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fmz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無雙國士分享-05kfr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无双国士
不待细问,陈昭明立即给几位老帅指出铁路的缺点,比如线路固定,不能爬山。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让郭逵大为恼怒:“国公这是掉钱眼里边去了吗?只看到从银丰监往兰州倒腾金银的好处,看不到这神器在军事上有多大的作用?!”
赵顼举手制止了郭逵,倒腾金银你知道对国家有多重要吗?没有金银,能有你说的这神器?这路太贵了,一万贯一里呢!
魔妃傳說
韩绛的军事才能其实也一般,他呆在这里的最大作用就是联络各个部门,获取军机处想要的情报。
见赵顼脸色不好,韩绛赶紧说道:“郭帅你先别急嘛,我们不说这路修多长怎么修,先说说看,作用在哪里?”
郭逵立刻说道:“速度!”
说完将指挥棒朝地图上一指:“从洛阳到胶州,一千六百里,两日可至!这条线上的所有军队,可以集中调用!”
“为何骑可胜步?就是速度快,能利用速度的差异,集中兵力以点破面,以多打少。”
“有了这条路,无论敌人进攻这条路上的哪一点,他面对的都是这条线上的全部兵力,五十万大军!”
“这条路,就是我皇宋的命脉,就算河北被破,大敌长驱,汴京也一样安若磐石,再无城下之盟!”
陈昭明赶紧提醒:“一列火车十节车厢,载重也不过八万斤而已……”
“那就多来几列!五十列,就是两万人!”
“两万新军,可以在任何时候投入这条线上的任何一个战场,会是什么局面?!”
郭逵又拿指挥棒指向线上一个节点:“有了这条路,我可以一日之内,投送两万新军到大名,再奔赴太原、真定、河间,相比以往,节省了多少时间?”
“搞!”赵顼顿时下定决心:“一千六百万贯!值得!”
经过郭逵一解说,所有人都明白了这项发明,在军事上是多么的重要。
光拉粮食拉军器都有大用!
……
苏油这几天很高兴,连骑马都是飘的,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工业革命萌芽的迷梦里不可自拔。
活鬼王 聰明白癡
我有一座煉妖塔 藍領笑笑生
直到收到汴京的一封电报,要求将铁路人才,机车兴趣小组,所有资料图纸,详细实验数据,连同沈括这个宁夏路转运使都被召回朝担任工部侍郎之后,苏油才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郭逵还通过军机处发来了一封十六个字的电报:“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浓浓的嘲讽。
苏油是真没往那方面想,后世淮海战役,也没见那边利用铁路打出什么花儿来。
所以他的心目中铁路,一直就是经济命脉,而不是军事命脉。
最強紅包皇帝 俠扯蛋
等到收到郭逵的电报和朝廷的密令,苏油才反应过来,靠,真的也,原来可以这样玩!
郭逵的电报里还有一分抱怨的意味,意思是说国公爷到底是文官,考虑事情的方向,和我们丘八终究不是一路的。
婚婚蜜愛 一葉紅塵如夢
但是正因为苏油是文官,因此对于这条干线的规模有清晰的认识。
这是相当于隋炀帝开运河那样的大工程,沿途的涵洞,桥梁,就是克服不完的难题。
一座滦河铁路桥,清末造价就是三十万两白银,虽然那时的火车跟现在不是一回事儿,但是那时候的钢材价格,工程造价也同样不是一回事儿!
于是他赶紧给朝廷打报告,要求慎重,先期进行线路考察,这可能是几十年的大工程。
结果他完全多虑了,现在的朝中,有的是明白人。
陈昭明就明确指出,蒸汽火车头是新事物,前期只做两件事,一是勘测线路,二是试验和完善机车的可靠性。
首先就是在汴京到陈留的六十里,以及银丰监到八番镇的五十里,先搞起来,进行技术积累和摸索。
第二步,就是在如今铁路条件最好的地区,也就是汴京——郑州——洛阳四百里之间,修通第一段铁路。
这段路在黄河南岸平原之上,一马平川,道路基础最好,市镇最多,位置最重要,财力最充裕。
郑州又是工业大基地,一切条件都具备。
有了这四百里,嵩阳兵工厂的武器可以源源不断支援两地,三处重镇之间的兵力可以自由调配,大宋就有了保底的底牌。
整个计划分作三年完成,之后才是陈留到徐州,洛阳到京兆。
等到苏油看完这个计划,都不由得暗呼。
精彩,漂亮!
