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u7l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亂戰之九界》-第三十五章 魔化同心展示-ypse3

亂戰之九界
小說推薦亂戰之九界
“咚……咚”苏违缩地成寸,一步一步的迈了过来,每落下一步空间阵法都在剧烈的颤动,像是在向苏违臣服,而苏违的落脚之处更是空间在不断的塌陷。
“逃”影紫的心里无比的恐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本能。
话音一落便听得一声惨叫,在空荡荡的空间了回荡,苏违三步落下,影紫已然溅血分尸于苏违的脚下,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就是绝对的强势!一只脚踏死一个人,踏死了一个化气境九重天的人,影赤还能逃的掉吗?
影赤心如死灰!
苏违站在远处手慢慢的抬了起来,影赤看见苏违这个动作就想要逃走,手中的匕首如火一般熊熊燃烧。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自己被苏违锁定在了这片空间,任凭影赤怎么挣扎都没有作用,聚元境一重天的影赤竟然毫无办法。
一个虚空中的黑色大手仿佛死神之掌笼罩了下来,影赤想破空而去,但像是入了囚笼。
苏违面无表情的手指一捏,甚至可以听到苏违手指间发出的咯咯声。
球霸之夢入洪荒 董方寧
牡丹傾城色 東方雨郁
“蓬”影赤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化作了一片血雾。
至此三位在玄城叱咤风云的三位杀手竟然在此喋血,这要是穿出去又是怎样的一种轰动?这才真正的会风波烈。
然而这些对于此时此刻的苏违又有什么意义呢?
苏违的眼中射出两道乌芒,穿过弥漫在空中还有一丝血腥味的血雾。
苏违巨剑一提,一道百丈长的黑色剑芒如贯天长虹般划过。
是的苏违的灵气,苏违眸子,苏违的剑气,还有苏违那颗已冷而淡漠的心都变成了黑色,再也不带有任何的感情,再也不会带走任何的颜色。
“轰”如同惊雷一样的声音伴着长虹。
“次啦”一声大片的光芒照进了这里,这片空间被苏违一剑之下劈成了两半,从外面看,一片空旷的土地上突然显现出了一片漆黑,在这漆黑中有血河,有白骨,可怕至极。
然而就是在这片突然显现出的空间中虚空踏步走出了一个人,一个眸子漆黑的人,一个手上提着滴血的剑的人,一个如同死神的人。
此时的天空中下起了瓢泼大雨,天上电闪雷鸣,像是在诉说着一曲悲凉。
萧风吹过,卷起根根发丝,苏违脸上的表情,渐渐茫然,连最初的痛楚伤心,也渐渐消失,只有茫然。也就这么茫然地转过了头去看了一眼消失的那片空间。
那里埋葬着一个少年,埋葬了少年的过去,埋葬了少年的未来,埋葬了他的爱恨情仇。
留下的还有什么?那一刀,伤的又何止是一个人。
苏违毅然转回了头,他断绝了,他诀别了“啊”苏违仰天狂吼,世间再无那个少年,有的只剩下那凌上九天的魔气!
