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99j火熱言情小說 女神的合租神棍-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傻子才做鬼相伴-1dcuo

女神的合租神棍
小說推薦女神的合租神棍
张安白是黑着脸离开的。
但是叶天诚却相当满意。
毕竟自家师弟的表现,要比秦宁这两个推推搡搡的徒弟强上不止一点半点。
他认为自己又赢了。
冷笑一声后,便是心满意足的去休息了。
而秦宁盯着这厮的目光,微微皱了皱眉,若有所思。
“怎么了?”白晓璇低声问道。
秦宁先摇了摇头,等在回到杨翠收拾好的房间后,他道:“我总觉得叶天诚这货有点不对劲。”
白晓璇对叶天诚的印象一直停留在2B这个层次,可是想想秦宁之前说过叶天诚是九星门真正的天才,他的行为的确有些不符合天才这个称呼,故道:“你觉得他是故意的?”
秦宁道:“他的行为很符合本身的性格,但是太符合就有些古怪了,叶天诚想和我比较个高下,他之前在我手里吃过亏,错失了相门天尊的位子,正常逻辑应该是更加谨慎,纵然他脑子灵光不足,也不该表现的如此2B才对。”
“可能,他脑子里的灵光缺的太多。”白晓璇道。
秦宁恶意满满的说道:“这个可能还是不小的。”
但是很快,他又道:“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总觉得这厮有什么图谋,之前我给你的木雕还在身上吗?”
“一直都在。”白晓璇拍了拍自己内兜的位置,道:“我拿着呢。”
秦宁道:“好,记住,除非是关键时候而且我还不在你身边,否则绝对不要拿出来。”
白晓璇翻了翻白眼,道:“放心吧,我又不是叶天诚。”
秦宁笑了笑。
这屋里许是长久没怎么住人的缘故。
空气有些阴湿。
带着少许刺骨的冷意。
白晓璇躺在床上,赶了一天路,也的确有些困倦,又问道:“什么时候去找那个小女孩?我总觉的心里有些不安。”
“放心吧,今晚上张安白去调查,看明天能带回来什么消息。”秦宁盘膝而坐,道:“你先好好休息。”
“不会在做噩梦吧?”白晓璇有些担忧的问道。
秦宁笑道:“放心,有我在。”
白晓璇当下就是放心下来。
只要有秦宁在身边,她相信一切都是安全的。
但是没一会儿。
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却是袭来。
秦宁体内导气术运转,随后布下几道符咒将寒意驱散,但是白晓璇还是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道:“怎么忽然这么冷了?”
“有东西来了。”秦宁沉声道。
“嗯?”
白晓璇精神一紧。
很快一道虚幻的身影却是穿过了屋门,是一头鬼。
天才寶寶腹黑媽
他缓缓的走了进来,此人面相略有熟悉,秦宁皱了皱眉,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而且就是近些时间里见过。
校長的野蠻小甜心 水沁檬檬
“鬼?”白晓璇拽住秦宁的手,有些惊疑的问道。
秦宁道:“无妨,小鬼而已。”
“任家弟子任节,见过秦掌门。”这鬼恭敬道。
秦宁皱眉,待仔细想了一阵后,道:“任家?云山任家人?”
任家同属相门,只不过实力较差,不入五家,尤其是几十年前任家遭了一场灭顶之灾,唯有几个弟子存活还隐姓埋名,早已经不成气候,如果不是此人提起,秦宁压根不会想到这任家。
“正是。”任杰应道。
秦宁搓了搓下巴,道:“我在哪见过你?”
“还没谢过秦掌门收尸之恩。”任杰在拜。
秦宁惊讶道:“杨翠的丈夫?”
他还真没问过杨翠,她丈夫的一些情况,毕竟人家刚丧夫,问及的话多有不合适。
任杰点了点头,而后道:“秦掌门此次来龙汉村,可是为了阴阳冥婚而来?”
“你知道那个小女孩?”白晓璇忙是问道。
官場風流
如果不是梦中那小女孩的遭遇太过悲惨,让她无法安心,否则她也不会来这种地方。
任杰鬼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知道。”
白晓璇忙是问道:“她是谁家的孩子?”
任杰苦笑:“我也不知道。”
“我记得云山任家,最擅长的是办冥婚。”秦宁眯了眯眼睛,道。
“对。”任杰点了点头,道:“这次阴阳冥婚的确有我任家手法的影子,秦掌门可知几十年前,我任家是如何被灭门的么?”
破身愛妃
“不清楚。”秦宁摇头。
任杰抬头盯向了秦宁,眼中却满是仇恨之色,一阵阵鬼气翻滚。
这吓的白晓璇缩在秦宁身后。
秦宁冷哼了一声,道:“找死?”
强大的气势下。
任杰险些是趴在地上,眼中仇恨如潮水般退去,而后低下头,苦涩道:“秦掌门莫要责怪,实属在下想起了曾经往事。”
秦宁道:“是谁人干的?”
