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7xm超棒的小說 聯盟一姐的生活手冊 線上看-第650章 袁華!讀書-kv5jk

聯盟一姐的生活手冊
小說推薦聯盟一姐的生活手冊
“GNF选择了娜美作为霞的辅助,而在BLG选出猪妹作为打野后,Kii的打野定在了奥拉夫身上。”
薔薇夜騎士
“很少见啊…奥拉夫这个英雄打上野都能玩,不过因为技能机制的原因,其实我觉得用来打野的话是有些太过笨重了。”盒子很惊讶,但是又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对,于是他又解释了一遍,说道:“我说的是上了比赛的奥拉夫。”
今年世界赛上用奥拉夫打野的队伍,除去几支没准备东西的外卡队伍之外,常规赛区的几大战队,只有LCS的队伍是用过一次奥拉夫的,那支队伍的中单叫Xp。
是已经被blg给送走了的队伍。
甲米的想法却是和盒子的不一样,他想了想后,出声道,“奥拉夫打野吗…其实奥拉夫打野还是挺强的,带狼头天赋的奥拉夫机动性还是有的,只是比赛上不好发挥。”
戚少的絕寵嬌妻 七飯
奥拉夫很强,如果看单挑的话,那联盟上百号英雄里,真没有几个英雄怼的过这家伙的。这个一直在寻死的英雄,血量越少,吸血攻速越高,除去没有位移和硬控之外,其实奥拉夫算是啥都会一点的英雄。
能吸血,能加攻速,有移速,有伤害,有减速,有坦度,甚至还有着能免疫控制强杀AD的大招。
把奥拉夫放到野区里,那他也是打1V1的莽子英雄。但那是rank里的奥拉夫,在rank里的奥拉夫各种经济吃的飞起,花式带着斧头去对面野区。可是放到了比赛上之后,需要帮助团队做眼不说,自己的定位也是从战士变为了坦克,要出一身的肉装,买数不清的真眼。
比赛上的奥拉夫,输出装最多就是出一件黑切。
但是你看看rank里的奥拉夫呢?上单的要出破败黑切血手,而打野的就是战士黑切死舞。
在边上的姜黑珉没有说自己对奥拉夫的心得。
因为黑叔叔他最讨厌的英雄就是奥拉夫了,他打职业那些年,是专玩挖掘机的,而挖掘机,其实超怕奥拉夫的。
当年挖掘机超强的版本,姜黑珉说是国内前三打野没啥问题。而奥拉夫用来打挖掘机之后,姜黑珉的实力大大下降。
虽然他也会玩巨魔,能用巨魔去打奥拉夫,但他的巨魔没法和挖掘机比的啊!
所以看到GNF选出奥拉夫,听着甲米和盒子的谈论,姜黑珉只是抿抿嘴,沉默了好一会才出声道,“现在双方都把中单给放到了后面,看样子姜载文教练也是有了想法了。”
甲米盒子点点头。
姜载文就搬了一个妖姬和上一把李鱼玩出手感的丽桑卓。
没有第一把的时候那么针对李鱼了。
而至于搬丽桑卓什么的…
你说海克斯丽桑卓这个套路他姜载文能针对吗?带海克斯闪现什么的,那可是人家的召唤师技能啊喂。难不成他还能冲进对方的隔音间,然后强行跑到小女孩的面前,伸手强按着她的手不让她选择天赋吗?肯定是不行的啊!
繁花的丽桑卓玩的也很强,但是让他用玩都没玩过的海克斯丽桑卓去打比赛,那别说是不是姜载文同意不同意的问题了,就算姜载文同意,繁花自己肯定是不同意的,谁敢这样做啊?
所以姜载文只能搬掉。
“姜载文教练和KOK教练挺有意思的。”
双方搬选结束之后,甲米笑了出声。
他出声说道:“GNF的姜载文教练和BLG的KOK教练是同辈人,而韩国是个很重辈分的国家。他们两位都是这个行业里的前辈,现在两位对拼,让我觉得太有趣了。我觉得两位教练是对比来着,姜教练信奉的理论是你强,我就搬,是一个尊重对手的教练。而KOK教练的话,则是相信队友的教练。”
“一个尊重对手,一个相信队友。”
甲米笑着道:“也就是因为如此,双方教练才能做出这样的搬选吧。”
甲米说的没错。
姜载文他确实是那种不“迷信”的教练,他是那种,对面选手只要手感打的火热的英雄,打出了作用的英雄,然后下一把,到了搬选我就是要搬你的。
Bo5是一个长环节,比拼的不只是选手的技术,更有选手的心态,耐力。
所以智斗上的环境,姜载文是很重视的。
姜载文是不会出现那种,我觉得我能针对你,所以即使你玩的火热,手感上来了,我也是不搬的教练。
他不是不相信队友和自己的套路不能针对到对手。
而是相信着自己的那一套,尊重对面的对手,重视自己的对手。
强的,我搬,弱的,我针对。不强不弱的,我会玩的话咱们就抢了。
反正就是见缝插针,有个洞就要往里面钻的教练,百分百的不让你打自己想玩体系的一位教练。
而就依着这样一套打法,外加上队内的中上经验丰富,英雄池底子厚,GNF可以说是世界赛上没用出套路就赢了一路。
只有遇到难啃的骨头TY时,GNF才用了自己的东西。
而现在,KOK搬掉了卡尔玛和蜘蛛,打乱了自己这边想用的体系,那不用多说,姜载文也不会让KOK如意的。
但谁能告诉姜载文…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我的契約女神
“嘶,我是真的不理解了。”
“她的英雄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英雄都能选的出来?”
GNF的隔音间里,姜载文吸了口冷气,重重一跺脚,然后,又重回冷静,“肯定是打中了,繁花你看看你想玩什么?”
“皎月会很好打,但皎月…”繁花的脸色也很凝重,对着麦克风,他接着说道,“这次世界赛没有练过她。”
軍嫂的彪悍時代
“所以我不确定能不能打出效果。”
姜载文沉默片刻,“那除去皎月之外,还有什么能打?”
“发条,泰坦,瑞兹如何?”
“泰坦和发条可以试试,瑞兹不行。”繁花摇摇头,“瑞兹打伤害的时候,一定会被她找到机会的。”
姜载文点点头。
“那就发条,发条加奥拉夫。”
“刚好你的发条和Kii的奥拉夫都玩的很好。”
姜载文想了想,双方队伍开始调试天赋了,于是,他又出声说道,“注意两个点,一,一定要多抓中路。”
“二,要多去抓上路。”
“一定要压制船长的发育!”
“Kii你入侵的时候要多和队友沟通。”
上一局就是重视猪猪的下路,导致出了意外。
这一把,姜载文在认真的看了上一盘的比赛之后,有了个新的决策。
那就是选出强势的打野,主动抓人!
得让BLG成为被动的一方,打乱他们的进攻节奏才行!
所以,Kii的任务在这把只会更加重要!
BLG的隔音间里,李鱼看到GNF中单位锁定下了发条,稍皱了皱眉头。
“KOK,打发条的话,我就不带TP了。”
“你确定?”
TP的作用太强了,十个中单,八个都会带TP。
李鱼点点头,看着面前选出来的英雄界面,耳边仿佛有一支曲子在响动。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
伴着脑海中响起的奇异BGL,是海上坐着小船叼着烟提着叉子的男人。
李鱼肯定的说道,“带别的没法单杀,发条挺难杀的。”
無盡之城
“玩小鱼人,吃不到人头就废了。”
GNF对决BLG第二局
潮汐海灵—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