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234超棒的玄幻小說 末代駙馬-第965章 永平戰事看書-9chvs

末代駙馬
小說推薦末代駙馬
永平,滦州前线。
副将杨坤单膝跪倒在地,抱拳向吴三桂道:“大帅,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人就真废了。”在他的身后,跪着一群将领,共同祈求道:“请大帅开恩。”
吴三桂看了旁边悠闲喝茶的多尔衮一眼,朗声道:“本帅信任王屏藩,才让他当我军的先锋主将。但十日,整整十日,他连闯贼的第一道防线都没有突破。这样的笨蛋不直接打死,让本帅如何向全军将士交待,如何对得起摄政王的信任?你们都给我滚一边去,今天不直接打死他,本帅就不姓吴。”
这个时候,周围数千将士尽皆跪下,大声道:“请大帅开恩,请大帅饶过王将军。”
多尔衮脸色微变,冷冷的扫视了一圈众人。
吴三桂猛的站起身来,佯怒道:“你们这些人都想干吗?起来,都给我起来。”
所有人都低着头,没有回话,也没人起来。
多尔衮拍手大笑,向吴三桂道:“以前就听说关宁铁骑在平西王的统御下是铁板一块,今日一观,果然如此。既然这么多将士都为王将军求情,本王看此事就算了吧!毕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让王屏藩戴罪立功吧!”
吴三桂好似犹豫了一下,最后很不情愿的说道:“既然摄政王都如此说了,那这次就暂且饶过他。即日起,贬为游击将军,罚饷半年,让其戴罪立功。”
多尔衮拍了拍手,“此事已了,本王也该走了。平西王,晚点我们再商议如何进军。”
吴三桂躬身拜道:“恭送摄政王。”
多尔衮先行,洪承畴留在后面,笑着向吴三桂道:“长伯,后生可畏啊!”
吴三桂慌忙还礼道:“洪都督谬赞。”
洪承畴摆了摆手,“都督是很久之前的称呼,就不必再提了。但老夫想问长伯一句,你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吴三桂愣了一下道:“目的?”
洪承畴点了点头,“长伯所率关宁铁骑固然为天下强兵,但你没有根基之地,靠一个山海关是无论如何也成不了大事的。你没有随朱慈烺南去,显然不太看好大明。而李自成那边,你恐怕也降不了了吧!此刻你又这样得罪摄政王,真的算明智吗?”
搭上洪荒末班車 會飛的珠
吴三桂眉头微蹙,沉默了一会,问道:“洪都督,您觉得大清能成事吗?”吴三桂依旧称洪承畴为都督。
洪承畴看了吴三桂一眼,没有再纠正,笑道:“能不能成事要看实力,也要看运气,更要看机会的把握。至少从目前看来,摄政王所做的并没有什么大错。”
妖怪公寓 藍晶
吴三桂道:“但有人对我说,大清的问题在于摊子铺在太大,导致其兵力分散。虽然打出旗号为崇祯帝复仇,一时声势无人可抵,但终不能长久。况且,其为外敌,进入中原必然遭受四面围攻。因而,只要有兵在手,大清就不得不仰仗于我。所以他劝我再等等看,或许这局势还会有大变。”
说到这里,吴三桂看了洪承畴一眼,“他还让我带话给洪都督。”
靈玉田緣:調教忠犬夫君
“哦!”洪承畴提起了兴趣。
吴三桂道:“他让我告诉都督,大清将来未必能坐拥天下。而若是其成事了,都督就是国贼,必将遗臭万年。而反之,都督又将何以自处?”
洪承畴脸色微变,隐隐发怒道:“那长伯呢!你和我的处境又有什么不同?”
爆笑花木蘭 方小海
吴三桂摇头笑道:“都督,就是因为你我没什么不同,才能说这样的交心话。或许稍微有一点不同,大明天子朱慈烺依旧认我为大明的平西侯。这点我比都督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但目前看来也没什么用。在这个时候,属下还是希望都督能和三桂站在一起。等等看,不要过早将宝全部押在大清这边。”
洪承畴想了一会,笑道:“长伯说的有些道理。那老夫先告辞了。”
吴三桂拱了拱手,送洪承畴离开。
洪承畴停下脚步,问道:“长伯,能否告诉老夫是谁向你如此提议的?”
吴三桂想了想,说道:“山东。”
1900翻雲覆雨
洪承畴笑着点了点头,“小儿不可欺啊!长伯回营吧!”
进入大帐,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破碎的瓷器片。
多尔衮冷冷的看着洪承畴,脸上有股若有既无的笑意,看起来什么渗人。“亨九,你留下和吴三桂说了什么呀!”
洪承畴慌忙跪倒在地,“奴才留下只是想为主子试探一下吴三桂的真实态度。”
多尔衮“哦”了一声,“那吴三桂到底是什么意思?”
洪承畴道:“主子,吴三桂棒打王屏藩,是故意演戏给主子看的。而王屏藩之所以拿不下刘芳亮,并非实力不够。而是因为他听从了吴三桂的命令,故意不为。吴三桂如此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存实力。”
多尔衮看了洪承畴一会,摆手道:“亨九,起来吧!来人,赐座。”
洪承畴叩首道:“奴才谢过摄政王。”
等洪承畴坐下,多尔衮皱眉道:“你说的这些,本王如何不知?你看看这个,王屏藩和闯贼相战十日,只死伤了数百兵卒。这是在厮杀吗?他是在戏耍本王。你再看看这次,他是在惩戒王屏藩吗?他是在向本王示威。是在说关宁铁骑是他吴家的,本王夺不走。”
洪承畴看了一下道:“主子,吴三桂精明如狐,两面押注。他此举就是为了告诉主子,在大清没有表现出足够入主中原的实力之前,他是不会投入他的关宁铁骑的。主子,吴三桂现在是指望不上了,奴才看还是……”
多尔衮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壳,叹了一口气道:“你说的对,不能再拖了。明日就整兵出击,让我大清精骑击破刘芳亮。至于吴三桂,让他率部去南边策应。如果他连这个都做不好,那本王要他还真没有用。”多尔衮眼中有一抹狠色。
洪承畴忙道:“主子英明。”
走出大帐,洪承畴看了看天空,心中暗笑。“都想坐山观虎斗,让别人拼的你死我活,然后自己获利。却不知道谁又是隐藏在最后的那只黄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