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mig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某美漫的醫生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七章 美豔御姐龍兒的鳳凰于飛-783bi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阿九听了阿珂的问话,看着阿珂泪流满面的模样,张了张口,似乎准备说些什么,可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孩子,我真的是你娘啊!”陈圆圆道,接着,她更是将阿珂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标记都说得清清楚楚。
阿珂终于相信了。
除了生下她的娘亲,或许连她师父都不可能了解。
“但是师父,你为何要对我说谎呢?”阿珂朝着阿九质问道。
阿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陈圆圆倒是知道为何了,她擦了擦眼泪,也不想让这位大明长公主难堪,拉着阿珂走出了房间。
不管怎么说,她曾经也是大明的子民,而阿九是大明长公主,大明江山的毁灭,甚至也有她一些微不足道的间接责任。
只要自己的女儿没事儿,她活得好好的,陈圆圆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怨恨的。
冷梟難惹:奇葩隱婚
墨非看着呆立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阿九,摇了摇头,他也不打算说什么。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若经我苦,未必有我善。
阿九对阿珂的做法正确不正确,他也不知道。
这世界从来就不是非黑即白的,更多的是二者交织。
“你既不打算争霸天下,也不愿意将基业让给袁大哥这种有志之人,那么你占着吴三桂基业,又打算干什么呢?”阿九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打起来精神,对着墨非说道。
作为昔日的大明长公主,阿九觉得自己对这曾经的大明山河是有一定责任的。
她有义务帮助大明汉人重拾江山,哪怕统治者不再是朱家子弟。
而像墨非这种能力,是属于可以拉拢的力量。
如果墨非愿意将他的力量交给袁承志,那么天下战争结束的会快很多,也少死很多生灵。
可惜墨非真不是一个为了所谓的天下大义就愿意牺牲自我的人。
他反问阿九,袁承志愿不愿意将自己找到的建文帝宝藏等事物,一切都交给他呢?
就像师妃暄劝寇仲为了天下子民,将半个天下让给李世民一样,为何让出天下的就不是李世民呢?凭什么就要寇仲牺牲?就凭你慈航静斋的女人长得漂亮一些?
阿九无话可说,哪怕不猜她大概也明白,袁承志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就在满清内乱,眼看机会来临之际,这种时候将所有的一切让给一个陌生人?
除非脑子有问题,否则怕是不可能!
阿九暂且在平西王府住了下来,看模样,她还是没有放弃为天下万民请命的想法。
墨非也由着她,甚至乐得如此,他只需要不时的让阿九回想起来她在朝阳峰等了袁承志十年的孤苦,而袁承志却一直不来的绝情……
俗话说得好,只要锄头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再说袁承志都有了夏青青了,还要绑着阿九干什么,他墨非这是在替天行道。
……
“夫君,你说那个阿九,竟然是曾经的大明长公主,朱媺娖?”大船上,龙儿一脸兴奋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夫君大人,你娶了沐王府的小郡主沐剑屏可以收拢云南的人心,但若是你能够娶了曾经的大明长公主,那你就可以收拢天下人的人心!”
在大明还没有灭亡多久,康熙都还没有施行稍微宽和一些的政策的时候,清廷境内的起义都是起此彼伏的,像天地会、红花会等组织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可见大明在清廷境内的影响力,还是相当不俗的。
一个昔日的大明长公主在手,所拥有的政治影响力,是空前的。
“你这是打算把我当做你的联姻机器呢?”墨非不满的捏了捏龙儿的脸。
这把他当做什么?
吃女人软饭的吗?
“呵,夫君你自己不也是乐在其中吗?”龙儿轻哼一声,白了墨非一眼,说道。
就自己这位夫君大人,看着那阿九的眼神,几乎就是把她当成了餐盘中的肉,可怜那阿九还一点没明白,虽然放弃让墨非将吴三桂的基业交给袁承志的想法,却仍旧在打算让墨非立即带领吴三桂的军队起义,进攻鳌拜和爱新觉罗·弘历。
这几乎和把基业直接交给袁承志也没什么区别的,这个时候吴三桂作为第三方势力起义,简直找死,消磨满清精兵的同时,还替袁承志吸引了满清的火力,给他猥琐发育的时间……
“我就不相信,这位阿九姑娘能够逃出夫君大人你的手掌心!”
