定,过去了不会再回来。一个失诺的男人已经不配再爱一个女人。他下意识地问道:“今天具体是什么日子?”
“想必六月十三了吧。”柳叶翔掐算了一下道。
霍知命心头黯然,终于还是错过了日子。不知不觉,连在六月初八他连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当下感觉愧疚。
柳星虹尖叫道:“爹爹的生日要到了。”
柳叶翔点了点头,赞赏道:“没想到你这野鸭头还记得。”
柳星虹露出了羞愧的表情,低头道:“恕女儿不孝,爹爹想要什么,女儿一定满足。”柳星虹笑嘻嘻地搂住了柳叶翔的脖子。
柳叶翔心感安慰,笑道:“你在我生日前后多陪我几天就好了。”
柳星虹送了一口气,嘻嘻笑道:“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个太容易啦。!”
柳叶翔诡谲一笑道:“哈哈,野丫头,你可上了爹爹得当,今年有两个闰六月,下个月你爹还过生日,你还要多陪我两天。”
柳星虹“啊”了一声。霍知命突然也“啊”了一声,比柳星虹还惊讶,吓了大家一跳。
“柳前辈,你说什么,有两个闰六月!”
“是呀。”
“知命,你想起了什么?”
“六月,还有一个六月,哈哈。老天怜惜我,老天怜惜我!”
都市逍遙仙師
霍知命哈哈大笑了,大家以为他陡然间发疯了,不禁担心起来。
谁能理解少年的心情?上天关上所有的门,终于开了一扇窗。霍知命兴奋地骑着马,向修罗湖加紧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