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bcr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981章 南邊來的風(1)看書-d6t89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阳阿县,属上党郡,治所在今山西阳城县西北三十五里阳陵村。北魏的时候,这里是建兴郡的郡治所在。
不过河阴之乱爆发后,并州各地战火连天,阳阿县毁于战火,高洋登基后就将这里废弃掉了子民迁往他处。以至于残破的县城无人居住,短短数年时间,就已经成为了断壁残垣,被大自然占领。
然而此时此刻,却有一支骑兵队伍驻扎在此地。当然,他们也是临时驻扎,随时都可能会跑路,俗称“转进”。
“鱼都督,綦连猛的人马已经撤回到了泫氏,末将感觉颇为奇怪。”
副将带着斥候出去转了一圈之后,发现綦连猛已经把大军撤回到了离这里咫尺之遥的高平县城!
似乎打算转攻为守,这种姿态,让这位跟着鱼俱罗从长安一直到这里的副将颇为疑惑。毕竟,他们跟綦连猛的斥候互相绞杀,互有胜负,基本上处于平手的状态。
对方兵力占优,断然没必要这么快就“怂了”。
“嗯,我也注意到了。”
鱼俱罗沉声说道,他来回踱步,想了半天,也有些不甚明了。綦连猛这厮用兵老辣,非常不好对付。
老鱼没有选择跟对方硬碰硬,而是采用了“贴身战术”。也就是利用骑兵的机动性(綦连猛的队伍里面步兵不少,而老鱼是纯骑兵队伍),綦连猛到哪里扎营,他就贴到哪里!
如果綦连猛派人去劫掠,那么老鱼就跟踪伏击。綦连猛派出的人多了,每次消耗大,老鱼又不会直接跟他们接触。
如果派出的人少了,这些人会被老鱼的骑兵队伍一阵胖揍,很可能有去无回!
这一招也是高伯逸面授机宜说的,口诀就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老鱼这个人就是听话,肯执行命令。这次带来三千骑兵打“游击”,果真是严格按高伯逸的嘱咐在做。
他完全没把高长恭当回事,无论说什么都不顶用。
“嗯,你带一千骑,去泫氏叫骂一阵。綦连猛怎么对付高长恭的,你就怎么对付他,先去试试虚实再说。”
“喏!”
此人是老鱼以前的袍泽,都是在西魏当过府兵,然后因为各种原因家中破产而退役的人。
他走了以后,老鱼越发觉得心中不安。他们的粮仓建立在丹水以东,离这里已经不下百里远了。也就是说,这一波活动,自持力快到了尽头,需要回粮仓进行补给了。
这种战术,在北魏初年的北方军队中特别常见。纯骑兵部队,攻击半径极大,所以后方特别安全。
傲嬌王爺的管家 佚名
部队机动灵活,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以杀死对方有生战力为主,绝不攻打城池。
“还是,要去问问才行啊。”
战况有变,老鱼心里没底了。因为按照高伯逸的估计,他的任务,就是骚扰綦连猛的队伍,不让高伯逸守晋城守得太累。
暖妻:總裁別玩了 妖千千
穿越火線之生化危機 阿蘇勒
假如晋城失守,那么他则要边打边退,不让綦连猛东进的速度太快,为邺城的防守赢得时间。
末世穿雲
可问题是,现在綦连猛自己缩回去了。一时间老鱼便有些迷茫,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总不能说去攻打泫氏吧?
泫氏就是高平,但又不是高平。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上党郡的这几个城池,都是在北齐高洋在位期间改名和废弃兴建的。
泫氏也是毁于战火,所以高洋下令在它附近修建“高平城”。而泫氏并没有像阳阿县一样被废弃,而是变成了高平城的附庸。
超級畢業生
副将虽然说綦连猛是占据了泫氏城,实际上,他们的大军是两座城池都占了,典型的“互为犄角”,明摆着是打算死守高平地区了!
来之前,在召开军事会议时,众人一致认为,若是河东地区爆发大战,决战的地方,只可能是高平!
高平丢了以后,山西盆地门户大开,“盆地争夺战”正式开始。丢了高平的晋阳六镇大军,只能退到壶口关当乌龟了。
想到这里,老鱼觉得此事蹊跷,必须要给高伯逸写一封信,回去建议一下。
想到这里,他拿出炭笔,在事先就准备好的黄纸上大致说了下现在的情况,然后交给最信得过的斥候,让他送信去邺城。
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他真的不知道,战场太过于诡谲,猎人猎物转换的速度,那是很急迫很戏剧性的,无人可以保证自己永远都是猎人的角色。
……
泫氏城内,胡须茂密的綦连猛,正一个人端坐于低矮城头的签押房内,手里握着一张皱巴巴的纸。
这张纸他看了又看,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
段韶输了,而且似乎还输得很莫名其妙!但无论输得多么离奇,都在在跟高伯逸正面对战时输掉的。从这个角度说,这一战对军心士气的打击,是难以估量的。
軍婚太纏人:首長,放肆愛 懐丫頭
这封信并不是段韶派人送来的,亦不是六镇之人的手笔,而是綦连猛的一个“私人朋友”,派贴身亲信送来的绝密情报。
他可以确定,现在唐邕绝对不知道段韶在滏水河已经惨败了!他更可以确定,晋阳鲜卑当中,他绝对是晋阳六镇之中第一个得知情报的人。
何去何从?
綦连猛陷入了沉思,其实,他本来就不看好段韶能成事,然而也没料到对方会这么“拉胯”。
要是高伯逸玩什么伏击啊之类的打败了段韶,綦连猛还能够理解,毕竟是取巧。而现实却不是这样。
綦连猛可不是猛张飞,他是个心思细密的将领!更何况他也是綦连部的首领,而綦连部是一个汉人部落。
这样的身份,让他里外不是人。
段韶没有绝对信任他,高伯逸亦是不会将他当做亲信,哪怕他舔着对方的脚趾投靠过去也是一样的。
因为自古人们就是对于这种还没打就主动投降的人,缺乏尊重和理解。
“唉,难啊!”
綦连猛长叹一声,一个人要走自己的路不难,难的是带着自己的部族,走上一条迅速发展的康庄大道。
他,不是一个人!
“綦连都督,有访客找您,我让他在县衙后面的厢房里等着了。”
綦连猛的亲兵敲了敲门,语气古怪的说道。
“是什么人?”
“他说是您的老朋友。”
主神競爭者
亲兵满肚子疑问答道。
“快,快带我去,不要声张,任何人都不能说知道么?”
綦连猛急急忙忙的出了签押房的门,催促着亲兵带路,一同前往县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