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ng9精彩都市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笔趣-1246 認真就輸了相伴-sxzxw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让罗克惊讶的是,艾达并不赞成提高农场的税收。
或者说,艾达不希望是由来罗克推动这个政策。
理由很简单,得罪人的是还是让其他人去干吧,并不是只有罗克才注意到这个问题,菲利普肯定也知道提高税收对联邦政府的好处,但是菲利普都不做的事,罗克也没必要做。
“你简直是疯了,南部非洲的绝大多数农场主都是华人,我记得你是最坚决维护华人利益的,怎么,现在要对你的族人动手了?”艾达不理解罗克为什么这样做,开普州白人农场主才几个人,放大到整个南部非洲,华裔农场主才是主体。
“并不是,我依然坚决维护华人利益,收税对于农场主来说并不是伤害,恰好相反,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农场主的利益。”罗克并不是针对谁,只是在适当的时间做恰当的事。
罗克来到南部非洲的时候,白人人口超过百万,华人人口只有不到一千,绝大部分还在约翰内斯堡做苦工,那时候罗克要全力保护华人利益,保证华裔移民能够在南部非洲生存下来,并且生活的越来越好,这样才能吸引更多华人来到南部非洲,在南部非洲扎根落户。
新嶽飛傳
现在情况已经彻底逆转,华人成为南部非洲大多数,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罗克的关注点也开始从华裔群体上升到整个南部非洲。
前夫來襲,總裁追妻成癮
对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来说,加大对农场主的税收,肯定对联邦政府是有利的。
“为什么?”艾达并没有理解罗克的解释。
“还能为什么,增加对农场的税收,就能增加联邦各级政府的收入,这样联邦政府才有能力为国民提供更好的服务。”罗克现在的思维方式别说和二十年前相比,和十年前相比都差异巨大。
十年前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刚刚成立时,罗克担心南部非洲联邦政府会和另一个时空的南非一样彻底跑偏,所以当时罗克已经做好了一旦南部非洲联邦政府失控,尼亚萨兰就和罗德西亚、德兰士瓦抱团取暖,脱离南部非洲的准备。
当时类似心态的肯定不止罗克一个人,所以南部非洲联邦政府的权力其实并不大,州政府的权力甚至在某些时候大于联邦政府,这明显是不正常的。
邪狂三少【完結】
现在南部非洲的发展还算稳定,和另一个时空相比,南部非洲的领土更大,人口更多,实力更强,罗克为了生活在南部非洲的华人考虑,也需要一个强力且稳定的联邦政府。
“你准备放弃你在尼亚萨兰的特权?”艾达还是很敏感的。
“也不是,我只是希望联邦政府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罗克还没有那么伟大,尼亚萨兰是罗克的封地,也是罗克最后的底牌,罗克肯定是不会放弃的。
这一点小斯也一样,别看小斯亲手瓦解了南非公司,事实上罗德斯家族在罗德西亚的权力并没有受到影响,在罗德西亚,罗德斯家族依然享有组织地方政府,组建军队与警察,经商,设立银行与股份公司,筑路,对土地森林和矿藏的开采等特权,只不过是以另一种形式继续存在。
“那你要考虑清楚。”艾达终于理解罗克的目的。
没错,罗克真不是替他人做嫁衣,而是在为自己担任首相扫清道路。
现在南部非洲的首相还是菲利普,所以罗克推动对农场主增加税收,挨骂的并不是罗克。
哎呀这样一看,人家都是坑爹,罗克是坑岳父——
罗克肯定是考虑清楚了,严格说起来其实也不是坑岳父,要不然菲丽丝那边也没法交代。
转天,一位来自贝专纳州的国会议员向国会提议,增加对农场的税收,以提高联邦各级政府的收入。
这个提议合情合理,贝专纳州和中部三州不同,境内根本没有重工业,轻工业都少得可怜,不增加对农场的税收,贝专纳州政府就只能依靠联邦政府拨款,才能继续维持下去。
这不是开玩笑,去年一年,面积超过58万平方公里的贝专纳州,州政府收入刚刚超过150万兰特,都不用说和中部三州相比,连刚被南部非洲吞并不久的迪亚士州都不如。
迪亚士州还有鲸湾港撑着呢,去年一年单单是鲸湾港,就为迪亚士州贡献了超过500万兰特的收入。
