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wew好看的小說 第九星門 起點-第五百零八章 斬無上分享-nlwmf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赵天君的愤怒是有原因的,换做平时看见凌逸和周棠,估计他会又惊又喜。
惊是因为赵天君生性多疑,做事极为谨慎,凡事都会考虑得比较全面,他会在一瞬间想到这两人若是没有一点依仗,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主动找上门?
喜的却是在他看来,这两人跑到他的地盘上,怎么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狗在自家门口叫得声音都比在别的地方更大些!
在他的道场上,别说区区凌逸,就算李天君来了,也未必能讨到什么好果子吃!
这是平时他看见这两人的感觉,可现在不行!
他的幼子即将大婚!
这在整个三十三层天都是一件大事!
说这是一场上九天的盛会,丝毫不夸张。
所以这两人的到来,在赵天君看来,纯粹就是来搅局,来让他面上无光的!
既然这么急着送死,那还有什么可犹豫?
赵天君吼出这一句之后,就直接动手了!
这一幕,让那些正好赶上这一幕的宾客们全都惊呆了,他们一脸莫名的看着须臾之间就将一身气势提升到顶端的赵天君,一脸莫名的看着那艘看着也不怎么起眼的飞行法器,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这种时候……居然有赵天君的仇家登门?
而一些对近况多少有了解的上九天人,则几乎一下子猜到那飞行器里面是什么人了。
除了那位昔日的凌人皇和周棠之外,其他人怕是不会让赵天君如此愤怒。
果然,当赵天君出手的一刹那,那飞行法器里面,瞬间飞出两道朦胧身影,浑身上下,被一层混沌的气息包裹着,看不清楚长相,甚至连是男是女都无法看清。
强大的修行者,用这种方式遮掩自己,这不是多难的一件事。
然而……让四周那些人感到震惊的是,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根本看不穿那两团迷雾一般的混沌气里究竟是什么!
来的这些宾客,自然不可能全都是无上层级的大佬,可这个领域的人并不少!
他们也看不穿!
难道……
一些人开始悄然往远处退去。
赵天君一道神通,轰然而至!
那两道被混沌气包裹的人影当中ꓹ 其中一道身影抬手就是一掌。
一股宏大的能量,当即汹涌而出。
像是一座瞬间喷发的火山ꓹ 喷薄出的那股能量,跟赵天君轰过来的能量对轰在一起,让眼前这片虚空瞬间被打得塌陷了下去!
莫名但却强大到无以复加的能量ꓹ 瞬间向着四面八方冲击出去。
赵天君……被打退了!
那道伟岸身影,在虚空中脚步踉跄ꓹ 往后退了至少数万里!
然后就见混沌气中那两道身影,直接追了过去!
那两人……竟强悍到这种地步?
无数人都被震撼到了!
他们一边往后退ꓹ 一边瞪大眼睛ꓹ 不肯错过每一个细节。
赵天君虽然被打退,但看上去并未受到太大影响的样子,只是面上表情,看上去有些尴尬,还有些……震惊。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对方刚刚那一击里面蕴含着怎样可怕的能量。
以及……道!
凌人皇……踏足无上了!
只是这怎么可能呢?
赵天君转身就走。
边走边道:“本尊幼子大婚,今日暂且放你一马!还不赶紧速速离去!”
所有人:???
凌逸和周棠也是一脸的问号。
说好的送我们去轮回呢?
这么轻易就放过我们了?
上三天的大佬脾气都这么好的?
眼看着赵天君越走越远ꓹ 眨眼间就消失了踪影,所有人的反应都是差不多——这就完了?就这?
堂堂天君ꓹ 居然就这样转头走掉了ꓹ 这已经不是虎头蛇尾ꓹ 这简直就是……就是……就是啥?
难以形容ꓹ 无法描述!
凌逸和周棠相互对视一眼,都有一肚子槽想吐ꓹ 但又不知从何吐起的感觉。
随后ꓹ 凌逸道:“走吧。”
两人来到这里之前ꓹ 的确没想过会遇到这种情况,发现之后ꓹ 本打算直接悄然离去,谁曾想赵天君居然杀出来,一副杀伐果断的样子。
在这种情况下,两人也只能被迫还击,不然还能怎样?
