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lvh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無量劫主》-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意外發現展示-chxrc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陈安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决定要好好的调查一下这个事情。还是那句话,闲着也是闲着,与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
不过他也没有当下就强硬的要求中村浩二现在就带他去地下看看。
就和当初林雅音捏着鼻子同意陈安把安保部长的位子给中村浩二一样,绝对不能把上层斗争的情况暴露给下面的人,那会给其他人错误的信号。
回到大航海時代
陈安虽然对当前的局面不是很在乎,但也怕让局面更混乱,影响了调查。
所以还是决定从长计议,由是对中村浩二道:“中村你先去忙吧,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要去七楼找林理事谈谈。”
中村浩二对他的话自然不敢不从,连忙又带着他转头往回走。
走进高楼,在五层时告辞。
他的安保部本就在这一层监控整个清河公司,刚刚看到了陈安到来才匆匆下去迎接的,现在自然是又回到了这里。
陈安则继续顺着楼梯往上走。
網遊之邪龍騎士
不是扶桑穷,而是这个时代并没有电梯这种事物,甚至连电灯都是刚刚普及,电话自然也是没有的,远程联络全靠拍电报。
在破碎洪荒中习惯了方便的生活,和这里一对比,陈安不禁还有些落差感。
不过他也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上七楼。
三位理事的办公室都在这里,目前陈安和林雅音各占了一间,还有一间空着,当然,陈安那间和空着的也没什么区别,尽管它最大最豪华。
哪怕这次陈安回来了,也没有想要进去坐坐的意思,径直走到了林雅音的办公室门口。
对于林雅音的办公室,他还是认识的,一周前才在其隔壁开过会,就是个普通人也不可能记错,更何况是他。
确定了里面有人,于是陈安“咚咚咚”的就敲响了房门。
“请进!”
听到林雅音的声音从中传出,陈安直接推门而入。
门后是一间宽阔明亮的房间,林雅音独自坐在中心的办公桌后,正埋头书写着什么,见他进来只抬头看了一眼,就又毫不在意的专注起自己的事情来。
“不是叫你不要出门吗?今天怎么想起到这里来了?”
陈安一出现在清河公司的周围,就有人向她禀报了,所以对于陈安的突兀出现,她并不感到惊讶,直接问起了原因。
穿越之意外夫君 緋芯若塵
“是缺少什么吗?你可以直接去财务领,你是最高执行,有这个权利。”
似乎是怕陈安误会什么,她还专门点出了陈安最高执行的职务。
“都不是,是有关玄洋社的事情。”
跟林雅音,陈安并不打算绕弯子,从种种迹象看,两人应该是站在同一阵营的,玄洋社的人为什么会兜一个大圈子跑到清河公司来,林雅音显然并不知情。
穿越之皇後就逃宮
所以他直接开门见山地道:“你知不知道玄洋社……”
就在陈安正要说到正题时忽然顿住了,目光有些疑惑地往右边墙壁看了看。
誤落帝王榻:皇… 瘦比黃花
而林雅音在听到陈安说到玄洋社时,就放下了手中的事情,抬头专注地看向他,此时见他走神,不由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向右侧的墙壁,同时疑惑地道:“怎么了?”
那面墙壁普普通通并无甚出其之处,甚至因为主人入住匆忙,还没来得及选一副挂画装饰,除了贴的墙布花纹比较精美外,林雅音实在看不出有什么能吸引陈安的。
“哦,没什么,昨天睡的有些晚,精神难集中,老走神,不好意思。”
陈安笑着转过头来,同时伸手摸了摸鼻子,掩饰掉双目中渐渐散去的涟漪。
林雅音对此,也没太在意,想起陈安之前的话题,接续问道:“你刚刚想问我,知不知道玄洋社的什么?”
“呃……”
陈安眼珠一转道:“哦,我是想问你知不知道玄洋社一向都从事什么样的恐怖活动?”
跟他再睡一次
林雅音有些奇怪的看着向他道:“就是一些破坏新社会建设的行动啊,我上次不是都和你详细介绍过了吗?”
“我是问最近,最近玄洋社都有什么样的动作?除了到码头抢夺我们的古董外。”
林雅音想了想道:“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回头可以帮你问问。”
接着她又有些狐疑地看着陈安道:“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要追查他们的下落吧?”
“怎么会!”陈安断然否决道:“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
林雅音不疑有他,温婉笑道:“那就好,对了我上次想要你搬过来住的那个提议,考虑的怎么样了?”
