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q8w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能提取熟練度 ptt-第1131章 被忽悠瘸了的左冷禪展示-j73hb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
“岳不群,你可知罪!?”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左冷禅在武力赢得大选之后,并没有如别人预料般在第一时间宣布自己成为五岳剑派的掌门人,而是选择优先问罪岳不群用暗器偷袭“墨明宝宝”的事情。
他的这种做法,看似膨胀到有些分不清主次,实则却是在当前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所做出的一种对他来说最为有利的选择。
毕竟,他们嵩山派的客卿长老“墨明宝宝”,以无敌之姿横扫了泰山、华山、衡山、恒山四派的所有参赛高手,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夺得了这次五岳会盟的最终优胜。
现在五岳并派已成定局,并派之后的掌门之位也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甚至,就连只有五岳掌门才有资格发放的任务奖励也已经发放到位,获奖人“墨明宝宝”随时都可以赶去华山思过崖参阅洞中秘刻。
在这个时候,相比起急着登上本就已经属于他的五岳掌门人宝座,自然是要优先处理掉岳不群这个五岳剑派内部的不稳定因素,要更加重要一些。
毕竟,岳不群偷袭“墨明宝宝”的事情,在场这一众德高望重的掌门、大佬都看在眼里,在这个时候追究,绝对可以让岳不群百口莫辩。
可一旦错过了这个时机,再想要找后账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毕竟,这种只有人证而无物证的事情,时间拖得越久,便越是容易抵赖。
家有詭女初長成 之上
更何况,一直不想让五岳并派崛起的少林、武当,也只有在眼前这个情况下才不好意思睁着眼睛说瞎话,一旦会盟结束,人家未必就愿意,或者说是一定不愿意趟这趟浑水。
而另外三派的掌门人以及一些眼光明亮的NPC高手的情况,也大抵相差不多。左冷禅想要收拾岳不群,难免会令他们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同理心,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但装聋作哑不说话,这些人还是办得到的。
至于说恩威并施,收服岳不群?
那更是扯淡!
就凭岳不群自身那恐怖的实力,以及同为顶尖高手的令狐冲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就足以让左冷禅对他欲除之而后快!
毕竟,眼下左冷禅的身边还有一个可以碾压岳不群的“墨明宝宝”存在,而且大庭广众之下,只要他占据道德的制高点,便可令岳不群陷入孤立无援之境。
此消彼长之下,左冷禅有着绝对的把握,可以把岳不群恁死在封禅台上。而这种的好事儿,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面对左冷禅的当面质问,与其他掌门、大佬们包含了鄙视在内诸多情绪的目光,岳不群的表现却是一脸的懵逼。
按照《侠义永恒》的游戏机制,NPC的任务分身一旦死亡,与死亡相关的那部分记忆也是会随之消失的,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他与夜未明交手时的所有过程、细节。
当然,以岳不群的老辣程度,光是从左冷禅的话,与其他掌门大佬的别样眼光,便已经将之前的事情猜出了十之七八。
只是在目前这样的形式下,他还是十分明智的选择了理直气壮的装糊涂:“左师兄这是何意?岳某虽然输了比赛,但自认并不会做出什么有违侠义之道的事情,还望左师兄作为五岳剑派的掌门人能够以大局为重,不要含血喷人!”
面对岳不群声色俱厉的否认,左冷禅却是面带冷笑。
事到如今,可不是岳不群自己不知道,就可以蒙混过关的!
身形一转,左冷禅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夜未明的身上:“墨明姑娘,岳先生既然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请你站出来说说,刚刚在擂台之上,是如何遭到岳先生偷袭的事情吧。”
见左冷禅不出意外的问起了自己,夜未明十分乖巧的上前一步,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之前我在与岳仙子的战斗中,的确遭到了这种飞针的偷袭……”
说话间,夜未明纤手一翻,掌心之中已经多出来一枚看起来再寻常不过的绣花针,同时说道:“只不过,当时那些飞针来得太快,我在慌忙之中只来得及挥剑格挡,并无法确定出手之人一定就是岳先生本人。”
“只能大致的判断出,这些暗器,是从岳仙子所在的方向射过来的。”
见“墨明宝宝”居然在这个时候,摆出一副实事求是的语气来仔细的分析这件事情,左冷禅脸上不动声色,心底对她的不满却是更增添了几分。
而这时,却听夜未明继续说道:“更何况,在比武之前,我们并没有约定在决战之中不允许使用暗器。正所谓法无禁止皆可为,就算当时使用飞针偷袭小女子的人真是岳仙子,也并不算是破坏规矩。”
微微一顿,却是立刻说道:“而相比起追究岳先生在比武过程中的偷袭行为,我建议左盟主……哦不,是左掌门快些完成五岳并派的大典。”
“然后整合资源,韬光养晦,在暗中积蓄力量,以争取将来与魔教发生冲突的时候,获得更大的胜算。”
听到夜未明的提议,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左冷禅的身上。
都市修仙:黑道君的異能妻
虽然这个五岳会盟的大比,嵩山派都靠着“墨明宝宝”一个人的战斗力来横扫全场,说是她为左冷禅赢下的五岳掌门人之位也毫不为过。
但不管怎么说,新任的五岳掌门毕竟是左冷禅!
