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qjwx好看的言情小說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愛下-第九百六十九章 文盲的悲劇看書-uccg4

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小說推薦厲害了我的原始人
在蚂蚁爬出陶罐的时候,戾阳部落的赤梧树树干上,九工部落的陶塔墙壁上,熔火部落火山口处的一块岩石上,都相继显现出文字。
接着是岐山部落、炽部落、姆部落等一个个大部落。
岩石台上的源引越来越少。
最后只剩下三样东西。
叶羲看着那根脏兮兮的形似鸡毛掸子的东西,发现自己还漏了一个恙部落。
这灰色鸡毛掸子实际上是巨虫蜕下来的一条虫足,它极易招惹灰尘,就算静静放在那里,灰尘也会像海里的浮游生物那样飘过去黏在上面,所以通常被人拿来打扫卫生。
就这么一会,上面已经覆满积灰了。
叶羲握住虫足。
万里之外的恙部落。
“吱——!!”
一头趴在屋顶安逸晒太阳的黑色多足巨虫,猛然发出尖锐惨鸣,油亮的甲壳上腾起细细的烟柱。
……
岩石台上只剩下了两样东西。
一根布偶大白猫身上拔下来的猫毛,还有一片晒干的用来泡茶的大叶火焰碎叶。
老婆大人是騙子 顏北煙
叶羲看着这两样东西,为难地蹙起眉,陷入沉默。
羽人族和蛙人族都不识字啊……该怎么办?
“没办法了。”
叶羲呢喃着拿起那根白色猫毛。
在叶羲拿起猫毛的时候,远在极北之地的布偶大白猫,正叼着刚用尾巴钓到的鱼,迈着轻快的小步伐,哒哒哒地离开冰河。
倏然间,它像被什么狠咬了一下,“喵嗷”地尖叫同时一蹦三米高。
落地后布偶大白猫瞪着溜圆的湛蓝眼睛,背部拱起,保持炸毛姿势,定住般一动不动,同时警惕地望着四周,看是哪个可恶的家伙在偷袭它。
冰原空空茫茫。
唯有霜白浩荡的冷气在流窜。
还未等布偶大白猫揪出那个藏在暗处偷袭它屁股的家伙,猛然屁股又传来尖锐的刺痛,就仿佛有个烧红的烙铁在贴着皮烤似的,激得它瞳孔骤缩。与此同时,屁股上的毛竟然着起来了。
布偶大白猫又慌乱又痛,“喵嗷”叫着一屁股坐在了冰面上。
“嗞!”
一股白烟从屁股底下钻出来。
屁股上的火被灭了,但是剧痛还是持续不断传来,痛得布偶大白猫猫脸扭曲,胡须颤抖,蓝汪汪的眼睛里泪水涟涟。它不甘示弱地龇出一口锃亮的尖牙,恶狠狠地威胁着那个未知的家伙。
“嗷……”
好痛,哪个王八蛋在偷袭它,它一定要一定要……嗷嗷嗷痛死啦!!
嘴里的胖鱼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冰面上,睁着死鱼眼噼里啪啦狂甩尾巴要逃回冰河。
然而布偶大白猫比它还快,甩着眼泪花,几个猛蹿噗通跳进了它以往讨厌的冰河。
过了好久。
一只雪白的猫爪虚弱地探出冰河,猫爪一张,亮出五根尖锐的指甲,咔嚓一声,弯钩深深嵌进冰层里。
猫爪勾着冰岸,缩水了一大半的布偶大白猫奄奄一息地爬出冰河。
它浑身湿漉漉的毛紧贴着肉,屁股上的毛全部烧没,既像猴崽又像老鼠,看起来狼狈可怜极了。
絕美冥妻
“喵……”
它虚弱地趴在冰面上,感觉自己没了一条猫命。
缓了好一会,布偶大白猫扭头看自己的屁股。
然后,它僵住了。
因为它的屁股上……竟烧出了一幅堪称繁复的连环画?!!
