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teu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明明超兇的 此間的白楊-第十六章 連鎖反應相伴-qgeuv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奇了怪了!小爷这便宜老爹确定真的在皇城吗?”
数天后。
走在大街上名为念凡的年轻男子挠了挠头发,脸上略带困扰地嘀咕一句。
通过这几天的明察暗访。
他不但将重点的怀疑对象排查了一遍,甚至连名单上的其他人都逐一进行了甄别调查。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这些人都没有问题。
换而言之。
这些人里都没有他的便宜父亲。
“公子,今日仍旧没有收获吗?”
不知何时。
念凡出现在了红袖楼雪榕的闺房里。
而雪榕在身旁乖巧地给他斟了一杯酒,同时看似关切地询问道。
“是啊,如今皇城里凡是和我便宜老爹同名同姓的家伙我都已经全部调查完毕,可惜,他们都不是我要找的人。”
念凡耸了耸肩,表情有些无奈道。
“公子,您确定令尊真的不在这些人里面吗?以令尊的神通广大,如果想要欺瞒过您的调查恐怕并非难事。”
仙武世界大反派 血月客
雪榕想了想道。
“这点你倒是不用担心,哪怕本公子的便宜父亲隐藏得再好,本公子都有特殊的办法将他识别出来。”
念凡轻轻搂过雪榕盈盈一握的腰肢,拿起桌上的酒杯便一饮而尽。
“公子,那你觉得名单上是否会有遗漏呢?”
雪榕顺势倒在了念凡的怀里轻蹙秀眉思索道。
“本公子想到过这个可能,所以已经吩咐人再次整理一遍名单,务必保证名单上没有任何的遗漏。”
念凡撇了撇嘴道。
“话说回来,宝贝那边有什么收获吗?”
“公子交代的事情奴家又如何敢轻慢呢,认真说起来的话,奴家确实有一个怀疑的对象,只是不清楚对方是否乃是令尊呢。”
雪榕双手搂着念凡的脖子嫣然一笑道。
“说来听听。”
念凡眉毛一扬道。
“对方乃是朝廷崇文院的一个小小官员,具体的信息资料都在这里。”
说着。
雪榕从胸口处掏出了一枚玉符在念凡眼前晃了晃。
“哦?”
念凡直接感知扫描了一下玉符内的资料信息,脸上都渐渐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有点意思,我的名单上似乎并没有此人的记录,按道理说不可能啊,宝贝,你是怎么知道这人的?”
“因为奴家时常与户部吏部的青年才俊往来,稍微拜托他们一下便能查到了。”
雪榕掩口轻笑道。
“宝贝还真是给我帮了大忙呢。”
念凡顿时大笑一声狠狠吻了一下雪榕。
“……公子,你觉得这人会是令尊吗?”
雪榕笑嘻嘻道。
“可能性不小,因为这人确实非常可疑。”
念凡摸了摸下巴道。
“现在我都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去见见对方了。”
“如果公子现在想去便去吧,不用顾忌奴家的。”
雪榕皱了皱小鼻子偏过头道。
“哈哈哈,宝贝当本公子是什么人了?别的不说,反正今天我是一定会好好陪着你的。”
念凡当即便在雪榕的耳边轻吹了口气道。
当念凡离开红袖楼的时候都已经是翌日傍晚时分。
“这磨人的小妖精!小爷都差点要给吸干了……”
走在街巷里的念凡气色有些不太好,嘴里都忍不住轻声喃喃着。
他口里所谓的小妖精自然是指雪榕。
不过——
这可不单单只是他对雪榕的形容,而是雪榕真的是妖精。
没错!
雪榕出身于妖族。
与其他妖族不同的是她乃草木成精。
但念凡是个荤素不忌的人。
妖族而已。
他都可以的。
就是和妖族双修有点伤元气罢了。
“这里便是对方的宅邸吗?”
