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84ef都市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第七百一十四章 自爆熱推-lxj4k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妖族镇族阵法,周天星斗大阵!
这一座大阵刚一现世,天地之间所有的神魔目光都是忍不住投射下来,哪怕是正在天庭和那猴子打的无比热闹的一众雷部正神。
可怜那孙猴子只觉得一阵心悸,四周神将俱都观望,他好奇看去,却是被准提圣人遮了双目,什么都看不见,急的哇哇乱叫,手中如意金箍棒奋起神力,却是将满腔的郁闷和恐惧全都发泄在了周围一众神将身上,这些走了神的雷部神将们,一时之察,却是吃了不小的亏。
“周天星斗大阵,这一套星辰幡不是在紫薇帝宫吗,如何在这鲲鹏手中?!”
真武神殿内,看着鲲鹏御使大阵,莫元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一门无上阵法,他亦是会的,只是这阵法必须借助一众强横的神魔加上特制操纵漫天星斗的星辰幡方能施展开威力来,而星辰幡的炼制,却是需要无数珍稀材料,哪怕是如今他身为真武大帝,也是力有未逮。
昔日妖族身为天庭之主,洪荒大陆两大霸主之一,财大气粗,这才将星辰幡炼制成了,想不到最终却是落在了鲲鹏的手里!
莫元越看越觉得奇怪,他记得清楚,在混沌钟关于巫妖大战的烙印里,这鲲鹏分明只卷走了河图洛书,星辰幡最终是流落在天庭手里,怎么会出现在妖师宫?
须知,紫薇大帝可是姬家的人,要称姜子牙一声亚父的,他怎么会将自己这宝贝送给妖师这样的仇人?更不必提那玉帝和鲲鹏也是有深仇大怨,便是紫薇帝君肯给,玉帝也必然是不同意的。
想起这一节,莫元的脑海中蓦然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难不成这星辰幡是鲲鹏这厮自己炼制的?是了,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明星辰幡的来路了,鲲鹏这厮隐藏在北冥这么久的岁月,倒是没白活,悄悄憋了这么个大招,当真是下了血本!
莫元猜的没错,这星辰幡确实是鲲鹏自己炼制的。当初他卷走河图洛书,导致妖族大败,失了天地霸主的位置,背负一身骂名,根本不敢再在三界走动,怎么可能夺走那星辰幡?
这是后来他在女娲娘娘的支持下,以白泽、九凤这些前来投靠的上古妖族天庭残余势力掌握的妖族宝藏炼制而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年妖族占据天界,和巫族划分天地自治,千万载岁月的积累,又岂是等闲?
便是帝俊和太一两尊妖皇身死,那十二祖巫亦是随之败亡,巫妖两族元气俱是大伤,自然是没人管两族这么些年储存下来的资源宝物,妖族的宝藏,俱都被女娲、陆压、鲲鹏这些妖族高层瓜分殆尽了。如不是有妖族千万载资源的积累,便是杀了鲲鹏,也弄不出来那般庞大的资源来炼制一套星辰幡!
诸天星斗的力量汇聚与北冥之上,那股力量是如此的庞大,近乎摸到了圣人的界限,而这股力量,却是被鲲鹏手里的河图洛书操纵着,只要他念头一动,那大阵之力当即砸落,整个万寿山立时化为飞灰,便是有地书这样的先天防御至宝的镇元子,也是束手无策,只能闭目等死!
感受着那股诸天星斗之力的庞大,鲲鹏心里很有几分感触,多少年了,自从巫妖大阵多少年了,这周天星斗大阵之力,终于又出现在世人的眼中。这一刻,他已然等了太久太久了。
须知,这一座大阵不同于紫薇帝宫那没有阵眼的周天星斗大阵,有河图洛书最为核心催动的周天星斗大阵,威力不可同日而语,只是可惜,到底是当初的妖族强者陨灭了大半,虽然有三百六十五名金仙相助,也不能尽数发挥出周天星斗大阵的全部威力,不过用来对付镇元子,已然是绰绰有余!