“喵嗷嗷?嗷嗷?!”
回神后奄奄一息的布偶大白猫一下子变得血活,湛蓝剔透的猫眼猛地瞪圆,来了精神。它毛毛虫似的扭着身体一连换了好个姿势,好看清楚自己的屁屁画了什么画,稀罕不已。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斐尔快来看啊,我屁股上我屁股上长图腾啦!!
高亢的富有穿透力的喵叫声响彻冰原。
在布偶大白猫召唤斐尔的时候,南方水泽,蛙人族也收到了叶羲传来的讯息。
不冻湖。
一只只巨蛙浮出湖面,灯笼大的红眼睛,蛙眼呆滞地盯着大叶火焰叶片上烧出的画。
腿长的蛙人们顶着一脑袋的迷你小蛙,纷纷立定跳远,用超强的跳跃力从湖岸直接跳到大叶火焰的浮叶上。
一共有十三幅画,分别分布在十三片浮叶上,每一幅都栩栩如生,十分清晰。
这异象引得整个蛙人族都惊动了。
无论是巨蛙、中蛙、普通蛙,还是小蛙、毒蛙、迷你蛙,亦或是蛙人,皆来到了不冻湖中,在寂静中,用懵逼的眼神盯着那十三幅画,然后肉眼可见的越来越激动。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大叶火焰…显灵了啊!
据说有的异植会说话会跑,没想到他们的异植更厉害,居然会画画!而且是那么复杂那么逼真的画!真厉害!
“呱呱呱呱!!!”
“咕呱咕呱咕呱!”
寂静过后,不冻湖爆发出激烈的落雨般的蛙叫声,为他们的大叶火焰骄傲。
兌換女神
“等等!”
湫崽突然肃穆地抬手大喊。
“我们应该好好看看这些画,大叶火焰一定是想告诉我们什么?不然不会突然显出画来!”
嘈杂的蛙叫声渐渐停歇了。
有蛙人说:“对哦,但大叶火焰想跟我们说什么啊?”
湫崽用一种笃定的自信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我看它一定是饿了!”
“……啊?”
湫崽双眼冒出精光,越说越觉得是这样:“你们见大叶火焰吃过东西吗?”
“没有。”
“没有啊!”
蛙人们纷纷疑惑地说。
湫崽右拳头一敲左掌心:“这就对了!”
“大叶火焰一直静静扎根在我们的不冻湖中,它这么大的个,却一直啃湖底的淤泥,但是人家部落里那种会说话会跑的异植,怎么着都会啃啃昆虫,吃点肉!”
“我们的大叶火焰肯定是饿了!所以一会画画,就迫不及待地画了这么多,把它要吃的东西告诉我们!”
“我们要好好看看这些画,认出它画的是什么东西,然后找给大叶火焰吃!”
这话一落,咕咕呱呱声又热烈响起。
“可是……”
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
湫崽看过去,是一个白头发蛙人。
那白头发蛙人蹲在一片浮叶上,指着浮叶上画着的画,丧着脸孔,好像快要哭了:“可是这上面画着的是蛙,还有我们蛙人啊……”
湫崽一呆,跳到那片浮叶上看。
宋劫
怕看不仔细,眼睛瞪大脸都贴在那片浮叶上,一寸寸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仔细看。
好、好像真的画的是蛙和蛙人??!
大叶火焰想吃蛙肉?!!
湫崽瞪着眼睛看了老半响,僵着脸,全盘推翻了刚才自己信誓旦旦的结论:“大叶火焰怎么可能想吃我们,是我刚刚想错了!”
“我们再看看,大叶火焰想告诉我们什么。”湫崽指着周围无辜的大小蛙,“你们也要看,别以为不是人就可以不用认了,都一起看!”他霸道地说。
屠異規則
族长之子发话,再加上蛙蛙们本身也好奇,于是都沉在不冻湖中,围着浮叶画,呆滞蛙眼一眨不眨地使劲盯。
盯。
盯……
这一盯就盯了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