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uvi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清隱龍 線上看-4734 一八七五年的冬雪推薦-jimzo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该面对的永远是要面对的,肖乐天这次去毛里求斯,再快也得耽误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不在华族,你怎么骗?
狂霸秦末的無敵猛將 大夢依稀
只能实话实说,可是跟后宅两位母老虎谈这种事情,想想就可怕!
究竟肖乐天是怎么过关的,谁都不知道,但是后面几天项英王局他们,看见元首走路都腿软了,时不时还要用手扶着老腰。
人们不由得长叹一声“男人苦啊……做事业还要累着老腰,终究还是要肉偿的!哎……”
元首准备明年,也就是1876年的三月份,从那霸动身启航前往印度洋毛里求斯参见渡渡鸟自然保护区的竣工庆典活动。
对华族内部,元首半公开的表示,这毛里求斯不仅仅是一个自然保护区,他未来一定是华族控制下的殖民地,甚至有可能直接并入华族的国土内!
如今一千五百户中国百姓在这里生活,三代繁衍之后这人口可就不得了了,未来华族还要持续不断的从大清国内吸纳赤贫的流民,然后送到毛里求斯、西澳洲……等等遥远的华族飞地!
老子有雙倍系統
终有一天,这些飞地会在强大的海军控制下,连接成网格构筑起华族的外延生存空间!
嗯!王局在会议里听的不住的点头,心中暗道“优秀!实在是优秀啊!能把搞破鞋给说成如此忧国忧民的大事业?”
“元首的脸皮已经不是凡间所能拥有的了!这番大道理说的,基本上堵死了我们所有人的反对理由,逼得我们谁都没法开口了!”
迷俠記
“如今看来,不让元首去毛里求斯搞破鞋,那就是与华族为敌,与人民为敌……优秀,实在是优秀!”
王局扭头看看身后坐着的项英低声问道“明年三月份,你们海军谁准备陪着元首去啊?你去不去?”
项英脸一苦“别……别开玩笑了,我这工作繁忙,我可去不了!”
幫你離婚 糖子月
饑餓遊戲3:嘲笑鳥
虛無邪尊
“海军定好了,金胖子为舰长,金眼鲷为副手陪同元首去印度洋……我就不掺合了!”
“呵呵……聪明,挺好,省的二位夫人的怒火发泄到你的头上……人选不错,金胖子搞外交人事没问题,金眼鲷海盗出身,熟悉海情这次任务基本上不会有战争,只要防备着海盗骚扰就行了……”
项英腰杆一挺“海盗?五千吨的季风号巡洋舰会怕海盗?在大海上,巡洋舰除了害怕那些铁甲战列舰和岸防炮台之外,没有任何可以害怕的东西!”
絕代梟雄 雲中嶽
“要是真有海盗不长眼,那还真是我们练兵的好机会了!”
王局点了点头“你们海军有信心就好,但是有信心也要谨慎小心一些……我这几天总是做恶梦,全都是狂风暴雨,太平洋上的飓风不断的向咱们吹过来……”
“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啊!”
就在这时候,突然议会大厅里响起潮水一样的掌声,原来肖乐天已经做完了演讲,在场的各位议长,华族各部的高官们,纷纷起立鼓掌,用实际行动来支持元首的决断!
血浴華西 烽火0
其实以肖乐天的身份,想去哪里出行根本就不用跟议会高官们商量,也没有人能够有资格反对!
但是,这次毛里求斯之行,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肖乐天心虚啊!
傻子都知道,这是以公事之名去搞破鞋的,为了让这次出行有点正义的味道,所以他必须得到更多高官的支持。
什么华族未来海洋区域的拓展啊,什么接受华族培养的优秀欧洲科学家啊,甚至还拿季风号巡洋舰远洋训练当借口了。
千言万语一句话,就是尽量的想把自己这次出访搞的正义一点,让后世史书里写的嘲讽之词尽量温和一些。
普通百姓不知道元首去遥远的印度洋有什么公干,但是民众对肖乐天已经产生了盲目的崇拜,元首早就已经神话了!
清末1909 絕壁滑瀝瀝
只要是元首要办的事情,那就一定是好事儿,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些外行也就好看个热闹,但是核心之人看见的可就是门道喽!当杭州的伊藤受到那霸最新的电报之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啊!天要亡同治帝啊!
只做你的小女人 月落未央
“草薙……你来看,这简直是太蹊跷了,你刚刚打卦判断明年春,北方将有大灾,结果这里就来了新消息!”
“元首将在三月份访问毛里求斯,足足两个月的时间不在东亚……”
“恭亲王一下子少了一个重要的对手!难道说这同治帝的气数已尽吗?”
草薙接过电报看了足足三遍“呦西……太子气运啊!这太子气运可逆天了!元首不在都城,这时候又爆发了战争……”
“那么华族的军权应该给谁?太子监国!必须是太子监国啊!”
“对!我们不管什么华族有没有这样的规矩,只要战争爆发了,太子作为华族凝聚人心的唯一一人,就应该坐镇第一线!”
“哪怕什么决定都不下,也得要这个形式,也得让华族万民知道,监国的只有太子,其他人谁都不行!”
“坐山观虎斗!让同治帝和恭亲王斗去,我们不要出手,我们就在他们即将分出胜负,鲜血即将流干的时候出手!”
“提出我们的条件,谁能出卖给我们最大的利益,我们就支持谁!到时候太子为华族争取到了最大的利益,万民都看着呢,他们心里会记住这是谁的功劳!”
“哪怕元首最后回来了,看见太子这么争气,能够给华族争取利益,也不会生气的!有了这样的政治露面,以后太子登基那就更没有阻碍了!”
“哈哈哈……太好了,好消息啊,值得喝一杯,今日不醉不归!”
同样的消息震惊的可不止是杭州这两位,没过几天伊藤的密信就通过特殊渠道送到了北方遥远的西陵。
恭亲王看着密信中的情报久久无语,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幸运怎么突然来的这么快。
“难道这大清国的气运真的变了,我奕也有时运了?今冬大雪,明春大灾……关键是肖乐天这个邪魔居然离开了亚洲?”
“父皇啊……难道是你看明白了自己的错误,终于知道修正了吗?”
“这个国家还是要交给我的手中才可以,别人谁都不行!”
鬼子六的目光投向窗外,群山平原已经全都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之前连着三天大雪,江山一片银装素裹。
可是晴了没有一天,突然西北风刮起来,又是一层层的黑云压了上来!
“看来又要下雪了……这个冬天指不定要冻死多少人呢!明年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我看你载淳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