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d1n优美都市小說 襲兒天使在人間笔趣-襲兒外番&完結感言&新書分享-ivhr6

襲兒天使在人間
小說推薦襲兒天使在人間
雪花落在睫毛上,作为独属一人の泪融了棱角。
………………………………………………………………………………………………………
“小七……灯不亮了……”袭儿声音有点害怕。我仿佛看到黑暗阳台上,对着微茫天光的袭儿倚着护栏拨通我手机的样子,屏幕的光映亮她的脸庞。话说似乎黑暗是大部分女人的宿敌呢。
“别怕,是一盏不亮还是全部?”我仔细问道,有时问题其实相当简单的,但对于恐惧的人,却因为害怕的阴影变得毫无处理能力。
“全部……”袭儿停顿了一下,回答的声音加重了一点,似乎回头确认整个黑暗的房间也有巨大压力。
“附近楼层有灯亮吗?”
“不知道,楼顶有,附近的没有。这栋楼人少……”也是,本来就是一个租住给附近上班的公寓,D区是今年初才开始入住的,人少也正常。不过楼顶有电,说明不是整栋楼断电,应该只是跳闸而已。
“嗯,我马上过来,你就在阳台上等我好了。回见。”我挂了电话,穿了一件衬衣,开始从B区赶过去。
这个公寓一共四个区,ABCD四个区呈田字排布,我住的B区和袭儿的D区恰好在前后两个对角。
外面有点下雨。为了尽快过去,我没有走环绕四区的大道,而是从中心水池的小石桥上穿过去,竟然没灯也是服了。不大不小的雨,落在头顶凉凉的,不够平的地面有了些肉眼无法辨别的积水,有时突然一脚下去弄一脚都是,还好我穿的拖鞋。
进入D区,走廊灯电梯一切正常,我按了停在18楼的电梯,看来我猜的没错,应该只是袭儿房间跳闸,楼顶几个稀疏的房间也正常亮着。
惹火辣妻:隱婚總裁很純情
“叮……”电梯到了。我对着镜面一样的电梯门摸了摸被雨水沾湿的头发,不禁笑笑,野草一样堆在头顶有点难看,该理了,不过袭儿嘛,无所谓了。
电梯上行,然后停在红了的按键数字上。21楼到了。
走出电梯,走廊灯竟然是灭的,四个房门都紧闭,所有的光芒都来自把我送上来的电梯顶灯,而当电梯叮得关上时,我完全被放置在一片黑色里。有那么一刻,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我仿佛能够感受袭儿对黑色这种拂不开看不透的恐惧,既无法分辨外界,也无法确认自身,没有对比和指示的世界是无序的。
“袭儿?”
“小七,我在阳台!”黑暗中,传来熟悉的声音。从那声音里,传来信赖和依靠。令人不由心头一暖。
我按下手机按键,挂了刚才她打的电话,然后摸索着穿过客厅向阳台走去。
謎醫迷財:女皇萬萬歲 夕泠一沁
外面天色几乎和屋里差不多黑,因此也很难分辨客厅和阳台的界限了,但一个挥动的绿光的指明了界限。
黑色里,我绕过桌子和沙发,慢慢靠近,然后在那个光源前,打燃火机,袭儿……
暴力前 華曉
当那条火苗突然在我面前亮起时,我仿佛看到末世里的光源一样,温暖,安宁。因为那光源后,是小七温柔的脸。火光令他脸一半在光芒一半在阴影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立体美感。就像他一样,总是以光芒和阴影两种方式,出现在所有他身边的朋友中。
“没事吧?”在我失神中,他突然笑道,口中发出的气息令手中火焰微微抖动,我感觉它们也在我眼中抖动,而那光暗分割的面容充满救赎的气息。
“嗯,没事。只是怕黑呵呵……”可能是打火机被烧烫,我回答时只能对着面前一片黑色,但心里还是温暖地知道,小七,他站在那里。
“应该是跳闸了,电箱在哪儿,要是没烧,把空气开关扳上去就行了。”
“哦,是嘛……电箱是啥?”
“那还是我找找吧……”
“嗯,要我给你用手机照亮吗?”
“不用了,太暗了,我用火机就好。”他说着,好像又折回了了黑暗一片的客厅。然后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和偶尔闪现一阵的黄蓝火焰,以及火焰光芒投射出的巨大人影。这令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在小城里看过的皮影戏……
无聊站在阳台,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小七,我门锁着,你怎么进来的啊?”
火光再一次灭了,然后听到他略带尴尬的声音:“额,当初给你找房子,房东让我自己来看,就给了我一把钥匙,忘了还给他了……”
“哈哈,那还真是帮了大忙了呢,不然还不知道怎样来给你开门~”我摸着阳台玻璃门,顺着墙壁向再次亮起的火光慢慢走过去。是啊,岂止飞蛾扑火,无论动物还是人,生命皆有趋光性。
風雲大唐之偽修仙
“啊,找到了!”客厅门后传来小七略带兴奋的声音;“嗯,应该没坏,空气开关跳了。我扳上去应该就好~”
听着啪的一声,浴室的灯倒是亮了,但客厅还是漆黑一片。
“咦,客厅的灯烧了么……”我站在原地,听着他喃喃道,淡淡白光从浴室的磨砂玻璃透出来,黑暗的恐惧消去了一大半。
“有备用灯泡吗?”
