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3en精华玄幻小說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起點-第二千三百五十章 來意-399d9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是不会再回那个‘家’的了……如果他对我的这个决定有任何不同的意见,那就让他自己来说!至于你……抱歉,其实我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了,明白吗?”
亡國妖妃
一向只懂得在自己面前低头的埃里希,如今却敢这样和自己说话了,这显然是对方根本就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兴许是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他会如此严词拒绝,这一时间,埃里希的这位伯伯竟有些哑然。
“小子……你知道你这将意味着什么吗?”对方在瞪着眼睛停顿了一下之后,禁不住提高了嗓门。
必须得说,身为勃兰特家的第二继承人,埃里希的这个伯伯在家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平时也鲜有人会忤逆于他。再加上勃兰特家本身就是近代欧洲魔法界中相对拔尖的巫师家族,以及这个家族中人几乎代代相传的傲慢性格,他理所当然地便养成了此种蛮横性子。
而今这只能说,埃里希那个父亲派他来这里当说客,实在是派错了人。
当然了,其中显见也有埃里希终于下定了决心的关系在里面就是了。
“自然意味着我将脱离勃兰特家族,”埃里希微皱着眉,沉声道,“这不是早就已经说清楚了的事情吗?还是说,你觉得我以前那只是在和你们开玩笑?”
“啧。”
对方被这么一噎,顿时又再度咂舌无语,心头燃起的怒火更是早已在脸上一览无遗。
“本来还想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现在看来,你还真就只配和这种肮脏的混血女巫在一起混日子!真是丢尽了我们勃兰特家族的脸……行!那你就一辈子留在这个破地方吧!也不知道爱德华和老爷子他们是怎么想的,居然有同意你把她带回家去的想法——”
大概是气急了,对方忍不住扭头朝着德奎恩那边又瞥了一眼,脸上满是嫌弃与厌恶,说完便要转身往门口走去。看样子,是打算就这么回去了。
然而,他要是最后没把气撒到德奎恩的身上去也就罢了。现在连这样侮辱人的话都说出来了,只要埃里希还是个男人,又如何能再忍得下去?
“砰!”
“站住!”
猛地一拍桌面,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起身的埃里希终于退开椅子站了起来,抬手便抽出魔杖冲着门口一挥。
“哐——”
房门便在刚刚走到门前的对方面前重重地关了起来,差点儿就拍到了他的鼻头上去。
“克劳斯,我警告你,你今天必须得先向艾米莉道了歉才能离开这儿了!”
这或许是埃里希从小到大第一次直呼自己这个伯伯的名字,甚至要不是被对方的言辞给逼急了,他到现在都未必能破得了这个例。必须得说,这种自幼所形成的服从感,是真的很难得以克服的。
“嗯?”
门口的老克劳斯被这么一阻,这才复又缓缓回过身来,看向侄子的双眼略微眯了起来,目光中透出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冥醫
只见他盯着埃里希直指自己的魔杖杖尖,冷冷地道:
離婚風暴 蘿蔔兔子
五胡烽火錄
“埃里希,你真的想要和我动手吗?”
与埃里希的父亲爱德华相比起来,克劳斯身为老爷子的长子却没能得到老爷子的继位指定,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在成为一家之主、以过人的智慧引领家族繁荣昌盛方面,他确实远远不如自己的弟弟爱德华。
对此,克劳斯倒是也心知肚明,乃至一向以来都对自己那个弟弟的头脑很是服气,甘愿居其之下。
可是,这却并不意味着他处处都不如对方。
可以想象,他能拥有如今这种蛮横不讲理的性子,除了之前有所提及的原因,其实却也与他一身的实力是分不开的。
而不用说,埃里希显然也很清楚这一点。
三國之封禪傳奇
“埃里希——”
身为刚刚被用言语侮辱的德奎恩女士本人,此刻却反而对那些“小事”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这又不是对方第一次这么说她了!想当年,这克劳斯对自己所说的话可要比这还狠毒千百倍呢!
而眼下,德奎恩反倒是对埃里希的安危感到万分地担忧——当后者抽出魔杖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从沙发上站起了身来,右手也下意识地就伸进外袍里捏住了魔杖的杖柄。
不过埃里希却没有看向她,只是冲着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有所动作。
“是,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见对方反问自己,埃里希也只能一咬牙道,“可是那又如何?难不成你敢出手吗?在如今这种时候、在这比利时魔法部的部长办公室里?你刚刚是不是提到布洛瓦家了?那你认为,现在比利时能够保持住和平,是谁帮的忙?”
这些天来一直留在这里帮着德奎恩处理比利时魔法部的事务,埃里希也接触到了很多有关外界信息的文件资料。即使因为比利时魔法部的情报来源相对有限,由于距离第二战场实在太近,无论如何这里也能得到很多消息。
这会儿只是下意识地在桌面上一扫,结合对方刚才说到过的那些话,他就明白自己或许可以把布洛瓦家的名头搬出来用上一用了。
这克劳斯魔法水平比自己强又如何,他要是真的那么强,为什么不去战场上为家族而战?与布洛瓦家相比,在巫师本身的硬实力上,勃兰特家的人到底是差得远了。
巫妃來襲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埃里希就算尚对勃兰特家目前的败退并不了解——那毕竟是才刚刚发生不久的事情,却也敏锐地察觉到了所谓“布洛瓦家伸出友谊之手”大概是怎么一回事。
娘娘,請升級(系統) 一根竹
聚魂棺 杯中月
见对方果然神情一滞,埃里希心下也不禁暗暗一定。
“克劳斯,我要你向艾米莉道歉,就现在!马上!”他再次开口警告道,“要不然……不用你给我什么‘将功赎罪’的机会,我就可以自己去见一见布洛瓦家的那位小姐了……你觉得呢?”
恍然间,他发现自己似乎摸到了对方的真正来意。
“你——”
只是不知道,这老克劳斯·勃兰特在这之后,会不会真的恼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