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66i超棒的都市异能 孤島諜戰 ptt-第八百九十八章 警覺-77m9i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三天之后,胡孝民听到消息,特工总部南通分区有人遭到暗杀,可惜的是,目标不是姜颂平,而是副区长曾自求。并且,曾自求也没有死,甚至都没受重伤。他就是擦破了点皮,还是自己为了躲避,自己磨破的。
这确实令人很遗憾,但也不是没有效果。曾自求推测,这是新四军所为,就找到姜颂平,劝说他:“姜区长,新四军这次怕是故意留我一命,以后在清乡工作中,还是不要做得太过分,对新四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较好。这样,也算为我们留了条后路。”
姜颂平嗤之以鼻地说:“共产党都没伤到你,有什么好怕的?”
他原来在红十四军就是共产党,叛变之后,再也没想过要回去,也不会和共产党合作。他最大的愿意,是弄垮共产党。对他来说,共产党越好,他心里越不舒服。如果共产党败了、垮了,心里反而会好受点。
至少可以证明,他当初的叛变是正确的。
曾自求苦笑着说:“这次可能是他们手下留情呢。”
他虽然没受什么伤,但魂已经吓掉了。当时新四军的子弹,离他只有几寸的距离,如果偏过来一点,他就成一具尸体了。
他无法向新四军说明什么,只能以后对付新四军时不太过分,给自己留条后路。不管新四军跟和平建国军打得多凶,只要自己没事就行。
姜颂平问:“共产党才不会手下留情,他们是没能耐。许俊和黄敬一的材料,搜集得怎么样了?”
曾自求说道:“基本上差不多了,他们两人的材料,一搜一个准。”
看到许俊和黄敬一的材料,他才发现,自己完全有悔过自新的机会。许俊和黄敬一,经常带日本宪兵搜捕杀害抗日分子,有时还借日本宪兵之手,除掉跟他们作对的人。
借着与日本宪兵的关系,许俊和黄敬一在南通非常嚣张,姜颂平到任后,两人根本就没把南通分区放在眼里。他们觉得,有日本宪兵当后台,又攀上了余光中的高枝,何必鸟姜颂平这个中共的叛徒呢?
古武屠龍 瞳中景
许俊和黄敬一在南通县四处敲诈勒索,谁敢不从,动辄就给扣上抗日的帽子。日本宪兵也不会调查,只要他们报告,是抓抗日分子,日本宪兵就会迅速出动。
星際皆知你愛我
姜颂平冷笑着说:“赶紧形成报告,要有当事人签字画押,我们要用合法的手段,把他们除掉。”
他其实是个很冷傲之人,在苏州之所以要讨好胡孝民,也是出于无奈。胡孝民太过年轻,又是半路出家成为特工的,他对胡孝民的评价并不高。要不是胡孝民的地位,以及他与许均鹤的关系,姜颂平不会多看胡孝民一眼。
胡孝民给他出的主意,根本就不算主意。调查许俊和黄敬一的把柄,谁不会呢?重要的是怎么查,派谁去查?查到之后,又如何处理,这才是重点。
向曾自求交待了任务手,姜颂平单独去了趟东门,启成公司在这里开了个门市部,他的线人就在这个门市部。
“经理带着两个人昨天突然离开,至今没回门市部。”
姜颂平的线人叫牛永年,是启成公司门市部的职员,他并不是共产党,只是因为害怕,主动向特工总部南通分区告的密。
姜颂平问:“你没跟他们说什么吧?”
權寵寶貝甜妻
他心里很急,经过秘密调查,门市部的经理,确实是新四军。他原本想再多盯两天,结果人却跑了,这让他如何是好?
火影之鳴人怪談
牛永年得意地说:“没有。倒是经理问了我一些问题,都被我应付过去了。”
他确实是因为害怕,才主动向姜颂平告的密。在他看来,这就是给自己留后路。什么共产党、新四军,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只有跟南京政府搞好关系,跟日本人搞好关系,安全才有了保障。
姜颂平轻声叮嘱道:“很好,经理回来第一时间报告。”
牛永年欠了欠身,恭敬地说道:“明白。”
胡孝民知道消息后,打电话给仓库,给冯五过来一趟。他现在是总务处长,要跟冯五见面,只需要打个电话过去就行了。就算冯五回上海,别人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冯五去上海,一般都是给他办私事。
胡孝民等冯五把门关上门走过来后,轻声说道:“姜颂平没出事,遇袭的是曾自求,而且,曾自求也没死,只是受了点轻伤,还是他自己滚在地上擦伤的。”
冯五说:“要不,我去趟南通?”
这是组织交待的任务,新四军既然没完成,他就去干。
風雪盟 樓雨晴
王妃出招:將軍,請賜教
胡孝民轻声说道:“不必,目前最重要的是,南通和海门的交通站转移了没有?”
姜颂平并没有说假话,新四军华中第四军分区在南通县金沙镇与当地的商人合作,开了一家经营纱布的启成公司。另外,在海门县洽茅镇开了一家小型织布厂。
这两个情报站,才刚成立没多久,就被特工总部南通分区盯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出了叛徒,或者被姜颂平打入了内线。
冯五说道:“我们的同志暂时都撤了出来。”
苏中四军分区的同志,认为启成公司不会有问题,与新四军合作的商人,很同情共产党,有着强烈的爱国心,他不可能出卖新四军。至于织布厂的工人,都是从上海撤出来的工人,更加不可能有问题。
四军分区的同志很不理解,并没有说明启成公司和织布厂有问题,为什么突然就要放弃呢?
为了建这两个情报站,四军分区可是费了很大的心血。因为一个没有证实的情报就要放弃,他们无比心疼。
胡孝民问:“他们知道是怎么暴露的吗?”
神遊
冯五苦笑着说:“他们认为并没有暴露,是我们太过敏感。”
失魂引
胡孝民严肃地说:“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很危险。你再回趟上海,告诉家里,启成公司必须关闭,并且找出泄露的原因。海门的织布厂,如果能搬到根据地就搬,否则就转手。南通和海门毕竟还在敌人控制之中,我们的活动一定要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