现在大宋的知识分子,还不是后世晚清那种内卷了千年之后的知识分子,他们的思想开始开拓的,发散的,积极的。
救国之道,他们一直在努力尝试,也敢于尝试。
甜蜜辣妻:傅少太霸道 衫靈水
帝寵之養鬼成妃 錦繡琳瑯
哪怕是王安石那种饮鸩止渴的方法,他们都硬着头皮搞了十年。
现在有了更好的方法,他们压根就不会向满清政府官僚们那样,对新技术新产业大加反对和忌惮恐慌,连很多荒谬的理由都敢提出来。
现在的宋人,尚新奇。
苏油第一次到大相国寺,就发现古玩的价格还不如自己利用回收的蜜蜡粉熔炼成的香蜜娃娃。
吴道子手绘的四副门板,当年价值不过一百贯,现在就悬挂在苏家家庙。
而那时候最早熟的瓜茄,汴京城数十贯钱一对!
因此他们对新技术的探索和追求,是不遗余力的。
羿神 仙途浪子
只不过之前不得法而已。
即使这样的野蛮生长,华夏的海运、梯田、圩田、钻井、印刷、纺织、瓷器、桥梁、商贸……也是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巨大发展。
宋人欠缺的,从来不是尝试、接受和研究的勇气,他们的问题,是浅尝辄止,政策翻覆,知错难改,积重难返。
当然,还有已经发展到巅峰的骑兵战法的影响,从“一汉敌五胡”到“满万不可敌”这种军事实力上的颠覆性反转,让开拓屡屡受挫。
所以苏油在银丰监狗狗祟祟地搞法,其实是有些小瞧了人家古人。
至此苏油幡然悔悟,毫无保留地将兴趣小组全部送去了郑州,那里将依托嵩阳兵工厂、军器监和郑州理工学院的技术力量,以陈昭明为总设计师,沈括为副总设计师,石富为总工程师,成立大宋铁路局。
同时,郑州机械厂、徐州机械厂、兰州机械厂,开始设计生产五代高压锅炉、锅驼机。
九月,京东东路转运副使苏元贞,改任宁夏路转运使,接替沈括的位置。
苏元贞的履历绝对够,而且对于治理蕃夷地区,可以说是大宋有经验的第二人。
而且这道任命,也体现出了赵顼对苏油的绝对信任,压制了苏颂和晁补之被贬之后的一些对苏油不利的朝堂风议。
可是当苏元贞在静州见到也是来兴州述职的巢谷的时候,风度翩翩的无咎公子,吓得差点从马上掉了下来。
夜瞳 王道長
苏元贞和巢谷是很熟悉的,从当年在二林部还是小破孩的时候,巢谷就是苏油的护卫。
后来在眉山学宫学习的时候,巢谷投军,作为韩存宝部下南下平叛,在眉州修整过一段时间,大家还去仙井监围熊猎虎来着。
听说巢谷死在了西夏,被送回眉山安葬,苏元贞还让姐姐给眉山送去一百两白银,留给巢谷的族人。
冥界判官 兩榜進士
现在这死了二十年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让苏元贞吓了个半死。
但是苏元贞现在也是人才,一转眼便明白了过来,巢大哥这是深入敌营二十年,做到了敌人的枢密副使外加军器总监外加一方军阀!
以前很多匪夷所思的地方,一下子就想通了。
为何青唐在关键时刻没有统一,木征势力被拉去了西夏,在王韶取熙河的时候也没有发挥作用;
为何熙河反复之时,曾经卖力拉拢青唐的夏国,军队却又迟迟未到;
为何大宋进取西夏之前,夏国铁鹞子会突然横扫漠北,让梁氏失去了北方部族的支持;
为何梁乙埋会决策颠倒,导致夏国一支重要的精锐战力,始终没能投放到宋夏战场……
之前一直以为梁氏天夺其魄,大宋运气逆天,每每运作在关键的节点上。
如今看来,原来一切都是人为的操纵。
苏元贞的心神稳定了下来,对着巢谷深鞠一躬:“先生在上,真乃我朝无双国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