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lw1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輪迴樂園 txt-第五章:冷冽閲讀-my3q5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运猴跳跃在古建筑间,沿途留下一串仅有苏晓、布布汪、巴哈能看到的踪迹。
运猴虽调皮了点,但作为猴中贵族,与猕猴那种泼猴有本质区别,吃了御之米后,就开始尽职尽责的领路。
不过因这小家伙有些调皮,去寻找断魂影之石·残片的路径,大概率不是直线,但也最多是走个S形,不会出现走Z形路线这种坑人情况。
古都内,苏晓寻着运猴留下的金色足迹前行,在飞船上,他看过这片大陆的简易地图,向北行进的话,出了「亚达古都」,就到了相邻的「寒冷墓地」。
如果说「亚达古都」是藤族的栖息地,那么「寒冷墓地」,则是鬼族的领土。
情报过于有限,苏晓对鬼族的了解,只能凭世界简介给出的部分情报,例如,鬼族传承了亚达人的黑暗。
本世界内,作为中立势力的藤族,其战力应该不怎么突出,古都虽位于中部,可这里没什么资源,这里是历次开启树生世界后的公证区。
历次进入树生世界内的参战者,都快把「亚达古都」翻个底朝天,「寒冷墓地」则不同,那是在历次的公证区外,可能是几千年,甚至更久都没有外来者踏足的土地,更加危险的同时,也代表有更多机遇。
苏晓这样思索着时,布布汪的叫声传来,闻声看去,布布汪的神情略带沮丧。
之前的物资争夺开始后 布布汪没参与 而是去追飞机了,从它的神情看来 事情发展的不顺利。
“那边没同意?”
我用整個世界愛過你
“汪。”
布布汪扬了下头。
“怎么拒绝的?告诉我原话。”
“汪 汪汪汪……”
“?”
一旁的奥娜,看着交流中的苏晓与布布汪 心中倍感惊疑,布布汪的叫声她是一声都没听懂 不清楚苏晓是怎么听懂的。
“是吗。”
“汪 汪汪!”
“嗯,我随后就到。”
苏晓说话间,点了点头。
“汪。”
“啊这~”
一直侧耳倾听的奥娜,感觉自己听了个寂寞 这‘当面密谋’ 让她和伍德一点脾气都没有。
“两位,我们先追踪运猴的足印,我老大随后就来。”
巴哈开口,苏晓几个闪身就消失在奥娜与伍德的视线中。
……
两小时后,古都南侧的一处山谷上方 一架老式飞机停在上方的岩石跑道上。
山谷内,瀑布落下 下方的水潭升腾着白气,整个山谷绿水青山 一幅鸟语花香之景。
苏晓停步在山谷上方的岩台上,似是感知到他的到来 山谷内一名形象酷似外星人的类人存在投来目光 它椭圆形的脑袋与身体不成比例 双眼出人预料的大,细胳膊细腿。
“又来了,要和你们重复多少次?我是虚空之树公证的中立人员,不会偏袒哪一方。”
大头人开口,如果是在遇到凯撒前,苏晓或许还会勉强相信这话,凯撒那厮,经常是虚空之树+轮回乐园双公证的军需官,但那厮一手「毛过拔燕」的绝活,让人毕生难忘。
“有件事想和你谈。”
苏晓的话音刚落,警告提示出现。
【警告(虚空之树):立即停止与本世界特殊中立单位交涉,如果无视此警告,将会导致你的信誉度大幅度降低……】
苏晓查看警告内容后,安心了很多,如果是直接性的惩罚机制,他转身就走,虚空之树的威仪还是不能触碰的,至于警告,无视之。
“接到警告了吧,所以……”
大头人的话说到一半停下,它以自身权限,查看了苏晓的信誉度,那已经低到发红的信誉度,代表了很多事。
