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qdh好看的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07節 金環沙蟲閲讀-2rk1s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听完阿布蕾的讲述,安格尔算是了解的事情的全过程。
老波特的那份加急情报,涉及到了一位野蛮洞窟的引导者。
这位引导者接了引导任务后,开始从海外游历寻找天赋者,后来返回了大陆,准备越过古曼王国,去亚丽公国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天赋者。
不过,意外的是,这位引导者在古曼王国的皇女镇附近,发现了一个浑身受伤,昏迷的少年。
tfboys愛你的時光很美 源來是你
引导者救了这个少年,经过测试,发现他也是天赋者。
不过,这个少年似乎有什么难言的心事,虽然同意了跟着引导者踏入巫师界,但总是沉默不语,眉间也从未展开过。
引导者只当是年少知愁,也没有去过问,只是得知了对方是孤儿后,便带着他上了路。
在路过皇女镇的时候,引导者准备在老波特那里借住一晚。
结果,他们才踏进皇女镇没多久,就出事了。
引导者被一队古曼王国的皇室骑士团围攻,这群古曼王的鹰犬实力虽然不算强,但人数众多。引导者也只是一个学徒,最终还是被擒住了。
其实,引导者的实力比起阿布蕾要强很多,当时她如果真要跑,骑士团的人还不一定能拦住。但是,当时引导者不是一个人,她身后还有从各地找到的天赋者,其中似乎还有和引导者关系很亲密的天赋者,正因此,引导者在围攻中没有放弃他们,结果不幸被抓。
他们被抓以后,老波特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最后确认,是那群天赋者中,是有一个人得罪了长公主的女儿。
而那人就是之前被救的少年。
老波特因为身份特殊,不能暴露,只能暗地里想办法找各个关系去斡旋,可那位皇女哪怕得知对方是野蛮洞窟的引导者ꓹ 也丝毫不惧,完全没有放人的意思。
这下老波特也没辙了ꓹ 只能写加急情报,希望得到组织的帮助。
安格尔:“老波特的做法无误,通知组织解决ꓹ 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你又为何要闯入皇女的城堡,你觉得以你的能力ꓹ 能救出引导者?”
是的,阿布蕾之所以被这群鹰犬给追杀ꓹ 就是因为她闯入了皇女的城堡ꓹ 还被发现了。
这才开始了逃亡之旅。
異界之狂暴進化
最终在逃无可逃的时候,向安格尔求了助。
阿布蕾表情也有些赧然,解释道:“不是的,我没有高估自己的能力。我……我只是想去看看他们的情况。”
这下,不用安格尔吐槽,王冠鹦鹉已经开启了嘴炮模式:“你是傻呢,还是笨呢ꓹ 还是蠢呢?你去看看他们的情况,还不是要闯入敌人腹地ꓹ 这跟孤胆闯牢狱救人有什么区别?噢ꓹ 天呐ꓹ 我后悔了ꓹ 我怎么会和你这么愚的女人签订契约!”
阿布蕾也知道自己那番解释充满了诡异,别说王冠鹦鹉ꓹ 就连一旁的多克斯都捂额长叹。
阿布蕾羞愧的低下头ꓹ 有些结巴道:“那位……引导者ꓹ 其实,其实是我的一个朋友。所以ꓹ 我当时就冲动了……”
“你交朋友的能力有目共睹,至于你冲动的问题,更显你的愚蠢。”王冠鹦鹉毫不留情的吐槽。
安格尔也有些无语,阿布蕾的做法简直可以进入“人类迷惑操作大赏”。
但这件事毕竟涉及到野蛮洞窟的引导者,安格尔若是不知,那也罢了;既然都已经得知这件事,他自然要去想想办法。
“那位引导者,你所谓的朋友,她的名字叫什么?”安格尔问道。
阿布蕾抬起头:“梅洛女士。”
梅洛女士?安格尔回忆了片刻,就从记忆深处寻找到了关于这个名字的一些事。按照辈分来说,她是赛鲁姆的学姐,三十年前就拜入了“黑夜贤者”凯拉尔门下,当时她收到的还是金色飞帖。
赛鲁姆偶尔聊天的时候,会谈到这位梅洛女士,语气往往带着诚挚的敬意。这是一位优雅、古典、有规矩也有原则的女巫。
超級送寶系統 勿問
赛鲁姆此前还无比笃定的道,虽然娜娜吉和拜斯被誉为野蛮洞窟的当代最耀眼的双子星,但那只是他们选择了高调,而低调的梅洛女士绝对能在他们两人之前,更早踏入正式巫师行列。
