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gkq精华都市言情 我給萬物加個點 ptt-第894章 各懷心思相伴-c0lx8

我給萬物加個點
小說推薦我給萬物加個點
相比苏洋的热情,文先生明显要警惕的多。
他虽然礼貌的伸出手和苏洋握了握,但并没有表现的多么热情,只是很客气的说了一句,“你好。苏总。”
苏洋对于文先生的警惕并没有在意。如果换了他,有人突然找上门,说想要合作,估计第一反应也会是警惕。
所以苏洋示意了一下自己旁边的沙发,然后说道,“文先生请坐。感谢你百忙之中抽空与我见一面。”
神洲狂瀾 聖者晨雷
文先生坐下,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然后看着苏洋,说道,“与您这样的大资本家见面,本身也是我的荣幸。”
他顿了顿,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只是在心中默默补了一句,“毕竟,岛国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确实,苏洋一手策划的血洗岛国事件,简直给地球上所有国家全都上了生动的一课,让他们对大资本的警惕性再次提高了很多。作为始作俑者的苏洋,当然也首当其次的成为了所有国家警惕的对象。
苏洋能听出文先生话中的潜在意思,他笑了笑,没解释,而是直接进入了正题,“这次请文先生来呢,主要是想要和文先生合作一下。”
听到合作,文先生心中的警惕再次提高了几个等级。
只是心中虽然警惕,但他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问道,“苏总想要合作什么?”
苏洋手指轻轻的敲击了几下,赵立诚从后面房间走出来,然后递给了文先生一份文件。
文先生接过文件,然后打开,看了一下。
文件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三丧的商业版权、这些年做的种种事情、和对高丽的影响等等。
看完了这份资料,文先生抬头道,“三丧?”
養女成患一叔歡舅
苏洋点了点头,没有否认,“对,三丧。”
说完,他看向文先生,目光深邃的问道,“文先生感兴趣吗?”
文先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低头继续看起了文件。不一会,文件剩下的内容全都被他看完。他闭目思索了一会,最后却展颜一笑,“不感兴趣。”
“哦?”苏洋面露惊讶,“为什么?文先生不是一直在调查三丧,也想要致三丧于死地吗?”
听到苏洋这么说,文先生矢口否认道,“苏总这些消息从哪里听来的?我可从来没有想要针对三丧。三丧是我们国家经济最重要的组成部位,也正是有了三丧,我们国家这些年的经济才能有这么好的发展。”
说到这,文先生脸上笑的都多了几道褶子,“外面确实好像一直在传我和三丧不对付。但…其实都是捕风捉影罢了。”
苏洋看着文先生,深深的看着,半响,哈哈笑了出来,然后说道,“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外界说的都是真的呢。没想到啊…居然被人骗了。”
说话间,苏洋还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然后说道,“你看这事闹的。”
文先生见状,放下资料,然后认真的说道,“苏总。您和三丧的事情,我就当做不知道。只要是正常的商业竞争,符合高丽的法律法规,不管你们最后谁胜利,我都双手支持。”
苏洋点了点头,然后很直白的说道,“法律法规我肯定会遵守。就算是商业竞争也一定会公平公正。只希望文先生先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毕竟…在我们做好准备之前,我并不希望这件事被敌人知道。”
文先生笑着点了点头,“当然。”
因为合作没有达成一致,所以两人接下来有点话不投机的感觉,没一会就不再继续聊了。而苏洋也端茶送客,让海蛇把文先生送了出去…

待通过海蛇的手段,回到了自己的府邸,文先生全程挂着笑脸的脸庞却缓缓变得冰冷。
東海屠
他重重的坐到了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变幻。
对于一个优秀的国家管理者,也只有在身边没有任何人的时候,文先生才会表现出自己的真实情绪。
显然,现在的他心情非常的复杂。
府邸中,他并没有开灯,一张脸隐藏在黑暗中或隐或现,看不分明。
他足足沉默了有半个多小时,才拿起了手边的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片刻,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很沉稳的男人的声音,“喂?这么晚找我,什么事?”
文先生道,“今天苏洋找我了。”
电话那边的男人道,“他找你说了什么?”
文先生,“想要合作。一起对付李家。”
男人听了嗤笑了一声,“他是疯了吗?”
總裁的獨家專屬
文先生没说话。
男人像是对文先生非常了解一样,甚至都没用文先生说,就猜到了文先生的选择,“你拒绝之后,他没有恼羞成怒?”
文先生,“那倒没有。只是让我保密。”
这下轮到男人沉默了。
半响,他一改刚才的嘲讽,说道,“这是圈套吧?”
文先生点了点头,“很像。情报中,苏洋不会这么的不智。”
男人“嗯”了一声,“他第一次见你就聊这种话题确实有点过于急功近利了,不像他的办事风格。”
说完,他问道,“那你想要怎么做?”
文先生沉默了一会,道,“还能怎么做。按照他的想法做吧。放出风去。”
说完,他补充了一句,“这个不适合我亲自放出去,你安排一下。”
男人再次“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文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然后点上一支。火光在黑暗中忽明忽暗,看起来像是他的心情…