“这位朋友,没必要,真的没必要,你们这是杀戮竞技,我一个跑腿的中立单位,不能帮你们做什么。”
大头人的态度转变了很多,就苏晓这信誉度低的,说会拔刀砍他,大头人估摸着,对方能干出这事,他是位于公证区内部的中立单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是另类的参战者,只是很多人想不通这个问题而已。
这件事,苏晓最初也没想通,直到那次参与强者争霸战,他与暴鼠以隐晦的方式达成一笔交易后,他了解了这一概念。
如果大头人是投放完物资箱后,就离开的中立单位,那最好不要与对方有接触,可如果对方是投完物资箱,之后留在公证区内的隐秘处,等待后续的物资箱投放,那就可以从中操作。
大头人,不,自称保罗的中立人员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显然,它看过某部电影,感觉自身与电影中的主角模样相近。
苏晓拿出张价签,又取出个小瓶,将小瓶卷在价签内,抛给保罗。
“我是中立单位,不可能收……”
保罗的话说到一半,抬手抓住卷成纸筒的价签,他的面色略显怪异。
“把他带来,或是丢掉手里的价签。”
留下这句话,苏晓反身离开,信誉度在狂掉,他估测,再继续交涉,大概率会直接触发惩罚机制。
苏晓能确定,保罗有七成以上概率,是可交涉与合作的中立单位,并且是虚空之树认证后的那种,眼下他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当然是警告提示狂飙。
用游戏比喻的话,就等于一名刚进入新场景的玩家,利用全开放地图的优势,来找了大后期才可交涉的NPC,这触犯了「场景规则」,但不触犯「游戏规则」。
看着苏晓走远的背影,保罗从卷成纸筒的价签内,倒出个很细的小瓶,它估计,这里面的时空之力至少有10盎司。
“挺上道的嘛,也难怪,毕竟是疯子乐园的猎杀者。”
保罗将一块石块踢进水潭内,几秒后,一名河马头的憨憨飞行员浮上水面。
“走了,干活去。”
“还…没到…二阶段。”
河马头飞行员的头下沉,只露出眼睛,水面咕噜噜的冒泡,它更喜欢泡在水里。
“这是私活,走了。”
保罗拿出表看了眼时间,快去快回的话,不会出差错。
……
亚达古都北侧,最边缘处。
苏晓根据运猴的足迹,没用太久就赶上伍德等人,或者说,是伍德提议在这等。
在伍德看来,苏晓是很重要的‘队友’,进入「寒冷墓地」后,万一遇险,且不可力敌的情况,那就是多个分担火力的人,俗称,三个人被狗追,远比两个人被狗追的风险更低。
“久等了。”
豪門夜寵:惡魔的枕邊玩物
苏晓口中呼出白气,越向北走气温越低,原本郁郁葱葱的大地,此时已是寸草不生,黑色的泥土中,隐约透出一股腐败的味道,寒雾让前方看上去雾蒙蒙一片,可视距离不超50米。
逆仙道途
“都是朋友,别这么客气,你不来,我们怎么能先进寒冷墓地?”
伍德笑着开口。
“……”
苏晓没接话,只是继续前行。
突突突~
“嗯?什么声音?”
奥娜的纤眉微皱,目光左右环顾。
突突突~
“布布,你怎么了?”
奥娜找到了声源,是布布汪后腿哆嗦的声音,因为哆嗦的太快,才发出这宛如电动小马达般的声音。
“没事,它就是有点冷。”
巴哈坏笑着,躲在苏晓腿后的布布汪,气得想咬巴哈一口,可它做不到,现在距离苏晓超过3米远,它会失去安全感,周边这场景,要是不飘出个鬼魂来,布布汪倒立撒尿自己喝!
