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ns0精品都市异能 表小姐 txt-第一百三十九章 突來相伴-s3bv7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
王晞行事爽快,围在吴二小姐身边的几个人都抿着嘴笑了起来。
其中有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还拉了她和常珂在旁边坐下,自我介绍道:“我是吴家表亲,我姓谭,在家里排行第四。”
陆玲在旁边补充道:“她是七太太娘家侄女。”
虽然不知道谭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但仅凭七太太行事就能知道是个精明能干的主,这谭四小姐又行事落落大方,王晞倒很愿意和她打交道。
几个人说着话,有吴家的长辈过来看望吴二小姐,她们一群人就去了西边的次间。
薄六小姐过来和王晞坐在了一块儿,主动和她说着话:“你这些日子在忙些什么?七月半的时候我们准备去灵光寺玩,你和我们一道去吧?”
王晞想着储君之争,加上初次见面时薄六小姐那暗含着戒备的话,不想和庆云侯府走得太近,闻言笑道:“我可能会和永城侯府一起,这个时候还不好答了你。”
薄六小姐却颇有些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味道,道:“哎哟,到时候让永城侯府也和我们一道好了。你要是不好说,我央了我们大堂嫂去说。今年灵光寺的祈福会办得可热闹了,不仅会放花灯,还准备了皮影戏,请了南边的高僧过来讲法会,京城几家有名的点心、糖果铺子到时候都会在灵光寺外面摆摊,这样的机会很难得的,不去太可惜了。”
襄阳侯府五小姐听着就凑了过来,道:“我们家也接到了灵光寺的帖子,还专门派了香客和尚过来说这件事,到时候我们家也可能会去灵光寺看看的。”
谭四小姐娇笑,道:“大觉寺和真武庙鹬蚌相争,灵光寺躲在后面做了得利的渔翁,花大力气办了今年的盂兰盆节,大觉寺的住持估计现在正吐血呢?”
豪門蜜寵:腹黑總裁不好惹
就有吴家的另一位表小姐问:“那朝云和尚怎么样了?我听我娘说,他不仅盗了别人家的香谱,还为了夺香谱杀过人?亏得我之前还觉得他是高僧大德,买了他的香不说,还给大觉寺捐了很多的香火钱。我娘说,不管最终怎样,这大觉寺都不能再去了。他们家包庇这样的僧人,可见也不是心善之人。”
这算是今天王晞听过的最好听的话了。
她连连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还给人乱上眼药,道,“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我只要一想到那朝云有可能手上沾着别人的血,我就觉得毛骨悚然,不敢直视。我以后是不会去大觉寺了。”
也有小姑娘置疑,道:“说不定人家朝云大师是被人陷害的呢?”
“为何偏偏要陷害他?”王晞极力抹黑朝云,“若是说为了香方,真武庙的香方更厉害吧!人家只不过是方外之人,不愿意和他争罢了。他倒好,盗了人家的香方还不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还到处宣扬,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会制香似的,你让那些被盗了香方的人怎么想?还有大觉寺,已经是皇家寺庙了,就应该为僧人们作个表率,他们倒好,真武庙找上门去,他们还在那里叽叽歪歪的不承认。不过是仗着他们是皇家寺庙,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罢了。方外之人还有这样的心性,我们要是还去大觉寺上香丢香火钱,岂不是助长大觉寺的气焰?”
“你说的很有道理。”薄六小姐笑盈盈地接话道,“所以今年我们都不去大觉寺,改去灵光寺好了。王小姐你自己都说了,不能助长大觉寺的气焰,你怎么也要去给灵光寺捧个场。让别人知道没有了大觉寺还有灵光寺呢!”
其他人连连点头,王晞却心生警戒,觉得薄六小姐把自己诓去灵光寺的意图太明显了,好像在打什么主意似的。
*
贺家送过来的是支万事如意的金钗,赤金的,没镶珠宝,贺家全福人帮吴二小姐插头上的时候,那簪子差点滑落,看得出来,是支实心的簪子。
挺实在的,还诚意十足。
明末中樞一木匠
吴二小姐脸红得仿佛能滴血。
yy校園之惟我獨尊 微茫清塵
吴家这边的全福人请了贺家的人去外面坐席,屋里观礼的女眷们都松了口气,纷纷开始打趣吴二小姐。
薄六小姐悄声对王晞道:“婚期定在了腊八节后的初十。没想到吴二嫁得这么急。”
她颇为怅然的样子,王晞猜着她应该是想到了自己的婚事。她不动声色地试探薄六小姐:“你呢?你的婚事可有眉目了?我听他们说,你们这一房适婚的只有你和薄七公子了。男孩子好说,女孩子嫁人可得慎重。真是麻烦啊!”
