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oxq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都市逍遙邪醫-第4415章 金猊尊者鑒賞-k1huk

都市逍遙邪醫
小說推薦都市逍遙邪醫
神狱塔第四层。
“龙鳞梭”悬浮在林辰的面前,龙鳞雕纹之上,流转着暗金色的光华,随着林辰将一滴鲜血滴落在上面,暗金色的光华染上一层血色,看起来无比妖异。
林辰指尖落下的那滴血液,很快被“龙鳞梭”吞噬。
于此同时,林辰感觉“龙鳞梭”和自己的灵魂之间,似乎出现了一条细小的桥梁,还没等林辰反应过来,这条桥梁就犹如风中烛火,消失无踪。
将“龙鳞梭”认主,自然不只是滴血那么简单。
按照元始山主的说法,在鲜血被“龙鳞梭”吞噬的一瞬间,林辰的灵魂与“龙鳞梭”的灵性之间,会出现短暂的共鸣。
他需要抓住这短暂的共鸣,将自己的灵魂与“龙鳞梭”的灵性串联起来,当“龙鳞梭”的相关信息,透过“桥梁”传递到林辰脑海时,方才算是认主成功。
林辰一开始,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情,每一滴血液被吞噬时,的确有“桥梁”出现,但这“桥梁”实在太微弱和短暂,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消失无踪。
“还好我肉身强悍,造血功能也是强大,换成普通人,早就把血液给流干了!”
随着一滴又一滴鲜血落下,林辰忍不住吐槽起来。
而伴随着一次又一次失败,林辰开始改变策略,在“桥梁”出现的一瞬间,他没有急着让自己的灵魂与“桥梁”进行连接,而是尝试用灵魂能量去稳固“桥梁”,将他引导到自己的灵魂之中。
“之所以会这么麻烦,估摸着是因为,龙鳞梭终究只是完整宝物的一小部分。因此,它甚至没有器灵。若是有器灵,只要得到器灵的承认,认主应该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不必这么麻烦。”
林辰主动引导着“桥梁”与自己的灵魂进行衔接,当衔接成功之后,只觉得和“龙鳞梭”之间,多了一种玄妙的感应。
于此同时,一些陌生的信息,出现在他的脑海。
“成功了!”
………
玄黄宇宙的某处。
恢弘古老的大殿中,一名老者
正恭敬地禀报着什么。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近三米高的男人,他容貌无比俊美,两鬓带着几缕白发,上半身可以说是无数女人心目中的完美男人,下半身却偏偏是一条金色蛇尾。
老者说着说着,取出一张画像。
画像上的人,正是林辰。
帝蟒主宰沉默片刻,声音低沉:“你确定击败九天剑主的人是他?”
“小的可以确定,绝对没有弄错!”
老者从帝蟒主宰的话语中,听出一些别的东西,似乎主宰大人认识这个家伙,虽然心中好奇,不过他并不敢询问,只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你下去吧。”
帝蟒主宰说道。
“是!”
老者刚走到门口,又听身后传来帝蟒主宰的声音,“顺便去把金猊尊者叫过来。”
鐵血雄風 棲梧
網遊之毒公子 魔語冰殤
“是!小的这就去将金猊尊者大人喊过来。”
没多久,一个身躯几乎和帝蟒主宰一般高大,容貌粗犷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與國民老公的日常
他有着一头青色的长卷发,额生双角,一双眼睛像是血色琉璃,身上有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像是从血海中走出来的可怕凶兽。
“不知主宰大人喊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金猊尊者走到帝蟒尊者面前,神色恭敬,不过并没有之前那老者一般的卑躬屈膝,算得上是不卑不亢。
大魏王侯
在“大自在神教”的一众尊者之中,金猊尊者威名赫赫,许多尊者在他面前,甚至表现得小心翼翼,犹如后辈,唯恐惹怒他。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战力无比恐怖,而且性格暴躁弑杀。
论起所杀“玄黄殿”成员的数量,“大自在神教”的一众尊者里面,没有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论实力,他放到“玄黄殿”尊者级“排名战”中,都足以进入前十,像梦月尊者那种实力,和他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金猊尊者的眼中满是期待,他曾偶然见过帝蟒主宰的孙女卡西娅,一见倾心,无法忘怀。
他的行事风格极为果断,后面直
接来向帝蟒主宰提亲,既想抱得美人归,也希望和帝蟒主宰之间的关系,更紧密一些。
只可惜,当时帝蟒主宰只说他会考虑,后面便没了下文。
他所期待的,便是帝蟒主宰说出一句,愿意将卡西娅许配给他。
“其实,你当初来提亲的事情,我和卡西娅提过。”帝蟒主宰一声叹息,表情有几分无奈。
後置的十號 翡冷翠01
金猊尊者心中咯噔一响:“她不愿意?”
帝蟒主宰点了点头。
金猊尊者心中愤懑,但也不敢造次,瓮声道:“卡西娅小姐她是觉得,我配不上她?”
“你不必妄自菲薄,从来没有人认为,你配不上她。主要是那丫头,已经有喜欢的人。说实话,比起她喜欢的那人,我其实更看好你!”帝蟒主宰摇头道。
金猊尊者先是一阵兴奋,转念一想,帝蟒主宰看好自己,那又如何,既然这段时间以来,他没任何回应,估计不会为了自己而去强迫他那孙女!
他那孙女执意不愿嫁给自己,那说什么都没用!
帝蟒主宰见他沉默不语,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又是叹息道:
“那孩子实在是让我头疼,她喜欢上的,是‘玄黄殿’的成员。而那男的死活不愿意脱离‘玄黄殿’,加入我们‘大自在神教’。”
重生大牌千金
“这怎么可以!”
金猊尊者一声惊呼,“她怎么可以喜欢上‘玄黄殿’的人,这不是让大人您难做吗!”
表面上只是惊讶,心中却是狂喜,卡西娅喜欢上的是“玄黄殿”的人,那么就绝对不可能在一起,最终成为她男人的,必然还是自己!
“你说的没错,我的孙女婿,绝对不能是‘玄黄殿’的人!”
帝蟒主宰点头,一脸无奈,“问题是,我怎么劝她,她都听不进去。她怎么也忘不了那男人,甚至还以死来威胁我,说什么除非那男的死了,否则的话,她不可能嫁给其他人!”
一賤鐘情
除非那男的死了!
金猊尊者心中一动,道:“不知道那男的,叫什么名字,或许我曾见过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