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tmho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雲起瓦羅蘭 ptt-第859章 一波三折看書-wdg2z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嗡——!
随着恰丽喀尔绽放出惊人力量,沐浴其中的道森也感受到其中“守护”这片大地子民的决意,便再无顾忌的化为一道金光一飞冲天,直奔正在城市中心高空的泽拉斯。
“噢…多么迷人的光芒,先王的荣光即将为吾加冕!”
就如同道森先前的意动那般,自诩古恕瑞玛帝国皇帝的泽拉斯,在见到恰丽喀尔的瞬间全身颤抖不已,带出万千雷霆汹涌遮天:“而你,送上献礼的凡人,吾赐你永世长眠!”
“傻13。”
如此作答的道森不闪也不躲,学着记忆中瑟塔卡进攻的模样丢出十字刃,于碧绿翠芒下辉光满载地恰丽喀尔轻而易举的割裂前方涌动雷海,并余势不减的砸中泽拉斯胸前连接着铁链的圆环,将他砸进下方化为焦土的集市——轰咚!
校花的誘惑
“愚蠢无知的凡人——!”
在千钧一发之际构建出屏障抵消冲击的泽拉斯,在十字刃回转的同时冲了出来,主动上解开身前的铁链化作长蛇追向恰丽喀尔,大有以身犯险将其向行收复的意图。
“愚蠢无知,是你。”
在铁链缠上十字刃的瞬间,抬起手臂虚空一握的道森掌心便出现恰丽喀尔的实体,然后在泽拉斯反应不及的同时纵身前压——砰砰砰、砰砰砰!
溫故一九四二
這個和尚種田就變強 黑桃十叁
一步错步步错的泽拉斯,只能用身上涌动着的能量射出漫天冷焰,以密不透风的火焰来暂时抵挡道森凶猛如潮的连绵攻势。
“哼…你躲得了吗。”
收回十字刃的道森猛然一压中心宝石,让其绽放出蔚蓝光辉然后将武器丢出,这一次旋转而出的武器带出无数残影,这些残影触碰到火焰的霎时间就发生剧烈劲波来回弹射,几个呼吸过后就令两人之间再无任何屏障阻碍,但就是这么点时间也足够泽拉斯做一些关键之事了。
“快,给我杀了这该死的小鬼!”
“吼——!”
“你个自大狂,今天谁来都没用!”
来不及阻拦空间传送法阵的道森发了狠,向着泽拉斯掷出十字刃的同时猛冲向前,手中多出一杆长枪刺向从空间裂缝中窜出的庞然大物——铿、铿、铿!
长枪的一点寒芒万丈,遇上斜月状巨大弯刃的无情三连击,这把由多兰出品,本该坚韧不催的长枪瞬间断裂成许多块四散崩裂,没了阻碍的庞当大物带着黄沙腥风直扑失去武器,半边身体被震得酥麻不已的道森!
“猛虎出笼啊…可惜。”
神色不变的道森,漆黑瞳孔倒映出一只闪烁着翡翠光泽的半人形鳄鱼巨兽。
这只巨兽猩红着双眼,全身散发着一种混沌且强烈的毁灭气息,让人无法相信这就是古恕瑞玛历史中力量的代名词,一生功勋战绩无数为帝国中流砥柱的——荒漠屠夫·雷克顿!
嗡——!
认出鳄鱼来的道森第一时间就召回十字刃,选择激发其核心力量来封印雷克顿…相对于有着自主意识且实力深不可测的泽拉斯,强归强但失去理智的鳄鱼无疑是最好的封印对象,这样也能让他不至于在接下来战斗中腹背受敌。
“吼…!!!”
见到道森突然召回十字刃,被泽拉斯召唤而来的雷克顿本能感受到危险,本就如山般的庞大躯体骤然扩张数倍,重现了远古时期天神战士那顶天立地的庞大神躯,带着碎屑般环绕身体飞扬旋转的炽烈能量,挥动长斧利刃迎上道森手中的恰丽喀尔!
“住手!”
就在恰丽喀尔绽放出圣洁光辉的瞬间,先前听过的沙哑沉重嗓音从一侧传来,没等道森弄明白怎么回事,早就等候多时的泽拉斯狞笑道:“内瑟斯,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哈哈哈,和你的好兄弟,这该死的小鬼一起毁灭吧!”
就如同泽拉斯宣言所说那般,缠绕在他身上的铁链、石馆碎片骤然扩张开来,让他那由纯粹能量组成的灵体再无束缚,顷刻间就释放出一道道如流星般的奥术彗星砸向道森三人!
而本该顺利将雷克顿封印,再借机乘胜追击的道森却被一种腐败衰弱的力量缠上身体,连带着手中的恰丽喀尔都暗淡下去没了先前光泽。
重生豪門之獨寵惡妻 蘇幕遮玥
“泽拉斯,一起死吧!”
本座武神
带着决意而来的内瑟斯丢给道森一个歉意的眼神,困扰道森的枯萎力量顿消,一同受到他力量阻碍的雷克顿则是被内瑟斯手中长杖猛得敲飞。
干净利落做完好这一切的内瑟斯跃上高空,身体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变得庞大起来,成为那个传说中的狼首人身的威严形象,而来自泽拉斯的奥术彗星攻击就像突然有了目标般,齐齐冲向他的庞大身躯!
官家庶女 一溪明月
咚——两者触碰的瞬间彗星便湮灭了,显出真身的内瑟斯,全身燃烧着跃动不休的蓝紫两色烈焰!
鬥破龍榻 珠圓玉潤
“疯子、疯子、内瑟斯,你竟然燃烧天神本源的血脉力量,就不怕你那早已崩溃的精神撑不住吗?!”
“能不能撑住你说了不算,泽拉斯你这个该死的叛徒,奴隶!”
“闭嘴,内瑟斯…我早已不是奴隶了,这是阿兹尔最后的命令!”
“鬼话连篇,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背叛阿兹尔!”
“因为阿兹尔和你一样都是蠢货,他的恩典来得太迟了…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骤然浮现的空间波动扩张开来,想要故技重施离去的泽拉斯遭到道森的干扰,只见他手中多出一牌用于发动命运的纸牌:“想走,不觉得太迟了吗?”
“无知凡人——!”
怒吼出声的泽拉斯身上燃起大量火焰,在付出了不少代价后,受到阻碍的空间波动顷刻间平复,带着他连同正怒吼连连的雷克顿消失不见。
扑通…!
在泽拉斯逃走的瞬间,看似势不可挡的内瑟斯一同摔落在地,高大无比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几个眨眼功夫就变成一个全身肌肤布满皱褶,浑身散发着垂垂暮矣气息的老人。
“内瑟斯大学士…您没事吧?”
“咳咳、咳咳…年轻人,请原谅我的冒失,雷克顿是我的兄弟,我实在不能对他的事情坐视不理。”
“…”
见内瑟斯第一时间道歉的道森虽然经历了一波三折的事,倒是生不出太多气了…毕竟在古恕瑞玛可知的历史中,内瑟斯、雷克顿这两个兄弟一向是形影不离的,还留下一段兄弟情深的千古佳话为世人所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