“万天楼!”任杰脸上仇恨在现,但很快压了下去,他道:“我亲眼看着他将我屠杀我任家老小。”
“然后呢?”秦宁继续问道。
任杰低下头,道:“我侥幸逃过一命,隐姓埋名,后来打听到万天楼曾经在龙汉村附近出没,故接近了从村里外出打工的翠儿,想要探一探龙汉村的情况,但翠儿生性善良,我情不自禁……”
最痞商
“老牛吃嫩草的故事我没兴趣听。”秦宁打断他的话。
如果任杰是当初任家灭顶之灾活下来的,现在年纪少说得五十往上飘,杨翠最多三十出头,这种老牛吃嫩草的故事,自然没什么兴趣。
这又不是爱情片。
白晓璇翻了翻白眼,掐了他一下。
好歹也要尊敬一下对方。
任杰苦笑,倒是没有在意,继续道:“我和翠儿结婚之后,曾回到龙汉村一次,但没有见到万天楼,但是却在龙汉村发现了不少冥婚夫妻,所用全是我任家手法。”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本想调查,却被龙汉村村长杨沈明里暗里数次警告,心中惊疑不安,又想和翠儿能安全度过一生,便离开了龙汉村,极少在来。”
“哈,那个老头。”秦宁冷笑,而后在问道:“那这次回来你忽然身死,看来是被人暗算了?”
“对。”
降臨異世 藍領笑笑生
任杰沉重的点了点头,道:“翠儿前不久做了噩梦,我知道村里有人动用了阴阳冥婚,阴阳冥婚为大忌,我下定决心想要一探究竟,了结当年的恩怨,可是没想到还未进村,便遭遇了不测。”
“哈,出师未捷身先死。”秦宁下意识的吐槽了一句。
白晓璇没好气道:“尊重一下人……鬼。”
任杰有些苦笑。
这话虽然讽刺,但的确是事实。
毕竟下定决心了,也打算豁出去了,可是连敌人的毛都没碰到,就被灭了。
秦宁咳嗽了一声,而后在道:“这次阴阳冥婚的主角,你知道是谁吗?”
“我也不清楚。”任杰摇了摇头,道:“但是女方有些怪异,似乎出现了什么变故。”
说到这里。
他脸色稍稍有些惊慌,身躯开始渐渐变的透明,急忙就是道:“秦掌门,此次龙汉村恐怕会有大变,还请秦掌门能保住翠儿的性命。”
当说完这句话。
他身形便是消失不见。
秦宁迅速出了屋,看了眼任杰尸体所在的房间,没有任何异常,他稍稍沉吟了片刻边回来了。
“他去哪了?”白晓璇左顾右看,有些惊疑的问道。
秦宁摇头,道:“不清楚,应该是被人给拘走了。”
能这么悄无声息的在他面前将任杰拘走。
秦宁一颗心有些发沉。
心想这次莫不是鬼相就藏在这附近吧?
那这次乐子可就大了。
我在末世撿空投
白晓璇道:“不会有事吧?”
“鬼知道。”秦宁无奈道。
白晓璇叹了口气。
薄荷荼靡梨花白 電線
等在上了床休息,她却无心在睡眠,而是问道:“你说,人死之后是不是都会变成鬼?”
“没那么简单。”秦宁摇头,道:“除非是生前十分强大的,否则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能缺。”
白晓璇眨了眨眼,而后低声问道:“那师父他老人家呢?”
她很清楚。
老瞎子的去世,对秦宁来说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打击。
所以她几乎不会提及此事。
秦宁沉默下来,而后摇了摇头,道:“他就是能变,也不会化身成鬼,一如天相门历代祖师,死了就是死了,如果成鬼继续活着,那麻烦岂不是更多?不如走的潇洒,生前遗憾自有后人去解决,不需烦忧。”
天相门历代掌门。
哪个不是道法高深?
心性自然也超脱常人。
他们要想真正活着。
总能活到自己都觉得腻歪了。
旁的不说,就说老瞎子,他若不想死,鬼相想杀他还真不容易,搞不好苟到鬼相自己先被膈应死都有可能。
毕竟和秦宁一脉相传,秦宁都能膈应死人不偿命,何况师父呢。
TFBOYS之SHINEE奪愛 霧都孤兒
所以变成鬼继续活着,对他们没有任何诱惑力,反而在他们眼中,还有可能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不如走的潇潇洒洒。
所谓遗憾,所谓执念?
养着的徒弟又不是吃白饭的。
干不成那是徒弟没用,干成了,那就是师父教导有方,美名流传。
里外不吃亏。
干嘛还变成鬼?
傻子才变。
但是这也只是天相门的情况。
至于其他门派,秦宁倒是不了解。
搞不好每家门派里,都有可能藏着掖着那么几头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