萬神之神 孤霜月
第一神醫,腹黑小狐貍的成人記
“挺麻烦的,还是算了吧,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陈安随口应付一句,接着就起身告辞。
林雅音也没再多说什么,想要起身相送,被陈安制止后,就又做了回去,目送陈安离开,继续埋首工作之中。
而陈安离开林雅音的办公室后,却并没有回去,脚步一转,来到了林雅音隔壁的一间办公室门前。
这间办公室位于林雅音办公室的右侧,其主人正是陈安。
刚刚他本想告诉林雅音,玄洋社的人已经混进了清河内部,想要邀她合作一起彻查内鬼。
可无意间却发现隔壁这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内有人。
当然,有人也不能说明什么,那间办公室,陈安虽然不使用,但对整个清河公司的人来说,那可是名义上一把手的房间,恐怕就算林雅音不吩咐,也有人会定期打扫。
可是能借助照彻阴阳镜穿透墙壁“看”清那个房间真实情况的陈安,却不认为他看到的那两个翻箱倒柜的身影是清洁工。
当然,那应该也不是玄洋社的人。
按照他之间的观察发现,玄洋社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按照一套精密的计划安排好了一切,他们就藏在清河公司的地下,甚或清河公司的员工中间,在隐蔽的密谋着什么,轻易绝对不会现身人前。
可眼前这两个家伙懵懵懂懂的竟跑到他的办公室里翻找东西,明显不是太了解清河公司内部的情况,不知道他只是个傀儡,根本就没有来上过两天班。
另外这两个家伙应该也不是东联那边派来的,杨辉已经失败了,不存在再搜集他黑料的事情,斩草除根也不用再踩他一脚,也就是说,如果东联来人,来的只可能是杀手。
一时间陈安对这两个的人的身份起了些兴趣。
他们是什么人?与自己有什么关系?这么关注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和玄洋社同时出现在清河内部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想着这些,陈安顿时不打算将玄洋社的存在暴露给林雅音了,那本来是他想要省些力气的做法,并不好解释他怎么会发现玄洋社的存在的。
專寵:極品校草愛上我 非優
而现在和林雅音合作并非是他唯一的选择了,眼前的两个人不管有着怎样的目的,或许都可以用来做探路的棋子。
如此想着,他又深深的看了自己办公室的木质大门一眼,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他并没有伸手去推门,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监视,而是转身往楼梯口走去,一路往下,最终在中村浩二和闻讯而来的北原康介的恭送下离开了清河公司。
而在陈安的办公室中,两个人影似乎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们脚步无声,体态轻盈的潜行出了这间办公室,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清河公司。
两人速度不算快,但身法却轻盈到了极致,近乎足不沾地,三转两转就到了一个阴暗的小巷子中。
这小巷子里已经站了两个穿着便服的人。
那两个人影冲其中年长一些的那个拜了两拜就如泄气一般的扁了下来,眨眼之间竟变成了两个巴掌大小的纸片。
纸片跳动,直接跃入那人的伸出的一只手中,便不再动弹。
“东野前辈的阴阳术真是神乎其技,每一次看到都让下田惊叹不已。”
“下田君谬赞了,只是一些剪影的小道,不足挂齿。用来窃取情报还好,其他无甚大用。”
“东野前辈太谦虚了,”下田浦好奇的道:“对了,他们潜入清河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东野健一一手将那两张纸片收好,一手从后往前捋了捋短发,企图遮掩一些颇高的发际线,道:“它们什么线索都没找到,想来那位杨辉执事真的是不管事,等到晚上,我让它们再去那位林理事的办公室看看。”
听了他的话,下田浦若有所思地道:“东野前辈,我们已经观察清河公司快半个月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那个有关玄洋社的消息会不会是误传?”
“不可能!”
凰妃之錦醫傾城 薄荷微涼
东野健一斩钉截铁地道:“那是潜伏在玄洋社最核心的探子送来的情报,上面已经确认过了,绝对不会有错。”
下田浦也不愿意承认这么久的努力是在做无用功,因此换了个思路又道:“那会不会清河公司并不知情,玄洋社只是利用他们来遮掩自己的行迹。”
“应该不会。”
这一次东野健一倒没有激烈的反驳,也换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分析。
“根据我们的人传回的消息来看,这一次玄洋社将会有一场大行动,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大行动,但他们动用那个渠道传回消息,显然事情非同小可。”
“而玄洋社只是看起来疯狂,可实际上你我都清楚,他们的实力并不强,凭什么做出大动作?显然,一定是和沙帝兰或明勾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