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yas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 起點-第366章奉旨打架分享-hyi6g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66章
房玄龄他们在外面等着李世民的召见,他们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但是讨论昨天韦浩说的事情,他们几个也发愁,毕竟这些条件,很难达成,朝堂的那些官员,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此事,还是需要讨论才是。
“吏部和民部,还有工部讨论了吗?”房玄龄看着那三个部门的尚书说道。
“刚刚讨论,这不,陛下召见吗!”戴胄看着房玄龄说道。
萬界直播之大土豪 一夢黃粱
“反应如何呢?”房玄龄继续追问了起来。
“不好,我刚刚说一说,他们就反对,都不想提高工匠的待遇。”戴胄摇头叹息的说着。
“我这边也不行,那些大臣也是在反对,没办法,现在只能问问慎庸,还有没有妥协的方案。”高士廉也对着他们说道。
戰破軒轅
“估计是不行,不能什么事情,都要慎庸来妥协,昨天你们也看到了,慎庸其实是妥协了,要不然,他根本就不会提出这些问题,诸位大臣,你们还是回去做做那些官员的思想工作韦浩。”李靖此刻把话题接了过来,对着他们说道。
“这,药师,很难啊,你也知道,现在大家对于工匠待遇问题,都是看的很紧,好像只要提高了工匠待遇,就等于是打压了他们的地位一般,事情不好弄的。”房玄龄看着李靖说道,
李靖轻叹一声,也没有办法,他知道,这件事,让韦浩非常为难,这个和他弄工坊的初衷完全不相符,他弄工坊,就是想要把那些没登记的百姓,全部吸引出来,另外就是提高长安百姓的收入,
韦浩不缺钱,他自己的钱自己花不完,就是想要造福于天下,可是,如今那些官员,不但没有支持,还在拖着韦浩的后腿,这个让李靖也是很烦躁,自己的女婿为百姓做点事情,就这么难吗?
“代国公,此事,你也需要去劝劝慎庸,我们也知道,你劝了,但是现在,还需要慎庸开口才是,其实大家都知道,工匠们,都是听慎庸的!”段纶此刻看着李靖说了起来。
“不是,你这个工部尚书是怎么当的,那些工匠不听你的,听慎庸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慎庸是工部尚书呢!”旁边的兵部尚书侯君集看着段纶不满的说道,如果段纶能够控制那些工匠,那么就没有今天这样的事情。
武媚娘傳奇 羽歆爪爪
“我倒是希望他能来当尚书了,不瞒你说,你信不信,夏国公来工部当尚书,工部绝对是大唐最好的部门,收入最高的部门,但是慎庸不来啊。”段纶也是一肚子委屈,自己可没有拦着韦浩的路,但是他不来啊。
“哟,都在啊!”李世民此刻正在从立政殿回来,发现了他们都在甘露殿门口,马上笑着问了起来。
火爆太子妃
“见过陛下!”房玄龄他们拱手说道。
淩天至尊 辰小白
“嗯,走,去暖房说,外面还是有点冷,走!”李世民对着他们招了招手说道。很快,他们就跟着李世民到了暖房,李世民坐在茶桌主位上,开始烧水泡茶。
“怎么样?商量出结果了吗?”李世民边在那里冲洗茶具,边开口问着。
“陛下,还没有,此事,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房玄龄马上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没有那么容易?嗯?那民部到底要不要那些股份,如果不要,那就让他慢慢讨论,如果要,就需要拿出方案出来。”李世民坐在那里,盯着那些人问了起来。
“这!”戴胄也是盯着李世民看着,不知道该怎么说。李世民也没有把韦浩早上提出来的方案说出来,想要听听他们对于此事的看法,但是他们都没有看法。
“嗯,先不说那些官员,说说你们自己,你们对于韦浩的话,认同吗?”李世民想到了这点,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陛下,此事,我们是不认同的,不管怎么说,交给民部是最有利的,当然,对于工匠这一块,我们还是认同的,但是下面的官员,还没有转过弯来,反对意见太大了,也不好,到时候他们天天上书来讨论此事,也不行。”房玄龄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哦,对于工匠这一块的言论,你们是认同的,对于慎庸不想交给民部,你们不认同?嗯!”李世民听到了,坐在那里考虑了一下,想着是不是要把韦浩的方案告诉他们,想了一下,他还是决定不说了,
接着李世民起身,对着他们说道:“你们先泡茶,朕还要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他们以为李世民要去出恭,就点了点头,
很快,李世民就到了韦浩的厢房,他看到了韦浩的书桌上,有很多白纸,上面写满了东西。
“慎庸啊!”李世民进来后,小声的说道。“父…”
“嘘~朕书房那边,很多大臣在,这样,你这份奏章,写完了,你就交给王德,你呢,先回去,明天来上朝,明天讨论这个事情,此事,先不让那些大臣知道。”李世民站在那里,对着韦浩轻声的说道。
“啊,不给他们提前看,如何讨论?”韦浩不懂的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懂什么,这个事情,一时半会讨论不出来什么,慎庸啊,明天,必要的时候,去打架,知道么,没事,打架父皇也不会怪罪你,最多关你两天,两天后父皇就会放你出来,记得啊!”李世民继续交代着韦浩说道。
“啊,打架?”韦浩更加震惊了,这,奉旨打架,这个,好像很爽的样子。
“嗯,明天这个方案拿出来,估计会有很多人反对,但是,现在他们那边也拿不出什么方案来,对于工匠待遇一直没通过,不管是民部还是吏部,还是工部,都没有通过,今天啊,就让他们先讨论一番,明天好吵架!”李世民继续对着韦浩交代说道。
“父皇,儿臣还是有点不懂啊。”韦浩还是迷惑的看着李世民。
“懂那么多干嘛,照做就是了,父皇只有定计,放心,就按照你奏章里面去做,谁拦着也没有用,提高工匠和商人的待遇,给他们公平的待遇,这个是朕需要做到的,但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好的,需要不断的刺探,
这就和打仗一样,你小子没打过仗,打仗就是需要不断的派出部队去刺探对方的实力,摸清他们的实力后,就找机会和他们决战。懂吧?
