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mub言情小說 灰塔的黎明 ptt-第四百二十二章 蝙蝠與蛇讀書-dooay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去看看有没有再往上的台阶,如果有类似机关的东西,先不要碰。”荣格理所当然的发号施令,而在现在这个封闭压抑的环境中,没人会对他的这种行为感到不快。
甚至隐隐因为有一个主心骨在提供让事件继续推进的道路而略微安心。这当然不是说小队中的其他人没有主见,只是刚刚经过一场伏击,冷静下来尚且需要时间,此时吸血鬼暂时站出来作为主导者,大大优化了队伍中各成员从冷静,到整理状况,再到最后商议出下一步行动计划的过程。
于是以荣格所站立的楼梯口为中心,成员们开始展开扇形的搜索网,这样做可能不够谨慎,比如拥有妖精视力的阿塔和凯拉斯就更可能发现线索,而在昏暗环境下尚且需要魔法道具来获得视物能力的爱丽丝就要差上很多,更别说还有个几乎在凭本能行事的乔。
只是也没有时间再好整以暇的慢慢探索这层空间,连破几关还不见敌人的踪影,要么是这里根本就没有敌人或他们已经人去楼空,要么就是现在对方正在进行着某种紧要的事务,无法亲自前来击退入侵者,只好一退再退。
从起司之前留下的信息来看,事实更可能是后者。如今留在奔流中的两组人,其中一组已经触发了预设在房屋中的爆炸陷阱让实际情况无从查其,他们这一组就成了了解这些邪教徒在城市中所谋划事项的最后希望。
同时也是由灰袍带队,直接去往对方大本营的那支队伍唯一可以指望的信息提供者。只要能查清邪教徒的目的,荣格自然是可以如他的女仆将信息传递给他那样,再将消息送到灰袍的手上。前提是,他们能弄清楚这里到底是在干什么,以及,邪教徒是否已经大功告成。
“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烂牙用叙述的语气说着抱怨的话,他本来是想用这句话表示这里空无一物这件事,可不知怎么的,话到了嘴边却又不能肯定。
就好像,他的理智在告诉他这里什么都没有,而他的身体和直觉都在呐喊着相反的意见,它们在说,这里不仅有东西,而且还不少。错乱感,让人开始怀疑是否有魔法在生效。
“这里看起来什么都没有。”猫妖精的话听起来是将飞贼的稍加更改。可从那张不易察觉表情的猫脸上,在他的竖瞳中,并没有多少的迷茫。显然困扰着烂牙的东西没能困扰住凯拉斯,这位活过了几多岁月的剑客有着丰富的经验,作为妖精,对离奇诡怪之事更是只是甚广。
情債難還
因此,他看似随意的将背后的飞燕抽出,无聊的拨动起那堆稻草,好像想要翻找出什么一样,“我曾经见过一种蜥蜴,白毛蝙蝠可能知道,那玩意是生活在森林里的。它的舌头很长,靠吃昆虫为食。”
神霸洪荒 影星空
“许多生活在森林里的蜥蜴都以昆虫为食,我不知道你说的具体是哪一种。而且我得提醒你,许多物种在人类和精灵的语言中可是有着很大区别的,这些区别不仅仅是称呼那么简单,最好说些特征。”荣格微微晃了晃脑袋,嘴角却露出淡淡的微笑,显然他并不是完全不知道猫妖精口中的蜥蜴,以及这种蜥蜴所指向的现状隐喻。
凯拉斯抖了抖耳朵,没有立刻接着这句话说下去,而是提到了另一件事,“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了另一种动物,蝙蝠。据说蝙蝠是不靠眼睛看路的,就算弄瞎了也不会有太大影响。既然吸血鬼可以化身成蝙蝠,那我想你也一定知道它们的这种感知方式,介意告诉我一下吗?我以后也好躲着些。”
“蝙蝠的感官吗?”荣格轻笑了一下,他知道猫剑客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懂你的意思,但其实它们只是靠声音在判别方向而已。却别只在于,那些声音是我们听不到的,可它们却真实存在,或许巫师们所使用的魔法也是如此,他们是在将,原本无法感知到的东西拉入我们的感知区域之中。不过说到难缠的感知,其实蛇比蝙蝠要可怕得多。蝙蝠只能用声音测定事物的形体,蛇却可以用嘴边的器官感觉到猎物身上的热量。一种非常实用的感官,对于要猎食温血动物的人来说再合适不过。”
“所以,你其实不是只白毛蝙蝠,而是条白鳞的蛇吗?”凯拉斯将宝剑从腐草中抽出来,转头看向吸血鬼。后者的脸上笑意更胜,他从斗篷里伸出双手,如要演说般的贵族一样弹开,两根食指各指向左右。
“在遥远土地的传说里,长毛的蛇,就代表它即将化为某种更高位的生物,那种生物和我们知道的巨龙共用了一个名字,但本质上却相去甚远。”
“那有机会可得好好找人了解一下。因为我很好奇,那种生物是不是,也会流血!塔兰!”言未落,身已远。凯拉斯的双足猛然发力,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荣格的右侧,手中宝剑作势欲刺,直奔一处看起来空空如也的角落。
与此同时,冰雪聪明的女剑士早已堪破了猫妖精和吸血鬼之间的谜语,在同伴出手的瞬间,弗拉克拉格朝着另一侧横向斩出!
“噗!”“噗噗!”血,从无头的腔子里喷溅出来,像喷泉。头颅,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在空中旋转落地,裹着一同被斩下的兜帽。魔剑过处,空无一物的地方猛然出现了两具无头的人体,随着剑锋划过,死尸沉沉倒地。
另一边,飞燕剑有半截没了踪影,像是完全消失不见,只有剑尖消失时的那身响动证明事情并非如此。
“乔,去保护那姑娘。爱丽丝,把你最好的圣符拿出来,我们要开始狩猎了!”血族对突然发生的一切毫不意外,因为就是他指明了两个目标的藏身之处。
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确认邪教徒和饲养在此地的存在仍然在这里就足够。而从草窝的大小以及整层没有窗户和门扉的结构不难断定这件事。那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仍然在此处。就像最开始踏入这层时遭到的攻击一样,当感官无法提供足够准确的信息时,它们反而就会成为对方愚弄你最好的工具。
腹黑狂醫二小姐 火炎兒
明揚天下之龍騰天啟
只要抹掉色彩与阴影,肉眼就无法捕捉;只要去除脚步与呼吸,耳朵便形同虚设;只要遮蔽气味,鼻子就空有其表。这些听起来难以实现,可别忘了,灰尘也不该变成武器。
这也是荣格在提到蝙蝠的感官时所隐喻的事情,有些声音,人类和精灵无法感知,但不代表它不存在,换个角度,蝙蝠甚至赖以为生。
初唐劍神
至于蛇,那是吸血鬼在告诉同伴,他已经找到了敌人的所在,或许邪神的子嗣不在他的搜索范围内,可寻找人类?那对于血族来说再简单不过,他们的所有感官都是为此而存在的。
回到当下,就在凯拉斯和阿塔打破了对方伪装之后,刚刚还沉寂的楼层,瞬间变的热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