墨明宝宝这样越俎代庖的制定战略目标,是不是有些僭越了?
还是说,她想要挟左冷禅以令五岳,成为五岳剑派的太上掌门?
一时间,在场那些原五岳剑派之内的掌门大佬,以及作为见证者的几个特邀嘉宾,都生出了一种想要看好戏的心态,一言不发的静观左冷禅反应。
封禅台上罡风呼啸,刮得四周旌旗猎猎作响。
此刻虽然已经接近午时,毒辣的阳光照得地面隐隐发烫,但封禅台上的众人,却是隐隐感觉到一股直透心底的恐怖寒意。
而这股寒意的源头,正是左冷禅!
這只妖怪不太冷
左冷禅面无表情的看向眼前的墨明宝宝,这个小丫头片子,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卷自己的面子了!
第一次,墨明宝宝为了能得到更多的任务奖励,不让左冷禅劝降莫大。
左冷禅忍了!
第二次,墨明宝宝在他想要追责岳不群的时候,帮助对方开脱。
左冷禅也忍了!
而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蹬鼻子上脸,在自己没有明确表态之前,便帮他制定五岳并派之后的总体发展方向……
这件事,左冷禅表示自己忍不了!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左冷禅才是五岳剑派货真价实的掌门,而不是什么人的提线木偶!
你一个临时加入嵩山的客卿长老,就想要越俎代庖,教我做事?
你想得实在是太多了!
左冷禅怒极反笑,如果不是明知道打不过对方,他恐怕回头就会找一个借口,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彻底除掉。
蝕心者
就算对方是玩家,不可能真正的将其弄死,至少也要占地斩断她与五岳剑派之间任务的任何关联,让她没有机会来碍自己的眼!
一边尽量压制着内心之中的怒火,左冷禅沉声说道:“墨明姑娘此言差矣。我们五岳剑派合并的初衷,便是要整合力量,统一号令,一起对抗来自日月神教的威胁,如果我这个掌门人没有任何针对性的举措,又如何能够服众?”
微微一顿,随机高声喝到:“我左冷禅现在宣布,将在明天一早举行五岳并派大典,同时代表五岳剑派正式向日月神教宣战!”
“左掌门请三思!”
这一次说话之人并不是夜未明,而是刚刚遭到左冷禅质问,又在夜未明的“开脱之下”得以脱身的岳不群:“此刻五岳刚刚并派,根基未稳。岳某觉得,还是墨明仙子的提议……”
岳不群不说还好,他这一劝,反倒让左冷禅心里越发的不爽。先不说岳不群居然在这个时候和“墨明宝宝”沆瀣一气,站出来和他作对。
光是看到岳不群那一身蓝袍,左冷禅就觉得烦!
他只喜欢看五岳剑派的地图飘红,打心眼里讨厌蓝色!
于是乎,面对岳不群的劝说,左冷禅甚至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就直接挥手并打断他的话,而后斩钉截铁的说道:“左某心意已决,此事无须再议!”
对于左冷禅的固执己见,“墨明宝宝”和岳不群还想再劝,但被左冷禅脸上那不容置疑的冰冷目光一瞪,又双双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而后,两个人分别向左冷禅抱拳行礼,各自返回属于他们的位置。
左冷禅没有看到的是,就在两个人转回身的一瞬间,他们的脸上却是不约而同的挂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然后迅速被掩饰了下去,恢复之前那种怅然若失的落寞。
终于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左冷禅已经意气风发的开始与在场的各派大佬寒暄起来,并要求少林方证、方生、武当冲虚、青城林平子一定要留宿一晚,让他一尽地主之谊。
而夜未明在返回嵩山派的阵营之后,却是不动声色的静静的看着左冷禅各种装逼。
坐看他起高楼,坐看他宴宾客……
在好一阵的寒暄之后,左冷禅这才招呼参加这次五岳会盟的NPC们回到大殿用餐。
这时,夜未明则是不动声色的抓住一个机会,向左冷禅提出了辞行:“左掌门,五岳剑派已经合并为一,想来您还有许多的宏图伟业需要仔细谋划。而小女子的任务已了,特来向左掌门辞行。”
左冷禅闻言略微一愣。
他是真没想到,之前还摆出一副要将他架空姿态的“墨明宝宝”,会在遭受一点微不足道的挫折之后,便如此轻易的默然离场。
不过对他来说,现在的“墨明宝宝”已经再没有多大的用处,但作为一个胜利者,他还是摆出了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关切问道:“墨明姑娘,不打算吃过饭之后再走?”