有空啊,学学兵法,你父皇我可是亲自带兵不知道打了多少仗,你岳父也是如此,你是我们两个的女婿,不会指挥打仗,可不行,不过,现在可不行,等你大婚后吧,大婚后,有孩子了,父皇就派你领军作战。”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是,那个,行,我知道了,明天我狠狠收拾他们!”韦浩点了点头的说着,虽然李世民说的,韦浩现在也不是很懂,但是只能回去分析分析了。
“好,记住了,别打死了就成了,打残了不要紧!”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韦浩点了点头,心里也是服了这个父皇,哪有这样的,教唆自己的女婿去打架的,还说不要打死了。
接着李世民就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和那些大臣们聊了一会后,就让他们先回去了,让他们拿出一个方案来,明天在大朝上要讨论。
他们走后,韦浩还没有写完,李世民就到了韦浩的厢房,看着韦浩在那里写着,这份奏章很长,这个还是韦浩尽可能压缩了,中午,韦浩才写完。
殘愛留痕:總裁的替身前妻
“父皇,写完了,让你久等了。”韦浩拿着奏章,仔细检查一遍后,双手递交给了李世民。
“你这孩子,做起事情来,就是认真,走,去吃饭去,刚刚朕交代下去了,就在宫里面用膳,吃完饭回去!”李世民接过了奏章,对着韦浩说道,两个人就再次回到了暖房这边,
李世民让韦浩泡茶,他要看韦浩的奏章,韦浩就坐在那里泡茶,李世民仔细的看着,看的时候,不停的点头,看完后,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慎庸,就按照你说的办,这个方案很好,很详实,可以直接用。”
“是!”韦浩马上点头说道。
“嗯,朕估计啊,他们今天也是讨论不出什么东西出来,到时候还是要吵架,慎庸,和他们吵架,然后打架,你放心,这个方案,肯定能够执行,虽然大部分的人是反对的,但是一定有支持的人,只要支持的人去外面说,
你就看着吧,长安城到时候可是什么话都有,到时候反倒是那些官员会感觉到压力,对了,晚上回去和你爹说清楚,就说要打架,明天去坐牢两天,别让你爹担心。”李世民对着韦浩交待说道。
“好嘞,知道,反正我爹现在对于我坐牢,都习以为常了。”韦浩笑着说了起来。
“哼,还好意思说。”李世民瞪了韦浩一眼,韦浩也是笑了起来。
中午,韦浩在甘露殿用膳完了后,休息了一会,就回去了,到了家里,韦浩就是躺在家里的暖棚里面,睡觉,太阳晒着,早春的季节,那是非常舒服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韦富荣到了暖房这边,看到了韦浩睡着了,就拿着旁边的毯子,给韦浩盖上,
他也知道,韦浩这两天很烦躁,回来后,就是坐在书房里面喝茶,紧缩着眉头,那是遇到了烦心事,韦富荣也帮不上什么忙,自己懂的也不多,现在儿子是国公爷,面对的朝堂大事情,自己哪里懂那些,韦富荣坐在旁边,自己给自己泡茶,
农事方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生铁也买了几千斤,现在家里的铁匠,正在做那些农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韦浩醒来了,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毯子,而韦富荣在另外一个沙发上躺着,身上也是盖了一个毯子,韦浩坐了起来,就去泡茶喝。
“浩儿醒来了?”韦富荣此刻睁开眼,就要坐起来,韦浩见状,马上过去扶着他,韦富荣年纪大了,加上胖,起来可不容易。
“爹,今天不忙啊?”韦浩笑着对着韦富荣问着。
“忙什么,去年这个时候忙是因为那些田地刚刚弄回来,很多事情需要弄清楚,现在他们都种了一年了,需要爹操心的不多了,就是买好生铁就好了,前几天,买了几千斤回来。”韦富荣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哦,最近我可管不了那些事情了啊!”韦浩苦笑的说道。
移世”逃”花債 味全每日c
“嗯,不过,开耕的时候,你可要去一趟,寻常的时候,你都不去,开耕可要去了,爹要教你祭祀的东西了,开耕祭祀,很重要的,要祈求老天保佑这一年风调雨顺,老百姓大丰收,以前你喜欢胡闹,不去,现在要去了,要不然等爹哪天走了,你都不会了,就闹笑话了。”韦富荣坐在那里说道。