……
此刻的通天剑殿中。
“族长,你接下来要怎么办?”一旁的独孤风问着高高在上坐着的独孤明剑。
“嘿,那顾家这么些年来,私底下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早就应该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独孤明剑一脸算计好了的神情。
“嗯!这些年来确实一众付庸家族开始在私下不安分起来,这次借着苏违之事打压了顾家,消消顾家的气焰,不过量他们也没有反了的心思,杀鸡给猴看,这群贪生怕死的家伙也早就习惯了在剑族的庇护下过着安逸的生活了,他们不会敬酒不吃吃罚酒”独孤风说到苏违那里的时候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不过随后又恢复了。
然而这一丝小小的变化却没有逃过独孤明剑的眼睛。
“顾家家住顾严留唯一的血脉被苏违那小子给废了,怕是要闹腾一会,你派人将顾家盯紧了”独孤明剑淡淡的冲独孤风道,仿佛在他的眼中偌大的一个顾家根本不放在眼中。
不过也正是如此,剑族的实力永远也不可估量,不是这些小家族可以比拟的。
“风师弟,你觉不觉得苏违那小家伙不错,天纵之姿啊!小小年纪战意便可以出体而且实力还如此强大,你我像他这般年龄的时候还不如他,确实是一块可造之才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通天剑殿中。
然而对于这个声音,独孤明剑和独孤风都没有丝毫的惊讶,像是早就在等一位老朋友。
突然剑殿的门口出现了一个苍老的身影,若是苏违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位就是他在玄城拍卖会上遇到的那个徐老。
“哦?徐师兄也看出了那孩子的不凡?难道你们在哪里见过?”独孤明剑有些惊讶的道。
然而更让人惊讶的是,剑族之主此刻却在叫一个老头子叫师兄,这要是传出去,肯定会掀起一片轰动,这老人是谁?无人所知。
“嗯!那个小子确实资质很高,修炼还未有几年便达到了纳灵境八重天的境界,确实是剑族外姓弟子中的顶尖”独孤风接口道,不过随后又道“不过在这个即将崛起的的大世里,他的资质也只是平平”
这显然是独孤风在护着苏违。
独孤明剑眼中闪出一丝笑意道“风兄,别以为我不知道那苏违小子是你的外甥啊”。
独孤风一脸的尴尬,不知道怎么说好,这么大的一个长老在此刻居然露出如此神情。
“哈哈!放心吧风师弟,明剑师弟怎么会让苏违那小子淌我们这趟洪水呢?”徐老看着独孤风的样子也露出了一丝笑意道。
“好了,风师弟,你便不必在纠结于此了,我们商量下对于血朝近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他们到底想干什么?”独孤明剑将话转入正题道。
“嗯!血朝这些年来越来越猖狂了,无声无息的屠城,惨无人道,以众生的血来祭碑”
“十几年前的那次,他们差些屠掉曲洲第一城“曲城”若非是那个人出现只身一人拦下了数万杀手恐怕曲城就有难了”
说到那人的时候,通天剑殿中的三个人的身子不禁的同时颤了一下。
“哼!他们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曲城不会像想之中的那样弱不禁风,凡域第一城的名头又怎是浪得虚名,那些老怪物还没有出世,
是因为血朝的人很知道什么是分寸,他们想要的只是示威,只不过这座大城的底线比他们预计的要高上许多,所以就出现了苏乱!”徐老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几年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城池在一夜之中就消失了,再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独孤剑族的一些第一也和血朝的杀手有过交手”独孤风叹道,显然是为了死去的人们而感到悲伤。
“他们杀人取血祭碑后,那些尸体呢?”独孤明剑道。
徐老深思一下,突然面色变得不自然起来,徐老深邃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不安,“难道是……那个组织?血朝和那个组织勾结到了一起?”
独孤明剑和独孤风都会意知道了徐老所指的是什么了。不禁浑身冷气一过。
“没有永恒的联盟,只有永恒的利益,他们一定是找到了利益上的共同点,所以与其对立相持,不若合作”独孤明剑眼中闪过淡淡的冷芒。
就有独孤风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脸色阴晴不定,向通天剑殿外看去,仿佛是穿过了万古虚空,看到了世界的另一头一样。
嘴里惊道“精纯魔气!”
“什么?精纯魔气”在通天剑殿外众长老皆惊,他们也发现了这一事,剑族十万大山中竟然出现了精纯魔气而且还是如此强大的精纯魔气,难道是有人想挑战剑族的威严,就算是放眼整个世界敢这么干,有实力这么干的人能有几人?