呵呵!
这个左冷禅,果然半点也没有想要邀请自己一起商量对抗日月神教具体事宜的意思。
就算是礼貌的客套话,也只是邀请他吃一顿饭而已。
我缺你那一顿饭吗?
何况你们嵩山派的厨子,在手艺上又怎么能跟本食神相提并论?
夜未明心中冷笑,表面上却是摆出了一副十分“慈航静斋”的平淡无求,声音空灵秀美,仿佛是空山鸟语,不待丝毫烟火之气:“小女子向来喜静,吃饭就不必了。只是在临别之前,不知左盟主是否有兴趣听小女子讲一个故事?”
生动有趣的故事,往往要比严肃的说教更加容易引起别人的共鸣。——出自《慈航剑典-茶艺篇》
听到眼前这个实力非凡的美少女竟然有兴趣讲故事给自己听,左冷禅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很感兴趣的表情,眼看着距离开饭还有一会时间,于是便点了点头道:“墨明姑娘请讲,左冷禅洗耳恭听。”
夜未明手扶嵩山派正殿之外的花岗岩石栏,目光投向远处的重重山峦,一阵微风吹拂着她的秀发轻轻飘荡,将她的气质衬托得更加幽然出尘:“相传在遥远的西方大陆,一个比天竺还要更远的地方,有一片名为爱琴海的地方。海洋的周围,建立着许多的城邦。其中有一座最为坚固的城堡,名为特洛伊。”
“特洛伊的王子生**荡,私生活很不检点,在一次外出时,将另一个国家的王后给拐回了特洛伊。那个王后名叫海伦,据说是世界上的第一美女。”
听到这里,左冷禅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不屑。
由于历史文化的不同,在他这样的江湖豪客眼中,似特洛伊王子那样贪花好色,甚至不惜给整个国家带来麻烦的家伙,绝对与桀纣无异,比起田伯光来还要有所不如,理当被灭!
夜未明见状轻轻一笑,于是继续讲道:“特洛伊王子的行为,引来了几个国家联军的攻打。”
“但因为特洛伊的城堡过于坚固,联军久攻不下,于是便想出来一个主意。”
“他们将士兵藏于一个巨大的木马内,然后于夜间悄然撤兵。第二天一早,特洛伊人发现只有城外除了一个木马之外,再没有联军的影子,还以为自己已经打赢了战争,便命人将那个巨大的木马当成战利品带入城中。”
“然后,木马中的士兵便趁特洛伊人熟睡时打开了城门,放折返回来的联军入城,将特洛伊城掠夺成空,烧成一片灰烬。”
夜未明用尽可能简短的语气,将《木马屠城记》的故事,删掉了与神话相关的部分,讲述了一遍,只听得左冷禅啧啧称奇。
直到听夜未明将故事讲完,方才忽然悟到了一点什么,于是皱眉问道:“墨明姑娘的意思是,岳不群对于五岳剑派来说,就是那个木马?”
夜未明轻轻点头,算是默认。
见夜未明居然如此引经据典的向自己阐述岳不群的威胁,左冷禅不禁好奇的问道:“既然墨明姑娘也觉得此人危险,之前我在问罪他的时候,你为何还要为其开脱?”
夜未明耸了耸肩:“正如小女子之前所说,在比赛之前,并没有规定擂台之上不能使用暗器。只要岳不群搬出这个道理并咬定不放,我们便无法将自己完全立于道德制高点上,来对他进行制裁。”
左冷禅则是叹了一口气:“墨明姑娘,你还是太善良了。”
“既然他偷袭你的事情无法否认,我们两个完全可以联手将其格杀,只要岳不群一死,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再去考虑擂台之上使用暗器,是否符合规矩的事情了。”
“而且你我联手,就算令狐冲站出来帮他,也绝对不是咱们两个的对手。更何况,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令狐冲也没有立场站出来帮他。”
夜未明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接着提醒道:“左盟主不要忘了,在华山派,可是还有一个风清扬呢!”