最后一句,她是小声嘀咕出来的,也颇为感慨的样子。
薄六小姐这次没有掩饰地长叹了口气,道:“这种事又不能由己,只能等着家里的长辈安排了!”
王晞趁机说起了二皇子的婚事:“会来商量你们家的人吗?我觉得皇上在这件事上不怎么上心?难道男人都是这个样子?我大哥到了适婚的年纪,我爹也是什么都不说,我娘是继室,又刚进门没多久,只能在心里着急。你们家太夫人肯定也很着急。”
我會記得你,然後愛別人
薄六小姐笑得有点勉强,没有搭她的话,而是生硬地转移了话题,道:“这些都是长辈操心的事,我们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还是别操心了。”
要不是想知道庆云侯是怎么想的,王晞压根不会问这些。她撇了撇嘴,决定继续跟着薄六小姐,找个机会再问问二皇子的婚事。
只是之后薄六像有点躲着她似的,她一直没机会和薄六小姐单独说话,吃过宴席之后,她单独被七太太带去了清平侯太夫人那里,去给太夫人问了个安,陪着说了半天的话,这才和常珂打道回府。
常珂还和她开玩笑,道:“太夫人为何单单只见你一个人,不会是看中你了吧?我跟你说,清平侯府男孩子可多了,排序都排到了三十几,除了他们家世子,其他人我都分不出谁是谁。”
王晞心中一跳,嘴上却不饶人,道:“我看你能分辨出来,也是因为世子衣饰与别人不一样吧?”
常珂呵呵地笑。
不曾想王晞这边没什么动静,那边却有人求了金吾卫左都指挥使石磊的夫人来永城侯府说媒,说的还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常珂。
太夫人听到这个消息脱口道:“是不是弄错了。怎么会是老四不是老三?”
不要说她了,就是侯夫人,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分手妻約,前夫請止步
石夫人做媒的那家姓黄,祖父曾任过两江总督,父亲这辈有个叔叔中了进士,如今在六部做给事中,黄公子的父亲是长子,在家里守业,黄公子是独子,小小年纪,已经是童生了。
“是黄家来托我做的这个媒,”石夫人也是满头雾水,他们家和永城侯府又不熟,她上门来做这个媒也做得很生硬,“可能是黄家有长辈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贵府的四小姐,觉得合适,特意托了我上门。”
侯夫人听着就觉得满意。文官武将泾渭分明,文官还不怎么瞧得上武将,可若是能和文官这边牵上关系,在仕途上却好处多多。像施家,就是因为当年得了俞钟义的青睐,才能一步登天,做了大同总兵之后还能做榆林总兵,在边关偷偷抽税抽到手软。
太夫人不用说了,男方主动上门说亲,还能比这更有面子的事了吗?
两人热情地送走了石夫人,立刻叫了三太太过来。
三太太对这门亲事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喜滋滋地说给丈夫听,盘算着得给女儿多准备些嫁妆才好。
三老爷自然也很高兴,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道:“黄家这么好的条件,怎么就瞧上了我们家阿珂?我看你别高兴早了,还是悄悄地打听打听这黄公子的底细才好。”
我的時空穿梭幻想
三太太听着也渐渐冷静下来。
永城侯府留在府里的三房里,以他们最弱,黄家看上了他们家什么?
好在那黄家是天津卫那边的人,三老爷亲自出马,没几天就打听清楚了。
“和石夫人说的一模一样。”三老爷和三太太在院子里一面吃着瓜,一面商量着这件事,“世代耕读之家,但也有些家底。黄公子头上有五、六个姐姐,为生儿子,他爹还曾经纳过一房小妾。他是老来子,娘胎里带来的有些羸弱,但这些年来养在他们家老太太屋里,我找机会见了一面,红光满面的,也没听说有大夫常进常出的,看来应该养得不错。
“而且屋里也干净。说是老太太说了,年轻的小孩子,不能乱来,有碍子孙。那孩子也听话,一心一意只读书,对老太太十分的孝敬,对出嫁的几个姐姐也多有照顾。
“我瞧着这门亲事还真不错!”
三老爷最后一槌定音,三太太就去回了太夫人。
这下子,永城侯府内院都知道了。
潘小姐第一个过来恭贺常珂。
常珂听说那黄公子比她还小三个月,心中有些不安,跑去和王晞说体己话:“他会不会觉得我年纪比他大。你说,我要不要做几件显年轻的衣裳?”
王晞小的时候在长辈屋里长大的,家长里短不知道听了多少,不知道她祖母处置了多少,她觉得这门亲事差强人意,主要是家中的女人太多,这黄公子显然长于妇人之手。
但永城侯府的长辈们都觉得好,常珂好像还挺期盼的,她又觉得这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仔细地想了想,问常珂:“你觉得是和婆婆的关系更重要呢?还是和夫婿的关系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