综合来看,赛鲁姆对梅洛女士是赞誉有加。
赛鲁姆是什么人?一个纯粹的书呆子,但他对外人也有非常敏锐的观察力,安格尔很相信赛鲁姆的判断。
“原来是她,看来你还是有几个可靠的朋友。”安格尔低声道。
阿布蕾脸色一红:“大人知道梅洛女士。”
安格尔:“听说过。”
话毕,安格尔没有继续多谈梅洛女士的事,而是站起身,淡淡道:“既然事关组织引导者的事,那我会过去看看。”
引导者被抓,在任何一个组织来说,都不是小事。更何况,梅洛女士和赛鲁姆的关系也很密切,当然,哪怕不看这层关系,安格尔也会出手帮忙。
安格尔抬起头,看往古曼王国的方向,目光平静。
反正,这里距离皇女镇……也不远。
三國之封疆萬裏
安格尔决定出手,也让阿布蕾松了一口气,她不敢多言,亦步亦趋的跟在安格尔身后。
安格尔则看向多克斯:“谢谢你的带路,我可能暂时无法回去见卡艾尔了,不过,我会尽快处理好这边的事,希望你能帮我向卡艾尔带个话。”
多克斯却是仿佛没听到般,反倒问起了其他问题:“你是野蛮洞窟的?”
这其实不用回答,之前阿布蕾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多克斯也知道,他问出这个问题只是在猜测安格尔的身份,他又继续问道:“你就觉得大名鼎鼎的红剑多克斯,会因为涉及古曼王室的事,就退缩?”
安格尔皱眉,多克斯的意思是,他也会去?他去干嘛?
安格尔并不觉得多一个人,能让事情变简单,反而会让他有些束手束脚。
多克斯没等安格尔回答,继续道:“我觉得,比起我的去留,你现在更该处理的是那群人。”
多克斯所指的“那群人”,自然是古曼王室的皇家骑士团。
此前,安格尔只是通过蜃幻和音幻,让他们陷入了幻境,晕厥了过去,并没有杀死他们。
现在,既然要准备去皇女镇,那自然要先处理这群人。
我家皇後有病 花椒有毒
只是,该如何处理?
在安格尔思索的时候,多克斯突然道:“不如处理他们的事,交给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回报。”
安格尔虽然不知道多克斯所谓的回报是什么,但想了想也没阻止多克斯,示意他自便。
多克斯走向晕倒的这群人,一个个的敲醒,不知用什么方法,从他们口中撬出关于皇女的信息。
等对方说完后,多克斯直接吹了个口哨,一只巨大无比,长约三十米的金环沙虫跃地而起,直接将人给吞下了肚。
多克斯用这种方法,一个个的询问,又一个个的喂那只长有金环的沙虫。
很快,这些鹰犬一个不留。
多克斯走了过来,安格尔倒是平静无波,阿布蕾则吓的后退了几步,实在是之前多克斯召唤沙虫吞人的场景,太可怕了。
当然,阿布蕾的后退,也免不了被王冠鹦鹉的吐槽。王冠鹦鹉现在心很累,毕竟已经签了契约,阿布蕾好,它也会好,但就阿布蕾这性子,实在是让它头疼,看来调教之路,漫漫而悠长啊。
“根据问出的情报综合,刨除虚假的,真实的情报就在这里。”多克斯走来之后,伸出手指对着安格尔轻轻一点。
一道不算太长的信息,便被安格尔消化掉。这些信息包含了多克斯从这群鹰犬口中问出的所有与皇女,以及皇女城堡情报,就连皇女为何要抓那个少年,都一清二楚。
“这就是你所说的回报?”安格尔挑眉。
多克斯耸耸肩:“当然不是,你也看到了那只金环沙虫,他是我的宠物小金。吞噬了这些超凡者后,小金又有余力进行繁衍了,等它生出小小金,我就送你一只,当做回报。”
金环沙虫,是极其珍贵的沙虫,它们褪下的皮,可以用来修炼土系偏金的术法;它们换下的牙,既是土系施法材料,也是珍惜的炼金材料——沙虫金;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很多作用,可以说全身都是宝。而且,大多是可以循环利用的,不仅宝贵还能持续创造价值。
幼虫已经相当昂贵了,成虫更是有价无市。
多克斯说送一个小小金当成回报,就算是安格尔都无法抗拒这种诱惑。
虽然金环沙虫的幼虫养成熟很难,但他有尼斯那里得到的《因瑟柯特手稿》啊!因瑟柯特可是“虫群之心”,当初变形虫就是借着这个手稿养成的。
安格尔喉中徘徊了好几次“拒绝”,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小小金太香了,他哪能忍得住?
