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svo好看的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起點-第816章 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好奇了看書-egbof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回来潜渊之时。
流苏早已经起床,正自盘膝坐在床上修炼。
同处一室虽然尴尬,但时间长了,自然也就互相有了默契,哪怕不说话,也是无比的自然。
只是今日里,多少还是有点儿尴尬。
方正没有打扰流苏。
拿过洗漱用品去洗澡去了……身上黏黏的沾满了口水汗水各种水,也是怪难受的。
美美的在蒸房里蒸了一通,这大概是潜渊基地里最奢华的东西了,也是最简单的……几块石头一堆一烤就成了。
回来。
往床上一躺,继续睡觉保点卡。
直到方正的呼吸声变的平稳,流苏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躺在地铺上的方正。
她定定的看着他……
这段时间里,方正的作息变的很奇怪,变的格外的嗜睡,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只有六七个小时是在活动,其他的时间都是在睡觉。
两人虽然也能说上话,但总感觉他的心思不在……
流苏脸色变的古怪起来。
看着被子中间处慢慢的拢起。
她忍不住移开了视线,感觉他这段时间里,似乎……这种情况格外的多,是因为憋了太久了么?
嗯……毕竟是个男人嘛,有生理需求很正常,尤其自己虽然没什么女人味儿,也很难做出那种妩媚动人的动作来引诱,但毕竟是个女人,而且长的也不算太差。
朝夕相处的话,难免会让他有些……唉,如果晓梦在就好了。
她幽幽叹息了一声,打算出门去了,不然让那些男兵们看到自己和方正分床而睡,到时候指不定会兴奋的饿狼咆哮的。
而方正这边。
随着进入沉睡,感觉身体重新陷入了沉眠之中。
方正睁眼,看着身侧搂着自己大腿睡的正香的姚瑾莘,秀发凌乱的披散在床榻上,娇俏的面容带着难掩的疲惫和满足。
不时还吧唧几下嘴,然后露出满足的笑容。
嗯嗯嗯……
而此时,已是日长三竿了。
方正轻轻帮姚瑾莘把那被晃的凌乱不堪的秀发捋顺。
心头犹还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谁能想象,当年那个一脸和煦笑容指点我的洒脱师姐,如今却睡在我的身边……
正自想着。
似乎是察觉到了方正的手在她的身上的动作,姚瑾莘毕竟之前是个少女,对他人触碰极是敏~感,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随即察觉到自己此时的状态,忍不住想要惊呼,但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她又慵懒的趴倒在了方正的身上,含糊道:“我想再睡一会儿。”
武神風暴 實驗小白
“嗯,睡吧,我守着你。”
方正微笑说道。
煉器成仙
姚瑾莘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问道:“不会有人笑话我们两个吧?”
方正笑道:“不会的,我们昨晚可是做的正事。”
姚瑾莘含含糊糊的抱怨了几句,轻轻咬了方正一口以示自己的不满,抱怨道:“你知不知道我都很多年没有受伤流血了,结果现在却伤在了你的手里,”
方正:“……………………………………”
姚瑾莘倒也不是真要方正赔偿,说是要再睡几句,但她就那么趴在方正的怀里,享受着那种疲惫过后的慵懒,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方正搭着话,也不睡了。
显然,她很享受这种似睡非睡的迷蒙感觉,甚至,让她迷醉。
她观想的乃是九命猫妖,此时竟然就仿佛一只真正的猫咪一般,娇憨可爱。
直到她察觉到了自己体内那强大的多的真元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惊叫起来,“咦,我的修为怎么提升了这么多?”
然后,看着方正的眼神就复杂无比了。
方正奇道:“怎么了?”
姚瑾莘幽幽道:“我没想到跟你双修效果竟然这么好,这一~夜的效果竟然比我自己苦修一个月还要来的进益神速,如果这样下来,我岂不是很快就能突破炼真境界?”
“瞎想什么呢?”
方正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你最起码也得休息几天吧,你就是愿意我也不忍心摧残你了。”
姚瑾莘有点幽怨的叹了口气,抱怨道:“早知道我们会有今天,当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应该直接拉你去双修,也许我现在已经是炼真大修士了,唉……我竟然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想想都想抽自己的脸了。”
方正顿时失笑。
他问道:“不困了?”
姚瑾莘情绪低落道:“没心情困了。”
“那就起来吧,接下来还有正事呢。”
“什么正事?”
“好像是你那个便宜大哥,特地送了一大批厚礼来,还有青儿……”
“清儿?”
“是你妹妹青儿。”
姚瑾莘惊道:“你还敢叫她青儿,不怕小清儿撕了你的嘴……哦对了,她不会撕你的嘴,她会去撕青儿的嘴的。”
“瞧你说的,我师父可不是那种小气……”
话说到一半,方正忍不住顿了顿,改口道:“大不了当着师父的面不这么叫就是了,反正刚刚你睡觉那会儿,我特地跟青儿聊了聊天,我们还不知道,原来这段时间里,邪极宗也发生了不小的变故,如今的邪极宗宗主已是青儿了,她也特地送上了一份重礼来庆贺你成为了蜀山掌教。”
姚瑾莘有点尴尬道:“那多不好意思,她成为邪极宗宗主我都没备上礼物,结果我这……搞的我跟很不会做人似的。”
“自家姐妹,客气什么。”
一夜貪歡:總裁別太猛!
“这下子,真正是姐妹了。”
姚瑾莘幽幽的看了方正一眼,说道:“我要做姐姐。”
“她不是一直叫你姐姐吗?”
方正笑着扶她起来,帮她把昨晚乱丢一通的衣服捡回来收拾整齐,然后换了一身简便的穿戴整齐。
过程中自是少不得过一过手口之瘾。
劍佛
待得穿戴整齐之后。
两人并肩往外走去。
殿外……
也不知是他们一直等在那里,还是早晨又特地过来的,只是比起昨日里,却是多了一名着宫装的侍人。
方正目光第一时间向着云芷清的方向撇去,正对上她对着他微笑……
方正心头顿时踏实了下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无论怎样的跌宕起伏,只要能看到师父的笑脸,就好像岁月仍然静好一般。
而乾老目光在方正和姚瑾莘两人身上扫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有方正助你,小莘儿,你很快就能突破至炼真境界了,到时,也就能匹配的上我蜀山掌教之位了。”
姚瑾莘红着脸低低的应了一声。
而此时,那侍人恭敬的上前两步,双手呈上一本册子,道:“公主殿下,老奴奉陛下之命,特地送上厚礼一份,祝公主殿下得任蜀山掌教之职,以后乾龙帝国与蜀山派互相守望,就如陛下与公主殿下兄妹之谊一般,天长地久,日月可证。”
现在的荒帝自然是当初太子殿下。
如今的姚氏一族,除姚瑾莘之外已再无血脉传承,这个太子不过是个赝品,但姚瑾莘自然也不会说破此事……只要乾龙帝国还姓姚,就不致国家动荡,这就足够了。
小妻不乖,boss好腹黑 淡淡的月兒
姚瑾莘接过,点了点头,说道:“本宫知晓,你回去告知皇兄,蜀山自会与乾龙帝国互相守望。”
隱婚秘愛:帝少的甜蜜心寵 果仁兒
“是!”
那侍人恭敬应了一声。
“其实还有邪极宗也奉上了一份厚礼,虽然这厚礼有些……唔……只能说妖女啊,我是不懂了。”
乾老脸色很是奇怪,想说,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最后只能叹道:“算了,你的那份已经送回了九脉峰了,还是你自己去看吧。”
方正忍不住错愕,怎么,这礼还有什么古怪不成?
乾老,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