“镇元子道友,识时务者为俊杰,将那宝贝交出来吧。”
鲲鹏还是没有痛下杀手,只是出言劝说。也是,杀一名三重天准圣的因果太大,譬如当年他杀了红云,最终什么都没落到,还惹了一身的麻烦,被镇元子惦记了数千万年,本来就树敌颇多的鲲鹏可不想杀了镇元子,再惹上他的什么至交好友。
况且此刻他有周天星斗大阵在手,无疑是比冥河老祖占优势的多,对方交出鸿蒙紫气,他大概率能拿到手,而真要逼镇元子走上死路,对方将地书连带着那人参果树一起自爆,这威力足够他和冥河老祖喝上一壶的,而且最终两人未必能找到鸿蒙紫气。
鲲鹏可没忘记自己的目的,杀镇元子是捎带手的,夺鸿蒙紫气才是正事。
“周天星斗大阵,好一个鲲鹏,好一个冥河,尔等的算计当真是厉害,今日只怕贫道不交出那宝贝,却是有死无生了!”
镇元子脸色冷峻无比,虽说在两尊准圣三重天的压制下,他落败陨落都不是难以预料的事情,但是对方祭出了周天星斗大阵则又是不一样,这一方大阵,须得十二祖巫合力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方能力敌,用来对付他,当真是杀鸡用牛刀,所谓十死无生,便是形容此番境地了。
但正是身陷必死之地,镇元子一颗心才变得冷静坦然,如果说先前两尊三重天准圣,他还抱着一星半点逃生的心思,此刻却是尽数消失,只剩下想要拼命的念头。
他死,亦不能叫这二人好受,那鸿蒙紫气,是万万不能交出去的,昔日红云以性命守护交托在他手里的东西,他怎可只求为自己活命便舍弃不要呢?
“鲲鹏,动手吧,要宝贝没有,贫道的性命却是有一条,你自己来取!”
说到取字时,镇元子直接将自身的法力发挥到了极致,也不顾后续可能的争斗,全都灌入到了地书和人参果树之上!
一刹那间,人参果树碧光万丈,地书玄黄光华炽盛夺目,碧光和玄黄之气互相辉映,相辅相成,一股令三重天准圣都心悸的气息自那地书之上浮现,一瞬之间,却是将元屠阿鼻两柄先天杀剑压制的死死的,恐怖威能,却是直奔远处的冥河老祖而去!
这一击镇元子却是无奈之举,那鲲鹏掌握着周天星斗大阵,便是他地书再是强横,也无法与这座洪荒大陆顶级大阵抗衡,反而冥河老祖那边,虽然其人是不死之身,但是他这一击蕴含了毕生参悟的土木两系大道,虽然灭杀不得冥河老祖,也能给其道基以重创,让其好生修养个上千万年,这是镇元子所能做的最后的反击。
冥河老祖是何等人物,集结三界一切负面污秽的血海孕育出来的先天神魔,往日里只有他算计别人,哪有人敢算计他?
魔王的時間 四季閑者
一瞧着那镇元子拼了性命的打出这一击,情知对方想要伤到自己,当下也不管空中的鲲鹏,自顾自的冷哼一声,体内汹涌法力施展开来,一座燃烧着妖异火焰的十二品红莲缓缓自其头顶之上盛开,正是那十二品业火红莲!
他根本没想指望鲲鹏,对于鲲鹏来说,还巴不得他受伤,这样在后续争夺鸿蒙紫气之上,却是少了一个对手。
这十二品业火红莲亦是三界顶级的护身先天灵宝,镇元子再是拼命,打出来的攻势被这十二品业火红莲削减以后,剩下来的法力却是有限,便是能伤到他,亦是严重不到哪里去,他还有余力和鲲鹏争夺。
戰神
果不其然,那鲲鹏根本不去拦截镇元子打出来的这一道拼命的攻击,而是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手中法诀连连变动,那河图洛书之上的八卦印记陡然一亮,随即,被周天星斗大阵聚集的诸天星斗之力犹如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蓦然朝着万寿山垂落下去。
不良庶女
磅礴浩瀚的星斗之力,犹如圣人探指,浩浩荡荡的杀向了镇元子!
“阿弥陀佛!”