多克斯倒是不知道安格尔内心的想法,他送小小金是一早就想好的。虽然金环沙虫很值钱,但幼虫还是能买到的,相比起来,那群实力达到中级学徒的鹰犬,总价值反而更高。
所以,多克斯送安格尔小小金,也算是某种程度的等价交换。毕竟,那群鹰犬是安格尔制服的。
“好了,这些渣滓也处理掉了,我们该继续前进了,下一步就是皇女镇。”多克斯双手背抱脖子,一副优哉游哉的姿态。
安格尔:“你真的要跟去?”
多克斯笑眯眯的道:“有趣的事,我一点也不想错过。”
“我并不觉得这件事会很有趣。”
多克斯:“那是你没有发现有趣的眼睛,你不觉得那位长公主的女儿很有趣吗,小小年纪就开发出了那么多的花样与玩法,啧啧,少年可畏,未来可期啊。”
安格尔:“……你说的是正经话?”
多克斯:“当然是正经话,你不觉得有趣吗?”
安格尔懒得回答,转身召唤出了贡多拉,示意阿布蕾上来。
虽然没有叫多克斯,但多克斯的脸皮相当厚,自己就跳了上来,坐在安格尔的对面。安格尔也没驱赶,多克斯想看热闹,就让他跟着吧……看在小小金的份上。
乘上贡多拉之后,多克斯还没停下口中的絮叨。
“那位长公主的女儿,会不会是极乐馆的常客?或者,干脆就是极乐馆的人。”多克斯谈到极乐馆时,一脸憧憬:“你说,她那么喜欢用鞭子助兴,会不会是‘鞭魔女’莱克萨的学生?”
網遊之創世槍魂
安格尔没理会多克斯。
倒是阿布蕾小声的向王冠鹦鹉问道:“他在说什么啊?”
“如果你在十八岁,不,十三岁以下问出这个问题,我会觉得年少无知。但你现在已经不是少女了,你听到极乐馆这个名字,就该有所了解,可你居然还能问出这种问题,难怪能被古伊娜骗的团团转。”王冠鹦鹉冷嘲热讽。
淘氣少女的無間道愛情
“我听说过极乐馆,但那里面好像是不好的事,我就没去深入了解。”阿布蕾说的理所当然,作为一个宅女,她选择阅读的,都是她想喜欢的。那些不喜欢的,或者罪恶的东西,她常常一眼就带过。
“又不是让你进极乐馆。你只是单纯认为不好的事,就不了解,就退缩。自己把自己关在小世界里,难怪这么愚笨。”王冠鹦鹉话毕,昂起头,一副骄傲的模样:“我的仆人绝对不允许有这种笨蛋,我会对你进行三百六十度的改造,就从今天开始!”
“啊?”阿布蕾一脸疑惑,她不就问了个问题,怎么现在转到自己身上,还改造?
阿布蕾看着王冠鹦鹉一副兴冲冲的模样,没办法之下,用眼神向安格尔求助。之前他就观察道了,安格尔好像能制住这只鹦鹉。
然而,安格尔看到阿布蕾的求助眼神,却是轻描淡写得略了过去。
王冠鹦鹉要主动改造阿布蕾,这本来就是安格尔所希望看到的,怎么可能会去阻拦。他没有推波助澜,阿布蕾就该感天谢地了。
在阿布蕾茫然无助的眼神中,在速灵的托举下,贡多拉一飞冲天,速度快到只在半空中留下一道光弧。
不久之后,就看到了古曼王国的防沙林。
越过防沙林,便是葱郁的森林,与起伏的高山。
而皇女镇,就在这片区域的某个峡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