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j8r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第1104章 算命先生看書-h94ey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这就是外国的恶魔?一旦知道了他的位置,打起来和其他恶鬼也差不多啊!”
张玄捡起这个纯白的面具,面具之上带着诡异的笑,模糊了具体的面容。
“那是,我们强强联手之下,什么别说是这些恶魔了,就是天使下凡,也不免要留几个烤鸡翅下来!”
秦老板笑道,拿出一个小酒瓶,把逸散的灵气吸收起来。
“你说,这是什么恶魔?”
张玄一般吸收灵气,一边问道:“喜欢提问的恶魔可不少啊,别是埃及的~”
“人家埃及的怪兽是问谜语好吧,不是让你还原事情的真相~”
秦老板鄙夷道:“我看保不齐是所罗门的恶魔,或者是北欧的恶魔~”
二人探讨一番,这才退出亡者世界,而田德胜急忙上前问道: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那是,你看,就是这个恶魔~”秦老板拿出面具递给田德胜道:
“这恶魔手段不错,喜欢问一些侦探事件,要还原事情的真相,可惜在我名侦探秦正阳面前,不过是班门弄斧!”
“他一直躲在李飞的身上,用他的形象去害人,可惜最后被打死了,也问不出什么玩意,也保不齐只有一个恶魔,你们在继续研究研究吧!”
“嗨,合着我就一点作用都没有?”
张玄颇为不服气,秦老板来了一句“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便打发了张玄。
“多谢二位了~”
田德胜感谢道:“我现在就去调查,看看死者之前的通话记录,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恶魔~”
看着田德胜远去的背影,张玄叹道:
“还好我是个个体户,有生意就做,没生意就歇着,要是和田德胜一样,我早晚变成秃头~”
二人收拾一些,睡到中午,这才重新开门营业,
理查德一脸无辜,张玄没有带他出去遛弯,它有点不高兴。
“呦吼,你还不高兴,那这样吧,我给你个好东西~”
张玄看看四周,确定没人,便把击杀恶魔得来的灵气,递到理查德的面前,
理查德闻了闻,然后开心的就吃了起来。
理查德生前是条狗,荤素不忌,死后也是如此,
对于阳气,阴气,灵气,鬼气,秽气,只要它能吃的下,都会去舔两口。
不过之前它的主要粮食,是张玄给它的阳气,这不代表它对精纯的灵气不感兴趣。
“嘚~嘚~嘚~”
狗舌头舔的挺快,不大一会,就把一罐子的灵气给吃完了,而理查德吃饱喝足,乖乖的躺回了狗窝睡下了。
张玄蹲在一边,看着理查德,在睡梦之中,时不时的摇动四肢,像在奔跑一般,
而更加独特的是,这理查德的皮肤,变得更加厚实。
最強雇傭兵
‘这倒是奇怪了,我用了许多方法,这理查德的皮肤都没增厚,我也喂了它不少阳气啊,它都没反应,怎么今天吃了些灵气,就长肉了?’
“灵气,是没有属性的,中正平和,鬼的灵气,带点阴属性,莫非是孤阴不生,孤阳不长,现在阴阳有点调和了,所以理查德就长肉了?”
“这狗子,还有荤素搭配~,行,我就科学饲养,看看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反应~”
理查德观察试验,现在正式开始了。
不过,这狗子理查德睡了两天才醒,醒了之后,它的眼中多了许多智慧的光。
“坐下~”
理查德坐下。
“左手~”
理查德拿起了左手。
“去拿报纸~”
理查德叼起报纸。
张玄指挥若定,看着秦老板得意道:
“看到,没有,这就是进化的理查德,怎么样?聪明吧?我告诉你,这只是开始,等以后,理查德开启了智慧,那可就了不得了~”
“行了吧,你这样的狗子,人家宠物店里就能训练的出来!”
秦老板摇头道,有哐哐哐的打起了棺材。
恶魔害人的事情已经停止了,但是死人的事情,还是经常发生,棺材就少不了。
这里是棺材铺,所以看到的死人多,你要是去产房,看到的都是生的喜悦。
理查德有样学样,拿着个木头就咬了起来,它这是要长牙了吗?