片刻。
他出现一间普通的宅邸大门前。
旋即便旁若无人地穿过大门走了进去。
无论是周围的街坊邻居又或者宅邸内的佣人们都对他仿佛视而不见一样。
唯独慵懒趴在庭院里屋的一只小花猫突然抖了抖耳朵。
她睁开眼睛漫不经心地瞄了眼宅邸里不速之客的方向,紧接着便懒懒打了个哈欠重新闭眼睡了起来。
啧。
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
念凡来到宅邸的正堂便随便找了个位置施施然然地坐了下来。
算算时间。
对方差不多也该回来了。
果不其然。
未等屁股坐热。
大门外便传来的动静。
很快便看到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缓步来到了正堂。
但对方却没有在大堂里停留。
甚至连坐在大堂处的念凡都没有看一眼便直接穿过正堂前往了后院。
“咦,没反应?对方还真是个普通人?”
默默观察着对方的念凡见状下意识抖了下眉毛。
正主走了。
念凡没道理继续还枯坐在正堂,干脆起身便跟随了过去。
然后——
他便看到对方来到后院里屋后便悠哉地喝着茶水翻看着书籍,时不时还揉弄着屋里的一只小花猫。
直至佣人前来告知晚膳已经准备好的时候。
他才不慌不忙地离开了屋子。
期间。
念凡接连试探过对方好些次,可惜对方都无动于衷。
这让他都不禁陷入了自我怀疑。
莫非自己真的搞错人了?
“大坏人,那鬼鬼祟祟的小子是什么人啊?对方似乎是奔着你来的。”
直至念凡失望离开后。
里屋。
趴在夏凡脚边的小花猫突然开口问道。
“故人之后,他确实是奔着我来的。”
坐在椅子上专注于手里书籍的夏凡有些心不在焉道。
廢柴要逆天:魔帝狂妃 蕭七爺
“嗯?”
小花猫怔了怔。
“大坏人你什么时候暴露了自己?”
“我从来都没有刻意暴露过自己,对方如今能找上门来,只能说那些孩子太了解我了。”
夏凡语气平静道。
“……那些孩子?”
小花猫敏锐地抓住了一个关键词。
“刚才来调查试探我的小家伙应该便是那些孩子派来的。”
夏凡并未过多解释,或者说是他懒得解释。
“好吧……所以,大坏人你是不打算和那小子有接触吗?”
小花猫看似一脸无所谓道。
“你说呢?”
夏凡不答反问道。
“算啦算啦,反正也不关本王的事情。”
小花猫懒懒打了个哈欠便继续闭眼睡了过去。
“没想到这些孩子对我一直都念念不忘啊……”
夜深了。
夏凡却站在窗前目光平静地望着头顶上方皎洁的明月。
他自然知道年轻男子是谁派来的。
无非便是小明他们这些人。
当年他和罗繇在北昼王朝的采石山近乎同归于尽卷入时空乱流不知所踪后。
小明他们一时间都陷入了六神无主的境地。
但夏凡毕竟是为了人类而战与妖魔不幸“战死”。
因此北昼王朝方面的修行者非但没有为难小明他们,甚至还给予了他们一定的庇护与帮助。
夏凡真的死了吗?
小明和阿超都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除非见到夏凡的尸体,他们才会真正的死心。
这些年来。
萌寶作案:媽咪送到,請享用!
他们一面悉心照顾着夏凡的遗孀东彩菱与桃子,一面暗中发展构建属于他们的情报网络,这一切都是为了寻找到生死不明的夏凡。
后来他们和失踪已久的阿德小熊重新搭上了线,甚至与南离洲的石小飞周小鱼都建立起了联系。
不知不觉间。
当夏凡重新返回到清微界的时候。
小明他们都已经将自己的情报势力扩展到了中洲。
南离洲方面自然是以石小飞为主。
东明洲则是以小明他们为主。
至于中洲。
由于发展时间较晚的关系。
他们在中洲的情报势力自然是比不上根深蒂固的南离洲与东明洲。
何况中洲还有镇妖司这样的庞然大物,身在对方眼皮底子下的小明他们都只能低调低调再低调的默默发展。
所谓蛇有蛇路,鼠有鼠路。
当初窦遥误打误撞相遇了隐居的夏凡,而夏明渊接下来的调查无疑引起了小明他们在中洲情报势力的注意。
结果这一探查。
有关夏凡的情况都浮现出水面。
由此可想而知小明他们收到消息后的激动之情。
问题在于。
如果夏明渊调查的人真的是夏凡。
为何这些年来夏凡都没有和他们联系?!