“好了,不说这个了。”墨非转移话题道:“你和大小双儿去收敛神龙教残存的势力,进行得怎么样了?”
“事情进行的还算不错。”龙儿道:“多亏我去得及时,不然那些人差点都全散了。因为神龙教总坛遭吴三桂灭教,所以底下的教众都人心惶惶的,都以为吴三桂要将整个神龙教给连根拔起了,所以逃走了不少胆小之人。”
“不过有我这个总教主现身,他们才安稳下来。接下来咱们还要披着吴三桂的皮行事,我自然不能说,是吴三桂下令灭了神龙教,反而要说,是外敌入侵灭了神龙教,去推到了吴三桂身上,是来离间我们的诡计,这样才会安抚人心,让那些神龙教教徒和吴三桂麾下势力融合,尽快成为我们能够如臂驱使的一股力量。”
誤入豪門:惹上撒旦大明星 逆光年
“哼!真是便宜吴三桂这个老贼了!”龙儿恨恨的说道。
哪怕亲手杀死了吴三桂,可神龙教总坛被灭之事依旧让她耿耿于怀,那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她情同姐妹的人,可惜都死在了吴应熊和冯锡范的手里……
“你想怎么做,那就去放开了做吧!”墨非道:“不过龙儿,我要提醒你一点,宗教是宗教,政治是政治,将二者合二为一来谈,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你不再只是神龙教的教主了,更是整个云南的主人,应该站在更高的视角去看问题。你看明朝太祖朱元璋,他是依靠百炼教起家的,但是等他登上了皇位之后,反手就将百炼教斩尽杀绝,这其中的道理,你自己慢慢体会吧!”
諦魔大人,別亂來!
……
清晨,瑰丽的朝霞弥漫了东方的天空,空气中弥漫着轻纱似的薄雾。
正值这大好的、一天之中最具有生命力的时间,一行人鬼鬼祟祟的靠近了平西王府。
“什么人?”
“不好,有刺客!”
平西王府的侍卫都被惊动了,连忙大部队出动,去抵挡那些来平西王府准备刺杀的刺客。
说实话,平西王府这些侍卫都习惯了。
本来吴三桂作为天下第一汉奸,被刺杀的就比较多了,在鳌拜和爱新觉罗·弘历争夺天下之际,作为清廷境内的第三大势力的平西王府,刺客更是蜂拥而至。
看来天下的聪明人还是不少的,都不想让吴三桂这个大汉奸得到江山,捡个大便宜。
甚至墨非都发现,刺杀者甚至还有不少是来自于鳌拜和爱新觉罗·弘历的……
曾柔手持长剑,跟着师兄们在平西王府四处搜寻着吴三桂那个狗贼的踪迹。
她是王屋派的人,王屋派掌门司徒伯雷的关门弟子,人如其名,温柔内敛,柔美可人。
王屋派是前明遗留下的反清力量之一,如今听闻昔日的武林盟主袁承志准备反清复明,于是归入了袁承志的麾下。
袁承志也看到了吴三桂手中所握有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可怕,有可能趁着清廷内斗,搞出大动作,便也派遣了手下的义士来刺杀吴三桂。
作为坚定的反清复明者,王屋派掌门司徒伯雷主动请缨,带领大批弟子来到了云南,准备刺杀吴三桂。
于是曾柔也被卷裹到了其中。
無極藥尊
“没有,这里也没有,不知道那狗贼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我们要是能够搞到一张平西王府的地图就好了。”王屋派的高手郁闷道。
平西王府之大,简直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力,而知道平西王府构造的工匠,都被吴三桂灭口了,所以找到吴三桂,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刺客在这儿,杀啊!”
在他们寻觅之机,平西王府的侍卫找来了,大批人马,和王屋派的人厮杀在了一起。
就眼下状况而言,王屋派的人明显处于下风。
毕竟平西王府上的侍卫力量太弱的话,吴三桂早就不知道死在谁的手里了,还轮得到他们王屋派的人来刺杀?