“风清扬?”听到这个传说中的名字,左冷禅顿时打了一个机灵,下意识追问道:“他还没死?”
夜未明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风清扬虽然没死,但作为剑宗之人,原本也是看岳不群不惯的。”
“可就在今天的比武擂台之上,我在打败了华山派的客卿长老夜未央之后,却是猛地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出现在距离擂台二十丈外的楼顶之上,可是当我朝那里看去时,却又什么也没有发现。”
“当然,我并不能确定那股杀意便是来自于风清扬。不过即便不是风清扬,能够做到如此神出鬼没,甚至连我也无法掌握其行踪的高手,想来也绝对不是一个泛泛之辈。”
“未知的东西,往往才是最可怕的。”夜未明直到此刻,方才给出了自己合理的解释:“所以,在没有绝对把握能够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情况下,我们是不宜在今天对岳不群出手的。”
“因为已经取得了压倒性胜了的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冒着激怒一个可能是风清扬的神秘高手的危险,非要在今天铲除岳不群不可。”
“所以,我才没有配合左掌门指认岳不群,将事情推向一个在无回旋余地的地步。”
其实这句话只有一半是真。剩下的一半则是,那股杀意并非针对他所说释放,反而像是针对刚刚被他干掉的夜未央。
虽然想不出各种缘由,但夜未明还是决定小心为上。
直至太过复杂的东西,没有必要和左冷禅细说太过,只要让他意识到当时还有一个巨大的威胁再侧,就已经足够了。
话锋一转,夜未明的脸上却是忽然露出一丝坏笑:“不过那岳不群虽然逃脱了杀身之祸,但绝不好过。”
“我当时的所说的话,虽然帮他化解了今日之忧,也相当于变相坐实了他比武偷袭的罪名,而且让他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
“这对于他‘君子剑’的名声,无异于一个毁灭性的击打!”
微微一顿,脸上又不禁露出一丝苦笑:“不过岳不群一日不除,始终是五岳剑派内部一个巨大的隐患,所以我才提议暂时韬光养晦,积蓄实力,静待时机。”
说到这里,却是神色落寞的叹了一口气:“回想当时的情景,的确是小女子僭越了,希望左掌门不要见怪。”
言罢,也不给左冷禅再说什么的机会,身形一闪,便已经越出了嵩山派正殿,随之几个起落,便彻底消失在左冷禅的视线之中。
望着那略显落寞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左冷禅的心底,忽然生出一种异常强烈的愧疚感。
仔细想来,墨明宝宝今天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在为了他左冷禅考虑。而他,却只是因为对方的说话方式直接了一些,便对她生出莫大的敌意。
这样的自己,是否心胸太过于狭隘了?
有心想要做出一些补救,但“墨明宝宝”已经远去,显然是对他这个鸟尽弓藏的左掌门失望透顶。
现在的左冷禅,真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两个耳光!
他的肠子都快要悔青了!
我左冷禅何德何能,竟能得如此超凡脱俗的人间仙子倾力相助?
可就是这样一个如此强大、聪慧,而且事实都为自己着想的帮手,就这样被自己给气走了!
如此心胸,要如何与东方不败一争胜负,又如何能够与方证、冲虚相提并论?
……
另一边,夜未明一边施展着轻功朝着嵩山驿站的方向飞去,脸上却已经挂起了智珠在握的微笑。
今天能做的事情,他都已经做了。
而且,他十分确定自己已经把一切做到了最好!
只有在这个时候抽身而退,当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正式开战,“墨明宝宝”以救世主的姿态再度出现的时候,才能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这一招以退为进,便是夜未明为了神捕司任务后续所铺垫的一个伏笔。
一边将各种任务奖励的便宜占尽,再把对方忽悠得主动走出了错误的一步棋,最后还让对方对他生出无尽的愧疚之心,反而觉得是自己对不起他。
这种操作,就叫做茶艺!
焚心火
一边施展《凌波微步》的身法朝着山下飘去,夜未明随手放飞一直白鸽,通知刀妹左冷禅即将向日月神教宣战的事情,让她那边也做好准备。
通过嵩山驿站传送回汴京,再钻进小树林卸妆,恢复本来面目之后一路返回天剑山庄。
然后夜未明便将自己一个人关进了房间,满脸期待的从包袱里取出一个造型十分华丽,上面镶满了各种黄金、宝石的宝箱。
口中喃喃说道:“五岳神器宝箱。嘿嘿,不知道这个宝贝,究竟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
PS:有点卡文,后面的剧情需要好好梳理一下,今天就6000了,比每天少了2000,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