······
空气中湿气很大,有点闷,似乎是要下雨了。
可人家不在乎,夜市还是大开,年轻人聚在一起吃烧烤,开新的不得了。
尤其是大学城周围,那些人肆意无比,宣泄着无处发泄的精力。
张玄被孟一男叫过来盯梢,看看这里有没有奇怪的人,
最近这里不太平,为了保护祖国的花朵,他们要随时待命。
大学城外生意好做,因为年轻人不太讲价。
张玄转了半天,有些累了,就坐在算命摊前歇着,
实际上,张玄对算命还是很有兴趣的,只是一直没有摸到正统门道。
至于那些故弄玄虚,拿话头的这种语言解释把戏,张玄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这最终解释权在别人手里,可谈不上算命。
张玄不信这些江湖神棍,但是他喜欢听马******前的算命先生,留着胡子老头,身上还穿着道袍,看起来还想那么回事,
只是他的身前,写着科学算命,星座推演,有点混搭的意思。
算命先生看了一眼张玄,便笑道:
“小兄弟,我这可是小本买卖,你别来砸场子了,快走快走~”
张玄一诧,心道这老头莫非是看得了我的法力了吗?
我的隐气功夫,还是不到家啊!
“别紧张,我只是闲着没事,你给我算算爱情吧!”张玄无所谓道。
“这个看手相啊,先看先天再看后天,男看左手,女看右手,男子是左手看先天,右手看吉凶,女人反之。小兄弟请出左手~”
张玄把左手伸出,这算命的便看起来的:
“咦,你的爱情线,又长又断,看来你这辈子不缺女人,但是也不会结婚!”
“哦?爱情线?滴天髓里没有这个算法啊~”
张玄笑道,他也是看过滴天髓和麻衣四柱的人。
这个爱情线,不属于正统算命的,兴起不过五十余年,这算命老头还紧跟潮流。
“我就说了不做你生意,你非要来,你也是修行之人,知道滴天髓和四柱,你来找我干什么啊?”
这算命的一把拍开张玄的左手道。
高衙內新傳 斬空
“你还来气了,能看出我是修行之人,看来你也是了,尚未请教?”张玄拱了拱手问道。
算命老头也拱了拱手道:“老道姓陈,请称呼我为陈大师或陈道长~”
张玄点头:“原来是陈道长,我叫张玄,这是我的名片,你有什么要抓鬼的事情,可以找我~”
二人一番攀谈交心之后,张玄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个陈道长算不准,
因为他不想算,算命说真话,是泄露天机,会受到天道反噬的,瞎眼瘸腿是很常见的。
第二点,就是现在天机晦涩,不是那么好推测的,
你就是玩命的推算,也算不出什么玩意来,都是朦胧一片。
张玄不由皱眉,果然,不同修行路线的人,想要跨行业,还是比较困难的,张玄求教一番,了解这算命的推算,和书上教的差不多。
甚至于,还不如别人编写的算命软件算的快,反正准确率是没谱的,也看不出差别来。
陈道长九点多就收摊了,张玄则还得在这周围盯梢,即使午夜十二点,他发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人。
“老板,来三十串烤羊肉,两瓶啤酒,打包带走。”
一个大学生点菜,一边正拿着手机发着微信语音,另一只手拿着自拍杆,似乎是个主播。
张玄发现,这个大学生的身上,有一些淡淡的鬼气,便不由的留心起来。
“老疯,你现在在哪呢?我到这附近了~”
这大学生拿起电话。
“说好的今晚陪我的,你丫该不会是当孙子,先怂了吧?”
“速度来,我的显卡可不是白送给你的~”
这主播发送语言,没一会就听到对面的人回复了。
“催什么,我这都推了三路高地了,五分钟就到红婷大宾馆~”
看着这主播付钱离开,张玄若有所思。
相传,每个学校的地下,都有坟墓。
因为要用学生的阳气,来镇压这些鬼气。
相传,每个学校的周围,都有鬼屋。
因为这为爱而死的人,数量不少。
而这个红婷大宾馆,就是比较有名的鬼屋之一。
红婷大宾馆,多年前曾发生一起碎尸案,死的很惨。
碎肉被冲进了下水道,连周围的住户都搬走了。
这宾馆想转让,都没人要,所以那地方就荒废下去了。
即使现在,还有人说有鬼出现。
说来也奇怪,这大宾馆的事情,已经出现了十来年,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反而一直没人去清理它。
周旭阳,一名普通的大学生,业余主播,并想转职成职业主播。
这几天是他事业的转型期,他很重视这次转型。
醫女有毒:絕寵太子妃
要想出名,抓住人的眼球,很重要。
所以他决定直播凶宅,他胆子也不大,所以他找了朋友阿疯。
红婷大宾馆,便是他试水直播的第一座凶宅。
剑走偏锋,直播间的观众,果然一下增加了几千人。
“各位老铁,这是我的好哥们,大家可以叫他老疯,我们的摄影师~”
“现在,我就要进入宾馆了,还有点紧张!”