在激烈的厮杀之中,王屋派的人节节败退,曾柔也在斩杀了几个侍卫之后,被迫和师兄们冲散了。
她心中有些惶恐的奔逃着。
先前在袁盟主的讲演下,她们为了民族大义来刺杀吴三桂,那是说得她们热血沸腾。
可是当曾柔亲眼看见曾经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师兄们,被平西王府的侍卫们一刀砍掉半颗头颅,曾柔这才意识到,民族大义,可不是在吃饭请客,那是要死人的,而她,显然还没有做好死亡的准备,她只不过是个花季少女而已,如何会不恐惧?
“也不知道师父他们怎么样了!”曾柔心中焦急的猜测道。
在王屋派内,掌门司徒伯雷对她如自己女儿一般,她可不想也看到师父只剩下半颗头颅的模样。
曾柔在这慌乱之中,根本没有辨别得了方向,在平西王府四处乱撞。
不过曾柔觉得自己蛮幸运的,因为她乱跑了半天,竟然都没有再遇到一个平西王府的侍卫。不然就她那不高不低的武功,单打独斗还能应付得了平西王府的侍卫,可是一旦超过三个……
不知不觉,曾柔来到了一处风景和前面迥然不同的庄园值呢。
伫立远眺,小湖水天一色,浩淼无边,清风徐来,碧波粼粼,栏杆边荷叶临风倾斜,白莲袅娜摇曳,清香沁人心脾。
“好美的风景呢!”曾柔看着这偌大的庄园,却只是吴三桂府邸上数不清的庄园之中的其中一座罢了。
“如果我以后可以生活在这样一座庄园,那就好了。”
饶是她性子天真无邪,在这种时候,也不由得对吴三桂生出愤恨之心,这个大汉奸出卖了汉人江山换取了荣华富贵给自己享受……
自己等人就该杀了这个大坏蛋!
忽然间,曾柔的眉头皱了皱,她似乎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不像是那些侍卫的声音,也不像是师兄们的声音,倒是像……女人的声音……”
“不会是吴三桂的那些女人之一,就住在这个庄园吧?”曾柔忽然兴奋道:“如果我可以抓住吴三桂的女人,那么是不是可以胁迫她,带着我找到吴三桂呢?如果我可以杀了吴三桂,那么就能够替师父完成袁盟主的任务了!”
從頭再來 雅易安
她越想越觉得可行,立即打起了精神,拿着长剑,警惕的朝着那奇怪的女人声音传来之处而去。
“那女人究竟为什么叫的这么奇怪呢?”曾柔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并未阻挠到她快速接近目标。
来到了一处从外面看上去就金碧辉煌的房间外面,那股被猫挠似的奇怪声音变得越发清晰,让曾柔心中的好奇心大作。
她将珠圆玉润手指放在口中含了含,然后捅破了房间外面的窗户纸,朝着房间里面小心翼翼的探看。
嫡女不得寵
然后她就看到了……
“呜呜呜……”
“嗯嗯嗯……”
她顿时感觉自己眼睛要瞎了。
连忙后退两步,脸颊迅速泛起血红色的红晕,原来……原来……
她只是懵懂无知,可是不代表她当她看到某些画面的时候,不知道那究竟代表什么意义……
可是在平西王府这么做的……除了吴三桂那个大汉奸,还可能是谁?
曾柔知道,她这回是找到正主了。
站在原地,呆愣的片刻,曾柔最终心中的大义战胜了害羞的心理,她要去查探清楚吴三桂这个大汉奸的具体情况。
然后她顺着自己捅出来的窟窿眼,去看房间的情况……一个女人、两个女人……一个有八个女人,而且个个都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随随便便其中一个,甚至都能让她自愧不如……
“这个荒淫的狗贼……”她咬了咬牙,思考之后,发现周围并没有平西王府的侍卫,这就是最好的刺杀机会,于是她手持长剑,一下子撞破了房间的大门,大喝一声:“狗贼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