凌霄宝殿之内,看着这周天星斗之力落下的如来老佛忍不住喧了声佛号,眸中有几分不忍之色。他与这位与世同君也算是熟识,彼此间也讲过两回道,看着对方就这样陨落,难免心中有几分遗憾。
“如来你动了凡心啊。”
玉帝蓦然一笑,道:“佛门讲四大皆空,这生亦是空,死亦是空,镇元子死便死了,你还是放眼外边那只猴子来的好。”
对于玉帝来说,镇元子算什么东西?他当初在紫霄宫做童子之际,紫霄宫三千红尘客,不知道多少和镇元子跟脚类似的存在都陨落了,他岂会为镇元子可惜?
早就司空见惯了三界大能生生死死的玉帝,除了那些和他有干系有利益纠缠的大能,其余的,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
“好一个周天星斗大阵!”
广寒宫内,与望舒娘娘并肩而立的杨戬眸光骤然一亮,随即有些叹惋道:“可惜了镇元子,他一死,日后想要吃到人参果却是难喽。”
“这又何难,你如有意,咱们二人联手,将镇元子救下来便是,就这不完全的周天星斗大阵,可挡不住咱们三人!”望舒娘娘轻描淡写的道,仿佛那妖族镇族大阵在其眼中也不过耳耳。
仙臨
“算了算了,镇元子与我也没几分交情,如是只有鲲鹏一人便罢了,还有冥河老祖这个难缠的角色,且由他们去吧。”杨戬摆手道。
人参果虽然好,可是单为了人参果,惹上冥河老祖不值当,血海不枯冥河不死,对于圣人之下的存在来说,谁都不想惹上这老魔头。
……
“周天星斗大阵!”
三仙岛内,一身素白宫裙的云霄娘娘朝着西方遥遥看去,玉脸之上有几分不服输的神色,只听她喃喃自语道:“终有一日,我的九曲黄河大阵,必然不会逊色这周天星斗大阵!”
各人修各人的道,杨戬是时光大道,镇元子是土木大道,而这位云霄娘娘,修的便是一座九曲黄河大阵,这一座阵法,便是她全部的道。
不得不说,以其人的天资和道行,一旦有机会跃然成圣,这一座九曲黄河大阵,未必就没机会成为继诛仙剑阵、两仪微尘大阵、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和周天星斗大阵后的第五座可与圣人争锋的阵法。
……
这一刻,三界的大能俱都在为周天星斗大阵的重新现世而惊讶,可是包括一众圣人在内,谁都没想过要出手救下这位自号‘与世同君’的镇元大仙。
星斗之力垂落,感受着那股威能的浩瀚,饶是高傲如镇元子,亦是心中充满了绝望,当此危急之际,其人蓦然仰天大笑起来,在一阵疯狂的大笑之上,他浑身撒发出一股炽盛无比的光华,整个人的气势以一种不正常的速度快速攀升,连带着那人参果树和地书都是威能大盛!
他在燃烧自己的本源,不止是他自己的,还有地书和人参果树这两件先天宝物的!
在炽盛无比的神光之中,镇元子裹挟着两件先天灵物,便直直的迎着浩瀚的漫天星斗之力冲了上去,奔向了鲲鹏。
镇元子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冥河,他情知无法奈何冥河老祖,一直想着的是收拾鲲鹏,毕竟两人的矛盾不可调和!
这一刻,以他自己的生命和两件先天灵物的毁灭为代价,镇元子要一报昔日大仇!
不得不说,镇元子是有几分成功的机会的,这周天星斗大阵,毕竟不是完全版的,一尊三重天准圣的自爆,加上两件先天灵物,威能足以与这周天星斗大阵比肩,是有机会拉着鲲鹏一起下去的。
便是杀不得鲲鹏,两股如此浩瀚威能的巨大力量碰撞,鲲鹏最起码也是一个身负重伤的下场。
伤了冥河老祖,不过是让其闭关一段岁月,可是伤了鲲鹏,哪又不一样。
这位妖师大人固然威压三界,可是敌人也不在少数,他一旦重伤,有的是人想要杀他,这一点,镇元子想的很清楚。
“这个疯子!”
元始天王紀
鲲鹏暗骂一声,却是已然骑虎难下,想要逃此刻也是来之不及,只好硬着头皮,使出浑身解数,控制着河图洛书,调动更多的周天星斗之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