攜子追妻王妃請回家 葉染衣
便见从通天剑殿中出来了三人,众长老看见徐老,心里皆一跳,就要施礼,他们知道这徐老是谁,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人物了,早在独孤明剑当族长的前一任时候他就在剑族里经常出现,这样算来至今已经是有一千百多年了,一个活了一千多年的老人,怎么会是凡人呢?
但徐老一抬手制止了长老们的动作。
“走”独孤明剑表情无比严肃的道。
十九个长老同徐老和独孤明剑一同自原地消失,只留下虚空一阵荡漾。
片刻后苏违所在的地方突然一片虚空直接被撕裂。数十个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这里,正是独孤明剑带着一众人来到了这里。
殘酷總裁好久不見 天使小尾巴
不知道为什么双星煞剑竟然没有跟来,可能是在剑峰峰顶主持大局。
“苏违?”
“这小子!”
不少认识苏违的长老都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然而此刻的苏违却神识恍惚,目中无人,纵使是面对着剑族最核心的这些人也没有丝毫的畏惧了,那种纯黑色的眸子,扫视全场,带着无尽的杀意,失去了自我。
苏违提剑厮杀。
“哼!”十八位长老中传出一声冷哼,显然是因为苏违的无礼,威压轰然而下,重若千钧,落在苏违的肩上,苏违闷哼一声,背都被压弯了,不能动弹。
但心底那一丝夹杂着悲凉的冷意和那深藏着的嗜血不停的左右着苏违的内心,通黑的眸子充满了恨意的盯着空中的所有人。
“休想动他一根寒毛”独孤风怒道一声将将矛头指向刚刚对苏违动手的长老“我来将他唤醒”。
独孤风口中吐出空灵虚幻的声音,这声音听着虚幻无比,但当你仔细去聆听的时候却只能听的模糊,越想听越听不清楚。
这声音直入苏违的心底,不断的勾动苏违的心魔,这正是正宗的“唤魔音”那时独孤雨花走火入魔的时候便是被这“唤魔音”将独孤雨花拉会了现实。
公主在上:師父不要啊
我以新婚辭深情 章小倪
然而这唤魔音能唤醒得了苏违的神识,但又怎么能唤醒的了苏违的心?此刻的独孤风额头却渗出了几滴汗水,蓦的独孤风的眼睛突然变得炙热起来,绕体的灵气竟然掺杂着一丝细细的黑气,连白色的眸子都游走起丝丝的黑气。
独孤风被带动魔化了,众人心中都大惊,这是怎样的一股力量,大长老竟然被带动魔化,这要是说出去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惡魔來襲:兒子幫媽媽報仇 伊妹1130
血魔劫 陽朔
“醒”徐老如同炸雷一般的声音在独孤风心里响起,独孤风只感觉什么东西从独孤风的体内强行的凭空吸走大半。
独孤风冷汗直流,被惊回了现实“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独孤风的嘴里不断的小声念叨道,其余人都不解的看着独孤风,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这个时间可以让这位大长老都觉得可怕的东西能有什么?
独孤风眼中落寞的看了一眼疯狂的苏违,神情突然变得无比痛苦,突然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独孤雨花呢?自己的妹妹呢?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苏违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一大堆的问题突然涌上心头来,让原本就心乱如焚的独孤风更加几欲疯狂,然而当独孤风看到满地的碎白菱片的时候,然后用至高的神通,追溯本源,看清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这个剑族最高的领导者之一,竟然流下了两行月泪。
“额啊!血朝!顾家!不得好死”独孤风狂啸,撕心裂肺的吼着,卷起无数飞沙走石,这难道就是结局吗?这就是最后吗?不甘,落寞,还有昔日的种种一一浮现在了心头,在这一刻只能变做了沉默,独孤风默默的飞走了,那背影一瞬间竟然变的这么的悲凉,这个强大的男人心里经历多少的悲痛,这个曾经也辉煌过的男人于一声狂吼中变得无比苍老。
那苍老背影渐渐的变小,只留下了一句回荡在天地之间的话语“魔化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