“爹,你说什么呢,好好的!”韦浩马上看着韦富荣说道。
“反正要去就是了,这个早就该教你了,现在你也懂事了,也是国公爷了,这些地呢,也都你是的,本该你去祭祀的。”韦富荣不在意的笑着说道。
“没那么快吧?”韦浩想了一下,自己可是需要去坐牢的,可不能耽误农时啊。
“还有十天左右,十天左右,就要解封了,解封后,农耕就要开始了。”韦富荣开口说道。
“哦,那还行,对了爹,跟你说个事情,明天我要去坐牢,估计要坐两天。”韦浩马上看着韦富荣说道,韦富荣就盯着他看着。
“爹,这次我是奉旨打架!”韦浩看到韦富荣这么盯着自己,马上解释说道。
“你说你,好歹你也是国公啊,能不能不让人笑话,没事就打架坐牢,真是的!”韦富荣也是无奈了,不过,他也完全不担心韦浩,他岳父可是李世民,要担心也是李世民去担心去,自己担心也没有用。
“没办法,嘿嘿!”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好,对了,有个事情啊,我一直没敢跟你说!”韦富荣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叫没敢和我说?出了什么事情了?”韦浩不懂的看着韦富荣。
“没出事情,是这样的,嗯,老夫也不知道该如何和你说,你小姑姑,就是嫁在华洲的小姑姑,他儿子吕子山,这次不是要参加科举吗?科举好像还有五天就要举行吧?”韦富荣开口说道,韦浩点了点头,今年的科举是五天后举行,考三天。
“你表哥吕子山,听说是得罪了萧瑀的小儿子,被人打了一顿,现在还在养着呢,因为他来科举,我就让他住在西城的府邸,毕竟,那边距离书楼也近,没曾想,昨天我回去那边看看的时候,发现了你表哥浑身是伤,
问他谁打的,他说是萧瑀的家人打的,我一想,你好像和萧锐关系不错,就想着,这个事情该如何去处理!”韦富荣坐在那里,看着韦浩说道。
“因为什么啊?”韦浩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因为女人呗,因为什么?小年轻打架,八成都是因为女人,你小姑姑家你也知道,家里也算是有点小钱,这不,来京城这边,托人送来了20贯钱,让我这个做舅舅的,隔段时间给他,吕子山和那些书生,就去青楼那边逛逛,估计是气了争执了,就打起来来了!”韦富荣看着韦浩说道。
“不是,他一个来参加科举的人,去青楼干嘛?不好好读书?”韦浩不懂的看着韦富荣。
“臭小子,读书人去青楼不是正常的吗?他们读书读累了,去青楼放松放松也是可以的,但是,不能打架啊!”韦富荣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好无语,不过一想也是,大唐就这样,书生喜欢去青楼玩。
“伤的严重吗?找来大夫吗?”韦浩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还好,就是皮肉伤,不过,你表哥不服气,说要去告萧瑀的儿子,诶!”韦富荣坐在那里,叹气的说道。
“有毛病!”韦浩听到了骂了一句。
“要不,你去找一下萧瑀的小儿子?”韦富荣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就看着韦富荣,郁闷的说道:“萧瑀嫡子加上庶子,七八个,谁打的,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去找人家。再说了,我一个国公,去找人家国公的儿子,这不是欺负人吗?
超級強兵之使命之刃 袁諾
你说要是知道名字,我找一下萧锐,约出来吃个饭,大家握手言和一下,倒也可以,但是现在,你让我怎么找?我去找萧瑀说,你小儿子打了我家表哥,开什么玩笑?”
“也是啊,我问问去!”韦富荣听到了点了点头说道。
“对了,表哥到底读书行不行啊?有没有把握啊?”韦浩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有个屁把握,被你姑姑宠坏了,最小的儿子,从小宠着,文不成武不就,就知道游手好闲,这次也不知道发哪门子疯,要过来参加科举!”韦富荣苦笑的说道。
“哦,之前没听姑姑提过呢,姑姑在我去年加冠和今年都回来过,那些表哥,我好像都不认识啊!”韦浩想到了这点,看着韦富荣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的那些表哥想要见你一面都难,真是的,天天在外面!”韦富荣听到了,对着韦浩就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