经简单商议,小队排出队形,苏晓作为近战系在最前面,之后是布布汪、巴哈,奥娜注意左侧与后方,伍德注意右侧与后方。
寒雾飘散,除了黑到不正常的地面外,周边别说树木,连根草都没有,并且越发寒冷。
这种冷,不是单纯的气温低,是深入骨髓与灵魂的寒冷。
类似的感觉,苏晓经历过一次,那次是在画之世界的古堡内,他当时在二楼有房间,自然没被那种寒冷影响,据说月使徒被冻得都有点智熄。
这薄雾是针对灵魂的魂雾,能让灵魂感到寒冷。
“啊嚏~”
奥娜打了个喷嚏,她口中呼出寒气,脸色略有发白,附近的伍德也没好到哪去,眼洞内的绿色瞳焰,都被冻得暗淡几分。
这寒冷是针对灵魂,苏晓都开始感到寒冷,其他人的情况可想而知,不过苏晓还能坚持,再抗几小时,对他而言不是问题。
【警告:你正在承受「灵魂寒冻」效果。】
【承受「灵魂寒冻」期间,你自身的生命力恢复将遭到大幅度抑制,但光环能力、药剂等,将不受此寒冻的影响。】
【承受「灵魂寒冻」期间,你将每秒承受2点灵魂伤害(灵魂强度已豁免86.6%)。】
【承受「灵魂寒冻」期间,你的基础·神经反射速度将每分钟减低1点(灵魂寒冻效果祛除后,此减益将恢复,如过长时间承受灵魂寒冻效果,将导致基础·神经反射速度出现永久性降低,灵魂强度越高,此抗性越高)。】
【承受「灵魂寒冻」期间,你的智力属性将逐步降低,减低程度过大,将导致你的最大法力值永久性滑落,感知力永久性损伤。】
【现寒冻值:0.12%(缓慢提升中)。】
【如寒冻值超过50%,「灵魂寒冻」对你的减益效果将大幅度提高。】
【如寒冻值超过85%,你的行动力将严重丧失,且「灵魂寒冻」对你的减益效果再度递增。】
【如寒冻值达到100%,你的灵魂将被冻碎,此为灵魂斩杀,你将死亡。】
……
苏晓之前猜到这世界的异常状态会很麻烦,但没想到这么凶残。
他现在的灵魂强度为590点还尚且如此,布布汪、巴哈、伍德、奥娜的情况可想而知。
「灵魂寒冻」抑制了自身的生命力恢复,也就是体力属性、被动能力、装备等,所衍生的自愈、生命值自我恢复等,全部遭到压制,好消息是,光环能力与恢复药剂的效果不受影响。
苏晓以灵魂强度豁免了86%后,都要承受每秒2点的灵魂伤害,也就是说,灵魂寒冻的初始伤害,大概在每秒/15点左右,一分钟就是900点灵魂伤害,一小时54000点灵魂伤害,这谁顶得住?
布布汪与巴哈成长到八阶,在属性强化仓内进行了几十次的潜力唤醒后,灵魂强度也有120点出头,能豁免「灵魂寒冻」所造成的16%~17%的灵魂伤害,每秒承受12点~13点的灵魂伤害。
好消息是,布布汪的「冰雪女神光环」在生效,简直救命。
就算如此,布布汪与巴哈也撑不住太久,更别说,灵魂伤害只是「灵魂寒冻」效果中的开胃菜,反应速度的临时降低很危险,尤其是面对突发情况,而智力属性的临时降低,则会衍生出感知力的迟缓。
反应慢+感知迟缓+突发情况,其恶果,将是付出性命。
更为强悍的是,这异常状态会随着承受者的寒冻值提升,而不断递增效果,当寒冻值超过50%后,所承受的灵魂伤害会提升到几倍,达到每分钟承受几千点灵魂伤害,到那时,一小时的灵魂伤害最起码破20万。
“这破猴,领的什么路啊。”
抖成筛糠的巴哈开口,它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冻僵了。
“汪。”
布布汪叫了声,神情逐渐欢乐,以往是气候一冷,它聪明的智商就占领高地,这次思维都快冻结,聪明的智商不顶用了。
眼下已经深入「寒冷墓地」有一段距离,现在走回头路还来得及,再硬顶着行进1~2小时,导致寒冻值逼近50%,届时想回头就晚了。
苏晓看向伍德与奥娜,伍德没表态,奥娜点了下头,意思是继续前行,她在陨灭星探索过不少险地,并不畏惧眼下的情况。
周边除了寒雾与黑色大地之外,什么都没有,连根枯草都没,就这样行进半个多小时后,苏晓停下脚步。