要知道他们特意将情报网络点都命名为有间客栈。
目的便是为了引起夏凡的注意。
相当于是在告诉夏凡。
掌柜的!
我们一直都在。
偏偏夏凡却像是彻底遗忘了他们一样。
对此。
小明他们都暗暗猜测。
要么夏凡并非是他们想要寻找的夏凡。
要么夏凡有着不想与他们联系的原因。
而小明他们更倾向于后者。
结果。
他们便决定让念凡这个生面孔出马调查。
毕竟如果他们亲自前往。
以夏凡的神通广大。
他不想见他们的话,或许他们这辈子都无法见到夏凡。
时间会冲淡很多很多的东西。
但这不代表夏凡真的忘了小明他们。
事实上他们从来都不知道。
其实自己回来之后便已经在暗中探望过他们了。
豪門誘寵:總裁的替身新娘
只是——
当他发现。
即便没有自己的日子里。
他们都有了属于自己新的人生后。
夏凡便作出了不打扰的决定。
他们不必为了谁而活,因为他们本身便有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力。
奈何夏凡对他们的影响有些深远。
以至于让他们暂时无法摆脱罢了。
时间久了。
或许他们都会渐渐释怀。
比如石小飞。
夏凡便从来没有担心过他。
他和夏凡的情谊是毋庸置疑的。
但他却并没有受困于这段情谊,而是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人。
终究是不能活在过去的。
而石小飞明显是一个活在现实的人。
毕竟——
他所追求的一切都并不会影响自己与夏凡的情谊。
虽然最后换来的却是两者渐行渐远。
似乎正应了那句。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公子,调查还顺利吗?”
红袖楼。
当雪榕遇到前来的念凡后顿时忍不住询问道。
“不是他……”
念凡坐在桌前,脸上有点闷闷不乐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是他?!”
雪榕的眼眸深处都闪过了一抹诧异。
“公子确定吗?”
“我已经观察试探过他好些次了,甚至还动用了特殊手段都没有任何反应……”
念凡摇头轻叹道。
“所以公子打算放弃了吗?”
雪榕想了想道。
“再看看吧……”
念凡似乎没有继续多说下去的意思。
雪榕同样知趣地没有纠缠这个话题。
诚然。
夏凡确实让人感到相当可疑与古怪。
但这些可疑与古怪无非是他太过于默默无闻了。
尽管他的出身与来历都经得起查证。
问题对于神通广大的修行者而言。
这些想要伪造的话简直是小事一桩。
其次。
自从他当年顺利通过大考后分配到崇文院后,数十年下来他都没有挪过位置,仿佛让人都彻底遗忘了一样。
更关键的是他数十年都如一日深居简出的生活。
第十一根手指 秦明
没有亲朋好友,没有社交应酬。
每天按时点卯。
回到家后便是看书与逗弄猫咪。
哪怕是休沐期间。
他都鲜少出门。
难道他不会感到无聊吗?
不仅是念凡,凡是知晓夏凡的人都会生出这样的好奇。
毕竟夏凡并非修行者。
修行者闭关动辄几十上百年属于常事。
可夏凡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虽然世上确实不乏这类怪异的人。
问题是真正遇到的话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再看看吧。
不滅天君 風宇雪
这便是念凡徒劳而返的真实想法。
反正他一开始便做好了长期调查的心理准备。
“最近皇城来了一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与此同时。
镇妖司总部的一处楼台上。
夏明渊双手扶着围栏,目光平静地俯瞰着眼前一览无余的偌大皇城。
“哦?究竟是什么样的小家伙引起了你的兴趣?”
窦遥背靠着围栏,手里拿着酒壶眼神迷离地喝了一口。
“还记得我们常去的那家有间客栈吗?”
夏明渊淡淡道。
“知道。”
窦遥随意道。
“据我所知,对方便是有间客栈背后的什么少主。”
夏明渊嘴角轻轻勾起道。
“更有意思的是对方来到皇城后便开始秘密调查起了一个人。”
“谁?”
窦遥直接道。
“夏凡。”
夏明渊同样毫不犹豫道。
“那位曾经疑似我们查无音讯的隐世高人!”
“嗯?”
窦遥闻言瞬间精神一震。
他缓缓转过身,那双迷离的眼神都变得幽深起来。
“换而言之,那位前辈如今很可能便在皇城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