结果这位倒好,试探了一下之后,直接就不打了……
周棠也点点头,脸上表情很是无语。
萌萌獸寵:小吃貨,生個崽 周子魚
就在这时,虚空中传来一道呵斥:“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本尊正不知送什么礼物给赵天君好,现在借你们两个人头一用……”
農門桃花香
说话间,一股浩瀚能量,宛若一束光,直接从远方一艘飞行法器中朝着凌逸这里射来。
转瞬即至!
凌逸朝那方向看了一眼,随后迎上去就是一拳。
轰隆隆!
这片虚空再次被打到扭曲塌陷。
明知赵天君退走,还敢在这种时候找上来的,肯定是对自己实力有着极度自信的。
人们已经退到很远,在远方虚空观望,相互之间私下小声议论着。
紅顏錯 酈君瑾
“那真的是凌人皇吗?”
“看起来很强大啊,不是说凌人皇只是仙王层级?怎么这么快就成为无上了?”
“莫非他已经找回了前世的东西?”
不过下一刻,议论的方向瞬间就变了。
“我靠!”
“靠!”
“这……”
从稍显漫不经心,瞬间变成极度震撼!
因为那边刚刚出手的人……跟赵天君一样的下场,被浑身笼罩在混沌气中那人直接击飞!
但这一次,那人可没有赵天君那般好运,他在被击飞出去之后,直接落入道一个法阵当中,陷入到可怕的能量场里。
赵天君的道场,虚空中蕴含着比其他地方高得多的能量场,被周棠瞬间沟动之后,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可怕杀伤。
那人在法阵中怒吼连连,像是一头落入陷阱无能狂怒的大熊。
巨大的法相升腾而起,试图从这法阵中杀出去。
但此时,凌逸再次杀到。
手中玄阳刀斩出一道璀璨刀光——那是老道士酒仙封印在玄阳刀中的无上杀招!
凌逸如今已然踏足无上领域,再次施展出老道士的无上杀招,那种可怕的杀伤,让四周围观之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那名无上大能,被这道刀光一刀枭首。
杀道顺着伤口,瞬间蔓延出去,凌逸的无上法和老道士杀招当中蕴含着的无上大道融合在一起,形成更加可怕的杀道,当场将这名无上斩的神魂俱灭,身死道消!
一名无上层级的大能,就这样死在这里。
所有人都惊呆了。
整个三十三层天,已经有多久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了?
如今却叫他们亲眼见证了这样一幕。
虚空中,有人躲在暗处,以神念波动的方式嘲讽道:“凌人皇不是发誓要庇佑天下苍生吗?怎么如今转世轮回归来,却化身成一尊杀神?这样的人皇道,呵呵……”
这道神念波动虽然在虚空中隆隆作响,但却没人知道源头在哪里。
很多人都忍不住四下张望,想要寻找说话的人,看看是谁这么猛?
那神念波动此时又继续嘲讽道:“看得出,凌人皇应该是打开了自己的棺材盖,从那里面找回了当年的传承,一步踏入无上领域……当真可喜可贺,不过这就是你的道?一言不合就杀人?这就是你的人皇道?”
人们终于反应过来,说话这人……是在诛心!
他想要毁了凌人皇的道!
莫说无上之上,即便是无上本身,若是被人当场这样给问住,不说道一下子毁掉,但至少也会留下巨大阴影。
在未来,这阴影极有可能成为巨大隐患。
凌逸站在虚空,面色平静,淡淡道:“对,这就是我的道!”
凌人皇是别人叫出来的,不是他自己自封的!
走人们认知中的人皇路那位,如今已经烟消云散!
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只走属于自己路的凌逸!
他的回答,斩钉截铁,没有一丝丝疑惑!