收税这么好的事,联邦各级政府早就垂涎三尺了,说实话也就是罗克一直不同意,联邦政府这些年才这么捉襟见肘。
现在有了罗克的推动,国会在针对重大议案上的通过时间创下了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以来的新纪录。
中華醫仙 唯易永恒
短短三天之内,从提案到完善再到表决通过,报社编辑都来不及对新税法进行详细解读,新税法就已经开始实施。
这也是自从南部非洲联邦政府成立后,各级政府反应最快的一次,几乎是国会刚刚通过新税法,各州就在新税法的基础上根据本州情况进行增补。
尼亚萨兰当然也一样,在联邦政府通过新税法的同时,也根据尼亚萨兰的情况制定州税法。
只不过和一些迫不及待的州不同,尼亚萨兰州政府给了农场主们一个缓冲的时间,新税法会在明年一月一号才开始实施,算下来还有大半年呢。
即便如此,新税法的公布,在尼亚萨兰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
绝大部分农场主都对新税法表示理解,华人传统概念里,种地纳粮天经地义,从来就没有不纳钱粮这一说,尼亚萨兰境内的土地都属于罗克私人所有,农场主们名义上拥有对土地的所有权,不过这个权利根源却是来自罗克。
不过也有一些农场主,不愿意接受新税法的规定。
新税法实施后,农场要根据农场的面积纳税,虽然现在订的税额比较低,但是以联邦各级政府的德性,天知道未来税额会不会增加到一个让农场主们无法承受的地步。
紫疾雷鉆
就在新税法公布后的第二天,尤利塞斯附近的银山镇,一群农场主聚在小镇唯一的酒吧里,讨论新税法的细则。
彼岸浮 淺淺煙花漸迷離
“按照新税法的规定,一个面积为一百英亩的农场,除了出售农产品的交易税之外,每年还要额外征收大约十兰特的土地税,这太不合理了,有的农场经营良好,有的农场经营不善,即便是经营良好的农场,也不能保证每年都有稳定的收入,这是不是意味着即便是亏损,土地税也必不可少?”来自英国的马克斯韦尔对新税法意见极大,自从新税法公布后,马克斯韦尔就放出豪言,如果税务官敢到马克斯韦尔的农场收税,马克斯韦尔就会放狗。
还好吧,只是放狗而已,并没有动枪。
龍珠之咆哮 突破曉冉
“马克斯韦尔,你得明白联邦政府征收土地税的根本原因,你的农场有多大?250英亩对吧,可是你开发了有多少?不到50英亩,所以有近200英亩的土地处于闲置状态,这就是联邦政府征收土地税的原因——”税务官苏凯毕业于尼亚萨兰陆军学院,参加过世界大战,在小镇威信极高。
“那是我的地,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谁都管不着——”马克斯韦尔被戳到痛处,他也不想任由土地闲置,可是这也不能怪别人。
南部非洲的农场主,拥有土地动辄数百英亩,仅凭农场主一家人,即便是使用农业机械,也很难进行充分开发。
所以几乎所有的农场都要雇佣非洲裔工人,才能满足充分利用土地的需求。
派纳品马克斯韦尔是个很小气的人,不仅对待非洲裔工人很小气,还曾经和拥有大量工人的人力资源公司发生过矛盾,结果人力资源公司就不再向马克斯韦尔的农场提供工人,这才导致马克斯韦尔的农场有大量土地闲置。
“马克斯韦尔,尼亚萨兰所有的土地都是勋爵的,并不是你私人所有——”镇长宋老大是银山镇最早的居民,同样威望极高。
“联邦政府《宪法》上明明白白写着: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怎么到了尼亚萨兰,我自己掏钱购买的农场就不是我的了?”马克斯韦尔搬出《宪法》,《宪法》上确实是有这样写,第一条就是。
“马克斯韦尔,尼亚萨兰的土地,是勋爵的私人财产,你只是租种,如果你不满意这一点,我想勋爵随时可以把你交的‘租金’退给你——”一身工装,腰间佩戴着手枪的陈胜一脸戏虐,他这个名字有点响亮。
“这是违反《宪法》的,我们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马克斯韦尔试图拉拢更多支持者。
“马克斯韦尔,小点声,一年十兰特而已,对于你来说并不多——”宋老大老成持重,南部非洲的农场主,随便哪个每年也能收入个三五百兰特。
“这不是多不多的问题——”马克斯韦尔还在顽抗。
“那是什么问题?就算是你在英国本土,你的财产难道不需要纳税?”苏凯去过欧洲,知道欧洲是什么情况。
这倒是事实,所谓“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得看你怎么理解,认真就输了。