“碎尸案的地点是207号房,我们在一楼就感觉很恐怖了,太安静了,连老鼠的声音都没有~”
“老疯,跟随我的视角拍摄,让直播间的老铁,看看宾馆的情况~”
张玄隐在暗处,跟着周旭阳两个人。
这里鬼气很重,与周旭阳身上的一样,看来是周旭阳之前来踩过点。
“207号房间,打开,咦,里面还挺整洁的,就是一层灰,看来是很很长时间没有进来了~”
“看来,这次凶宅探险,是失败了,一点也不像其他人说的那么恐怖,就是普通的旧房子而已~”
周旭阳对着镜头的表情很失望。
就在二人转身离开之时,一声怪响出来。
咚。
就像是铅球砸在地板上一样。
直播间的观众,也再次被吸引。
撕毀契約:金主請滾開
这种恐怖的气氛,沿着网络迅速的传播开来。
“怎么回事?是你搞的吗?”
周旭阳大叫道,他的身后只有摄影师阿疯一个而已。
“不是我啊,我两手拿着相机呢~”
阿疯也是紧张不已,快速的转动这摄像头。
画面旋转,其中黑暗和灯的曝光,以及空气的灰尘,都让观众紧张不已。
“刚刚响的地方,是卫生间啊~~十年前碎尸的地方~~”
周旭阳颤抖道,嘴唇都抖了起来。
镜头转到卫生间,卫生间是个毛玻璃,看不清楚。
咚~,咚~
异响还在继续,一下,两下。
不快不慢的,很有节奏感,就像是有人在剁排骨一样。
“完蛋了,着的撞鬼了~~”
“主播快跑啊,不跑就没命了~~”
“跑个屁,你能跑的过鬼?用童子尿淋它啊~~”
这弹幕爆发,让周旭阳更加紧张,但是又更加兴奋,
礼物和粉丝都在增长,他的事业进入了上升期!
“咕咚。”
周旭阳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和阿疯对视一眼。
刷~
二人急忙后退,紧紧靠着墙壁~。
卫生间里的咚咚声停止了,似乎有一双眼睛,隔着毛玻璃,在看着他们。
靠!该不会真的这么邪门吧!
我只是要吸引人气而已!
周旭阳心中大骇,只感觉后背有些发寒,就像是被夹子加紧了后背的肉。
“你是主播,你去开门~”
阿疯紧张道,推了周旭阳一把。
周旭阳狠狠的瞪了阿疯一眼,然后才小心翼翼的靠过去。
但是,玻璃门后面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啊!”
周旭阳对着镜头笑道,但是那咚咚声再次传来。
“啊~,主播你后面~~在你后面啊~~”
“快跑啊~,你不要命了?”
“鬼啊~~~”
我真的沒開掛
看到这些弹幕,周旭阳脸色一僵,
阿疯见到周旭阳的小心翼翼的转过头去,然后忽然一松,对镜头笑道:
“各位老铁,不带这样的啊,你们骗我,身后哪有人啊~”
但是阿疯大叫起来:“不对劲,地面在动!!地面在动!!地上有水!!有水!!”
周旭阳只见干燥的卫生间,地面有水出现,那水似乎受到了什么撞击,朝四周飞溅。
在水四溅的时候,透明的水变成了红色。
而在直播间的观众,则看到了一个男人,在砍一个女人的画面,旋即画面中断。
那些观众又庆幸又惋惜。
庆幸不用去看这么恐怖的东西,但是好奇心又想让他们继续看下去。
“我们完蛋了,我们遇到鬼了!!”
周旭阳抱着阿疯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