在「寒冷墓地」行进,就目前为止,其他都还好,但太费恢复药剂了,他带的50瓶【活力原液】,此时已消耗了5瓶,这个世界进度才刚开始而已。
在「寒冷墓地」内受伤的成本很高,伤势仅能凭布布汪的光环,以及恢复药剂,其他方面都被寒冻效果大幅度压制。
苏晓完全可以想象,之前虚空之树提示过的真实剧毒、黑暗诅咒等异常状态,会有多费药剂。
并非是苏晓丧心病狂,选择带50瓶【活力原液】进世界,原本他打算带100瓶的,碍于存的材料兑换配额不够,要不然,200瓶他都能搞出来。
从树生世界这个程度就能听出,这世界的环境必定很复杂,多带些恢复药剂准没错。
活力原液是苏晓自己调配的药剂,不计算黑枫树方面,材料成本才5枚灵魂钱币一瓶。
【活力原液:每次制造需1500点法力值,需消耗材料:活力萃取精华,生命泉水、水晶瓶、黑枫树叶片的汁液(5.2479克,需极其精准的6道流程处理,活化、活性提取、精神力催化/过滤等)。】
若非材料配额限制和法力值恢复方面,苏晓这次真就带200瓶【活力原液】进树生世界。
此刻伍德与奥娜,偶尔就能看到布布汪与巴哈将【活力原液】当果汁一样喝,两人当然感知到【活力原液】被打开后,飘散出的浓郁生命力,这必然是种恢复药剂,还是很珍贵的那种。
在奥娜的认知中,就算家里有矿,也不能这么喝啊,她低叹一声,拿出瓶药剂,喝下一小口后,剩余的大半瓶揣回到怀中。
一行人正走着,苏晓忽然停下脚步,问道:“两位,你们的寒冻状态严重吗。”
听苏晓这么问,伍德心中暗自警惕,奥娜更是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三人合作,相当于是血兽、骷髅、触手姬在合作,如果三人都还强大,彼此都有利用价值,那就是和平,可一旦有一方虚弱了,那极有可能被另外两个恶鬼扯烂、生吞。
当然,在面对一个外在强敌时,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的,面对外在强敌,三人甚至会互相救援,击败强敌前大家是好队友。
“我的状态还不错。”
伍德开口。
“寒冷伤皮肤。”
奥娜的指尖轻抚过自己的脸颊,尽显从容。
“是吗,了解了。”
苏晓说话间,从储存空间内取出两支注射枪,这里面是被稀释后的【灵魂寒冻抗剂】,是他在紫色物资箱内获得。
原本【灵魂寒冻抗剂】仅有一支,但被苏晓用「拜式溶液」稀释成8支,单支的效果虽然没原版强,但能注射的次数多。
小小縣令大將軍
借用炼金导师·科因的一句话是,「拜式溶液」是药剂学最伟大的几大发明之一,其强悍的兼容性与复刻性,简直是完美的稀释剂。
苏晓用「拜式溶液」稀释药剂,可不是给药剂兑水,原本整体药效为10的药剂,在被「拜式溶液」稀释成几份后,整体药效最起码达到15~17之间,这就是「拜式溶液」的复刻特性,这可是用灵魂能量+微量时空之力所调配出的溶液。
苏晓给布布汪与巴哈各注射一支【灵魂寒冻抗剂】,它们两个的寒冻值快速降低,没一会就降到5%之下,效果拔群。
布布汪与巴哈的气息变化,伍德与奥娜都感知到,伍德轻咳一声,道:“还有这好东西?给我也来一支。”
“这药剂的数量有限,刚才问你们的寒冬状态,你们都说不严重,所以,你们暂时不需要它。”
听闻此言,伍德与奥娜都无话可说,方才是苏晓主动问他们的寒冻状态严不严重,他们一个说状态不错,另一个尽显从容。
要是罪亚斯在场,肯定是一句:‘我刚才放屁的,不行了,赶紧给我来一针,二弟都快冻掉了。’
可惜,伍德与奥娜没有罪亚斯那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伍德属于关键时刻不要脸,奥娜则始终保持矜持。
噗嗤!
鲜血四溅,十几根手指粗的莹白色触手,从奥娜的袖口内探出,挡住一只利爪,这利爪将触手半切开,红润的血液流出。
“吼!!”