与此同时,在酒店中。苏洋也在和赵立诚、海蛇开着会。
苏洋,“鱼饵洒下去了,看看咬钩的有多少了。”
海蛇在一旁捧着臭脚,“主人算无遗策,简直把三丧还有文先生玩弄于股掌之间。”
苏洋笑了笑,然后摇头道,“只是顺水推舟罢了。而且…文先生多半已经看出来了。”
没错,苏洋的第一步本来就不是打算和文先生交心,之后开始合作。
在高丽想要搞财阀,和造反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或者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没有人会把这件事宣传出来。
毕竟枪打出头鸟,私下反财阀的人很多,财阀不会每个都去计较,但是如果有人喊出了这个口号,财阀还不收拾那个人,指不定就酿成大祸了。
所以,在做计划的时候,苏洋就觉得要让文先生相信自己,与自己合作一起干三丧,那么还不如自己先推进计划,创造机会。
等有了机会,那么不管文先生,还是高丽国内反财阀的势力,相信都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一开始苏洋并没有太好的方法来与文先生通气,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立场。但是…【本源之眼】可是个好东西。
尤其是经过【绝对公平之天平】修改后的【本源之眼】,不管是不是念出了“苏洋”这两个字,只要话中提到了苏洋,那么就会触发。
所以,在前几天李在容和自己属下谈论自己的时候,苏洋是第一时间得到了小迪的通知。这也让苏洋知道了李在容猜测到了自己要对付他。
既然敌人都猜测出了自己要下手,那么事情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所以苏洋和赵立诚、海蛇商量了一下,决定干脆拿这件事来当契机。直接光明正大的告诉文先生自己要干三丧,之后暗示他把事情散播出去。
嘉点集团在世界上的声望可是不弱于三丧,足以和它抗衡。在公开宣战的情况下,指不定会有很多瞧不惯三丧的人来投诚,或者跳出来做马前卒。
别人都是敲山震虎。苏洋则是敲山找同伴。
至于三丧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的反应…
苏洋其实并不担心。先不说他们早都已经猜到了,就说他们没猜到,是因为这件事知道了嘉点集团准备对付自己,也依然不敢轻易的和嘉点集团开战。
双方都不是简单的势力,背后的关系更是错综复杂,一旦开战,很可能两败俱伤。
只要没有涉及底线的事情,双方更大的可能是暂时保持克制。
所以曝光这件事,可以说是利远大于弊。
在三个人开着会的时候,小迪从外面进来,她给苏洋端来了一杯茶,然后来到苏洋身后,一边给苏洋捏着肩膀,一边问道,“主人。文先生会按照计划这么做吗?他会不会没明白主人的意思?”
苏洋笑了笑,没说话。倒是赵立诚解释道,“文先生是个聪明人,会明白主人的暗示的。如果他没明白,或者不敢把这件事公开,那么只能证明他的智慧或者胆识没有达到能成为我们合作者的地步。”
“我们也会放弃这个机会。”
超凡入聖 風起閑雲
苏洋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文先生也不能完全相信,我总感觉他其实不一定站在我们这边。”
听到苏洋这么说,赵立诚眉头微微皱起,像是被提醒了什么。
倒是小迪和海蛇好奇的看了苏洋一眼,不知道苏洋在打什么哑谜。
苏洋看着赵立诚,像是在等赵立诚想清楚。
他的举动,让小迪和海蛇的视线也不由的跟了过去。
觉察到三个人的目光,赵立诚眉头舒展,解释道,“苏总提醒了我,也许我们之前的计划都太过于理想化。”
“好像忽略了很多东西。”
“也许该调整一下。”
苏洋点了点头。
“所以我打算把后续的计划提前。来个声东击西。”
赵立诚再次沉思了片刻,然后眼前一亮,“我感觉可行。”…
總裁的騙婚小新娘

接下来的几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出了一些似真似假的消息。说嘉点集团贪心不足蛇吞象,在从岛国掠取了巨额利润之后,又盯上了高丽市场。而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高丽最大的财阀:三丧。
这个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无数人打探这个消息的真假。但是消息的传播者隐藏的很好,大家只知道是从某个很特殊的渠道传播出来的,但是具体是谁并不知道。
只是,从传播人的层次来看,这个消息的准确度几乎可以说百分百。
这一下激起了千层浪。
自古以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三丧能把高丽变成“自己的国家”,显然在这期间也得罪了非常非常多的人和势力。
甚至就连其他的几大财阀,对于三丧,都是保持警惕和担忧的。
现在嘉点集团居然要对三丧下手,这绝对是让所有人意外和惊喜的。
不管两者谁胜谁败,只要打起来了,三丧公司就一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如果嘉点集团再给力点,指不定三丧现金流断裂,大家一拥而上,直接给它分尸了。
带着这个美好的期望,不少人或者势力委婉的、旁敲侧击的向苏洋表示了善意。
这些人的名单,苏洋都一一记录了下来。这里面肯定并不全是想要针对三丧的,估计想要借此机会靠向嘉点集团,或者是三丧那边间谍的人或势力有很多。
而因为不是见面聊的,所以苏洋也没办法通过【法则之眼】,【真心话大爆炸】看出他们靠过来的行为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但不管怎么样,靠着这一波骚操作,苏洋在高丽算是立下了足,手中也多了不少可以尝试一用的人。这对于他而言,显然是件好的不能再好的事情。

而此时,就在苏洋这边进展神速的时候,李在容也在和他的幕僚朴先生聊着这件事,
“消息是谁放出来的?”
朴先生,“应该是那位。”
李在容眉头微微皱起,“他和苏洋联合起来了?”
朴先生笑了笑,“应该没有。”
李在容闭上眼,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那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朴先生胸有成竹的说道,“还能干什么。试探双方的默契,积攒实力,放风试探我们的敌人,寻找帮手。”
李在容继续沉默着,半响,他睁开眼,“这局势越来越危险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朴先生却有不同的意见,“我感觉,咱们现在反而可以放松一下了。”
李在容“哦?”了一声,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