“嗯,在我房间床头柜抽屉里。”
“等一下啊,我去拿~”
……
“好了~”按下开关的一瞬,巨大的白色光源充斥了整个客厅,照得已经习惯黑暗的眼睛竟有些微疼。但灯亮的一刹那,我还是看见了发着光的小七的最后一瞬。擎着打火机的火苗,如同盗火的普罗米修斯。只是灯光强烈的光芒下,那摇动的火焰逐渐暗淡,然后在可以忽略不计时,在他手中熄灭。
心中那一瞬有一种惋惜的感觉。但他却在对我笑。而头顶的新灯闪了一闪,变得更加明亮。
雲的抗日 歐陽鋒
寒月夜,妖孽欲成雙 胖虎22爺
“小七也还没吃饭吧,我们煎牛排吃吧……”
“好啊~有口福了~嘿嘿,要帮忙吗?”他将火机装进口袋,对我笑笑,露出一口整齐牙齿。
“当然!来,听说你切菜还行,我来煎牛排,你把西红柿和花椰菜切下吧~”我按亮厨房的灯,冲他招手~却看他将一枚钥匙放在我客厅桌子上。
“OK~”他笑着走过来。两个人的空间顿时有了一种生气。令人容易回忆起的生气。
“花椰菜在哪儿?”
“冰箱下面第三层,最里面塑料袋里……”
……
我从冰箱里抽出一块冷冻牛排,扔在切菜台上解冻。又拿出一个鸡蛋,几个虾仁和作为配菜的西红柿花椰菜。然后却在冰箱前突然发起了呆……
我已经能做基本的煎牛排了呢,咖喱鸡,炒菜,炖菜,熬汤也基本都会了。以前吃这些都是在袭儿宿舍里,感觉像是袭儿在照顾我似得呵呵……
一年多的时间,对着食谱瞎弄,连手残的我也能做出勉强像样的菜式了,不知道袭儿,他们可还好,又会做什么我没吃过的好吃的……
也许,只有下次他们结婚的时候才能知道了吧~我摇摇头,关上冰箱的门。想了想又打开,又取了一块冷冻牛排扔到切菜台上。
卿卿我我 九昇雪
然后摸出电话按了个按键道:“兄弟伙,晚上过来吃饭吧,我请你喝红酒吃牛排~”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贱贱的声音:“哟,好啊,我出两个咸鸭蛋~~”
“不用了,你自己省着吧!早点过来,过时不候啊~”
接着电话里传来哭似的声音:“云小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重楼这苦逼,哪天能早下班……这几天大假,修车洗车的爆多,哥都快废了……”
“最迟六点半~”我淡淡一笑,挂了电话。然后把牛排又扔进冰箱。现在才两点半,解冻似乎太早了……
………………………………………………………………………………………………………
完结感言:物是人非啊……这是真的完结了!!
袭儿这本书,老实说有点乱。主要是四年多前开的坑,思想差太多,以至于最早是想写得真挚的‘爱情’打动宿命,所谓精诚有所感,造化为悲伤。但现在填坑完却是反过来的,不是爱情打动宿命,而是宿命点化执念。人生看起来总是不圆满,正如易经最后一卦是‘水火未济’一样,人的命运也许就是不救的状态,但前一卦又是水火既济,所以这个不救的状态只有通过某种自我消解,自己渡自己了。这是核心思想的变化。
另外嘛,不怕吓着你,这之前我连故事怎么写出来的都不知道。剧情,人物,冲突什么要素和结构完全没概念哈哈哈哈~
但,还是想记录发生的点点滴滴,涌动的情愫灵感,慢慢将心中那个声音发出来。所以才知道是坑,爬着也得一步一步填起来!菜是菜,自尊在啊!
新书:想了想还是继续填坑,书名暂时叫《最初の幻想》,就是原来三年多前开的坑《乡》,现在名字还没改过来,主要是《最初幻想》被人用了……才只好加个可以略过的‘の’,权当它是分隔符好了。
戀愛外掛 傾覆
淌過歲月靜靜的河
《乡》的第一章也讲了,那是一个取材于真实故事的故事,其实呢,故事只有云泽那一段是真实题材,准确该说是取自真实幻想的幻想。乡是一个幻想的女子,她的原型也是一个幻想的女子,蓝地、敛波草,水晶马、梧桐帐,蝴蝶花,洗月堡,废墟城……这些也都是出自同一个幻想,归属于同一个女子,那名已不在的女子名叫颜夕夕。
青春易逝,年华易老,幻想终灭。特此致敬。
#嘿嘿#
以前写的,太乱就没发,现在还是发上来,字数凑够30万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