那神念波动再次嘲笑道:“回答得这么确定?你就不再好好想想?凌人皇……曾经我还有些钦佩你,但如今,我对你是真的很失望啊!”
凌逸深吸一口气,道:“赵天君,我确实是来杀你的。”
远方虚空围观的那些人顿时一脸莫名,答非所问是什么意思?赵天君?难道暗中说话嘲讽之人……是赵天君?
凌逸又道:“但发现你幼子在结婚,我们本想悄然离开,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找的是你,但却不愿在这种时候对你下手。你现在躲在暗处煽风点火,有什么意义么?亦或是说,你在拖延时间?在等可以制衡我的人出现?”
那道神念波动顿时有些激动起来:“什么赵天君?本尊只是一个路见不平的人!”
凌逸笑了笑:“赵天君,虽然你转换神念波动的能力很强,连我都差点被你骗过去,但只是差点,不代表你真的瞒过我了,明白吗?”
那神念波动变得有些尖锐起来,大笑道:“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居然想要往人家赵天君身上栽……”
嘭!
极为遥远处,那里的虚空突然间炸开!
一道身影,狼狈从里面冲出。
所有人都朝着那里看过去,不是赵天君……又是何人?
这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还有点尴尬。
但赵天君却面色如常,怒道:“有人在暗中说两句公道话,你找我做什么?我是此地主人,自然要留在这里保护好每一位贵宾!”
凌逸问道:“那刚刚被我击杀那位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你的贵宾?”
赵天君:“……”
站在远方围观那群人,也忍不住在心中叹息:这位赵天君,还真是……让人一言难尽啊!
在自己的道场都怂成这个鬼样子,这要不是在自己道场,面对昔日的凌人皇和周仙子,他会什么样?
会不会干脆彻底不要尊严的跪下来求饶啊?
就连闻讯赶来的赵天君那群弟子们,此刻都有种颜面无光的感觉。
同样闻讯赶来的姚天君等人,也全都看得直皱眉头。
虽说三十三层天中很多关系不能直接类比世俗凡间,但许多道理终究还是相通的。
姚天君看着远方一脸狼狈的赵天君,心道:这就是我多年的好友以及……未来的儿女亲家?
有点丢人啊!
此时,赵天君心中也无比的恼怒,但他是真没想到,在自己的道场里,在他自己的场域里,依然还会被对方给揪出来。
他也很想一怒之下,直接冲上去跟对方拼命,可问题是,勇气不足啊!
刚刚的凌逸,很像是昔日那位凌人皇春秋鼎盛时期,但又不太一样……昔日那位凌人皇虽然也是干脆果断,但身上的杀意,远没有凌逸这般强盛。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一路走来历经坎坷,崛起之后必将嫉恶如仇?
呸!
恶的不是本尊,是凌人皇!
赵天君正在联系李天成。
他是没勇气直接冲上去跟凌逸拼命,但这不代表他不想干掉这个让他今天丢尽脸面的人。
毕竟在他看来,李天成李天君才是凌逸最大的仇家跟死对头。
他是跟凌逸有仇,但那仇恨却更多源于他当年死掉的那些师兄弟……出于道义,出于兄弟情分,他当然想干掉凌逸。
可一旦他发现干不掉凌逸的时候,那种为昔日师兄弟报仇的心,一下子就被内心深处的那种恐惧所取代。
活着不好吗?
转世重修……哪有那么好修?
眼前变态得凌人皇除外!
让赵天君有些意外的是,原本说好了一定会来的李天君,此刻却杳无音讯!
任凭他如何联系,那边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下真的彻底尴尬了。
要怎么办,才能化解眼前这场危机?
他很想找人问问。
更希望能有一名勇士,在这种危难关头,挺身而出。
可惜,并没有。
裙下之臣:總裁霸愛小夜妻 錢九
怕死的不止他一个,只是大多数人都没他表现得这么明显罢了。
職業調解人
一名无上已经被斩,身死道消神魂俱灭,那一点真灵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归来。
前车之鉴摆在那,谁还那么傻?
于是,场面陷入了充满尴尬气息的僵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