吼声宛如音浪般扩散,其中混杂的灵魂冲击,让奥娜眼前出现重影,如果是以往,她不会如此,可她在承受「灵魂寒冻」效果,反应力与感知力都大幅度临时降低。
袭击奥娜的,是一名全身衣着破烂,皮肤霜白的怪物,它双眼中是放射状的蓝色,这蓝色完全占据整个眼睛,脸上的霜白皮肤,满是细密的冻纹,它的头发稀少,却格外飘逸,宛如用了海飞丝。
这怪物右手的利爪如剃刀,左手中抓着一把锈迹斑驳的武器,从形状看,这应该是一把带刃武器,但已经腐朽到只剩两指宽,一侧是刃口,另一侧满是腐朽出的锯齿,整把武器升腾着寒气。
看到这怪物的第一眼,苏晓就感觉这玩意的强度有点不对,让他想起圣地·奇利亚德的‘地牢杀神’。
当初六名地牢杀神组成的‘地牢天团’,差点把神父给秒了。
此时这霜白怪物,给了苏晓与地牢杀神相近的感觉。
莹白色触手被劈砍到四处横飞,霜白怪物的攻击毫无章法,宛如疯狗。
奥娜可不是好惹的,大量莹白色触手从她两个袖口内涌出,将霜白怪物缠绕在其中。
这些莹白色触手攀到敌人身上后,如同树根般分裂开,以更细小状态钻入敌人的血肉与口鼻中,带给敌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最终把敌人的本源生命力、灵魂能量等全部吸干,只剩残渣。
啪啦一声,奥娜的莹白色触手,将一具人形驱壳扯到粉碎。
“这东西……有点难缠。”
奥娜开口,相比她,苏晓已通过侦测装备,侦测到敌人的资料。
霜白怪物名为「被侵蚀者」,也可以称之为「冰奴隶」,通过查询「冰奴隶」的资料,苏晓得知了本世界的很多情报。
曾经的树生世界为何一片黑暗?因为这里曾与深渊直接连通,是被深渊力量重度侵蚀的世界,所以才只有树木与黑暗。
月宮春
亚达人并非来自与黑暗,他们是黑暗时代之前的先民,被深渊之力重度侵蚀后,他们才与黑暗出现同化迹象,并出现传承上的断层,所以他们之后才渴求光明,如果亚达人是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也就不存在追求光明这一说。
用光秘法驱散黑暗,其实就是以光秘法轰向本世界与深渊的通道,在这通道关闭后,深渊之力自然就不再涌进来。
深渊之力有个特性,在与深渊完全断绝联系后,会进行适应性的侵蚀与增益,例如它侵蚀火焰,这片区域内的火焰会变得更强,作为代价,这火焰会有很骇人的特性,例如会逐渐焚烧世界等。
眼下的「寒冷墓地」,就是此地的寒冷受到了深渊之力的增幅与侵蚀,也就形成了「灵魂寒冻」效果。
这名冰奴隶原本是鬼族,但因被「灵魂寒冻」彻底侵蚀,外加鬼族的灵魂被冻碎前会畸变,才变成这幅模样。
冰奴隶在生存力方面不算强,可寒冷中残存的深渊之力,让它有了强悍的攻击能力与速度。
银.月狼如何?当初依然被深渊之力侵蚀,由此可见,这种力量有多难控制,又或者说,这种力量是无法被控制的。
被深渊之力侵蚀过的地方,有两大特点,1.特别危险,等同于危险区域,2.资源富有到让人不敢置信。
“这能量残存……”
伍德的神情凝重,他取出深渊之罐,将冰奴隶残存的部分能量,吸入到深渊之罐内,随即,他心中一颤,阴险如他,也无法掩饰心中的喜悦,这世界曾与深渊有过莫大的关联,而深渊之罐就来自深渊,伍德感觉到,这或许是他最有可能送走野爹的一次。
伍德西装袖口处的金色纽扣上,闪过一抹微光,除他自己,别人无法看到这点。
“各位,继续探索吧。”
伍德的神情如常,抬步向队伍偏后方走去,要回到原本的位置。
“等等。”
苏晓刚说话,伍德身后出现一张巨口,一口将伍德吞入其中,这不是遇袭,而是溜了!
“巴哈。”
“了解!”
巴哈的双翼展开,苏晓以龙影闪能力靠近巴哈,被巴哈拖入异空间内,布布汪则融入环境消失。
咔咔咔~
巴哈刚关闭的异空间通道处,寒冰在半空中蔓延,险些让苏晓与巴哈无法进入异空间内,可见情况有多危险。
方才还满员的小队,此时只剩奥娜一人,她单手握住脖颈上的项坠,以精神力快速询问情况。
“白夜和伍德溜了?老婆,跑!向伍德消失前背靠的方向跑!”
听到扭曲十字架内的喊声,奥娜转身就逃,她刚冲出几步,就感觉地面在轻颤,她向后望去。
“吼!!”
寒雾中,密密麻麻的冰奴隶向奥娜冲来,在这些冰奴隶后方,还有几道气息恐怖得庞然大物,看到这一幕,奥娜的血都快凉了,如果被这些怪物追上,她将必死无疑。
加入小队前,奥娜认为‘好队友’之间是比谁跑得更快,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